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凤凰错:母后好诱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13:10: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凤凰错:母后好诱人

第1章 出嫁
这天天下着大雪,白茫茫的大地却不显寂寥,晶莹的雪滴竟泛起了红色,不远处隐隐传来喇叭声,可见发生了件可喜的事情。阅读http://www.huijindi.com/再近些,便看到了一座张灯结彩的城,城里城外的百姓都扬着笑容,万人空巷,扬起的头都注视着城里的动静。然而城中核心的一座宫殿中,景象与外面却大为不同。
  “这可如何是好,月皇的迎新辇车已经等着了,可水儿却迟迟不醒,我们总不能就这样把她放在车里吧。”一位头戴凤冠,贵气逼人的妇女难掩着急地对一旁的男子说道。那男子身穿龙袍,面容俊美,虽然岁月在他眼角留下了一小丝痕迹,却仍挡不住那仙姿。听了妇人的话,他只皱紧了眉,不发一言,眼睛深深地看着一旁床上的少女。那是怎样的倾城之姿啊,微抿的双唇,不厚不薄,只是有点苍白,小巧的鼻梁,含情的柳眉,一双大眼静静的合着,让人猜不透睁开后是怎样的光芒。说明http://www.huijindi.com/不理会房间里其他人的火急火燎,她只安详地躺着。
  “父皇,我没事……只是感觉自己睡了好久,有些腰酸腿疼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把姨娘吓坏了。”妇女抹泪说着。过了一会,妇女望着床上的少女欲言又止,房里充斥着诡异的气氛。突然,一个太监进来,跪在地上说道:“启禀皇上,月国使臣说时辰不早了,问公主是否准备妥当。”男子一听,眼角微动,看了看床上的少女,道:“去回了使臣,就说只等片刻就好,下去吧。【凤凰错:母后好诱人】小说在线阅读
  “奴才遵旨。”太监走后,男子对着少女说道:“水儿,父皇虽不愿逼你,可如今已箭在弦上,由不得父皇,你还是早早忘了过去,重新开始吧。”少女听闻,沉默了半晌,然后轻轻地吐出:“好!”妇人和男子听到,都觉得不可思议,原以为要劝好久,甚至要花长时间,没想到她如此轻易地答应了。于是,妇人遣了宫女来为少女打扮。
  迎宾殿中,月国使臣不禁议论,“怎么回事,我等已候多时,怎么还不见清皇和公主,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是啊,早该出来了的……”就在大伙议论的时候,一个身姿玲珑,身着喜袍的女子在宫女的搀扶下走来,因头上戴着盖头,无法看清其相貌。前面走着一男一女。
  “参见清皇,参见皇后。版权huijindi.com
  “平身。”
  “谢清皇,皇后。”
  “让你们久等了,如今明澜已准备妥当,便上辇吧。”
  “清皇客气,既然公主已准备好,那就随我等去月国吧。”于是,那袭红影便在吹吹打打中被送上了车,临走前,清皇对着珠帘轻声说:“水儿,照顾好自己,若有事,可告知父皇,我清国的公主有资本任性。”说这样的话是不合理的,哪有嫁了过去还靠娘家的,可他就是要天下人知道,这是他的女儿,不能随便受人欺负。
  “都说清皇宠爱女儿,如今看来,果然不假,请清皇放心,我朝子民皆懂礼节,不会对国母冒犯。汇金地”话音刚落,只见一身穿青衣,腰挂玉佩的男子缓缓走来,精致的脸庞带着温和的笑,瞬间激荡了许多少女的心。
  “有九皇子这句话,朕也放心许多。”
  “如此,我等便先告辞了。”
  “嗯。”
  于是,众人上马,喜乐声起,沈弱水从此背井离乡。城外的百姓在士兵的围堵下,只能在家门口看着好大的仪仗经过,但他们仍欣喜万分,想瞻瞻清国第一美女的容貌。到处都是喜气,有谁会想起几天前的那件丧事呢?
  宫门前,原是热热闹闹的,现在却是冷清一片,一群宫女太监站在原地,只因前面的人儿未曾动过。【凤凰错:母后好诱人】小说在线阅读“皇上,臣妾总觉得水儿不太一样了,心里有些不安。”“或许是想开了吧,她也该长大了……”
  车子行进在十字路上,马蹄声夹杂着车辇声。已坐了一早上的车子,这对从没经历过的沈弱水来说,绝对是个挑战,坐垫虽然柔软,可坐久了仍是止不住的疼,再加上没吃什么东西,她只觉得头晕乎乎的。在她快恶心犯呕的时候,终于听到外头有个声音传来,“停,所有人整顿休息。”
  “是。”
  然后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传来,在车辇旁停下。那好听的声音随之传来。“公主,用点干粮吧,此处到月国还需三天左右时间,先填饱肚子吧。”虽月皇欲册封她为皇后,只是玉牒还没下,所以他还是唤其公主。
  “有劳九皇子了,只是请问我可以出去站会儿吗?”
  “外面有些冷,公主还是坐车里的好,可是下人们伺候不周?”
  “殿下误会了,她们伺候得很好,只是辇车坐了有些累,我想站会儿。”
  “那公主便下来站站吧,来人,给公主准备披风。”
  “多谢殿下。”
  “公主客气了,到了月国,父皇便会封你为后,自然怠慢不得。”
  “呵呵……这话听的倒像挖苦。左右还没到月国,殿下不必过于客气,按年龄来说,殿下比我还大,殿下只当在照看一个妹妹吧。”
  慕清一总是温和的眉角闪过一丝异样,接着挂起了最常见的笑容,说道:“如此便听公主的。”听到允许,珠帘立刻被打开,盖着红盖头的娇小身子出现在眼帘,沈弱水看不到其它地方,只看到脚下蹲着个太监,似是要托着她下车,她暗中皱了皱眉,绕开那太监便跳下了车。周围突然安静下来,那伏着身子的太监迟迟感觉不到重量,偷偷地抬了抬眸,只看到大红的裙角从眼前闪过,人已走远。而慕清一的黑眸更幽深地看着那抹红。
  想来也只有小樱不觉得奇怪了,她是沈弱水的贴身侍女,从小算是一起长大的,陪着她经历的许多,说起来比刚及笄的沈弱水还大上两岁,公主自小就是这习惯,待下人亲和的很,她七岁开始伺候她时,还觉得诧异,如今也都惯了。只是想想刚刚那群人的反应,小樱不免笑了出来。
  “什么事这么好笑?”
  “公主你没看到刚刚他们那个诧异的样子,眼珠子都像要掉出来了,可不好笑吗?”
  “赶紧把笑憋回去,让人看了,得说没规矩的。”说完自己倒笑了起来,不知是笑小樱说的,还是笑自己假装正经。然而,小樱听到沈弱水的笑,反而敛了笑意。原以为公主这辈子都不会笑了,看到她开心了本应该高兴,可总觉得怪怪的。“公主,你……”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后面传来了男声。“不知什么事引得公主发笑?”
  “没什么正经事,笑小樱不会说话呢!”
  “公主一向这么可亲吗?”刚刚他也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只是很快恢复了表情。
  “母亲说人的贵贱不该由上天赐给他的多少来评价,真正高贵的应该是那些为理想努力拼搏的人,真心向善的人,所以从小我也学了一些,自是不敢在那些对工作勤恳的人面前摆架子。”
  母亲?“想不到清国皇后如此深明大义,想法也超脱俗人,宫里的人该是幸福得很。”
  沈弱水知道他误会了,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笑笑,想到母亲,眼神不禁迷茫起来。慕清一见她不说话,红盖头下的她不知在想些什么,便也不说什么,只站在一旁看着远处的风景。鼻端传来一阵清香,淡淡的,似是茉莉的味道,让人不免沉醉。不久他们用了午膳,便又各自归队,一个上车,一个打马,继续行路。
  车队在路上又行了两天,路上只中午和晚上歇了会儿,沈弱水干脆卧倒在榻上,闭上了眼休息,省得醒着的时候腰酸屁股疼。而走在队伍前面的慕清一也渐渐清楚,这公主的和善不像装的,这几日的相处,他竟觉得自己放松了许多,嘴角的笑也真实了几分。离月国都城只一日行路的距离了,此时,官道上,竟响起了一道快奔的马蹄声……
  
第2章 皇后变太后
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身着月国服饰的侍卫快马奔来,只是那侍卫穿的是丧衣。侍卫在赶到队伍前列时下马,跪在马前冲慕清一说道:“启禀九皇子,皇上已于昨晚驾崩,新皇在三日后登基。皇上驾崩前已下圣旨封明澜公主为皇后,新皇吩咐明澜公主即日尊为太后,封后典礼与登基典礼一同举行。”听到侍卫的话,慕清一带领众人下马,然后跪地向天叩拜。起身后,他对着众人说道:“父皇仙逝,举国哀悼,即刻将红字,喜布拆掉,并换上素衣。”
  “是。”众人扣答,然后纷纷解下红色的布条。
  慕清一走到车辇前,对着珠帘跪下,声音还是那么温和,不悲不喜,“参见母后,父皇仙逝,不便吹打着红进城,望母后换上素衣,揭下盖头,回城后祭拜先皇。”
  “本宫知晓,皇上驾崩,本宫甚为哀痛,九殿下快快行路,好让本宫尽早赶去祭拜皇上。”真是好笑,居然有个比自己还大的儿子。话说回来,月皇驾崩了……想着她竟不自主地勾了勾唇角,“终于死了吗…。”,当她反应过来时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笑。
  车外的慕清一在听到沈弱水的话后深深看了眼珠帘,然后起身命令队伍前行。众人无准备丧衣,便只脱下红衣。车内,小樱连同几个宫女伺候沈弱水换下喜服,穿上了一件素衣,头上的盖头和凤冠也揭下了,那一刻,纵使是女子也不禁看着她的脸失神,半晌回不过神来。
  “非一般时候,你们不要忘了规矩,赶紧忙自己的事!”沈弱水冲着一群失神的人说道。
  “奴婢该死,奴婢遵命。”
  就这样,迎囍的队伍竟完全不见喜气,倒是多了一丝悲戚。一路上,休息时间明显减少,行进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终于在第二天的午后赶到了宫门。守门侍卫见是为首的事九皇子,自然明白了这是明澜公主,不,应该是现在的皇后,几日后的太后来了,忙打开宫门迎接。宫中的哀戚氛围更为浓厚,到处挂满了白绫。车辇在七拐八拐之下停在了正殿,殿门口跪满了文武大臣,而宗室皇亲则跪在殿中。车辇刚停下就有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喊道:“皇后驾到!”
  大臣们一听,立即转身,齐声说道:“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平身吧。”车内传来一道稚嫩但颇具威严的声音。话音刚落,便见珠帘被轻轻撩开,雪白的裙角先入眼帘,然后是那玲珑有致的身姿,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那倾城倾国之容。现场只听到一阵阵吸气声。饶是慕清一这样淡然脱俗的人也不禁挑了挑眉头,眼神深邃了几分。
  众人的反应似乎并不能影响沈弱水丝毫,只见她庄严地从大臣们分开的道上走过,目光平静而肃穆,全身透着令人臣服的高贵气质。裙摆随着脚步的迈开来回晃动,于庄重中添了一丝人气,似是告诉大家这是个活人。片刻,沈弱水便到了殿门前的门槛上,迈过门槛,只见正殿中央摆放着一个灵柩,灵柩前跪着好几排人,最前排只跪了一人,想必就是那即将豋位的七皇子了。
  宗亲们见她到来,纷纷叩首喊道:“参见皇后(母后)。”为首那人正好在沈弱水前方,回首的时候两眸不期而遇,也同时映着对方绝世的容颜……
  
第3章 初见
沈弱水和慕炙一两眸相撞,后者只在一瞬间眼前闪过惊艳之色后便恢复恭敬之态,头微低下,而前者却久久无法平静,眼睛整整睁了半分钟。她并不是没见过俊美的男子,清皇本就是个集英气与俊秀为一体的男子,再者那个“他”虽因长年生病而面色苍白,却也是个谪仙一般的人物。可眼前的人英气、俊秀、脱俗一样不落下,却又不是那么简单。有着精致至无可挑剔的五官,偏生多了双冷冰冰的黑眸,然而这样的眼神不会让人觉得迷茫,反而像是蓄聚海一般深远的智慧与精光。
  沈弱水回过神之后,只觉两颊发烫,自己竟如此不自持,看一个男子发了呆。于是她遮掩般地捋了捋碎发,然后正声道:“不必多礼。”语罢,她缓步走向灵柩。在离灵柩几步的距离时提裙跪下,扬声道:“臣妾惶恐,未见天颜便与君离别。蒙皇厚爱,赐予后位,定尽忠尽责,不负圣恩,望皇一路走好。”说罢,朝灵柩扣了三下。殿中之人也纷纷跪拜。慕清一也在沈弱水进殿时尾随进殿跪在了前排。
  月皇的灵柩于第二日破晓迁往皇陵。按习俗众人须悼念到破晓方可离去,所以沈弱水便只能一直跪下去。只可怜了她的肚子,在马车上摇晃得她吃不下粮食,一到宫中,还来不及吃什么就到了正殿,如今又要不吃不喝跪半天。只怕到了明天就该成史上唯一一个因饥饿而晕倒的皇后了。可这些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谁也不会从她平静的面容下捉摸到这些。
  这些大臣皇亲们心里是为这年幼的皇后惋惜的。不过及笄年华,又是闭月羞花之色,却从此要为一迟暮老人守寡,一生都要被锁在深宫之中。又见沈弱水挺直背,脸上无一丝阴郁之色,不禁油然而生钦佩之心。
  夜幕慢慢降临,星星从黑纱后探出头,张扬着自己的光辉。偌大的正殿中,只有火花晕黄的光芒闪烁着。沈弱水静静地烧着冥纸,内心却是无比煎熬,双腿已跪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变过姿势,麻木到好似已经不是自己的腿一般。她趁着光线昏暗,偷偷转眸看了眼跪在一旁的“未来皇帝”不禁诧异,他跪的时间比自己还要长,可看他的样子,仍然清风朗月,无一丝忍耐之色,难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再暗暗用余光瞥了眼身后跪着的众人,除了慕清一外的皇亲们虽跪的时间比沈弱水长,但比之慕炙一要短上许多。只见他们虽不敢有大幅度的动作,但也不免挪动,暗揉双腿。如此看来,这并不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而是人类和非人类的区别!想到此,她暗暗抽动了下嘴角。而此刻的她并未注意到身旁的人儿瞥向她时闪过的异样。
  “来人。”就在沈弱水决定听天由命时,身旁的人儿下了令,声音有力而干粹。马上就有太监上前附耳听命。过了一会儿,太监退开正殿,回来时手里多拿了一个垫子。待太监将垫子铺在沈弱水身旁时,她着实笑了一跳。只听那人毫无感情地说着关切的话:“母后大德,为万民表率,但望母后为万民珍重身体。”
  话的意思是说她可以斜坐在垫子上?沈弱水挑了挑眉,看了眼慕炙一,轻声说:“皇儿有心了。”真是怎么说怎么别扭,十五岁的女孩叫一个十九岁的男人儿子?沈弱水无奈地在心里叹道。
  换上垫子后,总算舒服了许多。而黑夜也渐渐揭开乌纱,纵容那霞光绚烂整个苍穹……
  

凤凰错:母后好诱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凰错 或 母后好诱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恋了爱了14章

    原标题:恋了爱了14章小说:恋了爱了第十四章对不起我真的吐了然后忽然想到什么,秦雯丽猛地看向他怀里的唐语欣,蓦地瞪圆了眸子,眼神里一片惊疑不定。顾正祁放在唐语欣身上的手微微收紧,他不动神色的眯了眯眼,曼声道:“原来是秦家的女儿。”他看着秦雯丽瞪大的眼,深深的说:“秦家都是聪明人,我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是吗?”秦雯丽瞳孔微缩,连忙点头,“我知道,知道!”再抬头时,她看向唐语欣的目光,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厌恶。唐语欣皱了下眉,觉得秦雯丽现在看她的眼神比之前还要让她不爽,可怜?她有

  • 老紫砂壶的收藏价值

    老紫砂的收藏有难点,因为它年代久远,很多流传说不清楚,多数老紫砂还没有底款,鉴别真伪优劣的难度比较大。但也正因为如此,老紫砂有“漏”可捡。只要有一些无款的精品在拍场上出现,都会被具备眼光的有识之士收入囊中。而且,有专家认为新紫砂无论是从文化含量还是技艺水平,都要比老紫砂好,更何况老紫砂完整器少,赝品又太多,鉴别难度特别大,实在不适合大部分藏家介入。真正的老紫砂是具备收藏价值的。上百年的时间沉淀,让老紫砂褪去了火气,哪怕当年只是一件普通的实用器,但漫长的岁月让它沾染上很多前人的痕迹,成为“有故事”

  • 紫砂壶价值和作者职称有关系吗?

    紫砂壶更多的是实用消费品,而不能成为投资收藏品。除了那些对紫的艺术进程做出特殊贡献的紫砂艺术大师,和某个时代的少数个别代表人物的力作具备收藏投资价值之外,其他绝大部分的紫到艺术家作品都是消费品,或者叫实用泡茶工艺品。紫砂壶市场最近30多年来价格一直在上扬。但当代紫砂从业者却出了一些问题,网络和实体商家帮助紫砂成型从业者来忽悠消费者,出现代工泛滥,赝品充彻市场,把实用品卖成艺术品的价格,这种忽悠模式彻底违背了商业文明,缺乏基本的生意逻辑。强调职称升级,买家手中的紫砂壶就能升值,这是紫砂行业的最大谎

  • 语录10则,有喜欢符合你心情的就发你朋友圈吧

    情绪,是智慧不够的产物Iwouldn’thavenothingifIdidn’thaveyou.(如果没有你,我将一无所有)喜欢某人,并不一定要成为恋人,有时候,能做朋友就已足够。朋友是一辈子的事。很喜欢这句话句话:“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如果有一天我不会主动联系你了,不是我不想你,只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不知道和你说什么了,怕一不小心就让我们不再联络。一个人的自愈的能力越强,才越有可能接近幸福

  • 传奇投资者威廉•卢恩:做敏锐的雄狮,也要做待宰的羔羊

    王存迎丨华研数据讲到价值投资,我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巴菲特,事实上除了巴菲特还有很多优秀的价值投资者,威廉·卢恩就是其中一位。威廉·卢恩,红杉基金(SequoiaFund)的经理。自1969年成立以来至2005年,红杉基金扣除管理费后获得了15.48%的年回报率,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同一时期只有11.68%的年回报率。与华尔街大多数的投资者喜欢用牛熊自喻不同,威廉·卢恩认为自己是一只害怕被宰的温顺的小羔羊。由此可见,威廉·卢恩是极其厌恶风险的,但他也不推崇一味的保守,因为作一个小羔羊不会让人成为

  • 门店用人:第三位是能力,第二位是态度,第一位是.....

    大多数人认为,选人一定要是能力第一。资深人士告诉你门店用人,能力只能排在第三,排在第一的是……1能力是基础看人始终不要只看能力,因为能力有的时候只是人的一个发展的基础。有些人可能某方面的能力不很强,但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却是很大,同样可以成为良好的合作伙伴。有些自以为能力很强、水平很高的人比较难以与人合作。而且能力具有互补性,彼此之间相互支持、理解,就会共同进步和提高,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大家就会有两个思想。2态度是根本做人做事,总有失败或困顿的时候,但能始终以敬业之心,以孜孜不倦的态度顽

  • 【慧谷学校·实践课程】二年一班走进中国·长春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社会实践体验活动

    2018年1月2日,吉大慧谷学校2年1班师生及家长聚集在学府街与博文路交汇,栖乐荟购物中心5楼-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参加2018寒假社会实践活动巧手生花,创意无限走进中国·长春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社会实践体验活动。多样的的活动内容和崭新的活动形式,带给同学和家长朋友们一次全新的体验。2018年跨年新锐青年艺术展欣赏艺术展品。新华书店/当当/吉阅七舍体验小小图书管理员,完成任务的同时还体验了叔叔阿姨们工作的辛苦,所以要更加爱惜我们的图书哦!东方之叶了解荷叶工艺品的制作,小小的荷叶有神奇的

  • 福利 | 放假回家过节,除了春运你还会想到什么?

    本来只能在电话里说的我过得好终于也可以当面对着你在乎的人说了谁都想过诗一样的生活春花那么美,秋月依旧那么圆但现实却不是那么尽人意生活不可能像你想的那么好却也不会像你想的那么糟。但是回家什么都好房子是租的,即使回老家也有些舍不得每次撸着朋友的那只黑白花猫,看着她阳台上的花草,总觉得活出了滋味,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她,我倒也问他,你回家了这猫可怎么办?这些花花草草可怎么办,幸亏她老家就在不出省的县城,因为有猫,总得打着顺风车回家,一路上猫也特别乖.她也总说:比那些赶春运的同事们方便多了,至少猫一直在她的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人道也有到地狱中去工作的。大约在数十年前,在苏州有一位洪居士,他在十几岁时,有一次昏倒在地,他家里的人,急请医生来治疗,医生在他身上打针灌药,但是不能发生效果。在他身上仍是热的,只是昏迷不省人事,家人不敢收殓;经过了三天,他自动的醒转来。在他倒下的时间,他就被二个阴差请去,到地狱去办公;醒回来以后,亦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人。但是,从此以后,一年至少要去十多次,每次都是三两天。因为常常如此,他家中人也认为常事,知道他是个阴差,也不十分惊惶了。他对地狱众生中的痛苦,十分明了,他有时与大德高僧请益之时,

  • 唐僧母亲为何是西游记中最神秘的女人?背后真相细思极恐

    电视剧《西游记》中唐僧出世前,父亲被船夫推入水中,母亲哀痛欲绝,一对才子佳人惨遭厄运。令人惋惜。后来细看小说,却发现这一段故事扑朔迷离,离奇诡异,吓出一身冷汗来。而这一系列矛盾冲突的焦点则是唐僧母亲——殷温娇。其实,《西游记》中的人物的殷温娇一点也不平凡。虽然在小说中是唐僧的母亲,但她在现实中的身份是雍州鄠县(今西安市鄠邑区)人,是当朝丞相殷开山的女儿,生得“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所谓“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这位小姐还有个小名叫“满堂娇”,也就是济济一堂的人就属她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