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我与总裁的千般缠绵》之第17章 思想不纯洁【17】

2017/12/8 14:41:56 来源:网络 []

小说:我与总裁的千般缠绵

第17章 思想不纯洁

  翌日,汇金地天还未亮,莫相离就偷偷摸摸的出门了。她打算先去见父亲一面,弄清楚情况再去找律师,去拘留所的路上,她再次拨通了郁树的电话,打算先跟他约个时间见面。

  电话很快被接起,只不过这次是个很妖娆的女声。莫相离愣了半秒,连忙问:“你好,请问郁律师在吗?”

  “你说Mark啊,他现在…嗯,很…嗯,很忙。”女人的声音带着一股让人脸红心跳的沙哑。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莫相离怔了怔,抬腕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会忙很正常,只是为什么那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一直传来?

  难道此忙非彼忙?

  “嘭”一声,莫相离只觉得脑袋都炸开来,全身的血液都冲向脑门,她几乎是立即就挂断了电话,脸上火烧火辣的。她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脸局促的瞪着手机。

  难道是美娜师姐记错人了?一个严谨正直的律师,不该会如此没有时间观念。这个郁树,还没见面就让她心生反感,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律师。阅读huijindi.com算了,求人不如求己,她还是自己去找才最靠谱。

  景甜古怪的盯着倏忽一下被挂断的手机,怔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刚才的语气,顿时了然。她抿嘴轻笑,不知道是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太过暧昧让对方误会了什么,还是对方的思想本来就不纯洁。

  她将手机扔到一边,又继续在跑步机上跑起来。

  此时她身后的浴室门被人推开,那人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上身赤 裸着,版权huijindi.com只在腰间裹了根白色浴巾,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性 感。

  他五官轮廓分明,眼窝深邃,星眸剑眉,鼻梁高挺,薄唇如刀削,却是一个极英俊的中美混血儿男子。

  他乍一看见房里的女人,浓眉浅皱,“甜甜,我说过没我的允许,不许进我的房间。”

  景甜边跑边回头看他,见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上正淌着晶莹的水珠,她忍不住吹口哨,一脸花痴的调侃道:“Mark,你这模样出去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嗯,不过好在你已经被我绑死了,要不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

  优雅帅气的男子忍不住翻了个死鱼眼,美感全都破坏殆尽。看到景甜脸上的迷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他才问道:“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不知道。”景甜摊摊手,又扭回头继续跑。

  郁树也没在意,转身去衣帽间挑选出门要穿的衣服。刚进了衣帽间,景甜就屁颠屁颠的跟进来,她双手环胸,倚在门框上,一脸讳莫如深的问:“Mark,你是不是在中国养了小情人?”

  郁树偏头就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说:“怎么会这样问?”

  “就刚才打电话来的那位小姐啦,一听到我说话,就立即挂了电话,你若没养小情人,她怎么那么心虚?”景甜理所当然的回答,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回答她的却是郁树大步走过去,将她往门外一推,“砰”一声甩上门。

 

  拘留所内,莫相离坐在椅子里隔着玻璃窗翘首以盼,视线尽头,一扇冰冷的铁门被人拉开。紧接着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苍老蹒跚的身影,他双手带着手铐,似乎每行一步,都会发着刺耳的尖嚣声。

  莫相离骇然站起身来,眼睛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熟悉身影,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死死地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崩溃会当场哭出声来。

  莫镇南被警员带到玻璃窗前坐下,见她还不知所措的站着,他比了比椅子,小说《我与总裁的千般缠绵》之第17章 思想不纯洁【17】示意她坐下。那么简单的动作,若是在以前,会带着一股凛然的气势,而现在,却只余下无力。

  莫相离心中一酸,猝然掉下泪来,她见莫镇南拿起挂在一旁的电话,她也连忙拿起,轻唤一声:“阿爸……”话未完,泪已汹涌澎湃。

  “阿离乖,不哭。”向来威严的声音也经这场牢狱之灾给磨得没了锐气,莫镇南看着她平静的落泪,心中酸涩。

  不忍让她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结果仍是逃不出命运的捉弄。还想再说些什么,唇抖了抖,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莫相离拿出纸巾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睁着一双澄亮的眼睛望着莫镇南,问:“阿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您会贪污受贿。”

我与总裁的千般缠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与总裁的千般缠绵 其中部分文字,说明huijindi.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六章 接近真相【7】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六章接近真相【7】小说名: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六章接近真相我没想到,在凯越竟然会遇到江绵绵这个贱人。本来,我只是下午来到凯越会所,布置一下,毕竟,我并不是真想失身给宋成。宋成这个人渣,半年前曾打过交道,我的设计图被他们公司看中,他自见了我便纠缠不休,还试图给我下药。几次我都巧妙的躲过了。我经过顶楼VIP包间,听见里面传来不正常的喘息声。“宋哥,你好厉害呀。”我一惊,这矫揉造作的声音,是江绵绵。“S货,不能再给你了,爷晚上还要好好享用江亦霏。”这声音,我认得,是宋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7章 你也配【7】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7章你也配【7】书名:悬崖上的爱情第7章你也配我再也忍受不了,推开门就跑了。我想不通,为什么相爱那么多年的人说变就变,我几乎无力招架。夜色深了,小雨淅沥沥的落下来,路上的行人匆匆的跑了。我站在大街上,看着来往的人群,我也想跑,我也想躲雨,可是偌大的城市,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终于崩溃,蹲下身子抱着自己,眼泪止不住的掉。原本我以为,夏洛宸是我这辈子的信仰和依靠,为了他,我可以不顾一切。可是,却是他亲手断了我的后路。无力前行。无路可退。头顶上的雨突然停了,我疑惑的抬起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六章 陆子煜【6】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六章陆子煜【6】小说名:花间俏医女第六章陆子煜林谷雨不知道路,跑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树下,忙跑过去问了下路。顺着路人指的路,林谷雨飞快的朝着前面跑去。这个年代,没有车子,代步工具也不是每个人家都能买得起的。听那个人说,来回将近一个时辰。想到这,林谷雨脚下的步子更快了。池航躺在床上,粗喘着气。他好累,好难受。“三哥。”池业将豆沙抱到一旁的小木箱上面的床上,担心的望着池航。抬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池业只觉得他的头热的要命,想到林谷雨说的,连忙用沾着酒精的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6章 他的睿智,我的狼狈【6】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6章他的睿智,我的狼狈【6】小说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6章他的睿智,我的狼狈我缩了缩脖子,心里凄凉得要命。“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什么可以被骗走了。”正在这时,好几辆登山车冲了上来,直接停在了我们面前。打头的那个男人单脚撑车,直起腰看看我,又看看披在我身上的衣服。“我操,度云,你爷的天生犯桃花啊,深更半夜在这鸟不拉屎的山上都能有艳遇。”身旁的男人伸脚踢了一下他的前轮胎。“你眼瞎啊?”听他这么一说,那人才又仔细地将我打量了一遍,看见我双腿的血,目光惊了惊。“这,啥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6章 发火【6】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6章发火【6】小说名字:红妆余毒:栀子香第6章发火“你个死丫头还知道回来?我一天没吃饭了你知不知道?”怒气冲冲抓住时机成功扇了一嘴巴的是我妈,这几年她在家里养的白白胖胖的,但却总是揣着一肚子怨气,时不时的就在我身上宣泄。三年过去了,她依然在为了爸爸的事情,恨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做饭。”出租车到楼下的时候,我下车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半成品,本想着回家安静吃个饭,看样子又只能是奢望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张兰会找我发脾气,甚至动手打人,我都习惯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六章 暗夜遇险【6】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六章暗夜遇险【6】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六章暗夜遇险调酒师把酒放在两人面前,陆少琪端起一杯塞在苏沫手里,跟她的酒杯碰了一下,“来,为我们的重逢干杯。”见陆大小姐一口干了,苏沫摇摇头,喝了一小口就把高脚杯放下。认识这么多年,苏沫几乎是滴酒不沾,就是被她逼得不行了才喝一点,所以陆少琪也不在意,刚才那么说也只是想逗逗她。两人正说说笑笑着,交流着彼此两年的空缺,没看到旁边有个人端着酒杯晃过来。黑影盖在头顶,让陆少琪不满的皱起眉头。本不欲理他,谁知这人太没自觉,靠在吧台摆出一个他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书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六章:转正(因为晚上要出去,所以这一更早更了。冰公主继续无耻的求收藏,求票票,求长评!!新书冲榜啊冲榜啊,宝贝们给力些哦!冰冰爱死你们了!)看来军长大人对她的做法,有点抱怀疑态度。名不正则言不顺吗?“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夏凝眨了眨眼睛。易云睿不语,静静的看着她。好吧,在军长大人面前,一切谎话都是徒劳的。“我不想做‘小三’,我想做元配。”夏凝很认真的回答。夏凝的回答,易云睿怔了几秒钟,随后笑道:“嗯,你就是易云睿的元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 公开的情妇(下)【6】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6】小说名称:前妻不要逃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冷清溪依旧保持着微笑,她从来都没有稀罕什么慕家少奶奶的位置,既然有人要做,她只管上手奉上就好,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慕家大少爷的会议什么时候结束,她的粥快要凉了。慕寻城说完这句话,不自主的开始搜寻冷清溪的身影。想看看她苍白而难过的脸,却见藏在人群后的她依旧一脸的微笑,似乎还在神游,根本就没将他的一番话放在心上,这让慕寻城莫名其妙的恼怒,真想上去将那个女人的笑容撕碎,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自此,凌菲儿就入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不似眼前人脸上火辣辣地疼,柳絮似是有意为之,两记耳光打得都是她受伤的左脸,一声比一声响,余剩绕梁,听得人心尖儿疼。赵献置若罔闻,负手静默地立在一旁。第二记耳光极重,锋利的指尖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来,丑妃偏过脸,啐出一口血痰。“柳絮不是故意的,”柳絮柔婉地抚摸那痕迹,“丑妃娘娘不会怪罪妹妹吧?”“自然不会,”献帝笑得冷漠,口吻如刀般凌迟她的心,“她已这般丑陋了,不在意多几分颜色。”好像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像一只被稳妥珍藏了数年的瓷器,沿着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 共享【6】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共享【6】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6章共享黑漆漆的刑房里散发着恶臭,这里是皇宫最恐怖的地方,若不是还有狱卒时而巡视,应雪桃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地狱。她也不知被关了多久,隐约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低沉冷酷的嗓音响起:“让她清醒一点。”“哗!”夹带着冰块的水迎面浇来,她浑身一个哆嗦,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对上那双黑如墨潭的瞳孔,漩涡般吞噬着她。“现在知道什么是报应了吗?”阎清鸣穿了一身黑色的华服,刑房昏暗不明的烛火,将他映衬得犹如地狱中的阎罗。“我没有害死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