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书名:天降尤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6 12:53: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天降尤物

第9章:绝世好女人
“我擦……”吴正国一着急,连肖艳也骂了起来。阅读huijindi.com

     “你草谁啊你……”肖艳也是为了保护小孩子,情急之下就指着吴正国说道。

     “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块儿打。”吴正国这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

     “你有种你打啊你。”肖艳看着吴正国气的胸口起伏。

     “你还叫劲儿了你。”吴正国扑上去,直接抱着肖艳,就在她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汇金地这时刘为民和村长连忙把吴正国拉开,刘为民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这时吴正国才清醒过来,他看着肖艳的时候,肖艳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肖艳的明显右手打的一阵麻木。

     这时肖艳生气的跑出了学校,吴正国用手摸着脸。

     “正国你今儿是咋了,要是肖老师现在一气之下回城里,你看我们村子人不把你赶出去。”刘为民说完,吴正国瞪了一眼儿子吴小强,然后转身走了学校。

     吴正国心里憋了一口气,他直接回到学校旁边的那个仓库里,一脚踢在桌子上,然后将房间里面的东西全部打碎。

     吴正国双手抱着头说:“我这是咋了这是。”吴正国心里烦的很,然后走到窗台上,拿过半瓶玉米白酒,就开始喝了两口,刚座下没多会儿,门打开了,张翠英一个凶八婆样儿。汇金地手上拿了把菜刀,吴正国吓的连忙座了起来。

     “张翠英你想怎么样?”吴正国现在头正犯晕呢。

     “吴正国你这个混球,婚都离了,你还打我的儿子,骂我的女儿,今天老娘我跟你没玩?”张翠英这个臭婆娘,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吴正国以为离了婚,会变的温柔一些,想不到这么霸道。

     “哎哟,你还给我当老娘来了,老子我怕你啊,草。”吴正国一口气把半瓶白酒一饮而尽,然后直接拿着白酒瓶子走了上来。

     “丫的,吴正国你今天还想打我不成,你看我不把你给砍了。”张翠英的嗓门挺大的。汇金地

     这时候门外的村长和刘为民都跑了过来。

     “翠英,你这是咋的,不能胡来,你要是砍了他,会坐牢的。”刘为民站在门口安慰道。身后的村长还有几个人都在看好戏,村里是非多,各扫自家门前雪,不敢他人瓦上霜。如果是别人村长肯定会拉架的,可见吴正国这样一个人,自从撤了村长以后,就自甘堕落。

     “坐个屁牢,今儿我非砍了他。”张翠英瞪着眼睛,说着就冲了上去。汇金地

     “臭娘们,我就不信你真砍了我。操啊。”吴正国拿着酒瓶子冲了上去,这时张翠英咆哮的真砍了上去,要命的是,张翠英手上的菜刀直接就飞出。悲剧啊,直接砍在了吴正国的右臂上。

     “哎啊,痛死我了。”吴正国痛的整个人倒在地上,酒瓶一下就松开,这时刘为民连忙拉着张翠英说:“你还真砍了你,村长你快把她送回去,何必呢,一日夫妻百日恩,现在都成了死对头了。”

     张翠英知道这次是自已不对,心里也吓的一跳,浑身都出了冷汗。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你别跑啊,臭娘们。”吴正国叫的跟杀猪一样,这时刘为民把围观的人都散开了,他走了进来:“正国啊,你看看你,现在脸都丢尽了,你非要把村里人都得罪了?难道你真的要跟那个于香香一样,离开这个村子?”

     刘为民说完也离开了,吴正国看了看伤口,心里一个惨啊,痛的只好躺在床上,心里惨叫连连。

     “这下好了,老子我成了村里的公敌。我难道真的有那么可恨吗?”吴正国正在反思自已。

     不知过了多久,肖艳这时推开走了进来,吴正国这时有些不好意思,为啥呢?因为她把肖艳的内裤和胸罩都挂在衣架上。

     肖艳可能没有看到,她直接走到吴正国的床前看着他说:“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口……”

     吴正国一脸不屑的说:“没事,死不了,张翠英那个臭婆娘,还真砍我。”

     “你还倔什么倔,我告诉你啊,我在城里学过医术,就你这伤口,你要是拖下去,要不了几天你这左手就废了。”肖艳一说完,吴正国就股降了。

     肖艳这时慢慢给他解开袖子,上面鲜血还往出流,吴正国痛的嗷嗷叫。

     肖艳的很快就给他包扎好了,然后看着吴正国说:“你又喝酒了?”

     “刚才心情不好,谁知那个臭婆娘又来找事,那婆娘要是有你一半好,我也不会跟她离婚了。今天我当那么多打你屁股,你不怪我?”吴正国看着肖艳的时候,感觉真的对不住他,当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急火攻心了。

     肖艳看着眼前的吴正国说:“你就是不肯听我说的话,你不听老婆的话,老婆当然要打你。”

     吴正国看着肖艳说:“今天我真对不起你了,你别往心里去,现在村里人都看不起我,没想到……”

     吴正国心里不是滋味,想到这里的时候都想哭,肖艳这时起身给吴正国倒了一杯水说:“你喝点白开水,醉熏熏的……”

     吴正国接过水猛喝一口,肖艳白了他一眼:“烫死你真是。”

     吴正国着急烫伤了一下,这时他咧着嘴,看着肖艳笑了起来:“说真的,几十年了,还没人给我倒一杯水喝的。”

     “吴大哥,人与人之间需要爱和关杯,你不先对别人好,别人怎么会对你好呢?你说你以前干过村长,那为什么从村长变的人人都恨你,他你最好的老婆,也变的跟仇人一样,我想你不爱你老婆,当初又怎么会娶她呢?”肖艳看着吴正国问。

     “别提了,跟那张翠英结婚,纯翠是被逼的,我对她一点感觉没有,结婚完全就是为父母的心愿,我娶她,我真是瞎了眼。”吴正国心里特别不爽。

     “也许我们这一代,跟你们有代沟,现在都自由恋爱了,还说什么父母定婚啊,真是。”肖艳这时四处看了看,发现了自已的胸罩和内衣挂在衣架上,她脸色一红看着吴正国说:“这个……这个是你给我洗的?”

     吴正国不好意思的的笑了笑,然后点点头。

     肖艳从这么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其实吴正国也是一个好男人,只不过就是脾气暴了一点,

     “等天气晴了,你就搬到我隔壁住吧,你住在这里确实有些不好,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肖艳看着吴正国说。

     吴正国眼睛一亮:“真的?”吴正国右手连忙拉着肖艳的手。

     “我告诉你,可别想着占我便宜,我是不会看上去你这么老的男人。你想搬过去,除非你要有些行动,有所进步和改变,我可不想跟旁边住着神经病。”肖艳的话说的果断,吴正国听也很受用。

     说真的吴正国就是贱,不骂他几句,他不听,不拿刀砍砍他,他不知道痛。
第10章:对处女没兴趣
“嘿嘿,放心吧,我对处不感兴趣,因为我怕血。”吴正国瑟瑟一笑。

     肖艳脸一红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处了呢?我可不喜欢处,嘻嘻。”

     吴正国贼笑道:“那我就有机会了,嘿嘿……”

     “你想的美,你离我的标准差远了,一,你结过婚,二,你离过婚,三,我的对象要求至少是一个大老板,最次的也应该是一个小老板。”肖艳这么一说,吴正国吃了一个鸭蛋。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哎哟好痛。”吴正国手臂一阵疼痛。

     “对了,那你这几天吃饭怎么办啊?”吴正国看着肖艳问。

     “村长他们给我送来一些面条和大米,我自已动手炒炒菜就行了。”肖艳白了吴正国一眼说。

     “你会做饭?”吴正国口水流了出来。

     “做饭太简单了,把菜放锅里炒炒就行了。”肖艳说的很轻松。吴正国眼珠子一转,尼妈啊,早点说嘛,老子还用自已做一个人吃吗?这时吴正国似乎想到以后和肖艳一同吃一锅饭,心里美滋滋的。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我感觉城市的女子跟你很不像。”吴正国倒是有些不解。

     肖艳一看就懂了很多人生道理。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教书呢?你就早点休息吧。”肖艳说完就走了出去。吴正国看着肖艳那丰满的屁股,这时把右手伸到自已的大腿里噌了几下。

     “老弟,你老实半年了,觉得这个肖艳的屁股怎么样?想不想以后偿偿。”吴正国这时觉得自已要努力了,不能在让人看不起了,他决定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等伤好了就去搬家,第二件事情就是向肖艳学习,第三件事情就是行动。

     半个月后,吴正国的伤好了,这天天气也晴了,村子里面的空气就是新鲜,吴正国这天走出仓库,一看太阳还挺大的,然后就把肖艳的内裤,胸罩,还有一套衣服都给拿到院子里面晒着,他盯着胸罩和内裤看了半天:“它妈的,半个月了还没干。”

     这时吴正国想到学校去看看肖艳教书教的怎么样了,然后就走了进了校园,时至下午,吴正国走进校园的时候,就听见一群孩子唱着儿歌。

     吴正国悄悄的爬在窗子上看,肖红正在唱着

     肖艳的声音十分动听,接着是一群孩子的歌声,吴正国听着听着就流了泪水。

     “妈的,流个猫尿啊。”吴正国严重的鄙视了一下自已这种动情的行为。

     这时听见孩子们唱的非常整齐:

     吴正国看了看自已的儿子,吴小强也在那儿张着嘴,天真的眼睛看着肖艳,肖艳穿的很漂亮,就像一朵花一样,她一边点头,一边微笑,还拍着手:

     “想到我那儿子也会唱歌。”吴正国正在琢磨的时候,有个小孩把目光看向了他,于是肖艳也把目光看向了吴正国,他连忙缩回了头,这时肖艳笑了一下说:“好了,现在下课吧。”

     一些小孩儿都抱作一团,肖艳这时候走了出去,吴正国憨厚的笑了笑。

     “你的伤好了没有?”肖艳走到吴正国面前看着他问。

     吴正国用手挠了挠头说:“好多了。”

     肖艳看着吴正国说:“怎么了,现在没脾气了啊。”

     吴正国笑了笑说:“这半个月都没见了,我脾气也磨的差不多了,你歌儿唱的真好听?”

     “又拍我马屁了是吧?教小孩子还行,你伤也好了,对了教室里面的一些桌了,椅子都快不行了,你有时间过来给修修。在村里,我也不认识几个人。”肖艳也知道,虽然这些小孩子不知道什么,但是能修就修,不能修就做新的。

     “没问题,修桌子我最拿手了,嘿嘿。”吴正国又开始吹牛了。

     “吴大哥啊,学校三十五名学生,每天中午都饿的快,小孩子又在长身体,你能不能给村长反应一下,找个人来给孩子们做饭,我为这事正头痛呢?”肖艳每次看见孩子都回家吃饭,又不太安全,有的孩子回去也没有时间观念,很麻烦。

     吴正国知道,这个肖艳一定是在考验自已,自已当然要好好表现了,这时他说:“你说的也对,我今天晚上就去跟支书量反映一下。”

     “我该去给他们让课了,有时间聊。”肖艳转身走进了教室,这时吴正国听见教室里孩子们喊老师好的声音,很整齐,很有力量。

     “我还是去找支书记商理一下。”吴正国直接去了刘为民家。

     到了刘为民家的时候,他老婆正在洗衣服:“嫂子,刘哥呢?”

     “找他干啥啊?”刘为民的老婆回头瞅了一眼吴正国。

     “找他谈谈学校给孩子们找个合适的人做饭的事?”吴正国说了出来。

     “这事啊,他不在家啊,你晚上在来找他吧?”吴正国一听说没在家,白了一眼,心里暗骂道:“没在家不早说啊,跟她说也是白说。”

     吴正国这时就往回走,离家不远的时候,看着二狗子正那儿瞄,这时吴正国悄悄走了过去,谁知那个二狗子正拿着肖艳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脸委缩的样子。

     “你妈啊,二狗子,我打断你的腿。”吴正国说着就操起一根酒杯粗的木棒冲了上去。

     二狗子这时连忙回过神来:“吴大哥,别打我别打我……”

     “你手怎么那么贱呢?”吴正国看着二狗子,真想废了他。

     “嘿嘿,吴大哥,我就是奇怪,你又把谁的内裤和胸罩偷来了,我们村儿里可从来没有这么漂亮的胸罩和内裤?”二狗子人长的委缩,但是一点都不傻。

     “他妈的,你以为我是你啊,我从来不干偷鸡摸狗的事?”吴正国刚说完,二狗子呵呵笑了起来:“吴大哥,你要不是当初和于香香那寡妇做出那种偷鸡摸狗的事……”

     “我擦你……”吴正国拿着手上的棍子就拎了过去,直接打在二狗子的腿上。二狗子直接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求饶。

     “吴大哥,你别打了,再打我就喊人了……”吴正国一听更来气:“你喊了,今天我非打残你。”

     二狗子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咆哮,这时吴正走过去拾起肖艳的内裤说:“我告诉你二狗子,你能滚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二狗子这时看着吴正国没有敢说话,就看了看那一套女士的衣服说:“吴大哥,你又找了一个女人吧?”

     吴正国气的正准备跑上去,二狗子拔腿就跑。这时吴正国骂句:“这个二狗子怎么不去死啊,每次来坏事。”

     吴正国这时随手将内衣和内裤都收了起来,打算明天给肖艳送过去,他走回家中的时候一直在想,这村里谁能够给这帮小孩子做饭呢,真是让人头痛。

     “正国啊,听我老婆说,你今天去找我了?”刘民国的声音从仓库外面传了进来。

     吴正国将炉子的火生了起来,冬天还是冷的很,刘为民一进来就座炉子前烤了烤手。

     “对,你今天去哪儿了?”吴正国看着刘为民,看样子刚喝了不少酒。

     “我到老李家喝酒去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刘为民沉沉的声音问。
第11章:菊嫂的第二春
“今天肖老师给我说了一声,就学校食堂里面需要找个做饭的,你看能不能物色一个?”吴正国从口袋里给刘为民递了一根烟点上。

     刘为民抽了根烟,然后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亮了起来说:“对了,正国,咱们一起去村子的菊嫂家跟她谈谈。”

     闻言,吴正国心里一激动,这个菊嫂饭做的很好吃,有几次村里红白喜事什么的,都是请她当的主厨,如果能请上她,这帮小孩子就有了福气,但是村里给她一些工钱什么的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刘哥,真有你的啊,走走,我们一起去找她谈谈。”吴正国披了件衣服,然后锁了门,跟着刘为民两人一起朝着西村走去。

     一路上两人唠叨家常,这具菊嫂的老公出去每年说来也奇怪,回来住几天就走了,很常在家,吴正国当村长的时候,得到小道消息,听说菊嫂的老公在外面包的有小蜜,不过这件事情吴正国只听林东村的王长贵说了一次,至于是真是假吴正国也是道听途听。

     像是菊嫂这样的女人,也算是德高望众,很说听见关于她的闲言闲语,菊嫂说来年纪不大,也就比吴正国大了三岁,今年三十三岁,长的极有旺夫相,皮肤又白的很,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一点也不假。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刘为民到菊嫂的门外敲了敲门,声音太小了一点,吴正国说:“让我来敲,你一点劲儿也没有。”

     “开门开门。”吴正国就像发情的公牛,轰轰的敲着门。

     “来了来了。”菊嫂的大嗓门就传了出来,很快门打开了,一见是吴正国:“原来是正国啊,进来吧。”

     吴正国一进来,又看见了刘为民:“哎哟,刘支书啊,今个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菊嫂啊,无事不登三宝殿,找你有事……”刘为民看着菊嫂挺热情的,心里自然高兴。

     “先进来座吧,外面冷的很。”菊嫂把吴正国带到了火炉房间内,然后说:“你们先座啊,我去给你们泡杯茶。”

     吴正国看着菊嫂的屁股就发愣了,这时刘为民说:“正国啊,你别打人家菊嫂主意啊,人家老公要是知道了,不剥了你的皮?”

     “支书,我哪儿敢啊,你多想了。”吴正国嘿嘿一笑。

     “正国你现在跟翠英婚都离了,做为男人我知道你想找个女人,这都很正常的,年轻体壮的是吧,以后看看村子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一个。”刘为民在一边轻声说道。

     “支书,你在说什么你,我现在这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连自个儿都养活不了,我吴正国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必须要有骨气,我可不想让村里人把我当成了吃软饭的,软汉子。”吴正国正激动。

     “正国啊,你说什么软饭啊?”菊嫂这时候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两杯热茶,吴正国接到手上的时候,尴尬的笑了笑说:“支书说学校需要找一个做饭的,想跟你谈谈?”

     这时菊嫂看着刘为民说:“支书啊,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刘为民喝了口茶说道:“是这样的,菊嫂,你做饭的手艺是我们林西村最棒的,半个月前,我们学校来了一个支教老师,昨天她跟正国反映需要找一个做饭的,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村了里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了……”

     菊嫂笑呵呵的说:“你的意思是让我给这帮小孩子做饭?”

     吴正国点点头说:“菊嫂对啊,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是闲着,在学校给孩子做饭,每个月村上还会给你三十块钱的补贴,你看怎么样?”

     菊嫂一听每个月还能拿到三十块钱,她喜滋滋的说:“每个月真能拿到三十块钱?”

     刘为民点点头说:“当然了,每个月底我就发到你手上,你每天给老师做做饭,也给学生做做饭,就做中午一餐。以后家里要是种个什么地的,叫上我和正国就行了。”

     “好好好,那我明天就去学校吧,可是支书啊,我家离学校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菊嫂可不想天天跑那么远。

     “这样吧,村委会还有房子,到时候我给你留一间,刚好肖老师也住在村委会,也有个照应。”刘为民这样一说,吴正国脑子一转,自已得赶紧搬家,到时候可以和肖老师还有这个菊嫂如果都住一起了,那么自已发财了。

     菊嫂听刘为民这么一说,眉开眼笑的说:“支书,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明儿一早就去学校,这样吧,你们来了我就给你们炒两个菜喝一瓶酒在走吧?”

     菊嫂很会做人,说完就到厨房去忙了,速度挺快的,不到二十分钟,吴正国也喝了两杯茶了,刘为民看着菊嫂很热情也就没有拒绝,今天他都喝两次了。

     吴正国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自已一个大男人在家过的什么日子,自已做饭在难吃也得吃啊,味道再差也是自已做的。这个菊嫂做的饭就是色香味具全。

     吴正国拿着碗,就像饿了几天一样,很快吃了三大碗,边吃边夸菊嫂的饭做的好吃。菊嫂看着吴正国真心实意的夸她,心里美滋滋的。

     其实一个女人有的时候就希望一个男人夸她,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男人。吴正国怎么说之前也是干过村长的,菊嫂对他的人品还是比较有好的印象。

     “菊嫂你的菜还是炒的那么好吃,真是谢谢你。”吴正国喝了一杯酒。

     这时菊嫂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有时一高兴也偶尔喝些酒,她给刘为民倒了一杯,接着给吴正国也倒了杯。

     “来来,我菊嫂敬你们一杯。”吴正国看着菊嫂一饮而尽,人挺实在的,

     刘为民也喝了一杯,吴正国一高兴喝了两杯,这时菊嫂说:“正国,这瓶酒高粱酒你们都喝了吧,放在家里也是放着,我老公一年就回来住几天,说什么在城里做生意。”

     吴正国知道菊嫂到现在还没有孩子,也不知道是菊嫂的问题,还是菊嫂老公的问题。

     女人要是不生小孩,长的在漂亮也很难留住老公的,吴正国拿过酒杯,就给菊嫂倒一杯,刘为民又喝了两杯,这时吴正国看着菊嫂那脸蛋红扑扑的,吐了吐粉红的舌头,看上去就像一个寂寞的少妇,吴正国就想入非非了。

     酒真它妈的乱性。菊嫂喝了一口之后说:“听说,正国你和翠英离婚有几个月了?”

     “呵呵,是啊。”吴正国尴尬的点点头,举杯喝了一杯酒,用来掩饰自已的尴尬。

     “哎,一个人过日子也是过,两个人也是过,生活就这样,凑合凑合的过吧。”菊嫂说话的时候听感概的。

     女人哪有不寂寞的,是女人都怕寂寞,菊嫂也不例外,这么大一个空房子,天天守在家里,离村里还有些远,所以也没什么是非,再说菊嫂家的房子也是一个独院儿,与其它的人家都隔着百米远,如果菊嫂家发生个什么意外,别人根本就不知道。

     “正国啊,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菊嫂,谢谢你的招待,那你明天就去我们村儿的小学吧,正国刚好明天给学校修桌子椅子,明天学生都放假。”刘为民说了一些话,他有些醉了,再不走,待会儿是回不了家了。

     “对对,菊嫂我看支书今天也喝高了,我带扶他回去了。”吴正国刚说完,想上个厕所,尼妈啊,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

     “菊嫂,我的肚子刚撑多了,现在有些难受,你家的厕所……”吴正国脸上憋的难受。

    “肚子难受,哎玛,我们家厕所在这边。”菊嫂说着就起身走了出去,这时吴正国看着刘为民说:“支书,你在这儿先休息一会儿,我呆会就来了。”

     “你快点儿啊,我头痛的利害。”刘为民摆了摆手,还真喝高了。

     吴正国起身的时候,尼妈,头也晕晕的,菊嫂的厕所在院子里面的一个小房里面,吴正国差点晕了,这时菊嫂连忙扶着吴正国说:“正国,你咋了,也喝高了?”

     吴正国突然感觉到菊嫂那温柔的手臂扶着他,还有那丰满的的胸部噌在他的身上,吴正国差点受不了,下面一下就顶了起来,由于白酒把小腹烧的发火。

     “菊嫂,你这高粱酒是多少度啊?”吴正国现在喉咙热的饥渴。

     菊嫂也喝多了一些:“好像是六十五度吧。”

     我擦,六十五度,尼妈啊,一般喝的都是三十八度,能不醉才怪。跌跌撞撞的。十几米远的距离,两人晃了三四分钟,这时菊嫂说:“小心点儿,别掉下去了。”

     “我……没事。”吴正国刚解下裤子的时候,整个人差点扑倒了,菊嫂连忙扶着他说:“真是的,你快尿吧……”

     吴正国拉开了裤带,还好厕所里面黑乎乎的,吴正国下面的小弟弟早就胀的尺长,这时深深吐出了一口气,然后哗啦啦的尿了起来。

     菊嫂听了半天,说:“别抖啊,弄我一身的。”

     原因就是吴正国下面太猛了,撒出去的尿全都荡了回来,吴正国现在头晕的利害,刚撒完,突然来了一股直冲动,直接就把菊嫂搂在怀里,屁股直接顶了上去,将她压在墙壁上,菊嫂的呼吸也变的急速起来:“正国,你要干嘛?”

     “菊嫂,我……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吴正国说完右手抬起菊嫂的右腿,一张嘴就吻了上去,菊嫂的心砰砰直跳,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在反抗,由于酒精的作用,菊嫂喘着气说:“进来吧,快,进入吧。”
第12章:村长厕所偷香
吴正国右手直接伸进菊嫂的胸里面,直接把罩罩拖了下来,先把菊嫂的手抚在自已的弟弟上,菊嫂一摸,心说:长的好大啊,她便开始套弄起来。

     吴正国舒服的双手在菊嫂的胸部里面不停的推动着,吴正国心里十分的舒爽,这时下面烧的利害,她直接把菊嫂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从她的屁股后面顶了进去。

     “啊……妈啊……”菊嫂痛的叫了一声。

     这时吴正国说:“菊嫂你别叫了,支书还在你房间里面呢。”这时菊嫂连忙抿着嘴,而吴正国就从她的屁股后面狠狠的朝着前方进攻。

     “舒服啊,好爽啊。”吴正国一边干,一边双手抚着菊嫂的胸部。

     “正国,我不行了,我要喷了出来。”菊嫂刚说完,呼赤一下,一股粘粘的东西直接就从下面喷了出来,吴正国突然感觉一股发热,不过他心里正爽,因为反而让下面变的更加的润滑起来,想不到这个菊嫂不到五分钟就高超了。

     吴正国这时把抚在菊嫂胸部的双手退了下来,直接抚着她柔嫩的屁股,然后不停的就像是拉锯子一样,猛推了几下。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菊嫂嘴里不停的求饶。

     吴正国不知道为什么,半年没有干这种事了,这次肯定要过瘾:“菊嫂,我利害吧。”

     “好利害,好利害。真是爷们。”菊嫂嘴里发出一阵娇喘的声音。

     正在这时候院子外面传来刘为民的声音:“正国啊,怎么去了那么久呢?”

     吴正国没管他,现在就算是县长来了,你分不开吴正国的雄雄烈火,吴正国反而干的更来劲了,双手拉锯子拉的更猛了。

     这时吴正国心想,这个菊嫂不能生育,射到她的里面也没事,还是憋不住了,脑神经一松,双腿一软,脊椎骨一凉,一声,将一股精华全都射了进去,菊嫂在这个时叫的声音更大。

     吴正国等了五秒,才抽了出来,因为小弟弟没有软,在里面抽出来的进候会有些困难,等软了一下就抽了出来。

     吴正国抽出来之后,然后亲吻着菊嫂说:“菊嫂现在不寂寞了吧?”

     菊嫂说:“你真能干,以后有时间来看看我。”

     这时吴正国拉上自已的裤子,菊嫂也穿上了裤子,一阵疯狂之后,菊嫂变的更加的温柔,她四处摸了一下说:“讨厌,你把我的罩罩弄哪儿去了?”

     吴正国说:“天亮了你在找吧,别让支书发现了。”

     这时菊嫂扶着吴正国到了门口,刘为民还在那儿爬在桌上睡着了。吴正国就着灯光看着菊嫂,她红着脸低下头,吴正国知道,想搞女人要有四胆:色胆包天,胆大妄为,胆大心细,切莫胆小如鼠。在偷情的时候,吴正国根椐上次和寡妇于香香总结了经验,必须要胆大心细。一个人不能因为偷情失败了就放弃了,那可真是丢人。老话说的好,不能在同个地方跌倒两次,现在这个菊嫂不就让他给收了,以后想她了就能来朝找她打炮。

     这时吴正国伸手摸了一把菊嫂的胸部,菊嫂瞪了他一眼:“你小心刘支书发现了?”

     吴正国看着菊嫂那温柔的脸,女人一般做了这种事之后,都变的最为漂亮,吴正国还想再跟她打一炮,因为刘为民现在那个熊样儿,趴在桌上都打鼾声了。

     “他发现个毛啊,嘿嘿……”吴正国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右手直接再次伸进菊嫂的大腿,在黑夜里做,跟有灯光做完全是两回事,村里面的人都很保守,从来就没有人开着灯做这种事的。

     “好了好了,快回去吧,我明天还要去学校呢?”菊嫂直接拨开了吴正国的大手。

     吴正国这时拍了拍刘为民说:“刘大哥,我们该回去了。”

     “好好,回去回去。”刘为民说着梦话,这时候吴正国直接把刘为民扛在肩膀上,菊嫂把吴正国送到门外,吴正国还不忘在菊嫂的屁股上捏了两把。

     吴正国浑身充满了力量,压抑了半年的情欲,今天晚上一扫而光,半小时后,把刘支书直接送到他家中,刘支书的老婆,披了件衣服,打开门吓了一跳,吴正国一看刘支书的老婆,真没法跟菊嫂相比,连菊嫂十分之一漂亮都没有,真为这个刘支书感觉到丢脸。

     不过话说回来,丑妻是家中宝。还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什么狗屁啊,老子不干村长了,老子以后干点别的不行。

     “正国这是怎么回事啊?醉成这样?”刘嫂看着他问。

     “没事睡一觉就醒了,一天喝了两次不醉才怪,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休息了。”吴正国说完就离开了刘为民的家。

     回到仓库的时候,吴正国躺在冰冷的床上,嘿嘿的干笑着:“老子,操菊嫂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爽的一次,真过瘾啊,哈哈,所以我决定重新开始生活,以后生理上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再说了这个菊嫂又不会生育,还省了套套,真他妈的天上掉砸馅饼,砸死不偿命啊。

     人生,真的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无法预料,吴正国昨天还在问自已的小弟弟要不要跟肖艳打一炮,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跟菊嫂打了一炮,反正都是打炮,菊嫂有菊嫂的好,肖艳有肖艳的优势。

     根椐美国相关调查,一般大学生思想开放,并且百分之八十口的,都是女大学生,一想到这里吴正国下面就顶了起来。
第13章:下床后真尴尬
“操,你有完没完。”吴正国直接一巴掌打在小弟弟上,然后才低下了头。

     点了一根烟美美抽了一口,明天天亮了还要去学校给修桌子椅子,所以晚上还是好好休息。吴正国灭了烟,就开始打鼾声了。

     次日一早,吴正国将肖艳的胸罩,内裤,还有一套衣服都折的整整齐齐,然后找了个塑料袋子给包了起来:“它妈的,半个月了才干,放在家里心里就是不踏实。”

     当然了,一个大男人的,家里放着女人的罩罩和内裤,如果来了外人还以为自已心里恋态,把那个罩罩套在自已弟弟上,吴正国才没有那么委缩,这时候他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时,心里有点后怕,尼妈啊,昨晚还真喝醉了,把人家菊嫂给干了。

     吴正国起床洗刷之后,然后拿着袋子,也拿着自家的铁锤和铁钉,直接去了村委会,来到村委会,在肖艳的门外敲门道:“肖老师,起床了没有?”

     “进来吧。”肖艳突然打开门,把吴正国吓了一跳。

     吴正国这时站在门口把肖艳的衣服递给她说:“你的衣服我给你掠干了,呵呵……”

     肖艳看见吴正国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接过袋子说:“进来座会儿吧,对了你还拿着家伙啊,是不是要去学校修理桌椅?”

     吴正国点点头说:“是啊,今天孩子都放假了嘛。”

     “哎哟,你进来座会儿吧,我给你倒杯水喝,呆会儿我们一起去。”吴正国这时走了进去,一进肖艳的房间,就看向肖艳的床上,放着一套内衣内裤,还有几片卫生巾,吴正国只是瞟了一眼,就感觉有了反应。

     肖艳拿着杯子给吴正倒了一杯白开水说:“对了,让你给孩子们找的做饭的人,有结果了吗?”

     吴正国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说:“昨天晚上我和刘支书已经找了一个叫菊嫂的人,她可是村子里饭菜做的最美味的一个,她也愿意,我们村子里给了她补贴,一个月给三十块钱呢,对了,她说呆会儿就来学校。”

     “是吗?那你等会儿,我先去个洗手间,然后一起去学校。”肖艳说完笑嘻嘻的,然后从床头上拿了一片卫生巾就跑了出去,吴正国吞了吞口水,然后仔细的在房间看了看,一个女人的房间就是让男人感觉到势血澎湃,激情四射。

     吴正国这时随便拿了一本书座在那儿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倒是爽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肖艳走了进来,她今天把头发绑了起来,看上去非常的漂亮:“你笑什么啊?”

     “这书真有意思?”吴正国看着肖艳说。肖艳有些激动,连忙把书拿在手上说:“你……谁让你随便动人家的东西。”肖艳说完脸一红,因为这本书只适合女孩子看的,专门研究男人心理的书,刚刚吴正国看的时候,之所以笑那是因为书上说的还真有道理,一下就把他给分析了出来。

     “不就是看看嘛。”吴正国看着肖艳真生气了。

     “好了,我们去学校吧。”肖艳背着包儿然后锁上了门,这时两人朝着学校走去,一路上看见了很多村里的人,村里的人都知道肖艳是刚来不久的老师,都对她点点头,热情的打招呼,肖艳也只好点头微笑,很多人看向吴正国的时候,脸上都有一些嫌恶之色。

     吴正国心里很难受,一个人不怕自已活的如何痛苦,离婚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受不了的是别人身后传来的目光。

     到了学校,吴正国就走进教室里面,这时肖艳就座在讲桌前打开课本,开始备课。吴正国瞟了一眼说:“肖老师,我在这修桌椅会有很大的嗓音的,会打扰你备课的?”

     “没事,你快修吧,心静外界在吵也没关系。”肖艳便低头开始备课起来。

     吴正国就拿着锤子开始修理起桌椅来,很多桌子都在不停的晃动,吴正国心想,如果有时间了,让村里面的木匠给做一些新的桌椅那该多好啊。这些桌椅都有好几年了,还有几张桌子都黑乎乎的,一看也是十几年了,吴正国修起桌椅还是很认真。

     修了半个小时的时候,这时外面传来菊嫂的声音:“有人在吗?”

     吴正国连忙停下,接着走了进去:“菊嫂,在这儿呢?”

     菊嫂今天穿了一件花色黑白相间的外套,头发挽在后面,吴正国一看,两人都尴尬的笑着,心知肚明,昨天晚上干的好事。

     “正国啊,学校里面就你吗?”菊嫂看着吴正国问。

     吴正国想,如果就自已的话,还能跟你打一炮,但是在这时候肖艳走了出来,很热情的走过来说:“菊嫂是你啊,我听吴大哥说了,以后你来学校给孩子们做饭是吧,那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菊嫂看着眼前懂事的肖艳,然后双手拉着她的手说:“肖老师谢什么啊,你能来我们村儿支教,我们村儿的人都很高兴。”

     “多多关照,嘿嘿。”肖艳很真诚的说。

     “肖老师那我到学校的厨房去看看,我得准备准备,要不,呆会儿给你和正国做一顿先偿偿。”菊嫂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了。

     吴正国连忙说:“好好,肖老师和我早上也没吃饭。”

     “这样吧菊嫂,我去帮你的忙,吴大哥你就去修桌椅吧,呆会饭熟了叫你。”肖艳拉着菊嫂就朝着厨房走去。吴正国眼睛一亮,这两具娘们以后都是我的了,哈哈,吴正国就像吃错了药一样,然后一边在教室里面修桌椅,一边唱着。

     不过这好汉歌,吴正国给改编了一下:“爱情是条狗哇,怒放的青春牵着走哇,嘿嘿嘿嘿牵着哇,你请我愿就牵手哇,洞房花烛一碗酒哇。”吴正国唱的正爽,在修桌子的时候也很卖力,感觉十分的舒适。又过了一会儿,他接着唱:“说好咱就好哇,磨磨叽叽干个吊哇。嘿嘿嘿嘿干个吊哇,路见美女一声吼啊…………”

     大概过了半小时,吴正国就修好了桌椅,然后朝着厨房走去,远远的就听见肖艳在唱,不对,和菊嫂两人玩对唱啊。吴正国仔细一看,菊嫂在那儿切着土豆丝,肖艳在那儿洗碗,两人倒是配合的挺好。

     吴正国一看,原来村上早就有人送了菜和粮食。吴正国刚走过来,肖艳就看见了:“吴大哥啊,你修完了没有?”

     “肖老师修完了。”吴正国用手挠了挠头说。

     “那教室的卫生搞好了没?”肖艳明显的在整吴正国。

     “还没呢?”吴正国老实的说。

     “那你快去把教室的卫生搞一搞?呆会儿我来叫你吃饭。”肖艳看着吴正国嘟着嘴说。

     “哦。”吴正国只是哦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开,这时听见身后肖艳和菊嫂得意的笑声,吴正国自言自语:“肖艳我搞你还差不多,搞什么卫生,一个大老爷们,我容易嘛我,操。”

     吴正国来到教室,将桌子,椅子都放的整整齐齐,然后把地面扫的干干净净,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这时吴正国闻到一股土豆丝的香味,这时肚子瓜的一下叫了起来,吴正国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两大美女陪自已吃饭,太爽了,以后不愁吃喝了,也不愁没炮打了。

     这时突然听见肖艳的声音:“吴大哥啊,这教室收拾的挺满意的,菊嫂说,水缸里没水了,让你去挑两桶回来?”
第14章:土包子也跳舞
“神马?让我去挑水?”吴正国用手指着自已的鼻子说。

     看来天上是不会掉下馅饼的,吴正国也知道想吃饭,就得卖卖力气:“走吧,不就是挑水嘛,难不到我。”

     吴正国知道,村子里面吃水都需要去村子东边的那条小河里挑水,来回就就半个时辰,他跟肖艳来到厨房的时候,菊嫂已经炒好了两个菜,吴正国使劲闻了闻:“好香啊,可不可以吃了饭再去挑水?”

     “不行,今天要做米饭,现在就没水了,得快点去挑水。”菊嫂看着吴正国说。

     吴正国走过去拿着扁担勾起两个木桶,然后瞪了一眼菊嫂就走了出去。吴正国在想,以后有的自已受的了啊,学校三十多名学生,一天需要多少桶水啊,这帮小子如果能长大一些,早上的时候就可以让他们自已去河里打水了。

     吴正国挑着手桶走到河边的时候,看见有几个妇女正在那儿洗着衣服,这天气这么冷,居然还有人来洗衣服。

     吴正国这时打了两桶水,挑着水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那几个妇女也认识吴正国,就是没有跟他说话而已,一直都记着他跟于香香偷情的事,人这辈子千万别在做错事情了,错一次就变成了坏人,错一次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错的多了也就变成了坏人。

     吴正国回到学校的时候,累的出了一身的汗:“他妈的,挑水真累啊。”

     “吴大哥啊,就等你开饭了,呵呵……”肖艳将桌子都收拾好了,这时将四盘菜放在桌子上,菊嫂正在锅里盛了水,打算做米饭。

     吴正国走了过来,一屁股做在椅子上,他感觉又累又饿。吴正国看着菊嫂说:“菊嫂你也赶紧来吃”

     菊嫂说:“你和肖老师先吃菜。”

     肖艳也就偿了一口菜,然后眼睛都亮了起来,看着菊嫂说:“菊嫂,你这做菜的水准跟五星级的饭店有的一拼啊。”

     吴正国看着肖艳说:“肖老师你只要喜欢,菊嫂每天中午都会做饭给你吃的。”

     “我当然喜欢,果然不错。”肖艳说完走过去,拉着菊嫂座到桌子边:“菊嫂你也饿了,快些吃菜,做米饭的事,待会儿我就搞定了。”

     吴正国自顾自的吃着,菊嫂看着吴正国说:“今天你也累了,学校桌椅修好了,还挑了水。”

     菊嫂知道以后挑水的事情都她自已的,在农村里面,妇女挑水劈柴,耕地种田都正常不过的事。

     “菊嫂以后挑水的活儿,就让我来帮你吧,我每天一早就给你挑两次应该一天就够了。”吴正国边吃边说。

     “不用了,我一天就做一餐中午饭,这活儿轻,挑水自然也难不到我。”菊嫂心里倒是很感激能找个事情做。

     饭桌上,吴正国也觉得的极有口福,最后是肖艳蒸了米饭,吴正国吃了两大碗米饭,并且把桌上的菜都吃个精光。

     肖艳看着吴正国这个吃相,确实有些害怕,饭后菊嫂就开始洗碗,吴正国和肖艳刚走出厨房,刘为民背上扛着一袋米走了过来,吴正国连忙过去扶住一袋米。将它送到厨房。

     “是刘支书啊,吃晌午饭了没?”菊嫂腰间围着裙子,双手在上面抹了两下,笑呵呵的看着刘为民。

     “刚吃了,怎么你们三人今天在这儿吃的饭?”刘为民倒是有些惊讶,想不到刚来这里就能开火了,刘为民也十分高兴。

     “是啊,吴大哥今天给学校修桌椅,所以就留他在这儿吃饭了?”肖艳怕刘为民说闲话,毕竟不能吃了村里人的公粮。

     “正国,表现的不错嘛。”刘为民用手拍了拍吴正国的肩膀,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这时菊嫂看着那袋子粮食问:“刘大哥,这里面装的什么?”

     “哦,这是我们村里人集资送的大米,还有蔬菜什么的,以后每周都会给你送来的,你负责肖老师的午饭,对了,你也可以和肖老师搭火。”刘为民说话的时候很真成。

     菊嫂一听就笑着说:“谢谢刘大哥的照顾啊。”

     “谢什么,应该说是你帮我了我们村大忙,给这三十多名孩子做饭,确实有些难为你了。”刘为民看着菊嫂说。

     吴正国看着两人说话说的很客气,正打算走的时候,刘为民忙拦住:“正国,你等等,我还有话跟你说……”

     吴正国看向刘为民说:“支书啊,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呢?”

     “既然今天都来了,你也帮忙把这学校园子里面的枯草都给收拾收拾,然后用火给烧了,来年春天了这里就是一片草场了。”刘为民真想把吴正国给折磨死啊,不过吴正国也最听刘为民的话了,一物降一物,没办法。

     “走吴大哥,我帮你吧。”肖艳见吴正国不太愿意,然后就主动走了出去。

     “正国你就快去吧,毛主席说过:劳动人民最光荣啦。”菊嫂说完就开始在厨房里准备收拾碗筷。

     吴正国走了出去,拿着把弯刀,然后就将校园里面的一些树木枯枝,几米高的野草蒿子都砍了下来,然后将它们堆在一起,接着就拿着锄头把草地上面的草皮都刮的干干净净。

     刘为民安排了任务就走出了学校,这时吴正国看着肖艳在那儿倒是很认真的,小鼻子上累的香汗扑扑的,吴正国说:“肖老师你这一城里的女大学生,来到这里支教是不是很生悔啊?”

     肖艳说:“有什么好后悔的,又不让我去做我不愿意的死,这当初是心甘情愿的来这里的,所以说这条路是我自已选择的,我要通过自已的努力,改变这些孩子的命运。”

     吴正国从肖艳的话语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了她这么大的动力。

     “你倒是挺有勇气的,还勇于挑战,我吴正国这辈子还没佩服几个人,你倒算是一个。”吴正国一边除着枯草一边说。

     “你少来了,别在拍我好屁好不?对我不管用。”肖艳看着吴正国呵呵的笑着说。

     “我说真的。”吴正国和肖艳两人边聊天边干着活儿,所谓男搭配,干活不累,果然有道理。

     时间过的真快,晚上五点半的时候,吴正国就用打火机把那堆枯草都点燃了,这时肖艳站在火堆边跳起舞蹈来,吴正国看着便咧着嘴笑了起来,谁知道肖艳跳到吴正国面前的时候,伸手拉着吴正国的手说:“我教你跳支舞?”

     吴正国突然感觉自已的双手被肖艳拉住,第一次碰到肖艳的玉手时,吴正国整个愣了一下,看着肖艳那自信的笑容,他瞬间也变得纯真起来。

     “我的三十来岁的人了,还跳什么舞啊?”吴正国笑的很尴尬。

     “三十岁怎么了,跳舞又没有年龄限制,我们城里面,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还在打太极,扭秧歌呢?”肖艳说着就开始慢慢移着步子。

     大火烧的越来越旺,温度也越来越高,吴正国也不笨,走了一阵就记住了步子。

     “你这是什么舞啊?”吴正国倒是觉得自已还有跳舞的天分,心里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叫交际舞,在酒会,歌会,聚会时都会跳的,现在你学学以后说不定还到什么场合用的上。”肖艳看着吴正国那样儿就觉得好笑。

     吴正国的手搂着肖艳的腰时,心里美滋滋的,正想入非非的时候,一个火星子弹到了肖艳的胸口上,吴正国连忙伸着双手给弹了下去,这一幕正好被菊嫂看见了。

     “正国……你们在这儿干嘛呢?”菊嫂来的正是时候,算是解了吴正国的尴尬。

书名:天降尤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天降尤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亿万首席心尖宠10章

    原标题:亿万首席心尖宠10章小说:亿万首席心尖宠第10章要好好利用被苏桂萍一闹,苏雪颜的笛子毁了,表面上苏雪颜云淡风轻,可是她却不会这么算了,笛子毁了可以再买的,所以苏浩宸立即拉着苏雪颜去了外面,苏雪颜说:“哥哥,要去哪里?”苏浩宸没有多说话,只是带着她上了车,在后座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最后打破安静的还是苏浩宸,“雪颜,是你要莫荨做的?”“什么?”苏浩宸揽过了苏雪颜说:“桂萍手里一直都有一个用陶瓷做的娃娃,我想你应该是请楚莫荨将那个陶瓷做的娃娃给摔碎了。”苏雪颜眼睛里划过一丝惊诧,不过很快恢

  • 庶女当自强10章

    原标题:庶女当自强10章书名:庶女当自强第十章搬家不管是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但是一旦涉及到自身了,那么无论是谁都是抵不过自己的,这个道理洛瑛明白,老夫人明白,但是洛涵心可不明白。于是她还在那里哭诉着自己是无心的,本想让老夫人打消疑惑,但是她却不知道这只能让老夫人更加的厌恶她。“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你的孝心我懂!”老夫人拍了拍洛涵心的手,安慰着洛涵心。只不过转瞬间,老夫人就将南海红珊瑚八宝给摘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还放的远远的,几乎快要到了桌子的边缘了。看到这一幕,洛瑛在心中明白,老夫人

  • 你的深情已蚀骨10章

    原标题:你的深情已蚀骨10章小说名字:你的深情已蚀骨第10章你想怎么样池荌淡淡一笑,不疾不徐的走到了池婉儿的面前,伸手,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腕打量:“是吗?一个继女的手,居然比我还白皙细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待遇不薄啊。”她这个继妹因为有继母的庇佑,在池家也算是呼风唤雨,骄纵跋扈,只是池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家族,可是却总把自己当成什么名门千金,锦衣玉食,削尖脑袋参加上流宴会,就是能够跳上枝头成凤凰,嫁给更有钱有权的人。池婉儿神色一僵,看着她扯了扯唇角道:“姐姐,妹妹保养的好而已,哪能跟你比?”池荌对于她

  • 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10章

    原标题: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10章小说: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010、你喜欢?送你!一开始那女人还想要借势好好教训苏蒙蒙一下,谁知道苏蒙蒙会忽然来这么一手啊,当场就有些懵逼了,这一顶高帽子扣下来,顿时就怂了。“我我……我没有啊,我怎么可能看不起陆氏集团!”笑话,他们这里这群人都是要靠着陆氏集团吃饭的,哪里敢得罪陆氏集团。“那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泼妇?”苏蒙蒙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也就是我们陆氏集团,都是泼妇?”“放你妈……不不不!”女人硬生生扭曲着脸挤出一个笑容来,“怎么可能呢,仙女呢!就是小仙女,

  • 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10章

    原标题: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10章小说: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第010章:吃完跑路的神秘女人叶一南做完一切便迅速闪离了顾之航的公寓。月光洒在头顶,叶一南一边跑一边哭,眼泪是咸的。大半夜突袭一间实验室,叶一南打开白炽灯的开关,实验室内依旧一层不染。这是叶一南三年前刚回国时候弄的一个医学实验室,才弄好摩尼就出了事,实验室便义务的借给了某个医学院供同学们做研究使用。好在,这里并没有被废弃。叶一南打开仪器,戴着一双手套便开始分析她拿到的这一份血样。时间缓缓爬过,叶一南期待的那份报告从打印机里打印出来,她拿

  • 霸宠明星娇妻10章

    原标题:霸宠明星娇妻10章小说名称:霸宠明星娇妻第十章张叶茹的挑衅“你知道作为一个艺人来说,保持一张脸蛋的完美是多么的重要,就像你这样的,自身条件没有多好,后天还这么不注意的人,是会被淘汰下去的。”张叶茹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直都有的高傲还有对童晓晓的不屑。一旁的王糖糖早就看她不爽了,正要说话,童晓晓拉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摇摇头。张叶茹看童晓晓并没有什么反应,也觉得很无趣,扭身走开了。“你刚才干嘛拦着我啊,有什么了不起的。”王糖糖气鼓鼓的看着张叶茹的背影说道。“你若是刚才在这里跟她吵了起来,等会儿女魔

  • 错惹霸道总裁10章

    原标题:错惹霸道总裁10章小说名称:错惹霸道总裁第10章你是我的命在车里面,楼雨晴抱着欧浩天哭得稀里哗啦,欧浩天抚摸着她的头,将她紧紧的抱着。他会时不时的吻着她的额头,擦拭着她眼泪,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道:“有我在,有我在……”她所有的世界都崩塌了,骄傲,尊严,亲情……都破碎了,但就是在这个绝望的时候,反而是这个“罪魁祸首”陪着自己,让她还有一个怀抱可以去发泄和依靠!哭完后,楼雨晴就躺在了欧浩天的怀抱里面睡着了。但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了车子竟然是停在了民政局的面前,然而她是自然睡醒的。她一睁

  • 独占小萌妻10章

    原标题:独占小萌妻10章书名:独占小萌妻第10章不许你离开我们三人周红笑得很诡异:“亲爱的我都喜欢,左手男人,右手女人,你们我都要。”说着赵念欣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泣不成声道:“你是个贪心鬼。”周红连忙哄她开心:“好了,让何嘉宇去死,我只喜欢你一个,我不贪心,我不贪心还不好吗?”赵念欣一把抱住周红,她哭得更伤心。周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连忙抽了一张纸巾给她擦拭泪水。“念欣,你怎么了?别吓我,你出事了,我会很难过,比你想象中还要难过。”良久,赵念欣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周红。她平静得像在讲述别人

  • 亿万婚约:前妻已改嫁10章

    原标题:亿万婚约:前妻已改嫁10章书名:亿万婚约:前妻已改嫁第010章:她的旧爱金碧辉煌的大包厢里乌烟瘴气,娇滴滴的莺声燕语缠绕在男人爽朗的笑声里。这样的应酬对于她来说,司空见惯。主陪位置坐着营销部总监唐皓昇,唐皓南的堂弟,他右手里夹着一根香烟,烟雾袅袅,徐徐上升。主宾位置坐着的,就是今晚的重要客户了,他正在吸烟,右手夹着烟,整张手包着下颌,烟雾缭绕里,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也看得出是个帅气的男人,不是一般的肥头大耳的企业老总。唐皓昇见只有夏一冉一个人进来,略挑眉,示意他在主宾旁的位置坐下,她笑着走

  • 娇妻二嫁:有个总裁非要娶我10章

    原标题:娇妻二嫁:有个总裁非要娶我10章小说名称:娇妻二嫁:有个总裁非要娶我第10章走得近她被推搡到许征面前,带她的师傅还附和了一句,“江韵啊,这就是我们公司的许总,他难得来一次,你可抓紧机会了。”“许总好,我是设计部的江韵,来先科已经半个月了。”江韵低眉顺眼的说着,模样很是乖巧。许征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只是点了点头,“既然你们来到了先科,那么先科就会好好的对待你们,也希望你们不要让先科失望。”“我们知道的许总,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为先科效力的。”江韵的某个同期白兰抢先一步说道,谄媚的看着许征,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