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升迁之路】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42: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升迁之路

第1章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市长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避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阅读huijindi.com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栾小雪,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栾小雪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马英杰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栾小雪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栾小雪,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罗天运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阅读http://www.huijindi.com/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马英杰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罗市长,没用的。”

罗天运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避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栾小雪这一次没有顾马英杰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罗天运。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栾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马英杰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栾小雪,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罗天运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马英杰吓得赶紧解释说:“罗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罗天运的语气很冷,冷得让栾小雪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罗天运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第2章

罗天运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马英杰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罗天运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汇金地

栾小雪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栾小雪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罗天运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栾小雪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罗市长,”栾小雪结巴地叫了一声,罗天运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栾小雪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罗天运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升迁之路】小说在线阅读他不由抬起头,盯了栾小雪一眼,这一眼,罗天运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罗天运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罗天运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罗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栾小雪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罗天运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栾小雪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罗天运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罗天运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罗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罗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栾小雪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罗天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栾小雪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罗天运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栾小雪很小声地说。罗天运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栾小雪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栾小雪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罗天运的办公室。

第3章

栾小雪一走,罗天运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栾小雪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罗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栾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罗天运问。

“报告罗市长,下周准备宣判。栾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栾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罗天运吃惊地问了一句。

“栾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罗天运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罗天运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栾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罗天运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马英杰都吓了一大跳。

马英杰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罗天运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罗天运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马英杰当然清楚。

马英杰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罗天运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罗天运,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马英杰,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罗天运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马英杰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避吩咐,只要我马英杰办得到的,一定效力。”马英杰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栾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马英杰。

马英杰便明白了,这一次,罗天运是准备帮栾小雪。一大早,他放栾小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罗天运。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马英杰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马英杰沉思了一下,想给栾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马英杰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每次阻拦栾小雪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栾小雪。只是不管他对栾小雪有多少的同情心,罗天运没有发话之前,他在栾小雪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马英杰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马英杰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罗天运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罗天运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马英杰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马英杰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马英杰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罗天运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英杰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栾小雪这件事上,马英杰完全公事公办。就连栾小雪要罗天运家的地址时,马英杰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栾小雪,而是他帮不了栾小雪,就算他把罗天运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栾小雪不会懂这些,马英杰也不会对栾小雪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升迁之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升迁之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再遇后爱的轰烈17章(第17章 真相)

    原标题:再遇后爱的轰烈17章(第17章真相)小说书名:再遇后爱的轰烈第17章真相“当初是夏忆救了墨寒哥哥,我好不容易让墨寒哥哥认为是我救了他,让他对我有了好感,可是现在墨寒哥哥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对我这么冷漠。”“还不让我留在沈家,都怪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让她来我们家,为什么?”夏沫雪怒喊着,“她就是一个狐狸精,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害的我故意弄伤自己,还留下这么丑陋的伤疤。”彭丽听到自己女儿又开始胡言乱语了,立马抓住了她的手,堵住她的嘴巴,“你怎么又开始胡言乱语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件事情绝

  • 绝计纵横17章(第17章 比花儿还美)

    原标题:绝计纵横17章(第17章比花儿还美)小说名:绝计纵横第17章比花儿还美当夜,我住在了云朵家为他专门准备的单间,被褥都是崭新的,发出一股好闻的清新味道。躺在舒适柔软温暖的大炕上,不由产生一种归属感。草原的夜,格外宁静,偶尔远处传来马蹄得得的声音,那是晚归的牧民在归巢。我安然入睡。漂泊了几个月,第一次睡得如此安逸。第二天清晨,正睡地香,脸上痒痒的,睁开眼,云朵的笑脸正在眼前,发梢撩拨在我的皮肤上。看到我醒来,云朵嘻嘻笑了:“大哥,睡得好不?”我揉揉眼睛坐起来:“好啊,好久没睡这么好了,睡得好

  • 特等冥夫17章(第十七章 芭比东海王)

    原标题:特等冥夫17章(第十七章芭比东海王)书名:特等冥夫第十七章芭比东海王商煜将那个桃木玩偶变成我最喜欢的芭比之后,我就看刚才那个人偶就顺眼多了,只叫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我对芭比的喜欢,所以,我也对附身在芭比里的商煜也格外的关心,走到哪也想要带着这个芭比。商煜似乎也愿意卑被我带在身边,因此我打算带着他出地宫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反而还默许了。因此,没有任何的阻拦,我带着商煜顺利地出了东海王墓。把商煜带回了我的宿舍,之后,我便似乎和商煜形影不离,走到哪里也会带着芭比在身边。回到学校后,

  • 我的老婆是厉鬼17章(第十七章 丑恶嘴脸)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厉鬼17章(第十七章丑恶嘴脸)书名:我的老婆是厉鬼第十七章丑恶嘴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知道鬼媳妇已经回到我的身边,我的心里就踏实多了!但是一想到今天晚上12点之后,镇长那个狗东西还要把我扔进何家老宅,我这心里就堵得慌!虽然外婆告诉我说,即便是他把我扔进河家老宅,我也不会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何家老宅里的那个厉鬼就是我的鬼媳妇!镇长之所以要把我丢进何家老宅,目的就是想让里面的厉鬼来吓死我,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呀,那个厉鬼是我的鬼媳妇!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完全不用担心,但是话又说回

  • 医毒双绝17章(第十七章 特殊身份)

    原标题:医毒双绝17章(第十七章特殊身份)小说书名:医毒双绝第十七章特殊身份秦越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根本就不是在商量,而是下命令!白宇哲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秦越找自己居然是给出这样的条件,让他有点意想不到!照理说,他这么一个小人物,秦越身为一国皇子,既然他心中不爽了,直接杀了不是更简单,更彻底?而且经过白宇哲这一会儿的接触,秦越做出这种事情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的人!可现在,对方不但不杀自己,还给出十颗源石。诚然,十颗源石对于三皇子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对于浮城这

  • 把守相爱共此生17章(第17章 前后两张脸)

    原标题:把守相爱共此生17章(第17章前后两张脸)小说名称:把守相爱共此生第17章前后两张脸饭桌上,乔一鸣时不时地偷瞄阮小溪,昨晚上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一夜都没有睡好。阮小溪低头吃着早餐,像是没事人似的。“小河,吃完我送你去上班。”乔奕森放下手中的盘子,看着阮小溪宠溺地说。“乔宝,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你先走吧,我还没有吃完。”阮小溪抬头,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回答道。“那怎么行呢?接送你都习惯了,一天不送你,我还真的觉得少了点什么。”乔奕森说的跟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乔奕森只知道她是一个记者,估计

  • 回廊一寸伊美人17章(第17章 重点是一辈子)

    原标题:回廊一寸伊美人17章(第17章重点是一辈子)小说:回廊一寸伊美人第17章重点是一辈子最终,叶锦也没能躲过乔安漠的攻势,短短两天的时间,第二次和他滚在了一起。等某男解了馋,她已经彻底没力气了,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乔安漠,则是神清气爽的,自己洗了澡,又拿了湿毛巾帮她擦洗干净,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她一起躺在床上。明明困倦的厉害,叶锦却是睡不着。叶胜云已经彻底和她摊牌了,依照他的性格,接下来,就是千方百计的夺走她手里的股份。而叶婉,对乔安漠可谓是爱到了骨子里,自然也不会消停。报仇的事,拖不得了。“乔安

  • 神针怪手17章(第17章 对林风感兴趣了)

    原标题:神针怪手17章(第17章对林风感兴趣了)小说名字:神针怪手第17章对林风感兴趣了当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苏曦瞬间就是一喜,随后她直接跑到了苏南天的面前,细细的观察起苏南天的脸色来。“曦儿,你怎么在这里?他又是谁?”苏南天突然间开口道。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脚下,有一滩黑血。听到苏南天的话后,苏曦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她此时也顾得得其他了,直接就向着苏南天抱了过去。“爹爹~”最近这段时间,苏曦的压力很大,一方面要面对几大家族的打压,另外一方面,她感觉她的爹爹,又快不行了。因为,最近她爹爹有些老

  • 特品圣医17章(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

    原标题:特品圣医17章(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小说名字:特品圣医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在这警服男很装逼的说完话后。身影未动,劲风忽来。下一刻方旭已经动了手,近在咫尺的警服男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待看清楚时,只见方旭手肘已经到了他的眼前,毫无反应的时间。噗!手肘与警服男人的脸颊亲密接触,随着惯力和强大的力道,男人侧飞而出,直接倒在了大床之上。这间房屋极为狭窄,事情眨眼发生,另外两个人等反应过来,想跑,想动手全都已经来不及了,方旭的速度和动作的连贯忄生,好像是早已经在大脑中演变过了似的。他抬

  • 风起天路17章(第十六章 曙光初现)

    原标题:风起天路17章(第十六章曙光初现)小说名:风起天路第十六章曙光初现黄敬祖放下电话,抬起头:“小楚,你去一趟县法院。”楚天齐忙问:“什么事?”“没说,只听到是一个女的声音,对方说是姓刘,是不是外贸公司的欠款有着落了?”黄敬祖话里带着兴奋。“不可能吧,法院立案庭龚庭长说,近期都不会有外贸公司的执行款回来。”楚天齐如实说。“哦,小楚你不会有什么事吧?”黄敬祖的话里带着疑惑。楚天齐正不知怎么回答,黄敬祖的电话又响了。“是,我是,让楚天齐去?好。”黄敬祖接通了电话。电话很快打完,黄敬祖不悦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