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44: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的老公是冥王

第001章:逆流成伤

引子

  千年之前——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你不是这里的!”

  “没错,我确实不是这里的!”

  “这里是圣界,你怎会进来的?”

  “因为我是冥王,天下间任我行。【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在线阅读

  “好狂妄的口气!妖魔鬼怪一个!”

  “你就是月女尘吧!月亮的女儿!”

  “没错!”

  “月儿!他是谁?”

  “天祈,他说他是冥王!”

  “是冥界之王?静?”

  千年之后——

  “天帝!月儿为了冥王已落入凡间,这可——”

  “天祈,你是天之子,只有月女尘才能和你在一起,可是偏偏月女尘喜欢上了冥王!”

  “天帝!”

  “月儿,为了冥王下界,一定会遇见冥王的!”

  “就没有办法让月女尘重回圣界吗?”

  “有是有,只不过——”

  “只要能让月儿回来,我一定竭尽所能。”

  “好吧!”

  思索了片刻。

  “月女尘度轮回之后,一定会遇见转世的冥王,你要让他们相遇,这样月女尘就能尽快回到圣界,但是月女尘一定会爱上冥王,所以,天祈,你要在月女尘爱上冥王之前把月女尘带回来。”

  “是”

  ……

  灯红酒绿的酒吧,最里面的角落藏着一双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酒吧中间的舞池。因为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使人看不清楚那人脸上的表情。

  偶尔有几道舞池的灯光照向这里,从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脸上掠过,又掠到边上的伙伴身上。

  他不讲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边上的少年。阅读huijindi.com他不喝酒,只是忧心地蹙着眉。

  终于还是无法忍受——

  “够了!语姿,别再喝了!”一把夺过边上少年的酒杯。

  “我不要你管!把杯子还给我!”少年生气的想抢回杯子,结果由于太过用力,使杯子里的酒全都洒到了身上。

  “你——”被叫做语姿的少年当场气结,也不顾身上的酒水,直接拿起了瓶子。

  “语姿!不要再这样了!”还没来得及等他喝一口,对方就把酒瓶子抢了过来。

  “王子星,你到底想怎么样?!”语姿真的翻脸了,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口,压倒在沙发上,怒视着身下的人:“不要再来惹我!”

  “到底还是不是女生啊!?”王子星掰开揪住自己领口的手,沉声问道。

  “你又不服了你!”语姿起身,整个人如同失力一般靠在沙发上。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太迟了!回家吧!”王子星柔声劝慰道。

  “回去?”语姿看着他呐呐的说道,随即嘲讽的勾起嘴角:“回去!回去还不是那样吗?看见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回去了!”

  “可是今天真的是太晚了!”王子星说着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再不回去恐怕——

  王子星转头看向语姿,发觉对方已经醉倒在沙发上了。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看来只能和以前一样,架起语姿摇摇晃晃的向出口走去。

  凌晨两点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偶尔有几辆私家车开过,昏黄的路灯照亮了脚下的路,王子星掏出手机,迅速熟悉的播下一串号码。

  “喂!是张伯吗?”

  “是的,请问是子沉少爷吗?”

  “对,我是子沉。语姿她喝醉了,现在打不到车,麻烦你开辆车过来。”

  “是。汇金地

  “千万不要惊动圣天。”

  “是。”

  “我们在XX路在XXXX酒吧门口。”

  “好,我马上叫人过来。”

  子沉挂掉电话,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语姿不禁叹了口气。语姿似乎听到子沉的叹气声,微微动了动身子,原本蹙起的眉更加向中间靠拢了,尽管如此不安的睡着语姿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只是睡得很不踏实而已。

  晚风一阵阵吹来,语姿怕冷的向子沉靠紧,来保证自己会暖一些。【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在线阅读子沉脱下外套披在语姿肩上,单手环住语姿的腰身。

  “哥,哥,不要,不要。”语姿靠在子沉的肩上摇着头,仿佛有许多话说却被掩住喉咙一般的神情。

  都那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放下吗?明明是兄妹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知道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事,却还是那么执迷不悟,真的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固执人呢!

  “语姿,你这样有事何苦呢!?你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你那么聪明为什么到现在还看不透呢?”子沉叹了口气。

  自己何尝不是这样,明明知道语姿已经有喜欢的人,却还是——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弄人吧!

  子沉刚想到这里,张伯便已开车停在了面前。黑色豪华的轿车中前前后后出来了两三名

  黑衣保镖为子沉打开车门。推荐huijindi.com

  子沉抱着语姿坐进车内。语姿坐在子沉边上,头靠在他的肩上沉沉睡去,直到车子不小心颠簸了一下,语姿才惺忪的睁开睡眼。

  可是还没等完全清醒过来,语姿便已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巴,子沉见状马上拿过袋子给语姿。

  终于吐了!

  子沉轻轻拍着语姿的背,让对方可以舒坦一些。

  “谢谢。”语姿接过张伯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嘴,低声说道。

  “嗯”子沉轻应了一声。

  —————————————————————————————————————

  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门口站着的几位保镖立马迎了上来为语姿开门。

  语姿走下车对身后的王子星说道:“那么晚了,你就不要回去了,睡我家吧!回家的话你又要被你爸妈骂了!”

  “你还知道我会被爸妈骂啊!”子沉看着语姿的侧脸没好气的说。

  “所以才让你不要回去的。”语姿理所当然的说道。

  子沉彻底无语了。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穿过了花园,晚风把身上的酒气吹去少许,人也跟着清醒了很多。张伯走到他俩的前面,为他们打开大门。

  大厅内亮如白昼,豪华的水晶吊灯照亮了所有的布局。黑色大理石铺的地面折射出家具的倒影,红色的地毯直到铺正前方的楼梯前。大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绣花的《清明上河图》,乍一看也值好几百万。

  语姿整个人都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深陷其中。进口的牛皮沙发上铺着一张白虎皮感觉毛隆隆的,语姿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触感。

  “来喝杯水会舒服一些。”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由让语姿一颤。

  是他吗?

  睁开眼睛就看见一杯水在自己面前晃啊晃的。

  “你后酒就少喝些吧!对身子不好!”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温柔,听不出一丝怒意,尽管自己是那么迟回家。

  他真的就一点也不在意吗!?

  真的就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自己这么晚回家!

  “哥。”语姿声音沙哑的叫了边上的男子一声。

  边上的男子看着语姿微微一笑,再次递上水:“喝水吧!”

  语姿接过水杯,但眼睛依旧直直看着她的哥哥,圣天。那个温柔如水的男人,是她的哥哥,是她的痛。轻轻一碰就会疼的不得了,但是又不得不痛。因为只有痛了,才会觉得真正的存在着。

  咖啡色的头发随意散乱的挡住半张脸,茶色的眼眸透出点点温柔的星光。和自己一样细白的肌肤连毛孔都看不见。高贵的气质,儒雅的举止,无疑是每位女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哥哥就像一个会发光的球体,到那里都挡不住他的光芒。就像是沙子里的黄金,埋得再深也会被发现,闪闪发光。

  放下水杯,微微垂下眼眸,语姿淡淡的说道:“哥哥就一点也不担心我吗?不担心我那么晚才回来!?”

  圣天微愣,他没想到语姿会这么说,但随即又恢复以往的神色了,温柔的笑道:“当然担心了!不过有子沉在你身边,那就另当别论了!”

  “说到底,还是不担心的啊!”语姿淡然的口吻中参杂了一些火yao味,豁然抬起眼睛直直的看向圣天。

  坐在对面的王子星一下就觉得不对劲,对愣在那里的圣天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好像在说:“你再不说点好话,某人就要发飙了!”

  语姿看到子沉在给圣天打眼色也没多说什么,无所谓的勾了勾嘴角。还没等圣天想好怎么说好话便已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向楼上走去。

  这时,圣天站起来,转过身看着语姿的背景,咬了一下唇瓣,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随后温和的说道:“以后不要喝酒了,你一喝酒,大家都没好日子过。你也长大了,不要再让别人替你操心了!”

  语姿顿住脚步,有点不敢相信的转过身看着圣天。在双眼交汇的瞬间,语姿忽然大笑了起来:“哥,我的私生活,你没必要管!我也不稀罕你的担心!”

  说完语姿就上楼了,连头也没回一下。

  圣天咬着薄薄的嘴唇,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关节微微发白,垂下了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使人不知道他现在的神色。

  子沉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圣天:“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明明是很关心她的。”

  “子沉,你是不会明白的。”圣天坐回沙发上依旧没有抬起头来,只是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此刻低落的心情。

  “什么叫做我不明白!我明白得很!”子沉跳了起来,有些恼火的看着圣天:“我知道语姿喜欢的人是——”

  “好了!不要再讲了!”圣天喝住子沉,阻止对方再讲下去。赫然抬起头,对上子沉错愕的双眸。茶色的眼眸少了以往的温柔忧郁,多了一丝少见的恼怒。

  子沉微愣。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一扯到语姿,圣天就会失控,脸上早就没有以往温柔的神色,剩下的只有恼怒,这样的圣天真的很不多见。

  圣天发觉自己的失控,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对不起。”

  “没什么。”子沉摇了摇头。

  “太晚了!子沉,你先休息吧!”圣天很快恢复了以往的从容,温柔,前面的恼怒似乎从来都不曾有过一般。

  “嗯。”子沉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回房。

  —————————————————————————————————————

  语姿回到房间,没有打开灯,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月光从落地的窗户透过玻璃倾泻进室内。在月光的照射下室内宛如都披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纱。

  今天应该是满月吧!

  语姿看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小提琴和一把吉他,蹙眉。

  好久,终于起身把小提琴和吉他背到肩上,提起桌边的一只红色旅游包,大步流星的离开房间。

  楼下,一片漆黑。

  大家早就应该回房睡觉了吧!

  语姿打开大门,披着月光,穿过自家的花园,轻巧的躲过值夜班的保镖,终于到了墙头。语姿凭借着跆拳道黑带三段的身手和多年训练的结果轻易地翻过了围墙。

  走在昏黄的路灯下,语姿不禁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家。这算是最后的告别吗?

  语姿苦笑。

  夜晚的冷风徐徐吹来,语姿走在马路中间,抬头仰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泪水不禁从眼角徐徐滑落。

  这样就不用再痛苦下去了吧!

  就在语姿心不在焉的走在马路上时,天地一暗。语姿当下震惊的抬起头,赫然发现。

  月食!

  今天居然是月食!前一刻还是满月,现在怎么会就变成了月食了!

  就在语姿完全沉浸在月食的震惊中时,一辆轿车疾驰而来。雪亮的灯光一下子刺痛了语姿的眼,下意识的用手一挡,还没来得及让语姿做出别的反映,语姿就觉得忽然之间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耳边传来了叫喊声,像是子沉的,也像是哥哥的。

  还没等语姿搞清楚到底是谁的声音,就被大片的黑暗侵袭了!

  当语姿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请问,这里有人吗?”语姿是这叫唤了几声,可是这里除了自己的回音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语姿苦恼的蹙了蹙眉。

  按照常理来算的话,自己刚才昏迷的前一秒钟应该被车撞了。可是却发现整个人完好无损的睡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莫非自己被撞倒另外一个空间来了!?

  是小叮当里面的异次元空间?

  还是——

  正当语姿想入非非的时候,一曲清幽的古筝传入语姿的耳膜。

  哇靠!

  谁哇!在这种地方也会有心情弹古筝?还真是史上第一的强人!

  随着琴声的响起,语姿还听到了一首诗,念诗的声音极尽温柔,应该是一位男子:

  云开月照东风起,

  忆曾经,

  笙歌夜夜起,

  回首往事,

  水往东流去,

  只叹不见君。

  折柳故人远,

  鸿雁传书寄思念,

  伊人依水长叹息,

  朝为青丝暮成雪,

  无语泪双流。

  风涩夜冷战鼓息,

  拭剑望月。

  问天生死路茫茫,

  血泪驰骋战场。

  回头望金戈铁马,

  功名利禄家国。

  只为世事了无常,

  还乡芳华逝。

  佳人空对月,

  奈何恨离殇。

  语姿干笑了两声,感觉自己想是被人耍了一般。

  可是这个空间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语姿迷惘之际,在语姿的正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圈白色的光晕。

 

第002章:穿越千年

痛!

  很痛!

  非常痛!

  除了这几个字能强烈的表达语姿现在感受之外,语姿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

  “你要醒了吗?”还未睁开眼便听见一声悦耳的声音。

  挣扎着想睁开双眼,使原本快痛的要散架的身子更加激烈的刺激着语姿的痛觉神经,受不了了!

  终于在使完力气的最后一刻,语姿睁开了双眼。

  刺目的光直射双眼,用手挡住光线,让眼睛慢慢适应四周的环境。

  “你终于醒了!”一张超大的娃娃脸忽然闯进语姿的眼帘。

  “嗯!?”

  咋舌了!

  语姿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张娃娃脸,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对自己眨巴眨巴的,两道弯弯的秀眉如柳叶一般好看。殷红的嘴巴小小的,真的是可爱之极。

  “我这是在哪啊?”语姿打量着四周,忍不住吃了一惊。

  破旧的茅草屋中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桌子,还有两张可怜的板凳。窗户是纸糊的,还很适宜的从破口里吹出几缕风来,再看看眼前这位小姑年的打扮,粗布麻衣,外加N个补丁,而且还是中国古代的传统服饰。

  MYGOD!

  语姿揉揉双眼,再次睁开,眼前还是一摸一样,用力的掐自己一把。疼!

  果然不是在做梦啊!

  “请问,这里是哪里啊?”语姿望着眼前的小女孩愣愣的问道。

  小女孩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自己身边:“这里是我家。”

  这简直就是废话,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那你家在哪里?”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尽量让自己柔下声继续问。

  “我家在这里。”小女孩天真的回答道。

  狂晕!

  “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是想问,你家住在哪个镇?哪个村?那个乡?明白?”语姿看着她感觉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这里是彦红村,往前面走就是玄兼国的帝都了!”小女孩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语姿。

  玄兼国?!

  帝都?!

  语姿惊讶的张着嘴巴,半天合不拢嘴。

  天啊!离家出走,走到古代来了!这下好了,连自己的家都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子沉了,再也见不到哥哥了,再也不用回家了!

  “哥哥,哥哥!哥哥也是来参加科考的吗?”正当语姿沉思之际,一双小手不停扯着语姿的衣袖。

  “哥哥?”语姿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孩。

  “难道不是哥哥吗?”小女孩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语姿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变啊!再看了看自己的服饰,也没变啊!为什么叫我哥哥啊?莫非这小女孩脑子进水了?

  “我是女的,你应该叫我姐姐,知道吗?”语姿耐下心来教导着小女孩。

  “哦。”小女孩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语姿问道。

  “我叫江竹,江水的江,竹子的竹。那姐姐叫什么名字?”江竹好奇的问道。

  “姐姐叫语姿,圣语姿。圣明的圣,语言的语,姿态的姿。”语姿微笑道。

  “姐姐是一个人的吗?”江竹眨巴着无辜的双眼问道。

  语姿微微沉凝了一下,随即微笑道:“是啊!姐姐就一个人呢!那江竹呢!江竹家里应该还有人吧!”

  “没有了!爹爹和娘娘都死了!”江竹说着垂下了头。

  语姿心里不禁抽搐了一下,看着眼前垂着头的小女孩,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柔软了!

  “以后江竹就和姐姐在一起吧!”语姿揽过江竹肩,让对方靠在自己的怀里:“反正姐姐也是一个人,江竹就和姐姐一起吧!”

  江竹抬起头看着语姿,嘴角荡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眼里一闪而过的狡洁。

  即便是一闪而过,可是也被语姿捕捉到了。

  这个小鬼!

  语姿看着江竹,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

  差点就被算计了!果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不过对付语姿这种识人老手,这简直就是小儿科。

  江竹,其实很想让自己留下来吧!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真的对她来讲太过孤单。还有生活的压迫,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太苛刻了!如此压迫的生活下江竹应该已经失去原有的童心了吧!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语姿不禁苦笑。

  “姐姐在想什么呢!表情怪怪的!”江竹疑惑的望着语姿。

  收起失落,语姿甜甜一笑:“江竹既然叫我姐姐了,就把原本的那些小聪明都收起来吧!姐姐不会离开你的。”

  江竹一怔,望着语姿讷讷的开口,眼里闪着害怕,紧张还有一丝祈求:“姐姐知道了!我——”

  “好了,江竹不用多说了,姐姐明白。”语姿拍拍江竹的肩。

  “那姐姐不会离开江竹吧!?”半信半疑。

  试探还是怀疑?

  语姿蹙眉:“既然江竹叫了我姐姐,就要相信我!”

  “嗯。”坚定的声音伴随着甜美的笑容终于打入了语姿冰封已久的心。

  “真乖!”语姿欣慰的笑了。

  —————————————————————————————————————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子沉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语姿,可是还没等子沉理清思路就被一阵尖叫声从沉思中惊醒了。

  “少爷,少爷醒了!”

  子沉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禁傻了眼。

  古色古香来形容子沉所见的一切再适合不过了。白色的帷帐,铺着宣纸的书桌,笔墨纸砚齐全。镌刻着华美图示的房梁,用的绝对是上乘家木。透过窗子可以看见种满荷叶的池子,还有一大群人急匆匆的向这里行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语姿呢?语姿在哪?

  还没等子沉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就被一个人紧紧抱在怀里,紧接着是扑鼻而来的脂粉香。浓重的香气让子沉透不过起来。

  “儿啊!真的是你吗?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就是不信,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一个年纪大概五六十岁的贵妇紧紧抱住自己。

  子沉打量着眼前的这群人,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是古代,他居然穿越了!

  自己居然追着语姿追到古代来了!

  “请问你是谁啊?”子沉意识到自己处境后的第一个问起便像一块巨石落入平静的湖面一样,激起了千层浪。

  “儿啊!你该不会把你娘给忘了吧!”贵妇颤巍巍的抖着双手,眼神从惊讶变成了惊惧,又从惊惧变成了难以置信。

  “儿啊!你可曾记得我?”这时有一位中年华服男子挤到了子沉面前,眼里除了焦急之外还是焦急。

  子沉茫然的摇了摇头。

  “啊!失忆了!”不知是谁吼了一声,紧接着所有人都这样一字不差的喊起来了。

  子沉不禁觉得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没事,没事,失忆总比死了好!”自称为子沉娘的贵妇终于在脸上露出欣喜。

  “是,是,是。”随即自称是子沉爹的老头也附和道。

  —————————————————————————————————————

  “这件衣服是谁的?”语姿扯着身上的一套男士长衫问道。

  “是爹爹的。”江竹看着语姿,眼睛像狐狸一样弯弯的。

  “是你爹生前留下的?”语姿有些尴尬的问道。

  “是啊!可是这件衣服爹爹从来没穿过,一位这件衣服是娘送给爹的生日礼物,爹放在柜子里不舍得穿。”江竹解释道。

  “那还是新的了?”语姿将信将疑的说道。

  “是啊。”江竹点点头。

  “你爹都不舍得,你舍得吗?”语姿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鬼,眼里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你是江竹最后一个亲人了,如果爹爹还在世的话,一定也会同意的。”江竹有些得意的说道。

  唯一的一个亲人!

  语姿回味着这句话,不禁哑然。

  “放心吧!姐姐会照顾好你的。”语姿摸了摸江竹的头。

  “江竹相信姐姐。”语气里除了信任还是信任,让语姿再也找不到任何杂质。

 

第003章:考取功名

玄兼国,帝都。

  语姿语姿也不知道自己是处在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知道现在中国有五个国家,玄兼国的北边是禁龙海,南边是萧月国,北边是凤仪国,凤仪国过去就是金昭国,西边是舞华国,五国之间兵力最强的是萧月国,最繁荣的是玄兼国,最贫瘠的是舞华国,最有野心的就是凤仪国。

  五国论总体概势,应当是旗鼓相当的吧!一个制衡着一个谁也没有顶尖,十多年来也没有人打破这种僵局。

  帝都是玄兼国的核心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所以市场经济相当繁荣。

  语姿走在大街上,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在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让语姿感到惊奇,有很多事情让语姿感到惊讶,比如说,帝都当街拉人去科考!

  “江竹也真是的!让我在这里等她,一下子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语姿站在一棵树下东张西望的嘀咕道。

  半个时辰前——

  “江竹,这里就是你们的帝都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语姿饶有心却的问道。

  “是啊!”江竹一脸自豪的点头。

  “还会很不错嘛!”语姿忍不住夸了一句。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江竹走在语姿身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一副要算计人的表情,可惜语姿只顾着来帝都的兴奋,没有注意到此刻江竹的表情。

  “可靠不是只有男的才可以参加的吗!?”语姿想也不想得说道。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江竹小声嘀咕道。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语姿笑道。

  就和姐姐一个人吗!?

  江竹微微沉凝了一下,猛地一抬头看着语姿,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

  语姿站在树荫下左等右等的不见江竹回来,心里不禁有些焦急。

  这个小鬼该不会耍自己吧!

  回想起江竹临走前的决绝,语姿就觉得一身颤抖。

  该不会被算计了吧!

  正当语姿想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肯定是江竹那个小鬼!

  “江竹,我说你——”话说了一半,看见来人,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

  “你也还是来参加科考的吧!再不进考场的话,要迟到了。”来人还没等语姿反应过来就一把把她拽到一间府邸的前面。

  白墙黑瓦的房子,正门前有两头石狮,有很多貌似秀才的人陆陆续续的进到里面。

  “快进去吧!”说着又要把语姿拽进去。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参加科考了?”语姿望着那人,一脸疑惑。

  “不是你妹妹说的吗!站在科考试殿前的大树下不正是你吗?”那人看着语姿一脸费解的神色。

  “妹妹!”该不会是江竹吧!

  “是啊!”那人点点头。

  现在这种状况,不仅让语姿想到半个时辰前的对话——

  “哥哥,你那么有文采为什么不去参加科考呢?”

  “可是姐姐不是女扮男装的吗!”

  “现在女扮男装只是一时的,以后都要是女扮男装的话,姐姐就会交不到朋友,只剩下和江竹两人,多无聊啊!”

  这个小鬼!绝对不会放过她!

  “公子,公子!”一声唤,把语姿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啊!”语姿有些发愣的看着边上的人。

  “监考官来了,要发试题了!”那个就坐在语姿身边,所以见语姿正在发愣就小声提醒道。

  “你是什么时候帮我拉进来的?”语姿讷讷的问。

  “就在你发呆的时候,我见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那人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

  哎!没办法了!只有和你拼了!

  至于江竹那个小鬼等我考完试再来收拾。

  语姿刚想到这里,试场外的江竹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有人在说我吗?”

  王子星失忆的事情已经闹得附上沸沸扬扬的。

  经过多天的努力子沉终于知道现状了。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玄兼国九王爷的家里,而他就是九王爷唯一的儿子玄肃清,现在的他算起来也是皇亲国戚了!

  而他与九王爷的相遇存在了相当大的戏剧化。

  那日九王爷和他的夫人得知他们唯一的儿子在归家的途中遭到遇刺,经家丁的描述,玄子沉不行惨死歹人手中,而老妇人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英年早逝,所以就每天都去庙里烧香拜佛,祈祷自己的儿子没死,结果在和九王爷回来的途中遇见昏迷的王子星。

  没想到,我会和玄子沉长得一摸一样,而且连名字都一样,郁闷。子沉心里嘀咕道。

  “少爷,你有一个人发呆了!”一声呼唤叫回了子沉漂浮的思绪。

  “东来,我叫你查的人,你查到没?”子沉看着身边一副书童打扮的小厮问道。

  “还没呢!”东来摇了摇头。

  “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快点找到她!”子沉沉声说道。

  “是,公子。”东来说着退出了子沉的书房。

  语姿,语姿,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你?

  王子星苦恼的摇了摇头。

  为了找到语姿,子沉就对就往也撒了一个小谎,说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叫做圣语姿的女子救了自己,可是那女子就好了自己的伤就消失了,所以就让九王爷到处找人。

  “自己是追着语姿来到这里,按道理说,语姿应该也在这个空间里才对啊!可是怎么会找不到人呢?”子沉望着窗外的荷花池喃喃自问。

  “子沉!子沉啊!又在想你的救命恩人的事了!”一双慈爱的双手拍了拍子沉的肩。

  子沉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一位于自己样子差不多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自己的父亲,玄方。

  垂下眼睛,很变扭的叫道:“父亲。”

  “子沉刚刚回来,应当多陪陪你娘,你不在的这几日他总是挂念你。”玄方淡淡的笑着,语气温婉。

  “孩儿明白,只不过没有见到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故人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孩儿,只是想报恩而已。”子沉看着玄方淡然说道。

  考了一个下午的试,又不能提前交卷,让语姿坐在位子上大打瞌睡。

  搞什么嘛!这种小儿科的题目也来靠我!古代的人寒窗苦读十年都学什么去了!

  想到这里语姿又不禁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瞌睡。

  实在是没有事情做得语姿,只能盯着监考官发呆了。

  黑玉般的长发垂在胸前,剑眉星目,两眼虽是温和的咖啡色,但是炯炯有神,古铜色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文官啊!好像叫什么曼寒来着的吧!

  曼寒觉得有人不停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像语姿的方向看来,正巧对上语姿打量自己的眼神。

  语姿在与曼寒视线相触的一刹那,马上低下头看自己的考卷。

  曼寒微微蹙眉,但没有多说得什么,便转向别的地方了。

  语姿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的无聊感顿时有侵袭了上来。

  无聊啊!

  发霉了!

  语姿在心里大声喊道。

  四下看了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还没写完,这回语姿彻底郁闷了。

  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好写?莫非答个题还得凑字数?可是不对啊?是写文章没错啊?可是监考官好像没说要写几个字吧!

  看看考题:攻城者当作何?

  语姿想也不想的就对了几句: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二,攻城者下,攻心者上。三,既来之,则安之。四,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五,一鼓作气。

  整张白纸上就写了这么几个字,再看看别人的考卷上,那个满啊!比高考作文还危险!不禁令语姿汗颜。

  想到这,语姿心里忍不住偷笑,还好在家里的时候琴棋书画都学过,要不然到了古代还不被挂掉!

  想想书法拿过金奖语姿心里那个激动啊!

  爷爷,你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想到当初在家里,爷爷不停地逼着自己学这学那的模样,语姿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至今还记得爷爷说的那句话:“你是圣氏公司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学,而且学得多,要不然你就不配姓圣!”

  当时爷爷的眼里除了严厉之外,应该还有关心吧!

  可是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我的老公是冥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公是冥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将军令:红颜如血】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将军令:红颜如血】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将军令:红颜如血目录预览:第一章涅槃重生第二章满门抄斩第三章六皇子圣玄明第一章涅槃重生夤夜时分。一匹快马自钦天监急驰而出,踏碎满地银霜,直奔皇宫。一盏茶后,御书房展臂宽的红木雕祥云纹桌前,钦天监监正李斯洪跪在地上,额头沁汗。“微臣今夜观测天象,忽见凤星移位。事关重大,不敢耽搁,即刻来禀告圣上。”“依你之见,该如何解决?”“微臣,微臣认为应该尽快选出新的太子妃……”李斯洪不敢再说下去,现在的太子妃乃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女将军夏莫然。她手中握着大齐最精良

  • 【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目录预览:第一章你的存在,让我恶心第二章需要一个孩子第三章原来她没有家第一章你的存在,让我恶心深夜,凌晨一点。黑暗的房间里,正在熟睡的女人眉头紧锁,梦境中的一切,一遍又一遍折磨着她。“沈月,你算什么东西,若不是你耍诡计,今日我也不会站在这里。”面沉如冰的男人满身铁血,惟独对他怀中的女人温柔呵护。“不要,晨爵哥哥,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她狼狈地跪在地上,不顾身上洁白的婚纱是否会被弄脏,只希望这个男

  • 【千帆看尽终是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千帆看尽终是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千帆看尽终是你目录预览:第1章金主是前夫第2章失业第3章四处碰壁第1章金主是前夫黎初拿着介绍人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五星级酒店。“我……去这个房间。”站在前台,她问路问的很心虚,生怕让别人看出来她是做什么的。“好的小姐,三楼右转,最后一间就是。”前台小姐很礼貌地指给她方向,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谢谢。”黎初点了点头,落荒而逃。房卡是介绍人事先给她的,所以黎初很顺利地进了房间。在看到灯壁辉煌的装饰时,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果真是大人物,真是奢华。来之前,

  • 【蜜恋娇妻火辣辣】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蜜恋娇妻火辣辣】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蜜恋娇妻火辣辣目录预览: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第2章滚第3章屈服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摆好姿势?”夏霏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脸,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可现在却冷硬得让她感到陌生。“你别这样!我……我不卖了!”被扯得衣衫凌乱的夏霏,费力的阻挡着男人不断侵袭自己的手,终带着哭腔吼了出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在明知道会被羞辱的情况下,她怎么会心甘情愿把自己送到男人面前!本以为买主是一个陌生人,却想不到是他——她的初恋情人唐以莫,他还对她如

  • 【护花狂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护花狂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护花狂龙目录预览:第1章混乱KTV第2章男人要握住的东西第3章狂野小美女第1章混乱KTV混乱KTV,名字当然不叫“混乱”。只不过是这里的气氛向来有点乌烟瘴气,才使得这个很不雅观的绰号不胫而走。无论是周末放纵一把的大学生,还是忍痛潇洒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货,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某些挥金如土的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这一类才是高消费群体,也是包厢公主们最关注的贵宾。又是个周末,一如既往的喧嚣。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小伙子,笑眯眯地将手伸向一个妇人

  • 【丁香浓浓沁心脾】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丁香浓浓沁心脾】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丁香浓浓沁心脾目录预览:第1章拿钱第2章带上第3章倒酒第1章拿钱江心市中医院。叶清苓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神色间满是疲惫和悲伤。终于,她咬牙走了进去,穿过来往的病人、家属和医务人员,走向院长办公室。走到门口,正好叶鹏远出来。叶鹏远没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西服,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叶清苓死死地盯着他:“刚刚医生通知我找到了肾

  • 【早安,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早安,小逃妻目录预览: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002和他的初次见面003跌入他的怀里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月色如水,轻漫如纱。城堡内一处卧室的大床上,纠缠着两具哧裸的身体,空气里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而此时,纵使做着如此亲密的举动,覆在女子上方的男人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嘶’?的一声,他无情的撕毁女子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低下头吻上女子已经被蹂躏红肿的唇瓣,霸道的撕咬,掠夺,直至出血……“夏惜柔,记不记得你的身份?!你该知道反抗我的下场是什么

  • 芭蕾舞剧《仙女》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舞剧《仙女》(LaSylphide)1832年3月12日首演于巴黎皇家音乐舞蹈院(即巴黎歌剧院),编剧:努利,作曲:什涅茨霍菲尔,编导:菲利浦·塔里奥尼,由玛丽亚·塔里奥尼、马季里耶等主演。这部舞剧取材于1822年发表的诺季埃的短篇小说《灶神特里尔比,又名阿尔加尔的家神》,但作了较大的改编。这部芭蕾舞剧表现了这样一个故事:苏格兰青年农民詹姆斯在结婚前夕梦见一位林中仙子—西尔菲达仙女,

  • 一粒米盖住八个字,这些清朝科场舞弊的招数,不服不行

    每个人的学生生涯中都少不了考试,一张试卷上碰到不会的题目在所难免。这时候也是八仙过海了,有人不做,有人瞎蒙,有人抄袭。而抄袭最常见的无非就是做小抄了,其实这方面,古代人的小抄技术有时候也是后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小时候搞个小抄,无非就是写张纸条藏起来,或者写在手臂上。古人直接打起了书籍的注意。河南洛阳和浙江嘉善曾经先后发现两本清朝用于科举考场作弊的微型书。制作之精细,比现在的口袋书还要微型。洛阳的一本是《五经五注》,《易经》、《书经》、《诗经》、《礼经》、《春秋》五部三十余万字的内容全部浓缩在长6.

  • 暮鼓晨钟——爱就是无解的毒药

    不要让岁月无声爱上你我就不想后退,我不敢相信还有来生;爱就是给彼此伤害的权力,谁辜负了幸福的城?遇到了不是为了忘记,不要再争强好胜;其实爱很脆弱,就像你手中的风筝。计较多了心就淡了,爱情不需要称;用心去呵护花蕾,不要让岁月无声。寒了那支梅我想给你写一首歌,可我的文字里充满着伤悲;太多太多的故事,早就没有了自由的飞。漫漫人生路,还会有多少眼泪;一个转身,就寒了那支梅。我在努力,每一个阳光明媚;温暖了整个世界,我却独想你的依偎。爱就是无解的毒药因为你的存在,心就变得越来越小;也许那是一种自私,却是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