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茅山捉鬼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2:08: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茅山捉鬼人

第一章 母子尸煞

一九九〇年农历七月十五,华夏传统的中元节,也是鬼节,这一晚正是月圆之夜,黄历上这样写:贪狼入室,阴气极盛,诸事不宜,尤忌动土。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豫州淮上县,一个名叫“叶家村”的偏僻山村。按照习俗,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在门前烧了厚厚两扎纸钱,一扎祭祖,另一扎是给过路的孤魂野鬼,拿了这家人的钱,便会匆匆上路,不会与这家人为难。

烧完纸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早早休息,信佛信道的还要祝祷一番,祈求这一夜平安度过。

深夜,下起了雨,打在树叶上,悉悉索索,如孤鬼夜行,风声呜咽,如诉如泣,更是为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增加了一抹诡异的气氛。

村头小路上,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风雨中若隐若现,走出村子,径直上了后山,走进了一片坟地。

这片坟地乃叶家村祖茔,埋的是叶家数百年来的死鬼。黑影最终来到一座没有立碑的坟前。网站huijindi.com

一把招魂幡插在坟头,鬼手一般在风中招摇。

坟上的新土,和没倒的招魂幡,说明了这是一座新坟。

“二嫂,今天是你的头七,正赶上又是鬼节,我看你来了。”嗓音沙哑,听着不超过四十岁。

在坟前静默片刻,男人从背上解下一把红绸伞,打开插在坟前,挡住夜雨,小心翼翼的取出三炷香,点燃后插在伞下的泥土中,不顾泥泞,跪下磕了三个头,起身取出一个折叠的扁铲,开始掘坟。

坟上本是新土,又经过雨水浸泡,十分松软,不到二十分钟便掘出了一个长口子,抹去一层泥土,一块鲜红的棺材板露出来,如鲜血欲滴。

大凡棺材,都漆成暗红色,漆成鲜红色的都是横死之人,怨气太重,红色越浓,镇邪的作用越佳。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不仅如此,在棺材上,还缠着三十三根红色粗线,纵横交错,如同一张网,将棺材整个牢牢裹住,似乎生怕棺材里的人爬出来。

男人对着棺材一拜到底,口中说道:“二嫂,大宝我帮你来了。”取出匕首,将红线一根根割断,接着用撬棍生生敲开了七根七寸棺材钉,深吸一口气,掀开棺材——

一具身穿白色寿衣的女尸,笔挺躺在棺底。

香火微弱的光线之下,但见女尸脸色惨白,一双浑浊的眼睛却是圆圆睁大,如同死鱼,表情狰狞可怕,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死气。

“咝……”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他有所准备,乍看到这场面,也是腿肚子发软,急忙跪下,对着女尸又磕了三个头,颤声说道:

“二嫂,你死在产床上,一尸两命,那帮人却口口声声祖宗规矩,不顾人伦,生生把你和孩子拆开,分埋两地。今天是你回魂之夜,我叶大宝冒险挖出你那可怜孩儿,送还给二嫂你……”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解开来,却是一具婴儿的尸体!

将尸体放在女尸身上,叶大宝躬身后退,跪在地上,忐忑的等待着。说明huijindi.com猛然间,一声女子的号哭声,在风雨中响彻。

女尸“腾”的一下从棺材里坐起来,双臂收紧,十根干枯的手指,紧紧的抠住了婴儿的后背,面对叶大宝,脸上绽开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叶大宝双膝跪地,再拜道:“二嫂,我完成了你的心愿,稍后还将帮你盖棺填坟,令人看不出破绽,请二嫂看我劳苦,也满足我的心愿!”

言毕,从脚下拔起那三炷香,凑到女尸脸下,用烟熏烤起女尸的下巴,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取出三片芭蕉叶,摊开来,揉成一个容器的形状,在下面接着。

那女尸竟然向前伸着脖子,一动不动,配合着叶大宝。

尸油一滴滴落在芭蕉叶上。芭蕉叶五行属阴,不会被尸油腐蚀,反而能隔绝阳气,用一句科学语言来说,能够保持尸油的活Xing。如果用别的东西来装尸油,要不了多久尸气就会散去,油就没用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十分钟后,芭蕉叶里积了满满一层尸油。女尸的眉头一点点皱起来,面露可怖之态。

叶大宝急忙撤掉香火,将芭蕉叶对折几下,折成一个粽子模样的形状,小心装好,眼见女尸缓缓躺回到棺材里,怀里抱着婴儿,面带满意之色,心中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二嫂,你得了婴儿,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必成母子尸煞,有仇报仇。大宝这就为你盖棺,你好生静养修炼……”

十分钟后,叶大宝望着被自己重新掩埋的坟堆,从外表看不出一丝破绽,这才拜了一拜,转身匆匆下山。

……

一个月之后,叶家村村长叶大公家。

八月流火,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别人家都开门通风,用起了电扇,叶大公家的后屋却是房门紧闭,里面点着三个煤炉子。【茅山捉鬼人】小说在线阅读

床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仍然被冻得嘴唇发紫,浑身瑟瑟发抖,口中不住叫冷。

叶大公在房中站了片刻,便是满身大汗,叹了口气走出门外,用力将脸上的汗水和眼泪一起抹掉。

“爹,少阳他……”一个二十几岁的**上前来,睁着一双哭肿的眼睛望着叶大公,她是叶大公的儿媳妇,也就是屋里那个孩子的娘,名叫巧云。

“等小兵回来再说吧。”

叶大公无奈摇了摇头,当了几十年赤脚医生的他,对孙子的病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半个月来,他背着孙子跑遍了县城和市里的医院,省城大医院也去了,结果硬是什么也没查出来,叶大公开始怀疑孙子根本就没病,而是招惹了某种邪秽,之前请来乡里的神婆做了场法事,也没效果,于是今天一大早把儿子打发去城里寻高人回来。

正说着,儿子叶兵回来了,带回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

“这位是……”

“是俺从城里请来的道长,他听说了咱家少阳的情况,愿意来给看看。”

“有劳道长了。”叶大公边拱手行礼,边用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来者。

这老道看上去六十来岁,人很瘦,尖嘴猴腮,八字眉,三角眼,身上的道袍旧的不能再旧,背一个帆布包,一进屋,眼睛就滴溜溜到处乱转,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叶大公眉头暗皱,这年头江湖骗子太多,道士和尚也有假的,他横竖看这老道士都不像有能耐的样子,不过所谓病急乱投医,人既然请来了,总要试一试,当下很客气的请老道士去后屋看孙子。

(青子出品,必属精品。好看请收藏,每日更新,保证完结。)

第二章 开棺

孰料这老道士一摆手,自己拉了一条长凳,在当院坐下来,说道:“无量天尊,贫道晚饭还没吃,先给整点吃的。”

叶大公一怔,令儿媳赶紧去做饭,自己也借口打下手,把儿子叫到厨房,询问他这老道士的来历。

“俺按照爹的意思,本来是去县城找张大仙的,在县城吃包子的时候,正好与这老道士一桌,他一眼就看出俺身上有尸气,听俺把情况一说,当即表示愿意帮忙,俺就把他带回来了。”说到这压低声音,“爹,这老道士……不会是骗子吧?”

叶大公没回答,问道:“他要不要钱?”

“要啊,说事成之后,给他五千。俺一想救命要紧,就答应了。”

五千……在那个年代,尤其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真不是小数目。不过只要能救下孙子,别说五千,就是要他叶大公的命,叶大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关键是,倘若是骗子,花钱不说,还耽误了时间,孙子现在的情况可是一天不如一天啊。

怀着复杂的心情,叶大公回到当院,沏了两杯茶,坐在老道对面,一起喝茶聊天,想要套一套这老道的底细,结果老道根本不想搭理他,只说自己道号叫青云子,来自茅山,其余种种不愿多说。

叶大公心中更是怀疑,但是事到如今,也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饭菜做好,青云子倒是不客气,让叶兵去村里商店买了一瓶好酒,两块二一瓶的豫州大曲,已经是村里商店最好的酒,就着叶家人做的菜,独自一人优哉游哉的吃喝了快一个小时,这才抹了抹嘴,伸了个懒腰,带着几分酒意,脚步蹒跚的走向后屋。

看着他歪歪斜斜的步子,叶大公暗暗叹了口气。

进得后屋,青云子远远打量了床上的孩子一眼,看到他通红的双眼和乌黑的脸色,结合叶兵之前的叙述,心中便是有了八分决断。

走上前去,一只大手盖住孩子的头顶,以罡气检查他的五脏六腑,猛地全身一颤,这孩子,居然是罕见的先天灵体!

再细看这孩子,天庭饱满,五官端正,命格坚挺,道纹修长,竟是个绝佳的修道之才!心中狂喜,心想自己心血来潮,下山游历,本无目的,偏巧走到这小县城,又偏偏遇上这孩子的父亲,原来冥冥中是为了寻找这个孩子!

“无量天尊,感谢三清赐福,茅山有后了,嘿嘿,甚好,甚好。”

青云子仰天傻笑了好一会,才压住狂喜之情,为孩子检查全身,发现他四肢冰凉刺骨,身体其他部位却烙铁般滚烫,诡异的很。将孩子双手摊开,果然掌心乌黑,皮肤已经角质化,摸上去很是粗糙,而且那一抹黑色大有朝手腕蔓延之势。

“好厉害的尸毒!”

青云子暗叹一声,从包里掏出一把糯米,按在孩子手上,只听“嘶”的一声,一股青烟腾起,一把糯米全变成了黑色。

“道长,这是……”叶大公父子惊呆,战战兢兢的问道,之前的一幕让他们打消了些许怀疑,觉得老道士是真有法力,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缕希望。

青云子不答,令叶兵拿来一口海碗,取出一张符纸,用朱砂在上面画了几笔,轻轻一摇,符纸自燃,将纸灰放入海碗,以水化之,喂孩子喝下去。

原本昏迷的孩子呻吟了一声,醒过来,哭着叫冷,青云子令叶兵又拿了一床棉被给孩子盖好,哄他睡去,接着取出一口罗盘,口中念了一道咒语,罗盘的指针飞转起来,指向床头方向。

青云子快步走过去,伸手在被褥下面摸了一遍,没摸到东西,便不顾灰尘钻到床下,又摸索了一通,总算在床板上抠下来一块东西,闻了一下,果真是了!

从出来的时候,青云子神色一派凝重。像变魔术似的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交给叶兵。“取二斤黄酒,配以三钱雄黄,一两朱砂,掺着这枚赤练丹,用二斤温水化开,每半个时辰喂孩子二两,可除尸毒。”

叶兵拜谢,急忙去办。

青云子回到当院,仍旧坐在长凳上,端起之前没喝完的白酒,慢悠悠的喝着,眉头紧锁,似乎心事重重。

叶大公凑上去,对着青云子一揖到地——方才青云子在屋里那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布置,彻底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确定这青云子是个得道高人。

“道长,俺这孙儿……还有救吗?”

青云子放下酒碗,抬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缝打量他。“你家有没有什么仇人?”

“仇人?”叶大公一惊,摇了摇头。“我当村长三十年,得罪人不少,但是仇人……还真的没有。”

“仔细想想,这不是一般的仇,想要致你全家于死地的深仇大恨!”

叶大公倒吸冷气,脑海中飞快的浮现一长串名字,又一个个过滤掉,摇头道:“真的没有,道长明鉴,俺一家乃是秀才之后,祖上据说还出过道士,知书达理不敢当,坏事绝没做过,更不会跟人结下深仇大恨。究竟咋回事,还请道长明说。”

青云子微微点头,“看你印堂明光,也算是有些正气之人。”当下摊开左手,叶大公一眼看到他掌心那个乒乓球大小的球体,红扑扑的,有些湿润,仿佛一个沾满血的小球。

“这是我从床板上抠下来的,就是它把你孙子害成这样。”

青云子摇了摇头,“这是尸油膏,被人用秘法下过咒,离人五尺之内,会不断释放尸毒,被人所吸收。要不了一个月,这个人就会变成行尸,失去理智,主动攻击旁人,被咬伤和抓伤的人,都会变成行尸。你家孙子已经尸毒攻心,开始向外蔓延,你也看到你家孙子的双手了,那便是尸化的特征。”

叶大公再也站不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伏倒在青云子脚下,“道长求你救救俺家孙子,俺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独苗……”

“你先起来。这事虽然棘手,但既然让贫道遇到,自不会不管。”

等叶大公起来,青云子接着说:“尸毒攻心,原本必不能活,也是你家孙子是……”突然想到这件事还是保密的好,免得传出去。

“你家孙子体质特殊,尸毒极阴,入体后激发了他体内阳气,所以身体才冷热相杂,若是一般尸毒倒也奈何不了他……”

青云子皱眉朝掌心那团尸油膏望去,“尸油也有不同,这尸油乃是横死之人所有,怨气极深,与尸毒一起**人体,才造成你孙子必死的局面。”

第三章 火烧尸煞

说到这,青云子一改严肃的模样,冲着叶大公嘿嘿一笑:“老头,我这么跟你说,这世间能救活你孙子的,不超过五个人,幸亏你遇到贫道,这也是你孙子与我的缘分,嘿嘿,缘分啊。”

叶大公不明其意,正在揣测,青云子话锋一转:“你孙子的尸毒暂时克制住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尸油膏的主人找出来,这么深的怨气,其主人必是厉鬼,留它不得。你仔细想想,最近半年,这一带有没有横死之人?”

叶家村只有几十户人,但凡红白大事,村长不可能不知道,叶大公当即说道:“有,一个月前,俺们村有个婆娘,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一尸两命,可算是横死?”

“废话,她死在什么日子?”

叶大公想了想:“不太记得了,好像……哦对了,我记得她头七当天,正赶上七月十五鬼节当天!”

青云子心头一激灵,急忙道:“快带我去坟前看看!”

叶大公不敢怠慢,领着青云子一路上山,一刻钟后,来到张寡妇坟前。青云子以自身罡气测了一下,嘀咕道:“这坟不对劲,怎么里面有两股鬼气,其中一个还是婴儿!哎呀不好!快,掘坟开棺,我要看个究竟!”

叶大公面露难色,“这……张寡妇男人半年前死了,生的是遗腹子,家中再无亲人,倒是没人来闹,可是妄自掘坟……这事如果让村里人知道,不好交代。”

青云子怒道:“不开棺,等这尸煞成形,你们全村人都要死光!”

叶大公一怔,方才意识到事关重大,请青云子稍后,自己飞奔下山,叫了几个后生,每人扛着铁锹,一起来到坟地。路上几个后生已从叶大公口中了解到事情大概,加上叶大公许诺的好处和独自承担责任的保证,当下毫不迟疑的动手挖坟。

在这段时间内,青云子取出五把小旗,颜色分别是金、绿、褐、白、红,对应五行之位,围着张寡妇的坟插了一圈,又在乾位和坤位各点上一炷摄魂香,这时候坟也挖开了,几个小伙子看到鲜红的棺材板,都有点退缩。

“你们闪开,退到五行旗外面去,切记不可进来。”青云子走到坟前,感觉到一股股阴煞之气扑面而来,心中也是吃惊不小:隔着棺材板,居然还有这么强的煞气渗透出来,棺材里的那位可是够邪门的。

青云子一眼看出棺材板没有钉,当下抖擞精神,用朱砂笔在右手掌心画下一个“敕”字,默念咒文,右掌拍在棺板上,大叫一声:“起!”

几十斤重的棺材板,居然被他一只手提起来,抛在一边。

叶大公和几个小伙子好奇地伸头张望,只看了一眼,当场石化,愣了十几秒钟,才有一个后生失声惊叫:“天哪,死人居然长出牙了!”

女尸的口中,两排犬牙交错——不是两只,是两排!在阳光下泛着森然的冷光。

青云子目光如电,在女尸身上扫过,落在她鼓鼓的肚子上,神色大变,转头瞪着叶大公,厉声斥道:“这是个孕妇?”

“不对啊,是难产死的,”叶大公吃惊道,“因为她死的凶,我们找大仙问过,大仙说母子必须分开掩埋,不然就要闹鬼,所以我们把孩子埋到山西头的乱坟岗了。”

青云子点点头,喟叹道:“那人倒是没说错,难产而死,母子不能聚首,以免互相依恋,鬼魂各自不散,封闭在尸体中,久而久之,吸收阴气成为母子尸煞,加上这对母子头七赶上鬼节,煞气更重。”

叶大公望着女尸两排可怕的獠牙,颤巍巍道:“那这尸体……”

“七七四十九天已过,母子尸煞已成,非是一般鬼物。”青云子手指女尸的肚子,“婴煞,就在她肚子里!”

“啊!”叶大公等人一起惊叫出声。“怎、怎么会这样?”

青云子叹了口气,“显然是有人把婴孩取来,母子合葬,也唯有这样,才能顺利取下女尸的尸油,这本是苗疆蛊术邪法,没想到今天还有人用。老头儿,你家得罪的这个人,不简单哪!”猛然抬头望天,已是五六点钟光景,日薄西山,一天就要过去。

“今日开棺惊动了尸煞,必须在天黑之前处理干净,不然后患无穷,你们快去准备些汽油和木柴,还有朱砂,越快越好!”

叶大公命令之下,几个小伙子飞奔下山,各自找东西去了。叶大公抖抖擞擞的问青云子:“道长,你说这母子已成……什么尸煞,为什么一动不动?”

“再强的尸煞,也是惧怕阳光,到了晚上,那可了不得,贫道也难以收服。”

青云子把叶大公赶到一边去,自己解下背包,从中取出一干降妖捉鬼的用具,开始布置灵坛。

刚布置完,几个后生回来了,抬着一大筐木柴和几桶汽油,身后跟着一大波前来看热闹的村民。叶兵夫妻也在其中,一见面叶兵就向父亲汇报:“少阳他服下道长配的药水,好多了,我娘回来在伺候着,我们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叶大公听说少阳好些,心中稍安,对着那几个后生训斥道:“谁让你们大张旗鼓的宣传,把大伙都叫来了!”

“无妨,人越多越好。”青云子目光中透着一丝狡黠,从众人身上掠过。

事不宜迟,他命令几个胆大的上前,把木柴堆在棺材四周,浇了两桶汽油在上面,然后铺上一层朱砂,自己点燃一道符纸,默念一遍咒语,丢了上去。

大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青云子盘膝坐定在灵坛前,口中朗声念道:“茅山三十八代传人青云子奉祖师敕令,上祷三清,下告阴冥,碧落黄泉,证吾道心,荡平妖邪,天地清明,六丁六甲,阵前听命,玄坛黑虎,天师有请,今日开坛,除魔务尽!”

一边作法,为大火施加一股道家纯阳罡气,以助尸煞的炼化。

十分钟过去,棺材已经烧成一堆木炭,里面的女尸却是容颜不改,连衣服都没烧着,一丝丝白色的阴寒之气从她身上不断溢出来,隔绝着火焰。

茅山捉鬼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茅山捉鬼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七章离婚够了,这场大戏她已经看够了。转过身,藏不住嘴角的冷笑,顾长安大步离开。“你给我站住!”身后响起了容湛阴沉的声音。“容先生还有事?”顾长安转头,笑着说。“顾长安,你不是想要离婚吗?好啊,你跪下来求若儿原谅你,只要她原谅你了,我就放过顾家,放过你哥哥顾长宁!”容湛从来都将顾长安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自从她父母逝世之后,爷爷和顾长宁就是她此生最爱,她绝对不会让顾氏因为她的过错而破产,更不会让顾长宁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领导面前刘伟名哪里有时间去理会办公室里的事情,他一路急跑,跑到金副书记的办公室前面,以前无意中也到各大领导的办公室外溜达过,所以金副书记的办公室他并不陌生。刘伟名尽量的平复一下心情,能够面见领导这种机会他给不想被领导认为自己不稳重。敲了三下门,这时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哪位?秦秘书有事不在,直接进来吧”。刘伟名虽然有点紧张,但是想着,金副书记也是人又不是神仙,有什么好紧张的,便就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情深不相忘第7章一巴掌有的时候,他就是可以做到那么绝情。因为他的温柔,早就全心全意的给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叫叶菀的女人。林子衡回头,打量着场上三人之间奇怪的气场,刚刚笑容满面的叶茵脸色也冷了下来。很明显,林子衡那句不相干的人,极大的挫伤了叶茵的自尊心,不过她打招呼的本意,就是为了让贺铭恩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存在。幸好现在,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林子衡不是个看不懂形势的人,自嘲一笑,便和夏遇告别,“好,那我们下次再见。”直到看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卑微的爱情第七章人能够几天不吃饭?穆芊芊心中一片冰凉,去警局有什么用,霍家家大业大,黑白两道通吃,又岂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抵抗的。“霍绍谦,我们两清了,你放我离开吧,我保证,再也不会缠着你,烦着你,再也不会打扰你和周晴了,好不好?”“不好。”男人直截了当的拒绝,眼底的阴鹜仿佛要将她淹没。霍绍谦抬手勾住了她的下巴,脸上满是忿怒,咬牙切齿地说道:“穆芊芊,是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一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想要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七章头疼。娶了一个睡自个儿老公花五万块的小白痴,还是被睡,被欺负。这还要跟他礼尚往来,互相光顾?顾爽爽乐滋滋出了807,手机响,她接,那边一阵咆哮:你们‘快活世界’到底怎么做生意的?我四点订的套儿现在还没送过来!”她懵了,“先生请问您……”“老子订的进口极薄两只润滑油!云端国际817房!”……尼玛送错了!难怪刚才清秀男子慌乱逃跑,头牌一脸阴沉……原来人家根本没订!顾爽爽回头看看紧闭的807,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凉风何处去第七章送她去死听到这个消息,温凉以为会从穆城脸上看到欣喜,或者震惊,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情绪,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冷静地,让她觉得他是在看一个死人,让她觉得寒凉刻骨。“我才碰过你几次,你就怀孕了?”“你什么意思?”温凉微怔,“你怀疑我骗你?”“小凉,事到如今,不要撒谎了!”“我撒谎?”温凉看着面色冷凝的穆城和痛心疾首的温母,只觉无比可笑。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穆城会喜欢这个孩子,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温家会欢迎孩子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田野爱情生活第七章携美购物“这会打扰到紫经理吗?”黄羿道,他现在虽然很有能力,但在紫玫瑰面前还是感觉到一股压力。“现在下班了,没有什么紫经理,你应该才二十五岁吧,你可以叫我玫瑰姐。”紫玫瑰道,“上车吧,别婆婆妈妈的。”“谢谢!”黄羿上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宝马车,觉得很舒服,心想以后也要买一辆。和紫玫瑰聊天,才发现这美女很平易近人,并不像他在酒店所见到的那样盛气凌人。“玫瑰姐,你好厉害,那么年轻就当上紫云轩酒店的总经理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7威胁,皇后忘恩“凤轻尘?”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会死了吧?”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是杀人眼神。“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