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传奇兵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31: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传奇兵王

第一章  绑匪先生

乌兰乌德,第九商业大区,白熊酒吧。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这里是整个西伯利亚区域最为著名的军事酒吧,酒吧的老板是一名退役的将军,在这里出入的人,几乎全部都是退役或者在职的军人,其中不乏有诸多来自那些番号神秘的军团,在这里,所有与军事有关的信息都是最新最全的,而今天,这里更是人声鼎沸,酒吧中间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这些人的最爱——第九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争霸赛。

“猜猜今年的单兵之王是哪个?“还能是哪个,除了那些变态,你觉得其他人有机会称王吗?”

“没错,别说是单兵之王,恐怕就连终极特战小队也是那些混蛋的囊中之物。”

“但愿会有黑马出现吧,那些变态已经整整称霸争霸赛八年了。”

“黑马?谈何容易?你难道不知道自从那个老东西把T-1的人系数干掉之后,就没什么人能与那些混蛋抗衡了?”

“是啊,如果T-1的人还活着,我估计这比赛就有些看头了。”

酒吧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聊着,视线几乎都死死钉在大屏幕上,因为,时间到了宣布争霸赛单兵之王与终极特战小队这两项最重量级的荣誉的时候了!

“获得本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争霸赛,单兵之王称号的是TD336!!

获得本届全球军事联盟特种作战终极特战小队称号的是T-6!”

………………“轰吼!!!”

………………“狗屎!果然又是这群怪物!!”

“TD军团算上这次,应该是第六个人得到这个荣誉了吧?”

………………“恩,除了连续三届的单兵之王TD939之外,这几年每年的单兵之王都是来自于那群怪物。”

酒吧内,靠近窗户的角落里,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刀削斧凿的面孔毫无表情,手里,捏着一个银白色的军用酒壶,酒壶上刻着一只三目的狼头,当他的视线落在大屏幕上那个刺眼的代号“TD336”的时候,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衣领拉了一下,仰头喝下一口火辣的烈酒,盯着那代号的双眼里浮起了一层冰冷的杀意,嘴角,不屑的弧度缓缓翘起。

“没想到,一条漏网之鱼,今天却登上了全球军人毕生都在追求的最高荣誉‘单兵之王'这个头衔似乎是越来越不值钱了!”楚岩接过灌满酒的酒壶,心中嘀咕一句便起身离开了这里“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来这里了。阅读huijindi.com

中国,南山市,山南机场,晚上十点四十分。

楚岩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走到了机场出口,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并不新鲜的空气,之后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夹杂着解脱般的笑意。

“银棕榈咖啡厅。”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出了目的地,楚岩便不在理会车外的景色,从怀里取出了一叠有些破旧的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

“十多年的时间,也不知道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将照片上的人深深印在脑子里之后,将照片放回了兜里,留下了夹在照片内的一张黑色的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手写体的英文字“M”,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但愿这东西有用。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嘀咕了一句,楚岩将卡片随手扔进了兜里,之后开始漫不经心的欣赏着南山市的夜色。

出租车司机似乎也是个不善言语的人,默默的开着车,在车流里规规矩矩的行驶着,直到银棕榈那三个字出现在楚岩的视线中。

下了车,站在银棕榈咖啡厅的门口,楚岩的眼神在四周迅速的游走了一圈,之后忽然一笑,摇摇头迈开步子走进了银棕榈咖啡厅。

咖啡厅的格调很大气,主题的香槟色调让咖啡厅里的气氛很是有着一股淡淡的爵士味道,演绎台上的一只爵士乐队正在投入的演奏着背景音乐,除了音乐,偶尔还能听到几声低低的笑声,这里,无疑是一处闹市中的幽境。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门口,一个身着白色制服的服务生面带笑容的迎了上来,声音很轻,脸上的笑很职业。

“就我自己。【传奇兵王】小说在线阅读”楚岩本来想直接道出此行的目的,但却临时改变了主意,也许先了解一下自己将要接触的人和环境也不错,于是便点头答道。

“先生这边请。”楚岩跟着服务生来到了一个双人的卡座,点了一份简餐外加一杯蓝山咖啡,刚才在飞机上没吃东西,正好肚子有些饿。

点完餐品的楚岩看着窗外的夜色,心中感慨颇多,往日的一幕一幕也都闪现在眼前,一想到那些兄弟,楚岩的心头就热乎乎的,同时,也想起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请您稍等。”服务生转身离去,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楚岩将兜里的一叠照片再度取了出来,盯着照片上的人细细观察起来“十三年前,这小丫头才六岁多一点,骨骼、肌肉都处于发育期的高峰,真不知道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楚岩手里的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丫头,胖嘟嘟的脸蛋,一双大眼睛又黑又圆,两只露在外面的胳膊个玉藕一样,脚下穿着一双可爱的粉色凉鞋,在这张照片的背后,写着两个字“然然。阅读huijindi.com”而照片的左下角,正反两面各有一个血红色的拇指印,不但这张有,其他的照片上或多或少都染上了红色的印迹,没有人知道,这叠照片对楚岩有着怎样的意义。

“小涵,长的还挺帅气,这张照片拍摄的时候她应该是十五岁,基本容貌应该已经定型,相信我见到她的时候一定会认出她。”每拿起一张照片,楚岩的嘴里都会低声自语一番,同时脸上也会浮起淡淡的笑意,那笑意完全发自心底,充满了阳光。

片刻之后,服务生端着楚岩点的东西走了过来,眼神在楚岩手里的照片上扫了一眼,放下东西匆匆离去,而楚岩则是将照片收好,之后埋头吃了起来。

三楼,总经理办公室。

莫夕瑶半靠在舒服的皮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玫瑰色的红酒,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瀑布一般洒在胸前,更有些许青丝深深的陷在那两座雪白的高地之中,在她对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紧身皮裤的女人,女人手里,也端着一杯红酒。

“彩妮,你这次回来,不是就为了喝我这瓶珍藏的红酒吧?”莫夕瑶说着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笑靥如花。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也是,也不是,最主要是想你了,所以回国来看你,顺便抓几个毛贼。”万彩妮的回答让莫夕瑶笑了出来,这小妮子在自己面前就是嘴甜。

“嘴甜。”莫夕瑶说着端着酒杯从椅子上站起来,刚走到那宽敞的落地窗边,办公室的门便响了起来。

“进来。”放下酒杯,莫夕瑶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一名服务生推门走了进来。

“缇娜,什么事?”莫夕瑶看着进来的女服务生,女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紧张中带着兴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总,我我好像发现通缉犯了?”缇娜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面色紧张的说了一句。

“什么通缉犯?在哪?”莫夕瑶没等说话,坐在一边的万彩妮却是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抬手就从自己的腰后扯出一把大号的银色手枪,吓得缇娜当时脸色就一白,差一点晕过去。

“彩妮,你能不能不这么火爆?缇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听到女服务生的话莫夕瑶也是一惊,因为最近一个月时间里,南山市已经出现了三起绑架案,而且绑匪在拿到赎金之后都选择了撕票,这几起绑架案现在正是南山市局重案组挂牌突击的案子,更是发出了悬赏,对提供准确线索的人有着不菲数额的奖金。

“哦是,是这样,咱们店里来了一个男客人,我把他安排到一个九号双人卡座之后就去端他点的餐品,当我端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拿着一叠照片在那里嘀嘀咕咕的,照片上都是些小女孩,而且而且照片上还都带着血迹,看那样子似乎是在选择目标,所以我没敢打草惊蛇,就来告诉您了。”万彩妮把枪收起来之后,缇娜的脸色才好了一些,整理了下思路将自己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什么?九号卡座是吗?”万彩妮一把扯过女服务生的胳膊,确认了地点转身便冲出了办公室,而莫夕瑶心中也是一惊,略加思索之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黄组,你们找的绑匪,可能在我这里。”

通完电话,莫夕瑶也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楚岩很快便消灭了自己点的餐品,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声,整个人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楚岩刚刚放松的时候,身后一阵香风飘来,接着一个性感到爆棚的女人手里拎着一只大号沙漠之鹰站在了他面前,空中,刺耳的警笛声也由远至近飘过来。

“你好啊,绑匪先生!”

第二章 金色卡片

银棕榈咖啡厅,九号座。

楚岩看着自己面前拿着银色手枪的万彩妮,依旧喝着咖啡,眼神在万彩妮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笑了笑。

“绑匪先生?你是在说我?”看着万彩妮一本正经的样子,楚岩将手里的咖啡放下,之后一脸不解的问道。

“难道不是么?兜里藏着一叠照片,都是些小孩子,怎么样?目标选好了吗?”楚岩的反应让万彩妮一愣,不过她也清楚,自己是听信了女服务生缇娜的一面之词,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疑犯,她还需要进一步的试探才能知晓。

“你怎么知道我有一叠照片?哦,明白了,那个白衣女服务生,是她告诉你的吧?”楚岩瞬间便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应该是女服务生看见了自己那些照片,然后误认为自己是绑匪所以才会报警,不过看眼前这女人的站姿还有枪械的自由选择性,十有八九是国际刑警之类,只是,国际刑警跑到这个咖啡厅来干什么?抓绑匪也用不着她们这个级别的精英出手吧?”

楚岩心里想什么,万彩妮不知道,但是万彩妮知道的是,自己面前这个身形削瘦但是却异常挺拔的男人,似乎真的有照片,而且那些照片对他来讲意义颇大。

“对,就是那些照片,我很想知道,一个身份神秘的男人,兜里藏着一叠带血的照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原谅我,我是个警察,所以对这些很好奇,如果你不是绑匪,那么,不妨和我聊聊看,如果你的解释我能接受,那么,我想其他人也一样会接受,对吧?”万彩妮脸上的笑意充满了威胁,当然,笑容的威胁力远远比不上她手里拿着的那把银光闪闪的手枪。

“点51的特制子弹,这么近的距离,我想我的脑袋会被炸成一颗烂西瓜吧。”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而万彩妮在听到楚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居然有些紧张起来,不为别的,就为那句“点51的特制子弹。”。

因为沙漠之鹰最常见的只有三种口径,点357,点45和点50,自己这把手枪是花了重金请人改造过的,口径正是比点50还要大一点点的点51口径,全世界仅此一把。

万彩妮很确定楚岩没有碰过这把枪,更没有卸开弹夹去检查里面的子弹,而光凭视觉,就能准确判断出自己手枪的口径,这份眼光有多毒辣她这个国际刑警最清楚,所以她心中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

与此同时,女服务生缇娜跟在莫夕瑶身后神色紧张的站在了楼梯上。

“莫总,你看,就是那个男人,你看他的眼神,那么冷,那么酷,咳咳怎么这会看起来不像是坏蛋啊?”女服务生缇娜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楚岩,刀削斧凿一般的刚毅面孔,怎么瞅都充满了正气。

“少发点花痴吧,男人长的帅,不代表他就是好人,在这里等着吧,重案组的黄组长马上就到了,是不是绑匪到时候就会水落石出,你先去下面招呼客人吧,等下警察来了你负责安抚一下客人,别生事端。”莫夕瑶站在楼梯上,仔细打量着面带微笑的楚岩,自己的死党万彩妮此刻已经坐在他对面,两个人好像聊的很开心,当然,如果不是万彩妮左手上那把大号的手枪影响了气氛的话。

“警察!不准动!双手举高,放在让我能看到的地方。”就在万彩妮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群人冲进了咖啡厅,十几把刚刚上任没几天的洛洛克17型制式手枪将楚岩和万彩妮围了个铁桶一般。

“国际刑警!”万彩妮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果然,和楚岩猜测的一样,国际刑警精英分子。

“搜身!”第一时间冲进来的南山市重案一组组长黄凯第一个收回了手枪,这位组长身高足有两米,身形健硕,典型的肌肉男一个,但是此刻的他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换过了,胡子邋遢的脸上充满了煞气,一双通红的眼珠子更是瞪的牛眼一般,狠狠的盯着楚岩,二话不说便吩咐搜身,之前接到过许多起报案线索,只不过都是误报,搞的他不得不在抓捕疑犯之前确认疑犯的身份以及取得与绑架案相关的证据。

看着周围的警员,楚岩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神却是飘向了众人的身后,在那里,银棕榈咖啡厅的主人莫夕瑶正一脸憎恨的看着楚岩。

“是!”警员大力说着就要搜身,而楚岩则是平静的看着他,眼神里的冰冷让大力的脊梁骨有点发凉,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眼前这个人不是寻常人,也许这个家伙真的就是绑匪也说不定,想着大力还是把手伸到了楚岩的胸前。

“你凭什么搜我身?”大力的手几乎都已经碰到了楚岩的衣服,楚岩这才淡淡的开了口,平静的面孔上,双眸冷若寒冬。

“凭什么?老子现在怀疑你和三起绑架案有关,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不够?”听到楚岩的话,黄凯顿时就怒了,瞪着血红的眼睛就来到了楚岩近前,伸手就要去戳楚岩的肩头。

“你的意思是你凭空猜测?看着我像绑匪,然后就搜身抓人对吧?”楚岩并不在意黄凯的咆哮,但是声音里的寒意谁都能听的出来,而黄凯的手指也在楚岩的话出口之后,重重的戳在了楚岩的肩头上。

“好!你他妈的还嘴硬,既然你说你不是绑匪,那好,把你兜里的照片拿出来,然后说清楚他们的来历,我就放过你!怎么样?”黄凯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合眼了,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着,所以他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张德昌将这位重案组长一把拉到一边,自己则是冲着楚岩曝出了粗口!

楚岩的眼神一直盯着站在远处楼梯上站着的莫夕瑶,尽管从来没见过面,但是他清楚,自己此行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个女人了,至于这些警察,还有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去莫夕瑶身边的国际刑警,楚岩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自己是不是绑匪自己心里最清楚,而且一大堆的证据都能够轻易的让自己洗脱嫌疑。

“好吧。”楚岩不准备和这些警察继续纠缠下去,于是伸手从自己兜里准备取出照片,然后解释清楚,只是楚岩没等取出照片,一张黑色的卡片就已经率先掉了出来,那黑色卡片上的一抹金色,让站在远处的莫夕瑶脑袋里“轰”的一声,差意点从楼梯上摔下来。

“黄组长,我想,这可能是一个误会。”莫夕瑶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尤其是重案组长黄凯,这报警电话可是莫夕瑶亲自打给他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带出这么多兄弟过来抓人。

“莫小姐,你他妈的这是什么意思?电话是你打的,现在又说是误会,耍我是不是?”黄凯心里的火气更是越来越大,没忍住对着莫夕瑶爆出了粗口。

黄凯的话音刚落,包括重案组的所有人都呆了,熟悉莫夕瑶的人更是一脸呆滞,瞅着黄凯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同情,黄凯自己也是一愣,随后脑袋嗡的一声,心里的滋味更是无法言语“我我他妈的怎么会对着这个娘们爆粗口?这下算是有好日子过了。”

面对黄凯的咆哮和辱骂,莫夕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怒意,此刻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楚岩捏在手里的那张黑色卡片上,脑袋里一幕一幕的闪过了无数个可能的画面,直到身边的万彩妮轻轻碰了碰她,她这才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

“黄组长,南山市敢骂我的人,你是第一个,这一次,我知道你是因为那几起绑架案压力过大,所以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我想你搞清楚,我既然说是误会,就一定是误会,我以我的个人名义,担 保他和绑架案无关,这样,够了么?”回过神来,莫夕瑶盯着黄凯,刚才黄凯骂她的时候她的注意力都在那张卡片上,但是,不代表她没听到黄凯骂她,所以现在这样回答,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收队!”听到莫夕瑶的话,黄凯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别看他是南山市局的重案组组长,但是在莫夕瑶面前,还真是摆不上台面,怒意冲冲的吼了一嗓子之后,带着人一阵风似地离开了银棕榈。

自始至终,楚岩就站在那里,一脸平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这群重案组的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折腾了十来分钟,咖啡厅便回归了平静,莫夕瑶在安抚了客人之后,这才款款来到楚岩面前“先生,请到楼上说话。”

楚岩点点头,跟着莫夕瑶上了楼。

咖啡、美酒、夜色,如果话题不沉重,今晚将会绚烂迷人。

“他怎么样了?”酒杯放下,轻启红唇,莫夕瑶期待的神色有些紧张。

第三章 一诺千金

楚岩对面,莫夕瑶的神色期待中夹杂着紧张,因为楚岩接下里说的话会给她带来一脚天堂一脚地狱的差别。

“不过江东。”楚岩看着身高足足175公分的莫夕瑶,嘴里淡淡的吐出了四个字。

“什么?”莫夕瑶也是一愣,她不明白楚岩说的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想到那张黑色卡片又回到自己手里,那么他的情况绝对不会很好才是,莫夕瑶的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是楚岩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彻底呆在了那里。

“这是他临死前让我给你带的话。”楚岩的解释很简单,也足够清楚。

“什么?他死了?怎么会这样?”听到这个消息,莫夕瑶的表情瞬间凝固,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烁,脸上,更是浮起一目了然的担忧,楚岩不清楚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家伙和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莫夕瑶脸上所展现的神色却是让他多少猜出了一些,不过,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他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我欠他一个承诺,他让我来找你,完成这个承诺。”莫夕瑶脸上的神色很快便归于平静,刚才的失态已经是她这么多年来几乎不曾出现过的,楚岩不算意外,莫夕瑶这个人所站的高度,心理素养能够使得她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承诺?”听到楚岩的话,莫夕瑶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悲伤和忧虑,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审视,换句话说,这个女人对自己情绪的控制能力很强,脸上那双黑亮的眼睛更是直视着楚岩的双眼,攻击性颇强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怀疑与挑衅。

“是。”楚岩点点头,对于莫夕瑶的侵略性目光,他并不在意,这女人的性格他也多少看出来一些,精明果断,控制欲很强“我答应他为你办一件事,不过是有偿的。”

“哦?你能做到什么?对于一个我不知道任何底细的人来讲,我是不会要求他办任何事,这是我的原则,我不喜欢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存在。”莫夕瑶的话很不客气,但是楚岩却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和语气,只是笑着站起了身“我替你办一件事,这承诺,在我活着的任何时候,随时有效。”

楚岩说完,人已经走到了门口“莫小姐,你这间咖啡厅,很不错,我会常来的。”出门之前,楚岩忽的转回身,对莫夕瑶笑着说道。

“随时欢迎。”楚岩的离开让莫夕瑶胸口有些憋闷,这么多年来,仅仅凭借一句话就让她出现吃瘪感觉的人,楚岩还是第一个,不过对于楚岩的自大,莫夕瑶除了有些火气之外,并没当回事,以她的身份,也许这辈子也不会有让人帮忙的一天,只不过世事难料,莫夕瑶也想不到自己在不久会真的主动找上了楚岩,不过现在,只能对着楚岩离去的背影恨恨的咬了咬贝齿。

“哦对不起。”就在楚岩刚走出门口的时候,一袭白衣的服务生缇娜却是一脸惊慌的跑了过来,由于速度过快而一头撞在了楚岩的胸口上,慌乱中连忙道歉之后便跑进了莫夕瑶的办公室里。

“莫总,那个...那个死胖子罗开...又来了。”缇娜的话让莫夕瑶忍不住黛眉轻皱,眼神在楚岩的背影稍作停留,随即若有所思的露出了一抹笑意,那笑容,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缇娜,你过来...”莫夕瑶看着楚岩已经消失的背影,在缇娜耳边低声的吩咐了几句话,缇娜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望着楚岩下楼的方向神情有些幸灾乐祸。

“还不快去!”看见缇娜有些发愣,莫夕瑶冷声催促道。

“是,马上就去。”缇娜说完,转身一溜小跑的从楼梯上冲了下去,在路过楚岩身边的时候似乎速度越发的快了许多。

一楼大堂,音乐依旧,只不过这弥漫着爵士气息的环境里,却多出了一股浓浓的花香,一大捧妖艳之极的玫瑰,几乎将它的主人挡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硕大的肚腩在那捧玫瑰下方,捧着玫瑰的那双胖手上,闪烁着有些刺眼的金色光芒。

一袭白衣的服务生缇娜站在这捧玫瑰花的主人旁边,一脸微笑的低声说着什么。

缇娜不时飘向自己的眼神让楚岩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不过楚岩并未在意,麻烦这种东西,楚岩在任何时候都不缺。

“你说的是真的?夕瑶真的是这么说的?”显然,缇娜的话对这个几乎呈现球状身材的男人有着不小的诱惑力,公鸭一般的嗓音清晰的透漏出此刻的激动,一边,缇娜虽然眼底充满了鄙夷,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依旧灿烂,冲着这个仍然未曾露出真面目的男人点点头“银棕榈莫姐说的话,什么时候做过假了?”

“好!好!我一定办到,麻烦你把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到夕瑶那里,告诉她,我马上安排车过来接她!”玫瑰花移开,正好走到近前的楚岩看到了一张包子脸,还是油光锃亮不带褶的那种,头发稀疏有这明显的地中海迹象,即便如此,还硬是把头发弄成了赌神一般的造型,闪闪发光的脑门上如同抹了油,浓眉大眼的五官到算端正,脖子上,拇指粗细的金链子宣示着他的价值不菲,两团胸肌,一团腹肌,一身价值十多万的西装如同孕妇装一般堪堪包裹住这位庞大而滚圆的身躯。

此刻这位身材出众的兄台正风度翩翩的站在楚岩面前,脸上缓缓绽开了优雅的笑容,虽然,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扭,但不管怎样,这位兄台此刻也算的上是翩翩有礼了。

“这位兄弟,借一步说话。”这位身躯的主人,正是缇娜嘴里的那个死胖子罗开,移开玫瑰花,他正好看见了走到自己跟前的楚岩,一想到只要搞定这小子就能和自己追求了数月的佳人共进晚餐,罗开的脸上,笑容越发的灿烂,硬是把油光锃亮的皮肤给挤出了几道褶子。

当然,罗开的笑容虽然灿烂,但也只是昙花一现,楚岩的身影从他身边缓缓走过,根本就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这让罗开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便蹿了起来。

“小子,老子在和你说话你他妈的没听到么?”什么斯文、优雅瞬间褪去,罗开本就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这些日子为了追求莫夕瑶,每天来这银棕榈咖啡厅,见到的都是些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的高素质人群,他自然也要入乡随俗,把自己弄的看上去能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才行。

不过,终究,罗开骨子里流淌着的还是粗俗不堪的血液,多日的伪装早已经让他有些不耐烦,先前一脸微笑的去和楚岩说话,却被楚岩很直接的无视掉,这种滋味他罗开可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或者说在南山市还没有人敢无视他,因此愤怒自不必多说,更多的,却是澎湃在心脏深处嗜血的阴暗。

彬彬有礼和拳头,这两种解决事情的办法,罗开一直都很中意后者并且十分坚决的执行着。

楚岩推开银棕榈的门,径直走了出去,而罗开的咆哮,除了惹来熟道鄙夷的目光之外,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南山市的夜色很美,月朗星稀笼罩着数不清的闪烁霓虹,楚岩的步伐很慢,颇有些悠悠然的味道,在他身后,胖子罗开也已经满目阴冷的走出了银棕榈,夜色中,双目泛着猩红的光彩,手里,镶满了钻石的手机已然接通。

“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把他给老子搞定,对!!要清楚到他的老二有多长!!妈的!晦气!”随手将电话摔了个稀烂,罗开的脸上,阴冷中笑意悠然浮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之后转身钻进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内,宾利车缓缓启动,车头顶着的那个硕大的金“B”在霓虹灯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自古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莫夕瑶这女人...啧啧...”自始至终,楚岩的心思就没在罗开身上停留超过一秒钟,独自一个人漫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心头没有半分的不适,倒是因为城市陌生,反而给了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这感觉在楚岩身上,已经有太久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在前面,等下动手利索点,千万别弄死...开哥要查这小子老二尺寸多长!”黑色商务车上,坐在副驾驶一头绿毛的野驴指了指前方百米之外的楚岩,神情活现的模仿着罗开的话,他身边,传来了一阵哄笑,昏暗的车内寒光四射。

“妈的,动手!早点完工正好去打完后半局!”

“等等!这小子想干什么?”开车的彪子停下车,刚想拎起家伙冲出去,坐在后排的黑强却一把拉住了他,在众人的注视中,楚岩的身影,居然晃晃悠悠的钻进了南山市公安局的办公楼内。

传奇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传奇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1章(第1章 拍卖自己)

    原标题: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1章(第1章拍卖自己)小说: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第1章拍卖自己“顾小姐,你母亲已经不能再拖了,刚好有合适的肾源,如果筹不到钱的话,肾源就会被别的患者优先使用了。”顾乔安仰望着天空,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为了医治母亲的病,她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出去了,杯水车薪,也挽救不了什么。她可以去找她的亲生父亲,只是当年被赶出来,如今他还会救她的母亲吗?不管了,顾乔安给自己鼓起了勇气,无论如何,骨气和自尊算是什么?母亲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已经在盛世集团楼下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这杯水都已经凉

  • 御女高手1章(第1章 命不久矣)

    原标题:御女高手1章(第1章命不久矣)小说名:御女高手第1章命不久矣华兴的冬天很冷,整个冬季都伴随凛冽的寒风,挂在脸上生痛生痛的,虽说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元旦也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但是走在大街上感受不到一丝温暖,街上的行人无一不行色丛丛地向家赶去,外面太冷了。杜小飞却却恰恰相反,他裹着一件看起来很陈旧,但却很干净的米色羽绒服刚刚从家里出来,他要去上班,确切地说他要去报道,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这也是他人生当中第一份工作。杜小飞是个孤儿,按照福利院的惯例年满十八岁就离开福利院自已谋生,所以他十天前不得

  • 极品高手在都市1章(第1章 死而无憾)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1章(第1章死而无憾)小说名字:极品高手在都市第1章死而无憾“哒哒哒……哒哒哒……”“轰……轰……”“老大,敌人火力太猛,突不出去,怎么办?”“老大,前面没路了……不好,是个悬崖!”亚马逊丛林深处,正在上演一场残酷的战争。听着两个同伴的惊呼,看着面前深不见底的峭壁,谢二雷眉头紧锁。“嗤嗤……轰隆……”生死关头,天气骤变。电闪雷鸣,风雨欲来。谢二雷仰天长啸:“苍天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他对于打雷,有着特殊的情愫。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被雷劈出来的!当年没满月的他,被丢

  • 圣手邪医1章(第1章 急诊)

    原标题:圣手邪医1章(第1章急诊)小说名:圣手邪医第1章急诊青海市第一医院急诊部,现在虽然已经是深夜,整个急诊部却围满了医生。这些医生都身穿防护服,从头到尾,几乎没有一丝露在外面。但即便是如此,一些医生也十分害怕。而在急诊室内,一个病人全身犹如发红,高烧不退,时不时的还伴随一阵呕吐,甚至在病人的体表,都在流出细丝一般的血丝。“李院长,已经确认了,是埃博拉病毒。”一名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埃博拉病毒,是西非埃博拉发现的一种病毒。这种病毒传染性很强,即便是穿上防护服,依然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感染。“想不到

  • 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章(第一卷 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 不知好歹)

    原标题: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章(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不知好歹)小说:庶女成凰:替嫁妖妃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章不知好歹初秋,洛阳城。雨声清脆,清冷寒意渗进空气,屋檐不时有汇聚成股的雨水砸下,溅起泥沙无数。铺满红绸的平南王府大门紧闭,唯有被泥水沾染的红色在风雨中飘忽。本该热热闹闹的王府内却没有应有的喧闹人声,只有密集的过了份的“啪啪啪”声响。穿着嫁衣的新娘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密集的鞭子甩起又落下,将她火红的嫁衣撕碎,几乎可以看到内里白皙肌肤上一道殷红鞭痕。“王爷,您看这……”小厮手握长鞭,

  • 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章(第1章 出了车祸)

    原标题: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章(第1章出了车祸)小说名: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第1章出了车祸夜已经深了,她终于脱身!这是梁青雅大学出来后的第一份工作,她向来人缘不错,工作还是比较顺利的。除了每天早上要拼死拼活的挤上一个小时的公交之外,似乎一切都很好。可因为这份工作,向琛似乎有些不愉快,毕竟他一向冷静自制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他认为女人就应该找个轻松简单的工作,而她,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销售。跟向琛结婚半年来,夫妻生活和谐,在外人看来应该是幸福恩爱的一对吧,就连姚星辰都说,像向琛这种长相英俊气质脱俗

  • 美女的狂龙保镖1章(第一卷第1章 保镖)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1章(第一卷第1章保镖)小说名字: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1章保镖骄阳似火,烈日当空。一辆鲜红色的宝马X3从鲁沪国道拐进一条大道,不一会儿就行驶在上海市宽阔的街道上。开车的是一位穿着时髦,貌美性感的女子,她叫郭风铃,今年四十二岁,因为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坐在司机助手席上的是一个相貌英俊的年青人,他叫唐小强,今年二十岁。从宝马车拐进市区大道的那一刻起,唐小强就显得坐立不安,兴奋不已。“嗨!看你的样子,很兴奋啊!”郭风铃瞟了一眼唐小强,说道。“那是当然啦!”望着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章(第1章 这个女人本王要了)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章(第1章这个女人本王要了)小说名字: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1章这个女人本王要了“大胆!你们云倾竟敢抗旨!来人!把这几个乱臣贼子给朕拖出去斩了!”“皇上息怒……”“皇上!万万不可啊……”数不清的嘈杂声在雪漫耳边轰鸣,炸得雪漫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极了。她想睁开眼,但眼皮沉重得像黏了强力胶一样,手脚也没有丝毫力气。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变成了谈判的声音,虽然雪漫一时间没有力气,但她的神智已经清明了。回想起上官情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敢利用她的信任对她下药,她胸口的怒

  • 始源帝尊1章(第一卷 名声鹊起第1章 坠崖少年)

    原标题:始源帝尊1章(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章坠崖少年)小说: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章坠崖少年阴暗如墨的天色,像降临人间的洪荒巨兽,吞噬着天地。乌云密布,空气沉闷的令人喘不过气来。隐约中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耸立于云雾缭绕的群山间,摄人心魄,令人颤栗。“果然是二阶灵草……仙玉兰草!没想到竟有好几株!”一名青袍少年趴在悬崖边上,盯着峭壁上一撮散发出淡淡蓝色光环的灵草,神色兴奋。“真的太好了,有了这些灵草,不止我自己这个月上交给长老的灵草够了,就连萱儿的那一份也凑齐了。”“三年以来都是萱儿一直在帮我,

  • 无尽剑魂1章(第1章 武魂觉醒)

    原标题:无尽剑魂1章(第1章武魂觉醒)小说名:无尽剑魂第1章武魂觉醒一座高台上,数百颗灵石组成的法阵散发着幽幽的乳白色光芒,一丝丝灵力从灵石中被汲取出来,注入到法阵的道道阵纹中,法阵中灵力沿着繁复的纹路流转不定,光芒闪烁,分外玄奥。一位少年盘膝而坐其中,清秀而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些许的希冀之色。在高台的周围,围拢着男女老幼数百人,这些人的目光全都盯着法阵中盘膝而坐的少年,神色各异。在法阵边缘,亦有几位气度不凡精神奕奕的中年人和老年人端坐着,紧张地盯着少年。这里是陆家每年一度的武魂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