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亡人孀10章

2017/12/8 3:04:05 来源:网络 []

书名:亡人孀

第十章 孤山断魂

我也是一懵,抬头看去,一座小孤山耸立在转角之后,这本来就是山村,山脉绵延不绝,可这座孤山的位置,便是我不懂风水,也能看出好像有些不对劲。汇金地

哪里有群山之中,突然削凿断崖一般,突然立出来的一个山包?

“这本是连绵不绝的山脉,阳气十足,最是镇魂宝地。可这孤山破了势,又成了极佳的藏尸养凶之地……”

闫军满头满身的水,看不出是冷汗还是雨,他嘴里念念叨叨的,连我心里也是空荡荡的没底。

葛清静了静,脸上浮现出绝不该出现在他温和脸上的狰狞之色,嘶声道:“闫先生,你说,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闫军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如今葛凌气候已成,凡人的手段很难将他镇压了,只有断了他的执念,才能松动他的魂魄,将他打散。”

我蜷缩在一旁,被劈头盖脸的冷雨砸的瑟瑟发抖,可闫军话音刚落,葛清便欺身上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毫不客气地拖着我往前走。

“葛先生?”我有点迷糊,葛清却不理会我,径直拖着我大步往前走,原本的绅士风度消失得一干二净,拖着我,就像他刚才拎着那只死狗一样……

我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在他手中挣扎了起来:“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刘小姐,你还不知道吗?你就是葛凌的执念!”葛清像是疯了一样,眼睛赤红,神色狰狞,抓着我往孤山上走:“只有杀了你,才能打碎他的魂魄!”

我眼前一黑,泪珠滚落下来,哆哆嗦嗦地尖叫道:“怎么会是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怎么会成了他的执念!”

“他活着的时候,你的确没见过。可他死过之后,却是跟你订了冥婚,有了夫妻之实的。”闫先生也不回头,他的手指又快又复杂地掐算着,竟然还忙里偷闲跟我解释了一番。汇金地

“什么冥婚?” 我的心又是一凉,想起了刚到山村的那个晚上住的像喜房一样的房间和那晚我做的那个梦……

凤冠霞帔火红嫁衣的我,端坐在喜床上,一个男人温柔地挑开了我的盖头……

可是,之前葛清根本没有跟我提到过这些。原来他从一开始找伴游女的目的就不纯。

到了这个关头,我还不明白他们想要我的命,就太傻了。

我停止了挣扎,看着葛清,冷冷问到:“就因为伴游女的命贱,所以你才让我来跟你哥哥冥婚,甚至于现在要杀掉我……是不是?”

葛清眼瞳赤红,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怜悯和反悔之意,他一手提着我的脖子,另一手拿出了一把尖刀,竟然在狞色中微微冲我笑了一下,隐约还能看到他令人如沐春风的绅士模样。

可我知道,那都是假的!

这个人,分明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我虽然也恨葛凌毁了我的一生,可我绝对不会牺牲无辜的性命。

“小怜,你真的很聪明。”葛清沉声道:“可惜,就是命贱了点。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你要煞费苦心地把我骗过来,又是给你哥哥哭丧又是烧纸?”我问道。

“不要废话了。”前方捏诀的闫军忽然回头,很不耐烦地吩咐道:“赶快杀了她,我要用这女人和鬼胎的血打碎他的魂魄,过了时辰,法诀的效力就不如现在强了。等他们死了,葛家的东西还不都是我们的了!”

葛清听着他的话,眼中闪动着疯狂而贪婪的光,喃喃道:“你说得对!既然已经杀了一个人,就不在乎多杀一个人!”

说完,他眼中的一丁点犹豫也消失不见了,手持着尖刀就像我的胸口刺去!

在看见雪亮刀锋的瞬间,我就认命地绝望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刘怜二十岁的生命,就在短短几天内从鲜活到凋零……

利刃的寒风,和着雨水往我的胸前袭来,我甚至能感到汗毛的根根直立。

可就在这时,变化陡生!

一阵比刀风更冷的风卷过,还闭着眼的我忽然感到头顶上有什么比雨水更粘稠、也更腥的液体滴落……

滴答,滴答。

周围突然静的可怕。汇金地

我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却看到了令我肝胆俱裂的一幕,瞬间,血腥和碎肉白骨的冲击让我的胃如同撞击,我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我还跪在泥水狼藉的地上,葛清依然维持着一手持刀一手抓住我的动作,闫军也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只是……站着的不知该被称为骨架还是碎肉……

这一幕对我的冲击极大,无论是视觉上的血肉模糊还是嗅觉上的冲天血腥,都让我惊恐颤抖。

可偏偏,我的腿像生了根一样,一步都没法挪动……

我在心里拼命的尖叫,连头皮都一阵阵发麻。我什么都不想理会,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带给我的全是噩梦的小山村……

“葛清谋杀我,闫军受他重金相托要打碎我魂魄,他们死有余辜。”

忽然,一个柔和的男声在我头顶响起,我又是一颤,心里清楚,杀了他们二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刻跟我说话的葛凌……

他跟葛清的面容相仿,甚至还要帅气几分。只是虚浮在空中的身形和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表明了他鬼的身份。阅读huijindi.com

葛凌叹了口气,想伸手把我扶起来,我却条件反射般把他的手打开,一边弯下腰大声呕吐。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大学生,为了生计接了伴游的工作,不做那些龌龊的事,却处处被人算计被人陷害。

我深吸了口气,踉跄着站起身来,低低道:“请你,放过我吧。”

葛凌神色一痛,收回了被我打开的手,我心里还对这几天的事情充满疑惑,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从葛凌的话中,我知道,他的死根本不是像葛清对我说的那样心肌梗死,而是葛清的阴谋陷害。葛家家大业大,兄弟两个除了祖业都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做着日进斗金的生意。但葛凌从小就压过葛清一头,在生意上也是如此。来自huijindi.com

不久前,葛凌在南非的勘探队发现了一条钻石矿脉,成了压倒葛清的最后一条稻草。

得知这个消息的葛清,被巨大的利润冲昏了头脑,他决定设局将葛凌杀掉,由于葛家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这样他就能以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同时继承葛凌的庞大事业和葛凌生前投下的巨额保险。

为此,他在葛凌的茶中下了足以至死的氯化物,并伪装成葛凌突发心肌梗死猝死的样子。

但命理风水札记上也说过,横死的人怨气冲天,如果不能化解怨气,就会久久地滞留在阳间,最后变成厉鬼。葛清亲手杀了亲兄,还要谋财,更是对葛凌死后的鬼魂惧怕不已。

巧的是,云游四方的捉鬼人李先生也觉察到了葛凌冤死后的怨气,主动要帮葛清化解……

“李先生和我之前有交情,葛清杀了我,我不可能放过他,所以我托梦给了李先生。”葛凌低声道。

“那这一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虽然信了他说的七八成,可终究不能接受我要成为他们兄弟复仇间的牺牲品。

葛凌英俊的脸上也划过一丝无奈,脾气很好地向我解释:“只有冥婚给鬼定了契约,鬼有了羁绊,才能在阳间留下来。”

“所以我就是那个被选中和你冥婚的新娘。”我点点头,平静地问:“他们俩死在这里,不会有人追查到我的头上吧?”

葛凌顿了顿,说:“不会,我会处理好。”

我忽然又想起来段宏的死,又问:“段宏也是死在你的手里吧?”

葛凌低声回答了是。

我突然觉得极累,喘了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往来的方向走去:“虽然你们根本没问过我的想法……葛凌,求你了,放过我。我不计较你强暴过我,还让我肚子里有了鬼胎的事情,我只求我们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做你的鬼,我当我的人。”

长久的沉默之后,葛凌低声道:“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情,等你回学校休息好之后再说。”

说完,我便感觉一阵浓厚的困意袭来,很快,就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葛凌的手指上,也带着枚同我之前卖掉的那枚戒指一模一样的钻戒……

我心里,同葛凌划清界限的想法越来越盛。

亡人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亡人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姓名的作用及现代的姓名学—慧纳山人唐清元

    上次明易堂的qq群里,师父丁峰先生和几个朋友聊到姓名学,说到姓名在运势中有个百分之五左右的用处,我当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不只是这个力度,是肯定超过百分之五以上的。姓名为什么能对人产生作用,我暂且归纳了四点内容,做抛砖引玉之用。一,姓名是给人的第一感觉,也即第一印象。也许我们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见过他的任何照片等,哪怕一无所知,只要他的姓名出现,就会给我们直观的展现,我们会很容易把他(她)归类到某一种自己界定的人群范围。例如一位女生叫李春秀,如果你没有见过她,极有可能会把她想成一个年龄大的大

  • 金庸小说有个女子的心上人把她当妹妹,她却宁愿用生命去守护!

    江湖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快意人生是很多人追求的。可是,大多数人都逃脱不了一个情字。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从李莫愁口中吟出这句金代诗人元好问的词直接让江湖儿女黯然销魂。江湖太险恶,自己一个人太孤单!要知道,这些人不会宅在家里,是要出去闯荡的。程灵素,一个用毒高手。在外人看来,这一行业很是神秘而且惹不起。人始终都是有感情的,李莫愁不例外,程灵素同样也是。别人越是不敢靠近程灵素,她就越想别人去理解她。怎么说呢,她交朋友其实很简单:不要你武功有多么好、地位有多高,讲心就可以了。胡斐

  • 和田玉为什么能称为“中国国石”

    2003年10月,在历经几年时间的中国“国玉”评选中,新疆和田玉获得“美玉”称号,同时被中国宝玉石协会正式命名为“中国国石”。2007年,北京奥运会组委会将和田玉作为制作北京奥运会奖牌的石材,2008年奥运会奖牌背面镶嵌着取自中国古代龙纹玉璧造型的玉璧,背面正中的金属图形上镌刻着北京奥运会会徽。其实和田玉跟翡翠还是有差别的,首先和田玉是真正意义上的,专属于我们东方文明古国的玉石的瑰宝,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的奢侈品,从古代到现在,就一直深受我们国人的喜爱以及珍藏,它不需要进行任何的包装,更加是不需要

  • 金庸小说杨过最对不起的不是程英,也不是陆无双!

    一见杨过误终生,这基本上是古训了。不是你的意中人你就不要去撩,这是杨过的一大毛病!诚然,杨过是对小龙女痴情,但是他也有段那么撩妹的历史!程英跟陆无双可以说是杨过的迷妹!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钟情!程英跟陆无双那个时候就中了杨过的毒。可是,杨过对这两姐妹却也心存念想。我们看到,杨过看到程英与陆无双的心事后并不揭穿也不拒绝,那个时候的内心应该是沾沾自喜。可是,你不爱人家,你干嘛要撩人家?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当然了,那个时候的杨过也没成熟,我们也姑且原谅他。十六年后,小杨过变成了神雕

  • 一篇难得的好文

    01多好的一段话:我们都有缺点,所以彼此包容一点。我们都有优点,所以彼此欣赏一点。我们都有个性,所以彼此谦让一点。我们都有差异,所以彼此接纳一点。我们都有伤心,所以彼此安慰一点。我们都有快乐,所以彼此分享一点。因为我们有缘相识,请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位家人、朋友!开心的过好每一天!02十年后,您把现在的奔驰宝马给孩子,他们会说太旧了!十年后,您把现在的苹果6s给孩子,他们会说别逗了!十年后,你躺在病床上抱着一堆存折,要儿女天天给你端屎端尿,儿女们会说,雇保姆吧!十年后,你保持了健康的体魄,还能到处旅

  • 霸道总裁的强婚之路 霸道总裁的强婚之路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道总裁的强婚之路霸道总裁的强婚之路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霸道总裁的强婚之路目录预览:第1章酒吧第2章被解救第3章失身第4章项链不见了第1章酒吧第一次来酒吧,这种氛围,让苏晓晓感觉到极度压抑。她紧张的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明显有些不适应这种热闹喧嚣的地方。今天是表妹苏可心十八岁的生日,她被强拽着来到这里庆祝。刺眼的灯光,嘈杂的音乐,让她头晕目眩。换做平时,打死她都不会来这种鱼龙混珠的地方。苏可心是个性子野的人,见她有些拘束,就开始给她灌酒。苏晓晓不想让表妹生日过得不开心,推脱不了就喝了一些。酒的

  • 重生魅后俏冤家 重生魅后俏冤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魅后俏冤家重生魅后俏冤家全文免费小说:重生魅后俏冤家目录预览:第001章梦无痕第002章丁家第003章为了吃肉奋斗第004章那车里的贵人第001章梦无痕“好疼!”丁薇狠狠拧着眉头,心里实在有些气恼,白日里被老爹臭骂也就算了,为何晚上做个梦也要这般辛苦。她下意识伸手推开压在身上的重物,入手之处的温暖,惹得她疑惑的咕哝两句,转而又沉沉睡去了。她自然是没有看到那被她掀翻在身侧的“重物”已是睁开了眼,但没坚持几瞬就也同样陷入了黑甜的梦乡。昏黄的烛光,透过青色的帐幔,映在床上一男一女的脸上,一

  • 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 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渣男第二章不一般的男人第三章一夜放纵第四章善后费第一章渣男S市。绿树掩映的别墅区内,一栋并不起眼的古色古香的豪宅在曦光中慢慢显出自己的轮廓。七级,八级,九级……张小娴刚从挚友家回来,心情不错地数着台阶上楼。微卷的栗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际,清纯可人的脸蛋,姣好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对及其明亮灵动的瞳仁,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十一级,到了。停在二楼的卧房门前,张小娴习惯性地伸手去

  • 千金归来:王牌老公要乖乖 千金归来:王牌老公要乖乖 全文免费

    原标题:千金归来:王牌老公要乖乖千金归来:王牌老公要乖乖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千金归来:王牌老公要乖乖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第2章我就是你第3章咱们找个更好的第4章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定吧第1章重生京城最大的医院里,高干病房里。一个年龄不大的小胖妞躺在病床上,额头上缠绕着一层层的绷带,手臂上也插了好几个管子,病床边的仪器上滴滴的叫声平静下来,然后显示器上的波动成了一条平行线。奇怪的是,这个病房里,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医护人员出现,寂静的可怕,如同一摊死水一样。片刻之后,病床边已经安静下来好一会的仪器又

  • 总裁的呆萌小甜妻 总裁的呆萌小甜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总裁的呆萌小甜妻总裁的呆萌小甜妻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总裁的呆萌小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失守第2章再次失身第3章约会第四章路小西被辞职第1章失守夜幕降临。繁华的A市没有因为夜幕的降临而变得宁静,反而是车俩车往,霓虹灯处处闪烁着。今天羽舞酒吧内聚集了大帮富家子弟,他们三五一桌,凑在一起喝酒、谈笑。唯独他,独自坐在最角落不起眼的一桌,手中摇着红酒杯,静静地盯着那些疯狂舞蹈的人们,完美的唇角勾起淡淡的浅笑。夜幕的升降,酒吧里处处充斥热情涨到高~潮时,他轻拍身上的尘土,放下酒杯起身往外走。他径直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