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漫漫星光似我心 大结局

2017/12/8 9:52:03 来源:网络 []

书名:漫漫星光似我心

第一章 你怎么还不去死

夜凉如水。网站huijindi.com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粗鲁地推开了。

被吓醒的乔小欢睡意全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男人就爬上了床,压在了她的身上。

下一秒钟,她的双手被男人紧紧地抓住,随后,他扯下了领带紧紧地绑在了她的手上。

“每天那么多人死,怎么死的不是你!”莫子谦的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车祸,服药,跳海,你最随便选一样啊!”

此刻,他的眼前似乎弥漫起一层仇恨的红雾,他的理智也一点点地被侵蚀。

熟悉的声音和气味让乔小欢稍微放下心来,但是,被他压在身下,脖子被他掐住,双手又被绑住,她的心里仍旧不安。

仿佛想要将心里所有的仇恨都宣泄出来,莫子谦松开了她的脖子,他动作粗鲁地掀开了被子。

看着她那曼妙的身躯,他的目光变得犀利,刻薄的话语从口中逸出:“穿这么性感给你的奸夫看吗?”

“你……放开……放开我……”乔小欢心里无比难堪,她神情痛苦地盯着犹如从地狱里来的复仇使者一般的男人。网站huijindi.com

这个该死的男人,每次喝醉了或者是在那个女人那里受了委屈就跑回来找她撒气。

结婚这两年来,她都不知道承受他多少次的怒火了。

“放开?”莫子谦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有着嗜血的光芒,“这些年来,你不是想方设法地爬上我的床,求我怜爱你吗?我现在就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他低下头,含住了她嫣红的唇瓣。

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咬来得切实际。

“你放开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衣不蔽体的乔小欢又羞又恼地瞪着他。

莫子谦的大手粗鲁地扯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

他的目光犹如淬了毒的利箭扫视着她的身体,以伤害她为乐。阅读huijindi.com

“把你当成什么了?当然是名正言顺的泄欲工具,免费的妓女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天真地奢望我爱你吧?”

说完,他毫不怜惜地往她的最深处冲了进去。

“啊——”乔小欢吃痛地喊了一声,可是,那样的声音只会让他的动作更加凶残。

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泣不成声地哀求着:“我不过是爱上了你而已,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羞辱我?”

“从你利用了爷爷让我娶你的那天开始,你就该知道,这不是羞辱,这是你应得的。这一切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莫子谦才一说完就张嘴咬住了她凸起的小红莓。

从那天开始,他对她就只剩下恨了。

“疼……”乔小欢浑身颤抖着,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也不能把他推开,“莫子谦,你杀了我吧。汇金地

他明明是在对她做着全世界的夫妻都会做的事情,可是,除了深沉如海的恨意之外,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爱意。

他只知道爷爷是因为不能和她奶奶共结连理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却不知道她这些年来爱他爱得痛彻心扉。

“杀了你就太便宜你了,报复一个人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你让瑶瑶多痛苦,我就让你加倍体会!”莫子谦说着继续在她的身上肆虐。

“我恨你……莫子谦,我恨你……”乔小欢一边承受着他毫不温柔的索欢一边诉说着恨意。

“那你就恨吧,我不在乎。”

发泄过后的莫子谦眸子变得清晰了几分,他从她的身上起来,嫌弃地瞥着犹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她,他从口袋拿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一片药丸。版权huijindi.com

以为他要让她跟往常一样吃避孕药,乔小欢神情难堪地别过头,怎么都不肯张开嘴。

莫子谦没有理会她的抗拒,他用力地捏住了她的脸颊,强迫她张开嘴后把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乔小欢连连咳嗽。

莫子谦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他并不如往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乔小欢正觉得意外,然而,下一秒钟,她的身体却有一种莫名的骚热感。

一开始,那感觉像是被蚂蚁啃噬,渐渐的,那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里似乎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莫子谦刚才让她吃的不是避孕药而是助兴的药,她恼羞成怒地呵斥:“该死的你让我吃了什么?!”

“以你的聪明怎么会猜不到我让你吃了什么?你不是爬上了我的床之后还不安于室吗?好好享受吧!”

讽刺地说完,莫子谦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任由被绑住了双手的她备受煎熬。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乔小欢用尽全身的力气咬住下唇,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忽略体内的异样。

可是,她的身体里的火却是越烧越旺。

最后,她挣扎着从床上摔下来,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浴室里,在寒冬腊月任由冷彻心扉的凉水由头浇落。

她的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楚是凉水还是泪水。

第二章 我要让你偿命

乔小欢苍白着脸,浑身发抖地从浴室里出来。

一想到刚才莫子谦的无情与羞辱,她的心仿佛被人用最锋利的刀子一刀刀地割着,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在滴血。

“铃铃铃……”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小欢,宁心瑶要跳河了!”

“什么?”乔小欢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回过神来,她换了身衣服,化了个淡妆,遮掩了自己苍白的脸色才出门去了。

出门的时候,天上已经下起了雨。

凶猛的大雨让乔小欢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宁心瑶怎么会跳河呢?

宁心瑶都还没有把她从莫太太的位置上挤下来呢,她怎么舍得死?

“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我已经没有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坐在河边的围栏上的宁心瑶声嘶力竭地哭着。

“瑶瑶,你别做傻事!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莫子谦小心翼翼地朝宁心瑶伸出手。

这一瞬间,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这一生真的亏欠宁心瑶太多了。

下了车的乔小欢目睹了莫子谦忧心忡忡的模样,一抹自嘲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那是她的丈夫啊,她乔小欢的丈夫!却对个不相干的女人百般柔情。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见到乔小欢出现,宁心瑶的神情变得无比激动,“就因为我撞见了你和顾凌风的奸情,你就要找人轮了我吗?七八个流浪汉,乔小欢,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什么?”莫子谦一脸错愕地望着乔小欢。

他那仇恨的视线仿佛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出两个窟窿。

“你还真是好样的啊!”他冷笑着嘲讽,“上次让人在我的车上动手脚没成功,你明知道瑶瑶的身体不好不能受到刺激,你又来陷害瑶瑶。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顾凌风在一起啊?”

“我没有!”乔小欢努力地忽略他伤人的目光,她为自己辩解,却是徒劳。

“我说的都是真的!子谦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宁心瑶的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上,她的脸色苍白得犹如七月半的女鬼。

她眉心深锁,大口大口的呼吸,神情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痛苦。

“我没有做过她说的那些事情!”即使他相信她的机会很渺茫,她也还是忍不住辩解。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宁心瑶神情变得激动,她恨恨地盯着乔小欢,厉声地说:“我知道你恨我,觉得我抢走了子谦哥哥的爱,所以你才想方设法地除掉我,可是我都要死了,不是吗?你还不放过我?”

“你胡说,我没有……”乔小欢气急了,她想跟莫子谦解释,可是,可是他压根就不看自己一眼。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打在她的脸上,生疼生疼的。

多年前宁心瑶就说自己患了先天性心脏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会死掉。

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她却还是活得好好的,三不五时地在她和莫子谦之间兴风作浪。

即使她不止一次在心里期盼宁心瑶能像烟囱里的轻烟,消散于风中,这一瞬间,她还是本能地想要冲过去把宁心瑶拉回来。

“乔小欢,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莫子谦气急败坏地呵斥。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啊……”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尖叫,宁心瑶就掉进了河里。

乔小欢站的方位,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宁心瑶是自己不小心脚滑,掉下去的。

可是,就算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

“子谦哥哥,救我……”

“要是瑶瑶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莫子谦的声音冷得如千年寒冰。

大雨打湿了他的脸,乔小欢看不清他的神情,她就跟个木头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莫子谦也跳进了水里,几番挣扎后,把宁心瑶拉回了岸边。

被莫子谦紧紧地搂在怀里的宁心瑶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她不断地发抖,不知道是冷还是身体不舒服。

“子谦哥哥,我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她紧紧地揪住了莫子谦湿漉漉的衣摆,我见犹怜。

“你忍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莫子谦不再看乔小欢,始终都没有。

他将宁心瑶拦腰抱起,走上了停在一旁的车子。

可是,偏偏,乔小欢就站在车头前。

第三章 你就撞死我吧

“莫子谦!你下来,我们把话说清楚。我没有做过她说的那些事情,我是清白的。”乔小欢张开双臂挡在了车前。

“滚开!”莫子谦阴沉着脸朝乔小欢怒吼。

如果再这么耽误下去,他真担心宁心瑶会心脏病发。

“我不走!”乔小欢站在雨中大吼,“我是清白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这些年来,我有多爱你,你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吗?”

雨水不断地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她知道自己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可是现在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果她不解释,她和莫子谦的婚姻就真的走到尽头了。

“子谦哥哥,我疼……,我……我会不会……会不会就这么死掉了?”

宁心瑶一手捂住了胸口,一手紧紧地抓住了莫子谦的手臂。

她的胸口急促地起伏,嫣红的唇瓣也失去了颜色。

“你犯贱!”莫子谦眼中闪过一抹肃杀的神色,他朝乔小欢吼了一声就迅速地倒车,随后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电光火石的刹那,乔小欢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她的眼前浮现的却是莫子谦愤怒的神色。

有一阵狂风从她的耳边呼啸而过,似乎有什么狠狠地撞在了她的身上。

如果她真的死在他的车轮下,那他这辈子都会记住了她了吧?

这样也好,呵呵。

“小欢!”

一道响彻天空的惊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乔小欢转过头去,发现许久不见的母亲竟然飞快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同样察觉乔母出现的莫子谦迅速地打转方向盘。

他阴沉着脸,握紧了方向盘,车子从乔小欢的身边绕过,在暴雨中朝前疾驰。

“叭叭——”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一辆车子以极快的速度朝乔母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小心!”

乔小欢惊恐地大喊一声,她想要冲到母亲的身边,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她的双脚仿佛被人用钉子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砰!”

乔母的身体犹如一道抛物线,被车子撞飞到半空中,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妈!妈!不要!”

那一瞬间,乔小欢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的耳朵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楚任何的声音。

反应过来后,她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母亲的身边,她紧紧地抱住不停地流血的母亲。

“妈妈,你撑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她试图将母亲抱起来,然而,她却没能抱得动母亲。

“妈妈,妈妈……”

不管她怎么努力叫唤,母亲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再看她一眼。

她瘫倒在地,紧紧地抱住了母亲。

暴雨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却像是没有感觉到寒冷一般。

她附在母亲的耳边哽咽地说:“妈妈,我带你回家,我带你回家。”

乔小欢独自处理了母亲的丧事,期间,她冷静得可怕,甚至没有在众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亲戚们都说她冷血,说她当初不顾母亲的反对硬要嫁给莫子谦就很不孝了,现在母亲死了她却不为所动,不感到悲伤简直就是枉为人女。

面对那些呵责,乔小欢也没有放在心上。

处理完了母亲的后事,她回到了母亲的住处。

两年前,母亲认为她嫁给不爱她的莫子谦并不会幸福,所以极力反对她和莫子谦的婚事。

当时的她仿佛被猪油蒙了心,铁了心地想要嫁给最爱的人。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斩钉截铁地对母亲说:“妈妈,你错了,我会幸福的,能嫁给他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了。”

后来,母亲再也没有接过她的电话,没有见过她。

这两年来,她试图缓和和母亲的关系,可是母亲估计真的被她伤透了,她们母女的关系并没有缓和。

如今,站在结婚前和母亲住过的屋子里,她的心里空荡荡的。

家里的一切还是旧时的模样,她的视线落在了沙发上她曾经最爱的小熊布偶身上。

她慢慢地走到沙发旁,拿起了那个已经褪色的小熊,她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

她轻轻地把小熊搂在胸前,很快的,她在小熊的身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太过思念母亲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她再闻了一次,发现小熊上确实还留有母亲的味道。

一想到母亲平时就坐在这张沙发上看电视,怀里还抱着她曾经最爱的小熊,她的喉咙就一阵阵地发干发紧。

“妈妈……”

她轻轻地喊了一声,两行热泪从脸上滑落。

“妈妈……”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住了怀中的小熊。

她犹如受伤的小兽一般,把头埋在小熊的怀中,任由泪水染湿了小熊的毛发……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门外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她恍惚地从小熊身上抬起头来,脱口而出:“妈,你回来了!”

漫漫星光似我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漫漫星光似我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说好不爱你12章

    原标题:说好不爱你12章小说名字:说好不爱你第12章:憋屈这讪是搭不下去了,不过我徐佳媛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么?!当然不!车子很快就出了小镇,车速也渐快了起来,我不再说话,只是侧过身靠着车门,翘起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不能聊天是吧,总不能还不给我看吧!我这一盯,简直比我搭讪还有效果,一分钟不到某个吊炸天的小哥哥就侧眸朝我看过来,“你看什么?”扳回一局我得意,眉梢一扬就笑了,“能看什么,看邱队啊。”他收回视线,看向路况,“没见过脸上有包还撩汉的。”噗——想着那墨迹都遮不住的包,我一口血就卡在嗓子

  • 余情与你共白首12章

    原标题:余情与你共白首12章小说书名:余情与你共白首第12章一万块就想赎回你的良心?愤愤说完我转身夺门而出。站在外面的好些人同情地朝我看过来,我疾步离开,脑袋又晕又涨。话说得强势,可我知道,我和何旭不可能再过下去了,不离婚只是为了给他添堵而已。明天再难,也要提步往前走。没有男人,我也得过下去。我上到五楼院长办公室去消假,就算我刚刚小产,也必须恢复工作。男人靠不住,我只能靠我自己,我得赚钱,我妈的病需要钱。医生说过,我妈还有醒过来的希望。看到季薇也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很想立刻转身,可挣扎了一下我还是

  • 权势之通天道12章

    原标题:权势之通天道12章小说名字:权势之通天道第十二章一点小暧昧烧包的林克今天很有自信心,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不过是早上的七点十分,想必那文化局也是八点上班,八点半才开始办事,于是觉得时间还早,决定到杨寡妇的早点摊上和早点西施搞搞暧昧。踱着步子进了杨寡妇的早点屋,大概因为时间早的原因,屋子里还没有几个人。杨寡妇在灶上忙碌,克哥心仪已久的早点西施在屋子里如同背上长着鸟翅的天使一般飞来飞去,不过手里拿着的要洗的碗很和天使的形象似乎很不协调。“吃什么?”早点西施见林克过来了,很随便的问道。

  • 巅峰战殇12章

    原标题:巅峰战殇12章小说:巅峰战殇第0012章怎么受的伤宁倾城很清楚现在的形势,当机立断的说:“我不会尖叫,但是我会配合你们,证明我在你们手里。”绑匪首领目中露出一丝欣赏之意:“很好,宁小姐是个聪明人,我期待你的配合。”“我会配合,但是希望你们言而有信,拿到东西让我安全离开,否则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宁倾城冷冷的说。绑匪首领取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咦,怎么手机没有信号?”“你们的手机有信号吗?”绑匪首领向四名蒙面大汉问道。四名蒙面绑匪拿出手机:“奇怪,我的没有信号。”“我的也没有。”“刚才还

  • 情难自控12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12章小说书名:情难自控第十二章偷听我知道何风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一定会亲口的告诉何奕鸣,要和我结婚的消息。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这一天晚上,何风吃完饭之后,迟迟的都没有回到我们的房间。我的心兴奋的快速跳动着,有种预感告诉我他一定是去找何奕鸣谈论我们的婚事了。想到这里,我在房里再也坐不下去。这场我精心安排的好戏,我又怎么可以错过呢。我换上轻便的睡衣,光着脚出了房门,走下了楼梯。果然,客厅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我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在楼梯的暗处,竖起耳朵,细细的聆听着从客厅里面传来的

  • 风生水起12章

    原标题:风生水起12章小说名字:风生水起第十二章旧棺埋新骨老严的贼耳朵特灵,一听有什么宝贝东西,跟耗子见了肉似的,跨步跳进石棺里头。“怎么的?那李有财还给咱留下点好东西?”哪还有什么宝贝,这石棺里头除了一条红色的丝绸垫布,连个铜板都不见。老严期盼地看过来,我指了指石棺壁上刻着的地图,石棺内侧其他位置没有,唯独我眼前的有,上面用行楷字写了三个字:鬼谷图。“老严,古代石棺里头,都刻这种图?”看着跟黄河十八道拐似的,九曲回肠的道路,应该是十分偏僻的地界,如果说真是什么藏宝图的话,恐怕也是艰难险阻的所在

  • 妻子的秘密12章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12章小说:妻子的秘密第十二章,报复!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去找李天了,我自然要快点行动了,今晚上安琪就要陷害李天了,不过我上次带着面具差点没打死李天,这次必须用真人的样子,千万不能让李天认出来。不然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我来到了酒吧里,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这里依然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换好了衣服后这时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吓了我一跳,我急忙转身看去。是黄鱼踹的我,我是红姐聘进来的人,但是红姐是主管,而黄鱼是我的组长,专门负责我的还有别的服务员的管理。他看到我回头看他瞪着我说道

  • 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

    原标题: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十二章杀手来袭“小宏,遇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饭桌上,林宏一家人吃着饭,林宏脸上露出点点笑意,直看得李芸以为自己儿子发神经了。“妈,没事,你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林宏夹着一根青菜说道,神情竟是有点憨傻,这一刻的林宏看起来才真的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如果林宏此时的表情被他前世干掉的那些敌人知道的话估计要在心中感到委屈了。这个憨货真的是无极帝主吗?劳资当年怎么就被这个憨货干掉了?“你小子不是谈恋爱了吧?”林朝军问道,他心中疑惑,总觉得林宏这

  • 百鬼夜行12章

    原标题:百鬼夜行12章小说名:百鬼夜行章十二老猞猁林玉儿实际年纪比我要大三岁,今年已经二十六,与她师父闯荡江湖多年,不敢说是老油条却也是鬼道高手。本事不在我之下,实战经验还要比我高哩。一一介绍完了。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底,她这几年果然没有白准备,对于对付那鬼王有了几分信心,“你的本领与我相差无几,想来实战必然比我要强,一般鬼王的话,咱俩应该能够对抗。”不在慌乱,但林玉儿的为人却让人哭笑不得,“师父叫什么名字啊,看来来头不小,我听听,怎么就培养出你这样的骗人精。”“不许说我师父坏话。”林玉儿媚眼一眨

  • 乡村小神医12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12章小说名字:乡村小神医第十二章:新房完工赵齐贤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一番云雨过后,身体格外畅快,身体懒洋洋的不想动。心里想着,再过几个星期就是山货完全成熟的时候了,是最合适采摘的时候,这几天还是先把自己这房子给修建好,村里的刘大脑袋的建筑队也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点头就可以开工了我。赵齐贤第二天一起来吃了早饭就开始干修建房子的事,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扔进仓库,在赵麻子遗物里找到的那本医典也被他随手扔到了仓库的柜子里,仓库透风,不用担心潮湿的问题。赵家村挺小,赵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