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犯阴女】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30:08 来源:网络 []
书名:犯阴女
鬼扰梦

  我叫刘洁,出生于东北一个偏远落后的小村,在我们这里封建迷信依旧延续着,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受害人之一。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接下来我要讲的,是在我八岁那年村里发生一件非常诡异的事件:

  98年,那时候我家贫穷潦倒,奶奶决定和村长家攀亲改变下家里的经济状况,于是便让我就和村长九岁儿子定下了娃娃亲。我依然记得我和他定下娃娃亲的那天傍晚,他就在后山的悬崖玩耍失足掉了下去,摔死了,村里头的人废了好大劲才把他拉上来,听他们说连头都摔断了。

  我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每天都愁眉苦脸,十分苦恼,纠结怎样才能退了我与村长儿子定下的娃娃亲,若对方不同意那岂不是我要当一辈子的寡妇,而且村里不知何时起竟然流传我是克夫命,是煞星,一个个看我眼神不对头。

  正当我们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村长来到我们家,问我们是不是想废了这门婚事,被当面质问,我爸妈自然不承认。我奶奶怕被人落下口舌,硬着头皮答应不同意废了这么婚事,答应人家的事怎么可以反悔?奶奶的态度非常坚决,始终不同意废了这门婚事,她说人活在世要讲一个‘信’字,不然死后可是要被判官剁手的。

  我的父母本来想反对的,毕竟让自己亲生女儿嫁给死人,是谁都做不出来的,可是奶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在过后不久的一天晚上,奶奶去世了,她唯一留下的遗愿就是希望我们遵守承诺,不然会出事的。

  父亲是个孝子,自打他同意奶奶的遗愿开始,他每次望向我的眼神都是愧疚的,他知道对不起我,发誓以后要好好对我。说明huijindi.com

  随着我长大,村子渐渐不那么落后,交通方便了许多。村子外头多了个火车站,村子里有点本事年轻人的都离开了村子,去城里发展,我小时候的事情也被渐渐被人淡忘。

  可惜,我命不好,没有考上大学,没办法只能住在廉价的出租房里,寻找工作,找到工作这两年里,我的生活一直很平静,直到公司一次有领导突击检查的时候,我加班到凌晨一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两点了。

  困意一阵一阵袭来,眼皮一直掉,极度疲惫一开家门我就倒在地上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我感觉有人从地上把我抱在床上,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替我盖上被子就消失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混混沌沌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居然有一点湿润,我走到卫生间看着自己的额头,似乎是口水不过我也没多想,认为昨天一定累坏了做了个梦。

  我洗漱完之后赶紧去了公司上班,我把晚上的事告诉了我一个好姐妹,她笑着说,你不会是昨天晚上加班加傻了吧,这肯定是梦,你该请两天假好好休息休息了。

  但是今天晚上还是发生类似的事情,一回家打开门发现我的房间被人打扫的工工整整,顿时让我心头咯噔一下,太邪乎了,该不会是有鬼吧?

  我紧张着打了电话给我好姐妹告诉她发生的事情,可是她根本不相信,她说有没有鬼晚上录下就知道了,说完就挂断了。汇金地

  我也没有办法,把她说的话当真了,今天晚上,我把手机设置为录像模式,放在正对我的窗口,然后入睡,我梦到了一个男人,他好像凭空出现一般,站在床尾那站着一动不动一直望着我,什么都没做,我看到了他脖子有条伤口。

  第二天一早,我就拿起了手机,发现录制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奇怪,倒是昨天晚上的梦把我吓得不轻,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而且那个男人很年轻,应该和我一样的年纪,不过脖子上确有条伤口,我没看清他的脸,因为他脸非常模糊。

  我发现今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于是胆子就大了起来,我想在住一段时间,我今天和我的好姐妹说了这件事之后,她也是笑着对我说,肯定是你没休息好,所以产生了幻觉,不用担心的,我没有告诉她我梦里发生了什么,因为怕她笑话我,听到她这样说我终于放下心来。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我依旧把手机放在窗口上,我担心那个男人还会出现,一早,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的额头是湿润的,我赶紧拿起手机录像,我差点把手机从这里丢下去,我发现一点五十分的时候,一个人影诡异的出现在我的卧室,帮我盖上了被子,亲了我额头一下,然后就一直看着我,四点半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我的手机,然后瞬间消失。

  吓得我手机“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的,我立刻冲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赶紧把头上洗干净,冷水扑在我的脸上让我稍微冷静了下来,我意识到,这里不能呆了!自己要请假回家。

  我去了公司,我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用家里人出事的借口请到了假,我马上准备回家收拾离开的时候。

  我遇到了一个摆摊帮人算命的老头,本来我是不信这些东西的,不过最近的发生的事情都很匪夷所思,我赶紧到了那个老头的面前问道:老先生,我最近发生了一个让我很害怕的事情,你能帮我解惑吗?每次睡觉都会遇到一个脖子有伤的男人在我的卧室里,我很害怕,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老头抬起了头,看看了我的额头说:眉心聚集阴气,那个男人是不是经常亲吻你的额头?

  我赶紧点了点头说到,是的,老头点了点头,说到:“那个男人是个执念很深的阴魂,他之所以要这段时间来缠你,你应该是有答应他的事情没有做,他执念太深,不愿轮回,所以只能赖着你,要你完成那件事。来自huijindi.com

  我摇了摇头说:“我并没有答应什么人大事情,这几年自己都是独来独往惯了,哪有时间答应别人大事情?”

  老头摇了摇头说:“要么你撒谎,要么我算错了,大事比如说是结婚或者照顾他家人。”

  结婚?我猛地一怔,想起小时候的娃娃亲说道:“我小时候有一门娃娃亲,不过还没过几天男方就死了,不过我家里人还是要我冥婚,我今年二十二岁刚好是那年决定下来举行仪式的年龄。不过他还帮我盖被子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他对我没有恶意。”

  老头摇了摇头道:“这件事的确非常奇怪,按道理来说他应该让你产生幻觉让你和他冥婚的。”

  之后我询问老头这件事要怎么样解决,可是他却对我说,女娃,不是我不想帮你,这是你欠人家的,如果我去帮你的话,只会坏了因果,让事情更难处理,所以只能靠你自己!你家里人种下的果,你得偿。

  我失魂落魄的跟老头到了谢,本想想塞几百块钱给他的,不过他拒绝了,说不能接!不过却是给了我一张符纸,说是可以护身。

  我坐了一天车回到了老家,父母看我回来了就问我,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在公司上班么?不会是被开除了吧?我摇了摇头,把算命老头说的原原本本告诉我父母,听完此事我爸妈脸色苍白颤抖的说:“那男孩早死了,况且我们也没有对不起他,我们的女儿也一直没嫁啊,丫头一定是你压力太大了,好好在家休息下吧。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我的父母也是不相信,我没有办法,早早的洗完澡就躺在床上发呆,我心里害怕睡着以后那男人还会出现,更怕他会对我做些什么,翻来覆去半天没有睡意,于是起身打算在村里散散心。

  农村的夜晚是非常安静的,我看不到任何人,只有灯光,不过我却是看到了前方老槐树下站着一个人正向我招手…………

鬼唱戏

  我好奇走了过去,是一个男人,很陌生,在村里没见过这个人,看着他背对着我,问道:“你在干嘛?”

  他转过来,脸上没有任何血色非常苍白,我鬼使神差地看向他的脖子,不过却是被长长的衣领遮住了。

  他和我说他在找东西,一个手上带的铃铛,我看他这么晚,还在这找东西,我也帮起忙来,从地上找到了哪儿铃铛,手机灯光一照清晰地看到铃铛上刻着刘字,我惊呼这不是我小时候带的铃铛么?那个时候被父亲拿走了,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男孩帮我把铃铛套在我的手上,他的手碰到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非常冷,很嗝人,我害怕地说不出话,任凭那个男人把铃铛戴在我手上,然后他笑着对我说:“能不能帮我个忙?明天你帮我把这个铃铛拿到后山去吗?”

  听着男孩的话我背脊不禁发寒,后山?这不是当年村长儿子摔死的地方么?他叫我过去干嘛?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是当我看到那男人的眼睛流露出恳求之意,我一时心软,竟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下来。

  我问他在哪里等我,他摇了摇头说只要你一进去就看的到我,我突然感觉很困,跟他道别后回到了家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的,想起昨天晚上答应那男人的事情,我不仅摇了摇头,应该是梦吧,不过我一起身,就听到手腕有铃铛声传出,是昨天那个男人给我的,这并不是梦!

  铃铛那里有一个字“刘”这是我的姓,村里有个传统,就是女孩生下来的时候手一定要套上红绳铃铛的,据说这个可以保佑自己长大成年。

  我把这铃铛收进了裤兜里,毕竟自己已经这么大了,还带着,这不是丢人么。

  我刷完牙,吃完早餐,刚想出门逛逛的时候,看见父亲背着一把斧子出去,我问他去干嘛,他说家里的柴不够了,要去砍柴,虽然村里很多人都用煤气灶,但是还有一些还保持着用柴生火。【犯阴女】小说在线阅读

  不料和老爹出去砍柴,一起砍柴邻居的麻子发现了一个石洞,石洞里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唱戏的二胡,也有很多女人的饰品,我脚碰到了一个叉头发的簪子,我把它捡起来塞进了兜里。

  这里发现了石洞的事一下子很多村民都知道了,停下手中的活,赶紧过来围观,不过随着人也越来越多,居然找出了一把椅子,它随风摇摆,就像有人坐在那里一样,村民被吓的不轻,王麻子大声说到,烧了它吧。

  村子里的人大多不同意,说是这样会惹这椅子以前的主人来报复,不过王麻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莽汉,他说怕什么?不就是张椅子么,说完此话他就把椅子丢上来,一把火烧了,

  傍晚,大伙看石洞里实在没有好东西了,就相继离开了,老爹非常开心回家的路上眉开眼笑,说忙活了一天也是不亏。

  到家的时候,父亲很开心,亲自下厨,给我和娘烧了好多样好菜,说是今天辛苦了吃饱一点,犒劳我们,顺便也庆祝下今天的好运。

  因为今天父母都喝了酒,早早的就睡着了,况且农村人本来就睡的早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偷偷的起床,因为昨天晚上答应了那个男孩说把铃铛给他送过去。

  去后山的路上要经过王麻子的家,听到女人的声音,这王麻子小时候喜欢偷东西,赌博而且脾气非常的大,我非常疑惑,捅破了窗户纸偷偷的看向他屋里,我当时就毛了,我看见王麻子坐在今天已经烧了的椅子上,口中发出女人的声音,“将进酒,悲莫情”他口里一直都在说这句话。

  我真的害怕了,太诡异了,今天被烧的椅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就算了,最重要的事王麻子的唱歌的时候喉咙没动一下,嘴巴一张一合的,眼神空洞,就好像村里头老人说的鬼上身。

  我不敢在看下去了,怕会发生一些更诡异的事情出来,所以不回头的往后山跑去,后山的路并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的非常难走,而且这里又是有墓地,而且当年村长儿子就是从这里摔下去。

  我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不害怕,我看见王麻子那件事更害怕了,握紧了拳头,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走去,不经意抬起头,我看到了那个男人,他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赶紧跑了过去,他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来看着我。

  他向我走来,说为什么这么晚来,他等我好久了,我把手中的铃铛递给了他,我问他为什么知道我小时候带的红绳铃铛埋在地下,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向了我的裤兜:“拿出来!”

  “什么”我一愣,疑惑不解的摸向裤兜原来今天的簪子,“怎么了?”

  他把我手中的簪子拿了过去,问我这是哪里得到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还是把今天山洞的事告诉了他。

  他一脸肃穆地说:“你赶紧离开这个村子!”

  说完把簪子还给了我,我心里在想这人怎么这么奇怪?我想问他为什么,他却一声不吭往村子走起,一下子就消失了,我体力不支没有追上他。

  我很郁闷地回到了村子,经过王麻子家的时候我按奈不住好奇心,又偷看了一次,发现王麻子这时候竟然在跳舞,摇摇晃晃的周围没人居然还有掌声我头皮发麻,赶紧离开。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我简单梳洗了一下躺到床上回忆起来今天的事来,王麻子的诡异,想着那男人的话,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这一夜我做了噩梦,我梦到带着演戏面具的王麻子在我面前,还有今天被村民从石洞带走的东西都在这里,包括他今天已经被烧的椅子,他招着手喊着我:“来吧,来吧和我一起唱戏。”

  我居然照做伸出了右手,就当我手快要碰到王麻子手的时候。

  出现一个男人,大喊了一句:“不可以!”梦境破碎,躺在床上的我突然起身,喘着粗气,我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我喝了一口水,打算洗澡。

  不过,还没等我下床门外就传来了警笛声,我走到窗户上看到了警车和村民围在王麻子家,我回想起昨天王麻子的诡异穿好了衣服准备出门,我一个激灵看到救护车都来了怕是出大事了。

  我刚想出去的时候被父亲大声喝道:“出去干嘛?在家呆着哪里都不可以去!”父亲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赶紧问到出了什么事,父亲没有出声,旁边的母亲却是插了一句,隔壁的王麻子死了。

  我当场一愣,不会吧,昨天我还看到王麻子还活生生的在跳舞呢,我心里想到,我赶紧问了一句怎么死的?母亲回答我说,听他们说是在自个家猝死的,要不是王麻子的一个亲戚来看望他,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死了呢。

  我头皮发麻,顿时冷汗就直冒,我想不会是昨天被鬼上身让他跳舞把自个累死了,而且那张椅子也出现在他的家里,该不会是山洞的主人死了之后变成鬼魂来报复王麻子吧,因为他把椅子给烧了,我也是害怕的不行,我和父亲都拿了那里的东西它不会找上门来吧,我终于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跟我说赶紧离开村子。

  我甚至怀疑我的那个梦是真实的,如果没有男人叫住我不要碰梦里王麻子的手的话,也许我也会变成和王麻子一样,多亏了那个男人,我后怕不止。

  母亲看我脸色并不是很好,关心的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摇了摇头,父亲却是不高兴了,赶紧让我回家别呆在这里,同时也是骂骂咧咧的跟母亲说:看你干的好事,吓到孩子了吧,让你多嘴,母亲也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回家的时候也听到父母的讨论声,会不会是昨天王麻子动了不该动的东西?那我们得赶紧得来的东西扔掉,晦气,父亲怒喝。

  我回到家的时候,看着天空发呆,王麻子的死让我意识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是被鬼弄死的,我从抽屉抽出在山洞里发现的那个簪子,猜测着那山洞的主人身前身份会不会是戏子。

闹鬼

  父亲为了不让我知道王麻子的事情,回到家就被他锁在了卧室里,他告诉我女孩子不应该知道那么多,我拗不过他就只能呆在卧室里发呆,我在想昨天为什么王麻子这么诡异?要不要和村里的大人说清楚。

  王麻子的死因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绝对不是只有吊死那么简单,他应该是烧了那张椅子引来的横祸,如果不把脏东西消灭,自己这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拿了那里的东西,恐怕都要遭殃。

  我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我非常怕他们出事,但是又担心他们不信,埋怨我。

  我正想的入神,卧室门传来“砰,砰”的声音,把我吓得一跳赶紧抱住了床上的枕头,因为已经天黑了,我从门旁边的窗户没看到外面是谁在敲门,结巴的开口喊:“谁……谁在外面……”

  “小洁,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门外传来一声矫喝,我松了一口气,一听声音就是旁边张姑的女儿,因为她小时候父亲就死的早,养成和她母亲一样火爆的脾气,她叫李静,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不过她的名字和性格之间的差别却是非常大的,脾气非常火爆,不过却是取了个文静的名字。

  我疑惑的问她,你怎么来了?她眼神幽怨的看着我,说:“小洁,我最近听说你回来了,就去找你,没想到没找到你,你母亲告诉我你被你爹锁住了,我还以为你从城里回来就不认我这个好姐妹了呢"

  我非常不好意思的回答:“不是这样的,因为王麻子的事我爹把我锁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会在这里?”

  “啥?王麻子的事情?他该不是你……,”未等李静话说完,我从床上起来一个枕头就是摔向在玻璃外头的她,不过却是被挡住了,我大声说,怎么可能是我杀了他,然后问她,我爹娘呢?他们在不在家,不在的话赶紧帮我把门打开,我出去看看。

  李静说:“你爹娘都不在家,都在祖祠里面讨论王麻子的事情,估计今晚应该很晚才回来,你不用担心。”

  “那你赶紧想个办法帮我把门打开啊,”我着急的说道。

  “你先让我看看,”张静皱着眉看着周围突然眼神定格到了窗户上,我心里一咯,她该不会是想要砸窗户吧,这可是当年奶奶买的玻璃,砸了的话,爹不把她皮扒了。

  李静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一样,哼哼道:“我不会这么傻,去砸玻璃,”说完她拿起手中的螺丝刀,不到十分钟就把窗户拆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窗户放到地上。

  我拿了张小板凳,李静也帮忙把我拉了出去,然后把拆下来的玻璃按回去,我们两人走向祖祠的方向,因为祖祠那里有火光,所以去哪里都是不用带手电的,我和李静一边走一边聊天,她和我说她这几年过的怎么样,突然,“嗤”的一声然后一个黑影飞快的在前面掠过。

  我们倆都被吓了一大跳,这大半夜是谁在这鬼鬼祟祟的,我小声的问李静是不是有鬼,李静也是怕的不行,说我怎么知道,说完我们两个人都状着胆走向那个黑影的方向。

  我握着李静的手有了汗水,李静也不例外,两人在大胆也只是女孩子而已,而且我想起最近王麻子诡异的死去,我顿时头皮发麻,背脊发寒,该不是撞鬼了吧。

  “人不是都在祖祠里么,这怎么有人影?”我问向李静。

  李静也很无语的说:“我怎么知道啊,我明明看到全村的人都在祖祠里了,况且这里这么黑,我怎么知道他是谁?等下我们就追到他了,到时就知道是人是鬼了。”

  我犹豫了一下,想到村里种种诡异的事情,即使心里害怕我也想去看看是不是脏东西,不然到时候脏东西找上门来,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今天就要过去看看那个究竟是不是鬼,于是我答应了李静,过去看看。

  “咦?他明明就在这的,小洁你看到他没有?”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看到,扫视下周围,猛的心头咯噔一下,朝着李静喊道:“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哪里嘛?”李静也是挠了挠头说这是哪里,当她看清自己身处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怎么到了这里,开我玩笑吧?怎么追到后山来了,真是见了鬼了。

  说完她拉着我就走向山下,我刚想回头的时候却看见一个人影踉踉跄跄的往后山崖走去,我赶紧和张静说:“你看那里有个人,他在往山上走起,他去那里干嘛,跳崖不成?”李静一听说那个人要去跳崖,就着急的拉我上去,她说都是自己村里头的人,万一是自己的亲戚朋友的话那该怎么办,说完她脚步更快了。

  我和李静匆忙的走向山顶,模糊的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李静惊呼:“那不是我的堂哥吗?他上那里去干嘛?小时候他对我很好,一定不能让他出事啊。”

  李静的母亲是寡妇,自从她父亲死了之后,以前的亲戚都对他们爱理不理,要不是村里人时常的接济怕是撑不到现在,不过他们堂哥一家却是对李静一家照顾有加,时不时送东西过去,所以李静绝对不能让他堂哥出事。

  我听完赶紧加快了步伐,李静要追上他堂哥问问他为什么要上后山。当我们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走近悬崖了,我们终于确定他可能要做傻事,他一步一步走向悬崖仿佛没有看到一样,李静大声的喊到:“堂哥,你要干嘛?别做傻事啊。”

  我们废了好大劲终于追上了他,我们一直叫唤他,可是他却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直往悬崖走去,我看到他的瞳孔,居然和王麻子那晚上一样,空洞无神!只是机械般的往悬崖走去,我赶紧告诉李静一定要拦住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正当我们毫无办法的时候,他就直直的倒了下去,把我倆吓得不轻,李静把手伸到他鼻子前,说了声还有呼吸。

  我和李静赶紧把他抬下山,我们生怕他再过一会真发生什么意外。

  当我们到祖祠的时候,一群人都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李静说了一句:“大伯,李强晕倒了,”李静的一句话瞬间让原本吵杂的祖祠安静下来,随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们家强子怎么了,静妹子?”李静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他大伯。

  我的父亲从人群里走出来,说到:“是谁放你出来的?不说看我回去怎么教训你,一个女娃娃半夜三更的跑来跑去,就不怕被鬼拐了去不成。”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父亲怒斥。

  本来李静看着我被父亲训斥,想站出来承认之时,村长实在看不下起去了,连忙出来说道:“这不是没什么事麽,如果她今晚不出来的话,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呢,你也是消消火,女娃脸皮薄,别这样子。”

  父亲“哼”的一声别过头去,根据我对父亲这么多年的脾气理解,我怕是回去又会被他收拾。

  “什么,你说我儿子一个人走到后山想去跳崖?那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那么傻,静妹子,大伯一家小时候也待你不薄吧,你可不要骗我。”显然李强的父亲不相信李静所说。

  李静闻言的摇了摇头,泪眼朦胧的对他大伯说:“大伯,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干嘛要骗你?堂哥真的是自己一直往后山的悬崖一直走啊,要不是我和刘洁今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对”,我可以证明,我豁出去了,为了发小,我把旁边的老爹都无视了,说完此事的我偷偷瞄了下父亲,看他没什么反应壮着胆子大声说道:“李强不是没事么,我记得王麻子找到山洞的时候,不是要烧一张椅子么,他和王麻子是一起的,该不会是鬼魂来索命吧。”

犯阴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犯阴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总裁大人,你放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大人,你放肆!在线阅读小说:总裁大人,你放肆!目录预览:第003章女人,你完蛋了第004章大叔,没我尿得远第005章接风宴惊骇重逢第006章傲娇的一大一小第007章剑拔弩张恩怨起第003章女人,你完蛋了第三章女人,你完蛋了唾沫横飞的李师师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期期艾艾地凑了过来,头靠在夏言清肩膀上撒娇卖萌。“亲爱的,告诉我你肿么了?难不成大姨妈来看望?”夏言清再次垂下眼眸,嘴角隐隐抽动几下,额角挂满一头黑线。如果大姨妈真来看望,说不定昨晚就直接血流成河了有木有!只要想到昨天的经历,

  • 小说:二婚总裁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二婚总裁的心尖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二婚总裁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三章更换代言人第四章妹夫第五章交易第六章关悦鑫第七章引起骚动第三章更换代言人温暖无奈地看着他,“大少爷,你家厨房食材真的少的可怕,我能做出两碗面就已经很能突显我的实力了好吗?爱吃不吃,我还不伺候了!”温暖不再管他,顾自己吃起面来。“这个房子是关少的,所以我不是很清楚。”冥轩突然的解释让温暖不解,冥氏集团总部在澳洲,作为冥氏集团的总裁,怎么他都应该出现在澳洲才对,怎么会出现在美国?“我每年都会抽时间来这里度假,顺便替关氏处

  • 小说:豪门选妻潜规则,林少之妻不可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选妻潜规则,林少之妻不可欺在线阅读小说:豪门选妻潜规则,林少之妻不可欺目录预览:第3章“选妻派对”第4章她是A货!第5章扒光衣服!第6章登门道谢第7章得罪他了!第3章“选妻派对”林溪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眼前这个看起来胆小怯懦的女人竟然还不忘怼他几句。他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遭到这么多人的嘲笑,连一边的罗伊都将脸转向一边以躲避别人的灿笑。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他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她像个小鸡崽一样被他轻松的提起来,吓得她失声大叫了一声。天啦!这个男人不会毫无

  • 小说:假婚真爱:左少克制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婚真爱:左少克制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假婚真爱:左少克制点目录预览:第3章医疗费第4章一心求死第5章孩子是谁的第6章离婚第7章好好活着第3章医疗费她急切的模样让人看起来心生怜悯,眼泪都已经糊了她的视线,左泽渊只能尽量的稳定她。医生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怜悯,因为还有手术要进行,他只能言简意赅的告诉孟依岚情况:“这位家属你先不要急,你弟弟在工地出事,钢筋插入了他的大脑,需要紧急进行手术,你们现在在外面静心等候,我们医护人员肯定会尽最大的能力去抢救的。”说完便转身走向手术室并关上了外面的大门

  • 小说:强宠溺爱:总裁撩妻有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宠溺爱:总裁撩妻有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强宠溺爱:总裁撩妻有方目录预览:第三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第四章这是命令第五章再遇苏凉第六章青梅竹马第七章再回苏家第三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呜......”夏之情不停地挣扎着,可越挣扎越感到这个男人的力度愈发强劲,原本想偷袭,谁料却被苏凉早先抵挡住,根本动弹不得。“斯......”苏凉倏地离开,已明显感到血腥味道,深海暗眸微微一沉,慢条斯理的磁性声音竟有丝缕的冷固:“你居然敢咬我......”“像你这种无耻之人,咬你都算轻的。”“没想到你性

  • 小说:强宠上瘾:萌妻别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宠上瘾:萌妻别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强宠上瘾:萌妻别逃目录预览:第三章询问当年真相第四章左少,以后陌路人第五章曾经以为是爱的开始第六章约会第七章你玩过生死时速吗?第三章询问当年真相刘亚娟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伸手将夏之星搂紧怀中。这到底是怎么了?左枫楠浑身戾气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把拽过夏之星,拉出别墅。“左枫楠你要干嘛?放开我!”夏之星不悦的皱眉,想要推开左枫楠。左枫楠脸色阴沉的吓人,就像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前兆,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就像那深渊寒池让人惊颤。他将夏之星抵在墙上,脸色铁青

  • 小说:惹火娇妻:总裁撩妻不要停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火娇妻:总裁撩妻不要停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惹火娇妻:总裁撩妻不要停目录预览:第三章大姨妈事件第四章新成员的入伙第五章春日模式开启第六章心里的小九九第七章给你五千万第三章大姨妈事件那对母女显然欺软怕硬,看着温亦萱一副想要动手的模样,就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这条裙子你穿也太大了。”故意讥讽着反话,温亦萱将裙子从夏颖茹手里夺过来,顺手抛给店员,连同自己刚才试穿的衣服一起打包付款,“你得记住,高贵的裙子从来都是女王该穿的,姨娘的女儿……就算了吧。”始终没说话的夏沫沫在好友说完后开口,“郑姨,

  • 小说: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目录预览: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江止行和江可馨回家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玄关留着灯,整整齐齐摆着江文博的拖鞋,林芸萱的拖鞋不在这里,看样子似乎回来了。客厅里空无一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餐厅的灯还亮着,餐桌上留着饭菜。江止行换好鞋,拎起箱子小声走进来,看到桌上的饭菜顿时有些后悔,从机场出来就应该早早回家。虽然爸妈都说今晚忙得厉害,可林芸萱还是回来给自己准备了饭菜。她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像是猜到路嘉懿去接机就一定会安

  • 小说: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目录预览:第三章霸王餐第四章神丹妙手第五章冯茜茜的‘男朋友’第六章同居第七章谈谈心,做做饭第三章霸王餐“呵,呵。”冯茜茜勉强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咳咳,这个,你看你曾爷爷让我来带你回去见父母,不知道......”照片上的冯茜茜虽然也很美丽,但还没有这股随年岁增长而自然而然涌现的青春女孩特有的吸引力,这不禁让在深山老林里待了数年的刘杰有些着迷,他嘿嘿一笑,对冯茜茜说道。“什么,见家长?”冯茜茜闻言脸色一变,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

  • 小说:近身战兵在都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近身战兵在都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近身战兵在都市目录预览:第三章逼上梁山第四章小店特色第五章第一桌客人第六章厨子的自我修养第七章貌美周扒皮第三章逼上梁山陈飞被韩武艺扣住锁骨,也不见他如何挣脱,任凭韩武艺反手一个擒拿,将陈飞的手臂别到胸前。这时,陈飞嘿嘿一笑,原本被握住的手心,徒然一用力,像只罪恶的八爪鱼,灵活的抓动了两下。一种坚韧,挺拔,柔软十足的感觉瞬间传入掌心。我靠,奶侠啊,最起码得有D罩杯。陈飞经过多年的实践,立刻分析计算出了韩警花的惊人尺寸,心中暗道真是警界一“霸”。韩武艺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