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婚谋不轨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16 18:04: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婚谋不轨

第3章 成为阶下囚
韩子文气急败坏地拖着一路跌跌撞撞的曹玉淼来到地下车库,他铁黑着脸打开车门,不由分说将使尽全力挣扎的曹玉淼打横抱起扔进车里然后重重地关上车门,可在他还来不及从另一侧上车时,只见曹玉淼已经打开车门妄图逃跑。汇金地
  她的逃跑更加让韩子文气不可抑,他冷笑着快步追上她,抓住她狂吼:“你他妈跑什么!”
  “放开,放开,你,你要带我去哪里!”恐惧阵阵袭来,曹玉淼双腿发软,后悔自己不顾所以的行为。
  “别急我会让你知道的。”韩子文咬牙切齿地说。
  “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走。”曹玉淼感觉自己的处境已经绝无可退,她视死如归地说。
  “好,那你就去死吧。”韩子文不想再忍了,他可没有绝不动手打女人的戒条和风度,他甩手给了她两巴掌。版权huijindi.com
  一瞬间,只觉眼前天悬地转,两眼火冒金星,曹玉淼瘦弱的身体最终不支栽倒在地上。
  “不自量力的东西敢在这犯横,惹上老子你就自认倒霉吧。”韩子文看着倒在他脚边的女人发狠地说,然后抱起昏厥了的她走向车子。
  韩子文一路疾驰来到家门口,他看了看仍没苏醒的女人,下了车将她抱下车摁响门铃后抱她进屋。
  管家刘妈从可视电话中看到韩子文抱着一个女人惊诧不已,她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无状,一如往常般迎接着韩子文。
  韩子文进屋后直接将怀里的女人丢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愤恨地看着躺卧着的女人,一边扯掉领带扔在地上。
  年轻的帮佣萍萍可没有刘妈的自持,双手捂着嘴巴看着韩子文的一系动作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惊叫出声。阅读huijindi.com
  “刘妈,给我看好她,萍萍去收拾一间屋子让她住,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犯人,你们要好好看着她,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见她。”韩子文交待完毕,头也不回地走上楼去。
  曹玉淼在跌向沙发的一刻就已清醒过来,只是头还是晕晕的,但她没有错过听到韩子文对她的处置,他这是要囚禁她吗,她该怎么办?
  听到韩子文走远的脚步声,曹玉淼慢慢坐起身来,焦灼地看向同时也注视着自己的两个人。
  当刘妈看清楚曹玉淼的脸时大惊失色,怎么是她?在先生生病期间她见过她,当时的她还未脱离危险,可现在她怎么会被先生给带回来,为什么?
  刘妈是个有城府的人,她并没有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而是转身交待身边的萍萍,“没听见先生让你收拾房子,还不去愣在这干什么!”
  “噢!”萍萍对面前的这个女人充满好奇,她是谁,是先生的女人吗,要不怎么会被先生给抱着。虽有千般不愿可又不敢违拗刘妈的吩咐,只能乖乖地遵命行事。
  “先生交待了,你不许离开这里半步,你最好听话,这样对你我都好,知道吗!”刘妈觉得有义务说明先生对她制定的规定。
  “韩子文他没有权力限制我的自由,他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不能听他的话看管我……”听了刘妈的话,曹玉淼着急地站起来,双手无措地想要找出更好措辞来说服面前这个年长的女人能放自己离开这里。推荐huijindi.com
  “你最好识趣,在这个家先生就是王法。”刘妈打断曹玉淼的话,简明扼要地说完,打算离开。
  “不,求求你了,放我走,放我走,韩子文他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帮着他……”曹玉淼着急地哭出声来拉住欲走的刘妈跪下哀求着。
  “你求她没用,连这个都看不出,蠢笨的东西。”换了家居服的韩子文这时走下楼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刘妈冷漠地抽回被曹玉淼拽着的一只裤管,径直朝厨房走去。
  曹玉淼用手背擦拭掉留在脸颊的泪珠,挺了挺脊梁站了起来。版权huijindi.com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狱中囚,笼中鸟,想离开这里你就好好想想该怎样讨得我的欢心,除此之外谁都不能救你,你最好明白这一点。”韩子文走向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你想做什么?”他不可能做无用功,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曹玉淼心中不安。
  “做什么我还没想到,不过你将被困在这里,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除非你想出办法来,让我改变心意放你走。”此刻的韩子文充满邪气,双眼闪射出狡黠的光亮。
  “你想我怎么做?”曹玉淼勇敢地看向他问。
  “你好像除了这副皮囊外别无长处,你觉得呢?”韩子文状似色迷迷地看着她。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以你的身份不应该是下作的人,你想泄恨我认了,怎样才能让你解恨。”曹玉淼果决地看着他。
  “看来你真是不了解我,下不下作我不管,因为我做事向来没有尺度,怎么痛快我就怎么做,而现在我眼里只看到你是个女人,长得相当不错的女人。”韩子文嘴角扯开一抹笑,很有深意的说。
  听闻他的话,曹玉淼只觉眼前一黑跌坐在地板上。
  看到她如此地灰心失意让他顿时十分痛快,韩子文大笑着走上楼去,手头上还有一大堆工作,他没有时间逗弄她,这让他有些遗憾。
  等着吧曹玉淼你会很后悔惹到我的,要怪就怪你倒霉运吧。韩子文心情大好地上楼投身到工作中去,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第4章 相持不下
没想到因为他迟到一会事情就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陈萧铭实在难以置信韩子文会对一个女人做出这么没品的事,而且对象是曹玉淼。
  所幸韩子文并没有拿走她的手机,当陈萧铭赶赴晚宴时没找到曹玉淼时,还可以连络到她。
  曹玉淼强忍泪水,平静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现在自己的处境,心底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陈萧铭身上。
  陈萧铭知道事情的始末后急急忙忙驱车赶来。
  刘妈看到门外的陈萧铭后很有预见性地先将曹玉淼的房间门上锁,然后才为他开了门。
  “刘妈,玉淼呢?”进门后的陈萧铭急切地询问着。
  她叫玉淼。刘妈心中了然,没有露出任何情绪。
  “她在这里,您先上楼吧,先生在楼上,没他的指令我是不敢让您见到她的。”刘妈如实说。
  陈萧铭看了刘妈一眼,直接上楼。
  陈萧铭上楼后直奔书房,他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书房门,反身合上门时撞击出“砰!”的一声巨响。
  “你要干什么,不要吓她。”他走进韩子文。
  俯首工作中的韩子文并没有因为他的逼近而抬起头来。
  陈萧铭敲着他的桌子,吼着:“说话!”
  “你不要听信一面之词。”韩子文仍旧没有抬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分身之术让人叹为观止。
  “她说是她惹了你,这样你还要教训她?再说你有什么理由教训她,我们欠她不是一星半点,你怎么有脸再伤害她。”陈萧铭生气他的厚颜无耻。
  韩子文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陈萧铭,然后合上面前的文件,再重新看向他。
  “欠她,我们不欠她什么,你不要忘记我们是付了钱的,我卖、她买这么值当的买卖我有什么好欠她的,你又做什么替我还债。今天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欠她什么,你以后少管这件事,不需要对她觉得愧疚。”陈萧铭老觉得对那个女人有所亏欠,这让韩子文很气愤。
  “什么,命是用钱可以买来的吗,你不知道感恩吗……”陈萧铭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韩子文。
  “你少说教,少给我悲天悯人,我不打算追究你瞒着我窝藏着她的事,你也少管我,既然你可以,那为什么我就不行,你费话少说。”韩子奇颠倒是非曲直地说。
  “你他妈就是个无赖,痞子也比你德行好。”陈萧铭气得口不择言。
  陈萧铭脱掉外衣放在沙发扶手上,顺势坐在沙发上,冲着走向沙发一屁股就坐在上头的韩子文问:“你与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骂归骂,但搞清楚出了什么状况才是关键。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这几年你与她算怎么回事?”韩子文反问着。
  “长久的朝夕相对,难道你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情?”顿了顿韩子文试探着。
  “切,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对于他的无赖陈萧铭有些不屑。
  韩子文嘴角一动,“不是最好。”他说。
  陈萧铭站起身倒了杯水,又坐回原地,好一晌后才慢吞吞的说:“子文她是个好女人,我们该好好补偿她,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件事,但我始终认为我对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除非看到她今后过的很好,否则我一直心有不安,每次看到她我都有种极度的负罪感。”
  “你不要老是觉得我们是罪人,我们有什么罪,她是无偿地救我命吗,不理性看待问题的是你,需要调整心态的也是你,我们是超额付给她钱的,而且这几年,她也在你哪得到了一流的照顾和休养,我不再打算给她什么补偿。”
  “你真是可恶,救命之恩大于天,能以钱财去衡量吗?”陈萧铭好不容易平息了的怒火,被韩子文两言三语又点燃了起来。
  “人要不知感恩与猪狗有什么区别。”陈萧铭吼着。
  “要感恩、要报答这些以后由我来做,大不了我收了她,以身相抵。”韩子文不知死活地说,在说完后逃离到远离陈萧铭的一边,与他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简直对牛弹琴,懒得再跟你费话,我要带她回去。”陈萧铭丢下这句话,抄起外套,站起身向外走去。
  “你如果对她除了同情外没有其它感情,那就别再蹚这浑水,我会好好考虑如何一次性报答她的‘大恩大德’,解开你的束缚。”韩子文冲着他的背说。
  “提醒你过犹则乱,同情心太过泛滥,会出事的。”见陈萧铭停下脚步,韩子文继续说。
  “看来你是不打算轻易放她,你说你想怎样?”陈萧铭强按火气,耐着性子问。
  眼见两人相持不下,韩子文心生一计。
  “我今天吻了她,感觉不错,所以她给了我一个耳光,她火爆的性子很和我的胃口,我想试试对她的感觉。”韩子文说。
  “我警告你,她不是可以跟你玩的女人,你要再招惹她小心我翻脸。”陈萧铭怒不可遏。
  “你对她有意思?”他的反应如此强烈,让韩子文不得不怀疑。
  “胡说什么。”陈萧铭吼着。
  “那就行,除非你喜欢她,否则就别横加干涉我跟她的事,我对她很感兴趣,是真的你别不相信。”韩子文下了最后的定论,排除了陈萧铭一切想带曹玉淼离开的想法。
  陈萧铭看着韩子文认真的脸,心中有些无措。
  “我给你几天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最好给我一个交待,到时我来接她。”陈萧铭撂下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5章 韩子文略施小计
感觉有负于曹玉淼期望的陈萧铭,走出韩子文家后,几度想给曹玉淼打个电话,可明知她的希望落空,他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他缓缓走向自己的车子,上了车后并不急着将车驰出去,而是靠在座椅上陷入深思。
  韩子文说对曹玉淼突感兴趣的事,他不太相信,他们可是撒尿和泥巴的交情,他有什么性情陈萧铭还是了解的,他是风流可从不对玩不起的女人生非分之想,依此推断韩子文绝对不会是因为对她生出感情,一见钟情对韩子文不太可能。
  那么他(她)们起了什么冲突,玉淼怎样冲撞了子文,而让他不按牌理出牌?
  子文说他吻了玉淼的事,是真、是假?
  陈萧铭十分清楚韩子文的性格,一旦他铁了心要做的事,纵使别人使出千万种手段,他也不会罢手,唯有给他时间,让他理清楚他想要什么。
  但是他怎么能够告诉曹玉淼,自己不能强行将她带离韩子文家的原因,她对自己是寄于了多么大的希望,可现在他实在是无颜给她打电话。
  陈萧铭将头埋在双手中间,陷入深深的内疚之中。
  从刘妈锁上她的房门起,曹玉淼就知道一定是陈萧铭来了,她欣喜地贴着门上努力地听着外面的响动。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她耐心等待着。
  直到黑夜变成白昼,她也没能等来陈萧铭的好消息,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不知因为疲乏还是心累,她不知不觉沉沉睡去,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她困顿地睁开眼,明明是他(她)由外上锁的门,这时却要装得很有礼貌的敲着。
  她没出声,只是坐起身,静观着房门。
  刘妈先是敲了敲门以示礼节,然后才掏出钥匙打开门。
  “请出来用早餐!”刘妈不带任何表情的脸,说着不带任何情绪的话。
  “不必客气,我不吃。”毫无同情心的女人,曹玉淼别过脸去不看她。
  “你最好顺从着先生的意思,才不吃亏。请吧!”刘妈像是以帮她为前提地建议着。
  听到刘妈的话,曹玉淼转过身子看向她。
  “先生等着呢,请快点。”刘妈仍是那副没表情的脸。
  她才不会帮自己,她是韩子文忠实的仆人。曹玉淼不再拖延,只有见到韩子文的面,才有可能解决他(她)们之间的矛盾。
  曹玉淼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来,刘妈随着她一同出来。
  走进餐厅,曹玉淼看到端坐在餐桌旁的韩子文,他正在看报纸,听到脚步声后才抬起头,看到是她,他尽然笑了。
  他怎么会表现的这么邪门,曹玉淼防备的心并没有因此而放下设防。
  “请坐!”韩子文朝一边年轻的帮佣示意了一下。
  那个叫萍萍的帮佣赶忙过来为她搬出椅子。
  曹玉淼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坐下。
  “开饭!”韩子文一声令下,刘妈和萍萍忙开始布菜。
  看着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曹玉淼却毫无食欲。
  为什么陈萧铭没有带她走,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心中藏着事,又面对着时刻想将自己生吞活剥的仇敌,再美味的食物此刻在她嘴中,都味同嚼蜡。
  “萧铭因为我而一直想要弥补你,我已经同他商量过了,既然他觉得是我欠了你的人情,那就由我来还你,所以从今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在这里你同样会受到礼待。”韩子文的笑在曹玉淼眼中感不到真实。
  “不,你不再欠我什么,而他也不是因为歉疚而对我好。”听了韩子文的话,曹玉淼按压不住心中的抗拒,呼之于口。
  “那你觉得他是为什么对你好,他又怎么对你好了,我倒是很想听。”韩子文似笑非笑地问。
  发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曹玉淼不再说开口,只是机械地将吃着面前的食物。
  “萧铭是这世上凤毛麟角、硕果仅存的好人,我想不明白他除了出于愧疚而过分地对你关切外,还能有其它什么原因!”韩子文不着痕迹地试探着。
  “你想知道什么?”这次曹玉淼并不上钩,她直白地问。
  “你喜欢他!”韩子文突然说。
  曹玉淼身体一僵,然后她极力地想要掩盖什么,抓着勺子往口中胡乱地连塞了几口东西。
  韩子文没有忽视她的反应,原来她一直留在萧铭身边是这个原因。既然萧铭对她没意思,那么他就不会让她如愿,她没有资格喜欢萧铭。
  “你喜不喜欢萧铭?”这次韩子文问的那么的不经意。
  “没,我没有喜欢他。”曹玉淼不得不开口否认。这是她与陈萧铭的事,没有必要在这,对着自己所讨厌的男人说。
  “这样啊,幸好你没有喜欢上他,昨晚萧铭告诉我,他对你不是出于男女之情,只是因为感激你救过我,他全力对你好是为了我,这让我很感动。”韩子文用夸张的表情说着完全可以中伤曹玉琴感情的话。
  果然没让他失望,韩子文如愿以偿地看到,曹玉琴瞬间就垮下了脸,只差痛哭流泣。
  “不好意思啊,我上班时间到了,你放心好了,就安心住在这里,我会做到一如萧铭对你的照顾,我答应过他的。”韩子文看好戏的心情,在看到时间已经不早后,有些不尽性地草草收场。
  走出几步后,他又转身说:“对了,你的行车我会差人为你收拾,你不用担心。”然后心中偷笑快要中伤地走出了家门。
  韩子文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不,这么久的朝夕相处,她不相信陈萧铭对她完全没有感觉,他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有察觉出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对自己是那么的好,什么事都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她不能相信韩子文说的话,昨晚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让他没有带她离开这里。
  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曹玉淼努力地说服自己向乐观的方面去想。

婚谋不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婚谋不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

    原标题: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2章受不了他强来我的突然难受得不行,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和傅言殇接触多了受了他的影响,等再看沈寒的时候,我竟能硬生生压下愤怒,投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想打电话给傅言殇就尽管打吧,我为什么要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哪里,我要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做什么?”沈寒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似乎我突然的平静和淡漠让他很不习惯。“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孩子还会再有的?他究竟是自

  • 爱你,倾尽一生12章

    原标题:爱你,倾尽一生12章小说书名:爱你,倾尽一生第12章金牌医生为顾浩宇做手术龙骁一脸冰冷,没什么反应。顾知夏有些无奈,这男人就跟个冰块一般,也许,他根本理解不了‘人’的想法吧?吃完早餐,顾知夏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的,说是一会就安排顾浩宇的手术,让她过去签字。她昨天没开车过来,匆匆来到门口,希望龙骁能送她过去。“上车吧。”龙骁喊了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顾知夏赶紧钻到车里,系上安全带,“刚刚医院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安排浩宇的手术,能先送我一下不?”龙骁点头,轻轻嗯了声,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根

  • 绝品小农民12章

    原标题:绝品小农民12章小说书名:绝品小农民第12章林浩暴怒放着的两个鱼竿,也是老林头给做的,虽然这鱼竿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里掺杂着林浩和他爷爷的回忆,这鱼竿还是林浩前天在这钓了鱼,因为临时有点急事,才没有把鱼竿带回家,有人要是动了这鱼竿,那铁定一顿打是少不了的。四个人已经上岸,马上就拿起鱼竿,还有模有样的把鱼线往水里一扔。正在几人得意之时,林浩从旁边走了过来,见几个陌生人在摆弄他的鱼竿,顿时就怒火中烧,对着他们大叫一声道:“谁他妈让你们动的,赶紧把鱼竿给老子放在原处。”“咦?这是那个不长

  • 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12章

    原标题: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12章小说名字: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第12章好心情全部都被破坏了陆无双服侍着周瑜蔚蓝更衣梳妆的时候,她实在是空闲的要命,于是对转过脸去对陆无双轻声的说道:“无双,我们等下出去逛街吧!”陆无双一听见周瑜蔚蓝说要出去逛街,于是整张脸立马就变得惨白惨白的,低声的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小姐,可是老爷夫人今天临走之前都嘱咐过我了,让我好生的照顾好小姐,不要再跟着小姐你乱疯乱跑了。”陆无双的小脸看上去非常的认真,脸上的神情非常的尴尬,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小心翼翼的一字一句的重复着

  • 情帝12章

    原标题:情帝12章书名:情帝第一卷五绪轮回第12章一挑四时光如梭,转瞬数年。斜阳西沉,晚霞跃过朱墙绿瓦,落在了轩辕世家大院的东侧,这块如同疲累的巨兽一般趴着的坡地上,泛起一层迟暮般的殷红光芒。这里是轩辕世家的小校场,专门给世家的子弟练武之地。轻风拂过,透过摇曳的茅草缝隙,能够见到尘土滚滚间,几个半大的孩子正在打闹着。或许,应该说是打斗着,因为那中气十足的喝叫,和拳拳贴肉的凶狠,彰显着恣意的年少轻狂。而让人诧异的是,打斗的双方,实力很不均等。也不知道该说是一人单挑一群人,还是说一群人围殴一个人。用

  • 不灭星神12章

    原标题:不灭星神12章书名:不灭星神第12章星动九境秦家虽然并不算多么强大,但是也有近千族人,掌握着三个小镇,为了维持整个家族的日常开销,秦家五子,除了老大和老二常驻家中之外,其他三子分别在三个镇中掌管家族产业。家族会议就是要将所有族人从各地召回,然后商讨出合适的新任家主。秦家的议事厅内,热闹非凡,秦家之中,但凡是有点分量的族人,现在都聚集在此,而负责主持这次会议的就是秦家五子中的老大秦旭东。至于秦旭南,虽然重伤未愈,但是也被人搀扶了过来,毕竟他现在还是现任家主。秦旭东的目光挨个的从众人的身上扫

  • 九真九阳12章

    原标题:九真九阳12章小说名称:九真九阳第12章挺身而出,力撼强敌“别说了,大家先等等看!”苏奕突然转身,阻止众人继续攻击苏方。而苏方沉默了,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沉默了。他忽然看了看手臂上三条伤疤,如果一年多前,他还有些犹豫,但现在……他一定要成为修士,将家族神器降月刀找回来。不能让父亲死不瞑目,死后还背负骂名。“包围这里!”哪知,在苏家少年内讧的时刻,墓祠外突然一道森冷的吼声。少年们吓得一惊:“什么人来了?”苏奕片刻想到什么,拳头攥紧,凝视众人:“可能……可能是吴家人找上这里,要把我们给除掉!”

  • 超级苗医12章

    原标题:超级苗医12章书名:超级苗医第12章不服都不行扭腰弯身摆臂叉腿,慕婉婷姿势做的有板有眼,将身体筋骨拉伸锻炼的同时,也满足了苗小天一双眼睛的窥视,全身上下尽皆在小睡衣的失职下走光,白白嫩嫩的性感曲线,看的这丫不吃早饭都饱了。“看完了?”“没有……呃,我没看。”“别装了,洗刷完跟我上班去,别偷懒。”慕婉婷白了他一眼,转身朝她俏皮的扭了一下翘臀道,苗小天咽了一下口水,多么希望她说的是,“别装了,洗完澡跟我上床去,别偷懒……”洗涮完毕换好衣服,一起去了花芙女子养生会所。店里面的生意依旧冷清,但慕

  • 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12章

    原标题: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12章小说: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第12章别忘了,她姓顾“我知道了。”顾言的表情有些许的不耐烦,王婶察言观色,揣摩着应该又是小姐在闲她罗里罗嗦了,便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这一顿顾言吃得食之无味,随便夹了点菜便放下了筷子。王婶见顾言吃得这么少,赶紧上前道,“小姐,您还没吃饭呢。”“不想吃了。”顾言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再一次上楼。王婶在那面对着一桌子的丰富菜肴连连摇头,从小顾言就被冷皓然疼坏了,每次她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冷皓然都会无条件的满足她,以至于让她养成了现在挑食的毛病,真不知这样

  • 极品修真狂少12章

    原标题:极品修真狂少12章小说名字:极品修真狂少第12章吃货出山萧宇的神识其实来地球也没有很久,所以地球上的美食他当然也没吃多少,全部让云曦做主了。两盘精品牛排端上来,萧宇闻着味道,就觉得不错,心中暗道。这地球上虽说灵气少,资源少,但地球上还是很聪明的嘛,至少吃的东西都不错。“萧宇,来尝尝吧,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款牛排了,希望你也喜欢。”尝了一口,萧宇就觉得他的味觉得到了不错的满足,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真是不错,比当初我吃的只放一两种材料的肉好多了。”“什么?”云曦有些疑惑的看着萧宇。听到云曦疑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