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别逃,爱妻小绵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1:05: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别逃,爱妻小绵羊

第9章 要她的命

到了我家楼下,宫寒阳的车子绝尘而去。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我拨通了上官朗的电话:

“你在哪里?我们去老地方吃饭好吗?”

电话里传来上官朗欢天喜地的声音:

“好的,不见不散。”

大排档

“我要结婚了。”

我说话喜欢直奔主题。

“你和他不是刚认识,怎么这么快就决定闪婚?芊芊,你考虑清楚好吗?这不是去菜市场,买颗大白菜。万一不好,还可以退可以换。这是你的婚姻,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你到底明不明白?”

看着这么激动的他,我顿时愣住了!

上官朗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温润如玉,不温不火。

从小到大,似乎从来没有失态的时候。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他不仅是我的朋友,男闺蜜,更是亲人,哥哥。

虽然只是一次假结婚,但是我也希望,他愉快地送我出嫁。

“我已经决定了,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你会祝福我吗。”

我满怀期待地看着他问。

“我当然会祝福你。”

上官朗苦涩地一笑。

宫家

一个穿着红衣的漂亮女孩,手中拿着一张报纸,怒气冲冲地进了宫家。完整版【别逃,爱妻小绵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她显然是宫家的常客,从门口的保安,到里面的佣人都没有阻拦,而且都有礼貌地叫着:

“依依小姐。”

她都没有回答,直到看见一个中年女子,才开口问:

“刘姨,宫寒阳在哪里?”

“小阳在书房。”

她腾腾腾地上楼,直接来到宫寒阳的书房外。

见门紧锁着,于是伸手咚咚咚地敲门。

正在看文件的宫寒阳,用遥控打开门。

“寒阳,你要结婚了吗?”

依依忍住怒气,把报纸放在在他面前问:

“居然还是和一个秘书?”

报纸上的女孩子,像个纸片人,那么地瘦弱,实在是谈不上什么漂亮。

她喜欢宫寒阳这么多年,他都是对她非常冷淡。完整版【别逃,爱妻小绵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怎么会突然宣布和一个小助理的婚讯……

宫寒阳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

“这是我的决定。”

依依若有所思地说:

“你是为了伯母?”

她不久之前,还和父母一起去医院,探望过宫寒阳的母亲。

知道伯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见儿子结婚生子。

尤其是她,现在得了这样的不治之症。

“嗯。”

宫寒阳不置可否地说。

“那为什么不是我嫁给你?我也可以给你生孩子。完整版【别逃,爱妻小绵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依依实在是无法容忍,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见依依今天情绪不好,近乎歇斯底里,宫寒阳冷冽地说:

“生完孩子,这个和我结婚的女人,就必须永远离开我和孩子。永远也不能再见,你能做得到吗?你能做到,也可以换成你。”

“永远不见?”

依依惊恐地摇摇头。

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她不要这样的婚姻!

虽然寒阳总是对她非常冷漠。

但到今天为止,她是唯一可以自由出入宫家的女人。

看着依依伤心的样子,宫寒阳视而不见,低头继续看文件。汇金地

感情这种事情,他不想拖泥带水,给她任何希望!

依依突然抱住宫寒阳说:

“我不管,寒阳,今天我要破了你的处男之身。”

第10章 放我鸽子

宫寒阳连忙推开她,冷冷地说:

“好了,依依,别闹了,我很忙。公司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你还是先回去吧。”

“等等,她美吗?”

依依把娇嫩的脸,凑到他眼前。

“一般。”

她又故意凑近他问:

“她身材好吗?”

“一般。”

他说的是实话,白芊芊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

最多就是算得上清秀吧。

而依依的美丽,却是让人炫目的。

“寒阳,那你为什么不爱我呢?”

依依哀怨地说。

“不爱就是不爱,没有为什么。”

宫寒阳面无表情地说。

在宫寒阳心里,依依只是一个妹妹。

仅此而已!

“寒阳,那你会爱上她吗?”

依依不依不饶地问。

万一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然后日久生情呢……

“不会,她不过只是一个生育工具,我要的是孩子。”

宫寒阳非常肯定地说。

像这种为了钱出卖自己的拜金女,他怎么会爱上她?

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他有这么饥不择食吗?

宫寒阳见她已经倒进了自己怀里,就站了起来。

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冷冷地说:

“别闹了,坐好,喝酒。”

依依这才释然,唇边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举起酒杯说:

“你这句话,我喜欢。”

宫寒阳看了她一眼问:

“依依,我结婚那天,你会来吗?”

如果她来,就发帖子,不来就不发。

他宫寒阳,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

“对不起,我应该不会去。”

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把戒指戴在另一个女人的中指上。

然后和她亲吻……

只是脑补一下这样的镜头,她都要抓狂!

“好了,随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反正也是一场戏。”

宫寒阳淡淡地说。

他看着依依,犹豫了一下,又老生重谈说了那句话:

“依依,你真的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好好地找个男朋友吧,你也不小了。”

依依在别人眼里,是刁蛮不讲理的千金小姐。但是在他面前,永远像是小绵羊般温顺可人。

她是个好女孩。

他很不喜欢,她为了爱情,委屈自己的样子。

也许放下他,她才会做回真正的自己,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所以他才会对她,如此冷漠,只是为了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偏偏她却依旧执着……

“看心情吧。”

依依苦笑再苦笑。

爱上了宫寒阳的女人,还能看得上别的男人?

那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他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这些年,宫寒阳站在财富的巅峰,身价亿万,却依旧是零绯闻。

她和寒阳认识多年,都没见过他身边,有任何女孩出现。

“为你早点和她解约。”

依依高高举起酒杯说。

名人大酒店

“这是怎么回事,我老爸呢?”

坐在化妆间等候的我,简直是度日如年。

看着缓缓走了进来的上官朗,不由奇怪地问。

昨晚我在医院,陪老爸聊了一个晚上。

他明明兴高采烈地说,要来参加婚礼的。

按照婚礼的安排,这时候应该是父亲进来,牵着我的手出去。

怎么突然换人了?

难道连我结婚,老爸都放我鸽子?

想到这里,我心里非常失望……

第11章 你不能进去

“白伯父说不想包着手指,出来见人。让我用哥哥的身份,送你出嫁。”

上官朗淡淡地说。

我苦笑了一下,这才是我的老爸,永远是最爱漂亮的小老头。

转念一想,不过是一次假结婚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爸不想来就算了。

不然的话,聪明如他,一定会一眼看穿。

这次结婚,我是如何心不甘情不愿!

上官朗痴痴地看着我,失魂落魄地说:

“芊芊你好美,完全是我梦里的样子。”

看着他,我心中也是一疼。

也许是我自私吧。

其实明明知道,他的心思。

却一直装作懵然不知。

终究是辜负了他,多年的呵护和等待……

“你是谁?”

后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见宫寒阳走了进来,盯着上官朗的眼神,寒光四射。

“这是我哥哥。”

我连忙介绍说。

“哥哥?”

宫寒阳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我从小和芊芊一起长大,就是她的哥哥。今天是白伯父委托我送芊芊出嫁的,他……有点不舒服。”

“嗯。”

宫寒阳冷冷地哼了一声,瞥了上官朗一眼,静静地走了出去。

结婚仪式就要开始了,我牵着上官朗的手,走过长长的红地毯。

他语重心长地说:

“芊芊,你一定要幸福。”

这句暖心的话,让我顿时眼圈一红。

我不敢告诉自己的男闺蜜。

其实没有幸福!

永远都不会有!

“你没事吧?芊芊。”上官朗关切地问。

“没事。”

我连忙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众目睽睽之下,我必须要打起精神来演好这出戏。

不能出任何差错!

这时候,宫寒阳突然大步流星地走上前。从上官朗手里,猛然抢过我的手。

我不由大吃一惊!

按照常规,不是应该走到台上。然后由上官朗把我的手,交到他手中的吗?

这显然打乱了司仪事先的安排,幸好他反应也很快。

立刻笑着对着麦克风说:

“看得出,我们的新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牵新娘的手了。”

台下顿时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声……

酒店外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盛装的依依正想进入会场,就被门口的几个保镖拦住了。

“对不起,依依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

依依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这样的大日子,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拒之门外。

她是宫寒阳的朋友!

难道他们不知道吗?

“你们再敢拦我,我让寒阳炒了你们。”

依依怒气冲冲地说。

“依依,不要让他们为难,是我不让你进去的。”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见是宫母,依依不由非常奇怪。

伯母不是很疼她的吗?

她不甘心地问:

“伯母,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因为我想让他们的婚礼,能够顺利进行。”

宫母知道依依这孩子,被她父亲给惯坏了。

如果让她进去,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伯母,您是看着我长大的,应该最明白我的心事。我是真的非常非常爱寒阳,您为什么宁可成全一个秘书,也不成全我呢?”

宫母斩钉截铁地说:

“依依,你和小阳,认识二十年了。如果有缘分,早就在一起了。你听伯母的话,还是乖乖回去吧。”

知道宫寒阳最尊重妈妈,既然她这样阻拦,依依只能转身离去……

第12章 生不如死

身后传来婚礼进行曲的声音,让依依的心猛然一颤……

对于那个从未谋面的白芊芊,她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怨恨!

“我一定会得到寒阳的,白芊芊。到了那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依依在心里暗暗发誓。

看着依依凄凉落寞的身影,宫母也有些不忍心。

因为爱屋及乌,这些年依依一直对她百般讨好。

“对不起,依依,我不能让你伤害芊芊,因为她是……”

她就是拼了命,也要让这两个孩子永远幸福!

晚宴正式开始,宫寒阳拉着我准备敬酒。

我看着不远处的妈妈,越来越苍白的脸,低声对他说:

“总裁,妈妈好像很累的样子。”

对于这个和蔼可亲的婆婆,我有种特殊的感情。

今天她带病,坚持来参加这个婚礼。

又马不停蹄地忙碌了一整天,应酬宾客,肯定是累坏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是满满的心疼!

宫寒阳毫不犹豫地说:

“取消敬酒,陪妈妈去医院。”

“这样好吗?这楼上楼下的,都是你的亲戚朋友呢。”

我担心地问。

丢下酒店里整整三层的宾客,新郎和新娘玩人间蒸发?

“什么亲戚朋友,都是些锦上添花的东西,我懒得应酬他们。”

坐在车上,看着疲惫的母亲,宫寒阳心疼地问:

“妈妈,您是不是很不舒服?要么今晚,我还是在医院陪你吧。”

想起无数个夜晚,儿子不眠不休的照顾,她柔声说: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别闹了,今天是你的新婚之夜,你应该陪着芊芊才对。”

我连忙说:

“没事的,妈妈。让他陪你吧,我是真的没有意见。”

一听到新婚之夜四个字,我瞬间脑补了许多可怕的镜头。

如狼似虎的总裁,向我一步步逼近,内心顿时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还是让他留下来陪妈妈吧。

这样至少今晚,我还可以逃过一劫!

“好了,知道你们乖。如果是真心为我好,就赶紧给我生个孙子,还有你们一定要相亲相爱。”

宫母握住我的手说:

“芊芊,你听妈妈的话,小阳是个纸老虎,看上去很凶,其实是世上最善良的孩子。”

我静静地看着宫寒阳,他是纸老虎吗?

我倒是觉得是只真老虎呢。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王者的气势。

让人不寒而栗!

她又转向宫寒阳说:

“小阳,我很喜欢芊芊,她是世上最善良单纯的女孩子,你一定要善待她。”

从医院出来坐在车上,宫寒阳静静地说:

“我妈妈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妈妈。”我由衷地说。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

不是说做婆婆的,都是护着儿子的吗?

我看婆婆,似乎对我这个儿媳妇更好呢。

车子在宫家门口停下,司机连忙跑过来给我们开车门。

宫寒阳自顾自地走在前面,我有意地放慢脚步,跟在后面。

想到进去后,要面对的可怕事情。

我竟然要和这个陌生而又冷酷的男人,那个什么……

说实话,这一秒,我是连步子都吓得迈不动了。

这时候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寒阳,今天能陪我喝酒吗?我们喝通宵。”

第13章 把她赶走吧

我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孩,不由在心里由衷赞一个:

“这个女孩,真的好美!”

只见一件红色的晚礼服,,隐约可见她如玉的肌肤,和恰到好处的美腿,更加凸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和高贵的气质。尤其是那双水光潋滟的大眼睛,不经意地顾盼之间,都是让人心动不已……

我也是个女孩子,此时此刻,都有点移不开视线……

“好。”

宫寒阳冷冷地点点头。

“你好。”

我礼貌地和红衣女孩打招呼。

过门就是客,看来她和宫寒阳好像很熟悉。

而且我对美女,一向是有种莫名的好感。

依依看了我片刻,对宫寒阳说:

“寒阳,我们喝酒,把她赶走吧。”

“喂,你上楼去吧。”

宫寒阳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

依依不由用胜利者的目光,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寒阳,我带了几瓶八二年的拉菲,我们就在露台上好好喝个通宵。人家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呢,你让陈姨给我准备一些吃的。”

她娇嗔地说。

顺势搂住宫寒阳的胳膊,却被他毫不犹豫地甩开了。

我静静地转身离开。

这样被他们驱逐,感觉近乎屈辱!

但是我的心里,又有种放松的感觉!

真好,他们喝个通宵才最好。

今天我至少不会被打扰,可以安心地睡个好觉。

我无意去探究这个女孩,和宫寒阳之间的关系。

只是心中暗暗祈祷,最好这个红衣小姐,每天晚上都来,陪着恶魔总裁喝通宵才最好呢。

“好饿呀。”

听到肚子尴尬的咕咕声,我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

不结婚真的不知道,原来结婚是这么麻烦的事。

我看了看大得如同迷宫般的宫家,准备第一步找到厨房,第二步给自己做点好吃的,第三步开吃。

这时候,有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笑盈盈地问我:

“你就是芊芊吗?”

“是的。”

这样的称呼,让我感觉到温暖。

至少我在她口中,不是叫:“喂。”

“芊芊,我是陈姨,是这里的管家。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吃的,你跟我来吧。”

跟着陈姨来到三楼的餐厅,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热气腾腾地摆满了整张桌子……

我不由在心里连声惊叹:

“哇,哇,哇,糖醋排骨,叉烧肉,栗子蛋糕,焦糖布丁,都是我的最爱。”

我好奇地问:“陈姨,这么晚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好吃的?看上去都是刚做的呢。”

“是夫人刚才从医院,特意打了电话过来,让我帮你准备的。她说看见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夫人还特别吩咐,说你喜欢吃甜的。”

“妈妈真好。”

我感动不已。

还记得第一次在医院见面的时候,妈妈曾经问过我的口味。

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妈妈,我是嗜甜如命的。

没想到妈妈都全部放在心里。

这样的妈妈,根本就是对我视如己出。

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她才行!

“辛苦你了,刘姨,我们一起吃好吗?”

我拉着陈姨的手说。

这个和蔼的妇人,让我非常有亲切感。

再说独食难肥,有好东西,当然是大家一起分享了。

第14章 不想见到你

“我吃过了,你慢慢吃吧。吃完之后,就去二楼浴室沐浴,衣服什么的,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我现在去让厨房,给依依小姐准备一点吃的。”

陈姨担心地说:

“芊芊,你千万不要多心。我们家小阳,一直都是把依依当成妹妹看待。今天是他的新婚之喜,依依来了。他不好意思拒绝,总得应酬一下。等过一会儿,我会提醒他早点回房间陪你的。”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依依小姐也太不懂事了,今天可是少爷的洞房花烛夜,怎么能拉着他喝酒呢?”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我知道陈姨是真心疼我。

生怕新婚之夜,宫寒阳忙着应酬朋友,冷落了我,让我独守空房。

但是想到那个恶魔总裁,居然要回房间。

我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由连连摆手说。

“陈姨,今天就让他浪去吧。”

“这怎么行呢,夫人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你,我怎么能让你受半点委屈呢。”

“就像陈姨你说的,今天他也是开心,不要扫了他们的兴致。对了陈姨,妈妈喜欢吃什么?我明天去看她,给她做好送过去。陈姨你明天,也要尝尝我的手艺。”

“怎么?你会做饭吗?”

陈姨非常惊异。

“会的,味道还不错。”

因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给自己做饭。

我又是个标准吃货,所以练出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厨艺。

经常让老爸和上官朗都赞不绝口。

经常把我做的美食一扫而光,然后摸着圆滚滚的肚子。

大赞我做的食物,简直就是舌尖上的盛宴。

对于这点,我是超级自信!

“现在的女孩子,通常都是五谷不分的,真的是难得呀。我们少爷有福气了,怪不得我们夫人这么疼你。”陈姨欣喜地说:“夫人现在不舒服,很多东西都不能吃。要么就给她做个栗子蛋糕吧,这是她的最爱。说来你们婆媳还真的是投缘,夫人也是爱吃甜食。”

我微微一笑说:“收到,栗子蛋糕。”

花园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依依,你回去吧。”

看着一杯接着一杯敬自己的依依,宫寒阳不由皱了皱眉头。

“你这是赶我走吗?然后和她……”

依依瞪视着宫寒阳说。

“这是我的事情。”

见宫寒阳的目光咻地变冷,依依正好看见陈姨端着一个托盘过来。

她不由哀求般地说:

“寒阳,我好饿,能让我吃完东西再走吗?”

“可以,吃完立刻回家。”

宫寒阳用冷漠的口吻说。

“是呀,时候不早了。吃完东西之后,依依小姐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陈姨笑着说。

依依看着陈姨,不由瞪圆了眼睛……

这个陈姨不过是个管家,仗着夫人亲,少爷敬。

现在居然多管闲事,到了她的头上。

真的是反了!

这时候她酒劲也上来了,伸手就把陈姨手中的托盘打翻在地上,怒声说:

“这里是宫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见依依对陈姨这么没礼貌,宫寒阳冷冷地说:

“依依,你现在就给陈姨道歉!不然的话,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没想到宫寒阳,竟然让自己对一个管家道歉。

依依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说:

“寒阳,她只是个管家。”

“不是,陈姨是我的长辈,立刻道歉!”宫寒阳冷冷地说。

别逃,爱妻小绵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别逃 或 爱妻小绵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区块链重磅 | 西南地区首个智库型区块链研究院成立

    由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倡议发起、点亮伯恩基金牵头、由国内区块链双创领域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参与的民间智库——点亮伯恩区块链研究院揭牌成立。研究方向区块链关键技术研究、区块链政策法规研究与开发、区块链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建设研究、区块链创新应用场景研究等。专家团队陈东敏国家“千人计划”引进专家,现任北京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科技开发部部长;青岛链湾研究院院长;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国际顾问;美国硅谷MiradiaInc公司创始人和董事CTO,为该公司融资8千多万美元,发展了200多件MEM

  • “洹上五家 墨韵春风”戴五爱等五画家联展在安阳开幕

    开幕式现场(记者:许顺喜)2月23日上午10时许,由安阳市文广新局、安阳师范学院、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中共文峰区委宣传部、安阳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墨韵春风-----洹上五家中国画艺术展”在安阳市图书博物馆开幕。开幕式现场安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常保利;河南省美协会副主席李明、安阳市文广新局局长薛文明;安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唐川府;安阳市文联主席李建学;安阳市文峰区委常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建军;安阳师范学院宣传部长翟传增;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常慧芹;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太行中国画协会副主席

  • 【当代联家对联创作故事38】唐世友:我教孙子写春联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唐世友,男,汉族,76岁。对诗、书、画、联均感兴趣,特别喜欢对今古绝对,也喜欢写回文诗。爱周游,足迹已踏遍祖国各地,曾应邀出访过美、俄、德、法、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京华时报》、《欧洲时报、》《南洋商报》、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国内外300余家媒体报道其行踪和发表作品。被多家媒体誉为“贵州怪杰”、“贵州奇才”、“新世纪的唐伯虎”。手机百度输入“贵州怪杰唐世友”,便有数千条信息文章可参阅。我

  • 司马牛: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司马牛:湖南邵东牛马司人,祖籍江西丰城。现供职于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司马牛(一)这里是我老外婆出生的地方。从莲池出发,过段塘坪,翻过老龙潭铁路,沿西洋江田凼笔直的马路,过肖家桥,在龙浒坝边边上,就可以望见老外婆的家。史载,龙浒坝始建于大清咸丰六年(1856年),东西走向,横截邵水,青石筑坝,为西洋江田凼两岸农耕及生活用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邵东清代重要的水利设施,并造福至今。听老娘讲,在她尚小的

  • 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你听说过吗

    共济会(Free-Mason)也称美生会,字面意思是“自由石匠”,全称为FreeandAcceptedMasons。出现在18世纪的英国,是一种带宗教色彩的兄弟会组织,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是目前世界上最庞大的秘密组织。共济会的起源并没有确定的说法。根据传说中1701年写成的《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成为“光明之年”,他们自称为该隐的后人,通晓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奥秘。该隐是《圣经》中的杀亲者,亚当和夏娃最早所生的两个儿子之一

  • 古典爱情 | 修行千年,只为一人

    古人的浪漫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浪漫”——梁山伯和祝英台的青冢间嬉戏的蝴蝶翩跹起舞,所到之处,山花烂漫,冰雪消融。——白娘子和许仙共撑的那把油纸伞,古色古香,在西湖的细雨里迷蒙了千年的传说。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执着”——孟姜女坚毅的脚印踩在中国古典山川的肌肤里,岁月的风霜无法销蚀。——牛郎织女相思的泪滴洒在白浪滔滔的银河里,化作永不沉落的星辰。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唯一”——刘兰芝独赴清流前留在岸边的鞋子,应是化作了忠贞不渝的鸳鸯。——虞姬趁项王不备时自刎的剑光,刺伤了英雄们坚硬的铠甲和

  • 虚云老和尚:明师是法身父母,恩德超过生身父母

    民国三十五年(1946),老人寿辰日,自然亦不能例外。所不同的,是日下午,老人秘密传法。因老人每感宗门衰落,后起乏人,是以在日常,便很细心的观察,谁人能作法门龙象,荷担如来家业,所谓续佛慧命,继祖心灯,使正法久住世界,利济后昆。经三年来之暗中审察,认为能受此“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之旨,已有六人。故事先把法牒写好,到了下午,便由侍者个别暗中传命,至丈室楼上佛前,每次二人。老人命受法人穿袍、搭衣、展具,礼佛三拜后,跪在佛前。之后,将传法由来、源流,开示大意,略述于后:禅宗一法,古来祖师

  • 《春廖》——姜子涵绘画唯美集

    春廖乱红坠池台细碎为谁开满眸春廖事羞花依旧在姜子涵绘画唯美集关于作者:姜子涵姜子涵,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酷爱文学、绘画,喜欢古玩鉴赏、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赤峰日报》及中国城市文化传播网、中国前沿资讯网、搜狐、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今日头条等发表。代表作《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秋天的木屋》等等。

  • 南怀瑾老师:学音乐艺术的秘诀

    学音乐艺术的秘诀本文摘录自《列子臆说》【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钩弦,三年不成章,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后。”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冱。及冬而叩徵弦,以

  • 愿你成为野心家

    01从小大人就教育我,“野心”是一个贬义词。这个词看起来就不安分。而“安分”跟“听话”“懂事”“忍耐”一样,是一个虽然令我感觉不太舒服,却又挑不出什么错的词。野心还意味着风险。安分守己的人总有一口饭吃,但野心可能给人锦衣玉食,也可能让人一无所有。它意味着不确定。你会选择安分地凑合着,还是做一个可能100分也可能0分的野心家?“不作而死不如作死。”我妹妹是这么说的。她学美术,想去加拿大继续深造。英语零基础,她一边工作,一边学英语准备作品。上周,她的上司找她谈话,大意是觉得她不够安分,有点“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