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医路无双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16 17:46: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医路无双

第三章 煤气中毒的美女
“登登登登!”
   随着厚实的实木房门被打开,小丫头顽皮的皱起了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大大的张开了自己雪藕般的手臂,顽皮的对着李晓峰叫喊了起来。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随着她的动作,一对刚刚发育成熟的傲娇挺翘,好像示威般的紧紧地顶着她的修身包肩半袖衫。
   “姐夫,你看,这就是我们今后的家了,看着还满意吗!”
   看着收拾的纤尘不染的房间,李晓峰的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虽然已经离开了三年多,但是,这间房子的陈设格局,乃至于家具的摆放,却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除了之前挂在墙壁上,记录着他和诗雅甜蜜的结婚照。
   不得不说,诗韵这个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却真的是个有心人,为了不去触碰他记忆深处的伤痛,她有意的收起了可能会令他伤心的东西。
   “诗韵,谢谢。”
  李晓锋看向诗韵的眼神里,分明的带着发自内心的感激。汇金地
   “姐夫,这是我应该做的啦。”
   诗韵的小脸上,分明的带着一丝羞怯的红晕,臻首低低的垂了下去。
   “不对啊。难道是.........”
  李晓峰提鼻子闻了一下,面色突然紧绷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相当的紧张。
  “诗韵,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让煤气泄漏了!”
  “不可能啊,我对煤气的检查很细心的,难道是........糟了!”
   诗韵有些茫然的说着,突然间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急匆匆的便要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冲过去。
   “我先去厨房,把明火关了,你去开窗,记得用手帕堵上嘴和鼻子!”
   李晓峰一把拉住了想要冲向卫生间的小丫头,相当沉稳的对她命令道。
  “好。汇金地
   小丫头显然对李晓峰无比的信服,按照李晓峰所说,飞快的用手帕堵上了嘴,无比迅速的打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窗户。
   而李晓峰本人,则小心翼翼的跑进了厨房。
  厨房的煤气炉上,正架着洗浴器的传热板,铝制的传热板,眼见得就要被煤气上的火烧穿。
  如果再晚来一会,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李晓峰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脏,飞身的冲到煤气炉前,伸手关断了煤气炉的明火,这才伸手打开了厨房的窗户。
   “婷婷,婷婷,你在里面呢!”
   诗韵焦急的叫喊声,在整个的房间内回荡着。
  “诗韵!”
   李晓峰顺着诗韵的声音,飞快的冲到了卫生间的门前,透过磨砂的玻璃门,看着里面还没有消散的水雾,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切。
   很显然,自己的房子里,还有着除了诗韵以外的第三位房客。医路无双小说txt全文阅读
   “姐夫,婷婷是我的好朋友,我一个人在外面住,确实有些不方便,所以........”
  诗韵似乎也感觉到让生人住进李晓峰的家里很是不妥,有些忐忑不安的用手搓着衣角说道。
   “救人要紧!”
   李晓峰说着话,用力的摇了摇被紧紧反锁的磨砂玻璃门,扬手示意诗韵闪到自己的身后。
   诗韵刹那间明白了李晓峰的意思,对他点了点头,飞快的躲到了他的身后。
   李晓峰缓缓地伸出自己的手掌,轻轻地按在了磨砂的玻璃门上,然后,就像是运气一样,一张英俊的脸憋得通红。
   随着一阵清脆的声响,磨砂的玻璃门上,刹那间出现了一条从顶部贯穿到底部的裂缝,断口光滑,完全没有玻璃被人剧烈敲打后碎屑四溅的痕迹。
   “姐夫,这未免也太.........”
   诗韵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李晓峰卸下那两块碎裂的磨砂玻璃,声音里充满了惊诧。
   “诗韵,去里面救人。版权huijindi.com
   李晓峰并没有回答诗韵的疑问,只是转过自己的脸,沉声的吩咐道。
   一个正在洗浴中的女人,的确是让他无法去直视。
  “姐夫,快点进来啊,我搬不动她。”
   诗韵有些吃力的声音,在卫生间里响了起来。
   “诶!”
   李晓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无奈的从门上的缺口冲入了卫生间。
   看着眼前那雪白娇柔的身体,肤色就像是剥了皮的鸡蛋一样雪白柔滑,上面还带着点点晶莹的水滴,李晓峰的脑袋,不由得一阵的当机。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女孩真的很漂亮,即便是比起自己妖孽的小姨子闫诗韵来,也是不遑多让的。医路无双小说txt全文阅读
   女孩的身形纤秀,曲线玲珑,由于此时正在洗浴中,身上几乎没有半点的遮挡,雪白浑圆的玉峰,趁着上面两颗红润粉嫩,细腻圆滑的红色凸点,忍不住让人想要扑上去,好好地品尝一番。
第四章 香艳的急救
两条修长紧致的大腿,紧紧地夹在一起,呈现倒三角形状的一丛黑森林,若隐若现的挑动着李晓峰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
   三年的时间,都处在那座荒凉到鸟都不会在那里拉屎的荒山里,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李晓峰几乎都快要憋的鼻孔血如泉涌了。
   如今,见到这样一具好似白玉雕就的身体,李晓峰的小兄弟,忍不住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只是,眼见的此时,那少女紧紧地闭着自己的一双美眸,呼吸声听起来也是无比的微弱,显然是煤气中毒,李晓峰知道,此时此地,还远不是自己要想入非非的合理时间和地点。
   更何况,此时在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位酷似自己亡妻的小姨子的存在,真要是露出那一副深藏在心底的猪哥相来,叫他以后在诗韵的面前,到底该如何的见人?
   因此,他只得恋恋不舍的移开自己火辣的目光,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探向了少女的鼻翼处。
   和他之前的所料一样,女孩的鼻息很是微弱,如果他和诗韵再晚来一步的话,恐怕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将她抢救过来。
   即便是现在这样昏迷,如果不是他,现在有着一身精湛的医术在身,恐怕就算是送去了医院急救,抛开路上耽误的时间,也只能是看她死的份。
   时间紧急,救治眼前的少女,已经刻不容缓。
  一想及此,李晓峰再也顾不得要去避嫌,伸手抱住了少女滑腻的腿弯,径直的将她打横抱起,飞也似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跑了开去。
   “姐夫,要不要我拨打120?”
  “嗯,赶紧去。”
   李晓峰对着诗韵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他的这位妖孽的小姨子,倒是很有些急智。
   “姐夫,婷婷还能够坚持到急救车赶来吗。”
  眼见得少女面色惨白,诗韵很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笨丫头,你似乎忘记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吧。”
  李晓峰无比自信的对着她一笑,露出了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对啊。姐夫你以前,可是江大医院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啊。好,姐夫,我这就去叫120.婷婷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小丫头有些焦急的叫嚷着,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李晓峰将怀里的娇躯放在床上,顺手带上了房门。
  由于事出紧急的关系,女孩的娇躯上,此时还残留着点点晶莹的水滴。
  这些水珠,趁在柔白细腻的娇躯上,就像是挂在雪白莲花上的露珠一样,很是让人想入非非。
  “姑娘,为了救你,我也只能得罪了。”
   只可惜,此时的李晓峰,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再去欣赏眼前这种令每个男人面红心跳的场景,他喃喃的自语着,将女孩的娇躯放好,一双大手,径直的按上了女孩鼓胀饱满的前胸。
   随着李晓峰手掌的按实,一种无法言喻的圆润,配着强烈的弹性,立刻随着少女鼓胀的玉峰,传入了李海峰的脑海里。
   “真滑,这弹性,还真是.......”
  李海峰在心里啧啧的称赞了一句,飞也似的运转起了体内的功力。
   充沛的真气,透过李海峰的手掌,一股脑的朝着少女的体内激射而去,猛烈地冲击起少女的心脏来。
   煤气中毒的病人,心脏一般都会由于呼吸的闭塞,而暂时的失去应有的机能,为了给她续命,李晓峰只得用自己的真气,先替她打通暂时封闭的心脉。
   随着李晓峰的动作,少女的口中,不由得发出了一阵令人心猿意马的轻吟。
  虽然此时,她还处在深度的昏迷之中,但是,身体却还是有着激烈的反应。
   为了让她的心脉不再闭锁,李晓峰的手掌,环着她那一双雪白圆润的玉峰,相当有节奏的游走了起来,用熟练的手法,替她按摩着心脏。
  只是,由于心脏所处位置特殊的关系,他这样的动作,此情此景,都像是有着别样的图谋。
  “嗯.......”
   随着李晓峰的按摩,少女的口中,不时的发出阵阵的难过的低吟,随着低吟声,她之前惨白的俏脸上,也开始渐渐地恢复了血色。
   眼见得少女的俏脸,由于他的关系,逐渐的恢复了本来的颜色,本就靓丽的俏脸,也变得白里透红,李晓峰的心里,就像是有无数只小手在挠动一样,胯下的那杆长枪,高高的挺立了起来。
   三年,整整三年的时间,他的小兄弟,已经没有吃过肉了,而他刚回到城里,立刻就遇到了眼前的这两个妖孽,如何不让他感觉到一种无法压抑的情欲。
第五章 再遇故人
虽然被少女的样子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但是,作为一名医生,李晓锋依旧只能忍着心头的悸动,强迫自己将心神,全部都放在救治少女的身上。
   为了让少女尽快的恢复意识,李晓峰伸手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只木质的针盒,从里面取出三只银亮的长针,手法精确,准确无误的插入了少女的体内。
   随着三根银针的插入,少女的双眸,缓缓的睁了开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我干什么?”
   少女朦胧中看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名陌生的男子,反射性的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眸子,很是惊慌的看向了李晓峰。
   “救人。”
   李晓峰面容肃穆的看着他,伸手将她的娇躯拦倒在了床上。
  “啊!”
   少女很快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没有半点遮挡的呈现在了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眼前,眼见得他的目光如火, 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鼓胀饱满的挺翘,少女几乎本能的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前胸。
   “你.......你这个臭流氓,别碰我........”
   眼见得少女紧紧地蜷缩在床上,两条雪白好似凝脂般的长腿,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李晓峰的小兄弟,将他的牛仔裤上,高高的支起了一只巨大的小帐篷。
   “丫头,现在你也只是暂时没事而已,如果想要把体内煤气的毒排出来的话,最好还是去医院,诗韵,救护车大概什么时候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李晓峰讪讪的说着话,径直的将自己的脸转向了一旁。
  该死的,怎么自己就学不会那个老东西那种清心寡欲的功夫呢。
   李晓峰在心里骂着自己,起身便要朝着门外走了开去。
   虽然以他现在的功力,完全有能力用内功替少女逼出体内的毒素,但是,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他的内功,却会有很大程度上的耗损。
    
    反正医院的那些急救的药物,他又何必为了这个小丫头,去耗损自己宝贵的内功呢?
    
     “姐夫,他们说十分钟以后就到。”
    
    诗韵答应着,急匆匆的打开了卧室的房门,眼见得自己的闺蜜和李晓峰,以一副相当尴尬的姿势对峙着,立刻冲到了李晓峰的身前,不由分说的想要把他推出去。
    
     “出去,出去,我们女孩的房间,是你这个大男人可以随便进来的吗,而且你还........坏姐夫,快点出去啦。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诗韵,你给她喝点热水,别让她因为脱水再次昏迷。”
    
    李晓峰沉声吩咐了一句,起身离开了少女的房间,伸手带上了房间的房门。
    
    “婷婷,那个就是我姐夫了,也就是.......”
    
     诗韵坐到少女的旁边,红着脸和她解释了起来。
    
    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李晓峰的家里,将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少女抬上了救护车。
    
    由于考虑到少女身边没有其他的人照顾,诗韵和李晓峰,也只能坐上救护车,跟随着少女一路的来到了江大市的中心医院。
    
     “晓峰,臭小子,居然真的是你!”
    
     就在李晓峰站在收费处,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积蓄,准备支付少女住院费的时候,一个惊喜的女声,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李晓峰扭过脸,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立刻便呆立在了原地。
    
    那是一名看上去不过26,7岁的少妇,长着一张瘦长的瓜子脸,身材纤瘦挺秀,腰肢细柔,前胸鼓胀饱满,配上一身雪白的医用白大褂,看上去很有些制服诱惑的风韵。
    
     “孙老师!”
    
     眼见得少妇一脸兴奋地走向自己,李晓峰沉着嗓音喊了一声,一双大手,忍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已经三年的时间不见,想不到,当年就是医院里不老传说的她,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年轻漂亮,举手投足间,都洋溢着一种美轮美奂的御姐范。
    
     虽然气质和容貌,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李晓峰却敏捷的捕获了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寂和无奈。
    
     几乎本能的,李晓峰皱起了自己的鼻子。
    
    经过一番奇特的遭遇,他的鼻子,已经练得比起普通人来,不知道灵敏了多少倍,即便是某些相当不易捕捉的味道,也能够被他轻松地闻到。
    
     “为什么,根据她身上的判断,她至少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和男人在一起过了。”
    
     闻着通过少妇身上扩散到空气里的淡淡体香,李晓峰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疑惑。
    
     “切,叫方姐。你这个臭小子,这些年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给我来个信,害得我都报了警,整个江大的去找你。”
    

医路无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医路无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真爱趁现在14章

    原标题:真爱趁现在14章小说名字:真爱趁现在第十四章老年痴呆“那就好,添个孩子,家里也热闹些,说不定我的病就能早点好了。”老爷子笑眯眯地瞅着她,一脸的满足。“爷爷,我们……”苏百乐还想解释,蔺梵又急急打断她,“爷爷,该吃药了,心脏病的药,血糖高的药和胆固醇高的药,可别落下一样。”他转身看向一旁的林医生,交代道:“林伯伯,麻烦您盯着爷爷,他记性不好,老是丢三落四的。”“放心吧,我会看着蔺老的。”林医生点点头。“那行,爷爷,我先带百乐去买点东西,她刚回来,很多东西都不齐备。”蔺梵拉着苏百乐的手,就要

  • 第三种爱情14章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14章小说名称:第三种爱情第十四章不会在犯贱“如何?”当然是帮了她的大忙,掩饰住内心的喜悦,她学着他的口气,“嗯,已经查到了,谢了。”挑眉,这女人居然学他说话。往前迈一步靠近女人的易水寒,低着头,充满邪意的挑衅着表面冷静,内心却已经躁动不安的女人。“就一个谢!”感受到他的气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下的她,抬起头,傻呵呵地说:“我去帮你泡一杯咖啡,就当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咖啡是你该做的事,别用你该做的事作为谢礼。”抬手,易水寒轻松就抓住了她快要齐肩的秀发,一股淡淡的发香勾起了

  • 且行且珍惜14章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14章小说名字:且行且珍惜第014章意味着什么蓝澜不冷不淡地睨了眼前的人一眼,甩开了他的手,“俞先生,请你自重,你老婆还在这儿呢!”她重重地强调着老婆两个字。蓝沛儿这才发现,俞睿珉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沛儿,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下意识地解释。可蓝沛儿却不依不饶,一把抓住了蓝澜,“你到底要做什么?你都已经和凌暨结婚了,你还来做什么?”那冰冷而又咄咄逼人的话音不免让蓝澜蹙了眉,冷笑,“姐姐,是你的老公拽着我不让我走,要兴师问罪?找他去!”她咬着薄唇,强做镇定。

  • 前妻,请留步14章

    原标题:前妻,请留步14章小说名称:前妻,请留步第十四章告诉我你昨晚去哪了这一夜,冷清的让黎倩瞳瑟缩身子,她没办法想象,自己在叶世轩面前受的屈辱,自己方才为何还能够隐忍!她这一辈子,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隐忍,其实根本不可能!黎倩瞳还在想着这件事情,自己已经走到了很远的地方,这里黎倩瞳第一次去反抗叶世轩,还真的是十分的痛快!因为,自己的隐忍,还是需要发泄的,对于这些事情,黎倩瞳还是习惯,今日之后,老老实实的回去!还不知道,叶世轩如何对待自己呢!今晚,她是不想要回去,不想要面对!或许是冲动之后的恐惧,

  • 再见了我的爱14章

    原标题:再见了我的爱14章小说名:再见了我的爱第14章反常莫白开车送我,因是酒驾,所以不敢开的太快,他在车里问我:“最近和小川怎么样了?”“你最近怎么老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奇怪地看着他。他笑了笑:“我不是你的备胎吗?我要关心一下局势不是?”我抛给他一记卫生眼:“你给我好好当你的备胎,不许胡思乱想。”莫白先送我去了医院,我先去把苏樱的医疗费交了,上次顾小川给我的钱足有二十万,我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多钱,他才工作两年,就算不吃不喝也攒不到这个数目。问他的时候,他只说是帮我筹的,我也没有怀疑。莫白陪

  • 缺失的爱14章

    原标题:缺失的爱14章小说名字:缺失的爱第十四章:婆婆的算计看书的姐妹儿们,小落恳求你们,在看书的时候,麻烦点击收藏一下本书,你们动动手的事儿,对小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新书期,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在书评区留言回复,这样我才能知道你们再看我的书,支持我,我才能有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动力,拜托大家了!婆婆听到我的话不卑不亢,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哪儿做错了,指着我的脸警告道:“沈柠,我可警告你,你嫁给我们小阳,就是我们小阳的人,心得向着小阳,赚了钱也应该给我们花,你少琢磨你那个找了个大赌棍的妈。”看着婆婆

  • 初恋这件小事14章

    原标题:初恋这件小事14章小说名字:初恋这件小事第14章套路玩得深“我以为两位少爷都是大气敞亮的男子汉,不然也不会上次蹭了下我们车屁-股,就甩出一张支票来。”顾小妤狡黠地眨眨眼,“您上次说得随便填那三个字,现在还在我耳边回响呢,我当时就震惊了,感情电视剧里写得都是真的,钱对你们这样的人物来说,就跟废纸一样!那我就当了真了,觉得对你们来说,九千万张废纸,跟九张废纸比,不过是重了那么一丢丢。没想到……”说到这里,她长叹了一口气,“果然是套路玩得深,谁把谁当真,你们上流社会的人,我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 云巅之上14章

    原标题:云巅之上14章小说名字:云巅之上第14章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她瞥了霍少庭一眼,甄珠抿了抿唇,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相信过她吧?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睛轻轻地眨动着,就像是一只折翼的蝴蝶,正在扇动着它的翅膀,她的声音低低的,“我要是说,不是我做的,你信么?”霍少庭并没有回应甄珠的话,眼底的嘲讽更甚,他可不会忘了,这个女人,要是进入演艺圈,想必也是影后级别的人物吧。他冷冷地把问题抛回给了甄珠,“换作你,你信么?”甄珠冷笑了一声,她真是受够了他了,他可以把自己抛下,不管不顾,让自己守着这般冰冷无望的婚姻

  • 花容瘦14章

    原标题:花容瘦14章小说名:花容瘦第14章王爷可真小气王妃这才嫁入王府多长的时间呢,就想着红杏出墙了?这事情,必须回头禀报王爷才行!“呵呵,多谢大师的一番指点,付钱。”宁挽歌站起身来,瞪了身后的侍卫一眼。那一眼带着大大的埋怨之色。差一点就可以知道她想要的事情,可是偏偏该死的是这些侍卫来的太不是时候了。都是风陌寒那该死的男人,坏她好事。侍卫被宁挽歌瞪了一眼,暗暗认为是王妃心虚了。为首的侍卫,有些窘迫的轻轻挠了挠头说道:“王妃,属下出门匆忙,并未带银两……”宁挽歌瞪圆了眼睛,“你们家王爷可真是小气。

  • 色戒14章

    原标题:色戒14章小说书名:色戒014是否有以后我看着他眼底戏谑的笑意,“你不是说傍晚带回来一个人,为什么只有你自己。”他手指敲击在沙发扶手上,语气缓缓,“不是还没有到傍晚,你急什么。”他说完后又笑着垂眸看我,“两年前你瘦小枯干,在街边拦住行人询问怎么去找警察,公安局会不会管饭吃。我坐在车里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看上去那么年轻,怎么会悲惨到连饭都吃不上。这么久了,罗瑾桥这个名字,你记忆还深刻吗。”我不想回忆那段我脑海深处最不堪的过往,我狼狈得像一只流浪狗,被高高在上的他捡了回来,他遇到我那天恰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