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战王追击令:霸道王爷吃定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09:18 来源:网络 []

小说:战王追击令:霸道王爷吃定你

第一章 让人头疼的身份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推荐huijindi.com

耳畔似乎有一个飘渺的声音时远时近,苏瑜凝神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来那个声音在一直重复着喊道:“小姐,小姐!”

小姐?什么小姐?

所有的意识似乎在这一瞬间归位,她皱了皱眉,终于幽幽地睁开了双眼。

刺目的白光叫她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小姐?”还未等她完全适应眼前的光亮,那道在她睡梦中反反复复呼唤的声音却在她耳边炸响开来,这一次终于变得清晰无比,带着显而易见的欢欣和雀跃,叫道,“太好了太好了,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

一下子映入眼帘的一张近在咫尺的面孔,叫苏瑜惊得差点抬腿踢去。

“你是?”她下意识地拉开了和眼前姑娘的距离,却惊讶地发现,那姑娘一身古装的长裙,头上戴着的珠钗首饰,根本就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些,环顾屋中,也是古色古香的装扮,与她二十多年记忆里的世界完全不同。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姑娘被苏瑜一脸惊诧而茫然的表情弄得愣在了原地,半天才急切而担忧地红了眼眶,结结巴巴道:“小姐,小姐您真的不认识小香了?奴婢是小香啊……”

“小香?”苏瑜抬手抚了抚额头,却触及到了一片包裹着的白布。她努力地想了想,也没找到这具身体残留的任何记忆,反而,先前在华夏所发生的一切,却渐渐地笼上了心头。

她叫苏瑜,曾经,是特种部队的一名战士。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一生都要奉献给那身庄严的迷彩,却不料,三年前意外查出的绝症给她的军旅生涯画上了句点。

记忆里的大半内容,都是医院白得刺目的墙壁,呛鼻的消毒水味,和日复一日注射进身体的种种药剂。姐姐和姐夫冷漠的表情和父亲眼里的灰暗还历历在目,就连她自己,都曾经一度放弃了希望,不愿再因为高额的治疗费用给家人增添负担了。

直到……一份白底黑字的协议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将最后的一丝光亮带到了她的面前。

所以……这也是她会出现在这个奇妙的世界里的原因么。

苏瑜低头看着明显并不属于自己的双手,明澈的眼眸里,满是恍惚和怔忪。

“小姐,您到底怎么了?”小香见她久久不说话,急得快要哭出来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苏瑜被她打断了思绪,终于回过了神,见她眼里的关切和担忧不似作假,心头渐渐升起一丝暖意,抿了抿嘴角道:“我没事,只是……刚刚醒来有些头晕而已。”她摸了摸额头上的白布,问道,“我这究竟是怎么了?”

“哎哟我的小姐!”小香咬着下唇满脸委屈,“您还不是在听雨楼和那些公子小姐们吟诗作对的时候摔倒磕到了脑袋吗?奴婢拦着您可您非要去,我早就说了那几家的小姐不怀好意,我看肯定是她们推的小姐!您这一摔都昏迷了五天了,可把奴婢吓得不轻!”

“好了,这不是没事了吗?”苏瑜安慰了她两句,心里却叹息了一声,原主因为摔了一跤磕破了头而死,也算是不幸中的不幸了。这个时间点刚巧碰到她的到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巧还是不巧了。

“我有点饿了,能帮我去煮些东西吗?”她尝试着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这句身体意外地虚弱,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足以叫她眼前发黑,头晕目眩了。

小香闻言这才猛地一拍脑袋,道:“对呀,小姐您都这么多天没吃过东西了,奴婢这就去给您煮些粥来!”

她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屋子里这才安静了下来。苏瑜深深地吸了口气,掀开被子缓缓地下了地,朝着梳妆台的方向缓缓地挪了过去。

倒不是说她有多在意容貌,但刚刚穿越到一具新的身体,不管是谁,都会迫切地想要了解自己的新身体。网站huijindi.com

古代只有不甚清晰的铜镜,镜子里,头上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姑娘坐在那里,容貌虽然算不上绝美,却相当耐看,尤其是那双多情的桃花眼,于眼尾微微上翘,不经意地就流泻出了点点与气质不相符的娇媚。

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个首饰匣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发簪和耳环,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放着,精致而并不艳俗,看得出原主定然是个蕙质兰心的女子。

苏瑜稍稍拿出几样来看了看,便重新放了回去,在现代,她能接触珠宝首饰的机会很少,因此对这些,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

小香端着食盒推门进来的时候,正见到苏瑜坐在那里。她一愣,便放下食盒笑道:“小姐莫要担心,您伤的是在后脑上,不会看到疤痕的,等到小姐的伤大好了,便可将这布条拆下,到时候,您还是那个名满京城的第一才女!”

第一才女?苏瑜的脊背僵了僵,动了动唇却终于还是没有将心底的不安和疑惑问出口。她原本只当原主是养在深闺里的女子,略懂吟诗作画也十分正常,却没料到,她还会有这样一个身份。

对于如今的她来说,什么才女的名号根本就不是什么荣耀,反而是一件累赘,试想她一个十八岁就参军的人,能在文化课上有多高的造诣?诗词歌赋仅仅限于中小学要求背诵的篇目,现在也差不多都还给了老师;至于琴棋书画就更加不通了,自从她记事起,就从来没有摸过这些东西,她家里又如何会有这个闲钱让她去学?

要扮演一个才女的角色而不让人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她来说,简直难于上青天。汇金地

她不由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苏瑜来到这异世,也已有了几天的工夫。而她修养的这段时间里想了很多,最多的内容,是关于她怎么获得自己身份的信息。

十分遗憾的是,原主的记忆,她没能继承半分。

这种仿佛失忆的感觉,让她有些没有安全感,就好像是在一个完全不了解的新事物面前,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更别提要保持人设,不让人发现端倪了。

她不清楚在古代,若被人发现“换了芯子”,是否会被当成妖怪活活烧死。

她也曾想过用试探的方法看看能不能从小香的嘴里挖出点有用的信息,但事实证明,试探虽然有用,可信息十分有限,有些最最基础的信息比如姓名,家族关系,是很难试探出来的。汇金地

一个丫鬟,又怎么可能闲聊的时候把主子的名字挂在嘴边?

苏瑜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第二章 未老先痴呆

“小香,我的手镯去哪里了?”苏瑜一面翻找着梳妆奁,一面招呼着小香。

小香急匆匆地从门外跑来,听她问,面上露出了一丝奇异:“小姐,您昨天不是说把那个镯子收起来的吗?”

“啊……”苏瑜面露惊讶地顿住了手里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小香,“这样啊……”

次日,苏瑜卧床休息,拿着一本话本子津津有味地看着,看到有意思的地方还会和小香交流。

“小香,你说这男女主角到最后会分道扬镳还是在一起呀?”苏瑜感慨,“他们的感情也太波折了吧。”

小香奇怪地看着她:“可是小姐……这本话本,您不是前几天就看完了吗?”

第三天,苏瑜对小香说:“我感觉身子利索了一些,今天让厨房多做些肉菜送过来吧。”

小香应下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苏瑜又叫小香:“我感觉身子利索了一些,今天让厨房多做些肉菜送过来吧。”

小香目露不解和怀疑:“小姐您刚刚已经说过了啊……”

终于,在连续的折腾下,小香去找了夫人,夫人去请了大夫。

难得有一大票人到她这小小的院子来,苏瑜有些不太适应,这也是她第一次,看见这户人家的当家女主人。

稍稍丰腴的身体,保养得体的脸,颧骨横长显得有些凶相,而从她威严的表情来看,也确实是个厉害的女人。

苏瑜没有多打量她,轻轻叫了声:“娘,您怎么来了?”

“瑜儿,你伤得这么重,我怎么能不来?”妇人皱着眉头,眼中有严肃,有沉稳,却唯独没有诧异,这让苏瑜悄悄地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有叫错。只是她那声“瑜儿”,倒是让她小小地晃了晃神。

在她的记忆里,多久没有人曾这么亲昵地称呼过她了?即便是她的父亲和姐姐,也经常连名带姓地喊她,最多也就叫一声“小瑜”罢了。曾经倒是有那么个男人,半开玩笑地这么喊过她,可最后……

苏瑜的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却很快调整好了情绪。她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小香,心知肚明小香已经把她的情况告诉了这妇人,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出惊奇来:“我这几天已经好多了呢。”

妇人看向她的眼神里有些复杂,却没有说是什么,招招手让大夫进来,道:“给她看看。”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提着药箱进来,给妇人行了礼之后,向苏瑜道:“还请姑娘把手伸出来。”

苏瑜依言伸了手,心下却不慌,这种磕到头的事,便是现代也要开颅才能弄清楚的,光是把个脉能看出什么来?果然,片刻后她便听到那大夫说,还要再看看她的头。

苏瑜配合着大夫拆了布条,后脑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但肿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看起来有些可怕。

大夫轻轻地按了按,便惹得苏瑜一阵痛呼。

那老大夫看了一阵,便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夫人,这个情况来看,三姑娘很可能脑袋里还有淤血,这才导致她记不得事的。老夫开个活血化瘀的方子,可血块毕竟在脑子里,要清除,恐怕还是有些困难呀!”

那妇人闻言皱眉,问道:“若是消不掉,会怎么样?”

大夫无奈道:“消不掉的话,恐怕三姑娘的症状会越来越重。”

妇人沉吟了一阵便点了头,对身后的嬷嬷道:“送大夫出去。”

苏瑜打量了她的便宜娘一眼,见她并没有起疑,便放下心来,心里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为了能在古代活下去,不管是失忆也好,老年痴呆也好,该装的还是要照装不误。

好在有受伤的头作掩护,装失忆没叫任何人怀疑。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苏瑜果然连自己是谁也忘记了。

有了前面的铺垫,小香就算是再欲哭无泪,也不得不一遍一遍重复那些被她“忘记”的事:“小姐,您可要记住了,您叫景娴瑜,是景家三小姐……”

为了装失忆,这些信息苏瑜听了不下十遍,到最后几乎能烂熟于心。

她叫景娴瑜,是景家的嫡出的三小姐,上头还有一个大姐和一个二哥,只是和她非一母同胞,因此关系也未必近到哪里去。

至于这景家,当家的是景飒,也就是原主的父亲,原主的生母系景飒原配,只可惜死得早,现在的主母是景二哥的母亲杜氏,也就是先前见到的那个妇人。

景府人不多,做得了主的除了景飒和杜夫人,也就只剩下三个子女和一个姨娘。这一点让她稍稍安心了一些,只要便宜爹和继母对她还过得去,又没有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在这落后的古代活着,或许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而景飒任户部侍郎,是正三品官,因此她也是京中贵女,常常活动与名门子弟的圈子中,得了一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

想到这个才女的名号,苏瑜忍不住又揉了揉眉心。如果她没记错,这原主正是在和一众贵公子小姐吟诗作对的时候,脚下一滑,后脑磕在台阶上丧了命。而后来入驻的她又文采半点不通……苏瑜很有自知之明地想,就算她再读上十年书,恐怕也没法比上原主的三分吧?

这样看来,这“恢复记忆”之时,是遥遥无期啊……

凭着“失忆”的借口,她果真又安安稳稳地休息了十天半个月,期间甚少有人来看望她,她也自然落得个清闲,闲来无事便在自己的小院里锻炼锻炼身体或者看看书,这些日子下来,原本病怏怏的身体倒是好了不少,气色也好了许多,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恶补,她对于这片世界的了解也增加了不少。

这是一片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时空,当今正处于西楚王朝。西楚算是个泱泱大国,是开国皇帝在前朝梁皇的手中夺下的江山。西楚的周围小国分布,而唯一有实力与之抗衡的,便只有处于西楚之北的北漠。

“原来北漠胡岭的雪,算得上是天下一大奇观。”她翻着一本地方志,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随口便道,“小香,以后和你去北漠玩上一遭如何?小香?”

屋内安静得很,她这才惊觉抬头,却见小香根本就不在屋里,不由得疑惑地皱了皱眉,这丫头刚刚还在的,这会儿跑去哪儿了?

她放下书,往屋外走了几步,便听得小香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外面传来,还有一个她没听过的女声,二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第三章 来自旁人的试探

“小香?”她开门出去,便见小香正张开双臂如同母鸡护小鸡一般拦在门口,而一名紫色纱裙的女子站在院子里,面上带了一抹为难和尴尬。

“这是怎么回事?”她皱眉问道。

“小姐,您怎么出来了呀?”小香见她出来,不满地嘟了嘟嘴,道,“奴婢和她说了小姐您病了在休息,可她非要见您,奴婢也没有办法。”

苏瑜对她这种护犊子的态度哭笑不得,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放下手来,问道:“她欺负过我?”

“这倒是没有,”小香满脸不情愿道,“可是……”

“好了,不是问过了吗,我上次摔倒只是个意外,别总是把别人想得那么坏。”苏瑜看着她的表情,忍俊不禁地弯了弯嘴角,小香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什么情绪都不会往心里藏,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景三小姐这是?”紫裙的女子听了这主仆二人的对话,就算再大意也觉察出了什么异样的地方,忍不住出言问道,似乎觉得自己唐突,又连忙补上了自己的来意,道,“听闻景三小姐受了伤,容昕特意来看望一番。”

她微微一笑,语气温婉大方,既显得有礼又不觉疏离,便是苏瑜也觉得,若自己是个男人,一定会对她颇有好感。

大抵是古代都盛产美女,眼前的这位姑娘,容貌便不在她之下,比起苏瑜的清冷来说,她更多了几分温柔的小女儿气,也更加地娇媚可人了。

她伸手,身后的婢女立刻递了一个精巧的盒子过来,“这是一点小小的礼物,还请景三小姐勿要推辞。”

苏瑜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番,似乎不记得有哪户人家姓容,因此也没有接过那盒子,淡淡一笑,道:“抱歉,我那天磕到了头,记忆出了点问题,所以还要请问小姐你是……”

她说得抱歉,实际却并没有见什么歉意,或许稍有几分无奈,但更多只是陈述一件事实的平淡,没多少起伏的声音,渐渐夹杂在清风中消弭了。

此言一出,她清晰地看见那紫衣姑娘的表情僵了一下。

而几乎是立刻,她脸上挂上了浓浓的担忧:“呀,景三小姐伤得这样重吗……我是祝容昕你不记得了?”

原来是姓祝。苏瑜恍然,这京城只有一户人家姓祝,想必她便是祝太傅的孙女了。

祝容昕把礼盒放在了桌上,又问了问苏瑜的状况,确认了她的病症之后,倒是流露出真心的遗憾来:“没想到这一摔居然摔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恐怕谁也想不到,昔日的京城第一才女,竟然……”

她说着叹了口气,有些说不下去了。

苏瑜淡淡地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道:“有些东西,忘了也未必不是好事。人要是都记着,那要多累啊。”

祝容昕闻言顿了顿,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小心翼翼的试探:“那……景三小姐可还记得睿王爷?”

“谁?”苏瑜疑惑。

祝容昕似是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眼底最后一点戒备也消散了开去,笑道:“看来景三小姐连咱们京城的大人物都忘记了呢。”

“可不是,”苏瑜无奈地笑,指了指自己的头,“我一个病人,也实在不想和那些大人物扯上关系。”

她现下差不多看清了这祝容昕的来意,绝对和这睿王爷息息相关。而且看样子,似乎和原主还有些关系。

苏瑜也不甚在意,她不是原主,自然也会和原主走上不一样的人生轨道。尽管未来还不明朗,可有一点她是明确的,自古以来皇室水深,她除了敬而远之,没有别的想法。

祝容昕似乎很满意她的说法,想了想,问道:“景三小姐伤还未愈,又……可还参加桃花宴?”

“桃花宴是什么?”

“看来景大人还没有告诉你。”祝容昕眼底划过一缕异色,很快又恍然,“也许是不想你费心吧。”

苏瑜自然明白她的委婉,在大家族中,利益为上,如今她磕坏了头,多半成了没用的弃子,祝容昕这样心思玲珑的人,自然能够想到这一层。

苏瑜也不在意,只是抿了口茶,听祝容昕费了一番口舌来解释桃花宴。

“今年的桃花宴,其实是变相地给几位皇子选亲,景三小姐你没有记忆,我担心你会被欺负。”她微微蹙着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直视着苏瑜,面上有几分担忧。

小香怀疑她被人欺负,祝容昕也担心她被欺负,看来这原主活得,确实不怎么受人待见。

苏瑜看了一眼祝容昕,淡淡的眸光似乎能看清她心中所想。片刻,她淡笑:“刚好我也担心自己惹什么是非,若能不去,那是最好不过了吧。”

只可惜,尽管苏瑜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抛头露面,更不愿意和这个世界的皇室扯上什么关系,但人算不如天算,当今天子的一道“四品以上官员需携所有女眷出席”的圣旨下来,哪怕苏瑜还在病中,也不得不跨上了缓缓驶向宫中的马车。

她额上厚厚的纱布已经拆掉,一张如出水芙蓉般的容颜上画了淡淡的妆容,可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她面容的苍白,配上一袭素雅的淡蓝色襦裙,怎么看都是一位弱柳扶风的病弱小姐。

苏瑜靠在马车上,微阖着眼,任由对面坐着的景大小姐景娴姝打量。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便宜大姐在打量她,从一上了马车便是如此。对此她也没什么可说的,如今她是一个“撞破了头失忆的病人”,即使性子和平常有所不同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她“失忆”了嘛。她如今顶着原主的身体,就算是亲姐姐,也找不到任何怀疑的证据,更何况眼前的这个景娴姝,和原主也并不很亲。

就在苏瑜闭目养神的时候,那道视线的主人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开了口。

“三妹的身体,可好些了?”她开口问,容貌和景娴瑜有些相似,但多了一丝身为景府最大的孩子的自傲,“听说三妹撞到了头,姐姐也实在担心得很,可惜一直抽不出时间去看望妹妹……今日去宫中,你真的没问题吗?”

第四章 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苏瑜睁开了眼,清澈如水的目光正好对上了景娴姝的视线,一瞬间竟让她有了一丝丝的心虚。她身为家里最大的女儿,即便偶尔帮着杜氏打点一些家里的生意,可到底也是深闺里的女子,要说没时间去看望,着实牵强得很。恐怕担心是假,暗地里,不知道为她失忆一事嘲笑了多少次呢。

好在苏瑜很快把视线移开了,微微点了点头道:“谢谢大姐姐关心,我的伤已经好多了。”

只一眼,她便看清了这便宜大姐的心中所想。无非是想看好戏又怕她给景府丢脸罢了,苏瑜的嘴角泻出了一点点嘲讽的角度,心里为原主感到一丝悲凉。

她淡淡道:“大姐不用担心,昨晚父亲已经和我说过了,我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只是宫中怕是明争暗斗不断,那些个贵女小姐又不知道我是这么个情况,恐怕到时候……还要请大姐多多相助,以免我丢了景家的脸。”

景娴姝讪讪地笑了笑,道:“都是自家姐妹,自然要互相帮助的。”她转开头去看着窗外,心里腹诽这个妹妹一失忆居然变得这样敏锐。同时又有些小小的遗憾,毕竟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的景娴瑜,一朝落魄,任谁都会想要再踩上几脚爽一爽的。

但她既然这么说了,还搬出了给景家那么大的帽子,今日桃花宴,说什么也要护着她了。

景娴姝一阵心烦,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索性不去看她,自己盯着窗外假装看起风景来。

马车悠悠地前行着,没过多久,就吱呀一声停了下来,立刻有丫鬟上前来,把景娴姝扶下了马车。苏瑜没有带小香,因此自然就无人搀扶,可她本就不是娇弱的小姐,一手提了裙摆,一手扶住马车,轻轻松松地就跃了下来。

入目是一片别致的花园,苍翠的树木掩映着娇美的花朵,一条大理石板铺就的道路通往其中,隐隐能见到其中的亭台水榭,怪石嶙峋。

而她们如今所处的位置便是在这花园的入口。除了她们的马车之外,还有一台软顶小轿,藏青的帘子绣着金线,一只栩栩如生的青鸾跃然其上。金色的流苏随着清风微微晃动,就在苏瑜看过去的时候,一只纤白的素手撩起了帘子。

“臣女给明霞公主请安!”苏瑜尚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景娴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自己的袖口被狠狠地扯了扯。

她瞬间会意,低下了头来,学着景娴姝的样子行了一礼。

“娴姝妹妹不必多礼。”那轿中的人走了下来,虚扶了景娴姝一把,语气悠悠地似是漫不经心,她把目光投向了苏瑜,“哟,这可不是咱们京城第一大才女吗,看来今天,可是要在桃花宴上大出风头了!”

苏瑜听她这话,一时间也不知她是真不知她失忆,还是刻意挖苦嘲笑,总之好意没听出来,恶意倒是满满当当。她心下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这原主也是混得够差,想她好的人没几个,盼她不好的人倒是多得很。

她抬起头,脸上扬起苦笑道:“明霞公主过奖了,如今谁不知道我磕破了头没了记忆,别说是诗词歌赋了,我时常都记不起来我自己是谁呢。”

那明霞公主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仿佛是看一只落魄的蝼蚁:“哦?是嘛,那可真有些可惜……本宫的三弟,恐怕要为此伤心了呢。”

苏瑜没有接话,只是垂着头站在那里,仿佛听不见她的嘲讽。而事实上,她正在回忆昨晚景飒和她讲的皇室关系,眼前这个明霞公主似乎排行第二,那么她的三弟……应该就是睿王陆安澈了。

睿王,又是睿王,这已经是她在近几日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难道原主真和这什么睿王有什么不同一般的关系?苏瑜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好在那明霞公主没有再多说什么,率先往御花园里走了进去。苏瑜跟着景娴姝走在她的身侧,清澈如水的目中,划过了淡淡的若有所思的意味。

凉亭里,已经有许多贵女到了,三五个一群,正小声地聊着。苏瑜没有认识的人,也素来不喜这种社交的圈子,挑了一个角落里坐着,静静地看外面的风景。

不得不说,这古代虽然落后,但景致委实不错,比起现在的人造草坪,人造假山和喷泉,这古代的风景明显更加美丽,也更加自然。

在凉亭的不远处,正是一处从假山上飞泻下来的瀑布,落在清潭里,溅起一阵白茫茫的飞雾,清清凉凉的,偶尔有细小的水星子落到脸上,也舒服得很。

苏瑜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水汽特有的清甜的空气,心情也不由自主地好了许多。

她不想惹麻烦,可不代表麻烦不会来找她。

才坐了一小会儿,她就发觉,有几名贵女看向了她,指指点点地不知道在说什么。苏瑜本欲装着看不见的,可她发现那是枉然,因为她们此刻,已经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景三小姐,别来无恙啊!”其中一名贵女勾着嫣红的唇,站在了她的面前,神色高傲。

苏瑜坐在那里,面上没有什么神色,清清冷冷地瞥了她们一眼,却丝毫没有低人一等之感。她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湖水,问道:“你们是谁?”

毫无波动的一句话,若是熟悉她的人,却会知道,她此刻已经不耐烦了。

可偏偏那几人看不出这一点,相视一眼,都掩嘴咯咯地笑了起来。另一名贵女笑道:“传说你景大才女撞坏了脑子,本来我们姐妹还是不信的,可现在一看,原来是真的!这可不得了了!景娴瑜啊景娴瑜,你说你现在成了废物,还有什么脸面到这桃花宴上来,难道都不会觉得羞耻的吗?”

旁边一人拨弄着指甲道:“我看她呀,脸皮比城墙还厚,哪里懂的羞耻?要是我呀,早就一头撞死了!”

最先说话的那名女子,听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讽刺她,眼里闪过满意的笑意,假意制止道:“呀,你们可别乱说话,谁不知道睿王爷喜欢她,你们再这样乱嚼舌根,小心人家找了睿王爷来要你们好看。”

“我可真怕呢!”众女子哄堂大笑,“也不看看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睿王爷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废物草包?真是笑死人了……”

苏瑜依旧坐着,听她们句句嘲讽,眼皮都没动一下,等她们笑也笑完了,她淡淡的声音才响起:“说完了?”

战王追击令:霸道王爷吃定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战王追击令 或 霸道王爷吃定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我的飞鱼先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的飞鱼先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我的飞鱼先生目录预览:第1章锦衣卫白大人第2章财神上门第3章回到明朝第4章锦衣绣春第5章是梦是醒第6章印堂发霉第1章锦衣卫白大人明,成化十三年,立冬。北京城第一场雪下了整整三天三夜。鹅毛大的雪飘在天地间,白茫茫的,走在大街上连人都瞧不真切。第三天傍晚雪才停下来,积雪已经有膝盖那么深。浮生茶馆里,有人看着外面一片苍茫戏说莫非是有什么冤情,然后说起新晋锦衣卫指挥史白起宣,年不过二十六岁就当上了锦衣卫一把手,真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可惜走马上任不到

  • 《鬼夫的情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鬼夫的情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鬼夫的情话目录预览:第1章右眼疼第2章红衣的老婆婆第3章通风管道中的干尸第4章室友第5章一位和尚第6章珈蓝寺第1章右眼疼我从昏睡中醒来,窗户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打在我脸上十分的刺眼。我的右眼又开始疼了起来,立刻用双手手捂住。“小小,怎么了?哪里还不舒服,今天是出院的日子,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立刻说。拍片子做检查一样不能少,一定要让那个开车撞你的人放血。不就是开着豪车有什么了不起的,将人撞了扔到医院就走了,你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也都没来看一眼,有钱了不起啊

  • 《夫君是鬼还有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夫君是鬼还有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夫君是鬼还有毒目录预览:第1章走马上任第2章通灵人第3章鬼缠第4章你到底是个神马第5章被鬼坑了第6章哪来的妖孽第1章走马上任我叫秦瑶,今年二十三岁,表面上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其实不然,准确的说,我所出生的整个秦氏家族,都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来历。大约从两百多年前吧。我的家族就开始了一个神秘的传承,鬼医,专门服务于阴阳两界,给死人摸脉,帮活人消灾。不说别的,单说我爷爷,我太爷爷,都是阴间叫得上名字的大阴差。而我,作为我们鬼医家族,

  • 《我的纯情总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的纯情总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我的纯情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狡猾的女人第2章那女人,有毒第3章十分讨厌!第4章恨不得自己上第5章他是弯的第6章你是来抓我的?第1章狡猾的女人江州最豪华的一家酒吧半夜被扫黄。一批‘小生’入网,至于为什么不是‘小姐’?因为,这是一家著名的‘鸭店’。陈夭夭不幸被抓。只是,与他人不同的是,她被‘某小生’指认为金主。派出所的地下审讯室,潮湿又阴冷。陈夭夭待不惯这样的地方,心情烦躁。可两手被戴手铐的她,又不得不接受审问。不过,有趣的是,审问她的两个审讯员,

  • 《一世新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一世新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一世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成为拍卖品第2章如何补偿第3章让她出气第4章取悦他第5章做我的女人第6章当面对质第1章成为拍卖品苏浅被强行扒光推出幕布之外。心中虽然愤怒,却紧咬下唇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她知道,上了这贼船,即使叫破喉咙也无济于事,盲目抵抗只会让自己像那些女人一样受到更多的虐打。双手尽量护住身体,利用长发的掩饰,想让自己的暴光程度尽量降低。然而她赤着的脚还没有站稳,一道强光便直直打到她身上,聚光灯的热量顿时让满身外沁的冷汗被蒸发。苏浅反射地抬

  • 《明月江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明月江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明月江南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第一卷第2章今天起,要你一无所有第一卷第3章自己撞上来的小猎物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第一卷第5章你做什么?放开我第一卷第6章不要,求求你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入夜。邮轮上举行的舞会还在继续,衣香鬓影间是起伏的莺声燕语,调笑呢喃。穿着一身绯红抹胸长裙的顾非衣,双手环胸瑟缩站在东舱门口。心中的愤怒和焦灼,让她白皙的小脸泛红,呼吸不畅。一个小时前,顾依涵轻蔑的话语似乎还响在耳前……“我说是你推了战夫人下海,

  • 《你的爱太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你的爱太烫目录预览: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第2章替你验身第3章不要脸的臭流氓第4章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第5章他这是要干什么第6章你瞎说什么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凌晨两点,东华西郊、汤池别苑。点点灯火掩盖住的黑暗中,一抹娇俏纤细的身影从墙头跳落。“嘶,好疼。”跳下来时崴着了脚,俞桑婉皱着眉、忍着疼站起来,猫着身子往里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婉婉,我们谈谈,看到短信给我回电话。落款:安子皓。“嘁!”俞桑婉冷笑一声,眼神

  • 《阔少的宝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阔少的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第2章吻技,差评第3章到底想怎么样第4章权少承,你要干什么第5章怎么?舍不得我第6章他带她出海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砰!”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门被重重合上。凝欢只觉得浑身上下滚烫不已,那双美眸渐渐迷离,因为害怕,她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只听见外面的交谈声……“干净么?我们少主有洁癖。”“干净干净,我知道权少有洁癖,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绝对干净!”权少?洁癖?干净?就在凝欢困惑不已的时候,忽然一股外力将她从角落

  • 《强宠娇妻生包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强宠娇妻生包子目录预览: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第二章干什么去了第三章时隔半年第四章何必为难一个女人第五章没有回头路第六章确实不简单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寂静的夜,男人强壮的身体紧紧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大掌一寸寸蹂躏着娇嫩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还带有满满的发泄,皮肤上传来痛痛麻麻的感觉,不禁让段漠柔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而整个身体也如蛇般缠绕于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想靠得更近,要得更多。如火般燥热的身体总想找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禁更抱紧了身上的男人,指

  • 《余生之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余生之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余生之爱目录预览:第1章雨夜惊魂第2章一对可爱的萌宝第3章初见亲生父亲第4章你有老婆吗第5章因为你很帅第6章你是不是疯了第1章雨夜惊魂今日的天气异常闷热。晚上十一点左右,座落于紫竹山别墅区的凌家院门突然开了,凌沫雪头发凌乱,光着脚,穿着一条红白格学生裙就跑出了大门。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跑的步子有些凌乱。“妹妹,妹妹!”几分钟后,后面传来一道异常尖利的声音,“你回来,给我回来!”凌沫雪听了一个激灵,提起精神加快了速度。“轰隆……”突然,空中电闪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