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我们的幸福时光》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13:21 来源:网络 []

书名:我们的幸福时光

第一章 你不是喜欢钱吗?

雨越下越大,歇斯底里的样子好像要把这座城市都淹没掉,雨水打在落地窗上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却让人的心静不下来。网站http://www.huijindi.com/院子里面种着一丛蔷薇,现在盖上了一层塑料布,避免花瓣被雨水打落。

 温言抬头去看墙壁上面的挂钟,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偌大的宅子只有她一个人,她身上穿着刚刚换好的衣服,院子里面种下的蔷薇要是被雨水打落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今天应该不回来了吧……”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温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今年是第四年了。

 本来温言打算回去休息了,但是看着外面的大雨,她却只是站在窗户面前一动不动。

 外面突然响起来汽车停下的声音,温言一愣,却立马反应过来,朝着门口跑去,他回来了!

 顾寒景喝醉了,司机把他送到门口就交给了她,离开的时候司机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带着丝丝嘲讽和藐视。不过这样的目光温言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不以为然,扶起了顾寒景准备进屋,害怕顾寒景被雨水淋湿。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媛媛……媛媛……”

 顾寒景的嘴里传来一阵呢喃,听到这个名字,温言眉头一皱,却只是扶起顾寒景:“寒景,我们进去吧。”

 听到温言的话,顾寒景才抬起头来,醉了酒,他狭长的丹凤眼有些迷离,鼻梁高耸,刀削般的薄唇紧抿。在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顾寒景的眼睛里面顿时布满了寒霜,反手搂住了温言的腰,一把把温言抱起来。

 温言被吓了一跳,“寒景,你要干什么?”

 然而顾寒景好像根本听不到她的话一样,直接把她打横抱起,直接朝着二楼走去。

 温言被扔到了大床上面,心里一阵恐慌,看着顾寒景冷若冰霜的眼神,她连忙恳求:“寒景,你喝醉了,先休息一下好不好?”

 顾寒景不理会她,直接扑上来,一把就撕开了她的衣服。温言顿时觉得胸口一凉,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听到她的叫声,顾寒景才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脸,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冷笑:“温言,你叫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么?你赶走了媛媛,不就是期待我这么做么?怎么,现在开始装可怜了?”

 温言想要捂住胸口,却被顾寒景抓住了双手放在头顶,胸前的风光暴露无遗。汇金地“寒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顾寒景力气很大,温言根本无法挣脱,也不知道是因为手臂疼,还是心里的疼,让温言掉下眼泪来。

 “你哭什么?你这个女人不是最喜欢钱了么?为了钱让媛媛嫁给别人替你还债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为什么现在还在我面前装可怜?”顾寒景说完,忽然松开了她的手,从怀里掏出来钱包,眼底的嘲笑和厌恶在汹涌。“你放心,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说完,就看见顾寒景从钱包里面拿出来一沓人民币,他两根指头捏着厚厚的钞票,直接一把甩到了温言半裸的上身。

 “啪!”

 看到红色的钞票落到自己的身上,羞耻感从温言的心底慢慢爬起来,在胃底翻江倒海,恶心感让她觉得眩晕。

 “怎么了?看到这么多钱开心的说不出话了?”顾寒景精致的脸上勾起一抹冷笑,一只手抚摸上了温言的身体,她身体上面的钞票都被揉皱,然而顾寒景却变得兴奋起来。“既然你开心了,就应该让我开心了。汇金地

 “嘶!”

 布料被撕碎的声音传进了温言的耳朵,她从刚刚的恶心感中醒过神来了,连忙想要起身挣扎:“寒景,不要啊寒景!”

 然而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下身就被突然闯入,她的身上还盖着钞票,衣物全都被顾寒景撕碎。顾寒景根本不听她的话,已经开始疯狂的侵占她的身体。

 “不要……求求你……不要……”

 顾寒景撞击的力度很大,让温言眉头紧皱,眼泪好像断了线,不断地从眼眶之中滑落。顾寒景的身体覆盖下来,醉着酒意的温热气息扑在温言的脸上。这时候温言已经放弃了挣扎,任由顾寒景接近凶残地侵入她的身体,他们两人之间还隔着顾寒景冰凉的衣物和带着铜臭味的钞票。屈辱感在温言的身体里面撞击,但是她的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任由眼泪横流,等待着这一场侵占的结束。

 “媛媛……媛媛……”

 顾寒景的呢喃让温言的耳朵有些酥麻,又是那个名字。都市小说《我们的幸福时光》在线免费阅读温媛,她的亲生妹妹。

 “媛媛,我爱你……”

 温言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爱你,这三个字,她这几年来唯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从顾寒景的口中说出,可是她知道,这三个字不是属于她的。

 一股恶心的寒意从她的脊梁骨爬上来,她猛然瞪大了眼睛,使劲想要把顾寒景从她的身上推开,“顾寒景你起来!你起来啊!”

 她的声音接近歇斯底里,眼泪好像要跟外面的大雨一决高下一般。可是她哪里能推得动顾寒景,挣扎之中直接被顾寒景抓住了头发按在床上,下身突然狠狠地闯入,让温言的身体一阵抽搐,感觉到了顾寒景的身体逐渐松懈下来。

 头皮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顾寒景抬起头来,看着满脸泪寒,头发凌乱的温言:“呵呵,温言,你现在在装什么?当初告诉温媛你喜欢我,让媛媛代替你以身还债的时候,你怎么不是现在这幅表情?现在我不是都满足你了么?钱,和我,都在这里了。你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哭?”

第二章 只要给钱就行了

 温言哭得喉咙有些沙哑,连忙摇头:“寒景,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够了!我说过,不准你叫我的名字。”

 温言咬紧了牙关,“顾总。网站huijindi.com

 顾寒景这个时候已经站起来,拉好拉链,他依旧跟进来的时候一样,站在床边满脸冷厉地看着她。忽然眼光停留在了窗外院子里面的蔷薇身上,上面被人盖着一层薄薄的塑料布。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凌乱的温言,她的身上还盖着大把被揉皱的红色钞票。“呵呵,虚情假意。”

“哎哟你们不知道啊,我刚刚上电梯来的时候看到温言了,这大清早的真晦气!”

 “什么,你碰到温言了?那你还真倒霉,要不要喷喷香水去去味?”

 “好啊好啊,我真是郁闷,为什么她偏偏在我们这一层楼工作,跟她呼吸一样的空气都觉得恶心!”

 “就是啊,真是倒霉……”

 温言刚下电梯,还站在拐角处就听到了里面的议论声。她的脖子上面还带着青紫的淤痕,现在是夏天,她只能在脖子上面系一条丝巾,但是却根本是欲盖弥彰。那是当然了,这是顾寒景故意留下的,所以当然遮不住,顾寒景要的就是让所有人看到,怎么会留在她能够遮盖掉的地方呢?

 “快看啊,温言来了。”

 “啧啧啧,看她的脖子,昨晚上应该又赚了咱们总裁不少钱吧?”

 议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却恰好传进了温言的脖子里面。而她,手上带着橡胶手套,握着一把拖把,身上穿着粗陋的保洁员衣服。这是顾寒景给她安排的工作,她的任务白天就是在公司里面做一个保洁员,晚上就是在“奥尔斯”的别墅等着他来。

 即便是听到了他人的议论,温言也只是一声不吭,握着拖把就准备从她们的办公区域走过。

 “哎,温言,你过来一下。”刘娇娇看到温言就要离开办公区域,忽然站起来叫住了她。看到刘娇娇把温言叫住,顿时整个办公区域的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无一例外都是等着看热闹的。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温言牙根一紧,但是却没办法只好转过头,“娇娇姐,您有什么事情么?”温言从脸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着刘娇娇。

 刘娇娇脸上画着浓艳的妆容,听到温言的声音眉头一皱,一脸嫌恶:“叫谁娇娇姐呢?谁是你娇娇姐?别给我乱叫,我早上刚吃了午饭。”

 温言眼底一寒,可是却不能说什么,只好继续微笑着说道:“您有什么事情么?”

 这个时候刘娇娇勾起一抹恶作剧的笑容,拿过来旁边的钱包,抽出来一张一百块的大钞,走到了温言的面前。她涂满了猩红指甲油的手捏着红色的大钞,在温言面前晃悠:“这样吧,你去十道街给我买一包炒栗子回来,我想吃。剩下的钱就给你买午饭吃了,不用找了。”

 看着刘娇娇手里的红色钞票,温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却没有动。

 “哎呀娇娇姐,人家可是陪顾总的人,一晚上赚的可不止这点儿,一百块人家温小姐怎么肯去呢?”

 刘娇娇却耸了耸肩头,靠在一边,“我管这么多,当初她来顾总就说了,她是个清洁工,我们有什么粗活使唤她都可以,只要给钱就行了。我现在给钱了,她就该去给我买!”

 听到刘娇娇的话,温言低着头,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握着拖把的手轻轻地颤抖。刘娇娇却凑过来,“哎哟,委屈了?没事没事,来拿着吧……”

 说着,刘娇娇就要来拉开温言的衣领把钱塞进去,温言见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刘小姐,”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让温言一愣:“我记得顾总让温言来,说的粗活只是公司的活吧,你的私活,还是应该你自己做吧?”

 刘娇娇抬起头来,顿时脸色一变,“许副总,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当真嘛。”

 “温言怎么说也是顾总的人,还是给顾总个面子吧,恩?”

 “是是是,许副总说的是。”

 许朝阳走过来,低头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温言,眉头一皱。这个女人的事情他都知道,公司里面传言纷纷,都说她还有妹妹叫温媛。顾寒景在小的时候不小心走丢了,一直被一家孤儿院收养,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温言和温媛两姐妹。顾寒景跟温言的双胞胎妹妹温媛两小无猜,但是后来却因为温言欠下了高利贷,求温媛去跟富少在一起帮她还债,温媛也就这样跟着富少出国了,几年没有回来。

 许朝阳知道顾寒景为什么要把温言留在身边,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温言即便是忍受着顾寒景的折磨也要留在他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钱?这个女人就这么贪财?

 许朝阳刚准备开口跟温言说话,可是却没想到温言朝着他鞠了一躬,“谢谢副总,我先去工作了。”

 说完,温言就赶紧拿着拖把,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眼泪在她眼眶里面打转,屈辱涌上心头。

 来到了厕所旁边的小盥洗室,只有这里是她在这个公司的容身之所!

 温言越想越委屈,这些年,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她只是想单纯的保护自己的妹妹有错吗?

 她只是想单纯的爱一个人有错吗?

第三章 给我脱

 “言言,你是姐姐,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知道吗?”

 耳畔又响起了父母临终前牵着她的手说的话,温言的眼中再度闪过了一丝坚定。

 她没有错!

 “爸爸妈妈,我没有做错什么!”温言在心中低声的说道。

 “呦,躲在这抱头痛苦呢,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呢,受了委屈还在这哭,公司的活干完了吗,我那个地方我记得你可是还没打扫呢,还不赶紧去干活?要不是因为你,老娘我能被许副总责骂?”刘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看到抱头坐在地上的温言,立刻冷声说道。

 “是,我这就去!”温言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抬起旁边的水桶,就准备往办公室走去。

 只是在经过刘娇身边的时候,刘娇忽然间伸出脚,绊了温言一下。

 温言的身躯一下失去了平衡, 跌倒在地上。

 水桶里的脏水瞬间洒落,泼了温言自己一身,此刻她倒在地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真不知道,顾总怎么会喜欢跟你这样的婊子上床!”刘娇冷声的说道,不过转瞬间,刘娇的面色变得惨白。

 因为就在前面不远处,顾寒景正面目清冷的看着这边,而后大步走了过来。

 无视了刘娇惊恐的面容,顾寒景而是直接伸出手,一下将温言从地上拖了起来,然后一言不发的拽着她向前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温言被顾寒景就这么拖进了办公室。

 “脱衣服!”顾寒景冷声说道。

听到顾寒景的话,温言身体一怔,下意识地朝着后面后退了两步,两只手紧紧地拽住了衣服:“可是这里是办公室啊!”

顾寒景嘴角露出一丝微寒的嘲讽:“办公室?怎么,办公室你就不敢脱了么?在床上的时候,你不是放荡的很么?”

温言的眼眶有些酸涩,看着面前的顾寒景,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不是的,寒景,你不要这么对我。”

“不要这么对你?温言,听你的语气,似乎很无辜啊?”顾寒景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朝着温言缓缓靠近,温言连忙后退,一下子坐在了皮质的沙发上面。顾寒景微微俯身,一把捏住了温言的下巴。

顾寒景力气很大啊,死死地捏住温言的下巴,让她无法动弹,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顾寒景,一双眼睛之中氤氲着眼泪。

“温言,我对你,能跟你的手段相比么?”顾寒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面的寒霜让人忍不住颤抖。

寒景,为什么,我在你的眼睛里面永远只能够看到浓稠的恨意呢?

寒景,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么?

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看看我?

温言的身体在颤抖,看着顾寒景的目光也带着颤栗。

“怎么,你害怕了?那你说,媛媛那个时候,该多害怕啊?”

“嘶!”

顾寒景的话一说完,空气之中就想起了布料被撕碎的声音,温言下身一凉……

第四章 喜欢折磨 如你所愿

温言来不及做更多的反抗,裙子前面就已经被撕开了。脏水因为顾寒景的力气被挤出来,滴落在白色的地毯上面,有些刺眼。

“寒景,我求求你,你别这样。”

温言顿时有些失措和慌乱,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住自己的裙子无助露出的洁白大腿。

顾寒景这个时候站直了身体,扫了一眼地上被弄脏的地毯,眼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嫌恶:“温言,你还真是脏啊。”

此刻温言什么都听不见去,只能咬咬牙,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裙子,憋住眼泪不让它掉落下来。

没关系的寒景,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原谅我的,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是爱你的。

“寒景,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么?”

听到这句话的顾寒景一声冷笑,靠在办公桌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温言:“温言,你就不要说这种让人恶心的废话了好不好?我不是讨厌你,我是要把你在我手上彻彻底底地毁掉。”

呵呵,如果不是只要温言在这里,媛媛就早晚会回来的话,他早就弄死这个女人了。

“是么?”温言抬起头来,红着眼圈看着她面前的男人:“寒景,你知不知道,从你说你爱别人开始,你就已经毁掉我了。”

“别人?”听到这两个字,顾寒景眉头一挑,眼睛里面的寒霜让人脊背一凉。“也对,你也不配提起她的名字。滚吧。”

温言顿时有些惊讶,出去?可是她的裙子!

“寒景,可是……”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么?我让你,就这样给我滚出去。还是说,你想要我叫人进来送你出去?”顾寒景眉头紧锁,看着温言的眼神几乎要把她灼伤。

温言咬着下嘴唇,看着已经走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的男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一滴眼泪落到她的手指上面,悲伤好像决堤一般在她的心中汹涌。

没关系寒景,如果这样可以弥补你的话,我可以。

“顾总,那我先出去了。”

温言一只手捏着裙子,身体无法站直,深深地看了一眼桌子后头的男人之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顾寒景抬起头来,只能够看到女人的背影,紧紧攥着钢笔的手青筋暴起。

“哎哟,温言,你还真是奔放啊,这清洁工的衣服都快被你穿出花儿来了。”看到温言从顾寒景的办公室之中走出来,刘娇娇自然是第一个走上前来的,也眼尖看到了温言被撕裂的裙子。

裙子前面被撕成了两半,温言只能用手紧紧地抓着,免得裙子散开,露出里面的底裤。

温言听到刘娇娇的声音,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低着头准备快速从办公区走过。

可是刚刚刘娇娇的一句话,已经吸引了办公区的所有人,大家都纷纷朝着温言这边看过来。

“刘小姐,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看着刘娇娇走到自己面前来拦住了自己,温言依旧低着头,攥着裙子的手有些发白。

“别呀,温言。我看你这裙子改的还不错,不要这么小气嘛。都听说你身材好,今儿正好让大家看看啊!”说着,刘娇娇就伸手过去一把拉开了温言的手。

虽然温言慌乱之中连忙想要遮掩,但是却已经完了。

裙子散成两半,里面黑色的底裤一览无遗,顿时办公区里面的男人口哨轻响,女人们则是响起了嘲讽的笑声。

“请你让开!”温言有些恼怒,但是刘娇娇却还是站在她面前,丝毫没有要让她离开的意思。

然而刘娇娇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而是抱着手看着面前一脸慌乱的温言:“我说温言啊,虽然大家都知道你骨子里头是个狐媚子,但是这里毕竟是办公室。你把裙子弄成这样就来上班了,是不是有点有伤风化啊?”

虽然大家看到温言的裙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种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说话。温言的手微微颤抖,但是因为现在这条裙子还不知道能支撑多久,她只想要快点离开。

“刘小姐,你不让开,我就从旁边走好了。”

温言说罢,就要从刘娇娇身边经过,刘娇娇正准备伸手拉温言,却再一次听到了许朝阳的声音。

“刘小姐,我觉得你的工作量可能还是太小了,你来帮我把这份文件打印出来吧。”许朝阳五官温和,没有顾寒景那样凌冽,他朝着这边走过来,直接把手里的文件扔进了刘娇娇的怀里。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温言,“你跟我来。”

温言不敢抬头,急忙跟着许朝阳到了人少的地方。“围在腰上吧。”

看着许朝阳递过来的西装外套,温言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还是接了过来,围在了腰上。

拐角之后,顾寒景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这边,不错啊温言,这么快就开始为自己找下家了?你跑得掉么?

我们的幸福时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们的幸福时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鬼怪微信群第十一章冲刺黄晓昂首挺胸,扫视全场,用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喊出来,说完,他用中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眶,觉得很满意。精英就该有个精英的样子,比如说我,而你们,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尤其是胖妞旁边那个小子,怎么看着一副猥琐相,怎么看怎么烦,仿佛渣滓二字写在他脸上的一样。“到,黄经理我来了!”陈默举手示意。“你就是陈默?”黄晓更加厌恶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小子了,大步流星的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扶着镜框问道:“为什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传奇战神》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传奇战神》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传奇战神第十一章奥迪中的女人对黄馨儿来说,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她刚拿到驾照上路,根本不敢把速度开起来,只是缓慢而小心的开着。谁知道,居然被人从后面追尾了,一撞她便就慌了,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了,最后撞进了沟里。汽车前脸变形,她的大腿被方向盘卡住了,骨头仿佛是断了,玻璃也碎了,伤了她的肚子,锥心的痛楚抽走了她浑身的力量,她真后悔去学开车了。看着一个身影在车窗外查看,她忍着疼痛喊到:“救我。”苏狂当然要救她,这事归根究底

  • 云南唯一的蒙古族乡,700多年变迁他们的语言仍有老蒙古语的味道

    兴蒙乡那达慕盛况通海兴蒙蒙古族是1253年元世祖忽必烈率军南征后落籍云南的蒙古骑兵后裔,目前兴蒙乡大约生活着5000多名蒙古族人,是云南唯一的蒙古族聚居乡。在日前举行的“云南蒙古族民间文化传承发展研讨会”上,内蒙古阿拉善盟文联副主席额·宝勒德动情地说:“我现在的心情既伤感又高兴。远在千里之外的兴蒙同胞一直守望着家乡,这匹草原上丢失的骏马没有忘记祖先,同时我也为他们安居乐业的生活现状高兴。”解甲归田隐居杞麓山水公元1253年,元世祖忽必烈率10万骑兵攻打云南,彼时的通海县曲陀关为军事重镇,1283

  • 为什么客厅里一定要放一个流水摆件?很多人还傻傻不知道

    陶瓷的简约与朴质让人静思,水一边流,一边就有水雾弥漫整个居室,独特造型设计,工艺精湛,是难得的艺术摆件。这款陶瓷流水摆件,用流水聚财,配置加湿器平衡室内空气干湿度,净化空气,让人如沐在自然的春光中。这款流水摆件上的小和尚结合金鱼的模样,整体神态憨态可掬,和水中的小鱼相呼应。枯树流水的设计,很有禅韵。经过高温炙烤之后的陶瓷表面,泥色的石器,自带一种宁静清幽的感觉,再加入铜钱草或绿萝,流水潺潺的意境。这款摆件造型十分古朴独特,独特的复古造型,十分具有格调造型别致新颖的外观,典雅而唯美迷人,可以作为加

  • 深度好文!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文林清玄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轻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只说:开心是一种习惯!以前常常讨厌世人那些所谓的好心忠告,因为明明知道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事事喜欢去斤斤计较,到头来伤心难过的只是自己。常常听不习惯朋友的花言巧语,看不习惯朋友的惺惺假意,突然恨透了这个世界,感觉到处都是虚伪的面孔。也许是因为经历的

  • 一个月后,几百万人将要撤离青岛!

    一个月后几百万人将撤离青岛!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回家过年!据不完全统计青岛流动人口在200-300万左右即将变成“空城”的青岛,你还熟悉吗?青岛公交变“专车”平时上班去坐公交,特别是高峰期在寒风中等十几分钟才等到一辆结果还挤不上去在青岛坐公交挤得上车的人是璀璨钻石段位能抢到位置的简直就是王者啊!一个多月后公交绝对是出行第一选择花的是公交的费用,享受的是专车的服务开得还比出租快地铁站空得有些寂寞平时的地铁站是每个青岛人的噩梦每天承载着几十万人进出地铁可以说早高峰坐上地铁是一个奇迹再等一个月让你看看什么

  • 【心灵鸡汤】相逢是缘分,相处是福分

    有些事,明明知道无果却依然不悔有些情,明明知道无缘却依旧不舍生活就是一个过程苦过甜过,爱过恨过其实,也是结果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也会安宁痛了,就自己理疗伤了,就自己复原不要期望别人会给你最大的关怀谁也有自己的事情开心了,悄悄微笑悲伤了,暗暗努力生活就是这样一些人,想留,留不住一些事,想躲,躲不开人生总是这样希望的,常常得不到失望的,往往能碰到细细想来,也别失望留不住,并不是今后碰不到有时,失去碰到都是一种机遇生活需要放下看开相逢是缘,相处是情无论缘浅

  • 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张彦通到上海城隍庙走访调研

    道教之音上海讯2018年1月15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张彦通到上海城隍庙走访调研,上海市民宗委主任花蓓,副主任杜宇平,国家宗教事务局四司副司长匡盛,黄浦区委统战部部长王庆洲等领导陪同调研。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道教协会会长、上海城隍庙住持吉宏忠道长至山门处迎接张彦通副局长一行,并陪同参观庙内各殿堂及社会服务功能区。在慈爱超市,张彦通副局长关切地询问了慈善物品的捐赠和义卖的流程,对城隍庙在公益慈善方面的探索和努力表示肯定。在随后的座谈中,吉宏忠道长向张彦通副局长介绍了城隍庙悠久的历史以及近年

  • 创业路上,吾道不孤

    近日,英诺天使基金作为合作伙伴参与的青山资本宣传片《创业路上,吾道不孤》正式发布:从长城内外到东海之滨,从雪峰冰山到都市高楼,我们用另一种方式诠释了创业者的勇敢与伟大。创业维艰,你们创新不止;前路难行,你们并不孤独。2018年1月20-21日,英诺的伙伴青山资本将在北京召开一场浩大的消费升级年度盛会:青山妙会,欢迎你的到来。“这片严酷又美丽的土地白雪覆盖的岩峰林立,冷冽澄澈的溪水奔流,浓密的柏树,杜松与梣树共存。你眼前所见的一切皆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无法与此地或与你分离,因为我们只有同一种心跳。

  • 【今晚演出预告】曲目单公布,演出结束后还有免费大师课~

    春夏秋冬·桃花源丁雪儿古筝独奏音乐会曲目介绍春丰收锣鼓(古筝齐奏)6作曲:李祖基这是一首极具山东音乐特点的乐曲,该去借鉴了中国汉族民间吹打乐的鼓点加以变化,既有民族特点又具时代特点。墨戏(古筝独奏)7作曲:罗小慈墨戏宛如一个人的交响乐,时而深沉古拙,时而素淡空灵,时而淋漓挥洒,多变的音乐律动展现出中国书法气象万千的黑白世界。夏绿色的风(筝三重奏)7作曲:老锣在这首筝三重奏作品中,用古筝来演绎具有爵士节奏特点的音乐,仿佛置身于一篇郁郁葱葱的森林,树叶沙沙作响,又仿佛一阵绿色的风,带着青春气息扑面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