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悬疑灵异小说《冥王在上我在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1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冥王在上我在下

第一章 夜艳

  窗格透过的光将烛火压得很暗,鲜红色的纱帐垂了半边,掩住了妆台上的大红喜字,赵小初的衣衫已经滑落到腰下,令铎玄色的长衫半掩她的身体,视线朦胧一片,面具的边缘耀眼。悬疑灵异小说《冥王在上我在下》在线免费阅读

  一室旖旎风光。

  身上的人冰冰凉凉,仿佛是一具了无生气的尸体,赵小初瑟缩着:“放开!放开我!你身上凉!”

  令铎不动声色,反而抬起一只胳膊,将赵小初整个人压下去,顺势扯过被子,将两个人裹了个严严实实。赵小初大惊失色,拼命扑腾,令铎也不含糊,一只手就牢牢抓住她的两只手腕,牢牢固定在头顶,长腿一压,就将赵小初奋力乱蹬乱踹的腿压住。

  赵小初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出桎梏。等她力竭,喘着气安静下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令铎以怎样一种亲密的姿态,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压得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火光终于最后挣扎了一下,“嗤”地熄灭了,黑暗中,一根冰凉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顺着鬓角,一直滑到下巴,最后停留在她的唇上。赵小初浑身轻轻颤抖,不知是因为太凉,还是因为害怕,空气安静,赵小初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大得几乎震破耳膜,她甚至听不到令铎的呼吸。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虽然她是后来才知道,令铎,根本没有呼吸。

  她来不及躲避,令铎的吻就铺天盖地落下来,无法动弹,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月色透过窗格,面具的边缘闪着银光,在她视线里无限放大,赵小初睁大了眼睛,费力地扭曲身体,却被令铎牢牢压制住,令铎空着的另一只手扶上她纤细的腰,隔着衣料的冰冷让她又一哆嗦。

  令铎的双唇很凉,却很软,小心地吸吮着,引导着撬开她的牙。赵小初错愕着,想要躲避,却避无可避,一缕头发垂在她鼻尖,痒痒的,赵小初忘了呼吸,感觉胸腔里的空气都被榨干,缠绵了好久,令铎才错开脸,赵小初憋气憋了好久,忍不住咳嗽起来。

  令铎却好似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冰凉的唇一路向下,擦过耳根,停留在颈窝,赵小初整个人都禁不住蜷缩起来,拼命挣脱,好不容易挣脱了一点,令铎只轻轻一挪,就又把她拉了回来。

  嫁衣的腰带系着同心结,看着花里胡哨,其实特别特别容易打开,令铎的手只一拉,细长的腰带就从赵小初的腰间抽离,随手一扬,红色就坠落在黑暗里,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凛冽的锁骨。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赵小初的双手被令铎压在头顶,只能奋力扭动,令铎单手扣住她的腰,冰凉的吻一路向下,激得她浑身哆嗦,咬牙切齿,终于不管不顾开始大喊:“令铎你个混蛋!你个斯文败类!你个……唔……”还没喊完,令铎的吻再一次落下来,将她未出口的话牢牢堵在嘴里,一边三下五除二褪尽了她的嫁衣,强迫着分开她的腿。

  赵小初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对着令铎毫不犹豫,一口狠狠咬了下去,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令铎顿了一下,旋即吻得更深。

  赵小初一惯爱说爱笑,疯疯癫癫无所顾忌,便是当初全家惨遭灭门的时候,她也没有表现得特别特别反常。但是当她真的被压在身下,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心里就有了一种恐慌和不知所措,令铎第一次在她的眼角看见泪。

  他有点恶作剧满足一样的快感,伏在她的脖颈一侧,笑声有点哑:“敢咬我是么?胆子不小。”说着低头向下,咬上赵小初细弱的锁骨,锁骨下有一块疤痕,看得出是新伤。是真的咬,一排清晰的牙印。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赵小初惊慌的张大双眼,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令铎,令铎……啊!”身下传来撕裂的疼痛,赵小初痛得整个人都拱了起来,却与令铎贴合得更加紧密,令铎感觉到了身下的异样:“第一次?”

  赵小初彻底炸裂:“废!话!”说出的话字不成字,句不成句,被令铎冲撞得支离破碎:“令……令铎……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纤弱的手因为疼痛与令铎的手紧紧相握,耳边是他低沉的回应:“嗯……这样也好,你可以记我一辈子。”

  足足折腾了大半夜,赵小初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好像就是听着令铎在耳边的呼唤入眠,那声音低沉,染上了欲望的哑色,轻轻唤她的名字:“小初。”

  赵小初动了动身体,仿佛浑身都散了架,一边在心里把令铎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一遍,一边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叫了一声,枕边传来一声轻笑。

  

第二章 协议

  赵小初听出了是谁,极其不情愿地张开眼,果然就看到了令铎的半张脸,侧身在她身边,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覆上她的肚子:“这么快就饿了?”低下头,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看来我昨晚没有喂饱你啊。”

  赵小初翻了个白眼:“把手拿走!冷死了!”

  “冷啊?那我叫人给你拿个汤婆……”

  “不要,我饿了。”赵小初撇撇嘴抱怨:“现在我的胃就跟我的人一样一贫如洗。汇金地

  令铎不动声色:“哦,那也好,那一会就起来吃早餐吧,我已经叫人弄好了,一会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

  赵小初背对着他躺着,不答话,听见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估计是令铎在穿衣服。又等了好一阵,听到身后的门轻轻关上,赵小初才松了一口气,翻过身躺在床上,出神地看着房顶。

  她想,自己就这样,成亲了。昨晚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现在想来,恍如梦境一般。

  她与令铎的相识,也仿佛是一场梦。

  月光惨淡的修罗场,尸体横陈的双菱镇,原本繁华的镇子,上上下下八百口镇民,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赵小初只记得此起彼伏的哭泣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有马匹的嘶鸣,冲天的火光,她的头不知被什么击中,左肩锁骨下方被人用利器捅了个对穿,没有伤到心脏,却因为极度的疼痛晕了过去。阅读huijindi.com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归于沉寂,背景是泼墨一般漆黑的天空,半点亮色也无,踏碎枯叶的细微响声由远及近,赵小初的眼睛被鲜血糊住,模模糊糊看清眼前是个人,也许黑色的长靴上还沾满了血迹,她虚弱地抓住他的脚腕,指骨因为用力而变得苍白。

  她看到那人蹲下身,就再一次晕了过去,失去意识之前,她看到了那人银光闪闪的半边面具。

  全镇包括自己家人的八百人死于非命,房屋尽数烧毁,她得活着,必须活着。

  眼底的仇恨一闪而逝,令铎看过来时,就只看见她强撑着半边身子,对着令铎一个没心没肺的灿烂笑容,仿佛什么都不曾经历过的天真无邪的孩子。

  这一年她十五岁,一身稚气未脱。

  某一天,大伤初愈的赵小初坐在檀华居门口的石阶上晒太阳,令铎在里面窗边的小案上批改文书,嫩嫩的嗓音不远不近地传过来:“我要报仇。”一个淡定的陈述句。

  令铎来了兴趣,搁下笔:“哦?我看你天天好吃好睡,还以为你不在乎这件事情。”

  赵小初从石阶上上站起来,隔着一张桌子与他对望:“灭门之仇,能报最好还是报一报,不然总觉得自己吃了亏。诚然,我这个人不喜欢吃亏。”

  令铎透过面具,试图从这个十五岁女孩子的脸上看出一点隐忍的仇恨,可是没有,一丝丝也没有,仿佛是一张白纸一样神情,听她说报仇,仿佛在听一场笑话。

  他曲起食指敲敲桌子,仿佛是在思考,良久,他问:“你知道你的仇家是谁?”

  赵小初摇摇头。

  令铎又问:“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就能帮你报仇?万一我什么都不会,那你岂不是押错宝了?”

  赵小初有一点执拗的倔强,小声地嘟囔:“就是能。”

  令铎耳朵尖尖,自然是听到了这句极小声的嘟囔,于是他笑,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可我凭什么帮你?”

  “我……我洗衣做饭,什么都会做!”

  令铎笑得更加放肆:“我偌大一个檀华居,难道缺洗衣做饭的不成?”

  “那……那……”赵小初绞着手指,大眼睛茫然无措,令铎看了一会,低下身,勾起赵小初的下巴。手指冰冰凉凉,一直到现在,令铎也没想明白,自己当初怎么会说出那样一番话,大约是,脑袋漏风了吧。

  

第三章 缠绵

  他说:“我就缺一个夫人了,私以为你不错,一句话,答不答应?”

  赵小初猛地张大眼睛。

  这些天她在檀华居养伤,明里暗里确实听下人们说,大人对这个姑娘,是不一样的。他们谈起令铎,都称呼其为大人,看样子还是个官。

  特别是妆娘——这个令铎分配来照顾赵小初的一个侍女,说是侍女,其实也不合适,因为妆娘无论是穿着还是气度都与别的侍女不一样,看得出来令铎很看重她。

  妆娘轻易不会过来,只有上午换药,傍晚更衣,一日三餐的时候才会出现,一张原本端庄秀丽的脸阴沉得可怕,看赵小初的眼神宛如饿狼一般冒着绿光,仿佛要将她身上活活戳出两个大洞。

  赵小初砸砸嘴总结道:“妒火的颜色。”

  令铎解释道:“你嫁给我,我留下你,帮你报仇,不答应,我也不为难,好了就快点离开我这,我也不问你讨医药费,咱们一拍两散。”

  赵小初紧紧咬住下唇,良久,就在令铎以为她不会答应,准备叫妆娘送客的时候,赵小初微微点头,似乎觉得不够用力,又重重点了下头:“好。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说话算话,我会嫁给你,但是时限到你帮我报完仇为止。”

  令铎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讨价还价,歪着头,背对着烛火,神色暧昧不明:“你,跟我谈条件?你知道,我是谁吗?”

  赵小初当然不知道,一直到他凉薄的唇,轻轻吐出几个字:鸠、鸣、山,檀、华、居。一字一顿,无比清晰,赵小初蓦然长大了眼睛,凉意从头皮贯穿脚底。

  鸠鸣山上,檀华居内,万鬼之王,令铎。

  原来他其实是鬼。是鬼啊。

  赵小初瑟缩了一下,最先闪过脑海的念头是:“我去,抱上大腿了,粗的很……”

  她以前也曾听过鸠鸣山上有鬼的传闻,可是那传闻总带着三分虚假七分夸大,主要功能是用来吓唬镇上不听话的小孩子,赵小初早熟,对这些故事嗤之以鼻,从来起不到震慑作用,但是现在,传说中的鬼王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还要她嫁给他。

  这就让她的小心脏有些难以承受。

  令铎问:“怎么,害怕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后悔!”赵小初加重了语气。“绝不后悔。”

  令铎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空口白牙,我怎么相信?”看见赵小初的茫然无措,他恶趣味地冲她摆摆手,手心向上,手指收进来,摆手,叫她过来。

  赵小初突然意识到他想让自己做什么,站在原地皱着眉,思考了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母亲惨死的脸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赵小初走过去,她个子矮,只能踮起脚尖,手臂环住令铎的脖子,闭着眼睛,心里默念着:“死就死吧。”然后鼓足勇气吻了下去。

  令铎的唇很凉,就像他的体温一样,知道了他是鬼,倒也不奇怪。这是她第一次亲吻,不得要领,气息纷乱,在令铎的唇上乱七八糟蜻蜓点水一样,然后慢慢放下脚。

  令铎眸色一紧,即刻反客为主,猛地将赵小初拢进怀里,双手在她的屁股上一托,让她以一种双腿环住腰身的姿势坐在自己腿上,一只手用了些力气桎梏住,不让她挣脱,另一只手则托住她的后脑。

  赵小初奋力将令铎推开,可是令铎的力气大,纹丝不动。不断挣扎的身体撞到桌角,疼得“嘶”一声倒吸一口凉气,令铎却抓紧这个空子,灵巧的舌头滑入她的口腔。

  身后的笔墨纸砚散落一地,漆黑一团。

  漫长的一吻结束后,令铎放开她,任由她伏在他肩膀上大口大口喘气。

  他说:“学会了吗?”

  身后“啪嗒”一声,令铎应声抬头,赵小初的后背一僵,第一个念头是:“完蛋了!”

  

第四章 成亲

  中途闯进来的人,正是妆娘。

  原本她特意做了一盅燕窝粥,想着这几日鬼王大人批阅文书甚是辛苦,端过来补补身体,可是刚进门,就看到方才的一幕,手里的燕窝一个不稳,滚落到地上。

  赵小初有点怕妆娘,挣扎着要下来。令铎抱着她不让她动,一边皱起眉问妆娘:“怎么不敲门。”

  妆娘低着头站在门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闪着泪光,委屈巴巴的小模样。赵小初费力地扭过脖子去看,心里感叹道:“我见犹怜啊我见犹怜。令铎你屋子里有这样一个美人还来勾搭我,真是太不厚道了!”

  妆娘自然不知道赵小初心里在想什么,看见她依偎在令铎的怀里怒火就蹭蹭蹭往上涨,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贤淑模样:“奴婢给赵姑娘炖了燕窝粥,想着赵姑娘身上有伤,喝了好得快些,结果发现赵姑娘不在屋子里,于是想着,也许在您这,可谁知道……谁知……”后半句说不下去了,令铎摆摆手。

  “这样的话,再煮一碗就是了。下去吧。”

  妆娘委屈巴巴应了是,委屈巴巴收拾好洒落的粥,刚准备转身走,令铎又喊住她:“妆娘!”

  “奴婢在。”

  “记得加点红枣。”

  赵小初发誓,那一刻如果目光可以具象化,那么自己一定已经变成了一棵仙人掌,她无奈,心说令铎你自己心里真的没点什么数么?你真是害惨了老娘!

  不过显然,令铎对两个女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毫不知情,他揉揉赵小初柔软的头发,终于肯放她下来,说:“我真的要看文书了,要不然看不完了,一会你乖乖把粥喝了,我晚点筹备我们的婚事。”

  银色面具闪闪发光,嘴角有一抹笑,像是终于吃到了糖的小孩子。

  赵小初耸耸肩,一个人回去了。

  阳光很是明媚,晃得整个檀华居都仿佛金灿灿的,晃得赵小初的头有些微微疼痛。

  谁都不知道她在乎,就连令铎都不知道,她对双菱镇,有多在乎,在乎到午夜梦回的时候,一张张血淋淋的脸在她眼前嘶吼着,厉鬼索命一般。她活过了那一场屠杀,却在梦里死了一次又一次。

  甚至有的时候,她还能看见鬼。幻觉作祟,日复一日折磨着她脆弱的神经,赵小初深切地认识到,此仇不报,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安生。

  显然,令铎格外的有效率。

  屋内的烛火忽明忽暗,窗户没有关,窗外横斜的枝桠在素白的屏风上投下一片鬼影曈曈,耳畔是一个女子娇俏的笑声,似乎是在轻轻地呼唤,声音缥缈而空灵:“过来啊,你看看我……”

  眼前一片裙角晃动,仿佛近在眼前,赵小初本能地伸手,只看到阴风骤起压灭了烛火,一张被月光映得惨白的脸在离她鼻尖一寸远的地方正对着她,眼眶里是仿佛深渊一般的漆黑,满目的漆黑。

  女鬼盯着她的脸,发出尖利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咯……”绵延不绝地刺激着她的耳膜。

  赵小初浑身的汗毛炸起,猛地跳起来,发现是一个梦境。她惊魂未定地端坐在床上,纤长的十指紧紧抓着膝盖处的衣裙,华丽夺目的鸳鸯锦被揪成了一小团,牢牢攥在手里,两只绣花鞋不住地磨蹭着,可见心里的紧张。

  鸳鸯锦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嫁衣,赵小初情窦初开也不是没幻想过,可是当日的幻想与现实中的自己身边,终究不是同一个人,一夜之间,一切都换了模样。

  赵小初评价令铎:卑劣。要不是灭门之恨背在身上,赵小初才不会选择嫁给令铎,这样趁火打劫乘人之危,不是卑劣又是什么?思来想去,觉得这个评价甚是中肯。

  雕花门打开,脚步声缓缓逼近,赵小初紧张得手心一层汗,却再也没有了当时主动亲吻令铎的勇气。

  骨子里,她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她听到令铎温润的嗓音。

  

冥王在上我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冥王在上我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12月13日悦享礼仪培训机构走进西安高新区居然之家至尊店

    2017年12月13日陕西宾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携手陕西悦享培训机构走进西安高新区居然之家至尊店开展了会议接待礼仪培训活动接受培训的是居然之家至尊店管理人员、服务人员等本次培训从形象、站姿、坐姿实训以及见面礼仪、微笑礼仪、语言礼仪、座位礼仪、手势礼仪等服务礼仪方面作了培训。陕西悦享培训机构创始人马盼以丰富的教学经验和自身的实践经验,让员工意识到微笑服务的重要性,并以微笑、眼神以及身体语言的礼仪魅力,娓娓地讲述了服务人员如何塑造良好的职业形象。通过列举实例、助教示范、全员实操,利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

  • 核雕大师最出名的是谁?

    核雕大师最出名的是谁?这个问题一般不好直接回答吧,那么百匠诀文玩找了几位近乎明星色彩的核雕大师,我们一起来看看都是那几位吧。百匠诀文玩威信:mvip2050都传恭现年68岁的都传恭说,他从9岁开始跟祖父都兰桂学习书法、绘画、核雕、篆刻等,后来,渐渐对核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下学后就工于潍坊嵌银厂,心里始终放不下的还是核雕。他创作的作品“乾隆下江南”、“九龙戏水”、“十八罗汉”等受到人们的好评。其中最经典的是他用核皮刻制船上的锚链30多环,每环米粒大小,环环相扣,活动自如。还把核雕作品镶嵌在小屏风、

  • 哥窑的市场价值

    哥窑,在明朝宣德鼎彝谱中,为宋代五大名窑中位列第三,至今窑址未详,再加之名称上的异议,使得哥窑至今成为陶瓷史上的一个悬案,但是无论如何,哥窑精美的作品却为我们展现了一种别样的风情,我们通过在其身后数百年间的仿制就可以看到人们的这种喜爱程度,尤其是在清朝中期,更是达到了一个高峰。现在的哥窑大多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各大博物馆,文物拍卖市场上也多有哥窑品的出现,比如,在2004年香港佳得士拍卖行以364万港币的价钱拍出了一件南宋哥窑月白釉瓷器,在2006年7月苏富比拍卖行在亚

  • 居然之家高新店第三期礼仪培训活动圆满结束!

    礼仪服务,悦享培训12月26日,宾悦传媒携手悦享礼仪培训机构走进居然之家高新店,开展第三期的礼仪培训,陕西悦享培训机构创始人马盼老师亲临现场,通过讲授礼仪课程、示范指导动作、及时训练指出错误、模拟场景进行接待、与学员亲密互动的方式对居然之家所有销售人员、财务部、业务部、保洁等商场人员进行服务礼仪培训。经过前两期的培训,学院员们在仪容、仪态、仪表等方面已经有了大的认识和进步。先来回顾前期课程,见证居然之家员工们的进步。走进居然之家高新店前期回顾“服务是居然的生命”,这次培训居然之家的每一位学员都以

  • 上世纪史诗般的乡村耕织生活

    妈妈坐在门前,哼着花儿与少年,虽已时隔多年,记得她泪水涟涟。那些幽暗的时光,那些坚持与慌张,在临别的门前,妈妈望着我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很多人接受现实的荒野,不知不觉已垂暮之年。一年十年就在一辈子之间,忘记了要去寻找你的世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上世纪的乡村耕织生活是酱紫上世纪史诗般的乡村耕织生活上世纪史诗般的乡村耕织生活上世纪史诗般的乡村耕织生活上世纪史诗般的乡村耕织生活上世纪史诗般的乡

  • 梁晓声唯美温情作品《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在京首发

    2018年1月12日,梁晓声唯美温情作品《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新书在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首发,作者梁晓声、中国出版集团出版部副主任张力慧、现代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出席活动。父母是最朴素的人文在本书中,梁晓声怀着一贯的良知与责任感,用最朴素真挚的笔触记录下人世间最柔软动人的片段,文字依然率性真诚,字里行间饱含理想主义的光芒和对人生命运的深刻思考。值得一提的是,梁晓声在“朗读者”节目上朗读的《慈母情深》,正是本书所收录的《母亲》的一个片段。在发布会上,梁晓声也提到,当时写《母亲》和《父亲》的

  • 恭贺中国布草产业联盟战略合作启动仪式暨雅兰纺织集团十五周年盛典完美举办!

    12月22日中国布草产业联盟战略合作启动仪式暨雅兰纺织集团十五周年盛典完美举办,陕西宾悦传媒总经理马盼女士携手中国悦雅慧主持团亲自加盟主持本次活动。时光荏苒,岁月如歌,雅兰花开15载,经历了无数坎坷与风雨,从最初的萌芽,到如今的璀璨花开。一丝一缕织成锦绣雅兰。15年,是雅兰人不忘初心共同拼搏的15年;15年是与合作方风雨同舟携手共进的15年。盛宴随翩翩起舞的《丝舞长安》拉开序幕,带领在场的领导嘉宾一同回忆起雅兰过往的点点滴滴。15年的点滴仍历历在目,时间在流逝,空间在转移,唯一不变的是雅兰15年

  • 少林永增法师:舍与得的因果关系

  • 清代雍正粉彩的特点与解析

    清雍正朝,粉彩进入盛期。雍正粉彩在康熙粉彩的基础上有很大发展,无论造型、彩绘技法还是纹饰,都达到空前的高度,堪称粉彩瓷器的代表作。官、民窑同时大量生产,精细的官窑制品可与珐琅彩比美。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就,首先是它的地釉质量好,白度还是透明度甚至超过了明代永乐的白釉。陶瓷史家陈万里先生说过:“雍正白釉之进一步提高,合于釉上施加软彩的要求,因而收到相互为用、相得益彰的效果。藏品北京保利上拍《ABCD5050020》雍正粉彩的彩料配制技术也较高,珐琅彩在烧彩前与烧彩后呈色大致相同,而粉彩颜料则不同,除

  • 菩提尘香(文:鸟飞的声音)

    我在想,那一年在风中作画的蝴蝶是现在手中的哪一把土尘埃里,漩澓着落痕背负着一场生与死假如不会再有虔诚也就不会再有相遇梅开六度,浅然的时光渺若檀香,不敢行程太远却依旧逃不过别离梵音声随波映月这一轮隔天断地的守望独留海潮云音,拔节成须弥山红尘渡口,千帆竞过看见因果,看见解脱责任编辑:孙克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