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4:06: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

第一章:歃血诅咒

潮湿的地牢,昏暗的光线中,云锦绣匍匐爬着,艰难地爬到水坑喝了两口水。版权huijindi.com  

仅仅半米距离,仿佛耗尽她所有力气。她的四肢,手腕脚腕被人硬生生砍去,创口血肉模糊。

“吱呀”地一声。

厚重的石门从外推开,干燥温暖的阳光照亮地牢,与一股子霉腐的潮味扑面相撞,显得那光都来的奢侈。

“妹妹,瞧瞧姐姐带谁来看你了?”

来人一袭大红宫装,步步生莲摇曳着腰肢走进石门,裙摆金丝银线的凤耀九天纹绣随着她的走动振翅欲飞。

“妹妹可是高贵典雅的相门第一嫡女,整个京都多少风流才子追逐向往的美妙佳人,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叫姐姐心疼啊,祖父和夫人肯定更加心疼坏了,是吧,丞相,夫人?”

云溪声音尖细,满是嘲讽和得意,说完特意让出半个身子,仿佛是让身后的人,看清面前趴在地上人的惨状。

丞相,夫人……

云锦绣心里一喜,真的是祖父和娘亲来看她了?

“祖父,娘……”云锦绣匍匐两步仰头,不想看到的是云溪贴身丫鬟举到她眼前的两个土罐,粗糙的罐身分别被用红色的绳线编制成网兜着,在她眼前摇摇欲坠。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 全文免费阅读

云锦绣一时没有反应,呆怔地看着头顶上的两个东西。

丫鬟狰狞嘲讽,庶姐云溪张扬得逞的笑脸,一一闪过,募地,意识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刚捕捉到,在她还来不及扑过抢走那两个土罐时,头顶上举着土罐的丫鬟忽然松手。

毫无悬念地,“啪”地先后两声,土罐应声摔裂在她眼前,顷刻间灰白的粉末在碎瓦间纷飞四溅,扑了锦绣一脸。

她听见耳边云溪幸灾乐祸的声音,“你个死丫头怎么拿东西的,居然把祖父和夫人的骨灰给打碎了,皇上仁慈,火刑赐死这个通敌叛国的罪人还允许下人为他们收敛骨灰……”

这一刻,云锦绣紧紧盯着地上的骨灰,没有半点反应,曾经顾盼流转的眼眸在一系列遭遇中晦暗失色,可是从不如此刻这般,尽是无妄的荒芜死寂。

她被心爱的男人亲自下令砍去双手双脚,被抢了她皇后之位仍不满足的庶姐,用数不尽的手段折磨。

行尸走肉的日日折磨,每每几乎以为自己挺不住的时候,都撑了过去,唯一的信念就是祖父和娘亲在支撑。

她以为他们都还活着,没想到却被自己连累,竟然死都受尽折磨被活活烧成灰。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 全文免费阅读

一滴眼泪从眼眶滚落,落入地上灰白的骨灰,接着一滴,又一滴。

她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人敬仰的祖父啊,她那和蔼温柔,端庄美貌的娘亲啊!

都是她不好。

都是她的愚蠢,识人不清,害了祖父和娘亲。

“妹妹,这是姐姐今天给你带来了好东西,你可以好好享受哦。”云溪尖刺的冷笑声,在云锦绣头顶响起。

云锦绣抬头,望着云溪接过丫鬟手里的药水,狰狞冷笑着药水倾倒在她身上。

药水腐肉蚀骨,落在她残破的皮肉上发出“滋滋”地腐蚀声响,万千白蚁蚀骨的疼痛从腐烂的创口处钻心袭脑。说明huijindi.com

锦绣浑身一阵痉挛,这样的折磨,她并不害怕。她知道云溪以折磨她,践踏她为乐。只是此刻她已没了牵挂。

猛地,云锦绣抬起头,一双晶亮黝黑的眸子冷冷盯着云溪,带着无穷的杀意。

云溪无端端全身一冷,竟被锦绣吓到,语无伦次起来,“你,你想做什么……”贱人被药水腐蚀着,还能这么顽强,她不免心慌。

“呵呵。”云锦绣冷笑,“听说有一种死法,极其残忍。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 全文免费阅读让锐器从胸膛刺入,然后纵切开腹,死者若带着极大怨念,歃血诅咒,可获得重生。姐姐,我想试一试。”

说罢,锦绣猛地用力全力朝着几步之外摆放的刑具尖锐的刀刃猛地撞了上去,尖锐的刀刃穿胸而过,接着纵切。至始至终,锦绣没有哼一声。

她一双黢黑晶亮的眼眸死死盯着看她自杀错愕的云溪。

失去血色却依旧完美的唇形一字一字诅咒,“以此极刑,歃血为咒,若有来生,欠我害我之人,必以血还血。”

“云溪,皇晟樊,我誓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低哑地嘶吼声,最后响彻窄小阴暗的牢房,在场人沉寂无言,均被震慑,随着这咒血的誓言落下,一股冷风刮过,云溪从脚底泛起一股阴冷,瞬间寒意浸透骨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撞死在刑具上的云锦绣,那双死不瞑目的眼,泣着血,直勾勾地盯着她……

第二章: 见死不救?

悬崖峭壁之上,巨大的鸟窝边缘飘着一段雪白的缎带,仿佛柔风中的一缕,悠悠荡荡,自由无忧。

猛地,躺在其上的人睁开眼睛,眸中乍然射出的幽冷嗜血的冷光令飞掠过头顶的鸟儿受惊般仓惶逃离。

云锦绣看着天高云阔,一派洁白蔚蓝的景象,一时转不过眼。这里哪里?她不是自杀了吗?难道?

这里不是关押她的暗无天日的地牢,周围…周围也没有云溪和她那群耀武扬威的下人。

脑海中短暂地停滞了两秒,胸口起伏,从身体最深处涌入喉咙,发出低低的笑,最后毫无顾忌变成了大笑。

她的歃血诅咒竟然实现了!她重生了!云锦绣笑着流下眼泪,她竟然真的重生回到了十六岁,这年她被人推下悬崖毁了容貌,有幸落在建在半崖的鸟窝接住,等到相府祖父派来的人救她时,她的脸已经耽搁多日,彻底毁去。

云锦绣触碰自己摔下来时被悬崖峭壁划伤的左边脸颊,在经历了上一世的折磨,此时这点儿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要想改变这一世的结局,那么从现在,就要翻转悲剧的开端!

……

终于双脚落地,云锦绣站在山崖底下,脚踏实地的仰起头,看到先前接住自己的巨大鸟巢,那高度此刻从下往上看着更加让人眩晕。

如果不是她够幸运,从崖顶直接摔下来她一定是粉身碎骨。

云锦绣想到当初奶娘如何哄骗自己到这山崖上为娘亲祈福可以生个弟弟,然后装作意外绊倒她又推了一把,她唇角溢出淡淡的冷笑。哼,这一世,所有害自己的人,她都要以血还血!

从山底绕路上山,山路崎岖不平异常难走。

锦绣直接撕掉自己身上及地绕膝的拖沓长裙裙摆,路过一处溪水上流时,她拿着手里的裙摆沾着水简单清理脸上的伤口,并用干净锦缎包扎护住脸上的伤口。

等一切处理好,锦绣正打算起身沿着山路继续往出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飘过来,面前清澈的溪水从上往下流淌过鲜红的血水。

心里一惊,她赶忙视线往上看去,只见前面几十步以外的细流边,躺着一个黑衣人,半只手臂搭在水里,血水就是从那里流下来。

确定周围并没有其他人会威胁到她性命,锦绣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赶路。

黑衣人躺的位置恰好是溪水边,挡在她要走的小路中央,锦绣走到男人身边,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半点动静的人,毫不犹豫,抬腿迈了过去。

募地,还未落下的脚腕上一紧,锦绣心中一颤,回头低首,看到地上躺着的人俊美无涛的脸,即使沾了几滴鲜血,看起来却更显得妖艳夺人。她愣了愣。

让她惊讶的是,这个人竟然没死,此刻修长冰冷的一只手正握在她的脚踝上,一双深幽潭眸紧紧地盯着她。

景沐暃被人暗杀,属下拼死一路护着他离开,到后来属下全部为他牺牲,他杀死了残余的几名杀手的同时,也深受重伤,最后离开的路上体力不支昏倒在这里。

半昏半醒间,他感觉有人的响动在附近,睁开眼就看到从他身上跨过去的人,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抓住了对方的脚腕。

“你……”见死不救。

景沐暃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对上头顶人回身往下来的目光,只见女子云鬓散乱,长发半散落在玉肩,脸上缠着白色纱带,看不清容貌,只是露出的那双眼,着实让人心惊。

他第一次见到,有女子的眼眸如此清澈澄亮,干净的如晨色蓝天一尘不染。

可在他开口之瞬,那女子眸中透出的清冷淡漠,让他没有说完的话瞬间止住。

他似乎在那双眸中看到了相似的自己,同样的淡漠疏离,心冷如冰。

这样的人,如何会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至少换做是他,不会救。

狂凤重生:相府第一嫡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凤重生 或 相府第一嫡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腹黑鬼少压上床2章

    原标题:腹黑鬼少压上床2章小说名称:腹黑鬼少压上床第2章情爱的宝典“教授?会叫的野兽吧!”叶落不屑的撅嘴。“好好听课。”唐缘情从门后拿出了扫把,拍了拍叶落,然后故作真经的道“男人婆同学,你不听课,小心老师我把你赶出去。”叶落感觉无语,咬牙切齿的看着唐缘情一字一顿道“老师,那可不可不要叫别人的绰号。”唐缘情不由得捂嘴偷笑道“男人婆,打手女,都是你的别称啊,你也不看下自己的形象。”说罢,开始扫视叶落。叶落,也在镜子里看着自己,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一笑,都是无限的柔情,一米六五的身高,穿着非常大众的

  • 爱妻入骨2章

    原标题:爱妻入骨2章小说:爱妻入骨第2章黑白无常勾魂使(2)殴若晚的话,生生的停住了他的脚步,也止住了她的笑,孩子都有了呢,那自己这顶绿帽她到底带了多久?咔嚓!一声响,骨头好像因为车体的变形,强力的压制折断了一样,虞梦盈感觉到了两腿间的腥热,心痛的好像要没了呼吸,孩子没了。“章冬青,赶紧动手…”殴若晚不耐烦的催促道,虞梦盈听着这刺耳的声音,顿时心凉到了彻底。没想到,章冬青居然在欧若晚的蛊惑下,拿起了汽油桶,做了最疯狂的事情,洒在了那些小火苗上,瞬间火势就变成了铺天盖地的烈火。吞噬着一切,那猩红色

  • 妖夫难追:萌妻缠上瘾2章

    原标题:妖夫难追:萌妻缠上瘾2章小说名:妖夫难追:萌妻缠上瘾第2章天条(1)祭尘还是有些迟驻的看着闪着月牙白的清泪,他可以感觉到清泪满满的悲伤,一声呜咽,一丝颤抖,似女子绝望的哭音,祭尘对它满是好奇,它怎么可以那么的悲伤,悲伤的让他有一丝丝心疼,这是自己从没有过的感觉。“祭尘,你怎么还在这。你在干什么呢?你不知道四妹被母后惩罚吗?快点随我们去求情。”突然的女声,七彩的颜色,惊醒了痴迷清泪的祭尘,也惊飞了月牙白的清泪,从祭尘的手中翻飞,坠落,直直的掉入花圃消失不见,祭尘伸手去接,这是四公主送他最后

  • 霸道总裁冷魅妻2章

    原标题:霸道总裁冷魅妻2章小说名字:霸道总裁冷魅妻第2章我们认识吗今天是婉柔交接后的第一次正式上班,做在那里很紧张。交接工作上到没什么,都是总裁的平常的喜好,总觉的不是来当秘书的,是来做保姆的。刚神游会电话响起,“送杯咖啡。”“好。”用最快的速度泡好速溶的咖啡,送过去,可是某些人喝第一口酒全吐了出来,“我从不喝速溶的。”上官峰把杯子甩出去,正好洒在婉柔的身上婉柔吓的楞在那里。“对……对……对不起。”那受过这种气啊,虽然以前婉柔也打过工可也没遇到这样的主呀。“是……是我不会。对不起。”婉柔小声答道

  • 虐虐情深:冷少也多情2章

    原标题:虐虐情深:冷少也多情2章小说名字:虐虐情深:冷少也多情第2章被羞辱的女人“唉……薇儿你听我说。”芳芳转过身对着一脸认真的薇儿说道。“不行啊过两天要考试了。”薇儿头也不抬的跟芳芳说道。芳芳一着急一把夺过薇儿手中的英语书。“给我了。”薇儿伸手去抢芳芳藏在身后的书。“喏……这个给你。”芳芳拿出一张纸跟笔丢给薇儿。薇儿一头雾水的看着芳芳跟双双两个人:“这是要干嘛默写单词啊。”薇儿问道。“我告诉你一个男生从你高中就开始喜欢你了,一直到大学但是他比你大为了跟你同班级他一直都留级。你说你是不是该给个机

  • 御夫有术:缠上小蛮妃2章

    原标题:御夫有术:缠上小蛮妃2章小说名字:御夫有术:缠上小蛮妃第2章牙签如果说“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确有此事的话,那她陆水凝真想用自己上辈子上上辈子以及上N辈子的时光换得此刻他的一个微笑,只对她一个人的微笑……好吧!虽然很不甘心,但是陆水凝却不得不承认,她就这样在这如神迹一般的世界里,迷失了自己……“晦气……”那个绝美男人嗤之以鼻的话,引的窝在他怀里女人咯咯直笑。那个娇媚女人站在那里皱着眉头嗲怒,对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说道:“王爷,你怎么能对刚进门的王妃如此这么无礼呢?好歹今天是

  • 王爷快到碗里来2章

    原标题:王爷快到碗里来2章书名:王爷快到碗里来第2章蓝华宇长得帅不帅?姚馨在原地绞着自己的衣服,苏哲看了看苏芮,也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的转过身,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姚馨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道,“多事。”话落,看了看甄儿,问道,“甄儿,他是谁啊?”甄儿被她的这个问题吓了一跳,结巴道,“他,他是大少爷啊。”“我没问你他是大少爷二少爷的,我问你他叫什么名字。”她再次开口说道。“他是苏哲啊。”话落,甄儿不禁咽了咽口水,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你的问题这么奇怪啊?”“啊?没怎么,我

  • 俊俏小妾哪里逃2章

    原标题:俊俏小妾哪里逃2章小说名字:俊俏小妾哪里逃第2章狗屎运进王府这是什么府邸,她还不知道,他口中的王爷是何许人也,她也不知道。不过,这是哪里,对方是谁,她都不想再去想了,只要有衣服洗,有碎银子赚,就比什么都强。一路走来,叶小乔在心中暗自想到,这户人家,是她所见过的大户人家中,最阔绰的一家了,虽然尚未给她银两,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户人家,一定不是一般的阔绰富有。仅凭着她醒来之后的房间,和这府邸的风景来判断,她在心中所下的结论,一定不会错,走了许久,来到了一个大厅,那厅中,有几把上好的檀木椅子,

  • 冷王不要跑2章

    原标题:冷王不要跑2章小说书名:冷王不要跑第2章本王要娶的人,不是你,是孟珊珊陈思涵虽说不解,但还是迟疑的点点头,等她出去以后,才换了衣服,撸起袖子,看着伤口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再次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陈思涵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她,“你是谁?”孟珊珊看了看孟子轩,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孟子轩,你装什么糊涂,我是你妹妹。”陈思涵单手捂着火辣辣的半张脸,“你怎么动手打人?”直觉告诉她,她这个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人。孟珊珊看了看她胳膊上的伤口,“哎呦!受伤了?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我

  • 残王不爱:请出局2章

    原标题:残王不爱:请出局2章书名:残王不爱:请出局第2章那个,你会不会?薛琰并没有把接她下轿时的小插曲讲给他听,他的任务,就是和欧阳菲菲拜堂,拜过堂,剩下的事情,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叶辰看了看叶萧,问道,“四哥,你查到了什么?”叶萧摇摇头,道,“没查到,除了查到她是若羌国的公主,叫欧阳菲菲,是个哑巴外,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查到。”若羌国明明派来了两个公主,一个疯了,一个死了,为何还要把第三个派来?叶萧眉头紧锁,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叶轩缓步走到他身边,道,“那,你有没有查到,她为什么要嫁给皇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