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6:08: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超品高手

第1章 捡来的高手

  南海市,东城区,万达广场外,沿街的树荫下是一排的地摊,靠停车场的路口还有四五个卖手机贴膜的。网站http://www.huijindi.com/其中一个地摊上卖的是各式各样的木雕,个头都是手掌大小,摆在蓝色的塑料布上。

  摊后坐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手中握着柄小刀,正在一块木头上雕刻着。坚硬的柳木,在他手中仿佛跟纸张一样的柔软,只是几下,就做出个大致的粗胚。

  再用了不到一分钟,粗胚就细雕成型,眼眉鼻嘴,跟摊前小凳上坐着的中年妇人一模一样。少年又伸手到身旁的矿泉水瓶里抓出一把细沙,把雕件放在掌心里摸了几圈,再张开手,那雕件竟就这样打磨好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一层微光,像是上了蜡。

  “可真像,小伙子,谢谢你。”

  接过钱,少年咧嘴一笑:“不客气。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人像雕件只收二十块钱,还是现做,这放哪儿都是良心价了。自打少年在这边摆摊以来,活都接不过来,送走了这位阿姨,他才有空休息。

  在身后摸出个啃了一半的西瓜,刚要张嘴,眼前又出现一双白嫩的长腿。

  少年盯着看了两眼,又低头哗啦啦的啃着西瓜。

  长腿的主人驻足看了两三分钟才问:“你这对木雕怎么卖?”

  少年放下瓜抬头看去。

  站在摊前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着张令人窒息的脸蛋,上身是件白色的短袖衬衣,膨胀的上围快把衬衣给顶开了,雪白的脖颈上还挂着条细项链,也不知坠子是什么,都陷到里面去了。下身则是条黑褐色的短裙,将她那细长双腿修饰得恰到好处。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似乎还有一阵香味,从少女的身上散发出来,让少年想起了大白兔奶糖。

  “喂,问你呢,多少钱?”

  少年回过神,瞄了眼少女看上的木雕,那是一对的,一个扎着双股辫的小女孩,正叉着腰在训斥一个捂着耳朵,蹲缩成一团的小男孩。

  “五十。”

  “这么便宜?你这是柳木吧?”

  “水曲柳。”

  少年心说她要嫌贵,送她也成。想着被那老头骗来南海,说让去找指腹为婚的媳妇儿带回寨子里完婚。可谁知一到南海,他就把手机和钱包掉了,这才跑到公园拔了根柳树。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拿刀把树给切成小块的,摆了个地摊做这木雕。

  三天凑了七八百,晚上先得换个地方住了,那火车站旁边的小旅社住着晚上不安生。

  “五十也不贵。”少女撅着嘴,蹲下去拿起木雕。

  少年不敢盯着她看,就他这视角,少女那裙子都快撩起来了,走了个大光。

  少女像还没发现被看光光了,眼睛只是盯着木雕,这对小玩意儿,她越看越是喜欢,想要是送给灵儿做生日礼物她一定喜欢。

  正要去拿钱,头才扭到一边,突然从旁边急驰过一辆摩托车,车上的人手一伸,就拽住少女脖子上的项链。超品高手 全文免费阅读

  少女猝不及防,脖子跟着往后一仰,坐倒在地上,颈上的项链啪地一声断裂,被人抢走。

  “啊!”

  少女脖颈上现出一条血痕,她捂着脖子急说:“帮,帮我抢回来,那是我妈留给我的。”

  少年扶起她:“他跑不了。”

  少年随手抓起地摊上的木雕,抡圆了胳膊往前一扔。

  那摩托车手在兴奋的想着这条项链能换多少钱,看上去链子是纯金的,那吊坠是块绿水晶,也不像是低档货,找人卖了,晚上找小姐就有着落了。

  嘭!

  背心处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撞击力,车手身子一晃,喉头一甜,背像是被撕裂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控制不住车把,摩托车一摇,用力的摆动了几下,倒在地上,划出十多米远。

  “拿来!”

  少年追得飞快,几十米的距离,他才花了不到三四秒钟,少女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脖颈的疼痛。版权huijindi.com

  “拿什么?”

  车手整条腿被压在车轮下,他还不肯拿出项链,手往摔开一条缝的车座里伸,那里他放了把匕首。

  这少年敢不识相,那就别怪我……

  “啊!”

  少年一脚踏在摩托车上,钢制的车架被他一踏,立刻改变形状,车轮也压得更紧,车手吃痛,大叫一声,手也没力去摸匕首,眼神怨毒的盯着少年。

  “给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车手摸出项链递上去。

  少年夺回项链,再用力一踩,摩托车的后轮被踏断,钢圈刺进车手的腿骨里。车手拿匕首的时候他看到了,要是遇上平常人,怕就遭殃了,这种人,不给他教训,他是不会学乖的。

  “谢谢……你。”

  少女接过项链,才发觉少年痴痴的盯着她的胸口看,脸颊瞬时一红,揉着脖子要起身。少年扶她,手肘又碰到她胸部,让他也脸红了:“你叫什么?”

  “林……萌。”少女看少年像比她还小两三岁,这才没往坏处想,“你呢?”

  “陆飞,陆地的陆,飞天遁地的飞。”少年露出一口白牙,无邪的笑了下。

  “刚才,谢谢你,这串项链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是我成年时她送给我的。”林萌说到这些,眼神中不免有点黯然,母亲才去世半年,多亏了陆飞,才没让它被人抢走。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陆飞说得很轻松,林萌这才留意他,仔细看起来还是挺帅的,长得也很阳光,眉宇间还有点稚气,但个头比一七零的她还要高半头。穿的就不敢恭维了,洗得脱色的黑色T恤加沙滩裤,脚上穿的还是人字拖。

  陆飞被她盯着瞧,有点不好意思,想到出山前老头子说的城里的女孩都很开放,心跳就有些快。

  林萌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你敢跑得挺快的,把摩托车都踩烂了,你会武功?”

  陆飞咧嘴笑了,手掌一扇,对准身边一棵拳头大的桂花树一掌拍过去,桂花树应声断成两截,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你真会武功?”

  “当然。”

  陆飞从小跟老头子在寨子里习武,打十岁起,就打遍九山十八寨无敌手了,对他来说,会武功这三个字,简直是对他的侮辱,怎么说,他也算是个高手吧?

  林萌像想起什么,拍起手来:“真是太好了,这样吧,你别卖木雕了,你跟我走。”

  “去哪里?”

  “去我家。”

  陆飞想歪了,他感觉要跟林萌走的话,有点对不起那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妻,但是……他还是说:“等等。”

  陆飞将地上的一根绳一扯,塑料布就随之被扯成个布袋状,木雕都被卷在里面。林萌这才看见,这塑料布四角上都打了眼,绳子穿在上面,让她大开眼界。

  林萌让他跟着,走到前方的公交站牌下,她抬起手腕看时间:“灵儿怎么还没到,这都过了十分钟了。”

  她正说着,一辆酒红色的跑车飞快的停在两人身前,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高跟鞋短裙吊带裙戴墨镜的时髦女郎,手按在方向盘上冲林萌努嘴:“等久了?上车。”

  林萌往前走了一步,才想起陆飞:“灵儿你开车,我和陆飞坐出租跟你。”

  叶灵儿一愣,上下打量了陆飞几眼,看着他这造型,吃吃地笑:“林萌,没看出来啊,你口味挺重的嘛,这哪儿捡来的破烂?”

  陆飞心里正胡思乱想呢,一看这女孩,跟林萌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她坐在车里,那腿是曲着,可就长度来说,可能比林萌还要长啊。光是这腿,就能让人看呆住。

  “你乱说什么,他救了我,我项链差点被人抢了。哎,不说了,你在前面带路吧,到家我再跟你说。”

  叶灵儿眼角一弯,冲陆飞抬抬下巴:“小弟弟,要不你坐我这车,我带你玩个刺激的。”

  “这……”

  林萌推他上车:“你跟灵儿走吧。”

  陆飞把塑料袋往跑车上一放,叶灵儿向林萌挤眼:“那你自己打车回去了。”

  陆飞坐下觉得这车可不算宽敞,有点不舒服呢,腿都伸不直。

  “坐稳了。”

  叶灵儿狡黠的一笑,一脚油门下去,跑车犹如在车道上划下一条红色的幻影,一刹那就看不见了。

  林萌也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回家里。

  “怎么样?速度够快吧?你怕不怕?怕的话就抓稳,咦?”

  叶灵儿往身边一看,她就呆住了。

  陆飞跟个猴似的,踩在座位上,眼睛是冒着精光,手还抓着座椅的边缘。

  “你干什么,快下来,我这可是真皮的座椅,你鞋子脏死了!”

  叶灵儿伸出手去扯他,可怎么都扯不动,这又是在市区,她想吓陆飞,车就开得很快,车速快到150了,这一分神,车就直奔着前面一辆小面包撞过去。

  “小心点!”

  陆飞一拉方向盘,才救了叶灵儿,她一个急刹车,车打横爬上路肩,靠着个报刊亭停下来。

  叶灵儿呼哧地喘了好一会儿气,才举手乱打陆飞:“你吓死我了!你这样闹会出人命的!”

  陆飞也吓了一跳,苦着脸说:“是你开太快了。”

  “那你也不能……也不能踩在椅子上啊。”

  “交警来了!”

  “哪里?”

  叶灵儿伸头看到街对面的交警正往这边走,吓得马上发动车,上了车道,一溜烟就开出去了。

  这一折腾,林萌还先到家,在外面等了几分钟,才看到叶灵儿的车开过来。

  叶灵儿下车就指着林萌家带入户花园游泳池的大别墅说:“别墅,没见过吧?乡巴佬。”

  “我老听人说城里的别墅,还以为多大呢,就这么点,还没我半个屋子大。”

  “你……”

  叶灵儿气得够呛,你就吹吧,不过想想算了,跟个乡巴佬生气不划算。

  这时,别墅里走出来个穿着西服,精气神都不像平凡人的中年男人。

  “萌萌,这是谁啊?”

  林萌扭头就说:“爸,你不说我和灵儿马上要去南大上学了,需要个高手保护吗?这就是高手!他还救了我,他功夫比熊叔还厉害呢。”

第2章 月黑杀人夜

  林建国一副好笑的表情,对女儿的说法,心中不以为然,看陆飞比女儿还小上一两岁的样子,就是打娘胎里开始练,又会是什么高手?

  林萌提到的熊叔,那可是林建国的保镖头子,他的贴身保镖,十多年来救过他不下五回。少年时就在武当山学武,后来又去崂山练了五年,还曾在部队做过教官,如今年过四十,身手却更加老练,就是现役特种兵,两三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小伙子,你是练的哪门功夫?”

  陆飞听到对话,又看林建国,才知道想错了。本来还是有些幻想能跟林萌建立超出友谊的关系,谁知林萌是想要他做保镖,这就有点麻烦了。

  堂堂登云寨的少寨主,被老头子称为百年来最强悍的武术奇才,做什么,也不能做别人的保镖跟班吧?

  这点傲气,陆飞还是有的。

  “我不会功夫。”

  陆飞气闷的说了句,提起塑料布往外走,话不投机半句多,寄人篱下的事,他不会干。

  林建国一声轻笑,这少年还倔呢,但他也不会挽留陆飞,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还是早点滚的好。

  叶灵儿嘲笑说:“我看你是没本事吧?”

  陆飞当没听见,叶灵儿喊道:“没本事就没本事,我看你是看着林萌漂亮,是想来骗财骗色的!”

  林萌急了:“灵儿!”

  陆飞刚要说话,突然背脊一阵发凉,猛一回头,从花园里走出一个女人,先看了他一眼,才淡淡地说:“留下来吧,你跟我来。”

  那女人一出现,叶灵儿就害怕的收住了嘴,她比林建国还令她惧怕。

  “陆飞,”林萌高兴地说,“冷姨叫你过去呢。”

  陆飞盯着冷姨的背影,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她的气场异乎寻常的强大,似乎只有那个老头才有。就点点头,好奇的跟了过去,至于留不留下,那再说了。

  林建国低头沉思,他叫陆飞?不会那么巧吧?

  冷姨住在别墅外的一间独立的小木屋里,这里是一房一厅的格局。是用冷杉盖成的,用的原木,只刷了一层防蛀漆。

  屋里陈设简约得单调,仅有一座靠墙的书架,沙发和木桌。

  陆飞在想她跟林家的关系是有些古怪,不像是林家的人,要不然以别墅的宽敞,还需要住在外面?

  “把行李放下吧,从今天起,你就睡这里。”

  冷姨指向屋里的一张红木沙发。

  “你跟林家是什么关系?”

  “哼。”

  冷姨走到一口楠木箱子前,手一勾打开,扔过去一条毯子:“到饭点自然会有人送餐,先住下。”

  陆飞接过后,眼睛又瞄到在角落里有一个牌位,上面写着“先夫林建国”,心下纳闷,林建国不是好好的活着吗?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陆飞越来越奇怪,但他生性胆子大,好奇心又重,想着林萌还在外面。想了想,打算先住下来再说。只要不是做保镖,他还能接受。就把行李都取出来,摆在沙发上,随手连木雕也放在沙发前的木桌上。

  “你这木雕技法是跟谁学的?”

  冷姨一直在旁边站着看,脸色越来越凝重,等都放好了,才提问。

  “跟我父亲,我家偶尔会做些木雕拿到市集去卖。我师父也指点过我一些。”

  冷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陆飞半晌,才默默点头走开。

  “陆飞!”林萌在外面招手叫他,叶灵儿站在她身边。

  “有事吗?”

  林萌低声说:“冷姨这屋子,我都没进过,她肯留你下来,你先住在这里,我再跟我爸说说,让你去别墅里住……”

  “不用了,我住这里挺好的,对了,她跟你家什么关系?”

  林萌摇头说:“我也不清楚,我一生下来,冷姨就住在这里了,我爸很尊敬她,说没她就没我们林家。”

  叶灵儿插嘴道:“你小心点吧,她会吃人的。”

  送走了她俩,门一关上,冷姨就走到陆飞面前,手握着一块雕了一半的木雕,能看出是个人像,只有左半边的脸。

  “你能把它做完吗?”

  “是你吗?”

  陆飞认出来了,接过木雕,手一碰上去,就有种熟悉的感觉,手法跟他学的如出一辙。

  “是我,你能做完吗?”

  “能。”

  陆飞摸出小刀,熟练的雕刻着。

  冷姨虽是年过中年了,模样还像年轻是一样的惊艳,不施粉黛,却让人一看就会心动。没有刻意装扮的妖娆妩媚,反倒显得气质突出,举手投足更是优雅得无以复加,还不说眉宇间那淡淡的忧伤,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陆飞用心的雕刻,收刀后,抓出细沙打磨后,再递过去,就是一愣。

  冷姨眼里的哀伤更加浓厚,这块手掌大的人像木雕,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你没事吧?”

  “没事。”

  冷姨接过木雕,表情恢复了原有的冷淡,径直回房去了。

  晚上六点,有林家的佣人送来晚餐,西式的牛排,中式的四菜一汤跟一大锅的米饭,还有一大碗的小米粥。

  陆飞饭量大,吃得又快,看冷姨云淡风清的细嚼慢咽,倒有点不好意思。

  “你喜欢林萌那丫头?”

  陆飞被噎了下,涨红着脸,连摆了几下手:“路上遇见的,没,没到喜欢。”

  冷姨轻轻地放下碗筷:“我吃饱了。噢,对了,晚上可能有事,你最好别睡死了。”

  晚上有事?

  陆飞不明所以的将剩下的饭菜一扫而光,就继续雕刻剩下的水曲柳。

  冷姨进房后没再出来,倒是林建国来人请他过去,陆飞没有理会。

  到凌晨一点时,陆飞正准备睡觉,听到外面有些细碎的声音,心头一凛,想到冷姨的提醒。悄悄走到门那,推开一条缝。

  “褚老大,我这心里还是发虚,这里可是林家,咱们要动林建国,不怕被他报复?”

  木屋斜对面,一丛杜鹃花遮挡的地方,站着七八个人。

  “报复?把他满门灭了看他报复。你要害怕,你现在就走!”

  “我……我这不是说说,外面的保镖都放倒了,我这把刀也喝过血了,还能后退?”

  “嘿,等把林建国干掉,他那如花似玉的独生女,那边任由我们处置,到时我让你第一个上!”

  “好!”

  陆飞心头一震,这些人是冲林建国来的?

  “林建国底子不干净,惹了不少人,你还在这里看着?”

  冷姨如鬼魅般的来到陆飞身后,吓了他一跳。

  “林萌住哪里?”

  “二楼走廊最后一间房。”

  陆飞推开门,一个箭步,来到转角处,往上一纵身,手就按在一块突出的砖块上,一用力,一翻身,就到了二楼窗户处。

  冷姨看得清楚,心说果真是那个人的弟子。

  咚咚!咚!

  林萌抱着个轻松熊的玩偶睡得正香,突然听到窗户有人在敲,还以为是做梦。等过了一阵,才猛然抬起身子,一眼就看到窗外的陆飞,正蹲在那里。

  “你,你干什么啊!”

  林萌不单没开窗,还扯得被子更紧了些。她穿着卡通睡衣,但也有种快被看光的感觉,心中还发毛。

  这陆飞也太糟糕了吧,难怪父亲说他来历不明,不能留他做保镖。

  他这半夜的就爬窗户上了,他想干什么啊?

  “你快打开窗户,有坏人来了。”

  什么坏人,你不就是坏人吗?林萌对陆飞的好感消失无踪,认定他就是个小色狼。

  林萌小心的提着被子跑过去,还把窗帘都拉上了,看你怎么看?

  想着,林萌一转身,正得意时,房门突地被人从外面用力一踹。吓得她脸色一变。

  “艹,这门还挺结实!”

  “我来!”

  门外传来陌生的声音,跟着楼下的呼喝声也传到楼上来了。

  哐!

  门没被撞开,窗户被打碎了,陆飞一跳进来,就被闺房的色彩晃得眼晕,几乎都是粉色和淡蓝色为主,床的对面,摆着一整面墙的玩偶。

  床上也少说堆满了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布娃娃,只留下个睡觉的位置。

  “陆飞,这是怎么了?外面的是……”

  “你跟我走。”

  陆飞拉起林萌的手就要跳窗,门却被踹开了。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提着把开山刀,带着个瘦干巴的矮子,站在门外。两人一看陆飞和林萌也愣住了。

  “不说林建国这女儿还是个处吗?还带男人回来住了?”

  “艹,你信这个?管她是不是,老子今晚就要让他试试我的厉害。”

  眼看跳不了窗,林萌急得快想哭了,又担心下面林建国的安危,腿一发软,差点瘫在地上。

  陆飞冲那两人笑了笑,弄得那两人一怔,他的笑容就嘎然而止,人如猛虎般的冲上去,一拳先打中横肉的胸口。

  再抓住他的手腕,一扭身,就听到咔嚓一响,他手臂被整条扭断,开山刀也落在地上。

  那矮子一惊,却是凶性大起,要捡地上的刀,人就被整人踹飞出去,撞在房门外的栏杆上。背一掀,人就掉到了楼下。

  “搞什么?!”

  一楼的人正在激战,跟林建国的贴身保镖打成一团,矮子这一摔,半晌爬不起来,把下面的人都惊住了。

  林建国才想起林萌:“不好,萌萌在楼上,你们快上去。”

  “她没事了,陆飞上去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那群人的身后传来,让人毛骨悚然。手提着把剔骨刀的冷姨,站在那群人的身后。

  “你终于来了。”

  林建国像是松了口气,又抬头看去,见陆飞护着林萌站在栏杆那,感激的点头示意。

  “爸!”

  林萌带着哭音的喊了声。

  褚老大看出手下惧意,就吼道:“一个娘儿们,一个毛头小子,怕个毛,都给我上。谁杀了林建国,五十万!”

  这些人还剩下六人,还硬是分出两人去楼梯那,剩下的人则围着冷姨,褚老大也看出冷姨的厉害。

  不论别的,这种场面,她还敢提刀过来,就绝对是个狠角色。

  只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冷姨,也低估了陆飞。

  只是一个冲锋,四个人就被砍翻在地上,其中两人没了呼吸。

  楼梯上的战斗,比下面结束得更快,陆飞居高临下,一脚一个,硬是将那两个彪形大汉踹成重伤。

  “阿冷,人交给我……谢谢你了。”

  冷姨将刀往地上一掷,背过身出了别墅。

  “陆飞,我也谢谢你。”

  林萌惭愧的低下头,她刚才还在心里叫陆飞小色狼呢。

  “陆飞,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楼下林建国的保镖正无地自容,听到林建国话里招揽的意思,都担心会失业。

  “我还有事。”

  陆飞跑出别墅,追上了在木屋外站立的冷姨。

  “你刚才用的刀法我也会,你跟老头子什么关系?”

  “你救了林萌,那丫头品性纯良,会感激你的……你该睡了。”

超品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超品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 傻眼了)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傻眼了)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7章傻眼了她直接傻眼了。“喂。”周琳琅轻声的喊了声,见杨承郎没反应,她才终于确信,杨承郎是真的熟睡了过去。大概是在山里劳累了一天,杨承郎的睡眠很好,几乎可以说是沾枕即眠。见此,周琳琅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人家杨承郎压根就没那心思,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干脆就一闭眼,睡她的觉。不过,千万不要奢望,一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能有多好的睡姿,也不要期盼一个习惯一个人睡大床偏偏睡姿奇葩的女人能有多安静的睡颜。特别是在整个人放松下来以后,周琳琅的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 蛇羹晚餐)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蛇羹晚餐)小说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7章蛇羹晚餐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里是南门,如果他出手,可能会引来其他的人注意。正犹豫间,他看到了百里妃叶那双漆黑的眸子。那是一双挣扎求生的眸子,其中的倔强不放弃和当年的他是如此的相似,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东方清泽躲在暗处,百里妃叶并没有看到他。“罢了,那股能量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与眼前的人有关系,留她一命万一将来有用呢。”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理由之后,东方清泽的手中开始凝聚气,一团晶莹透亮的能量汇聚在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 狂虐)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狂虐)小说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7章狂虐柳木青鲜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眼中的恨意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叶念苏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柳木青一个炼气三重天的,追着她这个炼体二重天的废物不放,不教训教训他都觉得对不起他。将脚从他脸上挪开,拎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起来,啪啪啪十几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扇的柳木青眼冒金星。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叶念苏,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柳木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叶念苏,怎料,叶念苏直接松开了手。他的身

  • 仙武至尊7章(第7章 有客来访)

    原标题:仙武至尊7章(第7章有客来访)小说:仙武至尊第7章有客来访烟云酒馆依旧像平日里一般热闹,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而今日谈论最多的话题却是刘俊被杀一事。其中最让秦云感兴趣的是靠近门口的三个人的谈论,很是有趣。“哎,你们听说了没?刘俊昨天在翠云居被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胖子跟身旁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现在整个青宁镇都传遍了。”一个精瘦的男子回答道。“哼,刘俊平日里仗着他父亲是刘家管事,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和那个王大虎一个德行,死了活该!”另一个矮个子男子立马冷哼

  • 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 赢了以后我跟你混)

    原标题: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小说书名:都市枭雄系统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要是我都不想呢!”放下酒杯,江白脸上笑意全无,就这么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徐杰,紧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让。“嘿,那简单,我这里有二十三个兄弟,只要你今天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撂倒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一旦动手我这些小兄弟可都下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好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徐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无比正色的说道,只是言语中威胁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杰哥,这里是马老板的地方,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

  • 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 他的报仇)

    原标题: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他的报仇)小说名字:金牌女神探第7章他的报仇玉儿大惊,她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得她急忙上前捂住了顾宁的嘴巴,紧张道:“小姐,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小心莫要被旁人听了去。”顾宁笑着拿下了玉儿的手,摇了摇头,大逆不道?既然她们都打算害死她了,那她何须再客气?前身的顾宁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不能白死!“玉儿,你去查一下,今日我们所喝的酒,是谁出去采购的,又是谁负责端上来的,记住,要保密,并且,不要声张,更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顾宁严肃的说道。这件事,实在

  • 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 目瞪口呆)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目瞪口呆)小说名:我的极品女村长第7章目瞪口呆刘凤美张大着嘴巴站在一旁,满脸惊疑和不可置信。眼前的中年男子她可认识,是县医院的外科部主任何善才,为人一向眼高于顶,贪财傲物。现在居然如此和善的跟一名农妇说话?还有县医院这德行,什么时候钱还没交就能手术了?这医院的人今天傻了吧?但还不等她吃惊完,病房门口又走进来一大堆人,连何善才都快步迎了上去。“韩院长,朱医生,你们来了?”“我陪朱医生过来看看,何主任,凌宏山同志的情况如何?”人群中,一名鬓发老者朝何善才问道。“回院

  • 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 这不欺负人么)

    原标题: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小说书名:极品护花小村医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她挺了挺挺巧的胸前,居然站在满脸尴尬之色的夏雨前面,顶住村民带来的压力,这让夏雨心中一暖,没想到这个小妞,关键时候还知道站在自己这边。然而,周冰冰娇声辩解道:“你们没有证据,怎么能够冤枉夏雨就是骗子,当初又不是他骗得你们,这里有被他骗的人么?”“周小妞你回来,这事你说不明白的!”夏雨眸子带有感动之色,不过自己绝不对躲在女人后面。听着乡亲们群愤激昂的话语,顿时乐呵了,夏雨伸手拉住她的柔软小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 不死天骄7章(第一卷 石境第7章 喂猪)

    原标题:不死天骄7章(第一卷石境第7章喂猪)书名:不死天骄第一卷石境第7章喂猪老人继续介绍,“至于我呢?就是这北辰第五学院霸气侧漏君临天下的院长,王大钟。”所有人一脸的鄙视。王大钟却也不尴尬,想来是早就习惯了的。他转头,准备给众人介绍罗天,然而他一下子愣住了,挠挠头,才慢吞吞开口,“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所有人瞬间愣了。感情好王大钟将罗天带到这里了,居然还不知道罗天是谁?“我叫罗天,来自北疆边城。”罗天倒是极为大方,既来之则安之。粗布花裙子大妈一手拿捏勺子,另一只手随便在衣服上擦了一下,旋即捏了

  • 拐个将军生猴子7章(第7章 不要脸)

    原标题:拐个将军生猴子7章(第7章不要脸)小说名字:拐个将军生猴子第7章不要脸“我不管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但你既然答应了要做我的小三麻烦你就做的专业一点,不要没气到梦娘,却让我丢了脸面!”虽然只是一个冒牌的小三,但好歹也是他齐泽的女人,这刚进府的第一夜居然睡在了管事罗诚的屋里,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他脑门发绿!严小白知道他心中有气,也不敢犟嘴,只得乖乖低头,俯首帖耳。谁料却又听齐泽冷冷道:“还有就是那个罗诚,此人心机深沉并非你能猜得透的,我奉劝你一句,没事还是离他远些。”严小白愕然,却不知道他具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