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风水异闻录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7:08:36 来源:网络 []

小说:风水异闻录

第1章 斩鸡祭神

  人,这一辈子,做一两件坏事很容易,难就难在一辈子做坏事。网站huijindi.com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叫刘宁,出自风水世家,江西派传人。打我记事起,我就被爷爷要求着做各种坏事,我也曾问过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爷爷说这是在救我,因为我们家族有一个遗传病——但凡年满十八岁的男子必定头生疮,脚流脓。

  爷爷说这个病是一个诅咒,是来自清朝末年的诅咒,需要不停的做坏事才能化解。

  我以为爷爷在骗我,可是没想到在我十八岁那年,这一切真的应验了……

  十八岁那年,爷爷去南方帮人看风水去了,我在家看门,将近傍晚的时候,隔壁的小二哥来了,说陈家沟来了戏班子在唱戏,约我去看。

  他口中陈家沟距离我住的地方大概有三里多路,全村有五十多户,主要以打猎,种地为生,但最近这个村子不太平,短短一年之内死了十个人,其中四个是老人,两个是中年人,三个是壮小伙,一个是婴儿。

  这十个人都是无病无灾,入殓、下葬都是我爷爷一手操办的,我也曾问过爷爷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他啥也没说,只是一个劲的叮嘱我不要去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最好连陈家沟也不要去。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对于爷爷的话我一直铭记于心,小二哥的邀请我自然给回拒了。开玩笑,我对看戏本就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唱戏的地点还在邪门的陈家沟,这不是上杆子找死么?

  小二哥见我拒绝也不气馁,随后又拿美女来诱惑我,说看戏的地方有很多漂亮的姑娘,说不定还能勾搭上一个。

  小二哥的这番话让我有些心动,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管不住裤裆里这玩意。在小二哥的诱惑下,我们来到了陈家沟,一进村子我就看到了一个告示,凑到跟前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大字:本村聚演,请诸神回避。

  看到这个告示,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哪里是普通的唱戏,这分明是用来驱邪、祭祀用的目连戏,瞧不得。

  因为目连戏白天是给人看的,晚上是给鬼看的,特别是晚上,体质不好的人,或者八字轻的人瞧这个戏有可能会染上不干净的东西。

  我赶紧拉着小二哥就往回走,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锣鼓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戏服老者一手拿刀一手拿鸡站在神坛前。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突然他大喝一声,提刀朝那个公鸡的脑袋砍了下去。

  在道术中这叫斩鸡祭神,按理说这个班主唱戏这么多年斩个鸡头应该不成问题,结果呢?却是恰恰相反,原本垂直下去的菜刀就好像被人拨了一下,突然偏了一个方向,擦着公鸡的脖子落了下去。

  手起、刀落……公鸡没死!

  看到这个情况,我也顾不得小二哥了,赶紧抢在他们“跑猖”、起幡旗之前掉头就跑。在道术中来讲,一刀砍不掉鸡头这是十分忌讳的事情,这也意味着神没请到。

  如果是普通的请神也就罢了,大不了撤掉神坛改日再请,可目连戏不行,这个戏从请神到唱戏,再到结束由钟馗在台上斩妖赶走前来看戏的小鬼都是有规定的,不能轻易更改。

  换一句话说,就算神没请到,这个戏还得唱下去。

  结果可想而知,没有神灵在场,那些前来看戏的阴灵会把人祸害成什么样子。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我越想越害怕,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染上了什么东西,总感觉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回到家中以后,我赶紧在神坛前上了一炷香,然后又念了几遍《金刚经》这才平复了心境。

  第二天上午八点,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给吵醒了。

  “请问刘一手,刘先生在家吗?”

  刘一手是我爷爷的化名,他原名刘光耀,之所以取刘一手这个名字有两个原因。

  第一,我家先祖仇家很多,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第二,我爷爷在皖南老家帮人办事的时候总喜欢留一手,以防主家杀人灭口,久而久之留一手这个绰号便传开了,来到皖中以后,我爷爷干脆化名刘一手。

  我见对方是来找我爷爷的,于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门口的位置喊了一嗓子:“不在,他去南方了,一个月之后你再来吧。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门外那人似乎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楞了一下,再次敲了敲门:“你是刘先生的孙子吧?你能不能把门打开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我没空,你回去吧。”我直接给予回拒。

  开玩笑,我跟你又不熟,能找我能有啥事?无非是一种借口罢了,像这种情况我都不知道遇到多少回了,每次那些老板来找我爷爷帮忙被拒绝后,都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实在是令人讨厌。

  “你能不能先把门开一下?”

  门外的人并没有放弃,依旧拍打着院子的木门,摆出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我顿时有些恼火,打开门一看,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约莫六十岁上下,穿着极为普通,肤色黝黑,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地道的庄稼汉。

  这与我想象中的方面大耳,满肚肥肠的老板形象截然相反,满腔的怒火在这一瞬间也化为乌有。网站huijindi.com

  “你有啥事?”

  我刚一张口,男人噗通一声,跪倒在我的面前,大声哀求了起来:“刘小哥,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求求你了。”

  他一边磕头一边大声哀求,他这一举动让我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无比,不帮他吧,显得太过冷血,不通情理。帮他吧,我又不太愿意。

  一方面,我讨厌这种类似于胁迫的求助,让你不答应还不行。另一方面,我根本不知道他儿子到底是怎么了,哪敢随便答应帮忙,万一他们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我贸然出手,岂不是惹祸上身?

  再者来说,我尚未娶妻生子,爷爷不准我出道帮人平事,我哪敢随便答应。

  就在我准备出言婉拒的时候,从旁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刘小哥啊,你就帮帮小胖吧,小胖当年还救过你呢,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回头一看,是隔壁的张大娘。

  这时,我才想起她口中的小胖是谁,原来是张大娘的侄子张亮,几年前我落水的时候是他救了我的命。

  “你是小胖的父亲张大山?”我一脸吃惊的看着跪在眼前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苍老成这个样子,五十岁不到的人看着跟六十岁差不多。

  张大山点了点头,再次哀求了起来,这一次我没有拒绝了,因为我们刘家的祖训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相信就算爷爷知道了这个事情也不会怪罪我的。

  在张大山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他的家里,这是一个位于村子西边的小洋楼,上下两层,占地面积约一亩地左右,楼的外面是一个很大院子,四周种了很多树。

  “刘小哥,我们到了,进来吧。”

  张大山推门走了进去,我站在门口的位置看了看,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又退了出来,随即从随身携带的挎包中取出罗盘,立极,下盘,放眼望去,二十四分金中,房子的东南面,压在煞气之上。

  看到这个情形,我顿时吓了一跳,指着楼上的一个位置问张大山:“那是不是张亮的房间?”

  “是的,是的。”张大山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然后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要不要紧啊刘小哥?”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又不是神仙,那能一眼瞧出问题出在哪里。

  进了客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黑白相片挂在哪里,相片上的老人约莫有七十岁左右,跟张大山的相貌有几分相似,估计是他的父亲。

  在农村挂遗像这种事情很普遍,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么做会惹下麻烦的。从玄学的角度来说,过世的人,是不应该长久悬挂他的遗像,如果比较思念亲人,最多悬挂不要超过一年,否则的话,容易引起家宅不宁。

  站在客厅,我感受了一下磁场发现没什么问题,然后对张大山挥了挥手:“走,去张亮的房间。”

  张大山领我上了二楼。

  站在门外的位置,我朝身后一看,窗外的几颗槐树挡住我的视线,再仔细一瞧,吉星不引,凶煞当临,看着眼前的槐树,一种不祥的感觉,从树叶的缝隙中,直穿而来。

  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对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开门!”

  门开了,屋子里有个窗户,这个窗户面向阳光,也是吉气方所在,可惜,此时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我走到跟前拉开窗帘,一种很不舒服的磁场侵入全身。

  这种感觉好熟悉,就像进入乱坟岗一般……阴嗖嗖。

  有了这个发现以后,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电视机,旁边还有个书桌,上面凌乱的堆着一些书,还有一些杂物,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我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我拿出罗盘测了一下,“兑针”这是测出的结果,在奇针八法中兑针又叫浮针,这说明这个屋子有阴气介入,这一点跟我感受的磁场一样。

  不过有一点让我感到十分疑惑,奇针八法中的兑针是指有阴气介入,这个阴是善阴,指的是自家已故先人,或者是福神护法。一般情况下,被这种灵体附身问题不大,顶多也就是头疼脑热,说个胡话,不会危及生命。

  可是张大山却说小胖病的挺严重的,这明显不符合逻辑。

第2章 灵前诅咒

  “莫非我看错了?”

  “不会!”

  我立即否决了这个判断,错,肯定是不可能的,莫要说罗盘测出的结果不会错,就是从磁场感应这一块来讲,我的感知也不会错。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想了半天依旧没有头绪,于是决定先看看小胖的情况再说。

  “小胖呢?”我问张大山。

  张大山伸手指了一下床底下。

  我蹲下一看,小胖果然躺在那里,此时的他跟几年前没什么区别,依旧是胖嘟嘟的。不过这会功夫没什么精神,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跟条死鱼似的,嘴一张一合,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张大山看到小胖这幕凄惨的模样,不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极为懊恼的叫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昨个晚上我让小胖陪他奶奶去看戏,也不会闹成这样了,都怪我呀,怪我呀。”说到伤心处,张大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的一番哭诉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陈家沟的一幕,这个时候,再看一看小胖的状况,我什么都明白了,难怪我一进这个房间就感觉磁场不对,敢情小胖是跑去看戏叫阴灵给缠上了。

  为了进一步确认是不是阴灵作祟,我取出铜钱算了一卦。

  在算卦之前,我原本以为是化鬼,因为陈家沟最近死了不少人,屈死的冤魂肯定是有的,没准是他们缠上了小胖,让他帮忙了结心愿。

  可是没想到,算卦过后,得出的结果却令人十分意外,竟然是初爻动化出父母衰弱。

  按照卦象来说,父母衰弱是父辈向其讨钱用,意思就是说这小胖的父辈搁地下没钱用了,朝他伸手了。可小胖的父亲健在,那么这个父辈,不用说肯定是小胖的母亲,也就是张大山的老婆。

  到了这一步,小胖的病因基本上是查清楚了。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算卦只是开始,接下来就是最为关键的一步,恭送阴灵。

  当然,我也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把附体的这个阴灵灭杀。

  不过,我不打算这么做。

  且不说这个附体的阴灵是小胖的母亲,就是道上的规矩也不允许我这么做,要知道附体的阴灵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一个人,如果它们找上你,自有找你的因缘。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因缘有道。

  再者来说,使用暴力的方法只会激怒阴灵,倘若真的灭杀了也就罢了,万一要让它侥幸逃脱,那必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所以,灭杀灵体这条路行不通。

  随后,我把恭送阴灵需要的东西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张大山听了以后,顿时眉头紧锁,黄表纸,馒头,米饭,香烛,这些东西都好办。唯一令他犯难的有两样东西,第一,五色纸人。第二,三色布,蓝布、黑布、花布。

  五色纸人问题不大,只要有材料,我就能扎出来。虽然没有爷爷扎的好看,结实,但效果绝对不会比他差,这一点,我敢保证。

  至于三色布,我就没办法了。这年头基本上没人买布做衣裳了,所以这种布很难搞到,甭说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小镇上了,就连市里也不一定有卖的。

  当然,张大山也可以去别的农户家里看看,看看人家以前有没有剩下这种布没用完,花钱把它买过来。至于能不能买到,这不在我的考虑的范畴。

  换一句话说,倘若张大山连个三色布都搞不到的话,根本不配我出手帮他。

  吃完午饭,张大山出门买布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张大山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跟在他身后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约莫二十来岁,两人手里各自提了一个袋子,我探过脑袋瞧了一下,有黄表纸,有香烛,有五色纸,唯独缺了三色布中的三尺黑布。

  “黑布呢?”

  我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黑布,于是转头看了张大山一眼,张大山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别的村子也没有么?”

  我顿时急眼了,三色布是恭送阴灵中的一个重要的道具,没有三色布的话则意味着阴灵不一定能够送走。

  “有……”

  张大山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一看这架势,心里顿时有数了,黑布肯定是有,估计人家不卖,或者是提啥条件了,而且还挺为难的,他不好意思开口。

  “到底怎么回事?”

  张大山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小伙子顿时就急了,“叔,这都什么时候了,有啥不好意思开口的。”

  张大山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张大山叹了一口气:“黑布,陈麻子家里有,但他听说是你要的,他提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眉头微微一皱,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些猜测。

  “他让你帮他儿子把疯病治好。”张大山一脸羞愧的说着。

  虽然我心中早有猜测,但是从张大山的口中得以证实,我还是十分恼火。

  “狗日的陈麻子,太不要脸了。”

  我忍不住的骂了出来,我承认骂人是不对的,但陈麻子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

  这件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半年前,我姐姐的公公李万林出了车祸去世了,按照当地的习俗,横死的人是不能进村的,以免给村子带来灾难,我姐姐和姐夫便在村口搭了一个棚子停放遗体。

  按照以往的惯例,尸体只要不进村是没人管的,可是没想到陈麻子却跳了出来,他说停放遗体的棚子挡住了他家的门相,影响他家的风水,要拆掉。

  我姐夫一听不乐意了,我搭棚子的时候你咋不说呢?等我搭好了棚子,把遗体放进去你再让我拆掉,这不扯淡么。

  两人因为这事争执了起来,一个说你挡了我家门相,坏我家风水。一个说死者为大,不易挪动。

  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继而动起手来。

  村里人一看不行了,赶紧把我爷爷找了过来,我爷爷到了现场一看,什么挡门相,坏风水纯属是无稽之谈。

  为了平息事态,我爷爷还是选择了忍让,叫我姐夫把棚子拆掉放到了打谷场上。

  按理说,打谷场距离陈家里有三十米远,而且又特意避开了门相,冲煞,陈麻子应该没话说了吧?

  结果,却不是这么回事。

  陈麻子再次找上门来,说距离还是太近,理由呢,是他儿媳妇怀了孕,是四眼人,火光低,我姐姐的公公又是横死之人,怨气重,怕影响他孙子的健康。

  陈麻子的理由很充分,说的也很有道理,毕竟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事。

  无奈之下,我爷爷选择再次避让。

  他把棚子挪到了塘口的位置,这一次陈麻子没再找麻烦了,可是没想到出殡的那天,陈麻子拦住了棺椁,不让从他们家门口过。

  我爷爷一听,顿时就火了,前两次可以原谅,毕竟陈麻子说的有些道理。但这一次,就有些无理取闹了,他家门口这条路历来都是村里送葬的必经之路,而且一走就是几百年。

  不让走,肯定不行。

  我爷爷正准备叫人强行把他架走,这个时候陈麻子的儿子陈三运从厨房摸了一把菜刀过来,威胁众人说,如果敢动粗,他就拿刀砍人。

  我爷爷怕耽搁了下葬的时辰,就跟陈麻子好言商量,并许下诸多钱财。但陈麻子却置若罔闻,甚至直言不讳的说,想过去可以,把他们父子俩打死。

  打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换道同样不行。

  因为村里有一个习俗,送葬的队伍是不能乱走的,必须要按照以前送葬的老路才能上山,更不能半途换道,这是十分忌讳的事情。

  我姐夫连忙跪下了哀求陈麻子,但陈麻子依旧没有答应。

  事情一度陷入了僵局。

  最后,还是村长给我姐夫支了个招。

  陈麻子不是不让从门口过么?行,那你就把路旁两间残破的瓦房买下来,然后把院墙拆了,从自家门口过,这总行了吧?

  村长这个点很烂,可是用当下,无疑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姐夫一咬牙,花了两万块钱的代价把破房子给买了下来。

  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公务员的工资只有四五百块一个月,二万块钱是一笔很大的数字,相当于现在的十几万。花了这笔钱,姐夫很心疼,一路上他都在琢磨着如何去报复陈麻子。

  结果呢?

  还没等他想出个名堂来,我爷爷率先出手了。

风水异闻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风水异闻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老师的诱惑》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老师的诱惑》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师的诱惑目录预览:想法和我来一次楚云瑶暧昧关系想法然而那李强根本不行,过了每一分钟时间,李强杀猪似的叫了一声,他就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这么快就完事了吗?这个李强的战斗力也太低了吧?我都觉得有些丢脸了,这如果换做是我来的话,估计都比这个家伙好的多。低着头,看着手机上所拍下来的这段视频,我心中一阵冷笑,让吴晴你再针对我啊。原本还以为吴晴真的像是她所说的那样冰清玉洁,现在一看,我呸,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他们两个战斗完之后,也没有立刻走,而是抱

  • 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目录预览:第二章见色起意第三章香艳治疗第四章前因后果第五章报复袭来第二章见色起意由于正是深夜,商务舱的乘客大多已是属于熟睡的状态时不时的还有阵阵微弱的鼾声响起。所以秦天几人的离去,倒是没吸引其他人的注意、省去了不少麻烦。蹑手蹑脚地跟上,此时的秦天跟午夜漂浮的幽灵似的,走起路来跟飘似的,无声无息。跟踪寻敌,这可是秦天的拿手好戏,用来对付两个普通的保镖,可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少爷,按照您的吩咐,事情已经办妥了!”走到拐角处,

  • 热门小说《烟雨朦胧迷了眼》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烟雨朦胧迷了眼》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烟雨朦胧迷了眼目录预览:第二章煎熬而漫长的片刻第三章一点都不喜欢么第四章猩红的温存第五章醒着不如睡着第二章煎熬而漫长的片刻手术只有短短的七分钟,但这对苏洛来说却漫长如万年世纪,寒凉的仪器在她的体内急速绞动,一点点抽取那可怜的孩子脱离温室。冰凉的触感穿透了她的身体,像是从中间撕裂开一般,疼的她将要窒息。机器似乎因吸取胚胎而异常兴奋,响声不断的加大,震的她头痛欲裂。额头上瞬间冒出硕大的汗珠,顺着她的轮廓流淌下来,掉落在她的发丝中,浸湿了她身下的手

  • 热门小说《厮守一生总成梦》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厮守一生总成梦》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厮守一生总成梦目录预览:第二章赎罪第三章疯子第四章恨极第五章怒抽第二章赎罪剧烈的灼烫让宛凝依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呼,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身后的男人将她牢牢的锁在怀里,不容逃避!宛凝依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却不愿再痛呼出声让靳怀瑾看笑话。她狠狠咬住嘴唇,血丝渗出来凝成一颗血珠,衬在垂落着黑色长发的苍白面容上,竟有一种凄楚的美感。靳怀瑾的眼神一暗,随即冷笑道:“这点痛就受不了了?当初红妆被割破颈部动脉有多痛?你可曾怜悯过她半点?”那一年,宛凝依在大庭广

  • 热门小说《爱情如果最伤人》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情如果最伤人》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情如果最伤人目录预览:第2章没有礼貌的冰山男第3章主编刁难第4章婆婆的刁难第5章看来我的魅力不够第2章没有礼貌的冰山男“这……”宋妍有些为难的看着他,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他满眼忧伤的样子,让她有种无情抛弃他的罪恶感。他仰头看着她,再次开口恳求她,“姐,我知道你是好人,就收留我一晚吧。”宋妍真是服了他,也不怕她会像刚刚的人贩子那样,把他给带去卖掉。最终,她还是心软答应他的请求,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小出租房里。宋妍和安少川没有跟安家其他的长

  • 热门小说《绝美冥王夫》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美冥王夫》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绝美冥王夫目录预览:第2章冥夫凶猛(2)第3章生人勿近(1)第4章生人勿近(2)第5章血玉螭龙(1)第2章冥夫凶猛(2)怕、当然怕。身下感受着体内异物入侵的涨痛,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我紧闭着眼,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我咬牙点了点头,尽量的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我一动,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贴合得更紧密。“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

  • 热门小说《低首回眸亦难忘》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低首回眸亦难忘》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低首回眸亦难忘目录预览:第2章堕落的开始第3章买药第4章心底的冲动第5章漫花人间第2章堕落的开始“真的,买下这个房子,已经花光我和我老公所有的积蓄了。”我无比诚恳地点点头,说话的声音也是特别低。“什么!你还有老公?!他在哪儿?!”小偷一听我有老公,顿时不安起来,就连声音都大了几分。我连忙捂住他的嘴,脖子不小心被锋利的匕首划破,我不由得痛呼出声:“嘶……你小声点,不害怕被发现吗!”小偷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不由得微微一愣:“你……”“我老公回老

  • 热门小说《卷香风十里珠帘》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卷香风十里珠帘》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卷香风十里珠帘目录预览:第二章: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第三章:抽她的血第四章:把这个孽种给我打掉第五章:压在流产台上第二章: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陆晓从妇科走了出来,耳边是刚才医生对她说的话,“恭喜你陆小姐,你怀孕了,妊娠十二周。”怀孕了……她该怎么办?!陆晓失魂落魄的走着,从她身边经过的都是陪着妻子来做产检的丈夫们。她想到的了萧楚北。那天他头也不回的走掉,她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陆夏……他一定守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吧。陆晓神志恍恍惚惚的,也不

  • 热门小说《追缉落跑萌妻》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追缉落跑萌妻》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五章怀孕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顾蔓蔓顺手拿走了床边的外套,将脑袋全部遮盖住后才一溜烟、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总统套房。等到床上的黎瑾泽慢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的时候,昨晚还躺在身侧的女人早就逃之夭夭了。他将刘海一把往后撩去,阳光温柔的撒在他的马甲线上,更是将他白皙有型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 热门小说《墨色渲染你的城》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墨色渲染你的城》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墨色渲染你的城目录预览:第2章冰天雪地第3章要去见哪个野男人?第4章听说,你想睡我睡过的女人?第5章第2章冰天雪地不知道这场折磨经历了多久,等到男人抽身离开之后,苏清染像个破布娃娃般被许默城扔在墓园里。她哆哆嗦嗦的将已经破烂不堪的衣物搭在身上,深秋的天,夜晚极冷,苏清染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像团被拔光了刺的刺猬般缩在许妈妈的墓碑旁。她怕有人深夜来墓园看见她这幅羞耻的模样,可她更不敢离开。不仅因为她身上仅能遮羞的衣物让她走不出去,更因为许默城走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