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缠情总裁:冷傲前妻不好追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0:35: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缠情总裁:冷傲前妻不好追

第一章 离婚协议

啪——

安瑾刚拎着菜回家,一份文件便被狠狠甩在桌上。缠情总裁:冷傲前妻不好追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怎么了?”

她关上门,上前拿起文件——

离婚协议四个大字,让她眸光一震!

抬头,咬牙望着那奢华沙发上的男人。

他修长的手指中夹着一支袅袅燃烧的烟,雕塑般的精致五官在水晶灯光照耀下有些冷漠。

“我们……离婚吧。”

磁性、冷酷的男声响起。

顾厉云将烟摁灭在水晶烟灰缸,直起身子看着她,黑眸内一片幽深莫测。

安瑾抓着协议的手一紧:“为什么?”

“为什么?”

顾厉云反问一声,冷笑:“其中原因,难道你不明白?”

说完这句,他将手搭在扶手上,示意她可以离开了,俊颜透出一抹疲惫。

“……”

她应该明白?安瑾咬唇,恨恨瞪着他冷漠的脸。缠情总裁:冷傲前妻不好追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是呀,她当然应该明白了。

刚才在街上大屏幕里看到他即将结婚的消息了!

指甲,嵌入掌心。

她心底冷笑一声,迅速签下协议,昂起头。

“好。既然顾少已经决定了,我只能坦然接受。”

说罢,拎着菜转身就走——

顾厉云眸内伤痛,一闪而逝,冷淡道:“离婚之后,你就可以如愿以偿的嫁给苏沛林了。”

“我真想看看,到时候你们会过成什么样!”

安瑾闻言,脚步一顿。网站huijindi.com

扭头倔强的望他一眼,扬唇一笑。

“我过成什么样就不牢顾少费心了,不过,顾少现在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以后如何和李小姐逍遥快活?”

“那是当然。”顾厉云狠狠道。

她走后,他眸光瞬间黯淡。

夹着烟来到落地窗前,盯着落地窗外的大海,欣长背影透着说不出的孤寂。

……

厨房,安瑾看着那散乱一地的杏鲍菇、牛肉……眼泪,汹涌而出。

该死的顾厉云!

亏她给他买这么多他爱吃的,他却这么对她!

片刻,她抹掉眼泪,开始回卧室收拾东西。网站huijindi.com

叮里咣当的声音,不断落在顾厉云耳中,他又点了支烟,皱眉深深的抽了起来……

等她出来时,顾厉云已坐回沙发上,烟灰缸里堆满了烟灰……

“现在,应该是谈谈离婚的事吧。”

在她弯腰去拿水杯时,他突然不耐烦的开口。

“……”

安瑾心头一震,瞬间如坠冰窑。

“好呀。那我们谈谈。”

她直起身来,水杯砰的往桌上一放。

顾厉云眸光一沉,她却仿佛没看见般:“那顾先生,你是打算何时跟我离婚?”

“越快越好。阅读huijindi.com

“嗯。”

安瑾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没注意到顾厉云一瞬间更阴沉的脸色,她继续道:“那不如,就明天吧。等今天我收拾完东西,明天我们就去办手续。”

顾厉云瞪着她一脸淡定的样子,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那好。”

他霍然起身——

经过她身边时,冷冷道:“这房子,我是不会留给你的。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你放心,不止房子、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

“安瑾,你、够、狠!”

丢下这一句话,顾厉云摔门离开。

砰的关门声响起——

安瑾抬起头,泪水再度沿着眼角滑落……

……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走出民政局大门,安瑾暗自松了口气。

顾厉云目送她挺直腰杆快步走到路边,深邃的眉目,垂敛下去。

然而,再抬头时——

穿过马路时,一辆蓝色汽车朝着安瑾快速冲去。

血液,似乎在那一瞬凝固!

目光一沉,他想也不想,迈步朝那女人冲去。

眼见汽车就要撞上那纤细身躯——

后面一辆黑色跑车突然偏离轨道,朝汽车斜撞而去——

砰地一声——

汽车偏了个头、堪堪斜擦着安瑾身前停下。

安瑾惊的怔在那里。

后面跑车的门打开,一个斯文俊朗男子、急急忙忙赶到安瑾跟前,拉起她的手。

“安瑾,你没事吧?”

听见那个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安瑾抬头,惊讶的看着苏沛林。

“学长,谢谢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会儿要去参加一场会议,刚好路过。你跟我,又何必这么客气。”苏沛林温雅一笑。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

不由安瑾抗拒,他搂过她肩膀就往车内走去。

晨曦落在两人身上,说不出的温馨。

见两人一起上了法拉利,顾厉云瞬间握紧了拳头。

“李特助,帮我跟踪一辆车,车牌……”片刻,他拿起手机,幽瞳内划过一抹阴鸷。

……

深夜。

暗夜酒吧正值热闹之际,舞女们放肆的扭动着妖娆的腰肢。

顾厉云坐在最里面的角落,欣长挺拔的身影,半掩在暧昧灯光之下。

他浑身散发的优雅高冷气质,立即吸引不少女人注意。

但又碍于他身上生人勿近的气息,不敢上前。

想起早上安瑾和苏沛林的亲密画面,他仰头,将手中白酒一饮而尽。

一杯又一杯。

很快,桌上便堆满了一堆空酒瓶……

两打扮性感的女子对视一眼,扭腰上前,伸出柔弱无骨的手臂,一左一右的缠住他。

“帅哥,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呀,不如让我们陪陪你?”说着,一只小手在他胸口来回抚摸着。

顾厉云眸光狠狠一眯,陡然厉喝一声——

“滚!”

两人吓得浑身一震,迅速跑开。

修长的手烦躁的扯扯领带,顾厉云蹙眉,拿起手机:“我让你调查的事如何?”

听到那边回话,他俊眉一拧,霍然抬头——

恰好看到苏沛林和安瑾走入酒吧大门。

苏沛林的手放在安瑾肩头,保护着她,从顾厉云这个方向看来,就像是搂着她一样。

男人眸光一冷,抬手狠狠啜了口酒。

敢到他面前鬼混,待会儿有他们好看的!

安瑾素来不进酒吧,是听了苏沛林的建议,打算喝几杯彻底忘掉与顾厉云的过往才来的。

两人来到角落处坐下。

“没想到学长这么文雅的人,还会来这种地方。”安瑾笑着开口。

“见笑了,我也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过两次。”

他抬眸,别有深意的瞥她一眼。

服务员前来上酒——

“抱歉,去下洗手间。”苏沛林温雅一笑,离开。

第二章 冤家路窄

苏沛林走后,安瑾抬眸,开始打量起周围环境。

橘黄色暧昧灯光、金碧辉煌的装修……眼前视线突然被一道挺拔身影遮住。

“安小姐居然会到这种地方,真是看不出来呀?”

顾厉云俯身,双手撑在桌上死死盯着她,语气里满是嘲讽。

安瑾眸光一震,“怎么是你?”

顾厉云看着她惊慌的模样,冷嗤一声,“怎么,怕现任看见你和前夫纠缠不清,甩了你?”

他突然凑近一些,大手扼住她的下巴,贴在她耳边冷冷道:“若他知道了、这两年你跟我睡了多少次会怎么想?他还会要你这只破鞋吗?”

冷冽的嗓音残忍的划过耳边。

他说完,陡然收回手。

“顾厉云!”

安瑾低喝一声,起身瞪着他,气得牙关都在打颤:“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也知道什么叫过分?”

扫过她发颤的手臂时,顾厉云眸内有一瞬的颤动,然而,也仅仅一瞬。

“想到睡在身边两年的人、私底下不知来这儿勾引过多少男人,就说不出的恶心。”

他极其憎恶的瞥她一眼,嫌弃的用纸巾仔细的、一根根的擦过碰过她下巴的手指。

然后,转身离去。

安瑾脸色发白,双手紧按着桌面、浑身发紧的瞪着对面。

苏沛林刚从厕所回来,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他顺着她目光望去,看到顾厉云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翘腿坐在沙发上喝酒。

“怎么?他又来纠缠你了?”

苏沛林劝安瑾坐下后,关心的问。

安瑾苦笑着摇摇头,拨弄着手中咖啡杯,“没有。”

“你放心,他要敢再来纠缠你,我替你收拾他!”

苏沛林激动的握住她的手,只听对面突然传来“哎哟”一声。

那高挑舞女娇叫一声,捶了下顾厉云胸口:“帅哥你弄疼我了啦,讨厌~”

另一个娇小一点的埋在顾厉云肩头撒娇:“帅哥你偏心,怎么不碰我?”

那声音不小,安瑾这边听的是一个清清楚楚。

苏沛林正想去阻止——

安瑾冲他摇摇头。

虽然那边的淫声浪语实在让人难受,但她还是忍下了。

垂眸,喝酒。

酒的味道很苦。

想起他刚才的嘲讽——

她之前跟他说过她不喝酒的,他好几次饭后让她陪他喝几杯她都拒绝了。

这次他看见她来酒吧,肯定误会她在骗他了……

这么想着,她竟抬手,又狠狠灌了口酒。

那边,男人看着她喝酒的姿态,冷冽的声音响起——

“娼妓不算什么、可恶的是有些女人呐,打着清纯的名号、背后却到处去卖!”

刻意加重的语气,周围只有他们两桌,两桌都听得一清二楚。

“帅哥,你说的那是谁呀,那么不要脸?”

“恰好,我就碰见过一个。那就是我前妻。”顾厉云说着,厉眸如鹰、直直朝安瑾射去。!

安瑾捏着手杯的手一颤,起身,来到顾厉云跟前。

“这位先生,公共场合,麻烦你注意点影响。”

她清澈却坚定的眸扫过两个几乎只穿了三点、妖媚的挂在他身上的女人,唇角微扬。

“麻烦你们,要开房、左转、包厢。”

她一再忍让他却步步紧逼,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厉云眸光一沉,幽深的眸紧锁着她的眼。

“是吗?”片刻,他缓缓的扯开唇,笑了。

“请问,我哪点得罪到你了?难道说你认识我那前妻、还是说、你跟我前妻是一样的女人?我刚才的话,戳到你们的痛处了?”

“就是,多管闲事。”

“肯定是个贱货。”那俩陪酒女也开始跟着骂。

安瑾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握起。

苏沛林缓缓来到她身后,皱眉,不悦的看着沙发上的三人:“你们有什么事冲着我来,请不要欺负我女朋友。”

说着,轻轻抓住安瑾的手。

顾厉云盯着两人手指相连之处,眸底怒意、愈发汹涌。

“是吗?可你女朋友刚好被我睡过,而且技术不怎么样。”

够了!

闻言,安瑾大步上前,狠狠一巴掌甩在顾厉云脸上。

“顾厉云,你闹够了没有!”

顾厉云这个名字一出,两陪酒女眼睛顿时更亮了。天,这超帅的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顾少?

顾厉云捂着脸,抬眸对上安瑾愤怒的双眸,不怒反笑:“两位美女,不如你们去教教安小姐,教她如何服侍眼前这位新男友?教会了有奖。”

两陪酒女娇笑着就去拉扯安瑾——

苏沛林迅速挡在安瑾身前,“顾先生,请你适可而止!”

顾厉云不屑的瞥过眼前义正言辞的青年,“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苏先生着想。安小姐这么喜欢苏先生,想必我这建议刚好也合她心意。”

他说着,鄙夷的瞥安瑾一眼:“对吧,安小姐?”

安瑾脸色更白了。

“顾先生,你再羞辱我女朋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苏沛林攥紧拳头狠盯着顾厉云,转身搂过安瑾:“安瑾,我们走。”

看苏沛林结了账,亲密的搂着安瑾走出酒吧,顾厉云抬手抓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两陪酒女靠过来,被他一把推开:“滚!”

两女人面面相觑,浑然不知,她们已经是今天第二波被他赶走的陪酒女了。

步出酒吧,夜风迎面袭来。

安瑾轻轻拿下苏沛林的手,走入夜风中。

“安瑾,我刚才的话……”

苏沛林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有些心疼。

“学长。”

安瑾突然转身,冲他微微一笑。

“我知道,学长刚才是为了救我才那么说的。放心,我不会当真的。”

“……”苏沛林失落的看着她重新转过身。

其实,他刚才想说的是“我说的话希望你考虑一下。”

但现在,他明显感到她在装傻。

“安瑾,你之前说过……”

“时候不早了,学长。你该回去了吧?”

安瑾突然岔开话题,冲他礼貌一笑,“我住得近,5分钟就到了。”

“好吧,安瑾,再见了。”

见她迈开步子,苏沛林无奈的说出一句,冲着回头招手的她也挥挥手。

之后,却不甘的握紧拳头。

两年前,她明明向他表白过的。

现在,他很后悔当时因为家里安排联姻的事、没有立即回复她。

不过,既然她喜欢他,他就不会就此放手的!

第三章 多谢安小姐

月凉如水,安瑾独自走入一片操场。

她刚和顾厉云关系好转,就是在这操场上散步聊天后。

之后,两人一有不开心的事,都会来这里。

此刻她却没心情欣赏夜空,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上,

她的人生之路,坎坷曲折。

然,再痛苦,她都要咬牙忍着、坚强的走下去。

她安瑾,不会向任何人、任何事屈服!

脚步声传来——

夜晚,繁星,寂静的操场,她不知道她纤丽优美的身影有多诱人……

她突然想起、之前来这里时,顾厉云总是能找到她,及时给她安慰。

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去——

不是他!

看见一个流里流气的光头朝她走来,她脸上第一时间浮现出的,不是恐慌,而是失落。

她好笑自己在这时候了还会对他有所期盼……

收起自嘲,她起身转向那光头。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手边的麻烦解决了。

“哟,美女,见了哥哥也不害怕,这么大胆,我喜欢!”

光头搓着手,见她凛然平静的模样更兴奋了。

待他走近,安瑾握紧手中牛奶瓶。

“哟,这是什么呀?”

看清她手中牛奶瓶,光头突然不屑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安瑾上前一步,扬起酒瓶猛然就朝他头上砸去。

砰地一声,玻璃瓶四裂!

光头睚眦欲裂,袖子一捋,上前就去抓她:“妈的,竟敢打老子!老子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安瑾没能完全避开,袖子被他抓住,刺啦扯裂一大条缝隙——

看见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嫩肩头,光头眼睛顿时红了。

大笑着:“小贱人可真白嫩啊”,

一脚将她踹翻在地,色眯眯的就要扑过去——

安瑾跌坐于地,见他扑来,眉心一蹙。

下一秒,一声啊的惨叫划破夜空。

安瑾起身,丢下沾满献血的碎玻璃片。

啪啪啪——

响亮的掌声响起,顾厉云拍着掌,迈着大长腿、一脸冷冽的走上前。

安瑾看见他,转身走就走。

顾厉云却走到她身后,熟悉的成熟性感气息朝她袭去。

“多谢安小姐。”

“……”

“有什么好谢的。”她继脚步不停。

刚才他在酒吧羞辱她的画面,她还没忘。

“如果不是安小姐,我今天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画面,你说是不是?”

刚过来就撞见她拿酒瓶砸人的画面。后来,见她有难正想出手帮忙——

就又看到了更精彩的一幕。

他眯起幽眸,眸内难掩赞赏。

“安小姐今天的英勇表现,真是让人惊叹!”

呵~

安瑾心底冷笑一声,“刚才还指桑骂槐,现在又来夸奖,都说女人善变,顾先生这属性,莫非是……?”

顾厉云眸光一沉,她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嘲讽他不是个男人。

转而一笑:“安小姐,我是不是个男人,你不是最清楚不过?”

他附在耳边,暧昧的话语让安瑾脚步一僵,浑身怒气四溢。

“呵,这话还是留着让李小姐做解答吧。”

光头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再也忍不住两人在他面前“卿卿我我”。

“妈的,你们两个、给老子站住!”

他狂猛的冲上前——

然而,顾厉云头也不回,右拳朝后一挥。

光头还没反应过来,就捂着右眼、哇哇叫着跌在地上。

“安小姐,这是在吃醋?”

轻松的收回拳头,他跟没事人一样,语气轻松道。

那眼眶不断流血、疼的满地打滚的光头,完全不知道,刚才怎么倒地的。

“让你失望了,我没那闲心。”

安瑾说着,被撞伤的膝盖一痛,一个不稳,跌入他怀里。

反应过来,正想推开他,顾厉云唇角一勾,突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顾厉云!你做什么!”安瑾急了,腿脚乱蹬:“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将她扔入车内,顾厉云冷笑一声,看着她:“你想什么?我只是送你回家。”

回家?他会那么好心?

安瑾愈发不镇定了。

“怎么着?安小姐今晚还想来第二次勇斗色狼?”

安瑾沉默了。

以她现在的情况,独自回去,确实很危险。

但想起他在酒吧的所作所为,她就觉得屈辱难当!

一路沉默,气氛压抑的要死。

……

安家。

警告顾厉云不要跟着自己,安瑾转身走入安氏别墅。

客厅灯火通明,正吃宵夜的一家人看见她,气氛瞬间冷下来。

“安瑾,你怎么回来了?”

安颜尖声叫道,她虽然是安瑾同父异母的妹妹,但从不叫安瑾姐姐。

继母也停止嗑瓜子,不悦的盯着她:“出嫁的女儿,不在顾家待着,这大半夜的,顾少以为你出去勾三搭四怎么办?”

安瑾换了拖鞋,淡淡一笑,笑意不达眼底。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她母亲早亡,母亲尸骨未寒,继母就带着父亲的私生女安颜嫁入安家。

之前安氏集团面临危机,继母本来是想让安颜与顾氏联姻的,但安颜那时年龄太小,再加上外界传闻顾厉云为人狠戾、且风流花心,这才让安瑾嫁过去。

之后,见她和顾厉云关系好转,继母后悔不已。

安颜更是觉得是她抢走了她的男人。

两人愈发针对她。

“安瑾,怎么跟你小妈说话的!”

陡然一声厉喝,安卫国停止抽烟,冷声道:“安瑾,究竟是怎么回事?”

“爸,是这样的,我和顾厉云离婚了。”安瑾咬咬唇,说出一句。

“什么?!”

安卫国瞬间怒了,霍的起身——

“为什么?你不知道顾氏对安氏有多大的帮助吗?现在安氏大半的企业都得靠顾氏支持!你这么做,有没有为安氏、为我想过!”

安瑾冷笑的看着他把桌子拍的砰砰直响,强忍着欲落的眼泪。

“没有原因,这个顾氏的少奶奶,我当不起。”

她说的很平静,也很冷。

心底,对安卫国的最后一点期盼,也消失殆尽。

为安氏!为了他!

他眼中只有利益、只有继母他们一家,何时考虑过她的感受!

“滚回去给顾少道歉,否则,这个家你也别回了!”!

咄咄逼人的话语落下,安瑾浑身一震,握紧了拳头。

好,既然要把她赶出家门,那她走就是!

继母却突然拉住安卫国手臂,“卫国呀,别生气,就让她住一晚又如何?外面这么黑,一个女人家也不安全。”

继母居然为她说话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妈!”

安颜正想埋怨,某人狠狠瞪她一眼,转眸望着安卫国:“离婚了也好,刚好可以把安颜嫁过去……”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安瑾冷笑一声,不管如何,安卫国总算平静下来。

恨铁不成钢的看她一眼:“既然你小妈替你说话了,还不快滚回楼上!”

第四章 戳瞎了我的眼怎么办

“是,我现在就滚。”

安瑾不卑不亢的说着,昂头走向旋转楼梯。

安颜却冲上来,挡在她面前。

“姐姐。”

她展开双臂,趾高气昂的看着她,得意道:“很快,姐夫就是我的男人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太嫉妒了。”

自在安瑾婚礼上初见顾厉云,她就惊为天人、对他一见钟情!

安瑾冷笑一声,一把推开她。

仰头,骄傲离开!

安颜跺跺脚,瞪着她背影,恶毒道:“到时候,我肯定把顾少抓的死死的,不像某些人、沦为弃妇!”

回应她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安瑾躺在床上,头疼的揉揉太阳穴。

两年了,这是自结婚后走娘家那次,她第一次回来。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都不回来。但离婚的事,早晚要回来通报一声。

想起刚才安颜的豪言壮语,她简直好笑。

什么花心风流,结婚后,她才知道,顾厉云之前处处逢场作戏、根本就是心里有人。

最爱的李佳琪,为了事业抛弃他去了国外……

这一点,也是他那次操场上告诉她的,之后,两人关系就有所好转。

然现在,那女人要回国了,她这个女配角也该退下舞台了。

忍下心头苦涩不堪,她逼自己不再去想,洗了个澡,便将头蒙在被子里。

……

次日一早,安瑾刚到公司,便接到通知,让她带化妆部给薛巧儿化妆。

“安总监,不要啊!听说那个薛巧儿打了好几个化妆师了!”李化妆师闻言哀叫。

办公室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抗议。

薛巧儿是出了名的爱耍大牌,而且,演技又不怎么样。

仗着与李佳琪长相有几分相似,颇受顾厉云的偏袒。

她苦笑一声,坚决道:“不管怎样,我们接到任务就要好好完成。不管别人怎样,我相信我带初的人一定能完成!”

她这么一说,士气立即大增。

没过多久,安瑾便带手下来到拍摄现场。

后台很快传出一道尖声怒骂:“哎呀,你怎么画的眼线、都划到我眼里了,笨蛋!”

李化妆师低着头向薛巧儿赔罪。

“一句对不起就好了!你要是戳到我眼睛怎么办!戳瞎了怎么办!”

李化妆师一个劲儿道歉,薛巧儿却坚持让她跪下,

安瑾实在看不下去,走上前。

“薛小姐,李设计师出错我也有责任,我是她的总监,有什么不满的你可以向我说。”

刚才的情况她也看见了,化妆时薛巧儿又嗑瓜子又哼歌,摇头晃脑的,想不画偏都难!

薛巧儿白她一眼:“化妆部总监?那不就是前总裁夫人吗?”

她故意晃着腿,把那个“前”字念的很重,摆明了她现在已失宠,还不如她。

“今天,你这手下必须给我跪下来磕头。要不,你就代替她给我道歉!”

周围人还不知道安瑾已和总裁离婚的人都惊呆了。

也难怪,安瑾表现的那么平静,谁能看出来。

安瑾也不生气,直接来到她对面坐下,捏一把她盘中瓜子嗑了起来。

薛巧儿差点气死,手指着她:“你听见没!”

安瑾神态如常,“薛小姐,李设计师只是不小心,把你眼妆花歪了点。这种情况,在化妆界并不少见。”

“可是她差点戳瞎我的眼!”

“你说的是差点,薛小姐你放心,我员工若真的戳瞎你的眼,不用你说,我会送她去监狱。”

她放下瓜子,起身冷冷道,“现在,请你配合工作。”

哇——

周围人全被震住了。总监一出马,气势那叫一个惊人!

薛巧儿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片刻,豁然起身:“顾总呢,我要叫顾总过来,给你好看……”

一会儿,顾厉云便被她助理请来。

“顾总~”一看见他,薛巧儿便娇滴滴的上前挽着他撒娇:“你这前妻欺负我!她嫉妒你对我好,让手下拿眼线笔戳我的眼!”

“……”安瑾默,这种耍赖诋毁能力,她也是服了。

顾厉云厉眸一扫,瞧见一旁安瑾,立马冷笑一声。

“她说的是真的吗?”

“顾总觉得呢?”她昂起下巴,冷傲的看着他。

盯着她骄傲冷漠的脸,顾厉云眸光一沉,阴冷的笑了:“安小姐,不要因为自己太差劲就看不惯别人,那样会让人看不起。”

那冷嘲热讽,毫不留情。

闻言,周围一阵倒抽气声。

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薛巧儿在撒谎,安瑾不信他看不出来。这男人,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顾总所言极是,安某自会反省,那现在、是不是该让薛巧儿继续配合工作了?耽误了顾氏一会儿的发布会就不好了。”

她不卑不亢道,摆明了不想继续跟他纠缠。

见她又要去工作——

“回来!”

顾厉云陡然厉喝一声,暴怒如狮吼。

安瑾闻言转身,冲他挤出一抹客气的微笑。

“怎么了,顾总?”

“你把巧儿欺负的这么惨,就打算这么了事了?”顾厉云抚抚薛巧儿头顶,宠溺的看她一眼。

转眸看向安瑾时,却是眸光如刀,简直要把她剜死。

“就是,顾总~”安巧儿趁机埋在顾厉云胸前,发嗲。

“……”

一群人简直都要吐了。

顾厉云素来冷静,高不可攀,如今怎么这样子?摆明了要跟安总监做对嘛。

那些看向安瑾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怜悯。

“那你想怎么样?”安瑾不慌不忙,平静到有些冷漠。

顾厉云冷哼一声,目光不屑的扫过她,宠溺捏捏薛巧儿的下巴:“你说呢,巧儿?”

薛巧儿眼珠子一转,娇美的笑了。

“顾总,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想怎么惩罚她都行。”

说着,骄纵的走到安瑾面前。

安瑾盯着她,目光平静,眸内却透着股说不出来的气势。

薛巧儿有些心虚,眸一垂,抬手啪的在她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安瑾脸上,顿时浮出五根鲜红指印。

脑中嗡嗡作响,眼泪都差点飙出来,她咬牙,捂着被打的右颊,强忍着眼底猛然蹿出的泪水。

一手,狠狠掐住掌心。

脸上,很痛,却不及心里疼痛的万一。

她很清楚,是谁给的薛巧儿权利。

曾经那个与会在操场上及时找到她、安慰她伤心的男人,已经一去不复返。

心口一紧,那一巴掌,仿佛打在他心脏。

看见她咬牙颤抖的表情,他瞳孔猛然一缩。

但见她缓缓抬起头来,恢复一脸平静的样子,甚至嘴角露出一抹淡笑。

“那顾总,惩罚也惩罚过了,是不是该开始工作了?”

那时,顾厉云真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她的隐忍和伪装,让他恨不得撕毁了她脸上那层面具!

缠情总裁:冷傲前妻不好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缠情总裁 或 冷傲前妻不好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