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驱灵女天师】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06:54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之驱灵女天师

第一章 黑猫跳尸

正值盛夏,满天星斗,就像是有人在黑色的夜空中镶嵌了无数圆润的珍珠,粒粒饱满无比。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那条银河犹如美人的发带扫过,投下迤逦的光辉,偶尔划过一两颗流星,似美人脸颊上滑落的泪痕。

  也就是这样美丽的夜色下,空气中传来几丝奇怪的声音。

  南城本应该是一个宁静的小镇,却因为这么几声奇怪的声音闹得鸡飞狗跳。

  “妈呀,那只猫跳上去了!快把它赶走!”

  “嘶……好像有点不对劲?”

  “天啦,老太太的尸体好像在动……是不是诈尸了?”

  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红色格子裙背着深蓝色书包的女生正往这边走来,一头乌黑的长发直接垂到了腰间,随着她的脚步一摇一晃的。

  听到这些异样的声音那女生忙不失抬头,露出一双罕见的精致小脸,看上去约莫十八岁左右,半垂的睫羽下已经是粼粼波光,虽是漫不经心,却又一种独特的美感。

  姬锦墨抬了抬手腕,握住背包的手紧了紧,白皙的手腕上有一串复古的手链,上面共有五颗指甲壳般大小的石头,分为白青黑赤黄五色,手链首尾相连的地方有着繁杂的纹路,在这样的夜色下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目光渐移,刚才还在做法事的道士却直接从里面飞奔出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全然不顾他的身后还有多少害怕的人这般叫喊着:“大师……大师……”

  姬锦墨的眉梢突然挑了挑,抿了抿唇,再次将目光落到里面灵堂处,只见那块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突然动了动。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喵……”

  一声怪叫传来,只见一只胖乎乎的黑猫从灵堂里面跳了出来,闪着那双绿油油的眼睛看了看姬锦墨,直到看的她心里有些发毛这才转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最后回头看了看已经乱了的灵堂,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救……救命啊……老太太诈尸了……”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灵堂大乱,好好地一次白喜事却因为一只黑猫发生了一连串的事。

  看着从里面纷涌而出的人们,此时此刻一些不怕事的都瞪圆了双眼往里面瞅。

  诈尸,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既新鲜又觉得可怕。

  姬锦墨见状,脑海突然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摇了摇头,想着这件事情过于诡异,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正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手腕上传来一丝热感,似乎在提醒着她留下。

  “嘶……疼!”姬锦墨皱了皱眉,又爱又恨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链,上面那颗白色的小石头正散发出乳白色的光晕。网站huijindi.com

  “小心啊——”也就在姬锦墨吃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话音一落,灵堂里,那位盖着白布的老太太再一次动了动,这一次,白布直接被她扯了下来,露出一张青白不已的脸,上面布满了皱纹。

  而她姬锦墨……则是面对面的贴在了老太太的面前不到十公分处。

  “嘶——”姬锦墨倒吸一口冷气,一定是刚才想事情想入神了,结果被那帮家伙挤到灵堂里面来了……

  这张满是皱褶青白不已的老脸简直就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前一世她并不信鬼神之说,就算奶奶是当地有名的神婆,她也没只觉得是迷信。然而来到这里之后还算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这里是华夏国,多有鬼神之说,特别是这样的小地方,有什么事情都会请人帮忙看看是不是冲撞了鬼神。

  可这次诈尸之后,就连他们请的大师都第一个跑了,还有谁能解决现在这么可怕的事情?

  随着那人的声音传开,慌乱的人群渐渐冷却下来,定睛看去,后脑勺纷纷落下一地豆大的汗珠。

  办白喜事的主家老陈这才反应过来,灯火通明之下,一脸苍白之色,手臂抖抖索索的指着老太太。汇金地“老伴……”

  “完蛋了,大师都跑了,那个小姑娘怎么会在这里时候往灵堂里面跑啊……”

  说话的是个男人,声音很大,姬锦墨听得真切,却更是委屈。

  他娘的,要不是你们这群人突然推推搡搡的从里面跑出来,挤来挤去的,我怎么会被挤到这里来!

  “嘶……”

  那人话还没说完,姬锦墨惊悚的发现老太太突然僵硬活动了一下手脚,那布满皱纹的脸突然一动,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咯咯咯……”

  要是不看人,还真觉得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在笑,可是在场的众人看的真切,分明就是从老太太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诡异的声音,再加上灵堂摇曳的烛火,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气氛,这……这简直比看恐怖片还要刺激!

  那黑色的瞳孔几乎快要占满了老太太整双眼睛,偏偏那又是漆黑无比,看上去格外渗人,即使是看多了鬼片的她也有些发虚。

  都说人死之后瞳孔会放大,却很少有人知道究竟会有多大,姬锦墨也算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牙齿打颤的声音就跟交响乐没什么区别,腿肚子一个劲的哆嗦,完全不像是自己的。

  老太太穿着寿衣的手活动的很慢,就在姬锦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腕处的手链再一次的传来一股莫名的热量,灼烧得她手腕处的皮肤火辣辣的痛。

第二章 诈尸老太

“咦……那个孩子……好像是姬家的那个丫头!”

  人群中有人眼尖认出了姬锦墨,突然脸色一变,和刚才看见诈尸的瞬间一般无二,“完蛋了完蛋了,要是她出了什么好歹,她那个养父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

  “姬家的丫头?”

  “哎呀,不就是姬德旺一年前收养的女儿!”那人接过话,趁着这个机会往后又退了退,正巧站在了主家老者的身后,“老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家老伴明明都已经……都已经……怎么还起来作怪……”

  这个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老陈听得十分清楚,不禁苦笑一声,知道他想说什么。推荐huijindi.com

  他老伴脾气挺好,结婚五十年来两人基本上没有大吵大闹过,跟镇上的人更是相处的很好。

  诈尸这种现象,着实不怎么好……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就在姬锦墨手链传来热量的同时,身穿寿衣的老太太已经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嘴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死……死……”

  声音依旧跟花季少女银铃似得声音,却听得姬锦墨头皮一阵发麻。

  也不知怎的,这股热量顺着手臂传遍全身的时候,腿肚子渐渐颤抖的不那么厉害了,整个人更像是活过来一般。

  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转身,双手勒紧了身后的书包退了一大步,余光见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

  尸体行动的比较缓慢,众人也算是回过神了:“老太太,您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说给我们听罢,这样诈尸容易吓到小孩子……”

  有时候看不见的东西更为可怕,现在已经适应了之后却也没有刚才那般可怕了,众人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鼻尖却传来一股奇怪的味道……

  “谁把屎尿拉到裤裆里了?”

  不用说,就是刚才老太太诈尸的时候吓得!

  而那位将吓得屎尿都出来的人则是羞愧的低头,满面通红,想走又怕人认出自己来。汇金地

  老太太黑色的寿衣慢慢抬起,姬锦墨背对着她没有看到,她对面的顿时浑身一个哆嗦,那怪异的笑容之下,渐渐变得冷了下来,就连他们手臂都感觉到一股子阴寒。

  “死……和我一起死……”

  老太太再一次咯咯的笑了笑,发出银铃似得声音,占据整个眼眶的眼瞳并没有看姬锦墨,而是朝人群中的某位老者看去。

  那个死字刚落,刚才还是缓慢抬起的手臂此刻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朝姬锦墨的后脖子上掐过去。即使这样,老太太的目光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人群中一位老者……

  主家老陈!

  “小心!”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出一声,凭借着本能,姬锦墨身子一矮,只感觉自己耳边像是刮过一股狂风,差点将她掀翻在地。

  趁着这个空档,赶紧往后一瞥,余光正好看见那老太太朝她跳了过来。

  背后一阵汗毛竖立。又不是僵尸,为毛要用跳的!姬锦墨赶紧连滚带爬往外面跑去,却不想被老太太一把抓住了书包。

  两双形同枯槁的手跟鹰爪一般死死抓着她的书包“咯咯”的笑着,那目光再一次朝人群看去。

  接触到这个目光,主家老陈猛吸一口气,不由自主的倒退两步,要不是有人扶着,还真说不定要摔倒在地。

  “老……老伴……”

  “都和我一起死……咯咯咯……”

  老太太的力气奇大无比,就算姬锦墨起先有了准备也还是吓了一跳,当机立断,两条胳膊一缩,便脱离了书包。

  两条腿如同上了发条一般蓄力往外面跑去,然而这一次,老太太的尸体则是一跳两米高,竟是拦在了她的面前。

  枯槁一般的手再次伸出,灵堂内的烛火随之一暗。

  整个灵堂几百根蜡烛,竟然全灭了。

  “轰——”

  就像是起了什么连锁反应,人群再一次炸开了。

  “完蛋了完蛋了,那小丫头铁定是凶多吉少了。谁快点想想办法啊……”

  “怎么想……连那位大师都被吓跑了,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这一刻,姬锦墨想死的心都有了,幸好刚才不知道怎么的,手不收控制的抬了起来,还不偏不倚抓住了老太太的手腕,不然绝对小命难保。

  手中滑腻无比的寿衣现在感觉起来,简直跟摸到蛇没什么两样。

  五色手链也就在这个时候像是流出了源源不断的力量来,竟然能跟老太太抗衡。

  老太太力气有多大姬锦墨刚才已经领教过了,不能说是力大如牛却也跟成年男子没什么两样了。

  姬锦墨双手抓着老太太的手腕处,老太太则是一心想要掐上姬锦墨的脖子。

  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老太太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姬锦墨手腕上的手链一闪一闪流转着淡淡的光,她自己却看的一清二楚。

  对于五色手链的事情她基本上是一概不知,只是脑海中突然闪过当时她得到这串手链时候那老道鼻子都要气歪了的表情。

  心中不由道,既然能把她送到这个世界来,姑且相信他就是鸿钧老祖吧,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名号是谁。

  手链三番两次散发的热量已经让她有所察觉,随着半分钟的时间过去,姬锦墨已经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量越来越强,甚至有要大过老太太的趋势,心中不免有了些底气。

  一人一尸久久僵持不下,姬锦墨的暴脾气有些上来了。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老太太,你若要是再敢作乱,休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然而回应她的……却还是那几个字:“死……死……”

  浑身力气暴涨,像是感应到了姬锦墨的心境,五色手链再一次传递出一股热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她的体内。

第三章 天师任北辰

这一次的热和刚才的完全不一样,那种感觉……像是一汪清水注入了她的身体,整个人不由为之清明起来,害怕的感觉也淡去不少。

  要是这样僵持下去,吃亏的还的是自己,姬锦墨眸光一转,下一秒她便抬脚朝老太太的心窝处踹了过去。

  “得罪了!”

  脚落,声音出。

  然而……姬锦墨只感觉到自己像是踹在了墙上一样,老太太的身体只是后退了两步,她自己也被这股力道掀倒在地,猛地回头看去,老太太像是被惹怒了一般再一次扑了过来。

  “小心啊!”

  有人吓得魂飞魄散,要是这个小丫头出了什么好歹,那可怎么办?

  老太太已经是死人就不说了,那个孩子还是豆蔻年华,再加上她的养父的脾气,到时候出了事情可不就完蛋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提醒的时候姬锦墨便已经发现了老太太的意图,想要站起来是不可能了,反身便是连滚带爬的爬出了老太太的攻击范围。

  “呼……”

  小心翼翼的吐出一口气,瞥了一眼身边的老太太,心说:“要不是前世流浪的时候跟人经常打架,估计这下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没有扑到人的老太太声音似乎有了变化,尖叫一声,那双布满整个眼瞳的眼珠子差点要从眼眶中瞪出来,布满褶皱的老脸顿时一皱。

  姬锦墨心中一凛,趁着老太太转身的功夫飞快的往一边退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一个沉稳的声线,有一种穿透人心的霸气,让人为之一颤。

  “把稻草扔过去!”

  姬锦墨一听,当机立断,几乎想也不想,趁着老太太扑过来的功夫弯腰抓了一把稻草恶狠狠的看过去。

  再一次扑空,老太太站在原地“咯咯”的笑了起来,“来陪我……一起死……”

  这恐怖的声音简直是一种煎熬,忍受不住的姬锦墨爆吼一声,将手中一大把稻草朝老太太扔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老太太先前躺着的地方原本是铺着整整齐齐的稻草的,诈尸之后让姬锦墨将那地方弄乱了,也正是这些稻草在接触老太太的那一刻却让她犹如雷击一般站在原地不动了。

  见这个法子管用,姬锦墨再一次扯了一大把稻草,壮着胆子跳起来便往老太太的身上盖去。下一秒,所有人便看到刚才还在作怪的老太太突然安静下来。

  他们看的是目瞪口呆,还以为是这丫头是施了什么法术。

  姬锦墨这才趁着这个机会逃出生天,循着刚才的声音看过去,只见人群后面赫赫然站着一个男子。

  他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那一眼看去,满天星辉都为之暗淡。男子负手而立,脸上的轮廓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黑曜石般的眼瞳不经意流露出几缕精光,有蛊惑世人之光,锐利且危险。下巴微微抬起,似傲立于尘世间。

  衣服一看就是上好的丝绸,下摆处绣着繁杂的图纹,有些古朴,特别是领口两边用金丝绣出的两个繁体字“天师”给他平添了几分神秘。

  灵堂的烛火已灭,外面星光虽盛,竟抵不过那个男子。

  姬锦墨有些晃神了,无论是前一世还是现在,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

  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男子缓缓抬头,在场的人不由心神一荡。

  姬锦墨只感觉胸腔一息,有种魂都要被勾走的一样。

  “刚才是你出声救了我?”

  男子恍若未闻的看了灵堂一眼,并未搭话。

  这个样子……应该是默认了吧。姬锦墨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移开目光,“多谢了。你怎么知道要把稻草扔过去就可以……”

  “咦?那个标志……好像是天师学院的!”

  “可不是那个标志!该不真的是天师学院的学生吧……”

  男子虽然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身上却穿着天师学院独有的衣服,更何况这种衣服没有人敢仿冒。就算是刚才帮他们做法事的那个人也被叫做大师,但那只是尊称罢了,和天师相比,不知道差了多少个等级。

  华夏国的天师学院,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姬锦墨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身边传来这些交头接耳的声音,其他的没有听进去,不过还是抓住了天师学院这几个字。

  “天师学院?”

  有些疑惑的看过去,只见男子双眸依旧紧紧盯着灵堂里面。

  “老陈,你家老太太难道真的有什么心愿未了?”

  先前那人忍不住伸手捅了捅老陈的后背,如若不是心愿未了,为什么就诈尸了呢,说起来还真要怪那只黑猫,真是晦气!

  下面的人几十号人议论纷纷,男的女的竟没有一个赶上去帮忙的。

  老陈哪里还听得到身后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一心只放在灵堂里面,眼角含有浊泪,手指恨不能将衣角抓烂。

  “天师先生,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老伴平时为人挺好的,为什么死了之后会……会……”

  死后诈尸,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主家老陈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浊泪,颤颤巍巍的上前问道。

  这话问出口,所有人都期盼着他能够说上一两句,无奈,他的目光却停在了姬锦墨的身上。

  看来是个淡漠性子!老陈还想再问什么却见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便没敢再问。转头再看,老太太浑身披满了稻草之后当真站在原地没动。

  几个晚辈小心翼翼的上前看了一眼,紧接着也跑了过来。

  “天师先生,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任北辰瞥了一眼,进入灵堂,双目如炬的看着那具尸体,此时老太太依旧站立着,也不知什么原因,已经是青面獠牙。

  老太太虽然不能动,嘴巴却龇牙咧嘴的,仿佛快要扑过来一般。

  任北辰冷哼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头顶的一角,薄唇微微一抿。

  姬锦墨正想开口说话,却见他手中印结骤起,下一秒已见老太太再一次咯咯的笑了起来。

  “给我定!”

  一声厉喝犹如醍醐灌顶般定住了有所动作的老太太,在场人纷纷面露惊恐之色。

  “这老太太怎么回事,刚才明明都不能动了,这会居然……”

  也就是在这一刻,姬锦墨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东西从她头顶飘荡出来。

  只不过在飘出来的那一刻便被任北辰的印结按了回去。

  “我还没有活够,我要我老伴和我一起走!”只听到她的声音句句带着无比的怨恨。

  姬锦墨突然眯起双眸,这就是鬼魂,和当初自己死的时候一样的鬼魂!

  不一样的是她并没有未了之事,更没有变得这么恐怖。

  众人只看见任北辰的表情十分严肃,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此时此刻,他们看着这个男子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

重生之驱灵女天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驱灵女天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白蛇9章(第九章:朕已足以)

    原标题:白蛇9章(第九章:朕已足以)小说名:白蛇第九章:朕已足以璇玑就像是死了。很久很久,她都没有再动弹。一双黝黑的眼眸时而泛出琥珀色的暗光,呆滞,没有眨动地望着某处……她背后的伤口就这么暴露在潮湿恶臭的地牢里。没有人给她处理伤口。璇玑就这么趴在地上。偶尔她含笑落泪,晶莹的水滴凄美得如同一串散落的沧海遗珠,惊世骇俗……——每日,御君临都会亲临东宫。他掀开幔帐,抱起昏睡的玉珠瑶,让她靠在他的怀里,亲自将从璇玑身上挖下来的蛇胆一日一口的喂进玉珠瑶的嘴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当最后一口蛇胆进入玉珠瑶的口

  •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9章(第9章 她的生活。)

    原标题: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9章(第9章她的生活。)小说名称: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第9章她的生活。傅寒初说道这里,冷冷的笑了一声,“容烟,你还真的是厉害,这么不择手段导演了那一场车祸,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做赌让我误会了弯弯,我本来想留着点情面不说破,你自己主动的滚,但是没有想到,你一次次的刺激我。”容烟眼泪不住的流淌下来,她浑身没有力气,摊在地上。傅寒初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冷风吹在男人的脸上,他怔怔着看着窗外孤寂的月色,之后,傅寒初连着抽了几根烟,从皮夹里面拿出一张卡。扔给了容烟。男人嗓音沙哑,

  • 等一场暮雪白头9章(第9章 孩子被我打掉了)

    原标题:等一场暮雪白头9章(第9章孩子被我打掉了)小说名称:等一场暮雪白头第9章孩子被我打掉了电话响了三声,被接通了。那头静悄悄的,似乎在等着我说话。我抿抿唇,手指不由得缩紧,“霍…渊…渊哥哥?”对方沉默片刻后,轻笑出声,我顿时愣住,不是霍渊,是个女人?!“明沁,是我。你姐夫正在洗澡呢,有什么事吗?”孙姿的声音传过来,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挑衅。暮色已沉,我看到街口的路灯依次亮起,看到昏黄光线里移动的行人,看到不远处的野猫慵懒的打了个滚。眼泪模糊。我把电话挂了。那些人间烟火,离我太远了,没有霍渊

  •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9章(第九章 绝望)

    原标题:陪你到世界的终结9章(第九章绝望)小说名称:陪你到世界的终结第九章绝望顾承泽转身,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苏沫。他的眼神冰冷地如同冬雪一般,苏沫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眸底全是害怕的光芒。顾承泽眯了眯眼睛,然后淡淡地对着护士说道:“看好这个女人,手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决不能出现任何差错。”“是。”护士紧张地应了下来。苏沫的眸底不由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她看着顾承泽转身就要离开的样子,忍不住大喊道:“顾承泽!我肚子里的,是你的亲生孩子啊,虎毒尚且不食子!”顾承泽转身,嘴角泛起一丝冷冽的笑容:“我

  • 慕我倾城颜9章(第09章 第一美人)

    原标题:慕我倾城颜9章(第09章第一美人)小说名字:慕我倾城颜第09章第一美人慕家小榭本因为慕家被封落败了许久,慕若笙不知道穆云骢是因何将靖北的最具权势的达观贵臣召集到这里设宴。宾客来来往往,她穿着林清婉赏赐给她的尚算华丽的服装,却因身份卑微做着最下等的活。跪在地上将摆酒的小几在指定位置摆好,起身间不小心冲撞了个人,那着华贵衣衫的男人一脚将她踹倒,怒,“哪里来的贱婢,长没长眼睛!”慕若笙伏在地上,手上使不出力气,好半天都没抬起头来,那人大怒,“不懂规矩的贱婢,来人,拖下去——”众人皆以入席,这边

  •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9章(第9章:别妄想怀孕)

    原标题:情到深处,缠绵入骨9章(第9章:别妄想怀孕)小说:情到深处,缠绵入骨第9章:别妄想怀孕“席先生,不要……”“给我老实点?听到没有?”男人粗鲁的动作,快要将尤雪漫撞成碎骨。尽管尤雪漫挣扎,可她病着身上没多少力气,双手还被他禁锢在头顶,动弹不得。她的挣扎,换来的是他更粗鲁的惩罚,怕伤到孩子,她只好像个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任由他动作。他猩红着眼,看着身下的女人,想到她背叛了他,要了她很多次,狠狠的惩罚着她。直到这一夜,被清晨的曙光撕扯开一道亮眼的光线。席诺昀抽离开他的身体,将她像破布一样丢在床上

  • 100339章(第九章 没想下手)

    原标题:100339章(第九章没想下手)小说名称:10033第九章没想下手季子强说实话,对舞厅这些地方总是有点顾忌的,又怕传出去影响不好,还感觉这到处黑麻古墩的,谁知道有没有什么脏东西。不管身边美女怎么做,季子强都还是装出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客客气气的,一点没有下手的意思。随着酒精在血液中的不断堆积,以及昏暗的灯光中,曖昧的气息不断弥漫,幽幽的香水味让季子强有些头晕起来,牡丹也逐渐喝得满面绯红,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发丝也飘忽地撩动着季子强的脸颊。她有些醉眼惺忪地调侃起季子强来:“你

  • 我愿陪你生死相依9章(第9章 算盘)

    原标题:我愿陪你生死相依9章(第9章算盘)小说名称:我愿陪你生死相依第9章算盘姜焱得知姜莹竟然一个人出了医院还去了戒毒所的时候就忍不住的蹙眉,她一个人跑去戒毒所干什么?这身子还没好呢!所以姜焱也直接赶过来了。当姜莹从戒毒所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外面等待的姜焱,她心慌了一下,随后便镇定下来,故作柔弱的走向姜焱。“焱,你怎么来了?”姜莹的脸色有几分苍白,其实这不是因为生病,只是因为回想起刚才赵清诗那个鲜血淋漓的伤口,她有些恶心罢了!但是正好,这苍白的脸色给她助攻了!姜焱看到姜莹一脸苍白的样子,皱着眉过来

  •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9章(第9章 强颜欢笑)

    原标题:身不由己:贤妻难当9章(第9章强颜欢笑)小说名字:身不由己:贤妻难当第9章强颜欢笑她真想能缩到他宽阔的怀抱里,大哭一场,诉尽所有委屈,让他和自己一起面对这一切。她真想告诉他,他最看重的朋友是一个人渣,禽兽。可她不能这么做,杨朋义年轻冲动,要是知道了今天这事,非要和秦子安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要不我不和他结婚了?我已经不干净了,再也配不上他了,她心中忽然又产生了这个想法。可是那也不行,父母哥哥已经从东北老家赶过来了,杨家也通知了所有亲友。这时取消婚礼,两家都要成为笑柄。她跟自己说,你没有什么不

  • 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9章(第9章 不要保我)

    原标题: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9章(第9章不要保我)小说名: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第9章不要保我纪云天在屋里来回踱步,最后直接笑出声:“绵羊果真只是看起来温顺,让人放松警惕,忽视它是披着羊皮的狼的事实。”安鸾被戳痛了。“你就从没有想过,是千惠不想做被隐藏的女人,自编自演的么?”安鸾实在忍不住了,可是说完就后悔了,虽然这是她的第六感,但她真不该说出来的。因为说了纪云天也不会信。纪云天不可思议的看向她,眉眼间也产生了思索和怀疑,但瞬间就被愤怒代替了,他瞪着安鸾说:“都现在了,还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