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婚谋不轨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16 18:04: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婚谋不轨

第3章 成为阶下囚
韩子文气急败坏地拖着一路跌跌撞撞的曹玉淼来到地下车库,他铁黑着脸打开车门,不由分说将使尽全力挣扎的曹玉淼打横抱起扔进车里然后重重地关上车门,可在他还来不及从另一侧上车时,只见曹玉淼已经打开车门妄图逃跑。婚谋不轨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的逃跑更加让韩子文气不可抑,他冷笑着快步追上她,抓住她狂吼:“你他妈跑什么!”
  “放开,放开,你,你要带我去哪里!”恐惧阵阵袭来,曹玉淼双腿发软,后悔自己不顾所以的行为。
  “别急我会让你知道的。”韩子文咬牙切齿地说。
  “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走。”曹玉淼感觉自己的处境已经绝无可退,她视死如归地说。
  “好,那你就去死吧。”韩子文不想再忍了,他可没有绝不动手打女人的戒条和风度,他甩手给了她两巴掌。婚谋不轨小说txt全文阅读
  一瞬间,只觉眼前天悬地转,两眼火冒金星,曹玉淼瘦弱的身体最终不支栽倒在地上。
  “不自量力的东西敢在这犯横,惹上老子你就自认倒霉吧。”韩子文看着倒在他脚边的女人发狠地说,然后抱起昏厥了的她走向车子。
  韩子文一路疾驰来到家门口,他看了看仍没苏醒的女人,下了车将她抱下车摁响门铃后抱她进屋。
  管家刘妈从可视电话中看到韩子文抱着一个女人惊诧不已,她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无状,一如往常般迎接着韩子文。
  韩子文进屋后直接将怀里的女人丢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愤恨地看着躺卧着的女人,一边扯掉领带扔在地上。
  年轻的帮佣萍萍可没有刘妈的自持,双手捂着嘴巴看着韩子文的一系动作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惊叫出声。来自huijindi.com
  “刘妈,给我看好她,萍萍去收拾一间屋子让她住,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犯人,你们要好好看着她,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见她。”韩子文交待完毕,头也不回地走上楼去。
  曹玉淼在跌向沙发的一刻就已清醒过来,只是头还是晕晕的,但她没有错过听到韩子文对她的处置,他这是要囚禁她吗,她该怎么办?
  听到韩子文走远的脚步声,曹玉淼慢慢坐起身来,焦灼地看向同时也注视着自己的两个人。
  当刘妈看清楚曹玉淼的脸时大惊失色,怎么是她?在先生生病期间她见过她,当时的她还未脱离危险,可现在她怎么会被先生给带回来,为什么?
  刘妈是个有城府的人,她并没有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而是转身交待身边的萍萍,“没听见先生让你收拾房子,还不去愣在这干什么!”
  “噢!”萍萍对面前的这个女人充满好奇,她是谁,是先生的女人吗,要不怎么会被先生给抱着。虽有千般不愿可又不敢违拗刘妈的吩咐,只能乖乖地遵命行事。
  “先生交待了,你不许离开这里半步,你最好听话,这样对你我都好,知道吗!”刘妈觉得有义务说明先生对她制定的规定。
  “韩子文他没有权力限制我的自由,他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不能听他的话看管我……”听了刘妈的话,曹玉淼着急地站起来,双手无措地想要找出更好措辞来说服面前这个年长的女人能放自己离开这里。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你最好识趣,在这个家先生就是王法。”刘妈打断曹玉淼的话,简明扼要地说完,打算离开。
  “不,求求你了,放我走,放我走,韩子文他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帮着他……”曹玉淼着急地哭出声来拉住欲走的刘妈跪下哀求着。
  “你求她没用,连这个都看不出,蠢笨的东西。”换了家居服的韩子文这时走下楼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刘妈冷漠地抽回被曹玉淼拽着的一只裤管,径直朝厨房走去。
  曹玉淼用手背擦拭掉留在脸颊的泪珠,挺了挺脊梁站了起来。婚谋不轨小说txt全文阅读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狱中囚,笼中鸟,想离开这里你就好好想想该怎样讨得我的欢心,除此之外谁都不能救你,你最好明白这一点。”韩子文走向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你想做什么?”他不可能做无用功,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曹玉淼心中不安。
  “做什么我还没想到,不过你将被困在这里,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除非你想出办法来,让我改变心意放你走。”此刻的韩子文充满邪气,双眼闪射出狡黠的光亮。
  “你想我怎么做?”曹玉淼勇敢地看向他问。
  “你好像除了这副皮囊外别无长处,你觉得呢?”韩子文状似色迷迷地看着她。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以你的身份不应该是下作的人,你想泄恨我认了,怎样才能让你解恨。”曹玉淼果决地看着他。
  “看来你真是不了解我,下不下作我不管,因为我做事向来没有尺度,怎么痛快我就怎么做,而现在我眼里只看到你是个女人,长得相当不错的女人。”韩子文嘴角扯开一抹笑,很有深意的说。
  听闻他的话,曹玉淼只觉眼前一黑跌坐在地板上。
  看到她如此地灰心失意让他顿时十分痛快,韩子文大笑着走上楼去,手头上还有一大堆工作,他没有时间逗弄她,这让他有些遗憾。
  等着吧曹玉淼你会很后悔惹到我的,要怪就怪你倒霉运吧。韩子文心情大好地上楼投身到工作中去,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第4章 相持不下
没想到因为他迟到一会事情就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陈萧铭实在难以置信韩子文会对一个女人做出这么没品的事,而且对象是曹玉淼。
  所幸韩子文并没有拿走她的手机,当陈萧铭赶赴晚宴时没找到曹玉淼时,还可以连络到她。
  曹玉淼强忍泪水,平静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现在自己的处境,心底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陈萧铭身上。
  陈萧铭知道事情的始末后急急忙忙驱车赶来。
  刘妈看到门外的陈萧铭后很有预见性地先将曹玉淼的房间门上锁,然后才为他开了门。
  “刘妈,玉淼呢?”进门后的陈萧铭急切地询问着。
  她叫玉淼。刘妈心中了然,没有露出任何情绪。
  “她在这里,您先上楼吧,先生在楼上,没他的指令我是不敢让您见到她的。”刘妈如实说。
  陈萧铭看了刘妈一眼,直接上楼。
  陈萧铭上楼后直奔书房,他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书房门,反身合上门时撞击出“砰!”的一声巨响。
  “你要干什么,不要吓她。”他走进韩子文。
  俯首工作中的韩子文并没有因为他的逼近而抬起头来。
  陈萧铭敲着他的桌子,吼着:“说话!”
  “你不要听信一面之词。”韩子文仍旧没有抬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分身之术让人叹为观止。
  “她说是她惹了你,这样你还要教训她?再说你有什么理由教训她,我们欠她不是一星半点,你怎么有脸再伤害她。”陈萧铭生气他的厚颜无耻。
  韩子文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陈萧铭,然后合上面前的文件,再重新看向他。
  “欠她,我们不欠她什么,你不要忘记我们是付了钱的,我卖、她买这么值当的买卖我有什么好欠她的,你又做什么替我还债。今天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欠她什么,你以后少管这件事,不需要对她觉得愧疚。”陈萧铭老觉得对那个女人有所亏欠,这让韩子文很气愤。
  “什么,命是用钱可以买来的吗,你不知道感恩吗……”陈萧铭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韩子文。
  “你少说教,少给我悲天悯人,我不打算追究你瞒着我窝藏着她的事,你也少管我,既然你可以,那为什么我就不行,你费话少说。”韩子奇颠倒是非曲直地说。
  “你他妈就是个无赖,痞子也比你德行好。”陈萧铭气得口不择言。
  陈萧铭脱掉外衣放在沙发扶手上,顺势坐在沙发上,冲着走向沙发一屁股就坐在上头的韩子文问:“你与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骂归骂,但搞清楚出了什么状况才是关键。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这几年你与她算怎么回事?”韩子文反问着。
  “长久的朝夕相对,难道你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情?”顿了顿韩子文试探着。
  “切,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对于他的无赖陈萧铭有些不屑。
  韩子文嘴角一动,“不是最好。”他说。
  陈萧铭站起身倒了杯水,又坐回原地,好一晌后才慢吞吞的说:“子文她是个好女人,我们该好好补偿她,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件事,但我始终认为我对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除非看到她今后过的很好,否则我一直心有不安,每次看到她我都有种极度的负罪感。”
  “你不要老是觉得我们是罪人,我们有什么罪,她是无偿地救我命吗,不理性看待问题的是你,需要调整心态的也是你,我们是超额付给她钱的,而且这几年,她也在你哪得到了一流的照顾和休养,我不再打算给她什么补偿。”
  “你真是可恶,救命之恩大于天,能以钱财去衡量吗?”陈萧铭好不容易平息了的怒火,被韩子文两言三语又点燃了起来。
  “人要不知感恩与猪狗有什么区别。”陈萧铭吼着。
  “要感恩、要报答这些以后由我来做,大不了我收了她,以身相抵。”韩子文不知死活地说,在说完后逃离到远离陈萧铭的一边,与他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简直对牛弹琴,懒得再跟你费话,我要带她回去。”陈萧铭丢下这句话,抄起外套,站起身向外走去。
  “你如果对她除了同情外没有其它感情,那就别再蹚这浑水,我会好好考虑如何一次性报答她的‘大恩大德’,解开你的束缚。”韩子文冲着他的背说。
  “提醒你过犹则乱,同情心太过泛滥,会出事的。”见陈萧铭停下脚步,韩子文继续说。
  “看来你是不打算轻易放她,你说你想怎样?”陈萧铭强按火气,耐着性子问。
  眼见两人相持不下,韩子文心生一计。
  “我今天吻了她,感觉不错,所以她给了我一个耳光,她火爆的性子很和我的胃口,我想试试对她的感觉。”韩子文说。
  “我警告你,她不是可以跟你玩的女人,你要再招惹她小心我翻脸。”陈萧铭怒不可遏。
  “你对她有意思?”他的反应如此强烈,让韩子文不得不怀疑。
  “胡说什么。”陈萧铭吼着。
  “那就行,除非你喜欢她,否则就别横加干涉我跟她的事,我对她很感兴趣,是真的你别不相信。”韩子文下了最后的定论,排除了陈萧铭一切想带曹玉淼离开的想法。
  陈萧铭看着韩子文认真的脸,心中有些无措。
  “我给你几天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最好给我一个交待,到时我来接她。”陈萧铭撂下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5章 韩子文略施小计
感觉有负于曹玉淼期望的陈萧铭,走出韩子文家后,几度想给曹玉淼打个电话,可明知她的希望落空,他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他缓缓走向自己的车子,上了车后并不急着将车驰出去,而是靠在座椅上陷入深思。
  韩子文说对曹玉淼突感兴趣的事,他不太相信,他们可是撒尿和泥巴的交情,他有什么性情陈萧铭还是了解的,他是风流可从不对玩不起的女人生非分之想,依此推断韩子文绝对不会是因为对她生出感情,一见钟情对韩子文不太可能。
  那么他(她)们起了什么冲突,玉淼怎样冲撞了子文,而让他不按牌理出牌?
  子文说他吻了玉淼的事,是真、是假?
  陈萧铭十分清楚韩子文的性格,一旦他铁了心要做的事,纵使别人使出千万种手段,他也不会罢手,唯有给他时间,让他理清楚他想要什么。
  但是他怎么能够告诉曹玉淼,自己不能强行将她带离韩子文家的原因,她对自己是寄于了多么大的希望,可现在他实在是无颜给她打电话。
  陈萧铭将头埋在双手中间,陷入深深的内疚之中。
  从刘妈锁上她的房门起,曹玉淼就知道一定是陈萧铭来了,她欣喜地贴着门上努力地听着外面的响动。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她耐心等待着。
  直到黑夜变成白昼,她也没能等来陈萧铭的好消息,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不知因为疲乏还是心累,她不知不觉沉沉睡去,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她困顿地睁开眼,明明是他(她)由外上锁的门,这时却要装得很有礼貌的敲着。
  她没出声,只是坐起身,静观着房门。
  刘妈先是敲了敲门以示礼节,然后才掏出钥匙打开门。
  “请出来用早餐!”刘妈不带任何表情的脸,说着不带任何情绪的话。
  “不必客气,我不吃。”毫无同情心的女人,曹玉淼别过脸去不看她。
  “你最好顺从着先生的意思,才不吃亏。请吧!”刘妈像是以帮她为前提地建议着。
  听到刘妈的话,曹玉淼转过身子看向她。
  “先生等着呢,请快点。”刘妈仍是那副没表情的脸。
  她才不会帮自己,她是韩子文忠实的仆人。曹玉淼不再拖延,只有见到韩子文的面,才有可能解决他(她)们之间的矛盾。
  曹玉淼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来,刘妈随着她一同出来。
  走进餐厅,曹玉淼看到端坐在餐桌旁的韩子文,他正在看报纸,听到脚步声后才抬起头,看到是她,他尽然笑了。
  他怎么会表现的这么邪门,曹玉淼防备的心并没有因此而放下设防。
  “请坐!”韩子文朝一边年轻的帮佣示意了一下。
  那个叫萍萍的帮佣赶忙过来为她搬出椅子。
  曹玉淼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坐下。
  “开饭!”韩子文一声令下,刘妈和萍萍忙开始布菜。
  看着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曹玉淼却毫无食欲。
  为什么陈萧铭没有带她走,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心中藏着事,又面对着时刻想将自己生吞活剥的仇敌,再美味的食物此刻在她嘴中,都味同嚼蜡。
  “萧铭因为我而一直想要弥补你,我已经同他商量过了,既然他觉得是我欠了你的人情,那就由我来还你,所以从今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在这里你同样会受到礼待。”韩子文的笑在曹玉淼眼中感不到真实。
  “不,你不再欠我什么,而他也不是因为歉疚而对我好。”听了韩子文的话,曹玉淼按压不住心中的抗拒,呼之于口。
  “那你觉得他是为什么对你好,他又怎么对你好了,我倒是很想听。”韩子文似笑非笑地问。
  发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曹玉淼不再说开口,只是机械地将吃着面前的食物。
  “萧铭是这世上凤毛麟角、硕果仅存的好人,我想不明白他除了出于愧疚而过分地对你关切外,还能有其它什么原因!”韩子文不着痕迹地试探着。
  “你想知道什么?”这次曹玉淼并不上钩,她直白地问。
  “你喜欢他!”韩子文突然说。
  曹玉淼身体一僵,然后她极力地想要掩盖什么,抓着勺子往口中胡乱地连塞了几口东西。
  韩子文没有忽视她的反应,原来她一直留在萧铭身边是这个原因。既然萧铭对她没意思,那么他就不会让她如愿,她没有资格喜欢萧铭。
  “你喜不喜欢萧铭?”这次韩子文问的那么的不经意。
  “没,我没有喜欢他。”曹玉淼不得不开口否认。这是她与陈萧铭的事,没有必要在这,对着自己所讨厌的男人说。
  “这样啊,幸好你没有喜欢上他,昨晚萧铭告诉我,他对你不是出于男女之情,只是因为感激你救过我,他全力对你好是为了我,这让我很感动。”韩子文用夸张的表情说着完全可以中伤曹玉琴感情的话。
  果然没让他失望,韩子文如愿以偿地看到,曹玉琴瞬间就垮下了脸,只差痛哭流泣。
  “不好意思啊,我上班时间到了,你放心好了,就安心住在这里,我会做到一如萧铭对你的照顾,我答应过他的。”韩子文看好戏的心情,在看到时间已经不早后,有些不尽性地草草收场。
  走出几步后,他又转身说:“对了,你的行车我会差人为你收拾,你不用担心。”然后心中偷笑快要中伤地走出了家门。
  韩子文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不,这么久的朝夕相处,她不相信陈萧铭对她完全没有感觉,他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有察觉出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对自己是那么的好,什么事都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她不能相信韩子文说的话,昨晚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让他没有带她离开这里。
  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曹玉淼努力地说服自己向乐观的方面去想。

婚谋不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婚谋不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书名:女人有毒18章

    原标题:书名:女人有毒18章小说书名:书名:女人有毒第18章让你亲眼看着经过黄老六的手指深深浅浅的搅弄,孙娟的沟沟里水已经泛滥成灾,把她整个身体淹没得绵绵软软,嘴里娇昵昵地叫唤着。孙娟的浪态也激发得黄老六玄绷弓满,就要一刻也等不及地射进那片诱人的湿地。黄老六窜上炕的时候,身下的孽根差点就要把裤档顶破。他双手搭住孙娟的小裤权的腰边,撕牡般地把那小玩意噜毛毛狗儿一般噜下来,举到鼻尖闻了一会儿那上面湿混混的怪味儿,然后刷地扔到了一边儿。眼睛贪婪地望着孙娟那道花红草湿的沟谷,双手却急乱地把自己的内外裤权

  • 书名:桃运双修18章

    原标题:书名:桃运双修18章小说:书名:桃运双修第18章九转回魂针法周狼是学医的,心思还是比较慎密的,他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稍微一想,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高声道:“秦老将军、方智禅师,在下并非什么杀手,两位过虑了。”“你……你不是来刺杀秦老的?”除了赵小柔,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方智禅师有些不相信地问道,神情依旧紧张。“我在电视上和报纸上见过秦老将军,老将军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怎么会刺杀秦老。”周狼笑道:“禅师可不要给我随便扣帽子,在下可承受不起啊。”“难道真的搞错了?可我们得到情报,有东

  • 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18章

    原标题: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18章小说名: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第十八章我要死了电话是那个叫张波的小黄毛打来的,他跟我也没废话,威胁了我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看着一脸好的望着我的慧雅,我之前早准备好的话却堵在了嘴边,再也说不下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难道要跟着我一起倒霉?我知道我已经惹了一件大麻烦,这个时候如果再和慧雅在一起显然是不明智的,没准我会害了她,想到慧雅这么一个青春漂亮的女孩儿被我连累,我真的于心不忍,所以,我打定主意后直接告诉慧雅,说我最近有点急事要办,如果我一个月后还没有联系她

  • 书名:我的绝色女老板18章

    原标题:书名:我的绝色女老板18章书名:书名:我的绝色女老板第18回得陇望蜀的后果赵慎三一页页的仔细读着李小璐的日记,震撼的发现,里面是一个心灵纯净的女孩对一个男人那种真真切切的、一点都不掺杂世俗纷扰的爱情!“今天早上,三哥哥来上班,居然给我带了早餐,我看到里面是只有新城区三合轩才有的红枣蛋糕,就问他怎么跑那么远给我买这个?他微笑着说了句‘上次咱们去那里,你这个小馋猫不是吃个没完吗?知道你爱吃,我跑几步路算什么?’唉!三哥哥,你就是这样没来由的宠爱我啊!让我不由得不想着,如果一辈子都能这样被你宠

  • 书名:桃运乡村18章

    原标题:书名:桃运乡村18章书名:书名:桃运乡村第18章不倒翁柳如眉眼中虽然也有惊奇,但还是对贾鱼不屑的,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喜欢装腔作势。“你这是返还公款,但还是有责任的,所以你的村支书也被我撤了。”“呃……柳镇长,好像你没权利撤我的职吧?”贾鱼大咧咧坐在她对面。“什么?”柳如眉气的手一拍桌子,但拍了一下就后悔了,真疼啊!“贾鱼,村支书和村长都是基层镇政府直接可以任命,或者通过选举镇政府作为监督就可以,我怎么就没有权利撤你?”“切,因为我是县委直接任命的,也是县委空降入村的第一书记,所

  • 书名:我的极品女房东18章

    原标题:书名:我的极品女房东18章小说名字:书名:我的极品女房东第十八章小女人没有呢,怎么了?我立马回了过去,害怕赵晗会直接打电话过来,万一再引起她的怀疑,再完美的解释在女人的面前都是苍白的没什么事,就是一会不见到你,我就想你了,你说怎么办啊?嘿嘿……赵晗直接秒回我,看样子她确实无所事事,现在应该是躺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满心期待地想要看到我的回复。然而我看到一句我想你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马上回到她身边!一句我想你了,驱散了我全身所有的疲惫与不安,我头脑瞬间清明,此时路上人少车

  • 书名:嫂子的春天18章

    原标题:书名:嫂子的春天18章书名:书名:嫂子的春天第018章住在李强家“难?!”葛天宝一拍桌子,一脸严肃地斥道:“朱家荣同志啊,我对你很是失望啊!”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让一旁的朱家荣恨得牙直痒痒。“秦专员住宿的问题我从县城回来的路上就已经交代你去办了,你说说看,这已经多少天了?”李强刚从厨房回来就看到葛天宝在训人,还别说,这家伙训人的时候还真有点领导的架子:“做为一名党的同志,咱们一切都应该以党的任务为头等大事来对待,而秦专员这次被委派到咱们村里来莅临指导,这是咱们整个南平村的荣耀啊,可是你

  • 书名:婚外燃情18章

    原标题:书名:婚外燃情18章小说名称:书名:婚外燃情第018章丑人多作怪侯经理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侯夫人正在客厅边嗑瓜子边看电视,见他这么晚才回来,劈头盖脸地审讯道:“你是不是又出去夜总会找哪个小姐喝酒了?”“没有啊?”“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和哪个野女人鬼混了?”“你这人是怎么搞的,尽往歪的想。”“那你去哪里了?”老婆质问道。他从公文包里取出钱来,往茶几上一放,神秘地说:“我和客户打麻将了。”侯夫人一看这么一堆钱,眼前一亮说:“哇,赢这么多?”“哪里是赢的哟,是一个客户送的。”

  • 书名:保安之王18章

    原标题:书名:保安之王18章小说书名:书名:保安之王第18章:挡箭牌“手头紧?”杨一鼻孔里喷出一股浓烟,哼声道:“怎么个紧法?老子一个月工资三千块算不算多?要不要老子借点给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几个混蛋一个月光是喝酒都要用掉十多万?购买奢侈物资和泡妞的钱还要另算!”二龙和三炮不约而同地望向四妮,后者微笑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杨一以身作则要求节省,但也知道兄弟们个个都是提着脑袋在过日子,因此对他们私下生活作风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违反五大条令,一些踩线的小动作都一律不过问。因此对于

  • 书名:乡村花医18章

    原标题:书名:乡村花医18章小说名称:书名:乡村花医第十八章在我面前装病砰地一声,迅速关上病房,王寡妇一脸暧昧的看着李大嘴,笑眯眯的说道:大嘴,现在你王婶是病人,所以,你想干啥都可以,要是检查的时候脱衣服的话,王婶我也会配合的。说话间,王寡妇一屁股坐在病床上,胸前的两只尤物上下颤动着,因为角度的关系,李大嘴能够将王寡妇胸前的春光一览无遗。王婶,看你这样子健康得很,不想生病的样子啊。李大嘴嘴角危险,见到吴婶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淡淡说道。怎么可能?王婶我的肚子好疼,不信你摸摸。王寡妇见到李大嘴傻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