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9 2:12: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
第11章退婚

传言不是说容王府七小姐胆小如鼠,上不得台面吗?难不成是传言有假?

“你这是强词夺理!”刘云硕气急败坏的看着容寻,又赶忙转头看着皇上一脸恭敬,“皇上,这容寻与人私通在前,现在又在您面前想给我加上莫须有的罪名,还请皇上您为我做主,这等女子实在是伤风败俗之极!”

话虽是对皇帝说的,刘云硕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容寻,眼里的怒火毫不掩饰。汇金地

“皇上这容寻虽是我容王府的七小姐,但是她身上背负圣旨,又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实在是有损我容王府的颜面,还望您秉公处理。”这时大夫人也来插了一脚,目光阴狠地看了中间的容寻一眼。

看着下面你一言我一语的皇帝也终是开了口,“容寻,你与人私通人证物证俱在,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容寻淡淡一笑,莫名其妙的看了刘云硕一眼,“启禀皇上,臣女还有话说。”

而皇帝的眉微不可见地皱了皱,不耐烦的看了眼容寻,“说。”

容寻就像不知道皇帝的反应一样,缓步走到那男人面前,“皇上您听的不过仅仅是他们的片面之词,我们这两个当事人都还没发话呢。”

大夫人见容寻是想让那男人说出真相,心就安了下来,进宫前她就给那人使了个眼色,现在容寻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跟我斗,还嫩了点!大夫人一脸得意的看着容寻,巴不得她再出点丑。

要知道,一旦容寻坐实了私通的罪名,皇上就得把容寻和文昌王的婚约解除了,这样一来,她女儿容玉有有机会了。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不过大夫人想的是挺美好的,现实嘛,往往就有点残酷了。

只见容寻一脸微笑地看着那个被指控与自己私通的那男人,“他们说我与你私通,可有此事?”

这容寻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明明事情就已经成定局了,容寻还这般问。

皇帝见此也饶有兴趣地看着男人的反应。

那男人被容寻一问,立马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给皇帝磕头,“皇上,小人……小人与七小姐并没有私通,这一切都是大夫人指使小人的,小人不得不从啊!”

霎时间,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谁也没有想到那男人会反咬大夫人一口,不过要说这最震惊就是大夫人本人了。

这什么情况?不是应该一口咬定与容寻那贱人私通才对吗?大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跪着的男人。

“皇上冤枉啊!臣妇冤枉啊!这人血口喷人。阅读huijindi.com”大夫人尴尬不已,脸色苍白一点也没有刚刚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

“你,就是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大夫人指着地上跪着的男子,情绪激动。

这样一看明眼人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不过顾及容王府面子的问题,皇帝也不会真的怎样,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看到场面尴尬,文昌王妃走了出来,“素来听说容王府七小姐聪慧可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兴许今天的事是大夫人搞错了,让七小姐白白受了委屈。”

这话也算是打了圆场,表面上是帮了大夫人,其实是在卖容寻个好。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容王府七小姐在城中究竟是什么名声,聪慧可人?愚不可及还差不多!不过谁也没戳穿文昌王妃。

容寻从进来开始,她的表现就一直被文昌王妃看在眼里,这个七小姐已经不是以前的草包了!

不过像大夫人那样的人是注意不到这点的,心里还在暗暗地恨容寻让她丢了脸。阅读huijindi.com不过她怎么也想不通那男人怎么会帮容寻说话?又恶狠狠地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

“皇上,或许这件事真是臣妇的错,是臣妇没有弄清楚,不过地上这男人跟臣妇确实素不相识!”说着大夫人还感激地看了一眼文昌王妃。

虽然这次整治不了容寻那个贱人,但还好文昌王妃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不然肯定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容寻也知道这事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也没有打算在继续追究,不过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做!

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刘云硕,容寻就跪在了地上,“皇上,如今已经真相大白,臣女有个不情之请。”

见此,皇上连忙让她起身,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竟然不再继续追究大夫人,倒也是个识大体之人。

“这次的事让你的无故让你的清白受损,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朕一定尽量满足你!”

“既然如此,那臣女就恭敬不如从命。”

顿了顿,容寻接着说,“臣女请求皇上解除我与文昌王的婚约!”

解除婚约?

这容寻脑子坏了吧!

文昌王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一点端倪,奈何容寻一脸的认真。推荐huijindi.com

他都没说嫌弃她?她一个草包竟然还嫌弃他!

“皇上,虽说这只是一个误会,但臣女的清白也确实有损,相信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从我房里抓到男人的事情了。”

说着容寻又看了一眼大夫人,大夫人被她这一看,忙底下了头。

不错,大夫人为了让容寻的名声扫地,早就让人把消息散播出去了。

“既然如此,臣女便不能再嫁给文昌王爷了。臣女恳请皇上解除婚约。”

不卑不亢,容寻跪在地上,却让人觉得惊艳。

一种难言的气质散发开来,大夫人第一次觉得心悸。网站huijindi.com

而慕容锦却是凤眸微眯,一脸笑意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儿。

怎么之前就没看出来她这么会说呢?

“容寻,你确定要这样?”

“是,还请皇上下旨解除婚约。”

大家都知道,容寻不再是以前的容寻!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胆小如鼠的容王府七小姐!

皇帝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罢了,罢了,既然已经答应你可以提任何请求了,自然这个也是可以的。”

“多谢陛下。”说着容寻便站了起来。这一世是她不要他文昌王!

要说心里最不是滋味的人非刘云硕不可!

他堂堂文昌王竟然被退婚了!

还是被一个他看不起的草包退婚!

第12章 圣旨

刘云硕气的牙痒痒,却还偏偏得扯着一副笑脸,“七小姐如此为我着想,小王真是感激不尽。”

而容寻就像是没有注意到文昌王的反应一样,“文昌王不必客气,这都是臣女应该做的。”

这该死的女人还在笑!刘云硕看着容寻脸上的笑容气不打一处来,两只拳头紧捏着,又放开来。

“好了,既然没事了,大家就回去吧,圣旨明日送到容王府。”见气氛尴尬,皇帝开了口。

众人纷纷跟皇上作揖散去,大夫人肚子里憋着一肚子的火,心里还想着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小贱人!

离开时慕容锦特意从容寻身旁而过,而容寻却仿若没看见他一般。

容王府,已是三更,灯火通明。

“好你个容寻,竟然私自退婚!胆子大了是不是?”

大厅里传出一个尖锐的女声,府里人一听就知道是那刻薄的大夫人。

“退婚这事是皇上亲口答应,怎么能说是我私自?莫不是大夫人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

容寻目光冷冷地看着大夫人,竟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

她怎么能恐惧呢?何况还是对这个贱人恐惧!

老夫人厌恶地看了眼大夫人,“别说了,今晚的事,皇上都已经定夺了,谁都别在背后嚼舌根。都散了,回去休息吧。”

这大夫人平时怎么做事的,她也知道,平时放纵她,现在竟然还闹到皇上面前去了!

“母亲您……”

“是,祖母,我这就回去休息。”大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容寻就打断了。

说完容寻恭敬地朝老夫人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前院,枫落院。

“大夫人,这事就这么完了?”红萼看着自己夫人坐在榻上生闷气,愤愤不平的说着。

“不这样还能怎么?”

“嘶……”大夫人说话气急,手中的手帕因用力过猛而撕坏了。

“不过,那贱人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文昌王,竟然自己提出解除婚约的事情。要说她突然表聪明了呢,却还是这么没脑子!”说起这个事,大夫人面色稍微好看了些。

这样,她的女儿容玉就有机会嫁给文昌王了。

红萼听了连连点头,“夫人说的是,那贱人也是真够蠢的。”

白天大夫人安排她们做的事没做好,这时只得想办法讨她欢心了,不然她可没有好果子吃。

听了红萼的话,大夫人点了点头,吩咐下去叫人准备洗漱就寝。

咚,咚咚……

“容寻妹妹,容寻妹妹。”

第二日一早,天刚刚泛白,容寻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有声音叫她。

这是?容瑾天的声音?

揉了揉眼,容寻起了身。

开了门,果然是容瑾天,看起来跟着急,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地滴落。

房间很小,她身边也没有丫鬟照顾,也没有茶,只得亲自倒了杯水给容瑾天,“哥哥,这么早过来,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知道容瑾天来不是因为昨晚捉奸的事,就是退婚的事。

“妹妹,我刚起床就听丫鬟们在议论,说昨晚在你房里抓到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容瑾天看了眼容寻的反应,还好妹妹没事,便接着说,“我怕你出事,就赶来了,还好你没事。”

容瑾天仔细打量了下容寻,见她没事才放下心来。

看到容瑾天大汗淋漓的样子,容寻有些厌恶上辈子的自己。

上辈子竟然一直忽略了他对自己的好,最后就连他死也是因为自己而死,甚至自己都没有回去送他最后一程。

容寻抬起头来,“哥,你放心吧,我没事。”

“公子,七小姐,老夫人叫你们去前厅。”这时一个丫鬟进了来。

容瑾天一脸莫名其妙,而容寻却是知道应该是解除婚约的圣旨到了,“知道了,你去告诉祖母,我们马上就来。”

等到丫鬟走了,容寻说道,“哥哥,我已经请求皇上解除我和文昌王的婚约了,想必这一定是圣旨到了。”

容瑾天看着容寻,好像容寻突然长大了,眼睛里多了一些东西。

不过不管怎样,她容寻始终都是他容瑾天的妹妹。

“嗯,哥哥相信你,你这么做一定有你自己的道理,只是皇上没怪罪你吧。”说完容瑾天才后悔了,要是皇上真的怪罪了,就不会来下这道圣旨了。

看到容瑾天尴尬,容寻嘻嘻一笑,“皇上没有怪罪容寻喔。哥哥,你先去吧,我换身衣裳洗漱下就来。”

容寻这一说,容瑾天才反应过来,容寻这样子显然是才起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便出了去。

容王府,前厅。

从正门到前厅,所有的丫鬟小厮都低头恭敬地站在两旁。

前厅里老夫人带着一干人浩浩荡荡走到正门,容寻也在此列。

“圣旨到!”

门外的公公,扯着嗓子大声说着。同时间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

“秉承天运,天佑我朝。容王府七小姐容寻,聪慧可人,秀外慧中,朕甚感欣慰,特此其婚姻自主,另赏黄金百两,钦此。”

婚姻自主?

容寻也没想到皇帝会这样做,不过这正是她想要的。

“七小姐,还不快接旨。”门外宣旨的公公蔼可亲地看着容寻。

容寻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手伸出,“容寻接旨,有劳公公跑一趟了。”

“七小姐,要知道皇上可从未给过谁这般恩惠呢!就连公主皇亲都没有婚姻自主的权利,七小姐您可是第一人。”

传旨的公公在容寻耳边小声说着,随后又大声吼道,“咱家恭喜七小姐,七小姐请起。”

容寻接了旨起身,随即所有人都跟着起了身。

“既然圣旨已经传到,咱家也该走了。”

“公公等等,这是一点小意思。”传旨的公公挥了挥手中的拂,刚准备转身,老夫人便率先一步上前将手中的东西塞给了他。

颠了颠分量,公公眉开眼笑的看了眼容寻,走了。

若是以前,老夫人定不会为了容寻而打赏传旨的公公,可今时不同往日,昨儿在金銮殿上之事她也有目共睹。

容寻只是求了道解除婚约的圣旨,可今日下来的却是让容寻婚姻自主,另外还赏了五百两黄金,可见皇上对容寻的态度,就冲这一点,她也得打赏传旨的公公。

这容寻也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对待了。

第13章 血玉器魂

看到老夫人的小动作,容寻也明白她的心思。

不过,不代表这样她就能忘了之前的事!

要知道,昨晚她的这个好祖母,还打算为了容王府的清誉让她死呢!

直到传旨公公的马车渐渐消失,老夫人才转头看着容寻,“容寻,打今儿起,你就搬到前院兰阁住,再到管事嬷嬷那里亲自去挑几个丫鬟。”

“谢谢祖母,不过容寻习惯了后院,就不去前院了。”

“母亲,容寻既然都这般说了,就随了她去吧!”大夫人也开了口,容寻不去前院她巴不得!

她也纳闷呢,这皇帝怎地这般赏赐容寻,这贱人到底那里好了,现在连老夫人都要讨好她了!

“红叶,你叫人把后院重新修葺一番,顺便带七小姐去挑几个丫鬟。”红叶是老夫人的大丫鬟。

见容寻面色认真,老夫人也就随了她去。

“是,夫人。”红叶缓步上前行礼,应声。

“今儿我得去庙里上香,府里事务就交给你处理了。”老夫人看了眼大夫人刘氏,说完就拄着拐杖在人搀扶下进了前院。

这是示意她对容寻的态度该改改了,刘氏也是个精明的,这怎会不明白!

老夫人一走,刘氏随意嘱咐了几句也在丫鬟簇拥下离开了。

“哈哈哈!妹妹,皇上这圣旨一下,这下你不仅不用再嫁给刘云硕了,而且连祖母对你的态度都变了,妹妹你终于不用再受欺负了。”

后院里传来一声大笑,还好后院离前院远,平时又没人,不然指不定又得惹出什么是非。

容寻白了容瑾天一眼,“哥哥你小点声,待会全府上下都听到了。”

容瑾天尴尬地笑笑,“先不说了,一会儿丫鬟发现我不见了就不好了。有事记得找哥哥,哥哥下次来再给你带好吃的……”

话刚一说完,容瑾天就退出房间,又转头朝容寻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容瑾天的背影,容寻愣了愣。上一辈子,一直是容瑾天默默守护她,这一世换她来守护容瑾天。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再无异样。

血红色的玉珠就这样完全融入了她的手!

昨夜,一夜之间容王府七小姐与人私通之事,传遍全城。

清晨大街小巷的小贩早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容王府七小姐败坏门风、与人私通,行苟且之事。

然,早饭还没吃完,又一消息震惊全城。

“你听说了吗,容王府七小姐被皇上下旨,特赐婚姻自主!”

“怎么可能?昨夜还有消息说容王府七小姐,深闺寂寞,与人私通。”

“就是婚姻自主,这是多么大的荣耀!这样的事,怎会落到一个有失清白的女人身上?”

……

一时之间闲言闲语,再次沸腾起来,而两次流言的中心都是容王府的七小姐!那个胆小如鼠的容寻!

大家都知道一个不清白的女人是不可能被皇上亲自下旨特赐婚姻自主的,既然皇上下了旨,就说明容寻与人私通之事,并不存在。

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是他们这些老百姓能知道的。

不过这一来,容寻倒是成了城里的风云人物!人们的饭后闲谈!

此时,作为流言蜚语四起故事的主人公容寻,正在房里研究融入自己身体里的血玉珠子的事。

“既然去灵族的东西,必然是有用之物,不知这珠子究竟有何用处!”坐在床上,容寻看着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语。

“主人,目前来说我对您的用处并不大,主要是因为您目前身体素质过低。”

一个声音从容寻脑子里传来。

又是这个声音?

容寻一个激灵,灵族的东西果然不一般。

不过它说自己身体素质低?

想了想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也确实过低,毕竟现在自己只有13岁,而且自己以前性格懦弱、任人欺负,连饭都吃不饱,身体素质又能好到哪里去?

“你就是那颗珠子?”容寻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不多时脑子里再次传来那个声音,“主人,我并非是血玉珠,而且血玉珠的器魂。人有灵魂,器也有器魂。只不过人不管强大或弱小都有灵魂,而我们器却不一样,只有等级高的器才会产生器魂。”

“普遍来说,一百万件器里,也难以找出一个有器魂的器。”

……

器魂?

这种东西容寻第一次听说。

高级的器有了意识,形成器魂,而有了器魂的器就是器中的皇者。

当然器魂也可以人为植入,不过必须得是高级的炼器师。

“你口中的小主人是慕容锦?”

“主人我们可以进行精神沟通,你不用说出来,我便能知晓你要说什么。至于小主人的却是慕容锦。现在虽然我已经与主人缔结血契,一切都听从主人的吩咐。但是主人仍要保护小主人,这是前任主人最后的吩咐。”

想必这器魂口中的前任主人,便是慕容锦他母亲了。

既然注定躲不过,还与慕容锦有交集,那我容寻便助你俯瞰世间!

“你既然是血玉珠的器魂,那我以后便称你为血玉。”

“是,主人。”

听到血玉回答自己,容寻这才确定,果然不用说话它就能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方才你说我身体素质低,因此现在你对我没有多少帮助。那如何快速提高身体素质?”

“这套心法,可助主人除去体内的秽物,打通经脉。”

血玉刚说完,容寻只觉得脑子一热,一幅幅画面快速闪过脑海。

里面全是一些基本的强身健体的招式,有点类似五禽戏。容寻心里有几分怀疑,不过即是血玉给的,那应该不会错!

“七小姐。”心法还未仔细研究,门外便传来一阵敲门声。

嘎吱。

容寻起身,随意理了理衣裳,便开了门。

是红叶,想必应该是带自己去挑丫鬟的吧!

果不其然,见容寻开了门,红叶便行了一礼,“七小姐,老夫人吩咐我来带您去管事嬷嬷那里挑几个好使的丫鬟。”

“老夫人还吩咐了,这两日后院修葺,让七小姐先搬到兰苑兰阁去住一阵子,等修葺好了七小姐与七姨娘再搬回来。”

既然老夫人这样安排,容寻也不再驳她的好意了。

应了声,容寻就跟着红叶去前院管事嬷嬷处挑丫鬟。

第14章 被逼出家半路遇追杀

“七小姐,这些都是刚刚送进府里的,老夫人吩咐过了,让您先挑。”

前院的人个个都是精明的主,这不,管事嬷嬷一见红叶领着容寻过来,赶忙笑脸相迎,指着院里的一群小丫鬟说着。

容寻跟管事嬷嬷客气了两句便仔细打探起这二十来个小丫鬟。从管事嬷嬷口中得知这里最小的也才七八岁,大的也就比她大两岁。

仔细地看了一遍,到真有几个看上眼的。

“你叫什么名字。”

容寻站在一个皮肤黝黑,稍显强壮的丫鬟身前。

那女孩有些震惊,显然不知道容寻会问她,“七小姐,奴婢叫春花。”

“春花,好,以后你就叫月凤。”

“月凤多谢主子赐名。”那丫鬟朝着容寻跪下行了一礼。

一般大户人家的府里挑丫鬟的规矩是,给丫鬟赐名就代表这个丫鬟自己要了。

容寻让月凤跟在自己身后,又走到一个小丫鬟身前停下,“你呢?可愿意跟我?”

这丫鬟生的一副好容貌,瘦弱不堪,眼里却透着坚定,就是这个眼神吸引了容寻。

“奴婢愿意。奴婢天儿见过主子。”

倒也是个识趣的丫鬟,容寻点了点,示意她起身,“天儿,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随后容寻又随意选了两个,这才在管事嬷嬷的笑脸中离开了院子。

“哼!还七小姐?真以为自己有本事了!母亲是青楼出身,再有多大的本事也翻不了天!”容寻刚一走,管事嬷嬷就在院子里小声骂道。

这些话却一字不漏的都进了容寻的耳朵,这种话她听多了去了。

这偌大的容王府,真正能为她着想的也就容瑾天一人了,而她唯一在乎的也就这一人,其他人怎样她不在乎。

回了后院,红叶打算安排人来帮容寻搬东西,却被她回绝了。实在是她这后院没有什么需要搬走。

吩咐月凤和天儿等四个丫鬟,简单收拾了下就带着母亲龙氏去了兰阁。

兰阁的东西都很齐全,布置很是精妙,听说这是以前容王最宠爱的姨娘住的地方,不过在容王去世前,那个姨娘就因与人病去世了。

几人到了兰阁,已是晚膳时间,随意收拾了下,就吃了饭睡下。

一夜好眠。

容寻天不亮就起来了,一个人在竹林里练着血玉教她的心法。

兰阁的房间很多,旁边的假山后面是一片小竹林,而刚进兰阁要走过一片荷花水池,景观好不雅致。

林子里的空气里蕴着一股竹子的清香,让人神清气爽。

说是心法,其实就是几句口诀配着一套类似五禽戏的拳法,是血玉给的,因此容寻称它为血玉拳。

一套拳法打下来,容寻大汗淋漓。没想到看似这么简单的动作,这么累人。

除了出汗,着实累人外,容寻还真未体会到有什么其他奇妙之处。

既然是血玉给的东西,那必是有用,她也不及这一时。

打完了拳,容寻便回房间洗漱,一身都是汗味。

“小姐,各院都遣了丫鬟送东西来。”

洗漱完从房里出来,天儿就走了过来。

容寻看了眼院子里,除了昨儿的几个丫鬟又多了几个丫鬟,“都走了吗?”

“都已经走了,这几个丫鬟是管事嬷嬷派人送来的,说是您昨儿就挑了四个丫鬟,怕您不够用。”天儿解释道。

怕我不够用?

看着院子里的八个新来的丫鬟,除了那么一两个外,各个眼神都倨傲的很,不用想就是别院安插的钉子。

她倒也不在意,“先留着吧。”

“去叫我娘来吃饭吧!”

天儿行了一礼便去了龙氏的房间。

“你们几个都去忙吧,以后都听天儿和月凤的吩咐就行了。”

昨容寻挑了四个丫鬟,除了天儿、月凤这两个丫鬟外,还有月兰和月菊两个丫鬟。都是身体强壮,长相普通的。

她们俩昨就被她吩咐去照顾母亲龙氏了。

“是,小姐。”

容寻连名字都没有问她们,其中两个丫鬟恶狠狠地看了眼容寻。

正厅,容寻和母亲龙氏正吃着饭,一小丫鬟急匆匆跑了进来,“小姐,大夫人来了。”

厌恶地看了眼地上的人,“没看见我和母亲在用膳吗?”

这丫鬟正是早上管事嬷嬷送来的其中之一,而且容寻还知道,她就是大夫人刘氏的人!

小丫鬟被容寻这一吼,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地说道,“可,可是大夫人……”

“记住我才是你的主子!”容寻的眼神冷冷地扫在她的脸上。

“是……奴婢知道了。”

就在这时,天儿走了进来悄悄在容寻耳边说着什么。

天儿说完后,容寻的脸色都变了。

龙氏见状,也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寻儿有事就去吧,只是小心点,那大夫人不是好惹的。”

龙氏也是个性格软弱的主,跟以前的容寻一样,不然也不会一直住在后院了。

“母亲放心,没事的。”

“月凤,你留下照顾母亲。”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龙氏的眼泪模糊了眼睛,女儿长大了。可是可怜女儿这么小,就要承担这些,都怪自己软弱。

天儿告诉容寻,大夫人带着一大帮家丁来了兰阁,看样子是来找麻烦的。

“七小姐,真是让我好等啊!”

容寻刚到自己住的房间外,只见大夫人与一干家丁已经站在房门前等着自己了。

“母亲见谅,刚刚我与姨娘在用膳罢了,让母亲久等了。”

大户人家,家里除了正妻可以称母亲之外,其它的都得称呼姨娘,亲生母亲也不能除外,只是容寻在后院长大称自己亲生母亲为母亲也已经习惯了,所以才会出现两个母亲称呼。

“寻儿说的哪里话?母亲过来只是有事罢了。”

这人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恶语相向,转眼就这样了。

寻儿?叫的那叫一个亲热!

冷不丁的容寻感觉自己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母亲说的是,是寻儿说错话了。”

你装,我便陪你装!

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第15章 再遇慕容锦

“寻儿啊,现在城中上上下下都知道你的事儿了,虽说后来皇上又赐你婚姻自主,但还是有些人在城里说三道四,散布谣言……”

大夫人话还没说完,便被容寻打断了,“母亲有什么话,直说便是,不必拐弯抹角。”

“额……”

显然被打断了的大夫人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转眼又一副和蔼的眼神看着容寻。

“是这样的,寻儿啊,你看你闺誉有损,母亲知道你是识大体之人,为了这容王府的门面,母亲希望你能去明月庵避避风头。”大夫人一脸诚恳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为了容寻好。

明月庵?

显然这女人是想先让自己妥协,然后再逼自己出家。

这个算盘打的真好!

“母亲考虑的是,不过我若是不想去呢?”

她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吗?

听了容寻的话,大夫人恨不得牙痒痒,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她!

不识好歹!

大夫人一步一步靠近容寻,低头说道,“若是不想你母亲出事,就乖乖听话。”

趁着祖母不在,竟然拿她母亲威胁她,好你个刘氏!

刘氏知道自己胜券在握,直接让家丁把容寻带走。

“七小姐,请吧!”家丁纷纷上前拦在容寻面前。

“放手,我自己走。”甩开了抓住自己手的家丁,容寻走在最前面。

出了兰阁,大夫人安排人把容寻从后门送出去。

刚出了后门就有马车过来,“七小姐,请上车。”

马夫下来,一脸倨傲地看着容寻。

明月庵在城外明月山上,距城中都有两天的路程,容寻也不着急,想着路上总有办法逃跑。谁料刚上马车,就感觉头晕眼花,接着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容寻隐隐约约听到打斗声。

咻!

一支箭予划过空气射进马车内,正好射在容寻脑袋旁边,差一公分就正中脑袋!

突然,只觉一阵暖意遍布全身,精神瞬间清醒。

刚睁开眼,便又是一支箭予射进来,容寻一个激灵,头微偏,轻松躲了过去。

有人有杀她?

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傻子也明白了。

这个刘氏逼她出家还不够,竟然还想取自己的性命!

周围四五个人围着马车,见容寻出来面露惊讶,“竟然还没死,命真够硬的。”

“那好,我来亲自结果了你。”一个大汉提着刀就冲向容寻。

“等等。”

看着凶狠的大汉,容寻没有一点惊慌,“既然我都要死了,能不能问个问题。”

“小丫头片子,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有什么遗言就赶快说!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大汉哈哈一笑,一点也没把容寻放在眼里。

也是容寻现在也就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难道他还担心他们五个人杀不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

“你们杀了我,不怕容王府怪罪?”

“哈哈哈……”容寻的话刚一出,几个大汉集体笑了。

“容王府怪罪?怕是你们大夫人感激我们都还来不及,还怪罪?”

果然是刘氏!

“行了,七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去跟阎王说吧!”

大汉再次挥刀朝容寻砍去。

看着大汉挥刀而来,容寻看似没有规律的左躲右闪,却愣是没让大汉伤她分毫。

每次她都能在大汉挥刀前一秒感知到大汉要砍那里,总能避开。

那个大汉也纳了闷儿了,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耍的团团转。

当下便气急,几个大汉一拥而上。

容寻双手握拳,这么多人她的身体素质肯定打不过,只能想办法跑了。

五个大汉同时挥刀砍向容寻,容寻接连好几个闪身才堪堪躲过。

这时一个大汉冲了上来。

容寻一拳打过去,顺着大汉的身子绕道他背后,一脚踢出,随即转身跑进树林。

在她下马车时就看了周围的地形,大概是晚膳时间,看来已经出城很久了,周围一山连接着一山,树木茂盛。

“追!杀不了这个小丫头片子,死的就是我们。”

见容寻没入树林,大汉们纷纷追去。

天快黑了,树林又好躲藏,跑进树林是容寻唯一的选择。

“啊!”

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容寻的嘴。

“嘘,别叫,是我。”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温和声音。

是他!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本是下定决心逃离的,可命运捉弄,今世再有交集。

他怎会在这里?

知道是他,容寻也不再挣扎。

“奇怪,刚刚明明听见有动静,怎么没人?”在距离两人隐藏不过两米的地方传来大汉的声音。

“慢慢找,我就不信,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从我们手里跑了不成!”

直到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容寻才扒开慕容锦的手,喘了一口气。

“这都是追杀你的?”知道人离开了,慕容锦慢慢站起身来。

“嗯。”

见容寻点了头,慕容锦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看这样子容王府你是呆不下去了,不如这样吧,你先跟我走吧,我在偷偷想办法联系你哥。”

小丫头,上次还怕我,看我这次怎么整你!

慕容锦说的到也是实话,老夫人还没回容王府,容王府就是刘氏当家,自己回去定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倒不如在外面避几天风头,等到老夫人回府后自己再回去。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呢?”

“先回城,不过得想办法躲过他们才行。”

慕容锦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追杀容寻的大汉了。

容寻对此没有异议。

倒是慕容锦看到一个小丫头一副老成的样子,觉得好笑至极,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嘶!

“小心!”

容寻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身影扑倒在地。

“唔~”

自己被扑倒了?

不对,什么情况?嘴巴热热的。

惊魂未定的容寻慌忙睁大眼睛,一张放大的容颜在自己眼前。

慕容锦的皮肤很白皙,比很多姑娘家都要白皙,五官棱角分明,眉目间透着一股柔和又霸道的气息。

不对!

现在不是欣赏美颜的时候,自己的嘴还在……

“唔~”容寻脸上掀起丝丝绯红,伸手努力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自己这小身板,怎么可能推的开?

“仔细一看,我们家容寻妹妹长的也不是很丑嘛。”

慕容锦一脸阴笑地看着容寻,一点也不觉得愧疚。

第16章 就当被蜜蜂蛰了一下

聒了慕容锦一眼,容寻用手狠狠地擦嘴,就当自己是被蜜蜂蛰了一下!

咻!咻咻!

咔嚓!

一阵寒光闪过,旁边的大树咯吱一下应声而断。

容寻也不知那里来的力气,抱着慕容锦在地上滚了一圈。

刚滚过去,一柄大刀就砍在刚才两人倒下的地方。

好险!

容寻吸了一口气,立马起身,一拳打在大汉的腰上。

“嘶!”

“啧啧,小丫头片子力气还不小。”大汉吃痛地叫了声,露出满口黄牙,提着大刀就砍向容寻。

身体微闪,轻易躲过了大刀,这时慕容锦一记掌实实地打在大汉肩上。

扑通一声,大汉倒下。

“小丫头,快走。”还不待容寻反应过来,慕容锦拉着容寻的手就开跑,“小丫头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这次你总不会还讨厌我吧!”

看着慕容锦不可一世的样子,容寻觉得好笑。

虽然容寻现在只有十三岁,但已经活过一世的她,实际年龄比慕容锦现在大得多,他竟然说要保护自己?

已是五更天,两个小小的人影突然从草丛里窜出来,正是容寻和慕容锦两人。

容寻此时正奇怪明明此刻已是夜晚,可她的视力却更白天时一般,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那边有人,躲起来。”说着,她拉着慕容锦钻进一边的草丛里。

刚躲进草丛里一队马车就出现在慕容锦的视线里。

这丫头怎么知道有人来了?

之前容瑾天还一直说这个妹妹胆小的紧,这还胆小?明明比他胆子还大!

“你真是我的容寻妹妹?”慕容锦小声地问着。

容寻真想回他句,有病!可又忍住了,只送给他一个白眼,“别说话,他们来了。”

话音刚落,容寻又被人捂住了嘴,这次可不是慕容锦了。

“妈的!害的哥几个追了这么久,总算抓住你了!”

几个大汉也随声附和着,“看你长的细皮嫩肉的,正好再让哥几个先爽一番。”

“这个怎么处理?”其中一个指着慕容锦说道。

“看这小子的穿着打扮,应该是皇亲贵族。打晕,扔了,省得惹麻烦。”

容寻见不妙,想到了路上的马车,灵光一闪,大叫出声。

由于几个大汉太过专注,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路上的马车。

倒是马车内的人先注意到了。

“红玉,外面怎么了?”

“启禀老夫人,看样子是有人被追杀。”

接着车内的人说道,“刚刚礼佛回来,就遇上这等事,罢了,红玉帮她们一把吧。”

红玉得令后,带着几个侍卫靠近了容寻几人,“我们家老夫人说了,这两个孩子留下。”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汉手上的动作一滞。

“你以为你们家老夫人是谁?滚蛋!”

这好不容易才追到容寻的,让他们走?

大汉直接挥刀直上,见对方不妥协,红玉皱了皱眉,一挥手,直接吩咐侍卫上。

几个大汉也不是吃素的,不过已经追了容寻一天了,体力却有不支,还没与侍卫周旋几下,就纷纷被擒。

这小丫头还有点办法,慕容锦赞赏地看了眼容寻,虽说不用别人救,他也有办法带容寻走,不过这样也不错。

“容寻(慕容锦)多谢老夫人相救。”见大汉被擒,容寻和慕容锦纷纷朝着马车方向行了一礼。

马车内的人没出声,容寻还正疑惑,不一会儿,车内的人撩开了车帘。

看着马车上的人撩开车帘,几个大汉瞬间怂了。

容寻也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她之前觉得红玉这个名字很耳熟呢!

车内的人竟然是她祖母!

祖母不是去庙里礼佛了吗?这么快就要回府了?

不过容寻还没说话,几个大汉就按捺不住了。

容王府的老夫人他们是认识的,现在他们追杀容王府七小姐被老夫人撞见,他们还有活路吗?

“老夫人饶命啊!我们几个不是有意冒犯七小姐的。”

“对,对!这都是大夫人命令我们的,跟小人几个没有一点关系。”

几个大汉也不是什么好人,转眼就把刘氏给供了出来!

看到他们几句话就把刘氏给出卖了,容寻嘴角轻扬。

这倒是给她省去了一番功夫!

老夫人出了马车,看着地上的几个人,对红玉说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们两个和我一起走吧。”

说完转身回了马车,容寻和慕容锦也没有推辞,上车坐在老夫人的对面。

在离开一小段距离,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惨叫,容寻虽未亲眼看到,却也猜得到什么事。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为了容王府的清誉,她连自己这个亲生孙女都能杀死,何况是几个不相干的人!

容寻眸子微微一暗,目光扫了一眼慕容锦随即便移开。

慕容锦虽不清楚容寻怎么了,但总隐隐感觉到容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

啧啧,到底是老夫人,车内的东西都是上等的好货!容寻暗自咋舌。

容寻自上车到现在都是一脸从容,这个孙女果然不一样了!

老夫人看着容寻,“寻儿可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容寻摇摇头,“谢祖母关心,寻儿并没有受伤的地方,还多亏祖母来得及时。”说着眼里还闪过一抹后怕的神色。

这个眼神刚好落在老夫人眼里,难道刚才的从容都是装出来的?

不过不管怎的,终究是容王府的人,聪明总比蠢来的好!

看着容寻胆小的样子,老夫人点了点头,又随意问了候几句,也顺便关心容寻旁边的慕容锦几句。两人也都很给面子,表现的甚是乖巧。

老夫人虽不喜欢这两人,但就冲皇上对慕容锦的态度,面上功夫总是要做的。

几个人到达容府的时,大夫人还在屋里踱步,担心刺杀不成功。

虽然几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小女孩,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总归需要真正的看到才能安心。

老夫人回了府,立刻吩咐丫鬟,“让大夫人立刻来正厅见我。”

婢女领了命,便匆匆而去。

心想也不知大夫人怎的,怎惹得大夫人这般生气。

婢女来到大夫人的院子,说道,“大夫人,老夫人请您去正厅一趟。”

“老夫人不是去庙里礼佛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夫人看着婢女,有些疑惑。

“奴婢不知,但确实是老夫人请您过去。”

“行吧,前面带路。”

什么事要去正厅?

第十七章 惩治大夫人

看到他们几句话就把刘氏给出卖了,容寻嘴角轻扬。

这倒是给她省去了一番功夫!

老夫人出了马车,看着地上的几个人,对红玉说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们两个和我一起走吧。”

说完转身回了马车,容寻和慕容锦也没有推辞,上车坐在老夫人的对面。

在离开一小段距离,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惨叫,容寻虽未亲眼看到,却也猜得到什么事。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为了容王府的清誉,她连自己这个亲生孙女都能杀死,何况是几个不相干的人!

容寻眸子微微一暗,目光扫了一眼慕容锦随即便移开。

慕容锦虽不清楚容寻怎么了,但总隐隐感觉到容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

啧啧,到底是老夫人,车内的东西都是上等的好货!容寻暗自咋舌。

容寻自上车到现在都是一脸从容,这个孙女果然不一样了!

老夫人看着容寻,“寻儿可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容寻摇摇头,“谢祖母关心,寻儿并没有受伤的地方,还多亏祖母来得及时。”说着眼里还闪过一抹后怕的神色。

这个眼神刚好落在老夫人眼里,难道刚才的从容都是装出来的?

不过不管怎的,终究是容王府的人,聪明总比蠢来的好!

看着容寻胆小的样子,老夫人点了点头,又随意问了候几句,也顺便关心容寻旁边的慕容锦几句。两人也都很给面子,表现的甚是乖巧。

老夫人虽不喜欢这两人,但就冲皇上对慕容锦的态度,面上功夫总是要做的。

几个人到达容府的时,大夫人还在屋里踱步,担心刺杀不成功。

虽然几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小女孩,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总归需要真正的看到才能安心。

老夫人回了府,立刻吩咐丫鬟,“让大夫人立刻来正厅见我。”

婢女领了命,便匆匆而去。

心想也不知大夫人怎的,怎惹得大夫人这般生气。

婢女来到大夫人的院子,说道,“大夫人,老夫人请您去正厅一趟。”

“老夫人不是去庙里礼佛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夫人看着婢女,有些疑惑。

“奴婢不知,但确实是老夫人请您过去。”

“行吧,前面带路。”

什么事要去正厅?

她自是不会想到是容寻之事。

虽很是疑惑,却依旧片刻不停地跟着女婢一起过去。

刚一到正厅,大夫人就愣住了。

容寻怎会在这?

看到容寻脸上那一抹奇怪的笑,大夫人大概已经猜到些什么。

大夫人上前微微俯身,故意不解的问道,“母亲,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虽然老夫人年岁已高,但府里的当家人就是她,大夫人也不得不对她言听必行。

老夫人看着刘氏,拄着拐杖狠狠拍了拍桌子,冷声说道,“哼!我容王府有你这样心思歹毒的夫人,派让人去刺杀七小姐的可是你?”

大夫人也不是吃素的,表现的从容淡定,“母亲这是哪里话?我虽不喜欢寻儿,但我也断不会让人刺杀她,还望老妇人明鉴。”

老夫人没有说话,拄着拐杖坐下,这倒让刘氏心里有些没底儿了。

自己派人追杀容寻这事虽然大,但自己在容王府的地位就是老夫人也不能真正对她怎么样!

虽然知道不会严惩,但是容寻知道,这一次,就算是做做面子功夫也会小惩一番。

只见不一会,红玉就带着一个砍断双手双脚的人进了来。

容寻看了眼那人,正是五人中的一个,没想到老夫人还留了一手,留了一条命!

瞬间,整个大厅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大夫人看到男人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确实暴露了。

“刘氏,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吗?”老夫人眼睛盯着大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大夫人则是一脸的委屈,“母亲容禀,我不认识这人。”

这大夫人也是个精明的主,赶忙给红萼使了个眼色。

“夫人,都怪我一时糊涂,才会……才会背着您去找人刺杀七小姐,都是我的错。”红萼得了眼色,立马跪在刘氏面前。

这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怎的一回事,不过都没开口,等着老夫人定夺。

侍女低着头,跪着转身看向老夫人,“回禀老夫人,都是我的错,是我背着我家夫人找人去刺杀七小姐。”

老夫人也是精明之人,怎会看不懂这中间的事。

见老夫人不说话,容寻也明白,看来老夫人是打算放过这刘氏,自己这个孙女还真是没分量!

老夫人看似疲惫地揉揉额头,看着容寻,“不知寻儿怎么看?”

让她说?

容寻假装歪头想了一会,“这事还人请祖母定夺,容寻没有异议。”

见容寻也是个识趣的,老夫人点点头,“念你这么伺候大夫人这么多年,寻儿也并未受伤,拉下去三十大板,扔出容王府!”

红萼连连点头,对着老夫人大声谢着不杀之恩。

“至于你。”红萼被拉了出去,老夫人这才看着大夫人。

“你管教下人不力,关禁闭七日。我乏了,先去歇息了,都退下吧。”

红玉上前,搀扶着老夫人离开了大厅。

这个祖母有多偏心容寻现在是见识了!不过现在还好,若是以前怕是丫鬟都不会惩罚一下。

“寻儿运气真好,我都羡慕紧呐!”老夫人一走,大夫人便朝着容寻阴阳怪气地说着。

容寻也不在意,笑了笑,“母亲说的是,我也觉得我运气很好,大概是我信佛,所以佛主也保佑我呢!”

大夫人冷笑一声,“希望寻儿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说完不理会容寻就离开了。

慕容锦看着容寻,不知怎的,心里竟有些心疼这个丫头。

“寻儿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结果走到一半,慕容锦又回过头大声说道,“寻儿放心,我会负责的。”说完便疾步离开了。

容寻知道慕容锦说的是什么事,一时间,两颊绯红。

第十八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容寻并未注意到慕容锦的异样,心里正想着这刘氏安静这七日后,出来又指不定得怎样闹腾呢!

慕容锦见容寻出神,自己也一夜未归,便开口说道,“寻儿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结果走到一半,慕容锦又回过头大声说道,“寻儿放心,我会负责的。”说完便疾步离开了。

容寻知道慕容锦说的是什么事,一时间,两颊绯红。

兰阁。

刚进兰阁,手就被人从身后拉住,接着便是一股熟悉的薄荷香味传来。

这是容瑾天身上的香味,知道是容瑾天,容寻自也就没有挣扎。

“大哥,你怎么来了?”

如果没有记错,今天大哥有事情,是不会回来的。

容瑾天宠溺地揉了揉容寻的头发,“听说你被人刺杀,我担心你,所以就立刻赶回来了。”

容寻心里一暖,整个容家除了自己的母亲,就容瑾天对自己最好,可恨的是前世的自己还那么不懂事。

想及此,容寻红了眼睛。

“大哥放心,寻儿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容瑾天这才仔仔细细把容寻浑身上下看了好几遍,直到发现确实没有任何问题才放开她。

从大夫人派人行刺容寻那事以后,容瑾天去看容寻就更加频繁了,就怕容寻再遭到大夫人算计。

对于容瑾天如此小心翼翼的保护,容寻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尽量让他安心了。

大夫人被关了禁闭,容寻的生活倒也是清闲的很。

容寻母亲身体不好,容寻每日就养养花,照顾照顾自己的母亲,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这日,容寻与母亲正在院子里喝茶,忽然天儿匆匆地跑来,“小姐,大小姐来了,现在在前院等着。”

容寻眼里闪过一抹亮光,一闪即逝!

哦?容玉来了?

这对自己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呐,刚好最近实在是无聊的紧。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出去会会我的好姐姐吧,月凤替我更衣。”

吩咐好了下人,容寻又转身看着龙氏,“母亲,我去去就来。”

“寻儿,当心点。”龙氏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都怪自己不争气,一切都要女人承担。

“母亲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完容寻朝龙氏笑了笑,便与月凤进了屋。

自从上次之后,老夫人也让人给容寻送来不少的布料,让她自己去做几身合体的衣裳。

挑了一件素萝青纱裙,随意梳了个发髻。

容寻本就生的不错,青色的纱裙衬得白皙的肤色有种玉瓷的净白感,精致的五官好不惹人爱怜。

容寻还故意拖迟了半个时辰,才和天儿月凤来到前厅。

容玉看着姗姗来迟的容寻,眼里闪过一丝不耐,随即便扯着一副笑脸,笑意迎迎地看着容寻。

不待容玉开口,容寻便率先问道,“姐姐久等了,寻儿不小心在后院睡着了,这么晚才来,姐姐不要生寻儿的气好不好?”

说完还故意低下头,时不时的抬头看容玉一眼,仿佛是害怕容玉生气一样。

容玉倒是像没有在意一样,上前温柔的拉着容寻的手,柔声道,“姐姐怎么会生妹妹气呢?都是我这个姐姐考虑不周,倒是打扰了妹妹睡觉。”

话里讽刺的意味容寻怎会听不出?

不过容寻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毕竟这才刚开始不是吗?

“玉姐姐客气了,不知道姐姐今天来找妹妹有什么事情吗?”

容玉还没开口,她身边的丫鬟倒是主动站出来,语气高傲的说道,“我们家小姐来找七小姐,难道七小姐就打算让我们家小姐一直站着不成吗?”

感情这是站了半个时辰,不耐烦了啊!

“天儿这是怎么回事,玉姐姐来了,你们就这样招待的?”

“奴婢该死!刚刚奴婢急着去通报您大小姐来,给忘了。”

天儿一拍脑门,一脸‘惊慌’地看着容寻。

“行了,天儿,快带玉姐姐进去坐,顺便泡壶茶。天气燥热,让人心烦气躁,刚好降降火气”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的,容玉气的牙痒痒。

容玉心里恼怒至极,面上却还要保持笑容,

看着容玉吃瘪的样子,容寻心里那个解气啊!

好戏还没开始呢!

容玉,前世你们怎么对我,今世我必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两人刚坐下,容玉便主动开了口,“听说妹妹被三皇子给退婚了?”

说完后仿佛是害怕这句话说道容寻的伤心处,故意又解释道,“妹妹不要伤心,只是你这并非完璧之身……”

并非完璧之身?看来这是指之前被‘捉奸’的事了。

容寻没有说话,只低着头略带伤感的说,“难道姐姐也不相信我是被陷害的吗?”

容玉听着容寻这么说,心里虽然得意,却又好似纠结的看了她一眼,“不是姐姐不相信你,而是听他们说……人证物证都在,所以……好妹妹,姐姐肯定是相信你的。”

容寻自嘲的笑笑,“没事,毕竟人言可畏,我相信自己就好了,而且……”

容寻故意拖了一声,紧紧咬着自己的唇,伤心的说道,“而且,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三皇子那样的人。”

这句话容寻是故意说的,容玉想嫁入皇宫,而三皇子对容玉也有一些心思,容寻也不点破。

顿了顿,容寻又继续说道,“像三皇子那样的人,估计只有姐姐这样的人才能配的上了。”

容玉闻言,双颊绯红,娇声说道,“妹妹,别姐姐的玩笑了,在这样姐姐就不理会你了。”

容寻活了两世,还让容玉耍的团团转,那不就白活了吗?

容玉那点小心思,不用想都知道了。

容玉来看容寻,只因听说她最近转了性子,自己来打探打探,不过现在看虽然聪明一点,但是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副胆小的样子。

容玉旁边的丫鬟这时拿出一个盒子,宋玉接过递给容寻,“妹妹,这是姐姐给你的一,希望妹妹能够收下。”

给她的?怕是容玉最想给她的就是毒药了吧!

心里虽是这般想,面上却是不露,伸手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对翡翠耳坠,“谢谢玉姐姐了,这真好看。”

容寻没记错,这应该是去年老夫人赐给容玉的,没想到她竟也舍得送自己,看来这次真是下了血本啊!

逆天狂妻:邪王请留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逆天狂妻 或 邪王请留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以农村包围城市!”金寨旅游品牌形象广告投放南京、上海地铁

    为打造金寨县“全域旅游”概念,争创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实现全县旅游业全域共建、全域共融、全域共享的发展模式,进一步向长三角地区推介金寨旅游,吸引江苏、上海地区广大游客来我县观光度假,特选择在客运量密集的南京和上海两地地铁线投放旅游宣传广告。项目广告投放为灯箱、广场大屏、地铁列车内电视屏等,结合金寨县旅游宣传的特点,“动态”LED视频播放,“静态”灯箱媒体,动静结合式传播。以火车站和高铁南站媒体为点,以地铁列车媒体和沿线出口灯箱为线,以社区灯箱媒体和城市LED媒体为面,以“养心金寨,长寿之乡”为主

  • 百达翡丽6102R-001/6102P-001;诠释独一无二的艺术真谛

    H-TimeListline1.H-TimeWatchClub飞来一只星空腕表新款百达翡丽6102R腕表,小编也是按捺不住要分享给你们了!百达翡丽6102R腕表是新推出来的一款星空表,有些收藏家觉得它有点庞大,也有些人喜欢老版的5102,然而小编觉得表径44毫米的6102R佩戴在手腕却有种更显出高级感,其大小很自然也不显得突兀。较小的手表可能无法突出这个表盘的精湛的风景。相比老的5102这款6102在刻度上也花了心思,它一圈的刻度是1-31的阿拉伯数字,配上18k玫瑰金表壳,有木有一种炫酷fee

  • 在潍坊中心文化区的十笏园里面,看潍坊近现代商标文化传承!

    在潍坊中心文化区的十笏园里面,看潍坊近现代商标文化传承!潍城文化鼎力潍坊!

  •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 著名书画家仇振霖作品精品展播

    仇振霖(1968~)本名仇武信,字方工,号静信居士,湖南衡阳人。中国民族画院特聘书画家,香港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会员。曾深造於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高研班,主攻大写意花鸟画。作品及个人被《艺术市场》、《美术报》、《新媒体》、《中国艺术报导》、《神州书画报》等报刊及雅昌艺术网、中国名家艺术展销网等众多网络媒体推介,作品被人民大会堂、澳大利亚中国美术馆等国内外机构及藏家收藏,2010年被评选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花鸟)画家”。出版有《时代风格·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

  • 自愿认证,各电动自行车塑件厂家,没认证,没市场!

    去年,国家明确了电动自行车由生产许可证管理变为CCC认证管理,同时,明确了该项工作将在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发布实施时执行。近一年来,电动车塑料件厂家,为了这55公斤,为了这脚踏骑行能力,为了这电动自行车CCC认证后市场,投入可不是一星半点。据说,某塑件厂已经开发出了近十款新国标电动自行车来,只等标准出台,迅速占领市场。可惜,“落花有深意,流水恨无情。”!原因很简单,成本,认证成本。生产你的款式,CCC认证比别人贵啊,而且是每个客户都贵啊!贵个一星半点倒也罢了,贵了一万多元的话,整车厂可就要考虑考虑了

  • DSYB全自动高压试验变压器-德试电气

    产品概述:全自动高压试验变压器可以分为:油浸式试验变压器、气体式试验变压器、干式试验变压器。高压试验变压器也可以称为:试验变压器、交直流试验变压器、交流耐压装置等。DSYB系列全自动高压试验变压器,耐压试验装置,它由控制升压部分和试验变压器组成。高压试验变压器是根据国家最新行业试验标准而设计的试验设备,其安全可靠、功能强大、使用方便、维护简单,主要用于对各种电器产品、电气元件、绝缘材料等进行规定电压下的绝缘强度试验,以考核产品的绝缘水平,发现被试品的绝缘缺陷,衡量过电压的能力,是电力运行相关部门

  • 注意!4月29日临时封闭江湾路天元街等路段部分交通|7时-12时

    为配合在哈尔滨市举行的2018哈尔滨市“五一”环太阳岛长跑比赛,保障比赛顺利进行及交通安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4月29日7时至4月29日12时,将临时封闭江湾路(天元街-智谷大街)、天元街(世纪大道-江湾路)、天翔街(世纪大道-江湾路)、世纪大道(天元街-天翔街)的部分交通。请途经上述路段车辆选择绕行,服从民警指挥。来源:新晚报记者:李玥编辑:马云鹏

  • 青沫茶颜:送你九句箴言

    越努力越幸运,这不只是说说而已!一切光鲜璀璨的背后是无数个日日夜夜洒下的汗水和泪水,梦想成真从来都不简单。

  • 香港福羲国际拍卖行:秋拍书画热度能否启动整个市场行情

    傅抱石(1904-1965)风光好作为书画拍卖市场的“风向标”,今年嘉德秋拍“大观”书画夜场共拍到9.29亿元,其中近现代书画专场人气和成交率高涨尤为突出,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市场回暖机遇、新一波市场周期到来等议论,但是在近现代书画专场表现火热的同时,却难掩古代书画专场近半数未能成交的冷清。有收藏者在嘉德“大观”夜场拍后感叹,市场繁荣时的那股“齐白石热”又回来了吧?热门大师行情又卷土重来了吗?也有收藏者认为,这一波书画拍卖热度能否启动整个市场大行情还是昙花一现尚有待观察。以此次嘉德秋拍备受关注的拍品

  • DSGB全自动干式高压试验变压器-德试电气

    产品概述:干式高压试验变压器可以分为:油浸式试验变压器、气体式试验变压器、干式试验变压器。干式高压试验变压器也可以称为:试验变压器、交直流试验变压器、交流耐压装置等。DSGB系列干式高压试验变压器,它由控制升压部分和试验变压器组成。是根据国家最新行业试验标准而设计的试验设备,其安全可靠、功能强大、使用方便、维护简单,主要用于对各种电器产品、电气元件、绝缘材料等进行规定电压下的绝缘强度试验,以考核产品的绝缘水平,发现被试品的绝缘缺陷,衡量过电压的能力,是电力运行相关部门、电工电器制造企业、冶金、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