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深宫冷月在线阅读

2017/12/16 9:45: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深宫冷月

第一章。
偌大的院落,楼台水榭,小溪长流,远处朱楼翠阁,红柱石阶。
    一旁枝叶层叠,阳光落下,深深浅浅落在碎石小路上,零落些细小光斑,溪水粼粼,金色的阳光落入眼中,细细点点。
    一女子坐在石凳之上,一身华贵长衫落在肩上,一双纤纤玉指拈了盘中糕点,落入口中,红唇轻抿,几点碎末落于嘴旁,嘴唇微动,碎末便是抖落星辰般落下,肤如凝脂,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带着点点的精光。
    过了片刻,女子微微抬头,望向天空,天空蔚蓝暗淡,残留着暗灰色,远处云朵急速流转,阳光黯然失色,似是落雨之象。
    “小姐,这天似要下雨,要不先回房休息?”旁边的青衣侍女微微欠了身子,手中还握着已经准备好的雨伞,似乎是以备不时之需。说明huijindi.com
    “说的也是呢,不知道父亲大人何时才能回来。”冷月将目光重新投到了不远处的大门之上,暗红色的大门此时紧闭起来。
    冷月无奈,只能站起身来,敛了衣角,便是踏上碎石小路,缓缓前行。
    来到房间之时,屋外便是骤降大雨,来势汹汹,梁上屋顶被雨滴打得直响,耳畔声音更是络绎不绝。
    冷月坐在软榻之上,窗户大开,看外面屋檐之上滴滴答答,晶莹雨滴点点汇聚坠落,眉头微皱,心中不祥的预感更是让她感到十分的焦躁。
    旁的侍女却是心中暗自高兴,将手中依旧干燥的纸伞放于原味,从柜中取了薄外套,搭在冷月的肩上,轻笑道:“幸得我们回来的快,不然可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侍女莞尔一笑,看那窗外的天色暗沉了下来,偌大的房间之中也是充斥着潮湿之气,只能到旁边取了蜡烛点燃,让这房间之内更加的舒适起来。来自huijindi.com
    冷月闲来无事,择了旁的针线,在上秀起飞鸟而来,蜡烛之下,一针一线皆是有理有序。
    同平日无常,皆是如此枯燥生活,学了女红,三从四德,便是落座于家中,吃吃喝喝便是一生。
    原本……冷月是这样认为的。
    傍晚之时,用过晚膳,冷月换了一身衣裳,坐在梳妆镜前,看着古铜镜中的自己,双眉紧蹙,却也不知要发生何事。
    心中依旧忐忑不安,蹙了眉头,道:“父亲回来了吗?”
    理了耳尖的长发,将一头乌发重新散开,重新整理。
    “听夫人所说,老爷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就会回来了。不过,小姐为何散发,方才的发髻明明还不错的。推荐http://www.huijindi.com/”旁边的侍女也是不解,抿了嘴唇,拾起木梳为冷月重新梳发。
    “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想不开罢了,换个发髻也能静静心吧。”冷月抚了抚衣袖,心情却是稳定不下来。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已暗,大雨也早已是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身后的侍女亲自为冷月打伞,湿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冷月一双手也是裹在长袖之中,即使外面如何寒凉,却未曾伤她半分。
    一路走来,府中上下皆是安安静静,以往来去的仆人此时也是消了踪影,仿佛人间消失一般。
    享受着一个人的静谧,冷月心中的忐忑却是愈发的变强了起来。深宫冷月在线阅读
    “今日莫非打发了那些下仆回家探亲吗?”冷月敛了敛衣袖,停下脚步来,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来,伸到纸伞之外,之间细细的雨丝落在手掌之中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间还未到呢,说不定是府中出了什么大事,大家可能都在前厅呢。”侍女此时也是不知,只能暗暗猜测。
    冷月眼中神采暗了暗,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得加快的步伐,朝着前厅走去。
    一路走来,府中繁华看起来却是尽显荒凉了,一路疾走,来到前厅之时,只见前厅之中挤满了人,从前的仆人皆是分两排站在前厅中的两边,各个议论纷纷,而坐在主座上的父亲和母亲却是神色黯淡,一声不吭。
    “父亲,母亲。”冷月唤了一声便是敛了裙角,急急向前走去,来到父母身边,却看两人抬起头来,母亲眼中竟是噙满了泪水,一张脸上也再不复往日的笑颜。推荐huijindi.com
    “晴儿……”母亲冰冷的指尖贴在了冷月的脸上,力道却是有些重,母亲眼中的泪水终于是落了下来。
    这一声晴儿,似乎将窃窃私语化成了惊恐,旁边的仆人皆是脸色一白,便是惊呼出声,甚至还有人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冷月此时更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但看着如此的母亲,心中更是无奈,只能蹲下来,将双手放入母亲的双膝之上,轻声道:“发生了何事?女儿都与你们同患难。”
    如此一说,面前的母亲哭声更大,而旁边的父亲一张脸上却是显出苍白之色。
    “晴儿……父亲对不起你……”父亲乃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却也是轻声抽泣了起来。
    “父亲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女儿不怕何事,只求父母勿要伤心。”见父亲忍不住垂泪,冷月此时却是不由得悲从心来,更是心中烦忧起来。
    “都道我太过老实,让那朝中几个贪官污了我那亮洁名声!圣上已然下旨,冷府壮丁皆要发配边疆,女眷将沦为军纪!”父亲拍案而起,朗声一道,四周皆是混乱十分。
    冷月双腿一软,竟然是支撑不住,跌落在湿冷的地下,更是心中悲愤。
    而四周的仆人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府中上下丫鬟都是签了卖身契的,这一算下来,更是冷府众人。
    惨遭如此大变,冷月更是觉得世事无常。
    “为何如此,父亲您不是一向洁身自好,从来不做贿赂之事吗?为何圣上要如此待您!”冷月此时更是惊呼出声,想要为父亲辩解。
    而父亲只是淡淡摇了摇头,扶着桌子上的扶手,无奈道:“这官场黑暗十分,如有来生,我必不如官场!”
    父亲一番话,却是叫冷月更加的绝望了起来。
    冷府曾经的繁荣就要过去,一切都要化作尘土,一想到冷府上下女眷都要沦为军妓,此时的冷月只觉得晴天霹雳。
    “如果你并非我亲生女儿,那该多好!”父亲此时悲从心来,更是泣不成声。
    旁的母亲只能将手搭在父亲手中,轻声道:“老爷,无论如何,我定随你天涯海角!”
    “夫人……”两人到了情深之处,却是更显悲凉。
    冷月从地上爬起,看了一眼身后自己的侍女一脸苍白,无奈道:“罢了,你本就没有签订卖身契,早些离开吧,免遭大难。”
    冷月此时也是顾不上多少,只得看了外面的大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依旧如常,而冷府之中却是物是人非,一切都不回去过往。
    一路走到自己的房间里,昔日五颜六色的花朵也是黯然失色,真可谓是世事无常。
    回到自己的房间,依旧不少东西价值连城,同样,也是有些自己所爱的小东西。
    坐在梳妆镜前,看着古铜镜中的自己,一样的脸庞,不一样的心境。
    “都说好人有好报,也不见得如此。”冷月此时却是眼神一冽,冷笑起来,将一头乌黑的长发都是重新散开来。
    看那天色,父亲回来不过是一会儿,再过半个时辰,恐怕那官府之人就要来抄家,将家中老少皆是发配到边疆吧。
    如此想到,冷月嘴角的笑意却是更浓,将发髻之间的银簪卸下,又重新输了发髻,换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发簪,也是轻笑。
    “军妓又如何,待我陪父母上路……”冷月冷笑了起来。
    对于未出阁的女子来说,贞洁是最重要的东西,如果要去当军妓,她宁愿用这细长的发簪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曾经的是含着金汤匙,养育在安乐窝中的父母的掌上明珠,而现在,她却是十分的决绝,看着漆黑的天幕和那远远而来的火红火把,嘴角的笑意更浓。
    款款走出自己的房间,面前深蓝色衣袍的官员举着火把站在自己的面前,冷月一双眼里却是毫无波澜,平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你就是冷府的小姐,冷月吧。”对面的官员不屑的说着,脸上的笑意也是愈发的张狂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是看见冷府落寞,心中十分高兴的样子。
    “正是我。”冷月并不多说,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不卑不亢,不慌不忙。
    在这冷府,她还是小姐,出了门,她便是阶下囚。
    看见冷月并无反抗之意,对方倒是意外的没有为难什么,只是带着冷月离开了府中。
    冷月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一眼从小长大的冷府,而此时,父母曾经的朋友却是没有一个人来帮忙。
    世态炎凉,人心险恶,这些东西,冷月更是深深的记在脑子里,永远无法忘记。
    看了前面被放在囚车里的父亲和母亲,冷月的脸上却是毫无表情,走在囚车之后,再也顾不得父母两人的呼唤了,只是静静的走着,脚踏实地。
    身后的冷府暗红色的大门散了曾经的威严,宽大的封条贴在上面。
 第二章。
 一路走来,更是没有任何的停歇,天空中的小雨依旧淅淅沥沥,冷月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冷漠了起来。
    旁边的几个官吏都是细细的打量着冷月,眼中的不怀好意更是愈发的明显。
    冷月只是淡漠的瞥了一眼,更是冷笑了起来。
    旁边的人似乎是被冷月这样的态度给震慑到了,也是不再打量冷月。
    父母二人看着这样的冷月,心中多是愧疚,却不知道为何冷月会变得如此冷漠。
    而此事,更是只有冷月自己知道,人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总是会改变的十分的彻底,和以前完全不同。
    此时的冷月心中了无牵挂,得知自己的未来,却是觉得有些解脱。
    曾经的冷府,天空都是四角方方,作为小姐她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再无其他,人生原就无趣,哪怕最后死了又何妨,只不过是结束了这惨淡的人生罢了。
    思到深处,冷月只觉得格外的解脱,以后再也没什么凡事缠身了。
    次日清晨之时,雨停,而所有人也是需要休息了,寻了一间破庙歇息了下来,几个官吏就那样直接守住了外面的门口,防止他们这些人逃跑出去。
    冷月轻笑,选了一处阴冷的地方独自坐了下来,囚车中的父母也是放在了官吏的面前。
    旁边的几个仆人更是眼神不善,似乎是想要逃出去,到最后,却都是被捉回来的结局。
    冷月坐在角落里,望着破庙之中有些残破的屋檐,看着上面的水滴汇聚起来,落在地上,再次被砸成了破碎的水花。
    世事无常,就跟着屋檐上的雨滴一样,即使开始汇聚了起来,经过事情,也会被砸的粉碎。
    冷月无奈,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而此时,等到众人正准备起身之时,只见远方一行人策马而来,高声呼喊似是急事。
    “圣上今晨大赦天下!”只听那人策马而来,呼喊一声,所有的人皆是听得格外的清晰。
    而那旁边的官吏则是咂了咂嘴,似乎是对这件事情表示烦躁。
    听见了大赦天下四个字,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更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大赦天下就代表着他们不必再去边疆了,也不再是阶下囚了。
    旁边的父母两人都是相拥而泣,而此时的冷月却是震惊了起来。
    原本以为自己一定是死到临头了,没有想到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只见远处的策马人来了之后,也是将圣旨拿来了,而圣旨之中,更是提到了宫女之事。
    冷月冷笑,哪怕父亲好人有好报,圣上大赦天下了又如何,这选秀之事一旦碰上,那她们便是逃不掉的。
    “小女冷月,愿意入宫。”冷月微微欠身,再也不多说了。
    父母俩人想要说些什么,却是看见冷月淡漠的眼神,都是止住了嘴,不再说些什么了。
    “冷小姐才貌双全,入宫迟早也会飞黄腾达。”策马之人打量了一下,也是轻笑出声。
    “谢大人吉言。”冷月说话恭恭敬敬,但是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已经到此时了,她不期望自己能飞黄腾达了,只求自己能平平安安,了却一生,不误父母生养之苦。
    冷月此时却是不去见父母,随着策马人来到了宫中,仿佛此后便是同父母断了联系,如此想到,冷月却是轻笑了起来。
    在这宫中,只有冷月,再无冷府小姐了。哪怕自己死在这四角方方的院落之中,也不会牵连父母。
    冷月轻笑了一声,被策马之人带到了宫中,同样是四角方方的天空,只是这里暗红色的高墙和繁华的宫殿让她微微愣神。
    策马之人不再多留,递了她一纸文书,便是牵马离开,似乎还有要事。
    冷月无奈,只能拿了手中的文书翻看,上方到是写了报名之处,但在这偌大的宫中,却是不知道从哪里过去。
    冷月兜兜转转,看旁边的禁卫军皆是十分恪尽职守,也是不好上前询问,烦恼之时,却是意外的看见了一名侍卫。
    只见那侍卫看起来倒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冷月也丝毫不在意,只是走了过去,轻声询问:“请问,你知道宫女报告处怎么走吗?”
    听见了冷月的询问,那侍卫也是微微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冷月,嘴角抹过一丝笑意:“怎么了?你也是来当宫女的吗?”
    冷月此时才是看见了面前的侍卫的正脸,一张脸庞倒是俊美非常。
    “为何要说也字?”冷月此时也是不解,只是觉得面前的侍卫十分的特别。
    而面前的侍卫嗤笑了一声,道:“来当宫女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在这宫中能赚到的钱财可比你想象的多,大多穷苦之人或者是什么千金小姐都想敛财,或者侍君。”
    侍卫到也是毫不吝啬的说着,似乎自己对此事习以为常了一般。
    听到侍卫的话,冷月也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我只想在这宫中平淡一生即可,那些事情应该不会和我沾边的。”
    冷月的一番话也是让面前的侍卫笑逐颜开,眼中却是带了些莫名的感情,道:“你跟那些女人真的不同,不过这宫中,哪儿都有黑暗之处,你可得小心些。”
    “谢大人提醒。”冷月微微欠身,倒是礼数周全。
    侍卫眯了眯眼睛,似乎对面前的冷月有十分的好感,柔声道:“不再多说了,我先带你去报名处吧。”
    侍卫看了看现在的时辰,似乎是知道报名的地方,冷月也是轻轻点了点头,不说什么,只是跟在了侍卫的后面。
    终于是来到报名处了,冷月看着面前排成长队的女子,也是微微震惊,旁边的侍卫轻笑道:“这些都是来当宫女的,不过能不能真的在这宫里当差,可还需要些时间。”
    “大人此话怎讲?”冷月也是轻声询问。
    “这些只是备用的,想要在宫里当差,恐怕在练习之时,这其中的一半人都要一命呜呼了。”侍卫轻声的说道。
    但是听见了侍卫说的如此残忍的话语,心中更是对这宫中有了一丝恐惧,但想到父母的一瞬间,就连恐惧都没有了。
    她甚至都不怕死,那现在就算死了,也并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如此想到,冷月却是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谢大人带我来这,我先去了。”
    冷月款款走到队伍的后面,站在那一群女子之中。
    而此时的侍卫只是轻笑了一声,便是不多做什么了,将头上的帽子拿了下来,放在手中把玩,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在细小的羊肠小道之中,小侍卫却是显得十分的自由,寻了一处亭台楼阁之中落座,旁边的宫女太监便是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四皇子殿下,方才又去何处了?这宫中方才来了些新宫女,顶撞您便不好了。”旁边的太监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对于四皇子一身侍卫服装似乎是司空见惯了。
    “无妨,我只是四处走走,呆在一处,难免有些无聊。”四皇子淡淡一笑,拈了糕点放入口中。
    此刃便是西楚王朝的四皇子,慕容云曦,在这后宫之中,性格温和,淡泊名利,却也才华横溢,更是备受当今圣上的喜爱。
    旁边的太监和宫女自然是知道慕容云曦很有可能会成为着西楚王朝的皇上,即使是他本人淡泊名利,但是他们也会大献殷勤。
    “四皇子来的方向,莫不是去了宫女报名的地方?”旁边的太监也是贴心的为慕容云曦添了一杯清茶,亲手递到了慕容云曦的手中。
    “正是,招了宫女,这后宫之中更加要闹腾起来了。”说道此处,慕容云曦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起刚才冷月说的话,却也无奈。
    在这宫中,他同样是想平淡一生,可真的来到了这里,平淡什么的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对于宫女太监来说,明天的太阳还能不能见到都是一个问题,所有的人都是将自己的脑袋放在手中过日子,被人绊了一脚,头恐怕就没了。
    “那四皇子殿下……”旁边的太监也是抹了一把汗,自然是知道面前慕容云曦的脾气,也是知道慕容云曦所想的事情。
    “嘛,我自然是寻了清幽之地,你们就别总来打扰我了。”慕容云曦无奈的摆了摆手,也是十分的不耐烦。
    而旁边的太监和宫女也只能叹气,无话可说。
    慕容云曦吃饱喝足之后,便是继续穿着一身这样的衣服离开这里的楼阁。
    身后的太监和宫女也不过跟了两人,其余人便是各自忙碌去了。
    慕容云曦想了想,穿过花团锦簇的御花园,朝着宫中偏僻之地走了过去,冷月的脸庞倒是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啧啧,真是有趣呐,不知道你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慕容云曦淡淡的说着。
    “四皇子殿下,您说了什么吗?”身后的太监询问。
    “没什么……”慕容云曦轻笑。

深宫冷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深宫冷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

  • 贾平凹:新的一年,学会拒绝

    作者:贾平凹行走于世间,接纳或拒绝,爱或不爱,放弃或执著……每个人都应有接纳与宽容之心,但也要学会拒绝。我拒绝麻木。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太多的热情化作云,但不能让感情磨出老茧,如果没有云让眼神放飞追逐,那么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拒绝永远明媚的日子。因为那是虚幻的梦境,痛苦可以让我成长,让我坚强。生活中的阴雨与风雪使我能清醒地在春梦中看清脚下的路。我拒绝折下那朵盛开的小花,那是在毁灭美的生命。一枝脆弱的纤细花茎,经过多少挣扎与痛苦才盛开出美丽,怎忍心为个人的私欲而去毁灭别人的幸福。我只求远远地望着,默默祈

  • 奴性哲学10句话!

    来源:思享无界0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奴性潜台词:改变有很多种,但是一大部分喜欢用这句话给别人洗脑的人,强调的总是让人变得柔顺的那一面。遇到了矛盾,要求你先理解体谅,先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且是“只能”这样做,他们会反复地强调你“只能”这样做,甚至把某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凭什么不能改变别人,就要改变自己?需要改变的是对付别人的方式,而不是自己的原则。改变有很多种,比如有人天天抽你,你改变不了这个人,但是你可以选择1.抽他;2.离他远点,他要是继续缠着不放,抽他;3.调整心态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