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眷眷皇后 最新章节

2017/12/16 12:08: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眷眷皇后

第1章 微雨燕飞
东翌神龙十年。眷眷皇后 最新章节
  时节正是仲春。
  东方薇龙此时正立在大殿,等着东翌国皇后的召唤,她是东翌国的一个普通民女,身份低微,却又和太子殿下素来有情,是以在东翌国内屡遭非议!时下,太子玉骏飞率兵出发前去边界芙蓉城,已然一月过去,却是毫无消息,东方薇龙心里着急,顾不得许多,去了东翌皇宫,求皇后恩准她去寻找玉骏飞的下落。
  皇后听了宫人的通报,虽对这个民女素无好感,但……还是见了她!是以,东方薇龙便凝神静气,缓缓地从宫外一路步行到大殿。皇后坐在那里,沉沉看着她。“民女东方薇龙见过皇后陛下!”东方薇龙行礼伏首。“罢了,起来吧!哀家虽未见过你,可知道你的大名!”皇后说的,当然就是她和太子殿下的那一段绯闻了!对此,她没有反驳,却只是恳求皇后同意她此行!
  皇后听了,一字一句道:“你左不过还是要哀家知道你的心罢了!若是哀家不准你前去,你将怎么办?”东方薇龙听了便道:“民女自是尊了皇后陛下的旨意,日日在家向佛祖祷告,祈求佛祖保佑太子殿下平平安安。”皇后听了,说道:“可是个嘴乖之人!你若是要去,你便就自去罢!哀家对你的看法是不会改变的!”东方薇龙听了,只是磕头道:“民女谢过皇后陛下!”皇后便挥挥手道:“那么你便退下罢!”皇二子玉连翰同情地看着东方薇龙,低声对着她说道:“东方姑娘,保重!我替我大哥谢谢你!”东方薇龙听了,便道:“民女谢过勤王殿下!”她觉得玉连翰有一双好奇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便也顺带瞧了秋菱一眼。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她在殿中众人的复杂眼光中,徐徐出了大殿。
  在东方薇龙出了皇宫后,玉连翰便意欲也去芙蓉崖,可是被皇后死死的劝住,直说是她现在只剩了他一个儿子了,只许他安安全全地呆在她的身边,寻太子之事,皇上自会有一番安排。
  时节已经快到暮夏了,这天儿也不似前些时候那么热了,东方薇龙毕竟是个没出过远门的姑娘,走了几天,便觉得双脚起了水泡,疼痛无比,身边带的干娘已经快吃完了,(不吃完,也已经馊了)越走便越是觉得口渴,京城和这芙蓉城之间,隔了几座小小的城池,这些城池面积不大,只有十余里,余下的路,便都是难走的荒郊野外了。
  这一日晚上,东方薇龙好不容易寻了个古庙(古庙不远处,有好些乱坟,可是除此,再无好的安身之处了,东方薇龙只得将就一下了)睡着,可是睡到夜里,便听到耳边一阵阵怪异的叫声,声音很大也很凄惨,东方薇龙想到:莫非这叫声是那坟墓里的冤魂?这样想着,心中便愈是觉得害怕。她收敛起心神,蜷缩在墙角打起坐来,口中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可是心中的恐惧也丝毫不能散去。
  听着叫声仿佛是来自庙门附近,她便大了胆子,朝着门前看去,到了门前,她发现这些恐怖的叫声听得愈加真切了,便循着声音徐徐门上看去,陡然发现在门檐上,发现了好些黑黑亮亮的圆圆的东西,她见了,吓得一步步往后退,就在此时,那些门上忽然有类似鸟儿挥起翅膀飞起的影子,在这黑夜里,怪叫着舞着翅膀朝门外飞去,东方薇龙这才定定心神,这些个小东西,原是蝙蝠!她见蝙蝠飞走了,心中的恐惧也一一散去了,依旧靠着墙壁,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看了看天儿,偏偏下起了雨儿来,这一时半会的,自是不能再出发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想想,不如就在这个庙里养养这脚上的伤口吧!只是,没有了食物,可怎么办?外面又下着雨儿,又不能出去采摘着野菜野果什么的?她的肚子已经是咕咕咕地叫了起来,东方薇龙哀叹道:东方薇龙啊东方薇龙,你这可还是没有见到太子呢?难不成便要在这荒郊野外饿死不成?她绝望地看着阴霾的天色。此时,古庙外进来一个高大的黑衣人,戴了面具,东方薇龙看了吓了一跳,口中说道:“你……你是什么人?你……你……你别过来?”可是来人竟像没 听到她的话似的,还是朝着庙里进来。
  来人看了看躲在墙角,蜷成一团的东方薇龙,似是觉得好笑,他压低了嗓音说道:“姑娘,别怕,我不是坏人!”东方薇龙听了此人言语还算温和,便大着胆子说道:“那你是来做什么的?为何要戴着面具?”来人听了,沙哑着嗓子说道:“姑娘,我的脸已是被毁容了,我若是摘下面具,只怕姑娘你会吓着!”
  东方薇龙听了忙道:“那么,你还是继续戴着罢!”来人闷笑了几下,看着这庙外的瓢泼大雨,说道:“看来这雨不下个几天,是不会停的!”东方薇龙听了这话,便道:“你……的意思是,这雨儿不停,你便也呆在这庙里避雨?”来人听了,点头道:“这是自然,看来我出的这趟远门,又要耽误些时日了!”东方薇龙便问道:“你是要到哪儿去呢?”
  来人顿了顿,口中说道:“我要去芙蓉城,然后再去乌叶国。姑娘你呢?”东方薇龙听他也去芙蓉城,心中一阵惊喜,看来路上总算有个人作伴了,但是现在她也不知道此人是好是坏,留了个心眼道:“我么,反正也经过芙蓉城那,说不定咱们也能同行一阵子。”来人听了,说道:“看来姑娘你,倒是希望我能与你同行咩?”东方薇龙此时肚子饿的更是厉害了,虽和这陌生人说这话,可是这肚子还是不争气地‘咕咕咕’叫了起来,陌生人听到了她肚子的叫声,忍住笑意,口中说道:“看来姑娘是饿的紧呀!嗯……我的肚子却也是饿了!”
  东方薇龙掩饰着心里的尴尬道:“我看你身边也是两手空空的!可拿什么吃呢?”陌生人笑了笑说:“这个可是难不倒我!”他站起来,回头看着东方薇龙道:“只是,我需要个火堆!我现在便出去寻点吃的,若是我带着野味回来,没有火烧烤的话,可也不能生着吃的!所以你的任务是赶快升起一堆火!”东方薇龙听了,讷讷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抓来吃的东西,也有我的份儿?”陌生人听了,点点头儿,说道:“我不想看到在雨停了,我走之后,这荒庙墙角里躺着一个骷髅。”
  东方薇龙听了,顾不上生气,口中说道:“只是这样的天气儿,你叫我去哪里寻些柴火来生火呢?”陌生人听了,漫不经心说道:“这我就不管了!反正在我回来之时,我定要看到一堆熊熊燃气的火!”说着,便冒着庙外的瓢泼大雨,出去觅食了。
  这里东方薇龙听了这话,想发火,可是又担心再饿着肚子,她苦着脸儿,在这庙里四处寻觅,寻不到一点柴草的影子,就算有柴草,可是没有打火石,又有何用?
  她便重又坐下来哀声叹气,眼睛看着庙里仅有的一座佛像,这佛像是木头雕刻而成,如今已是有些腐烂了。网站huijindi.com东方薇龙想着,莫非为了生火,要把这佛像给拆了不成?那可是对佛祖大大的不恭敬?她心中忙忙又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待看到那木雕佛像的圆黑眼睛,分明却是两块石头磨圆了放进去的。
  她心中一动,站起身来,大着胆儿,朝佛像走去,小心翼翼地将佛像里的两块石头给取了出来,放在手里,猛地一击打石块,石头顿时爆出火星儿。这不是现成的打火石么?现在就缺个木柴了。她现在已经快饿的头昏眼花了,又想着方才陌生之人的‘警告’,她咬咬牙,遂把心儿一横,当务之急,自是解决自己的口腹之欲为上。哎,心动便不如行动儿罢!
  她对着木雕佛像,念了一阵经,狠狠心,将那木雕佛像的胳膊给卸了下来,岂料,刚卸了胳膊,这佛像上的木头便吱吱呀呀地发出声音,一副快散了架的样子。原来这佛像年代已久,又存在这破庙里,风吹日晒的,佛像里头也给老鼠啃的‘伤痕累累’,今日,东方薇龙只拆了它一只胳膊,这佛像便就要摇摇欲坠了。东方薇龙看着这残破不堪的佛像,咬着牙道:“阿弥陀佛,多有得罪了!昔日佛祖割肉喂鹰,并说佛经的最高境界便是‘诸法无我’,想来佛祖自是菩萨心肠,普渡众生慈悲为怀舍己救人的,我今日卸了这佛像,想来佛祖是不会怪罪的吧!”
  祷告了一番过后,东方薇龙便慢慢将这座木像拆了,用那两块石头打着了火儿,先将一些小木块点燃了,待火稍大了之后,便移到庙中,将那些长长短短的木头都聚在一起,这些木头极是干燥,一经了火儿,便都噼噼啪啪地爆燃了起来。眷眷皇后 最新章节这里东方薇龙便坐在火堆前看着火儿,心想,这戴面具之人怎地还不回来?不要她将这些木头全然烧尽,这人可还不来?倒是白白浪费了这些木头。她便站起身子,透过外头的大雨,远远地瞧着。
第2章 空山雨后
此时,浓浓的雨雾中,从庙外果然走来一人,东方薇龙心中一喜,正是那戴面具之人!只见他收获颇丰,左肩上扛了只野兔,右手拎了两只肥大的山鸡,虽戴了面具,但是还是看得出隐隐的欣喜。陌生人进了庙里,就看见了东方薇龙升起的冉冉火堆,他前前后后看了一番,评价道:“嗯,这活计做的不错!”说完,便将手里的野兔和山鸡丢了,放在火堆前,坐下拔着毛。东方薇龙看的眼前的野兔和山鸡立时变得血淋淋的,便再不忍看,转过眼儿去。陌生人此刻低着头,可却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口中说道:“这便就不忍看了?待会你别吃,我才佩服你呢?”
  东方薇龙被他话儿一激,口中说道:“谁不敢看来着?只不过我素来是个虔心向佛之人,不忍看这生灵涂炭而已!”陌生人听了,一手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刃,熟练地切割起来,一边说道:“这便是生灵涂炭了?那东翌国和乌叶之战,岂不更是生灵涂炭?”东方薇龙听了,一时无语,半响说道:“那是东翌国行正义之师嘛!也是被逼无奈!”陌生人听了这话,便道:“是了,你也是东翌国之人?”
  这话一出,东方薇龙倒是奇了,口总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咱们不过是刚见面的陌生人而已?”陌生人将一只兔腿先放到火堆里,回过头看着东方薇龙,口中敷衍道:“这个么,我自是猜的!你方才不是护着东翌国么?”
  东方薇龙见那只兔腿,放在火堆里,不一会便油香四溢起来,不禁咽了咽口水,说道:“那你是哪儿的人?难道不是东翌国的?陌生人听了,便道:“这天下之大,仅仅中原地区就有十来个国家,偏我也是东翌的不成?”他又看了看着火堆,仔细看了看着木头上依稀可见的红漆,口中笑道:“姑娘,我原在猜,这些木头你是从哪儿弄来的?难不成你将这庙里的佛像给拆了弄来的?”
  东方薇龙听了,便道:“这不是你说的嘛?要赶着你回来,给你生一堆火,你该感谢我才是呀!”陌生人听了,朝着火堆看了一眼,口中说道:“我看这只兔腿快烤好了,不如就给你吃了吧!权当做感谢你的!”此时陌生人用小刃从火种取出兔腿,东方薇龙闻着这喷香的兔腿,一时肚子更是不停地叫唤起来,她看着陌生人晃在她眼前的兔腿,脸上一片绯红,陌生人笑了说道:“怎么,姑娘还不好意思接了?吃吧,你没有力气,可怎么去寻人呢?”
  东方薇龙给他说的不好意思了,接过了兔腿,许是太饿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她接过兔腿便就大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奇了怪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去寻人的呢?”陌生人听了,将那两只山鸡也放入火腿里,眼光黯淡了一下,口中说道:“猜的!你一个人,千里迢迢的,孤山到了这里,不是寻人还能是什么呢?”东方薇龙此时已经囫囵吃完了兔腿,可竟然还是没觉得饱,她犹豫了下,对他说道:“哎,这位大哥,等这火堆里的山鸡烤熟了,你也给我吃一只吧!”陌生人一听,倒是笑了起来,说道:“不知道姑娘的胃口是这么的大!只是姑娘都吃完了,我吃什么呢?”东方薇龙不由说道:“你不还有那只野兔吗?”陌生人听了,说道:“我可没有带水过来,你若是吃的多了,野味吃多了容易上火,你到了夜里定会口干舌燥,与其晚上难受,倒还不如饿些的为好!”
  岂料东方薇龙听了,便道:“就算是死,我可不愿意饿着死去!”她朝着陌生人笑道:“这位大哥,我看你身强力壮的,这么会子就能打到野味,想来再出去打几只也不是难事儿罢!”陌生人听了,为难地说道:“打这些小东西,对我而言,自是一点儿也不困难!可是,你我素不相识,素昧平生,我为什么一定要帮着你呢?我可是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呢?”
  东方薇龙听了,无奈道:“这位大哥,我叫东方薇龙。东方的的东,四方的方,薇草的薇,苍龙的龙!”陌生人专心听了,方说道:“这也算的上是个好名字。汇金地你多大了?”东方薇龙听了,只得继续说道:“我今年二十一岁。”陌生人听了,心中一惊,手里翻滚着的山鸡也似乎滑了下去,他戏谑道:“姑娘竟有二十一岁了?不过我看姑娘的打扮,可还是未嫁之身罢!”
  可是心里却想着:想来她也有二十出头了!当年她不就是个十二三的小丫头而已,一晃八年过去了,可不已经二十出头了!好在她还是未嫁之身!这里东方薇龙听了,却尴尬笑道:“不错,我东翌国的女子十三岁就可出嫁了,我却白白耗了八年,只因我是苦命罢了!”陌生人听了这话,却道:“这个年纪,无论是在哪一国,可都是老姑娘了!这却是个什么缘故儿?”
  东方薇龙想了一会,决定还是不说自己是个不祥之人罢,口中道:“抱歉,我并不想说!”陌生人听了,也不追问,口中说道:“看你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这只山鸡我还是留着给你吃罢!”说罢,从火堆里取出山鸡给了东方薇龙,自己便站起身来,看着这庙外的大雨,左顾右盼地看着。
  东方薇龙奇道:“这位大哥,你可是在干什么呢?”陌生人也不说话,忽地看到了庙前墙角里的一只小小的铜碗,目光中露出喜色,将这铜碗就在雨中洗干净,将这碗里的雨水储满了,小心翼翼地放到火堆上烘烤。东方薇龙看了道:“你是要烧水喝是吧!”陌生人笑道:“你现在还不觉得渴,到了夜里可就不一样了,没有水喝的滋味可是难受呢!?”
  东方薇龙默然地看了他半响后,方说道:“这位大哥,真是谢谢你了!”男子听了,说道:“不用。大家出门在外,自要互相照应。”东方薇龙听了点点头,看着火堆里那铜碗的水一丝丝儿的冒着热气,继续吃着山鸡肉,男子也在她旁坐了下来,吃着刚烤好的野兔肉。
  一时这外间的雨儿变的小了些,可是看看天色也快要暗将下来,东方薇龙行走了这几日的路,每日夜里都是风餐露宿的,现在就着这火堆,自是眼皮儿觉得一合一合的,困得很,陌生人吃完了野兔肉,笑道:“姑娘,再怎么困,还是要把这碗水给喝了!”东方薇龙勉强抬起眼儿,感激对他说道:“如此谢过你了!”她心中也觉得奇怪,这荒郊野岭的,自己和这陌生之人,共处一室,她的内心竟觉得没有任何的不妥,反而觉得多了一个人,自己感觉特别的安全。
  她不禁看了陌生人一眼,此人身材高大健壮,虽然他戴着面具,看不出具体是什么表情,但是她相信,此人不会伤害与她。
  她喝完了水,陌生人便继续将铜碗贮满了水,继续放在火堆上烘烤。东方薇龙对着陌生人笑道:“大哥,我也跋涉了几日,困得厉害,如此,我就先靠着火堆睡了!”说完,她便一头靠在一根大木头上,靠着墙壁,从包袱里取出一件衣衫,披在身上,待眼皮合上后,便就沉沉睡去。
  陌生人便继续坐在火堆旁,取下面具,脱下外衣,放在火堆上烤干,一边卸了面具,露出一张俊逸的脸庞,原来此人竟是那日东方薇龙在菩萨山花阴处谈诗偶遇之人!可惜此时的东方薇龙沉沉睡着,什么都没有看见。
  陌生人喝完热水,便也往火堆旁打起盹儿来,将手支了胳膊,渐渐也进入梦乡。
  到了第二日,这本来本就便小的雨儿,此时又在清晨十分下的大了起来,天空中甚至还刮起了一阵阵猛烈的风!虽是初秋,可是东方薇龙还是觉得发冷,渐渐儿的,就醒来了!她睁开眼,马上朝着火堆另一处瞧着,咦?不知何时,那个陌生人已经悄悄儿的走了。
  东方薇龙怔怔地看着那还有微火的火堆,心中觉得十分遗憾,这样的天儿,那人要到哪里去呢?想想今日,可又要饿一天肚子了!便觉得十分的忧烦,难不成,自己寻太子不成,真的要饿死在这里么?她想,人挪活,树挪死,自己一个大活人,还怕寻不到什么吃的东西?她便耐住性子,静静等这雨小了,便出去寻点儿吃的,什么野果野菜都行!反正寻不到太子,她也不想回去了。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见这雨儿可算是停了,她想,赶紧出去,在这附近转转,左不过能够发现点儿什么吃的?这么想着,她便抬起脚儿走来出去,她四处瞧瞧,发现这破庙后面有一处竹林。这大雨之后,竹林里竟然冒出了好些嫩嫩的竹笋。这叫东方薇龙心里自是激动万分。
第3章 夜静春空
她按住欣喜之情,采摘了好些嫩笋,她发现这竹林里还有好些白色的和彩色的蘑菇,东方薇龙是个有心之人,她知道哪些颜色越鲜艳的蘑菇,便越是有毒。于是,她脱下来外衣,将白色的蘑菇采了,都放在衣服里面。看看竹林还有一些黑色的木耳,嫩嫩的。心想,不如都采摘了下来,横竖做完野菜汤喝罢!
  就在她弯了腰来,将那些黑色的木耳摘下来时,没有注意到,这大雨之后,竹林里出完了好些透气的土蛇(这些蛇是无毒的)。其中有一条青蛇盘在竹枝上,吐着信子,朝着东方薇龙的肩膀咬去。东方薇龙此时正全神贯注地摘着木耳,这下子觉得这肩膀是无比的剧痛,她啊地叫了一声,回头一见,见是一条青色的蛇,立时吓得瘫倒在地。
  这时,从竹林里飞奔进一人,快速来到东方薇龙的身边,此人手上拎着一只巨大的灰雁,戴着面具,见了东方薇龙,忙问道:“姑娘,姑娘,你是怎么啦?”东方薇龙见了这陌生人,觉得心中安慰,口中说道:“我……我……我被蛇咬了!”陌生人问道:“伤在哪儿?”东方薇龙心中羞涩,但是又不能不说:“蛇咬了我的肩膀了!”陌生人听了,赶快看了看东方薇龙的肩膀,见是一处红红的伤口,他松了口气,说道:“姑娘放心!这伤口没有毒,这竹林里的蛇都没有毒!但是这伤口,还需好好消消肿,让我来想些办法吧!”东方薇龙听了,心儿也缓了下来,说道:“大哥,既是没毒。倒也无妨了,我想,这个伤口弄些热水洗洗也就好了!”
  东方薇龙便挣扎着试着站起来,无奈,伤口还是蛮疼的,她站立不稳,一头便栽倒在地。陌生人见了,忙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东方薇龙脸色顿时变得绯红,想要挣脱,无奈没有力气儿,陌生人变一手抱了东方薇龙,肩上扛了那只灰雁,往破庙而去。
  到了庙里,陌生人将东方薇龙放下,说道:“姑娘,你的伤口得赶快清洗!免得发炎!”说着,便将那铜碗里的水贮满,在火堆里添了根木柴,等水热了。很快,水就烫了,陌生人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木条,递给东方薇龙,口中说道:“姑娘,这水也热了,姑娘快清洗一番罢!”东方薇龙此时半躺在火堆之旁,口中讷讷说道:“大哥,这……我这伤口在后面,我怎么给自己清洗呀!”
  这句话提醒了陌生人,他想了一会,沉沉问道:“虽说男女授受不亲,可是姑娘,现在是你身上有伤,行动不便,若是姑娘不嫌弃,在下就帮姑娘清洗一番罢!”
  东方薇龙听了这话,心中觉得不妥,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她脸色绯红,说道:“那么就有劳大哥了!”陌生人听了,沉住气儿,走到东方薇龙的面前,蹲下身子来,心一横,一把将东方薇龙的上衣解开至腰间,只剩了里头一件薄薄的白色亵衣,陌生人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看着这冰肌玉骨,男子的手儿很是轻柔,他将热水轻轻地敷在了伤口之上,东方薇龙觉得心中舒畅,在得了热水的刺激之后,她的口中情不自禁地哼了一下,男子听了,轻轻笑道:“姑娘可是觉得舒服了些?”
  东方薇龙此时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她只得点点头。男子便说:“我此前也给蛇咬过。这蛇虽没毒,可是还是要连连清洗三天才好,以防感染!”东方薇龙说道:“大哥是正人君子,谢谢大哥了!”男子听了,看着外间的天色道:“反正我看这天儿,还有好几天的雨儿要下,咱们也不得出去,我便帮着姑娘这个小忙了,在这荒郊野外,我于姑娘相遇,也算是有缘罢!”东方薇龙听了,红了脸儿,却也没有否认。
  男子笑道:“姑娘,我却是正人君子!这方圆百余里之外,可是没有人烟儿!我若是对姑娘动了歪心思,姑娘可也是没有办法儿!”东方薇龙听了道:“我自是相信你!若有可能,我愿于大哥结为兄妹!”男子听了,神情悠远,摇摇头笑道:“我与姑娘非亲非故,姑娘何须如此儿?”言语之间,似是一点儿也不愿意。男子便将那只灰雁一根根拔掉羽毛,东方薇龙见了笑道:“这些灰雁的羽毛真是好看呀!我想,若是做一把扇子,定是既好看的!”男子听了,便笑道:“这又何难?”东方薇龙听了便道:“你可会?”
  男子点头道:“待你吃了这大雁的肉后,便躺下好生歇一会,我想,待你再睁开眼睛时,我就能将这把扇子做好!夜里还可以驱散着小虫子!你信不信?” 东方薇龙听了此人之言,觉得自己竟似和她热络了些,她便也朝他笑笑。脑子里忽然记起了一些记忆的残留片段,那是在她十三岁那年,自己一个人前去京城郊外给母亲上坟,那天,也是这样一个瓢泼的大雨,自己给母亲上完坟后,一个人寻了个地儿躲雨。
  她记得那些时候,正是东翌国和齐国作战的时候,作战地点便在东翌国南部一处荒僻的沙地边,具体是因为什么作战,她也记不清儿了,好像只记得皇上意欲扩大疆域,意欲趁刚上任的齐国国君还站不准根基,便夺取了齐国南部的一座小城。(城虽小,这是这座城却盛产珍珠,所以甚是富庶。)玉修德没有想到,这新上任的齐国国君却是个厉害的角色,得了这个消息后,便做出决定,决定对东翌发动战争,将这小城夺回。当下两国便在交界打起了仗来,过程,东方薇龙自是记不得了,结果自是齐国胜利,齐国皇上顺利夺回了小城。东翌国赔了许多的银两,至此,两国方相安无事。
  当时,就在她刚走进一间空废的屋子后,却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人的重重呻吟之声,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自是对着什么都十分好奇,她大着胆子走进去,细细一看,只见一名年轻的男子,一手捂着腿,指缝里还留出殷红的鲜血。她吓了一跳,忙欲走出去,可是这脚步声已经引起了这男子的注意,男子重重地说道:“前方是谁?站住!”东方薇龙给吓蒙了,她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动儿也不动,男子捂着伤口,转过脸儿来看着东方薇龙,见是一十二三岁小姑娘,方放下了警惕之心,对着她说道:“你过来!”
  东方薇龙此时已经清楚看到了男子脚下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心儿被吓着了,脚步一步步挪到男子的身边,男子见了她的容貌,虽是小孩模样,可是已经有沉鱼落雁之色之容,东方薇龙怔怔地走了过来,男子轻声说道:“小姑娘,我的腿伤了,你帮我绑一下!我受了腰伤,现在不能动弹!”东方薇龙大着胆子看了看眼前的男子,看样子他似是疼的厉害,见他虽受了伤,但是依旧不改的隐隐高贵不凡之气,虽看不清他的脸庞,可这男人的模样似是也十分的英俊不凡,她一时慈悲中心起,走上前去,轻声问道:“你……你是谁?”男子忍住疼痛,朝她一字一句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请你帮我包扎一下!”东方薇龙听了这话,便大着胆子说道:“只是如此么?”男子点了点头儿。东方薇龙心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只是帮他包扎一下,又有何妨?
  想到此,便接过男子撕下的几块布条,横了横心,一下下地帮男子包扎了起来,她的动作甚是粗笨,耳边听得男子因伤口撕裂疼着微微喘气的声音,原来这男子的腿伤的伤口竟达两寸长,这倒是让她吃了一惊,她动作只得快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这男子的腿伤总算是给她包好了,男子低沉着声音,对着她说道:“姑娘,谢谢你!”东方薇龙听了,说道:“你说过不会伤害我的!那……我走了!”说着,潋滟的眼睛朝他看了几眼,便急急出了这荒废的屋子,男子在她身后看她,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
  此时的东方薇龙忍住肩上的疼痛,脑子里莫名地想起这些事儿,只是觉得奇怪,心中自是全然不记得那名男子的模样了,怎么这会子倒是巴巴儿的想起他来?她想:许是这些天累了,脑子里尽胡思乱想罢!不知不觉间,便就沉沉睡去。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已然多了一把灰雁羽毛做的扇子!
  东方薇龙用手摸着那把扇子!心中倒是生出了微微的感慨。当下便在这破庙里搜寻这男子的身影。只间外头的大雨停了,依稀之间,仿佛看见庙子前头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可是看不清模样,脸上没戴面具,应该不是那位大哥罢,那位大哥不是说他相貌丑陋,卸了面具会吓死人的吗?
第4章 醉花阴
她的肚子便又觉得一阵阵的饿了。便下意识地朝着火堆看去,只见火堆之旁,已经放好了烤好的半只灰雁,她拿起来便吃,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大哥回来,她的心里好一阵失望,难道他见雨停了,竟是自己走了么?她叹了口气,想来此人与他素昧平生,自是没有任何理由再回来见她。她想着,反正自己也要赶路了!
  就在她唉声叹气之时,庙门口便又进来了这位大哥,他依旧戴了面具,朝着东方薇龙笑道:“你可是醒了!伤口可好了些?”东方薇龙听了便点点头,口中说道:“我好了些!”男子说道:“到了晚上,我在帮你擦擦伤口,再过了一天儿,你可就全好了!”东方薇龙听了点点头,问道:“大哥,你刚才去哪儿了?”男子听了这话,笑道:“东方姑娘,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东方薇龙听了,正色道:“你我二人在这荒郊野外结识,自是冥冥之中说不出的缘分。你帮了我这些,难道我不该关心你么?”男子听了,心中有些黯然,他笑道:“也是。姑娘说的是。我看,到了明日,这大雨便会停了,接下来都是大好的晴天。”他沉沉地看了东方薇龙一眼,说道:“明天我们就出发罢!我也经过那芙蓉城,姑娘你看如何?”东方薇龙听了,自是激动道:“多谢大哥一路陪伴!我自是也恨不得立刻到那芙蓉城芙蓉崖边!”
  男子听了这话,问道:“姑娘可是去寻一个紧要的人罢!这般的焦急!”东方薇龙听了,便道:“不错!此人在我心中,自是极为重要!他如今摔到了这芙蓉崖下了!”男子听了,沉默了半响,说道:“哦!若此人不在人世了呢?”东方薇龙听了,看着这庙外的绿树红花,缓缓说道:“若是不在人世了!那我就日日替他祷告,超度他早日投胎重生!”男子听了,笑道:“你信前世今生?反正我是不信的!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苦短易逝!我只相信今日事今日毕,切不可让自己的人生充满遗憾!凡事尽力而行!”
  他又继续问道:“那姑娘便再不作红尘之念了?”东方薇龙哀伤地说道:“从此可都不想了!若他死了,我也会万念俱灰了,日日古佛青灯,了此残生了!”男子听了,连连摇摇头了,看是看了东方薇龙难过的脸色,却也没有反驳。
  到了晚上,男子又替东方薇龙擦拭了伤口,一时气氛自是暧昧,东方薇龙低了头,心中害羞,男子觉出了她敏感的心思,笑道:“姑娘,我在替你擦拭着伤口呢,自不会弄任何的歪心思!你不要诸多忸怩了!”待伤口清理完毕,东方薇龙便就沉沉睡去。她只是觉得有了这名男子的相伴,心里觉得十分的安全。
  翌日,她果然觉得伤口好了许多,一应行动也没有觉得任何不便,男子也收拾了 一番,二人熄灭了这破庙,自出了这庙门,东方薇龙心中感慨,回头看了几眼这破庙,男子笑道:“怎么了,可是心中不舍?”东方薇龙被他说出了心事,情不自禁说道:“不错!我也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来,我经过了这破庙几日,从此的东方薇龙可就变成了一个勇敢坚强的、不怕任何困难的东方薇龙了罢!”男子听了,便笑道:“在这庙里呆了几日,便就脱胎换骨了?可是这样的日子,对我而言,却是稀松平常。”
  东方薇龙听了,也不反驳,自言自语道:“我又不是你!所以我的感受也自不是你的感受!譬如些人,经过了同样的事情打击,有的就便从此就欲奋发图强,可有的却依旧碌碌而为!”男子听了,便笑道:“好了。咱们别斗嘴儿了!待走几天,便到了芙蓉城了!”
  东方薇龙方问道:“也罢!我问你,这城既叫芙蓉城,想来那城中翡翠极多吧!”男子笑了摇了摇头道:“这却不是!只是因为那芙蓉城里,山多,水多,水中多鱼虾,山中多山货人参。山水俱是向翡翠一般的颜色。经过芙蓉城的来往客商多了,大家便心照不宣,便唤这城为芙蓉城!”
  东方薇龙听了,便道:“原来是如此!不过这个地方既是这样的好,可偏偏又处在东翌国和乌叶国的边界,想来也是兵家长久的必争之地罢!可苦了住在那儿的百姓啦!想来那地方的百姓日日住着,可却要日日担忧着,是否有战事发生!本来自是个好地方!”
  男子听了,便赞道:“难得姑娘有一片忧国忧民之心!这天下的女子,大多数俱是只关心容貌金钱,将来嫁的两人是否能出将入相等等……至于那些国家大事,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东方薇龙听了,便说道:“我想大哥你说的,可也是偏见儿罢!这家事国事天下事,不分男女,人人都应关心的!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嘛!我想,这是你认识的女子少的缘故罢!”
  男子听了,便道:“姑娘说的是!可能我认识的几个,都是庸脂俗粉罢了!却不知眼前的这个可是巾帼英雄呢?”东方薇龙见这男子和自己混熟了之后,言语和态度对自己都油滑了起来,心中莫名的气恼,她说道:“大哥这说来说去儿的,竟然又拐弯抹角到我身上了!我哪里是什么巾帼英雄,大哥这是在贬我呢,还是在夸我?我也是不明白儿了!”
  男子听了,便道:“姑娘,我自是在夸你!难道称的伤巾帼英雄的女子,可都要一一出去带兵打仗么?难道见解和心胸抱负这些都是不算的?东方薇龙听了,这话叹道:“我和大哥不同,我认为的巾帼英雄,却是要出去领兵打仗的,就像古时的梁红玉佘太君等女子!我自认为自己,不过是深闺里的一个稍稍多读点儿的平凡女子!”
  可是男子听了,却意味深长地对她说道:“你现在的这番所为,已经算是巾帼英雄了!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前往战场,去寻你的良人!”
  东方薇龙听了这话,说道:“大哥竟是这样看的?我做这件事,的确没有想到这许多,我只是想着,或许有一线的希望,我能看到活着的我的友人!”男子听了这话,心中激动,他不动声色地问道:“姑娘将我口中所说的良人改成了你口中的友人?这却是何故呢?”
  东方薇龙听了,长长叹息道:“他如今生死不明,我对于遥不可知的未来,也没有丝毫的把握,我想,在什么都不知道之前,还是将他好好儿地当做我这一生难得一名友人罢!这样对于我和他,都是再好不过的选择!”男子听了她说的话,自是大有深意,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的心中也觉得释然,本来压在他心头的杠子,不知什么时候给卸了下来,觉得心头好一阵轻松愉悦,他笑着说道:“既然姑娘将你要寻找之人当做一名难得的友人!那么姑娘就不必暗自伤感,姑娘的人生还是有无限的可能!”
  东方薇龙听了这话,也不禁苦笑道:“人生有无限可能?你这是在安慰我罢!你可知,我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我这一生,过了而立之年,可就到了不惑了!半生已过!”
  男子听了笑道:“这又有何妨!难道二十一岁不是很年轻的年纪么?我今年二十九岁,可还觉得人生才刚开始呢!”东方薇龙便笑道:“大哥原是乐观开朗之人!而我,自是伤感多愁惯了的!对于人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罢!”男子听了,便鼓励道:“打起精神儿,这世上值得欢欣的事儿还是有很多很多!只等你发现而已!”二人一路有一处没一处地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芙蓉城的郊外。
  现在已经入秋了,这一路前行,舒爽的风儿不时轻轻袭来,吹得二人心头自是惬意。二人发现身旁树上的枝头上挂着的全是枣儿柿子,红红艳艳儿的,挂了一枝。东方薇龙笑道:“大哥,咱们也走了累了,不如就此歇一歇如何?”男子点点头,随了她坐了下来,东方薇龙便在那枣树枝头柿子树枝儿上,摘了好些果子,用衣衫包了,盘腿坐在地上吃了起来。芙蓉城地处东翌国的北方,这种的枣儿柿子都热别的红大,比如这现采的枣儿吧,一个竟有半个拳头那么大,那柿子更是胜过了半个小西瓜了。
  东方薇龙将手里的一个大枣给他,男子却不接,口中说道:“姑娘,我一向不喜吃这些东西!我就坐在这里歇息罢!”他全身在一棵柿子树下躺下,身躯甚是长大,露出难得的惬意之色,他看着东方薇龙道:“姑娘,仅仅吃这些果子,肚皮儿是不会饱的!”东方薇龙吃着这红枣,腹中甚是觉得甘甜,她笑道:“那么大哥,你倒是说说,你除了大些野味给我吃,可还有什么好的呢!”
  男子听了,心中却认真起来,只当她是真真吃腻了山鸡野味了,他笑道:“你瞧!这里不远处便有一个小湖,那湖里么,不看我也知道,自是有数不清的新鲜鱼虾,我想,这烤鱼虾你可是没有吃过罢!”东方薇龙听了这话,只觉有趣,口中说道:“不错,我却是觉得新鲜!这鱼虾还能这般的吃法!”男子捉挟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第5章 丽人行
他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口中笑道:“姑娘,我给你做的那把扇子呢!你可是随意就给扔了!白白辜负了我的一片心儿!”东方薇龙听了这话,倒是笑道:“我知道那把扇子,自是你特意给我做的!我自是戴了,你瞧!”说着,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袱里取出,给男子看了看。男子见了,笑道:“嗯,果然是有心之人!倒是不曾辜负了我!”
  东方薇龙耳中听男子说话是越发的异样,倒……倒像是在和她‘打情骂俏’一般,心中不悦,可是看着男子已经从柿子树下站起了,对着她说道:“我这便要去那边的湖里大些鱼虾来,你知道你要做的事儿罢!”他看着这晴朗无云的天儿,笑道:“今日里,做这些可是简单多了,木材自是随处可见的!”
  东方薇龙听了,便道:“不就是要我生火么!放心,即使现在是打雷暴雨,我也能给你弄出来!”男子笑道:“好!那么我便去了!”说着便朝着小湖走去。
  这里东方薇龙只得忙忙地放下果子,四处在这枣树下柿子树下搜寻些枯枝野草,这天儿甚晴,晒的这些枯枝残叶自是干干儿的,不大一会时辰,她便寻了好些柴草,这里全是树木野草,不见丝毫的石头,东方薇龙心中灵光乍现,有了!她学起了古人钻木取火的办法,将一个细条儿塞在另一个细条的隼里,不停地握着细条儿旋转,在隼里打起眼儿来,果然是摩擦生热,不一会儿,这隼里就给钻出了些许的浓烟,她心中高兴,便越发钻的厉害了,浓烟越来越多,低头细细看了这隼儿,竟然在底部冒出一丝丝儿的火星儿。
  她欣喜极了,便忙忙儿的将身边一个枯萎了的柿叶放在隼上面,枯叶受了火,一霎时,就窜出了许多的火苗,东方薇龙面将更多的枯叶也放在上面,这已然成了一个小火堆,她便将那些捡来的枯枝野草全覆盖到火堆上,这火便越发显得旺盛,东方薇龙便在火堆旁坐了下来,专心地烧起了火堆,等着男子的回来。
  等了一会,男子还没回来,她便站了起来,将目光在那湖边搜寻,好像能看见一个在湖上矫健翻飞灵动的影子!东方薇龙莫名地看了又看,嘴角儿露出丝丝的笑意,她一时兴起,将红枣柿子竟都丢在火堆上,只在须臾之间,这些红枣柿子都给捂熟了。她闻到柿子熟了的香味,还怪馋人的。她便剥开柿子皮尔,一下下吃了起来。正吃的带劲,只听身旁的人儿问道:“吃的什么呢?怪香的!”
  东方薇龙知道是他回来了,头儿不抬,口中笑道:“吃着柿子呢,可是香的很!”男子看了,便说道:“这柿子还能是这么个吃法,姑娘你是首创呀!”他便将手里的几串鱼虾在草地上丢了,那些鱼虾便在地上一蹦一跳。他口中说道:“给我一个!”东方薇龙笑了一笑,递给他一个。回头看了看男子身后的好些鱼虾,不禁笑道:“啊!你这抓的鱼虾真多呀!不过这湖里的鱼虾甚是肥大!看来这翡翠湖的鱼虾果然是名不虚传!今儿个我算是亲眼见到了!”男子听了,也笑道:“我十几岁时来过这里一次!当时见到了这湖里这么大的鱼虾,心中也自和你一般,欣喜的紧!”
  东方薇龙听了,说道:“你说要将鱼虾烤着吃的!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烤着吃!”男子听了,笑道:“我待会要忙着开膛破肚!”东方薇龙听了这‘开膛破肚’四字,忙忙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男子听了,倒是觉得好笑道:“姑娘,你也太虚假了吧!那些山鸡野兔的,你也吃了好多!还念着什么呢?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便就可了!”东方薇龙听了,沉默了半响,说道:”好罢!我以后便不说了,横竖我还是红尘中人!”男子听了,方笑道:“这便是了!”
  说着,男子便一手儿忙了起来,他嘱咐东方薇龙道:“姑娘,若要烤鱼虾,我还有好多长长的东西!你帮着我做吧!”东方薇龙问道:“是什么呢?可尽管说儿。”男子便道:“我需要大约三十来根一寸长的细条!”他随手从柿子树下折下一根细细的枝条,将树皮儿剥了,露出里面白白的细枝,对她说道:“就是这样的枝条!你便照着我做的样儿,细细剥几根罢!”东方薇龙不明白了,问道:“这些到底是做什么的呢?”男子正忙着剖鱼,听了这话,笑道:“不忙,待会你可就知道了!”东方薇龙知道问了也白问,只得住了嘴儿,细细地从树上采摘了下来,一根一根地剥着。
  不一会儿,男子去湖边洗好了鱼虾,对着东方薇龙笑道:“马上你剥的小棍子,便可派上用场了!你先歇一会!等着我回来!”东方薇龙听了这话,果然呆在原地,守着火堆,看着他将鱼虾又窜起,走到湖边。她在火堆前坐下,忽地想起生死未卜的玉骏飞来,竟觉得此时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地想起他,她觉得十分的愧悔,双手合十,跪了下来,对着苍天道:“老天!请保佑东翌国太子殿下罢!他是个极好极好的人!请佑他还在人世罢!”说着,双眼中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男子从湖边回来了,看着东方薇龙双眼紧闭,合十作揖,心中知道她是为谁了。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将手里的鱼虾放到青草地上,这轻微的声响,东方薇龙已然是听见了,她睁开眼睛,定定心神,擦擦眼泪,刚欲说话儿,男子已经抢先说道:“好了。现在怎么伤感都是无用的。不如填饱了肚子,才是最实在的。姑娘,你手里的那些小棍呢?你可跟着我学。”男子便取了一根小棍,细细从一只大虾的尾部串去,一直串到那虾的头部,东方薇龙看了,便脱口而出道:“残忍!残忍!”
  男子回过头儿来,眼神怪异地看着她,东方薇龙便住了嘴儿不说了。男子看着她说道:“你也跟着我学,我用些大的枝条来串鱼儿!”东方薇龙在心中念了阵‘阿弥陀佛’,便横起心儿来,小心翼翼地串了起来。不一会儿,竟串出了十来根。男子那厢已经串好了三只肥鱼。男子将这些串好的大虾大鱼全度架在火上烤。东方薇龙奇异地看着,一时半会的,果然那些大虾大鱼,烤的是喷香四溢的!比家中烧煮的自是香多了!
  东方薇龙赞赏地看着他道:“果然不错的!这样的吃法可是别有意味!”男子听了笑道:“你现在可不说残忍了罢!其实人这一辈子,怎能不吃荤腥!你见那寺里的和尚尼姑不吃荤腥罢!可是你看那些寺里的柱子,可还不是好好的猪血给涂了颜色的!佛门中人,也避不过这些!何况是你?”
  东方薇龙听了,倒是笑道:“我没想过这些,不过想来,却是如此!”男子得意道:“那自是我看的透切!”东方薇龙见了鱼虾,肠胃大动,她悄悄吞了吞口水道:“大哥,我们可以开始吃了么?”男子笑了道:“这个自然。”说着,将手里的一串大虾给东方薇龙,自己在一旁吃着一根鱼尾。东方薇龙只吃了几口,便觉得香嫩可口,柔滑异常,她由衷地赞道:“真是好吃!”当下二人便坐在青草地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吃了起来。
  吃过了鱼虾,男子看天色尚早,便对东方薇龙道:“咱们还是继续赶路罢!”此时轻柔地微风吹过,空气中带着丝丝的花香和果子的甜味,男子忽地说道:“其实,就在这里住着,岂不是也很好?姑娘你说呢?”东方薇龙也笑道:“是了,虽然这里无雨,可是我却觉得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奇妙感受,这里空气新鲜,果子鲜花遍地,鱼虾堪肥。我也觉得甚好!”
  男子喜道:“姑娘也是这么想的?我却有种‘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的苍凉之感,毕竟前方不远就有战场遗留的血腥痕迹!可是在这里停留了半日之后,我却又发现此处有陶渊明所写桃花源的影子,虽然这里没山涧没深谷的!”东方薇龙听了,便道:“虽然你我感受不一,可都认为这里的确是个佳处,是不是?”二人相视一笑。
  忽地东方薇龙又沉沉叹了口气道:“可是,正如大哥你说的,你我是红尘中人!自是免不得红尘这许多杂事!想来我也是甚是可笑儿罢!”男子听了笑道:“你知道就好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眼看这芙蓉城就在前头,自是离芙蓉崖不远儿了,她对着男子说道:“大哥,因有你你陪伴,我这一路可算不孤单寂寞,所以,我要郑重地对你说声,谢谢你!”男子听了,说道:“不用说这些!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东方薇龙听出了这话里的深意,不由纳闷说道:“什么?你竟是为了送我的么?”男子见自己说漏了嘴儿,不由掩饰道:“姑娘生的这么美貌,我却是本可以就此走的,但是为了多看姑娘几眼儿,所以倒是自愿和姑娘多走了一段。姑娘可是不见怪儿罢!”
  东方薇龙听了,心中纳闷,回味男子说的这几句话儿,可是也觉不出特别的意味来,只是闷闷地说道:“你我原是素昧平生之人,本就该各走各的道儿,这几日,却是多谢大哥你的照料,我自会记在心的!这以后,你若是有求于我,我也是必应的!”
  男子听了,心中涌动一阵涟漪,口中却说道:“那么,且看着以后儿罢……”他转过话题,看着前方道:“天色已晚,前面就有好些投宿的客栈,咱们倒也不必就宿于荒郊野外的了,不如咱们再走些路,找个客栈好好的歇歇,你看呢?”东方薇龙听了便道:“这样也好。”

眷眷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眷眷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若非是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若非是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若非是你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次家暴第2章趾高气扬的威胁第3章第一次打人第1章第一次家暴所谓婚姻幸或者不幸,多半取决于男人的做法。有时候即使一个好女人,如果遇到了一个坏男人,那这段婚姻也注定是个悲剧。而一个坏女人若是遇到一个好男人……————————许一鸣开始赌博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所谓赌博,倒不是麻将棋牌那种,而是手机上的那种微信红包群。别看这东西看起来数额不大,可是真的陷进去,你才知道它的可怕!因为这个,他甚至动手打了我,也是因为那一次,我肚子里已经有两

  • 【似曾相识在往昔】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似曾相识在往昔】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似曾相识在往昔目录预览:第一章似曾相识第二章喝酒不开车第三章你是谁第一章似曾相识如果你爱的人不爱你,你该怎么做?顾筱笙再度想起这一句曾经做过无数次问答的话,心中的疼痛依旧无法减弱半分。今天是她23岁的生日,当她结束一天的工作疲惫不堪的推开自己的房门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鲜花蜡烛,生日祝福,而是一对狗男女在床上纠缠,在她睡了一年多的那张床!即使结婚一年多以来她知道几乎是每天这样的事情都在自己隔壁房间上演,可她的还是没有麻木,依旧能感觉到像是有人用细细的绣

  • 【婚色荡漾】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色荡漾】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色荡漾目录预览:第1章脚踏两船第2章我们不合适第3章他无耻的家人第1章脚踏两船我本以为,我和顾南方是会永远在一起,不会出现任何感情危机的那种情侣。直到我亲眼看见他跟一个女人疯狂地拥吻,那种激情好似足以燃烧整栋房子的时候,我才恍然,原来,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他从未像我一样坚定过,更谈不上坚守。我本应上前质问,却忘记了,脑子里全是他抱着我的时候说的甜言蜜语,他说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我,对我好。心口满满的全是疼。“南方,她谁啊,看什么看。真是的……”激吻过后,

  • 【一生有幸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生有幸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一生有幸遇见你目录预览:第1章出轨第2章相亲第3章离异第1章出轨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给人当后妈。一切还要从我那前夫说起,他叫张东凌,我们从大学就开始交往,他性格老实,因此我们的恋情也比较平淡,不像其它情侣那样浪漫。好在感情一直很稳定,所以毕业后就结婚了。婚后两年,我们的生活越发枯燥无味。虽然很少吵架,但就是觉得和彼此越来越没话说。每天躺在一张床上,也是各想各的心事。至于啪啪啪,刚结婚时还好,后来愈加生疏,尤其最近半年,他就没主动提过。他不提,我

  • 【唯有爱情最难全】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唯有爱情最难全】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唯有爱情最难全目录预览:第一章更猛烈第二章终于有了第三章终生不孕第一章更猛烈是夜,窗外的暴风雨像是蓄谋已久的一般,瞬间爆发了出来,宛若有谁将水龙头开到了最大。我匆匆的从车上下来,踏入屋内,不出意外的看见一边的玄关处有两双鞋子,一双男士,一双女士。苦涩瞬间从我的嘴角蔓延开,看来我的丈夫又带女人回来了。深吸一口气,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下去,毕竟是自己心爱的男人,所有的真相总会有被揭开的一天。可当我走上楼,看见一地的狼藉,心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刺痛了一下。此

  • 【总裁的亿万小冷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的亿万小冷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的亿万小冷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出卖第二章伺候第三章二十亿第一章出卖夜晚的星空将东吴照射的更加闪耀,豪爵里面现在此刻来了几个大人物,侍者都在小心伺候着,生怕一个不是得罪了里面人物。“先生,人带到了。”一个黑衣人在门外守着,看到沈腾飞和伊紫溪便敲门道。“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当伊紫溪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阵阵浓烟扑鼻,心跳莫名加快,她不知道姑父沈腾飞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还没等她看清里面情形,刚才开门那个男人一把拉过她的手臂,

  • 【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冷面总裁的隐婚新娘目录预览:第一章没有新郎的婚礼第二章新婚夜晚的娇喘第三章夫妻第一次见面第一章没有新郎的婚礼教堂里苏蔚静静地站着,此时的她正身穿一袭白色婚纱,长而拖地,上面缀满了亮晶晶的水钻,整个人看起来光彩夺目。而苏蔚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细细的柳叶眉下一双大而水灵灵的眼睛,她的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明眸皓齿,今天的她美的不可方物。可就是这样,她苏蔚的婚礼却独独缺少了最重要的一个人,她的丈夫。教堂里只有苏蔚和牧师,霍景沐并没有出现,就连客人都没

  • 【前妻难追:日落萧关何处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前妻难追:日落萧关何处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前妻难追:日落萧关何处爱目录预览:第一章:算计不成反被压第二章:有胆量算计,没胆量见我?第三章:谈判,再次被压第一章:算计不成反被压萧关爱从来不会想到,她的第一次不是给了相爱五年的男友,也不是被哪位导演潜规则,而是给了这个在A城一手遮天的娱乐大亨何处洛。为了相爱五年的男朋友洛彦,她从毕业后就抛弃了前景很好的工作,跟着他来到剧组,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偶尔因为美貌会受到一些导演看重,不过因为没有背景,所以接的都是一些龙套角色。不过在萧关爱看来,这

  • 【惹火娇妻:总裁大人太骄傲】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惹火娇妻:总裁大人太骄傲】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惹火娇妻:总裁大人太骄傲目录预览:第1章神秘的家族第2章北挽家族的家徽第3章不把她放在眼里第1章神秘的家族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坐在窗前的女生单手支着下巴,琉璃色的黑眼眸深沉地望着窗外。回忆一个星期前的场景,她参加一次party,因为多喝两杯被灌得不省人事。等醒来后成为了“黑羽帝国”继承人的妻子的候选人!?她还记得醒来之后莫名其妙地就签约了那张契约。说实话,当时伊希娅急需用钱,祖母的病不能耽搁,在栗色头发管家的劝说下,签订了契约……那位

  • 【绝世鬼夫:家有灵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世鬼夫:家有灵妻】小说在线阅读书名:绝世鬼夫:家有灵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噩梦的开端第002章夜半阴婚第003章百鬼夜行食阴灵第001章噩梦的开端不大的房间里,挂满了白色的素锦,和身上如血般的鲜红嫁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着这一切,我依旧不敢相信,我真的要嫁给一个死人。其实也不算是死人,因为它只是一个庙里的阴司。“爸,妈,我是个人,我是你们的女儿,我不要嫁!”对于这一切,我的心里充满着恐惧,看着在门口站着的父母,做着最后的挣扎。看着我伤心欲绝的模样,母亲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拉了拉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