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书名:午夜玫瑰】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4:37: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午夜玫瑰

第一章 二狗子的悲催人生
 六月的太阳炙烤着中州市的大地,黑黝黝的马路拼命地往外喷发着热气,路两边的梧桐树耷拉着嫩绿的叶子,往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也不见几个人影,只有一些四个轮子的在肆无忌惮的继续制造着这可怕的热量~~~~。网站huijindi.com

    眼看着412路马上就要驶离公交站,“等一等”,随着一声杜鹃啼血般的哀嚎,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微黑的小伙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的冲上了公交车。

    豆大的汗珠不要命似地从脸上滑落,背后的衣服几乎湿透了,身上一股汗臭味使得旁边的几位美女皱着眉头,嘴里嘟弄着什么迅速的离开这小子1米远。

    看着眼前的情景李洋无奈地笑了笑,都懒得和那几个小娘皮计较了。眼前的一幕几乎天天上演,自己也习惯了。这也就是几个女的,要是有男人敢对李洋这样,估计这家伙早就冲上去和人家PK了。

    李洋小名二狗子,别看大名起得文绉绉的,可是狗性十足。180的个子,身材也算得上魁梧,再配上一头板寸,一般人还真的不敢惹。汇金地

    李洋小时候在村里的小伙伴当中是绝对的一霸。上山掏鸟,下河抓鱼,偷玉米,抢小孩子零食等等,反正是怎么邪乎怎么玩,怎么混账怎么干,是李家村父母教育小孩时经典的反面教材。

    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事,加上自身也的确有灵性,还别说真让这小子露了一把脸,竟然考上了省城的中州大学。也别说大学真是教育人的好地方,上了大学的二狗子做事有规有矩,变得沉稳了。

    距大学毕业已经三年了。话说大学毕业后李洋在省城零零散散的找了几个工作,都干得不长远。现在在一家汽车4S店做销售经理,到现在已经快一年多了,令村里的老少爷们极其羡慕,父母也是老怀大慰。【书名:午夜玫瑰】小说在线阅读毕竟大学本科毕业并且在省城工作,在李家村可是不多见的,那面子可是挣得足足的,毕竟大多数人活的不就是个面子不是?

    现在的社会那是大学生遍地走,研究生多如狗的年代。话说李洋找到这份工作后也很珍惜,收敛了自己的狗性,到了公司就装孙子,工作上兢兢业业,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由于性格爽朗,讲义气,和身边的同事相处得也非常好。可是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部长,这家伙尽在背后捅刀子,在最冷的冬天和最热的夏天让他去跑业务,真正算得上”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忍,我忍!”

    回到公司坐到办公桌前,李洋心里呐喊着。

    “李哥,你最近要小心点啊,听说“大驴”那个狗东西要整你了”(部长经常对二狗子甩着一张驴脸,所以送他个绰号“大驴”)坐在对面的同事加死党陆凯小声的对他说着。

    陆凯比李洋小两岁,拿李洋当亲哥哥对待。【书名:午夜玫瑰】小说在线阅读

    “凯子,没事,这家伙要是再整什么幺娥子老子就不干了。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好好干自己的工作,争取多赚点钱好给你老娘治病,对了,哥手里还有两万块钱你先拿去用。”说着就掏出两捆RMB递给陆凯。

    陆凯家在大山里,今年刚二流大学毕业,住在李洋老家相邻的乡,父亲死得早,娘俩相依为命。今年年初老娘得了重病,东借西凑的总算是凑够了手术费,可是手术后的疗养还需要几万块,要不是李洋陆陆续续的帮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哥,这钱我不能再要了,你家里也不富裕,还是留给叔叔婶婶吧。”

    “凯子,别废话啊,我父母身体挺好的,也不缺吃穿,现在用不到钱,叫你拿你就拿着。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陆凯也不说话了,红着眼睛把钱收了起来,心中某个念头更加的坚定起来。

    正在哥俩聊着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砰”的一声猛地被推开,一阵尖锐的声音瞬间爆发。

    “李洋,你小子还想不想干了?今天的两个优质客户你竟然没抓住,你是干什么吃的?这个月奖金取消~~”

    听着尖锐刺耳的话语,想想这一年多的忍辱受气,看着越来越近的那胖乎乎的猪头,隐藏在李洋骨子里的那股桀骜不驯的狗性突然迸发出来。

    一只粗壮的拳头朝着部长迎面而去,顿时大驴被打了个满面桃花开。

    “小王八蛋你敢打我?”

    “打得就是你。”

    接着又是一脚把大驴踹倒在地。

    “杀人啦!”

    办公室几个胆小的小女人呼哧呼哧跑了出去,剩下的也没人来拉拉架,看样子部长的人缘确实不咋地。汇金地

    李洋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恶狠狠气呼呼的说道:“大驴,老子忍了你一年多了,我就想好好地工作,踏踏实实的生活,可是你他娘的怎么就想着要阴人呢?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揍你狗孙子丫的。”

    说着又是一拳……

    打完收工,李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到办公桌上拿起自己的东西放进包里,看着围在自己身旁的同事,冲大家抱了抱拳,一言不发的离开办公室。走到部长身边的时候蹲下身来看着他,

    “大驴,老子辞职了,这个月的工资就留给你当医药费了。”

    陆凯在后面追了上来,“李哥,我也不想干了,我陪你一块儿去找工作。”

    “不行,凯子,你老娘现在有病,得花钱治治疗呢,你在这儿好歹一个月还能赚两千多,要是辞职了一时半会儿也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你在这里先干着,大驴那鸟人我估计也不敢因为今天的事儿找你麻烦,等我稳定了咱俩再合计你的事儿,好吗?”

    陆凯点了点头,“行,等你稳定了可一定要来找我啊,只要和李哥在一起我干什么都有信心。”

    李洋点了点头,转身大踏步离去,潇洒得不带走半片云彩。

    天快黑了,李洋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心里很难受,很郁闷。

    想想自己毕业已经快三年了,到现在仍然一事无成,存款也只有五万块,爹娘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用从土地里刨来的微薄的收入供他上了大学,要不凭着自己的性子大学期间不可能不显山不露水、中规中矩的,以至于老师和同学们还都以为李洋同学是一个“好”学生呢。否则就凭那几个经常惹自己的小白脸还真不够自己几拳打的。

    想到这里自嘲的笑了笑,在大学里敢打架斗殴吗?那可不是在村里。在大学打架可是要赔偿巨额医药费的,再严重点是要被勒令退学的。

    当然了,打架的话一定是自己把别人给打了,这个自信还是有的。可是自己无钱无势,所以遇到不公平的,不忿的事情也只能忍着,要是用父母给自己上学用的钱来当做医药费赔给人家,李洋甚至觉得老天会不会一个炸雷直接把自己给炸没了。

    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是最知道生活的艰辛,最懂得孝顺父母的。

    看着华灯初上的街面,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一对对勾肩搭背的狗男狗女(起码此时在李洋的眼里那就是“勾肩搭背”,那就是“狗男狗女”),李洋的心情格外烦乱,现在自己刚刚丢了工作,要是不快点找到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成问题了。

    狠狠地举起右拳向空中打去,

    “这狗日的悲催人生啊!”

    发泄一通后,看着快要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子了,李洋在街边的小铺买了六个大菜包子作为今天的晚餐,边吃边想着今后的出路,正走着,忽然旁边窜出一只大黑狗,“嗷”的一声冲着装包子的口袋咬了过去,转身就跑。

    由于事发突然,等李洋明白过来的时候发现剩下的包子已经被大黑狗叼走了。李洋肺都要被气炸了,顿时怒从身边起,恶向胆边生,

    “妈的,被人阴了也就算了,怎么狗也来欺负我了?”

    于是一个纵身朝大黑狗逃跑的方向杀了过去。

    李洋身体健壮倒是健壮,可毕竟是人啊,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的,就在他筋疲力尽想要放弃追赶的时候,谁知道前边的大黑狗也慢了下来,停在路边,嘴上叼着他的菜包子朝他“嗷嗷”的叫了一通。

    仔细的看着前边的大黑狗,李洋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狗的神态怎么这么人性化呢?这家伙在干什么呢?挑衅?对,是挑衅!”

    李洋猛地明白过来,

    “狗日的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咱呐,狗挑衅人?”李洋越寻思越觉得不自在。

    这时候他几乎恢复了小时候的狗性,绝对是狗把他咬了他也要反咬狗一口的,更何况自己一个大活人竟然让一只狗给鄙视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于是又奋起直追。

    就这样人追狗,狗等人,人又追狗,最后大黑狗钻进了一个废旧的厂房里不出来了。李洋左右看了看,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于是也跟着进了厂房里。

    大黑狗就在前边一根立柱下蹲着,旁边一块破木板上躺着一个人,大黑狗很人性化的朝他点了点头,缓缓地走到他身边,咬起他的衣角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看到大黑狗充满人性化的哀求的眼神,李洋也不忍心拒绝,随它走到那个人跟前。这时才看清楚,这是一位老人,穿着一身脏乎乎的道袍,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眼睛紧紧地闭着。这时候大黑狗跑到老道的身边“汪汪”的叫了起来,可是老道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第二章 请叫贫道游明子
  李洋这时候才真正得明白过来。

    “好一条聪明的狗啊,它应该是知道主人病了才把自己“引诱”过来的。”

    “唉,既然碰上了也不能见死不救吧?这良心上也过不去啊!”

    摸了摸包里的几百块钱,一咬牙一狠心,把老道扶起来背在身后,出去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奔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经过检查才知道老道得的是重感冒加急性肠胃炎,由于营养跟不上又加上风餐露宿的,身边又没有人照顾,只有一只大黑狗,结果病情一重就晕了过去.要是晚发现一天半天的,估计老道直接就能见到三清道祖了。

    即使这样,这病治起来也比较麻烦,由于老道年纪大了,身体机能跟不上,后续还得花不少时间继续疗养,眼前也只是把病情控制住了而已,不得已又出去取了2000块钱把后续治疗的押金交上,拿到收据后就往病房赶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

    “无量天尊,姑娘,贫道一见到你就觉得你是有缘之人,今天就免费给你看看相吧,”

    “不是吧,道长大爷,你会看相?不会是骗我吧?”

    小护士疑惑的问道,毕竟这老道要是没有好心人救他很可能现在已经见到三清道祖了,还会给人看相?拉倒吧!

    听到小护士的话老道士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叫我大爷?贫道有那么老么?请叫贫道游明子。贫道今年六十有二,话说当年也是风流倜傥,阿~~不,是英俊潇洒,貌赛潘安,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妇都对贫道青睐有加呢。”

    这时候的老道的表情一下子从得道高人变得极度猥琐,小护士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张着一直无法合拢,毕竟长这么大没有见过这么极品的道士啊!

    看到小护士的表情,老道可能感觉到话说的有点过头了,马上又表现出高人摸样,

    “你竟然还怀疑我不会看相?小丫头,贫道不才,添作麻衣神相第五十三代掌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和武当青城共掌道教三十余年,看相?那是贫道十岁之前就精通的玩意。”

    看了小姑娘有一会儿,又掐吧掐吧手,“姑娘,貌似你好像有些月事不调啊……”

    老道士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小护士其他的隐私,这时候的李洋早已听不下去了。

    “他奶奶的,这真是一个极品,自己究竟救了个什么人啊!这么大岁数了而且差点就挂了,苏醒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泡妞?貌似自己现在也没妞泡啊?这也太为老不尊了吧,难不成自己救下了一个披着道士外衣的老流氓?”

    李洋原本对老道的那点怜悯之心也彻底的跑到九霄云外了,于是推门而入。

    正在白乎的老道士听见推门声,马上摆出一副超尘拔俗的姿态。你别说,经过治疗和洗漱后的老道士眉宇轩敞,神采奕奕,须下三绺长髯,尤其是一对眼睛贼亮贼亮的,要是不看眼睛还真是一副仙风道骨,自然无为的样子。

    想想老道士比自己的父母岁数还大,李洋也不好意思板着个冷脸,勉强地挤出点笑容道:“道长您好点了吧?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敢问小友你是何人?”

    “游明子道长大爷,这位就是把你送到医院的那个好心人呀,要不是他救了你,你早就没命了。”

    小护士指了指李洋,做崇拜状的说道。现在社会虽然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了,但是对于能够救别人一命的好人,老百姓还是会视之为英雄的。

    老道在病床上单手作揖,“谢谢小友的救命之恩,敢问小友姓字明谁,仙乡何处?”

    “唉,救命之恩大过天啊,好歹得给救命恩人留点念想不是?只是可惜了这个刚从房地产老总手里骗来的老物件啊!”老道心里面滴血般地想道。

    说话间两只手在身上好一顿摸索,老半天才哆哆嗦嗦摸出一个物件。

    “小友救命之恩老道现在也无以为报,这块我祖师传下的玉璧就留给小友做个纪念吧吧。”

    说着及其不舍地递给李洋一块玉璧。说是玉璧可是有点恭维了,那就是一块类似路边的青石头,不过是打薄磨圆了而已。

    “道长您客气了,我叫李洋,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出手帮忙的,您后续治疗的费用我预交了两千块钱,应该够您用得了,您就安心养病吧,这钱不用您还的,那这块‘玉璧’我就收下了?”

    李洋心里暗道:“信你才怪了,你师祖就传下这么个破玩意?心里寻思着这老道怕不是什么好鸟,反正这钱也要不回来了,能收回一分算一分吧。”

    听李洋说钱不用还了,老道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盯着李李洋看了一会说道:“大恩不言谢,小友宅心仁厚,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

    ‘什么叫有缘再见?我们铁定无缘地好不好?’李洋心里嘀咕着,打定主意以后千万不要和这个骗子加流氓的无良道士再相见。

    于是告辞,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行云流水般逃也似地离开了病房。

    “还有缘再见?拉倒吧,要是真的‘再见’了,怕是自己到时候连内裤都没得穿吧?”

    躺在20多平的出租屋里,望着窗外的一轮圆月,大学毕业后经历,一幕一幕似幻灯片般的掠过李洋的脑海。以后该怎么办?自己的明天在哪里?,李洋到现在算是彻底体会到了社会的现实与无奈以及生活的无比艰辛。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今天救过的那个极度猥琐的无良道士,

    “对了,那个老流氓不是给了我一块‘玉’吗?”

    马上下床从包里掏出那块玉来,由于动作有点急,手指被玉壁的边缘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就流到了玉璧上。

    李洋彻底地无语了,自己一定是得罪了漫天神佛了,要不今天怎么会这么不顺呢?算了,睡觉。

    随手就把这块非玉非石的圆壁狠狠地摔到地上,转身上床睡觉。不过他没注意到即使经过这狠狠地一摔,圆壁依旧没有破碎。不一会儿,小屋里就想起了李洋的鼾声。

    圆壁静静地躺在地上,这时候流水般月光顺着窗户洒在圆壁上,圆壁上的血迹瞬间隐没,随即化为一道灰蒙蒙的光雾穿进正在熟睡的李洋的眉心中。

    李洋做了一个荒诞怪异的梦,梦中的自己置身于一个灰蒙蒙的空间里,在他的面前坐着一个毛发洁白如雪的青衣老者,老者用枯瘦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安详的看着自己。

    “吾之血脉,不要惊慌,我是你的祖先-李聃,你是个幸运的小家伙,只有吾之血脉手持混沌圆壁,在月圆之夜才能触发并进入这个空间。”

    “额滴神啊,我遇到真神仙了?而且还是我的祖先?”

    李洋彻底地被吓呆了,似乎看透了李洋的想法,青衣白须老人微微一笑,

    “老夫不是神仙,现在的我只是在这个空间留下的一道神念,这个世界也没有神仙,而所谓的‘神仙’也只是对‘先而知之’者的称谓。

    老夫在40岁的时候无意得到这个空间,研究了一个甲子也只有一个大概的猜想。这个空间应该是地球诞生时天地元气太过充盈而凝结成的一个微小的、独立存在的空间,所以我把这个地方叫做混沌空间,而这个空间无主时便会化作一枚如石似玉的圆壁留待有缘之人的开启。不要惊讶,毕竟宇宙这么大,还是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能理解的。”

    看了看四周灰蒙蒙的一片雾气,老者的神情有些黯然,

    “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个地方又回到了老夫当年刚得到它时的样子,也不知道老夫当年种植的那点草药还在不在,要是在的话就算便宜你这个好运气的小家伙了。

    记住,这个空间需要的是生机,只要你有心,会有很多惊喜的。不过穷极你一生也不可能把这个空间探索明白,所以不要着急,慢慢来,要做到无为而治,明白了么?

    以后你就是这个空间的主人了,要善待它,珍惜它。这个空间以后会永远存在你的体内,只要你一个念头就可以出入。好了,不多说了,我的这道神念快要消散了,再见了吾之血脉。”

    “等等,老祖宗,能知道你现在是否还健在吗?”

    李洋心潮澎湃地问了这个他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生?死?生之极是死,死之尽则生。呵呵,你说老夫是生还是死了呢?”

    似乎不忍心看着几千年后的血脉极度失望的神情,老者又道:“老夫只能告诉你,吾不在你现生活的空间。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满意满意。”

    李洋兴奋地回答道。毕竟这是自己的祖先啊,管他在哪儿呢,是否给自己留下点什么,只要活着就好不是吗?

    青衣老者慈祥地看了李洋一眼,

    “痴儿,吾去也。”说完便化为一道青光消散于这个神奇的空间。
第三章 回乡
  又是一个艳阳天,沉寂了一夜的小区逐渐得喧闹起来。李洋双手枕在脑后,想想昨夜的梦不由苦涩地笑了笑,可能最近压力大了点才导致有了这个荒诞的梦吧!虽然昨夜的梦很真实,但它毕竟是个梦不是?饭还是要吃的,生活还得继续啊!

    起了床,随手抹了把脸,看着窗外钢筋水泥铸造的有些浮华的都市,李洋不由得想起了山清水秀、天空湛蓝、鸟语花香的家乡。因为工作繁忙,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三年呐,那魂牵梦绕的故乡啊!这时一个念头在李洋脑海中油然升起。

    “回家!”

    “父母的身体还好吧?也不知道花花长成什么样子了?”

    想到这里,回家的念头更加地急切了。壮志未酬,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难道是豪情不在?算了吧,再呆在这儿就会变成‘怨念’了。

    经历了这么多,心里的躁动、不平,也慢慢地化为平和的清流,过往的那些不平已经不算什么了。至于村里人怎么看自己?拜托,自己活得好才是真得好!

    口动不如行动,说做就做,退了房子、买了车票,李洋马不停蹄地踏上了返乡路。

    倒了几遍车,终于在第二天的上午赶到了青石镇。李洋从客车上跳了下来,虽然坐了差不多十小时的车,但感觉还是很兴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闻到了一丝家乡的味道了。

    李洋的老家坐落在大山脚下,长白山余脉围绕而成的一个小山村-李家村,四周全是葱绿苍茫的山岭,从镇上到村子里只有一条石子铺成的二十多里的山路,打一个摩的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走在村中的小道上,李洋贪婪地呼吸着清新自然地空气。道路两旁长满了各色的小野花,蜜蜂、蜻蜓在上面嬉戏着,相互追逐着。远处的山岭一片葱郁,山风吹过树林带来丝丝的凉意,由于四周全是植被,夏季村里的气温永远要比镇里凉快很多。

    再往前走就看到一排排瓦房。宽敞的院子,里面种着黄瓜、西红柿、韭菜等时令蔬菜。周围尽是一人多粗的杨树、柳树等北方常见树种。杨树挺拔、绿柳婆娑……

    这让在外待了将近八年的李洋忍不住地赞叹,“好一处美景风光,好一个世外桃源!”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陆陆续续的各家的屋顶升起了袅袅炊烟,那青烟袅袅拨动着李洋的心弦,那丝丝烟火味,是淡淡的乡愁和浓浓的思念。这种味道让李洋沉醉,因为那是家的召唤。

    村道上开始出现扛着锄头、铁锨从山上干完农活回家吃晌饭的乡亲。

    “小伙子让让,别碰着了。”

    一个浑亮的声音打断了李洋的沉醉,回头一看,发现两匹枣红色的马拉着的马车从后面跟了上来,一个老汉在车上甩着鞭子大声地吆喝着。

    “咦?这不是二狗子吗?你小子怎么有空回来了?”

    李洋定睛一看,原来是村里的车把式李世军,这是没出五服的一家子,排行老二,比李洋的父亲小两岁,按辈分李洋得管他叫叔。

    “军叔你好啊,好久不见了,身体还是这么好。”

    “得,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子?别拍你叔马屁,上来坐吧,叔拉你回家,你小子小时候可是没少坐你叔的马车啊。”

    说话当儿,李世军拍了拍马车的前缘示意他坐上来。飞身跃上马车后李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李洋小时候及其的混账,村里人就集体给他起了个小名“二狗子”。那时候谁家有一辆马车也是让人羡慕得不得了的事儿,更别说坐马车了。

    李世军那时候家里就养着马车,李洋一天到晚的跟在他后腚缠着要坐马车,可是人家也要干活啊,不能总拉着他吧?在李世军无数次的劝说无果之后,告诉了李洋的老子,结果当然是一顿爆揍。

    要是一般的小孩子揍一顿也就老实听话了,可是李洋是谁?那是越揍越勇,转而去欺负李世军的女儿丫蛋了,这一通闹腾之后李世军也怵了这小子。没办法啊,总不能每天都看着女儿受欺负哭哭啼啼吧?从那以后,李世军的马车就成了李洋的专车了。

    “军叔,小时候不懂事,您老就原谅我吧,对了,您抽烟。”

    说着殷勤地从包里拿出一盒玉溪抽出一根给李世军点上,可能一下子想起了李洋小时候的糗事,李世军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通后擦了擦眼泪。

    “你小子啊,小时候真不是个省心的孩子,不过现在看你,不错,真得不错,在咱村你是这个。”说着举了举大拇指。

    叔侄俩说着话儿,马车到了李洋家的大门口,李世军在车上就喊了起来,

    “大嫂,快出来,你看看谁来了?”

    “得,败事有余呀!”

    李洋心里嘀咕了一句。本来想偷偷地进家,打枪的不要,要给父母一个惊喜的,谁知道让这一嗓子全给破坏了。

    这时候从屋里快步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黑白相间的头发,穿着一身宽松的农村大褂,脸色微黑,当看见李洋的一瞬间忽然愣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发出了一声因过度激动而走了音的喊叫,

    “洋洋!”

    看着迎面而来的母亲,听着母亲因想念儿子而发出的喊叫,李洋原本还有点惶恐的心瞬间被一种浓浓的亲情塞满了,泪水在眼框框里奔涌着。

    “妈,是我,我回来了,你和爸还好吧?”

    一把攥住儿子的手,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上下打量着高大帅气的儿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佯装生气地说道:“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嫂子,二狗子回来就好了,你也别在那装了,赶紧让孩子回屋吧,这大热天的,要是晒着了你又要心疼了。我可是听我们家那口子说你想二狗子经常睡不着觉的。”

    本来是母子相见亲情迸发的时候,却让李世军这个直肠子加大嘴巴全给破坏了。宋丽华瞪了李世军一眼不让他说话,拉着李洋往屋里走去。

    “对了,他军叔,你回去把马车卸了就回来吃饭,这不洋洋回来了,中午我多弄几个菜咱们庆贺庆贺,我儿子可是三年没有回家了。”

    说完狠狠地瞪了李阳一眼。李洋身子一猫,头一低,顺眉顺眼地跟在母亲身后。

    “嫂子,我就不来了,你们一家三口好好地团聚团聚,等改天我再来找国哥喝两杯。”

    回到自己的屋子,把东西放下,看屋里一切如旧,干干净净,和三年前几乎一点变化也没有,到处都充满着老妈的温情,李洋的眼睛又有点湿润了。

    换了一身宽松的T恤,穿着大裤衩,李洋来到了堂屋帮着母亲烧饭。看着正在杀鸡的母亲,挽起袖子就要帮忙。

    “去去,刚回来你不累啊,天儿热,快到外边凉快凉快去。”

    李洋家是五间瓦房,正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居室(北方农村一般都是这样的格局),靠西边的两间有一间是李阳的房间,另一间堆放着一些杂物,东边的两间中间打通,作为家里的正屋,父母亲住着。

    李家村土地多,所以各家的院子都非常的大。李洋家的院子差不多二十米长,四周用大青石砌起来,院中间有两排葡萄架,青色晶莹的葡萄挂满了支架,两侧种着各色的时令蔬菜。

    李洋走到黄瓜架下摘了一根中年黄瓜,用水洗了洗,然后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一口咬下,一股清香瞬间充盈在口中,清脆甘凉,真是太好吃了,这简直就是夏日清凉解渴的避暑佳品啊。

    李洋闭着眼睛慢慢地嚼着,回味着。这和城市里注了水打了保鲜剂的黄瓜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家种的东西就是好啊!

    快十二点的时候,父亲李世国回来了,看到儿子也是高兴之极,打趣道:“洋洋,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妈可就真得了失眠症了。”

    “你个死老头子,难道你就不想儿子?是谁一喝酒就提到儿子然后就唉声叹气的?那可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能不想吗?”

    一看战争有升级的的意思,李洋赶紧打岔道:“妈,饭好了吗?我可是快一天没吃饭了。”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老头子还愣着干什么?快把桌子摆上,要是饿坏了我儿子我可饶不了你。”

    “儿子,你一回来爸就惨了,待遇就下去了,你妈以前可不是这么对我的。走,放桌子去,今天儿子回来了得高兴高兴。”老爸李世国狭蹙道。

    不一会儿饭桌上就摆满了菜,四冷四热,中间是一大盆松菇炖土鸡,上面撒了一些葱花香菜,一看就令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一家三口在葡萄架下坐好,老爸李世国身边放着一个泥坛子,上面扎着封。

    得意地看了儿子一眼,李世国神秘地说道:“儿子,把杯子摆好,老爸给你弄点好东西尝尝。”

书名:午夜玫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午夜玫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冷情总裁:暖妻成瘾8章

    原标题:冷情总裁:暖妻成瘾8章小说书名:冷情总裁:暖妻成瘾第八章治白莲花陆婉欣和陆城宇并不亲近。说来也奇怪,都说女儿像爸爸,而陆婉欣长的偏偏随了姚玉,妩媚妖艳。所以,陆婉欣本来就是有点害怕板起来脸的陆城宇,现在又怕陆城宇看见自己刚刚对陆璃所做所说的那些话,使自己的计划败露。现下,更是紧张。看到了这样的陆婉欣,陆城宇心中更是气结,这大女儿还是不成器,遇到点什么事就慌张成这样。竟生出了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慌张成这样?我也是刚刚来,怎么了?”陆城宇回答道。其实,陆城宇在这里站了好

  • 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8章

    原标题: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8章书名: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第8章一尸两命病房。顾曼青缓缓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周身散发冷气的男人坐在旁边。她心尖不受控制地一跳,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下,慢慢坐起来。“顾灵儿没事了吧?输了800CC给她,你可满意?”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再平淡。尽管在输血的时候已经告诉自己,要彻底离开这个男人了,但只要看到他,她仍会情不自禁地心跳加速。景天朗阴沉的唇角滑过一抹阴鸷弧度,徐徐站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眼神里折射出来的冷意,让顾曼青心头一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 噬帝重生8章

    原标题:噬帝重生8章小说名:噬帝重生第七章丹鼎墨风分出来的神魂归体,脸上顿时苍白一片,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身躯摇摇晃晃。“还不赶紧扶住墨前辈!”姜天玥看到墨风的惨状,急忙挥手让一个黑衣人扶住他,自己更是关切的询问,“前辈!您怎么了?”“让开!”墨风仿佛没听到姜天玥的询问,站稳脚跟,一下子震开了扶住他的黑衣人,身躯一晃就出现在了赵元德的面前。“前辈你……”赵元德装作一副头晕脑胀,摇摇晃晃的样子,有些惶恐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墨风。“别叫我前辈,我可当不起!”墨风听到赵元德口称前辈急忙摆手,脸上露

  • 重生之皇后驯夫记8章

    原标题:重生之皇后驯夫记8章小说书名:重生之皇后驯夫记第8章唐突佳人莘依依的反应,顾文渊看在眼中,却是伤到了心里。这姑娘,就真的这么讨厌自己吗?似乎自己和她相遇以来,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况且,自己前几日,还曾救过这姑娘一命呢!只是,那时这姑娘的反应,就已经很有意思了。顾文渊本是想逗逗这姑娘,可此时,他见对面的少女一脸的懊恼防备,心底却是起了一丝异常。似乎,自己那颗坚硬的心,被破壳了一般,已经起了丝丝的裂缝。“莘姑娘,”顾文渊性情果毅,心思又机警非常。此时,他见莘依依的模样,心中自然便有

  • 重生之女配当自强8章

    原标题:重生之女配当自强8章书名:重生之女配当自强第008章姐姐变毒舌了几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纪温城心里暗想:她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还是这个白雪得罪过他姐姐,不然怎么会……他看着白雪那一副备受屈辱的样子,心里不觉得有些反感。其实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有些排外的,身边基本上都是从小到大玩的好的朋友,虽然看着接受了夏明轩,但是内里还是没把他当自己人。而且对于夏明轩今天私自带人来的行为,纪温城是越来越厌恶了。“好了,这么晚了,咱们去吃点宵夜吧。”“好啊!我记得你们家厨子做的提拉米苏特别好吃

  • 御龙邪帝8章

    原标题:御龙邪帝8章小说名:御龙邪帝第八章储物空间的另一种用途王小龙心中有点犯嘀咕,故而并未直接答应,而是露出一脸尴尬的敷衍道:“呃,谢谢老爷子抬爱。我回去想想!”说完便施礼后转身离开。王小龙回到自己的木屋,便开始按照公羊亦讲解的方法,对照着兽皮书籍里的内容,开始琢磨起来。按照公羊亦所说,人族功法倾向于厚积薄发,所以最初铸就道基之时,普遍实力较弱,故而与凡人几乎没有差别。体内的灵力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如臂使指。因此在给法器刻画阵图时,往往会有力不从心之感。若是寻常法器,刻画阵图失败,大不了重新再来

  • 问题少女孟若依8章

    原标题:问题少女孟若依8章小说:问题少女孟若依第八章回家时至今日我仍疑惑不已,我的女儿聪慧非常,教她其余的汉字,总是很快,唯独怎样也念不对爸爸的发音,像是改不掉的旧习一般,一直称呼我papa。直到她上了高中才换了另外的称呼,这是后话自不必提。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小镇里,名字叫作龙潭镇,家里排行第三,在我上面还有一位长姐和二哥。他们的年龄均比我大,即使是二哥也比我大十岁,我的父亲是镇里的一位老教师,在我去支教之前,据聊起还有很大机会当上镇上初中的校长。而我因是父母中年得子,自然从小便对我喜爱非常,所以

  • 余生不相负8章

    原标题:余生不相负8章小说:余生不相负第八章她彻底脏了一个脑满肠肥的公子哥扶起银川,半抱住她问向上首的厉战锋。男人的眸子幽深的仿佛一滩死水,叫人看一眼,便心生不安。胖公子刚刚觉得自己是不是突兀了些,白婉婷就对着旁边的管家吩道“快去给安公子准备一间上好的客房,不许叫人打扰。”何管家看了一眼厉战锋的颜色,发现主子似乎并没有别的意见,忙点头哈腰的带着安世子出了前厅。李银川虽然已经脱力,浑身如软面一样,在抽不出一丝气力,可脑子里却还有一丝清明。她虚弱的挣扎,眼睛直直盯着上面的厉战锋。嘴唇无声的嗫诺着“救

  • 征服美女董事长8章

    原标题:征服美女董事长8章小说名:征服美女董事长第008章突然分开刚要往下冲,俩人突然分开了。哈尔森拿起了手机,看来是有电话。接完电话,两人开始急忙下楼向外走,看来这个电话是有比较紧急的事情。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宝马竟然开到了王炎的单位,看来是单位里有事情。张伟没再进去,看宝马进了大门,也就回到了宿舍。折腾了这么一遭,光打车费就花了300多。回到宿舍,张伟往床上一躺,两眼死死盯着天花板。完了!这段情算是完了

  • 高冷夫君:傲娇娘子不伺候8章

    原标题:高冷夫君:傲娇娘子不伺候8章书名:高冷夫君:傲娇娘子不伺候第8章这个世界又一日……车厢里的安灵素,托着脑袋看着也暂时退在车厢里一角休息的白发老人,状似好奇的问道。“张婆婆,我们云周帝国,有没有飞剑?有没有仙人?”她对这个世界,终究是好奇的。不过,这位张婆婆平日里的话,却并不多。但是此刻,听到安灵素的这一句问话,这个一息之前还十分慈和的老人却是没来由的恼怒了起来。“素素,不要再说这样的胡话了。这十来天的时间里,这句话你已经问了我不下十次了。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胡言乱语了。”“婆婆,既然你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