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升迁之路】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42: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升迁之路

第1章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升迁之路】小说在线阅读

市长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避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网站http://www.huijindi.com/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栾小雪,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栾小雪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马英杰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栾小雪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栾小雪,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罗天运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版权huijindi.com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马英杰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罗市长,没用的。”

罗天运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避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版权huijindi.com

栾小雪这一次没有顾马英杰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罗天运。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栾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马英杰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栾小雪,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罗天运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马英杰吓得赶紧解释说:“罗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罗天运的语气很冷,冷得让栾小雪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罗天运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第2章

罗天运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马英杰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罗天运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汇金地

栾小雪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栾小雪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罗天运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栾小雪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罗市长,”栾小雪结巴地叫了一声,罗天运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栾小雪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罗天运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升迁之路】小说在线阅读他不由抬起头,盯了栾小雪一眼,这一眼,罗天运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罗天运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罗天运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罗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栾小雪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罗天运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栾小雪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罗天运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罗天运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罗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罗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栾小雪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罗天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栾小雪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罗天运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栾小雪很小声地说。罗天运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栾小雪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栾小雪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罗天运的办公室。

第3章

栾小雪一走,罗天运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栾小雪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罗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栾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罗天运问。

“报告罗市长,下周准备宣判。栾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栾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罗天运吃惊地问了一句。

“栾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罗天运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罗天运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栾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罗天运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马英杰都吓了一大跳。

马英杰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罗天运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罗天运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马英杰当然清楚。

马英杰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罗天运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罗天运,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马英杰,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罗天运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马英杰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避吩咐,只要我马英杰办得到的,一定效力。”马英杰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栾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马英杰。

马英杰便明白了,这一次,罗天运是准备帮栾小雪。一大早,他放栾小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罗天运。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马英杰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马英杰沉思了一下,想给栾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马英杰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每次阻拦栾小雪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栾小雪。只是不管他对栾小雪有多少的同情心,罗天运没有发话之前,他在栾小雪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马英杰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马英杰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罗天运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罗天运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马英杰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马英杰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马英杰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罗天运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英杰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栾小雪这件事上,马英杰完全公事公办。就连栾小雪要罗天运家的地址时,马英杰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栾小雪,而是他帮不了栾小雪,就算他把罗天运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栾小雪不会懂这些,马英杰也不会对栾小雪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升迁之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升迁之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再回首,情深不再20章

    原标题:再回首,情深不再20章书名:再回首,情深不再22、悲伤,只能在墓碑前倾诉深夜,季恩承原本只想出来透透气,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就将车开到了蓝星竹安葬的墓园。现在他每天都会到这里坐一会,有时是从公司下班回来的路上,有时是晚饭后,仿佛这里成了他躲避一切的世外桃源。放下一束郁金香后,他坐到了墓碑旁的地上。这是蓝星竹最喜欢的花,还记得当年他向她求婚的时候,用了一千多郁金香摆成了心形,当时的她惊呆了,满脸幸福地答应了他。如果没有婚礼前夜的那一幕,他们本该是无比幸福的一对。可偏偏发生了那件事,其实经过这段

  • 来生,我必不会爱你20章

    原标题:来生,我必不会爱你20章小说名字:来生,我必不会爱你第20章我让你进去,你拿什么回报?时沐遥自然不敢试,所以120来了之后,乖乖配合医生救治。男人全程岿然不动,冷眼看着她为了她活死人一样的弟弟,将所有的狠绝压在心底。厉墨尘身侧的手,狠狠握紧。原来,她也会在意。时沐遥提出要见一见自己的弟弟。男人一再用弟弟来要挟,她不亲眼见见,不能放心。阳光灿烂,时沐遥却觉得寒意刺骨。车子开到一家私人疗养院,看位置和装修,就知道价格不菲。十八岁的男孩,脸颊消瘦,皮肤苍白,闭着的眼睛睫毛浓密卷翘,如果醒过来,

  • 爱情没有来生20章

    原标题:爱情没有来生20章小说书名:爱情没有来生第二十章:此时无声胜有声小梅又一阵剧烈的咳嗽。萧定远皱着眉,神色凝重。良久后,他问:“是不是皇后?”小梅闭上眼睛,点点头,两行眼泪顺着瘦弱苍白的脸滑落。萧定远扶她躺好,吩咐到:“好生休养,不然你主子回来后该担心你了!”小梅暗淡无光的眼睛突然一亮:“真的吗,娘娘要回来了……”她的声音由兴奋变为失落:“可是我现在这副样子,怕是不能再伺候娘娘了。”小梅被皇后派人挑断了脚筋,打折了双.腿。皇后亲自命内务府,不许给长宁宫拨一根蜡烛、一块煤炭、一口粮食。这一切

  • 记得曾经爱过你20章

    原标题:记得曾经爱过你20章小说名称:记得曾经爱过你第二十章身败名裂萧瑟烟要打官司的声明并没有平息舆论的怒火。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引导,林氏单方面跟萧氏终止一切合作来往的事被有心人传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关于萧瑟烟和林空关系的猜测甚嚣尘上,大部分人都坚信,因为萧瑟烟水性杨花,林空已经决定要跟萧瑟烟离婚了。这直接将萧瑟烟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成为众矢之的。还有好事者拔出了最初上传那个视频的人的ID,尽管秒删,但还是有人查到了那人的电脑编号。此人还振振有词地分析,这个视频,就是林空本人上传的。他还开了一

  • 一世流年半生缘20章

    原标题:一世流年半生缘20章小说名字:一世流年半生缘第20章:我爱的女人叫叶诗琪梦伊娜一下子也跟着慌了起来,她知道梦父的脾气,他完全可以在一怒之下就毁了顾天宇的公司。那是顾天宇这么多年来的心血,梦伊娜实在是不愿意看见顾天宇之前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可是梦伊娜更加了解顾天宇的脾气,他既然选择把话说出来,他就不会再改口。“爸,天宇哥的意思是说不用订婚了,我们直接结婚……”梦伊娜一边对梦父说一边不停地给顾天宇使眼神,只要顾天宇能稍微配合一下,她就能解决眼前这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哦?是吗?”梦父将信将疑,他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20章

    原标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20章小说名称: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第二十章:美西的爱情崔俊赫呆立在原地。他为了这个女人来到异国他乡,也算是千里寻妻,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我错了吗?”他一脸茫然地看向旁边的老程。老程没有说话。晚上吃饭的时候,老程“随意”地说了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大概就是一切的答案。何美西见俊赫去米国公差了一个星期还没有回来,于是借着拍广告为由,也坐上了飞机。即使内心焦灼,她的坐姿依然优雅,一上飞机便引来注目。她就是这样一直美到大的。别人的目光,她早已习惯。“爱情?”更早的时候,她

  • 爱你入骨,刻入心脏20章

    原标题:爱你入骨,刻入心脏20章小说名称:爱你入骨,刻入心脏第二十章丁蔓毁了陆盛霆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就恢复正常,“丁蔓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是他孩子的妈妈,她是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毁了她?是她一声不吭的离开他,抛弃他和小嘉!齐亦儒苦笑起来,“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从来不顾及她的任何想法!”“当年,你告诉她孩子死了,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有没有想过她会承受不住?她会精神崩溃?”齐亦儒的心情很是沉痛,毫不留情的指责陆盛霆,“丁蔓会离开你,完全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是她主动要求做催眠治

  • 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20章

    原标题: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20章小说名:余生不愿与你共白头第20章我带你回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回应傅璟言的唯有窗外的叫声鸟叫。随着时间的流逝,男人的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像是覆上了一层浓得化不开的阴翳。半晌,傅璟言脸色变了变,“对了,你的嗓子坏了,是不是不能说话了?没关系,你可以写给我看。”哪知叶蓁蓁闻言后立刻推开了傅璟言。她死死的抿着唇,用一种警惕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对方。他知道自己的嗓子坏了,说明当初那个人真的是他,而不是找人假扮的。想到这里,叶蓁蓁倏地笑了,笑容苍凉无比。是她太傻了,总是不

  • 追魂20章

    原标题:追魂20章小说名:追魂第二十章油尽灯枯陈家庭院中的景象有些昏暗,上方有浓郁的阴气,乌鸦呱呱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阴风阵阵吹拂,让人头皮发麻,额头上有冷汗不停的冒出来。这里的情况很诡异,清风道长已经抱着必死亡的心态了,他这样做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想要拖延时间,等到鸡鸣的时候,空明和尚就会忌惮,从而离开陈家庭院。虽然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油尽灯枯,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今天的选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是为了阴阳平衡而死的。我的目光有些冷,现在我几乎可以确定,今晚空明和尚

  • 老婆别闹:首席99度溺爱20章

    原标题:老婆别闹:首席99度溺爱20章小说:老婆别闹:首席99度溺爱020.深水炸弹“念恩,你又心慈手软了。”傅少北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诱惑,那快要滴水的声音如此的蛊惑人心。“我知道你和那边那个毛头小子认识,但是也不至于让他们慕家捡如此大的便宜吧。”慕婷婷听闻这话有些不高兴。“傅先生,一个亿已经是天价了,现在一线明星也不过就是这个价格了吧,李颖儿虽然很红但还没到一线明星的程度。”“是吗?”傅少北收回腿认真的盯着慕婷婷要将她吞噬掉一般骇人。“如果我们傅氏集团不肯解约,那么你们走法律途径强制性要求我们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