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亡人孀10章

2017/12/8 3:04:05 来源:网络 []

书名:亡人孀

第十章 孤山断魂

我也是一懵,抬头看去,一座小孤山耸立在转角之后,这本来就是山村,山脉绵延不绝,可这座孤山的位置,便是我不懂风水,也能看出好像有些不对劲。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哪里有群山之中,突然削凿断崖一般,突然立出来的一个山包?

“这本是连绵不绝的山脉,阳气十足,最是镇魂宝地。可这孤山破了势,又成了极佳的藏尸养凶之地……”

闫军满头满身的水,看不出是冷汗还是雨,他嘴里念念叨叨的,连我心里也是空荡荡的没底。

葛清静了静,脸上浮现出绝不该出现在他温和脸上的狰狞之色,嘶声道:“闫先生,你说,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闫军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如今葛凌气候已成,凡人的手段很难将他镇压了,只有断了他的执念,才能松动他的魂魄,将他打散。”

我蜷缩在一旁,被劈头盖脸的冷雨砸的瑟瑟发抖,可闫军话音刚落,葛清便欺身上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毫不客气地拖着我往前走。

“葛先生?”我有点迷糊,葛清却不理会我,径直拖着我大步往前走,原本的绅士风度消失得一干二净,拖着我,就像他刚才拎着那只死狗一样……

我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在他手中挣扎了起来:“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刘小姐,你还不知道吗?你就是葛凌的执念!”葛清像是疯了一样,眼睛赤红,神色狰狞,抓着我往孤山上走:“只有杀了你,才能打碎他的魂魄!”

我眼前一黑,泪珠滚落下来,哆哆嗦嗦地尖叫道:“怎么会是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怎么会成了他的执念!”

“他活着的时候,你的确没见过。可他死过之后,却是跟你订了冥婚,有了夫妻之实的。”闫先生也不回头,他的手指又快又复杂地掐算着,竟然还忙里偷闲跟我解释了一番。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什么冥婚?” 我的心又是一凉,想起了刚到山村的那个晚上住的像喜房一样的房间和那晚我做的那个梦……

凤冠霞帔火红嫁衣的我,端坐在喜床上,一个男人温柔地挑开了我的盖头……

可是,之前葛清根本没有跟我提到过这些。原来他从一开始找伴游女的目的就不纯。

到了这个关头,我还不明白他们想要我的命,就太傻了。

我停止了挣扎,看着葛清,冷冷问到:“就因为伴游女的命贱,所以你才让我来跟你哥哥冥婚,甚至于现在要杀掉我……是不是?”

葛清眼瞳赤红,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怜悯和反悔之意,他一手提着我的脖子,另一手拿出了一把尖刀,竟然在狞色中微微冲我笑了一下,隐约还能看到他令人如沐春风的绅士模样。

可我知道,那都是假的!

这个人,分明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我虽然也恨葛凌毁了我的一生,可我绝对不会牺牲无辜的性命。

“小怜,你真的很聪明。”葛清沉声道:“可惜,就是命贱了点。亡人孀10章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你要煞费苦心地把我骗过来,又是给你哥哥哭丧又是烧纸?”我问道。

“不要废话了。”前方捏诀的闫军忽然回头,很不耐烦地吩咐道:“赶快杀了她,我要用这女人和鬼胎的血打碎他的魂魄,过了时辰,法诀的效力就不如现在强了。等他们死了,葛家的东西还不都是我们的了!”

葛清听着他的话,眼中闪动着疯狂而贪婪的光,喃喃道:“你说得对!既然已经杀了一个人,就不在乎多杀一个人!”

说完,他眼中的一丁点犹豫也消失不见了,手持着尖刀就像我的胸口刺去!

在看见雪亮刀锋的瞬间,我就认命地绝望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刘怜二十岁的生命,就在短短几天内从鲜活到凋零……

利刃的寒风,和着雨水往我的胸前袭来,我甚至能感到汗毛的根根直立。

可就在这时,变化陡生!

一阵比刀风更冷的风卷过,还闭着眼的我忽然感到头顶上有什么比雨水更粘稠、也更腥的液体滴落……

滴答,滴答。

周围突然静的可怕。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我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却看到了令我肝胆俱裂的一幕,瞬间,血腥和碎肉白骨的冲击让我的胃如同撞击,我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我还跪在泥水狼藉的地上,葛清依然维持着一手持刀一手抓住我的动作,闫军也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只是……站着的不知该被称为骨架还是碎肉……

这一幕对我的冲击极大,无论是视觉上的血肉模糊还是嗅觉上的冲天血腥,都让我惊恐颤抖。

可偏偏,我的腿像生了根一样,一步都没法挪动……

我在心里拼命的尖叫,连头皮都一阵阵发麻。我什么都不想理会,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带给我的全是噩梦的小山村……

“葛清谋杀我,闫军受他重金相托要打碎我魂魄,他们死有余辜。”

忽然,一个柔和的男声在我头顶响起,我又是一颤,心里清楚,杀了他们二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刻跟我说话的葛凌……

他跟葛清的面容相仿,甚至还要帅气几分。只是虚浮在空中的身形和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表明了他鬼的身份。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葛凌叹了口气,想伸手把我扶起来,我却条件反射般把他的手打开,一边弯下腰大声呕吐。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大学生,为了生计接了伴游的工作,不做那些龌龊的事,却处处被人算计被人陷害。

我深吸了口气,踉跄着站起身来,低低道:“请你,放过我吧。”

葛凌神色一痛,收回了被我打开的手,我心里还对这几天的事情充满疑惑,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从葛凌的话中,我知道,他的死根本不是像葛清对我说的那样心肌梗死,而是葛清的阴谋陷害。葛家家大业大,兄弟两个除了祖业都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做着日进斗金的生意。但葛凌从小就压过葛清一头,在生意上也是如此。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不久前,葛凌在南非的勘探队发现了一条钻石矿脉,成了压倒葛清的最后一条稻草。

得知这个消息的葛清,被巨大的利润冲昏了头脑,他决定设局将葛凌杀掉,由于葛家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这样他就能以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同时继承葛凌的庞大事业和葛凌生前投下的巨额保险。

为此,他在葛凌的茶中下了足以至死的氯化物,并伪装成葛凌突发心肌梗死猝死的样子。

但命理风水札记上也说过,横死的人怨气冲天,如果不能化解怨气,就会久久地滞留在阳间,最后变成厉鬼。葛清亲手杀了亲兄,还要谋财,更是对葛凌死后的鬼魂惧怕不已。

巧的是,云游四方的捉鬼人李先生也觉察到了葛凌冤死后的怨气,主动要帮葛清化解……

“李先生和我之前有交情,葛清杀了我,我不可能放过他,所以我托梦给了李先生。”葛凌低声道。

“那这一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虽然信了他说的七八成,可终究不能接受我要成为他们兄弟复仇间的牺牲品。

葛凌英俊的脸上也划过一丝无奈,脾气很好地向我解释:“只有冥婚给鬼定了契约,鬼有了羁绊,才能在阳间留下来。”

“所以我就是那个被选中和你冥婚的新娘。”我点点头,平静地问:“他们俩死在这里,不会有人追查到我的头上吧?”

葛凌顿了顿,说:“不会,我会处理好。”

我忽然又想起来段宏的死,又问:“段宏也是死在你的手里吧?”

葛凌低声回答了是。

我突然觉得极累,喘了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往来的方向走去:“虽然你们根本没问过我的想法……葛凌,求你了,放过我。我不计较你强暴过我,还让我肚子里有了鬼胎的事情,我只求我们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做你的鬼,我当我的人。”

长久的沉默之后,葛凌低声道:“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情,等你回学校休息好之后再说。”

说完,我便感觉一阵浓厚的困意袭来,很快,就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葛凌的手指上,也带着枚同我之前卖掉的那枚戒指一模一样的钻戒……

我心里,同葛凌划清界限的想法越来越盛。

亡人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亡人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 暗中的窥视)

    原标题: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暗中的窥视)书名: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第11章暗中的窥视医院。秦深深提着保温桶踏入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替外婆做着检查。她放下保温桶,向医生问道:“叶医师,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了?”“恢复非常好,相信再过半个月大概就能出院了,以后多注意些饮食跟日常护理,康复并不难……”听着医生的话,秦深深情绪一阵激动:“太好了,叶医师,谢谢您!”医生跟秦深深客套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秦深深动作轻柔地将外婆扶起,在她的背上垫了两个柔软的枕头。打开食盒,细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 男神,回家虐渣渣)

    原标题: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小说书名: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一夜的折腾,顾甜心早就饿了。没有冷绍辰想的坐立不安,迷糊的顾甜心一顿早餐吃的美滋滋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至于结婚什么的,反正她这只孙猴子,翻不出冷绍辰的五指山,还是吃完了再想办法吧。可她才吃完饭,就被冷绍辰拉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去哪?”顾甜心瞪着大眼睛,心里不由打鼓。总不会拉着她去民政局吧?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去领小红本本。太惊悚了。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冷绍辰

  • 帝少老公难伺候11章(第一卷 缘起第11章 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

    原标题:帝少老公难伺候11章(第一卷缘起第11章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小说名称:帝少老公难伺候第一卷缘起第11章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北冥承枭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他又问:“我感觉,你似乎对我很有敌意。”真是好笑,任凭她怎么解释都不听,就是要将她抓来。现在有莫名其妙的夺走她的吻,这样的流氓,她心是要多大才对他没有敌意呀。不过,担心将这个男人给惹怒了,乔芷菲并没有将心中的想法给说出来。“现在呢,现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吗?”乔芷菲挣扎着就要起身。结果两只手被北冥承枭反扣在了身后:“不能。”“凭什么?”乔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1章(第11章 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

    原标题: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1章(第11章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小说名: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第11章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二十三了……傅先生,我真的是混进来的,所以没有被调教过。”苏蜜有些急迫的说道,虽然名牌上的姜盈盈是二十二,但她已经二十三。被男人再度压在身下,又是床这样敏感的地方,她的呼吸都不畅了起来。她敏锐的发现傅奕臣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忙再度强调。女人水眸清透,满满都是真诚。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更有趣了。“哦?你是想告诉我,为了爬上我的床,你有多么的煞费苦心吗?”傅奕臣的唇贴着她的

  • 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1章(第11章 如风出手,轻易解毒)

    原标题: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1章(第11章如风出手,轻易解毒)小说名字: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第11章如风出手,轻易解毒“放肆,不得伤害公主殿下。”青衣男子瞳孔收缩,睚眦尽裂。“闭嘴!”慕如风低喝,无形中的气势令对方一怔,乖乖安静了下来。慕如风拿起手中的蝶香草,在划破的手腕处轻轻扫动。却见女娃眉心处的黑气消散,一条软软的虫子自划开的手腕钻了出来,直奔蝶香草。嘶,血尸虫!一旁围观的两人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青衣男子,在见到那条血尸虫时,整张脸都惨白了起来。毫无疑问,刚刚若不是慕如风出手

  • 隐婚总裁太粘人11章(第11章 幸好跑得快)

    原标题:隐婚总裁太粘人11章(第11章幸好跑得快)书名:隐婚总裁太粘人第11章幸好跑得快男人随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慕筱夏跳下车,将人高马大的欧聿夜拖入灌木丛之后,半跪在他面前,“对不起,你不要怪我,你是欧聿夜的弟弟,你现在帮我出去,你哥欧聿夜肯定会知道,你不知道他有多么残暴,简直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暴君……”想着想着,慕筱夏自己就打了个寒颤。“现在你被我给打晕了,我逃出去就跟你没关系,他们讲点道理不会波及到你。”慕筱夏向前跑了几步,又重新折返回来,拥抱了一下男人,“谢谢你,欧轻泽,你是个好人。”阳光

  • 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1章(第11章 戏份演的真好)

    原标题: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1章(第11章戏份演的真好)小说: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第11章戏份演的真好车子里,外公常维华坐在副驾,穆衡揽着梁缘坐在后排。外公透过后视镜,看着穆衡正贴心地将梁缘散乱在脸颊的头发拨到耳后,欣慰地舒了舒眉。可仍旧有些郁闷,刚才他可是眼瞅着自家孙儿媳被欺负。虽说刚才外孙的做法让他很满意,但是小梁受欺负的那一幕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咳了一声,委婉说道:“小梁啊,演员这工作又苦又累,咱们家小穆不是养不起你,你何必还这么要强。”虽说,当初他也正是看上了梁缘独立

  • 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1章(第11章 不一样的鬼泣山庄)

    原标题: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1章(第11章不一样的鬼泣山庄)小说名: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第11章不一样的鬼泣山庄“备马!快!”夜倾城一夹马腹,一声痛苦的嘶鸣之后,洁白的骏马在府内飞驰成一道残影!“王妃,你去哪?等等奴婢啊!”绿翠眼看着自家主子就这么抛下自己跑了,一时急的不断跳脚,等她追出王府的时候,大街上早已没了夜倾城的身影。一匹白马,一道倩影,夜倾城一路往城外追去,刚下过雨的山路有些湿滑,夜倾城身上还有着未痊愈的内伤,一路的颠簸,胸口有些微微的发疼。终于远远的,鬼泣山庄朦朦胧胧的出现

  • 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1章(第11章 别闹了,老婆)

    原标题: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1章(第11章别闹了,老婆)小说书名: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第11章别闹了,老婆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到声音来源处,一张刀雕般的面部轮廓,每一笔一画都像是鬼斧神工,五官完美的无懈可击,他身形高大,带着磅礴的霸气,冷冽,狂傲,不可一世,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势,犹如万人之上的王者,又如杀人与无形的撒旦,整个人仿佛正义与邪恶的结合体,只消一眼便令人不寒而栗。男人的身后也带着几个黑衣人,浩浩荡荡的向一个宴会大厅而来,顿时,这个令人仰望的男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恶魔般的嗓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1章(第11章 慈善拍卖会)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1章(第11章慈善拍卖会)小说名字: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第11章慈善拍卖会从起拍的五百万,不过一会功夫,竟然就到了五千万。“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二次……”就在拍卖师举起锤子时。“六千万。”醇厚的声音里是一种不容抗拒的霸气。康雨霏有一瞬的呆滞,视线很自然的转了过去,不经意间撞进了那孤傲的眼神中。康雨霏心‘怦’地一跳,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再看那张脸,她在心里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他那淡淡带着疏离的浅笑,她一定会以为他是哪位人气明星,只可惜,她并没有见过,这样出色的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