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6:08: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超品高手

第1章 捡来的高手

  南海市,东城区,万达广场外,沿街的树荫下是一排的地摊,靠停车场的路口还有四五个卖手机贴膜的。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其中一个地摊上卖的是各式各样的木雕,个头都是手掌大小,摆在蓝色的塑料布上。

  摊后坐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手中握着柄小刀,正在一块木头上雕刻着。坚硬的柳木,在他手中仿佛跟纸张一样的柔软,只是几下,就做出个大致的粗胚。

  再用了不到一分钟,粗胚就细雕成型,眼眉鼻嘴,跟摊前小凳上坐着的中年妇人一模一样。少年又伸手到身旁的矿泉水瓶里抓出一把细沙,把雕件放在掌心里摸了几圈,再张开手,那雕件竟就这样打磨好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一层微光,像是上了蜡。

  “可真像,小伙子,谢谢你。”

  接过钱,少年咧嘴一笑:“不客气。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人像雕件只收二十块钱,还是现做,这放哪儿都是良心价了。自打少年在这边摆摊以来,活都接不过来,送走了这位阿姨,他才有空休息。

  在身后摸出个啃了一半的西瓜,刚要张嘴,眼前又出现一双白嫩的长腿。

  少年盯着看了两眼,又低头哗啦啦的啃着西瓜。

  长腿的主人驻足看了两三分钟才问:“你这对木雕怎么卖?”

  少年放下瓜抬头看去。

  站在摊前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着张令人窒息的脸蛋,上身是件白色的短袖衬衣,膨胀的上围快把衬衣给顶开了,雪白的脖颈上还挂着条细项链,也不知坠子是什么,都陷到里面去了。下身则是条黑褐色的短裙,将她那细长双腿修饰得恰到好处。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似乎还有一阵香味,从少女的身上散发出来,让少年想起了大白兔奶糖。

  “喂,问你呢,多少钱?”

  少年回过神,瞄了眼少女看上的木雕,那是一对的,一个扎着双股辫的小女孩,正叉着腰在训斥一个捂着耳朵,蹲缩成一团的小男孩。

  “五十。”

  “这么便宜?你这是柳木吧?”

  “水曲柳。”

  少年心说她要嫌贵,送她也成。想着被那老头骗来南海,说让去找指腹为婚的媳妇儿带回寨子里完婚。可谁知一到南海,他就把手机和钱包掉了,这才跑到公园拔了根柳树。说明huijindi.com拿刀把树给切成小块的,摆了个地摊做这木雕。

  三天凑了七八百,晚上先得换个地方住了,那火车站旁边的小旅社住着晚上不安生。

  “五十也不贵。”少女撅着嘴,蹲下去拿起木雕。

  少年不敢盯着她看,就他这视角,少女那裙子都快撩起来了,走了个大光。

  少女像还没发现被看光光了,眼睛只是盯着木雕,这对小玩意儿,她越看越是喜欢,想要是送给灵儿做生日礼物她一定喜欢。

  正要去拿钱,头才扭到一边,突然从旁边急驰过一辆摩托车,车上的人手一伸,就拽住少女脖子上的项链。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少女猝不及防,脖子跟着往后一仰,坐倒在地上,颈上的项链啪地一声断裂,被人抢走。

  “啊!”

  少女脖颈上现出一条血痕,她捂着脖子急说:“帮,帮我抢回来,那是我妈留给我的。”

  少年扶起她:“他跑不了。”

  少年随手抓起地摊上的木雕,抡圆了胳膊往前一扔。

  那摩托车手在兴奋的想着这条项链能换多少钱,看上去链子是纯金的,那吊坠是块绿水晶,也不像是低档货,找人卖了,晚上找小姐就有着落了。

  嘭!

  背心处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撞击力,车手身子一晃,喉头一甜,背像是被撕裂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控制不住车把,摩托车一摇,用力的摆动了几下,倒在地上,划出十多米远。

  “拿来!”

  少年追得飞快,几十米的距离,他才花了不到三四秒钟,少女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脖颈的疼痛。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拿什么?”

  车手整条腿被压在车轮下,他还不肯拿出项链,手往摔开一条缝的车座里伸,那里他放了把匕首。

  这少年敢不识相,那就别怪我……

  “啊!”

  少年一脚踏在摩托车上,钢制的车架被他一踏,立刻改变形状,车轮也压得更紧,车手吃痛,大叫一声,手也没力去摸匕首,眼神怨毒的盯着少年。

  “给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车手摸出项链递上去。

  少年夺回项链,再用力一踩,摩托车的后轮被踏断,钢圈刺进车手的腿骨里。车手拿匕首的时候他看到了,要是遇上平常人,怕就遭殃了,这种人,不给他教训,他是不会学乖的。

  “谢谢……你。”

  少女接过项链,才发觉少年痴痴的盯着她的胸口看,脸颊瞬时一红,揉着脖子要起身。少年扶她,手肘又碰到她胸部,让他也脸红了:“你叫什么?”

  “林……萌。”少女看少年像比她还小两三岁,这才没往坏处想,“你呢?”

  “陆飞,陆地的陆,飞天遁地的飞。”少年露出一口白牙,无邪的笑了下。

  “刚才,谢谢你,这串项链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是我成年时她送给我的。”林萌说到这些,眼神中不免有点黯然,母亲才去世半年,多亏了陆飞,才没让它被人抢走。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陆飞说得很轻松,林萌这才留意他,仔细看起来还是挺帅的,长得也很阳光,眉宇间还有点稚气,但个头比一七零的她还要高半头。穿的就不敢恭维了,洗得脱色的黑色T恤加沙滩裤,脚上穿的还是人字拖。

  陆飞被她盯着瞧,有点不好意思,想到出山前老头子说的城里的女孩都很开放,心跳就有些快。

  林萌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你敢跑得挺快的,把摩托车都踩烂了,你会武功?”

  陆飞咧嘴笑了,手掌一扇,对准身边一棵拳头大的桂花树一掌拍过去,桂花树应声断成两截,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你真会武功?”

  “当然。”

  陆飞从小跟老头子在寨子里习武,打十岁起,就打遍九山十八寨无敌手了,对他来说,会武功这三个字,简直是对他的侮辱,怎么说,他也算是个高手吧?

  林萌像想起什么,拍起手来:“真是太好了,这样吧,你别卖木雕了,你跟我走。”

  “去哪里?”

  “去我家。”

  陆飞想歪了,他感觉要跟林萌走的话,有点对不起那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妻,但是……他还是说:“等等。”

  陆飞将地上的一根绳一扯,塑料布就随之被扯成个布袋状,木雕都被卷在里面。林萌这才看见,这塑料布四角上都打了眼,绳子穿在上面,让她大开眼界。

  林萌让他跟着,走到前方的公交站牌下,她抬起手腕看时间:“灵儿怎么还没到,这都过了十分钟了。”

  她正说着,一辆酒红色的跑车飞快的停在两人身前,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高跟鞋短裙吊带裙戴墨镜的时髦女郎,手按在方向盘上冲林萌努嘴:“等久了?上车。”

  林萌往前走了一步,才想起陆飞:“灵儿你开车,我和陆飞坐出租跟你。”

  叶灵儿一愣,上下打量了陆飞几眼,看着他这造型,吃吃地笑:“林萌,没看出来啊,你口味挺重的嘛,这哪儿捡来的破烂?”

  陆飞心里正胡思乱想呢,一看这女孩,跟林萌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她坐在车里,那腿是曲着,可就长度来说,可能比林萌还要长啊。光是这腿,就能让人看呆住。

  “你乱说什么,他救了我,我项链差点被人抢了。哎,不说了,你在前面带路吧,到家我再跟你说。”

  叶灵儿眼角一弯,冲陆飞抬抬下巴:“小弟弟,要不你坐我这车,我带你玩个刺激的。”

  “这……”

  林萌推他上车:“你跟灵儿走吧。”

  陆飞把塑料袋往跑车上一放,叶灵儿向林萌挤眼:“那你自己打车回去了。”

  陆飞坐下觉得这车可不算宽敞,有点不舒服呢,腿都伸不直。

  “坐稳了。”

  叶灵儿狡黠的一笑,一脚油门下去,跑车犹如在车道上划下一条红色的幻影,一刹那就看不见了。

  林萌也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回家里。

  “怎么样?速度够快吧?你怕不怕?怕的话就抓稳,咦?”

  叶灵儿往身边一看,她就呆住了。

  陆飞跟个猴似的,踩在座位上,眼睛是冒着精光,手还抓着座椅的边缘。

  “你干什么,快下来,我这可是真皮的座椅,你鞋子脏死了!”

  叶灵儿伸出手去扯他,可怎么都扯不动,这又是在市区,她想吓陆飞,车就开得很快,车速快到150了,这一分神,车就直奔着前面一辆小面包撞过去。

  “小心点!”

  陆飞一拉方向盘,才救了叶灵儿,她一个急刹车,车打横爬上路肩,靠着个报刊亭停下来。

  叶灵儿呼哧地喘了好一会儿气,才举手乱打陆飞:“你吓死我了!你这样闹会出人命的!”

  陆飞也吓了一跳,苦着脸说:“是你开太快了。”

  “那你也不能……也不能踩在椅子上啊。”

  “交警来了!”

  “哪里?”

  叶灵儿伸头看到街对面的交警正往这边走,吓得马上发动车,上了车道,一溜烟就开出去了。

  这一折腾,林萌还先到家,在外面等了几分钟,才看到叶灵儿的车开过来。

  叶灵儿下车就指着林萌家带入户花园游泳池的大别墅说:“别墅,没见过吧?乡巴佬。”

  “我老听人说城里的别墅,还以为多大呢,就这么点,还没我半个屋子大。”

  “你……”

  叶灵儿气得够呛,你就吹吧,不过想想算了,跟个乡巴佬生气不划算。

  这时,别墅里走出来个穿着西服,精气神都不像平凡人的中年男人。

  “萌萌,这是谁啊?”

  林萌扭头就说:“爸,你不说我和灵儿马上要去南大上学了,需要个高手保护吗?这就是高手!他还救了我,他功夫比熊叔还厉害呢。”

第2章 月黑杀人夜

  林建国一副好笑的表情,对女儿的说法,心中不以为然,看陆飞比女儿还小上一两岁的样子,就是打娘胎里开始练,又会是什么高手?

  林萌提到的熊叔,那可是林建国的保镖头子,他的贴身保镖,十多年来救过他不下五回。少年时就在武当山学武,后来又去崂山练了五年,还曾在部队做过教官,如今年过四十,身手却更加老练,就是现役特种兵,两三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小伙子,你是练的哪门功夫?”

  陆飞听到对话,又看林建国,才知道想错了。本来还是有些幻想能跟林萌建立超出友谊的关系,谁知林萌是想要他做保镖,这就有点麻烦了。

  堂堂登云寨的少寨主,被老头子称为百年来最强悍的武术奇才,做什么,也不能做别人的保镖跟班吧?

  这点傲气,陆飞还是有的。

  “我不会功夫。”

  陆飞气闷的说了句,提起塑料布往外走,话不投机半句多,寄人篱下的事,他不会干。

  林建国一声轻笑,这少年还倔呢,但他也不会挽留陆飞,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还是早点滚的好。

  叶灵儿嘲笑说:“我看你是没本事吧?”

  陆飞当没听见,叶灵儿喊道:“没本事就没本事,我看你是看着林萌漂亮,是想来骗财骗色的!”

  林萌急了:“灵儿!”

  陆飞刚要说话,突然背脊一阵发凉,猛一回头,从花园里走出一个女人,先看了他一眼,才淡淡地说:“留下来吧,你跟我来。”

  那女人一出现,叶灵儿就害怕的收住了嘴,她比林建国还令她惧怕。

  “陆飞,”林萌高兴地说,“冷姨叫你过去呢。”

  陆飞盯着冷姨的背影,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她的气场异乎寻常的强大,似乎只有那个老头才有。就点点头,好奇的跟了过去,至于留不留下,那再说了。

  林建国低头沉思,他叫陆飞?不会那么巧吧?

  冷姨住在别墅外的一间独立的小木屋里,这里是一房一厅的格局。是用冷杉盖成的,用的原木,只刷了一层防蛀漆。

  屋里陈设简约得单调,仅有一座靠墙的书架,沙发和木桌。

  陆飞在想她跟林家的关系是有些古怪,不像是林家的人,要不然以别墅的宽敞,还需要住在外面?

  “把行李放下吧,从今天起,你就睡这里。”

  冷姨指向屋里的一张红木沙发。

  “你跟林家是什么关系?”

  “哼。”

  冷姨走到一口楠木箱子前,手一勾打开,扔过去一条毯子:“到饭点自然会有人送餐,先住下。”

  陆飞接过后,眼睛又瞄到在角落里有一个牌位,上面写着“先夫林建国”,心下纳闷,林建国不是好好的活着吗?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陆飞越来越奇怪,但他生性胆子大,好奇心又重,想着林萌还在外面。想了想,打算先住下来再说。只要不是做保镖,他还能接受。就把行李都取出来,摆在沙发上,随手连木雕也放在沙发前的木桌上。

  “你这木雕技法是跟谁学的?”

  冷姨一直在旁边站着看,脸色越来越凝重,等都放好了,才提问。

  “跟我父亲,我家偶尔会做些木雕拿到市集去卖。我师父也指点过我一些。”

  冷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陆飞半晌,才默默点头走开。

  “陆飞!”林萌在外面招手叫他,叶灵儿站在她身边。

  “有事吗?”

  林萌低声说:“冷姨这屋子,我都没进过,她肯留你下来,你先住在这里,我再跟我爸说说,让你去别墅里住……”

  “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的,对了,她跟你家什么关系?”

  林萌摇头说:“我也不清楚,我一生下来,冷姨就住在这里了,我爸很尊敬她,说没她就没我们林家。”

  叶灵儿插嘴道:“你小心点吧,她会吃人的。”

  送走了她俩,门一关上,冷姨就走到陆飞面前,手握着一块雕了一半的木雕,能看出是个人像,只有左半边的脸。

  “你能把它做完吗?”

  “是你吗?”

  陆飞认出来了,接过木雕,手一碰上去,就有种熟悉的感觉,手法跟他学的如出一辙。

  “是我,你能做完吗?”

  “能。”

  陆飞摸出小刀,熟练的雕刻着。

  冷姨虽是年过中年了,模样还像年轻是一样的惊艳,不施粉黛,却让人一看就会心动。没有刻意装扮的妖娆妩媚,反倒显得气质突出,举手投足更是优雅得无以复加,还不说眉宇间那淡淡的忧伤,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陆飞用心的雕刻,收刀后,抓出细沙打磨后,再递过去,就是一愣。

  冷姨眼里的哀伤更加浓厚,这块手掌大的人像木雕,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你没事吧?”

  “没事。”

  冷姨接过木雕,表情恢复了原有的冷淡,径直回房去了。

  晚上六点,有林家的佣人送来晚餐,西式的牛排,中式的四菜一汤跟一大锅的米饭,还有一大碗的小米粥。

  陆飞饭量大,吃得又快,看冷姨云淡风清的细嚼慢咽,倒有点不好意思。

  “你喜欢林萌那丫头?”

  陆飞被噎了下,涨红着脸,连摆了几下手:“路上遇见的,没,没到喜欢。”

  冷姨轻轻地放下碗筷:“我吃饱了。噢,对了,晚上可能有事,你最好别睡死了。”

  晚上有事?

  陆飞不明所以的将剩下的饭菜一扫而光,就继续雕刻剩下的水曲柳。

  冷姨进房后没再出来,倒是林建国来人请他过去,陆飞没有理会。

  到凌晨一点时,陆飞正准备睡觉,听到外面有些细碎的声音,心头一凛,想到冷姨的提醒。悄悄走到门那,推开一条缝。

  “褚老大,我这心里还是发虚,这里可是林家,咱们要动林建国,不怕被他报复?”

  木屋斜对面,一丛杜鹃花遮挡的地方,站着七八个人。

  “报复?把他满门灭了看他报复。你要害怕,你现在就走!”

  “我……我这不是说说,外面的保镖都放倒了,我这把刀也喝过血了,还能后退?”

  “嘿,等把林建国干掉,他那如花似玉的独生女,那边任由我们处置,到时我让你第一个上!”

  “好!”

  陆飞心头一震,这些人是冲林建国来的?

  “林建国底子不干净,惹了不少人,你还在这里看着?”

  冷姨如鬼魅般的来到陆飞身后,吓了他一跳。

  “林萌住哪里?”

  “二楼走廊最后一间房。”

  陆飞推开门,一个箭步,来到转角处,往上一纵身,手就按在一块突出的砖块上,一用力,一翻身,就到了二楼窗户处。

  冷姨看得清楚,心说果真是那个人的弟子。

  咚咚!咚!

  林萌抱着个轻松熊的玩偶睡得正香,突然听到窗户有人在敲,还以为是做梦。等过了一阵,才猛然抬起身子,一眼就看到窗外的陆飞,正蹲在那里。

  “你,你干什么啊!”

  林萌不单没开窗,还扯得被子更紧了些。她穿着卡通睡衣,但也有种快被看光的感觉,心中还发毛。

  这陆飞也太糟糕了吧,难怪父亲说他来历不明,不能留他做保镖。

  他这半夜的就爬窗户上了,他想干什么啊?

  “你快打开窗户,有坏人来了。”

  什么坏人,你不就是坏人吗?林萌对陆飞的好感消失无踪,认定他就是个小色狼。

  林萌小心的提着被子跑过去,还把窗帘都拉上了,看你怎么看?

  想着,林萌一转身,正得意时,房门突地被人从外面用力一踹。吓得她脸色一变。

  “艹,这门还挺结实!”

  “我来!”

  门外传来陌生的声音,跟着楼下的呼喝声也传到楼上来了。

  哐!

  门没被撞开,窗户被打碎了,陆飞一跳进来,就被闺房的色彩晃得眼晕,几乎都是粉色和淡蓝色为主,床的对面,摆着一整面墙的玩偶。

  床上也少说堆满了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布娃娃,只留下个睡觉的位置。

  “陆飞,这是怎么了?外面的是……”

  “你跟我走。”

  陆飞拉起林萌的手就要跳窗,门却被踹开了。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提着把开山刀,带着个瘦干巴的矮子,站在门外。两人一看陆飞和林萌也愣住了。

  “不说林建国这女儿还是个处吗?还带男人回来住了?”

  “艹,你信这个?管她是不是,老子今晚就要让他试试我的厉害。”

  眼看跳不了窗,林萌急得快想哭了,又担心下面林建国的安危,腿一发软,差点瘫在地上。

  陆飞冲那两人笑了笑,弄得那两人一怔,他的笑容就嘎然而止,人如猛虎般的冲上去,一拳先打中横肉的胸口。

  再抓住他的手腕,一扭身,就听到咔嚓一响,他手臂被整条扭断,开山刀也落在地上。

  那矮子一惊,却是凶性大起,要捡地上的刀,人就被整人踹飞出去,撞在房门外的栏杆上。背一掀,人就掉到了楼下。

  “搞什么?!”

  一楼的人正在激战,跟林建国的贴身保镖打成一团,矮子这一摔,半晌爬不起来,把下面的人都惊住了。

  林建国才想起林萌:“不好,萌萌在楼上,你们快上去。”

  “她没事了,陆飞上去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那群人的身后传来,让人毛骨悚然。手提着把剔骨刀的冷姨,站在那群人的身后。

  “你终于来了。”

  林建国像是松了口气,又抬头看去,见陆飞护着林萌站在栏杆那,感激的点头示意。

  “爸!”

  林萌带着哭音的喊了声。

  褚老大看出手下惧意,就吼道:“一个娘儿们,一个毛头小子,怕个毛,都给我上。谁杀了林建国,五十万!”

  这些人还剩下六人,还硬是分出两人去楼梯那,剩下的人则围着冷姨,褚老大也看出冷姨的厉害。

  不论别的,这种场面,她还敢提刀过来,就绝对是个狠角色。

  只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冷姨,也低估了陆飞。

  只是一个冲锋,四个人就被砍翻在地上,其中两人没了呼吸。

  楼梯上的战斗,比下面结束得更快,陆飞居高临下,一脚一个,硬是将那两个彪形大汉踹成重伤。

  “阿冷,人交给我……谢谢你了。”

  冷姨将刀往地上一掷,背过身出了别墅。

  “陆飞,我也谢谢你。”

  林萌惭愧的低下头,她刚才还在心里叫陆飞小色狼呢。

  “陆飞,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楼下林建国的保镖正无地自容,听到林建国话里招揽的意思,都担心会失业。

  “我还有事。”

  陆飞跑出别墅,追上了在木屋外站立的冷姨。

  “你刚才用的刀法我也会,你跟老头子什么关系?”

  “你救了林萌,那丫头品性纯良,会感激你的……你该睡了。”

超品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超品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毕业季,不只是迷茫

    孤独这两个字单独拆开看,有小孩,有瓜果,有动物,有蚊虫,这些都足以支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难怪毕业季总是在这样炎热的暑夏,表面人味十足,实则寂寂无声。毕业生都会面临着多多少少的压力,或者是就业方面,或者是爱情方面,毕竟一毕业就分手,一毕业就失业的例子,看的听的太多了。蔡先生的毕业季,几乎没有什么压力。这并非是他来自重点大学,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这在即便毕业的大学生中是很常见的,就算是每年拿奖学金的优等生,在面临毕业,都不知道去干嘛,更何况是像蔡先生这种,年年挂科的“学渣”呢!所以在

  • 【百诚艺术】艺术家卜绍基珍藏力作《金石花鸟十二条屏》瞩目曝光

    继上周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协办,中旗集团、百诚艺术馆承办的《心迹自然·卜绍基大写意花鸟画展》暨“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后,南粤画坛迅速掀起一股复兴南粤大写意的风潮。昨日,百诚艺术馆举办《感动您的卜绍基金石大写意花鸟画》活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呈现更多艺术家卜绍基的金石大写意作品。现场报道卜绍基老师沉浸于岭南写意画30余年,一直致力于用自己的笔触为百花写精神,为万物表生命,绘画对于他来讲,已不仅仅是一门技

  • 老头为大爱迁祖坟,夜晚电闪雷鸣,第二天坟边多了一座龙山!

    在王官村有户姓王的人家,家中有地两千亩,牛羊成群。当家人是王老头,五十出头,为人和善。这王老头有三个儿子,都成家了,孙女好几个,就是没有孙子。这天,王老头在家门口晒太阳,晌午时分,南边来了个风水先生,年纪与王老头相仿,一些人围了上去,让他给自家看风水地,好福荫子孙。这风水先生说的头头是道,看的也非常准,于是王老头也凑了上去,不过他与别人不同,人家是为了自家后代,而王老头想找一块发亲戚、发村邻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很是纳闷,看了这么多年风水,都是为自家好,没有一个是为别人好的,这王老头是头一个,心想

  • 书法大宗师:楷书如何笔力独到?

    总第1100期;欢迎关注。书法艺术的力量表现在线条、字形、篇章三个方面。线条所表现的是笔力,字形所表现的是合力,而篇章所表现的是势力。线条中的笔力,是书法力量表现的主要方面。梁启超在《书法指导》一文中十分强调这一点。他说:“写字全仗笔力,笔力的有无,断定字的好坏,而笔力的有无,一写下去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今天我们着重探讨一下,书法当中的笔力究竟是怎样表现的。古来有许多楷书作家有自己的显示笔力的独到方法:一、唐代虞世南写的“戈”画力量显得与众不同。提起这个笔画,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典故“虞戈高妙”讲的

  • 《落笔心安》首发,赠品2份

    我们修书写信时,常常用“见字如面”作为开头,这个“字”,既是你自己,也是对方眼里的你。所以,一旦落笔,你写的字就成了另一个你。写得好,他人看、自己看都如沐春风;写得不好,自己看着尚觉面目可憎,更不要说呈送到他人面前。键盘打字和智能输入并没有改变我们日常书写的习惯,反而越来越发觉写字的美妙,当笔尖和纸张摩挲共鸣,字里行间仿佛能够看见自己一笔一划、慢慢走来的人生,写得好,对自己就有了最好的交代。重拾写字的优雅与快乐---有礼有节®品牌新品《落笔心安》美学练字套装,重拾写字的优雅,为每个人创造一份落笔

  • 130岁的《国家地理》推出新版式和新字体了?

    《国家地理》是1888年10月国家地理协会出版的图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杂志每年发行12次。在杂志130周年之际,由其创意总监EmmetSmith与咨询公司GodfreyDadichPartners(GDP)共同领导内部设计团队重新设计了出版物版面和两个新字体。这个著名的黄色边框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品牌标志,它是一本书的边框,更像打开外部世界的一扇美丽的窗户,意味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打通人们通向外面世界的通道。黄色边框成了世界著名的品牌标识,以及《国家地理》杂志品牌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福州最孤独的几个夜晚

    我在毕业的时期,换过不少工作,我大学是念金融的,然而在大学期间以及进入金融行业以后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喜欢这个行业。太多的人被金钱左右。原本心思恪纯者,在金钱面前,也会成为猛兽一般贪婪无底。当年的大学第一堂课,老师便教导,“我们这行,会经手很多钱,但是你要明白,什么钱是你的,什么钱不是你的。”我自知也是定力不足的人,所以我还是识相的尽早抽身方为最妥,加之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行,父亲对于我从事和专业完全不相干的工作表示十分恼火,感觉这不仅仅是让我浪费了大学几年时间,更是完全不遵从他的安排。可路终究

  • 福鼎白茶价格: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那我们就买新白茶!

    大概就两三年的时间,福鼎白茶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早年,福鼎白茶可是一文不值,无人问津,可现在,老白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千元一饼。既然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存新茶就显得更有意义了。除了价钱上的优势,购买当年的新白茶还有这些优势。首先,当年新白茶的价格比较透明,水不深,购买被坑的几率较小。其次便是新白茶做了假,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一喝便知。需要重点强调的是只有底子过硬的新白茶,才能实现越陈越香的陈化过程。再者,存新白茶,看着它一年年的转化,比到处买不靠谱的老白茶来的更切实。你存在手里的茶,有多少年份

  • 同趣园盆景有趣

    同趣园盆景有趣图、文尔力坐落在安徽省安庆市中兴大道与兴业路交叉口(安庆下高速4公里处,丰田4S店旁)的同趣园,是安徽安庆盆景爱好者俱乐部,也是一个盆景创作团队,以杨积德、陈德伟、费建国、江四九、尔力等人为主。大家从2000年开始走到一起,每周星期六、星期天,园子里都有不少人,大家共同动手,修剪护理,切磋技艺,乐在其中,共同提高,推动安庆整体盆景技艺提高。同趣园每盆盆景个性凸显,千骄百媚,千姿百态,绝无雷同。一支一直不为经济利益,只为兴趣爱好的团队,为盆景的地方特色做出巨大影响,并带动了一批批盆景

  • 慈禧:人家可是艺术家

    在大家印象里,慈禧是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皇太后勾心斗角,荒淫无度大清朝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还签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然而,你不知道的是,慈禧还有另外一面她是个艺术爱好者慈禧对文学、字画以及汗青很是有乐趣念书、学画、下棋、抚琴,且常常骑马射箭慈禧还亲自作画、写诗《清宫遗闻》记载有“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怡情翰墨,学绘花卉,又学作擘窠大字”。慈禧对于艺术是半道出家之前没什么艺术熏陶和积淀所以慈禧的画谈不上功底,也谈不上韵味不过平心而论,慈禧还是很聪明的入门级绝对是够格的话说,慈禧的书法也是可以的虽然比不上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