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天价冷妻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7:56: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天价冷妻

第一章 出卖
夜晚的星空将东吴照射的更加闪耀,豪爵里面现在此刻来了几个大人物,侍者都在小心伺候着,生怕一个不是得罪了里面人物。版权huijindi.com

“先生,人带到了。”一个黑衣人在门外守着,看到沈腾飞和伊紫溪便敲门道。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当伊紫溪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阵阵浓烟扑鼻,心跳莫名加快,她不知道姑父沈腾飞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

还没等她看清里面情形,刚才开门那个男人一把拉过她的手臂,往前走着。

这一举动,不禁让女子吓了一跳,伊紫溪甩开他的手,不情愿的说着,“别碰我,我自己会走。天价冷妻 全文免费阅读

没走几步,又被身后人一推,忽然落入一个冰冷的胸膛,接着包厢内响起阵阵笑意和议论的声音。

她抬起头,想要看清这个男人的面孔,但一束冷光落在她身上,让自己不得已迅速低下头去。

刚才那个目光冰冷得可怕,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站在这里,伊紫溪感觉自己真的就要夺门而出了。

怀抱的这个男人,在大夏天就让伊紫溪有身处冰窖般的感觉,这个男人像是没有心跳和体温,唯一证明这个男人还活着的,就是他还可以动。

一口烟雾吐在伊紫溪不安的小脸上,呛得她猛烈的咳嗽起来,缓过神来想要迅速从他怀抱中逃离。

可是男人的长臂忽然落在她的腰间,只不过是那么随意一搭,就已经让她无处可逃。

“你……你放开我,”看着眼前这个邪魅而又冷酷的男人,伊紫溪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不记得自己哪里得罪过他。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她躲避着,使出吃奶的力气抗争,可是男人的双手如铁箍般,让她徒劳无功。

“姑父,你救救我,我不要在这……”她朝站在门口的男人求救,不明白男人之间谈生意,姑父带自己来做什么?

那个被叫姑父的男人只不过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反而一嘴讨好的嘴脸:“先生,我已经把她给您带来了。”

此话一出,她心里顿时燃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包厢里的人,也因为这话爆发出哄堂大笑。

伊紫溪皱着眉头,强忍着着内心的恐惧,颤抖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坐在包厢里的一个男人忍不住说道“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来这的目的吗?你的姑父为了一个楼盘,已经把你卖了,跟了我们先生不会亏待你,还让你像以前一样过个大小姐生活。”

“什么……”伊紫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姑父居然是这种无情无义见利忘义的人,为了一个所谓的楼盘,将自己给卖掉。

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好心,亲自接自己从巴黎回来,原来是早有预谋的。

看着她眼中的愤怒,沈腾飞也有点于心不忍,就算不是自己孩子,可是也在身边那么多年,就算是个宠物也会有感情。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伊紫溪转过头目光冷冷的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凭借灯光她看清了男人长相,那是一张得天独厚精致绝美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尖叫的脸,在光与火的照耀之下,蛊惑人心的潋滟风情开始升温。

正如今,他一双鹰眸正直勾勾看着自己。

她穿着一身黑色抹胸礼服,头发自然下垂,俏丽的脸蛋,一条项链垂落在胸前闪闪发光,很是招人注目。

很显然她的打扮,让他很满意。

“等会我会派人跟你签合同。”他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有魔力,可以说得上磁性到令人失魂,但话语却是那么狂傲冰冷。

沈腾飞点头哈腰的答道:“好,那就多谢先生。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随后转身出去,自己的事情办完自然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剩下就看她的造化了。

看到他出去,伊紫溪顿时傻了眼,急忙挣脱他的怀抱,“放手,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他的长指在她脸上划过,指尖冷冰冰的,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渗入心底,“你姑父已经把你卖给我了,那个楼盘值二十个亿,有没有很开心,觉得自己可以值那么多钱。”

伊紫溪一愣,就那么看着他,不知不觉中她嘴角燃起一抹苦笑,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今晚凭借她的力气注定走不出去。

慢慢的彻底放弃了挣扎,如同一个洋娃娃般安静的在他怀中,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心灰意冷,她要报复。

“怎么不挣扎了?”穆邵峰知道她的妥协冷笑道,冰冷的长指在她脸上滑过。

长指沿着她天鹅般纤长的脖颈一路向下,突然大手伸进她的内衣。

“啊!”伊紫溪低叫了一声,身子颤抖着,却没有出手反抗。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反抗对于他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只有变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伊紫溪双手紧了紧,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眸看着他,声音有不安的颤动,也有绝望的沙哑:“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他眯着眼,盯着她绯红的小脸,他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镇定自若的与自己谈另一件事。

不过这身子,手感比他想象的还要美好。

咬着嘴唇,强忍着快要流下来的泪水,轻颤着攀上男人的衣襟:“我当你的女人,我要把他的一切都抢过来……”

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脸上那一点点血色最终消失,也因为过度伤心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倒在了男人怀中。

在深色被褥中,伊紫溪揉了揉沉重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

站在酒柜前,穆邵峰手握高脚杯,晃荡着杯中猩红的液体,慢慢品着。

在灯光下他的身影被拉成一道长长的细线,他很高大,西装裤下两条黄金比例的腿,修长性感得叫人眩目。

伊紫溪知道这个男人的厉害,一出手就是二十个亿,只要她找他帮忙,他愿意,就一定可以做到。

她要夺回那个男人手中的一切,从此让他身败名裂。

强忍着泪水,努力支撑起自己身子:“先生……”

自己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听别人这么叫,自己便也学着。

穆邵峰转过头来看着她,这女孩应该算是好看的,虽然不像那些嫩模那么妖艳,可是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尤其那双眼睛从里到外的透彻,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散发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光芒。

转过身,拿着手中的酒杯,一步一步走向她。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清男人的脸,简直不能用言语来描述,长成这样倒不像是人间的货色,‘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过分。

即使这样却依然阳刚气十足,只便是一眼就难以让人移开视线。

“喝酒!”他的声音很好听,如同磁铁碰撞,很具有磁性。

伊紫溪犹豫着,最后还是接过酒杯,一点一点艰难的喝下去,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应该发生什么,喝下这些在自己不省人事的时候,那样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她把杯子放到他手中,在酒精作用下,她扶着额头,“我……我好晕啊。”

穆邵峰站在床边,瞳孔微微收了收,目光落在她酡红的小脸上。

即便是身边美女成群,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孩儿美的真是有些扣人心弦,这样单纯的如小白兔一样的外面,足有勾起任何一个男人的兽性。

“帮帮我……”被褥里的女人,由于酒气不断上涌的缘故,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已经不清楚自己身处在哪。

她闭上眼,揉着额头,努力平复着自己紊乱的心绪,再睁眼时,竟看到床边的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

他就像高大的天神堵在床边,灯光洒在他身上,因为喝醉的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可还是能明显感受到从他身上源源不断洒落的冰冷气息。

第二章 伺候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垂眸,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既然这是她的选择,今晚自己也就没必要放过她,捏着她的小脸蛋。

脸上传来的痛,让她甩了甩头打掉身上那只手,平时不喝酒的她一下子喝那么多,真让她不适应,抬头看他的时候,明显从他眼底看到一丝不悦的溴黑,伊紫溪吓了一跳,小手不自觉揪紧衣襟。

她真的要那么做吗,可是她明白如果今天自己不如他意,像沈腾飞那么绝情的男人一定会逼迫自己。

终于,纤细的身子颤抖着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半跪着来到他跟前,一双颤抖的小手攀上他的衣领,慢慢解开他第一颗纽扣。

她要守护住这个家,守护住伊氏。

这样想着手中力道也加重了几分,双眸不禁沉了沉。

看着他胸前的肌肉,伊紫溪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一个不小心滑落到床上:“我我好热,我想要水。”

看着在自己床上扭动的女人,男人的耐性快要被磨光了,忽然倾身靠近,只一下,浓烈的男儿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吓得伊紫溪心脏一顿收缩。

“啊,我不要你走开。”

伊紫溪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比划着,突然手腕一紧,两只手被放到头顶。

随之他沉重的身躯覆盖上来,一双大掌在她身上肆意摧残,炙热的气息洒落她耳畔,但他的声音却与他的气息相反,是冰冷的“现在才后悔,晚了,你挑起的火就该由你熄灭!”

“别碰我”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忽然扑向自己,但她不喜欢男人的靠近,虽然凭她的力气想阻止他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是现在醉酒了之后?

“是不是觉得我太温柔?”穆荣峰对于她的挣扎完全不妨在眼里,反而越是反抗,就越给他带来一种想要将她征服的冲动。

这么多年,哪个女人不是为了讨尽她欢心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千方百计要引起他的兴趣,甚者有的脱光了躺在床上等他想用,可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命人把这些货色扔出去。

如今,低头看着她微红的小脸,光是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在他身下颤抖,他就已经冲动得想要不顾一切得到她。

“嘶”的一声,将伊紫溪身上穿的那件黑色小礼服一分为二。

“不要,放开……”伊紫溪尖叫着。

双手成拳落在他的胸膛上,在他滚烫的大掌慢慢往下头滑去的时候,她几乎是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量,用力推搡。

“我不要,你放开我,我后悔了”,伊紫溪恳求着,想要她放开自己。

虽然她很想为伊家尽自己一份力,但这个男人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他微微抬头,扫了一眼身躯下这具雪白细嫩的身子。

在他注视下,她颤抖着,为她更添一份让男人发狂的赢弱。

修长的指在她身上划过,引得她一阵颤抖,唇边的笑意浅浅散去,他声音暗哑道,“以后,就做我女人。”随后把他压倒在能容纳五六个人的大床上。

在他身下女人紧张的呼吸着,可无论怎样都移不开那个稳如泰山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没人理会她的挣扎,她挣扎得越厉害,反而身上的男人越兴奋,他有多久没尝试过这种征服的滋味

伊紫溪扭动着身子,她柔软的身子在男人坚硬胸口摩挲着,掌下细腻柔嫩的肌肤,几乎让他抓狂,那只大手在她身上游走着,一路来到她平坦的小腹。

“不不要!”伊紫溪在他身下早已抖得不成样子,从来没怕过什么的她,今天她怕了,当这个男人强悍的身体在她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的时候,她好怕今天会死在他身下。

由于极度的伤悲,“呜“的一声,一阵心痛袭来,顿时眼前陷入一片昏暗……

穆邵峰冰冷的双眸看向身下的女人,这丫头,竟然在这时候给他晕过去了。

箭在弦上,她却挺尸了!

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不满的拧起眉,跟她上床的女人都欲仙欲死,想尽招数来勾引自己,这一刻在东吴无所不能的穆邵峰,陷入沉思中。

这几年,除了赚钱,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任何事都几乎提不起他的兴趣,不过今夜,却因为这个小丫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因为这一刻他做了一生中最不屑的事,那就是强迫别人,还是强迫这样一个稚嫩的小丫头。

金色的阳光从窗外渗入,洒在深色被褥上,映出一具纤细雪白的身躯。

露在被外的两根胳膊,细腻的肌肤上覆满被掐出来的青紫瘀痕,不仅仅是胳膊,就连脖子……在白皙的身子上显得有点怵目惊心。

伊紫溪醒来时,房间内已没有那个可怕男人的身影。

看到一旁床头柜上放着一套整整齐齐的衣服,便取了过来,用被子裹住身体进了浴室。

浴室里,一面镜子把一具布满青紫瘀痕的身躯映照得异常清晰,看到这具身体的时,一颗心顿时又酸楚了起来

虽然是浑身斑驳,但身下又似乎没有那种传说中的疼痛感,难道说他没对自己做什么?

可他昨夜明明已经……难道这男人良心发现,最终决定放了她?

收拾好的伊紫溪不想在他房间里继续待下去,她要离开这里,但怕一出门就碰见他的人,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口的大门,发现二楼走廊没有任何人迹。

于是她又走到楼梯口,终于看见在楼下打扫卫生的佣人们。

伊紫溪随便拉住一个,问道,“你们家先生呢?”

“先生今早就出门了。”年轻的小女佣对她还算是有礼貌,却冷冰冰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笑意,这个地方真是太可怕了,没有一个正常人。

不过听她说穆邵峰出门了,伊紫溪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没有了他看谁还能把自己拦住。

快步下了楼离开大厅,正要向门口踏去,身后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伊小姐,先生吩咐您去餐厅用餐。”

管家的目光从她不安的脸上扫过,好似知道了她的想法,“先生说一会儿就会回来,让伊小姐在房间等他,希望伊小姐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伊紫溪皱眉,知道和那个男人硬碰硬是没有好结果的,只能等他回来,让他答应放了自己。

过了一个多小时,再次下来的伊紫溪,来到大厅,首先闯入他眼帘的便是那道挺拔身影。

他回来了。

只是感觉到他冰冷的存在,看个侧影儿,一股熟悉的恐怖感又袭上心头,让她忍不住揪紧了自己的衣襟,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她想逃避。

昨晚没有发生那今晚呢,自己能不能也平安度过?伊紫溪内心毫无把握。

当她准备转身之际,不知管家从哪里冒了出来:“小姐,先生在等您。”

这下伊紫溪不得不强迫自己再次面对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走了过去。

其实当她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穆邵峰已经注意到她的存在,好像经历过昨晚之后,这个丫头更有些怕他。

不过,她这副如受惊兔儿一般的模样,却让他心里的大男子主义顿时狂涨。

都说男人早晨欲望强烈,看着她这样真不介意把她抱到房间,继续昨晚她晕过去没有完成的事。

伊紫溪看向坐在茶几对面看着他,他手中始终拿着文件,也不开口说话,也不看她。

没过多久,佣人拿着一杯牛奶和一盘精致的小蛋糕放在她面前。

伊紫溪看了一眼,之后便没有说话,也没有吃,虽然她现在肚子很饿,可是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坐在自己对面哪还吃得下去,趁着自己还没损失最珍贵的东西时候,要先求他把自己放了。

所以在她早晨醒来时,送过来的早点她连动都没动一下,想要逃跑,无奈被一大家人盯着,只能回到房间。

“你不吃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没有喂饱你,导致你现在很失望?”终于,穆邵峰的目光落在她小脸上。

往她身上扫去,在看到她脖颈上的小草莓,那是昨晚他留下的痕迹,看着她的娇弱,顿时大大勾起了他潜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兽性,这么迷人的小丫头

穆邵峰目光倏地溴黑了下去,唇角也挽起了一丝邪魅的笑意,“如果不喜欢吃这里的早点,不如我们上去,我在床上喂饱你。”

伊紫溪被他说得小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忙把桌上那杯牛奶端起,喝了几口,随后又拿起精致的小叉子,一口一口吃着美味的蛋糕,能出现在穆邵峰家里的饭菜糕点基本都是极品,可无论在如何,此时吃在伊紫溪嘴里却没滋没味。

天价冷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价冷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