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豪门之虐爱成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1:02: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豪门之虐爱成婚

009 被忌讳称为小姐

  黎湘知道霍天擎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手攥的死死的,面上的笑容却是不变。阅读huijindi.com

  旁边的男人喝大了,听不懂这言外之意,只当霍天擎是在暗示自己,于是搭住黎湘的那只手更是过分地收紧,冒着酒气的嘴冲着黎湘道:“我......我倒是更喜欢黎秘书这样的冰......冰美人,征服起......起来,更有感觉。”

  黎湘拼命的抑制住自己要掀桌的想法,迈开脸挂着一丝勉强的笑:“沈厅长说笑了,您这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不要拿我取笑了。”

  沈厅长见状为了表明自己的心迹,大着舌头:“黎秘书,实不相瞒,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是我梦中.....梦中的女神,真的,我对你可不是玩玩而已。”

  黎湘始终一直注意着霍天擎的举动,却见男人仿佛没有看到这边的状况一样,看也没看这边一眼,正拿着手机捣鼓着什么,像是在发信息。

  黎湘心中有些发涩,莫名就有种预感,跟他发信息的那人,应该就是他心中的那位。

  或许,霍天擎不光是为了惩罚自己,他甚至觉得,她黎湘就喜欢这种被男人吹捧的感觉,正在享受,所以哪怕她正被一个将近四十岁顶着啤酒肚的男人纠缠他也无动于衷。

  这个前天晚上还跟自己缠绵过,并且跟自己求婚的男人,连七十二小时都不到的男人,此刻竟是那么无情。汇金地

  他当真就有那么恨她,哪怕她已经发誓当年的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她。

  黎湘的心酸的不行,一边还不断地抵挡着对面男人越发过分的揩油。

  终于,就在她几乎下一秒就要暴走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整个包间里面都十分的醒目。

  黎湘站起来举着手机道:“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黎湘转身的时候看向霍天擎,顺带看了眼他怀中的女子一眼,咬了重音:“霍总,我出去接下电话,是您的特助打过来的。”

  霍天擎这次才像是有了反应,慢悠悠地转过头来,瞥了眼黎湘,好似在指责她的不识趣。

  霍天擎怀中的美女听到黎湘的话之后,眨了眨那双贴了好几对双眼皮,戴了七八对眼睫毛的大眼睛,嗲着声道:“霍总,我突然有点饿了,可以让你的秘书去帮我买点吃的来吗?”

  她刚才可是亲眼看见的,霍总刚才发信息让对方给这个叫黎湘的女人打电话让她送资料,摆明了是想要给她解围。完整版【豪门之虐爱成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这让她从心里就开始不舒服,凭什么同样是美人,她就需要在这种地方出卖自己,靠装傻卖笑来获取男人的关注,得到他们的金钱,还被人骂成女表子。

  黎湘就可以光鲜亮丽地陪着像霍天擎这样的人身边,被他保护庇佑。

  霍天擎没有应承女子的话,却也没有反对。

  黎湘这会也不计较这个,点头应承:“好的,我这就去买,请问小姐你要吃什么?”

  那美女闻言脸色变了变,瞪了黎湘一眼,做这一行的最忌讳被叫做小姐。

010 霸气测漏的霍总

那美女闻言脸色变了变,瞪了黎湘一眼,做这一行的最忌讳被叫做小姐。

  “我叫荷娜,叫什么小姐,就是南司路那家有家很出名的小炒店,你给我弄碗炒河粉过来。”她原本也只是想要试探下霍天擎对黎湘有没有特殊的感情,毕竟黎湘对她来说是个大威胁,不过现在看来,也不算什么。汇金地

  做他们这一行的,哪个不想找个有钱的金主被金屋藏娇,荷娜也想,尤其面前这个男人帅气多金,连市里领导都不敢撂脸子,她怎么也要肖想下,最差劲能够一夜春风也值了。

  黎湘点头,出了门。

  屋子里面继续开始声色起来,只是霍天擎突然松开身边的女人,倾身拿过一瓶白酒,打开,将几个空杯都倒得满满当当的。

  “来,霍某初来咋到,跟几位也算是有缘,喝一个。”霍天擎举起酒杯,淡淡地道。

  其他的几人已经喝得半醉,此刻见除了开始抿了一口的男人现在开始杀场,一个个自然奉陪,一饮而尽十分豪迈。

  等到他们喝完,又见霍天擎接过拿过酒瓶又给他们倒满,而他自己面前的酒杯,依旧满当。版权huijindi.com

  沈厅长向来说话直,再加上又喝了酒,一口大实话就出来了:“霍总,你,你怎么不喝。”

  谁知,霍天擎挑眉:“我今天开了车,喝不了酒,各位就多喝点。”

  几个人都是人精,立即明白过来,这位爷是不高兴了。

  今天来这的时候他们几个都已经打听过了,霍天擎,y市霍家的身份,那是几个中央干部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家族,他们几个,要是敢有个歪心思,估计要不了两天就得下台。

  今天来这里,他们也没承想要为难什么,只是打算走个过场而已,难不成也惹到这位爷?

  刚想问清楚,就听霍天擎开口:“来吧,酒已经倒好了,几位是还打算等什么呢?”

  几人见状,赶紧端起酒杯就是一饮而尽,五十多度的白酒,连续两杯下去,滋味可见一般。

  偏生霍天擎冷嘲道:“继续啊,难道还等我帮你们倒?”

  此刻的霍天擎浑身夹带着一股气势,尤其是那双眼,冷的淬冰一般。

  连续几杯下去,几个酒量好的当场就顾不得形象吐了,整个气味弥漫着,十分难闻,坐在身边的几位小姐能有多远就离多远。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有人大着胆子道:“霍总,如果我们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我们改,还请你消消气,在这地面上,只要是您说的出的事,我们几个一准给您办的妥妥的。”

  “那个,霍总,我们今天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我们改,还请你高抬贵手。”

  几人心里就叫苦,也不知道是摊上什么事了。

  喝到最后,几瓶白的都见了底几人都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最后是被几位小姐打电话让人拖走的。

  霍天擎出了包间,荷娜还跟在身后,一副小鸟依人地模样:“霍总,您对这里的路不熟,我送您回酒店吧?”

  霍天擎没理会荷娜暗示,答非所问:“南司路在哪?”

011 被当成出来卖的

  黎湘出了包间之后接了电话,得知对方只是让她晚上回去给他发份文件,还有些感激荷娜让自己出来买吃的,总比面对霍天擎那张脸还有那堆臭男人强。

  打车到了南司路黎湘问了好几个人才搞清楚荷娜说的那家店,打包后以后出来在路边打车,却迟迟没有等到。

  虽然此刻是夏天,但是这里因为靠近海岛,晚上还是有些冷,让黎湘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头也有些昏昏沉沉的,刚才为了讨好几人她可没少喝,正头晕目眩着,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扶上她的腰肢。

  黎湘下意识转头,却瞧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这里的身边,笑的十分暧昧地问道:“这位姐姐出台费多少?”

  黎湘被吓的酒都醒了,后退几步:“你误会了,我不是那种职业。”

  男人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指了指上面,暧昧地问道:“这几家我常来,还是头一次碰见你,你是新来的吧,风格也不一样,走的高冷御姐风?没关系,我就喜欢你这一款,价格随便你提,跟我走吧。”

  说着又要伸手来拉黎湘,黎湘反手就将那碗炒荷粉砸在男人头顶上,一脚就踹了到了男人肚子上。

  她黎湘虽然在霍天擎那里受气,在别人面前可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出了黎坤那件事之后她便去学了一些防身术,对付一些流氓不在话下。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不是独行侠,被打后反应很快地拽住了她,打了个口哨,很快就从巷子里面跑出来几个光着膀子的男人。

  黎湘有些害怕,但还是尽量保持平稳地开口道:“我是y市人,你们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们逃不掉的。”

  “小娘们,你今天得罪了我们沙海帮还真就走不了了,今天我就把你扒光拖进去,管你是不是出来卖的,大晚上穿的这么骚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今天哥几个就好好教你怎么做人。”男人将身上的一身狼藉扫开,青着脸说道。

  几人拉扯着她的衣服,身上的礼服很快就被撕开,露出了脖子上的痕迹。

  几个男人打了几个响亮的口哨:“这还叫不是出来卖的,看看这痕迹,多激烈。”

  说着就要对着黎湘的身子压下去,黎湘的双手被人禁锢着,抬脚就稳准狠地对准男人的重点部位一脚踢了上去。

  剧烈的疼痛使得男人整个身子都跪到地上,颤抖了起来,手指着黎湘,咬牙道:“帮,帮我吧这,贱人,办了,弄死她。”

  几人闻言,对着黎湘的脸就扇了上去,黎湘的半张脸都偏到了一边,又有人开始扯她的衣服。

  她奋力的挣扎着,眼看就要被剥光,一束强光突然射了过来,直直地照向他们这群人。

  那几个流氓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黎湘得空转头,勉强看清了面前的是霍天擎的那辆布加迪。

  霍天擎从车上下来,身子歪斜地靠在车旁,掏出烟盒低头叼起一根烟,精致的五官此刻带着一丝痞气,他抬头看了黎湘一眼:“还不赶紧过来!”

  黎湘此刻故意忽略了他眼中的不耐烦,快速地瘸着脚踩着高跟上了车。

  那几个人朝着霍天擎快速围了过来,从背后拿出弹簧刀来回的比划着。

  黎湘心中一突,这些人,准备玩真的。

  

012 你就不觉得自己脏吗

  霍天擎突然将手上的烟一扔,整个人就像一张拉满了的弓,疾射出去,拳头像是钢铁一般朝着那些人的身上,脸上砸去,一脚将那些人踢出老远。

  黎湘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那道身影,看着他夺过刀将其他人的踩在地上。

  因为是周围的人打电话报了警,很快警察就赶了过来,霍天擎跟为首的人说了几句话,警车便直接将那帮人带走了。

  霍天擎打开后车门,看着我一身的狼狈,龇牙道:“黎湘,这些人不会是你买通的吧,不然怎么那么巧就在我过来的时候打你注意?”

  黎湘想笑,但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只能定定的望着他。

  路灯下的霍天擎更是帅的一塌糊涂,因为刚才的运动,他原本柔软的头发被弄乱,此刻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戾气。

  最后,霍天擎什么都没说,上了车风驰电掣地回了四季酒店。

  下了车不等黎湘探出头,他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往黎湘身上一扔,直接将黎湘一裹就提了出来,力道很重,显然还带着怒气。

  到了现在,黎湘已经分不清楚霍天擎到底是在气她什么,怪她做戏给她看,还是怪他自己又该死的起了同情心。

  进了电梯里面,霍天擎将怀里地黎湘就地扔了出去,没错,直接毫不留情像是扔一块破布一样。

  好在电梯里面也铺着厚厚的毯子,黎湘还没有疼的那么难以言喻,她仰头看着霍天擎。

  许是被黎湘的眼神注视,霍天擎冷冽的眉眼紧紧地借着电梯里面的反光瞪着黎湘:“黎湘,你马上就会成为霍家的儿媳妇,我劝你,不要再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就算我基于身份救了你,不代表我就会容忍你一而再地耍阴谋!”

  黎湘原本想要解释一下今晚的事情,正要开口,就听到霍天擎身上的电话响了,男人顿时警告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这才接起了电话。

  “秀秀。”霍天擎的语气突然柔和了好几个档次,生怕声音太大惊扰了对面的女孩。

  此刻的霍天擎跟平日里面对黎湘的表情全然不一样,就算是当初,二人好的不分彼此的时候,霍天擎都没有用这么温柔的表情跟她说过话。

  “嗯,我知道,我现在在出差,你又接了一个电视剧?”霍天擎面上的表情变得难看,又低了一个档:“半年?文秀,我告诉你,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如果你不能够赶来,新娘随时有可能换人你明白吗?”

  “我在闹?我爱你,可你把我至于何地!以前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我只坚持这一次,如果你不回来,那我们之间就结束吧。”说完,霍天擎挂断了电话。

  电梯里面气氛莫名的凝滞着,霍天擎垂了垂眼帘,表情有些落寞。

  黎湘原本已经到口的解释也终于咽了回去,苦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他跟自己求婚,原来,是为了逼心爱之人回来。

  也对,他恨她恨的要死,又怎么可能会真的想要娶她,赔上自己的一辈子。

  如果黎坤知道霍天擎的真实想法,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够笑的出来。

  电梯到了之后,霍天擎一把将黎湘拖出电梯,进了她的总统套房的浴室,直接就开水对着她一阵猛冲:“黎湘,虽然是演戏,但是你也太下的血本了,让那些男人对你上下其手,你就不觉得自己脏吗!”

013 他是真的想要弄死她

冰凉的水刺激着黎湘的神经,她突然激动地朝着霍天擎嘲讽道:“那你呢?你又算什么?口口声声地说爱着文秀,可是你几年来有多少女人你自己都数不清了吧,你怎么配说你爱的是文秀,说我脏,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如果我是文秀,我也不会回来!因为她也觉得你脏!”

  几乎是黎湘说完的下一秒,霍天擎的大手直接将她按在了浴缸里,他想要活活的淹死她。

  黎湘知道霍天擎早就想要那么干了,在发生了“那件事”以后,他估计做梦都想要跟自己同归于尽,这也是黎湘从来不敢睡在他身侧的原因之一。

  黎湘的脑子来不及想的更多,因为窒息感让她本能地开始在水中挣扎,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的时候,霍天擎松开了手。

  “霍天擎,你算是什么男人,你有本事你去找招惹你的人啊,你就这么欺负我有什么意思!”

  黎湘探出头来刚说了一句话,就又被按了下去。

  “霍天擎,难怪文秀不爱你,她早就看你出残暴的这一面,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咕嘟。”

  霍天擎并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但是因为家世的缘故,平日里的高贵,优雅,贵族形象都保持的很好,可是面对黎湘的时候他整个都像是变了一个人。

  像是已经厌烦了这样的游戏,霍天擎突然将黎湘捞了出来,几步扔到了床上,几把就把她身上的碎布扯光,将她压在了身下。

  此刻的黎湘,浑身湿透,胸前滚落的水珠与她瓷白的肌肤互相映衬着,散出一股柔婉的美感,头发散乱在铺散的雪白床单上,又透出一股别样的魅惑。风情万种。

  世上能够将这种邻家女子的婉约和西赛女郎的性感结合在一起的,只有黎湘。

  就算是一向自诩自制力良好的霍天擎,一时间也忍不住惑了心神,只是他的目光在触及到黎湘的眼神时,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戾气。

  疯狂的吻狠狠地吻上黎湘的唇,咬住她的肩膀,像一直猛兽一般啃咬着他的食物。

  此刻的黎湘太过于安静,那双眸子里面没有期待跟惊怕,只有一片平静,让人太想摧毁。

  霍天擎没有丝毫怜惜的进入她的身体,起起落落,像是惩罚一般的重重撞击,令黎湘只能被迫地攀附住他的身体。

  很快她就被翻过身来,双手被屈辱地按在后背,整个头埋在枕头里面,背后只能听到男人的喘息还有来自身体的不适。

  黎湘紧紧的咬着唇,没有叫一句疼,她知道,这是来自于霍天擎的惩罚,惩罚自己刚才说的大逆不道的话。

  她现在也有些后悔,不应该借着酒精麻痹说出来,除了惹怒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用处。

  她跟霍天擎之间,连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都算不上,说到底,她不过是别人送给他的一件玩物,招惹他不快,对于她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霍天擎看着黎湘平静的神态,又看到自己如今做的疯狂事,只觉得胸腔的怒火蹭蹭继续升高,动作越发的张狂。

014 请君入瓮

  等到一切结束,霍天擎起身,借着屋内的灯光,看着床上有气无力的黎湘。

  她趴在床上,浑身上下未着寸缕,凌乱的黑发纠结着,在刚才的纠缠下,整个人都透出一股糜烂的美,让霍天擎忍不住又有了反应。

  这样的反应让他脸色更加黑沉,快速去浴室冲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出了门。

  过了好一阵子,黎湘才缓缓地起身,忍住身上的疼痛,扫了眼床头柜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

  她感觉自己很疲惫,可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觉得今天自己真是自找的。

  自己只是撞到了枪口上,明知道他因为文秀的事情不高兴,自己却还是一而再的激怒他,原因是什么她自己也清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黎湘接到了电话,是霍天擎的特助打来的,说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妥,她可以尽快回去了,关于霍天擎,他没有提。

  江特助是极少数知道他们两个关系的人,末了叹了口气:“黎湘,你以后,还是少惹怒总裁吧,对你没好处的......”

  电话里面说了很多劝告的话,黎湘最后只是淡淡地应了个“嗯”。

  她跟霍天擎的事,旁人怎么会真的清楚,就算她不招惹他,但只要她出现在他身边,就已经是一种错误。

  最后是黎湘一个人回了y市,刚刚下了飞机,黎家的司机便亲自来接她回了黎家。

  为此,黎坤特意站在门口亲自迎接,只是在门口看到只有黎湘一个人的时候,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黎湘进去的时候,黎淑慧,蒋凤仪都在,旁边的餐桌上是一大桌的美食,有五双碗筷,黎湘立即懂了,他们主要是想要迎接霍天擎。

  “你不是跟霍天擎一起出差去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黎坤沉声道。

  不等黎湘说话,黎淑慧已经抱着手坐在一旁说风凉话:“爸,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霍天擎根本就看不上她了,搞不好他们之间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你多半是被她骗了,说不定她就只是想要借着这件事让你承认她黎家女儿的身份,真不要脸。”

  蒋凤仪在一旁开口:“慧慧,记住你的大小姐仪态,别为一些外人坏了你的优雅。”

  黎淑慧满脸委屈地道:“妈,你不是没听到爸说了什么,说要让我把大小姐的身份让给黎湘,让黎湘去做霍家的儿媳妇,那我算什么,外人还不得以为我才是那个野孩子!”

  说着狠狠地瞪了黎湘一眼。

  蒋凤仪闻言,也是一脸不满地看了黎湘一眼。

  “够了,你们先别说话,黎湘,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弟弟的事,这几天可要开庭了。”黎坤警告地说道。

  黎湘先是将原本围在脖颈上的丝巾扯了下来,拿在手里漫不经心地道:“黎先生,你放心,天擎只是突然有些事到别处出差去了,怕我太累这才让我提前回来。”

  黎坤也是久经风月的人,在瞧见黎湘脖颈上的那些新鲜痕迹,脸上再度绽开笑意:“湘湘,爸爸就知道你不会让爸爸失望,爸爸也是担心你跟天擎是不是闹了什么矛盾,现在看你们关系和睦也就放心了,来来来,我们一家人也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坐下吧。”

  “嘭”的一声,黎淑慧将手中的遥控器往地上一砸:“好,既然你们是一家人,那我这个外人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蹬蹬地就朝着楼上奔去砸上了门。

  蒋凤仪跟着追了上去,大厅里面只剩下了黎坤跟黎湘。

  黎坤好似没有看到一般,笑着道:“湘湘别管他们,我们吃我们的。”

  黎湘讽刺地笑笑:“不用了,黎先生,我感觉还不是太饿,我先去休息了。”

  “好好好,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房间,就是你以前的那间,去吧。”黎坤笑的十分谄媚。

  黎湘提着东西上了楼,打开以前的房门,房间里面是她原先的摆设,各种东西虽然都是新的,但是包括床上的玩偶,墙上的贴纸都跟从前一模一样,完全是按照她十八岁前的模样复制的。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床上多了一个枕头,为的是请谁入瓮已经不言而喻。

豪门之虐爱成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之虐爱成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