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遥不可及的依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13: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遥不可及的依恋

第1章 欠我的

严卿卿抬腿一个横扫就向身后的男人发动攻击,凌空一道风声呼啸作响。汇金地

反应极快的男人一个手刃就劈开了她的攻势,身体一动,抓着她的双手往上一举,把冲动的女人紧紧地控制在墙壁和他的怀抱之间。

“有话不能好好说么,比起动手我更喜欢动嘴。”

他的话音刚落,严卿卿就感受到唇上一湿,男人凉薄的唇紧紧地贴着她的,滑.腻的舌头急切无序地寻找着突破口。

跟一只手就能制住她的男人相比,无力挣扎的严卿卿显得弱小无比,纤细的手腕处更被捏的生疼。

她心口狂躁的悸动,在一想到两人之间尴尬的牵扯时,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胡乱地挣扎下,她终于得以从男人的唇舌中透一口气,崩溃的情绪随之爆发。

“顾夙你够了!”

太过近的距离让严卿卿无法聚焦,虽然看不清顾夙的眼神,却依旧能感受到他咬牙切齿的愤怒。都市小说《遥不可及的依恋》在线免费阅读

“够了?你和你妈欠我的,我怎么向你讨还都不够!”

严卿卿脸色煞白,他居然知道了。

在此之前,严卿卿以为她有生之年都不会再见到顾夙了。

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多起来,路过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个方向。

严卿卿莫名其妙地一股羞耻感,忍不住把头埋了起来,顺势避开了顾夙的锋芒。

“你看着我的眼睛!”

男人粗鲁的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肌肤相触的地方仿佛燃起一团炽热的火焰,烧得严卿卿意识衰竭。

“你不敢面对么?你的母亲做得出来,你身为她的女儿也会感到羞耻么?”

还没来得及对他的话做出反应,严卿卿只觉得手腕一痛,就被他带进了隔壁的包厢。

门“砰”的一声关上,隔绝了外面看戏的目光和纷纷的议论,也震得包厢里的人呆若木鸡。原文huijindi.com

“都给我滚出去!”

杯瓶碰撞之间,包厢里三三两两的人皆被顾夙强大的气场震慑住,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

严卿卿不可置信地看着行为蛮横的男人,眼里都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的恐惧。

“顾夙你想干什么……啊!”

话音未落,严卿卿就被重重甩在了沙发上,明明是软皮的坐垫却把她的整个身体一侧震得发麻。

顾夙慢慢解开手腕上的表放在了一边的茶几上,脸色可怕地朝她伸出手。

“干你!”

严卿卿脑袋里一片空白,全然忘记了自己身手并不差,此时只能和普通的柔弱女人一样做出下意识的反应,慌乱地往沙发前面爬离。

脚踝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拉住,重重地拖了回去,大手一挥,严卿卿轻薄的T恤就变成了一块破布。

娇嫩的肌肤被粗鲁地揉.捏着,严卿卿屈辱的感受盈满了整个眼眶,顾夙不带丝毫暖意的唇落在她的脖颈处,吸吮咬噬出一个个斑驳的红痕。都市小说《遥不可及的依恋》在线免费阅读

“严卿卿,记住我带给你的,这辈子你都把别想逃脱。”

顾夙恨得真切,说出口的话就像一个恶毒的诅咒。

严卿卿心口剧痛,手抖着挨上了一边茶几边缘放着的空酒瓶,闭着眼,狠狠的砸了上去。

第2章 物是人非

顾夙捂着钝痛的后脑勺,脸上阴沉得可怕。

门外传来保安中气十足的呵斥声,他从沙发上起来慢慢站直身体。

严卿卿还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之前紧紧抓在手里的酒瓶早已在她的愣怔之下“咕噜咕噜”滚到了一边。

“老板娘!老板娘!”

穿着保安服破门而入的三个男人拿着电棍紧张地看着顾夙,额头湿淋淋的汗水暴露了他们害怕戒备的心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顾夙深深看了一眼沉默的严卿卿,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严卿卿,来日方长。”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却被门口的人挡住了路。

三个大男人对峙一个人还瑟瑟发抖的模样很是滑稽。

“让他走。”

严卿卿无力地出声,脸埋在黑暗里表情晦涩不明。直到听见顾夙沉稳的越走越远的脚步声,她才脱力一般瘫软在了沙发上。都市小说《遥不可及的依恋》在线免费阅读

蜷缩起的身体呈现一种毫无安全感的姿态,女人无声地哭泣着。

顾夙口口声声说她们母女欠他的,可两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的她又有什么错呢,但是她却无法反驳。

对这个男人,她心里藏的都是说不出的感情。

刚认识顾夙的时候,是在伦敦,那时的严卿卿并不知道他就是顾家小少爷。

由于和黑手党之间发生冲突,她被黑手党教父路易斯绑架到了地下拍卖场,并喂了催情药。

救她的人就是顾夙。

后来他们就相爱了,如果不是严父的一个电话,严卿卿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上了母亲继子的床。

所以当严父提出接她回国的时候,严卿卿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逃离了顾夙的身边。

她以为再也不会遇见他,他也永远不会知道真相的时候,他们又相遇了。

四年前亲密无间的爱人,四年后重逢却是互相折磨的仇人。

逃过了四年前痛苦的面对,逃不过的是四年后疯狂的恩怨纠缠。

严卿卿伏在吧台上,没有人能从她朦胧的眼神中看到心中的疮痍。

“卿卿,给我倒杯柠檬水。”

闺蜜莫兰在一旁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纷乱的思绪。

从冰柜里拿出柠檬,切开的时候汁水溅进了严卿卿的眼睛,剧烈的痛感让她脸顿时皱成了一团,鼻子一酸,就有热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卿卿你还好吧?”

莫兰担心的问。

“我没事。”

我没事,我很好,这是严卿卿从小到大表现出来惯有的姿态。不管是小时候残缺的家庭,还是孤身一人在伦敦。

莫兰不止一次问过她在伦敦那一年到底发生过什么,总感觉她回来之后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莫兰是她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好朋友,她说不一样了,也许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吧。

如果没有和顾夙认识的话,她还是那个活得无所顾忌、不食人间烟火的严门大小姐严卿卿,开着自己的小酒吧,不用管黑道那些打打杀杀的危险,平平淡淡地活着。

今天这场意外重逢来得始料不及,打破了她宁静的生活,“来日方长”这四个字包含了多少不明的意味,她也不愿去想象。

第3章 信封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严卿卿瘫软在床上放空了脑袋,不知不觉差点睡了过去。

意识回笼的时候窗外已经黑得彻底,繁华的城市仿佛都陷入了沉睡。

她起身刚准备去浴室,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异响。

警惕性顿起,黑道的背景让严卿卿从小就认识到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危险,她从床头柜里掏出一把小型手枪,慢慢地靠近门口的位置。

猫眼里面显示门外没有一个人,安静如常。

狭窄的门缝里,地上静静躺着一个白色的信封,晃眼的白炽灯光下散发出诡异的光。

严卿卿心里有股强烈的不安。

把手里的武器放回原来的位置,她捡起地上的信封坐在床上发呆,迟迟没有打开的勇气。

手里厚厚的一沓像是照片的触感。

就在她鼓起勇气要一看究竟的时候,手边的电话骤然响起,惊得她一个激灵,一摸额头竟是出了不少冷汗。

一边平复着情绪,她随手将信封放进口袋,一边按下手机的接听键。

严父威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保姆说严希发烧了,我有事走不开,你回去看看吧。”

严希是严家收养的一个小女孩,她的亲生父母都是严门的部下,四年前在一场意外中双双丧生,留下了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孤苦无依,严父心里有愧,便将她收养在门下,很是疼爱。

那时严卿卿也刚从伦敦回来没多久,潜意识里心疼这个跟她同病相怜的女婴,便支持了父亲的决定。

由于处境危险,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严家手养了一个女婴,就连严卿卿最好的闺蜜莫兰都半点不知情。

一想到四年前那个哇哇大哭十分可怜的小婴儿,严卿卿手抚上小腹的位置,心里一阵钝痛。

四年前,这里也曾孕育过一个幼小的生命,只可惜却难产夭折了。

后来,她将对自己无缘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骨肉的爱都转移到了严希身上,所以在一得知严希生病的消息,她心里不由得非常担心。

“好的,父亲。”

离开才刚回来没多久的公寓,严卿卿开车驶向严宅。

一路的环境很安静,接近深夜的时间外面活动的人已经很少了,只有星星点点的车灯在遥远的地方闪烁。

后方直直照射的远光灯晃得严卿卿一阵恍惚,手里的方向盘一顿,差点撞上路边的护栏,气得她只想骂脏话。

意外的事情不止于此,后方的车辆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危险,反而加快了速度想要别她的车。

严卿卿心下一沉,升起不详的预感,她屏息凝神专注地盯着后视镜,做好最坏的打算。

宽阔的路面上两辆车速飞快的车你追我赶,气氛紧张。

黑色的车身一个漂移稳稳停在了严卿卿面前,她脚下慌乱狠狠踩了下去,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过后才避免了一场惨烈的车祸,看着前面明显是冲着她来的危险,严卿卿暗道不妙。

然而当顾夙那张冤孽般的脸从车门后面露出来的时候,她脸上所有的警惕和严肃都瞬间支离破碎。

第4章 母债女偿

带着凌人气势的顾夙走到她的车窗前,严卿卿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她怎么也想不到白天才碰撞过的男人,这么快又会遇上。

“来日方长”这四个字验证地未免也太快。

顾夙一脸煞气,严卿卿当然不会想到这个男人在酒吧外整整守了她一晚,从酒吧一路跟到家,又从家跟踪出来,只为了在这里堵她。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生命安全。

动作迅速地将车门反锁,严卿卿不想给顾夙任何和她对话的机会。

窗外的男人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到车上,发动引擎调转车头竟是朝着她的车做出冲刺的架势。

呼啸的引擎声中严卿卿的身体一片冰凉,透过玻璃看顾夙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他真的想要她死么?

胸腔压抑地快要不能呼吸,严卿卿终于忍无可忍的打开车门。

顾夙的动作很快,下车关门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气呵成。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严卿卿内心十分茫然,顾夙恨她母亲她很理解,但是为什么要把这份恨全部加诸在她身上呢?

爱上母亲继子的滋味,她心里的痛苦,有谁知道呢?铺天盖地的委屈淹没了严卿卿,她把情绪都转化为呐喊。

“我做错了什么?我是她的女儿,不是她!”

顾夙冷漠地看着崩溃的严卿卿,心里都是不以为然,这么多年来,他都活在仇恨里。

表面上风轻云淡,可他深夜里的难受又有谁知道?

“你没做错什么?那我妈又做错了什么?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一想到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让他为她报仇的样子,顾夙心里就满是痛苦,那个时候才八岁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将小三带回家,母亲气急含恨而终。

顾夙是顾家老头的老来子,他的妈妈生下他的时候已经四十好几了,高龄生产导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

而男人总是薄情的生物,家里看惯了模样蜡黄苍白的原配,就在外面花天酒地邂逅了二十多岁芳龄的美妇。

小三上位,生母病逝,家庭巨变沉重的打击着年幼的顾夙。

每每到了深夜他都一个人抱着母亲的照片缩在被窝里痛哭,没有人关心和心疼,诺大的顾家只有继母那张得意的嘴脸和父亲漠不关心的态度。

一个人在伦敦的日子只有寂寞相伴,还有午夜梦回母亲重复离他而去的噩梦。

现在严卿卿却问他,她做错了什么?

“你妈欠的债,就让你这个做女儿的来还吧!”

说话间顾夙欺身而上,将严卿卿压在车门上,胡乱地撕扯着她的衣服,冰凉的双手探进去所掠过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想不到比羞辱她身体来得更容易的报复方法。

被迫还债的严卿卿眼里满是绝望,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哭诉着这一场毫无公平性的博弈。

胸前的丰满在男人大力的揉搓下隐隐生痛,她开始猛烈地挣扎起来。

动作间一个白色的信封从口袋里掉落,里面的照片凌乱的洒满一地。

遥不可及的依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遥不可及的依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霸爱:求饶吧,宝贝儿TXT

    原标题:霸爱:求饶吧,宝贝儿TXT书名: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一章忆维斯特,一个半贵族的学院,一个学生们向往的学习天堂,它拥有世界级学院的环境和设备。所谓半贵族正来自于它的规章制度,所有人都认为贵族学院是贵族和富二代待的地方,而维斯特不同,它要求的是高收入,高支出,是一个不管你是什么人都能读的学院,只要你智商够高,它视金钱于粪土,智慧至高无上。闻人枭是维斯特高中部的学生,冷淡是同学对她的评语。光是她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在女生中就已经是佼佼者了,一双灵动的猫眼更是让人记忆深刻,她就像一只活在黑夜中的

  •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TXT

    原标题: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TXT书名: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1章摇晃的车T市,凌晨两点。红色酒吧!周遭一片灯红柳绿,震耳欲聋的音乐,吵得人心惶惶,昏暗的套房里面,安放心将最后一口酒喝下熏红的小脸微微扬起,看着面前微微发福的男人,打了一个酒嗝。“陈总,你说的,这一杯喝完,就跟我签了这份合同!”安放心将手中的酒杯倒过来,里面一滴酒都没有滴出,朝面前的男人晃了晃。男人看着她,别有深意的笑着,同样拿起面前的酒杯,一仰头,将酒一口饮尽,坏坏的笑道:“对,我说过,没骗你!”安放心一听,心里提着的大石总算落

  • 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TXT

    原标题: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TXT小说名: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1去找未婚夫献身奶茶店里。俞潇潇咬着奶茶的吸管,苦恼地对好友沈凌微诉苦。“怎么办啊,凌微,明天他就要回来了,爹地叫我明天搬去他所住的酒店,好好跟他相处几晚,免得到时候大家都不熟悉……”沈凌微惊呆了,“什么?你爹地这么开放?你们不是下周才举行婚礼吗?明晚就要洞房?”俞潇潇害羞的低下头:“不是啦,爹地是怕我们……不和谐……”沈凌微笑死了:“哈哈哈,没事没事,我给你支支招,保证你们和谐。”“什么招?这些,我都不太懂啊……”俞潇潇

  • 时光荏苒,爱不散TXT

    原标题:时光荏苒,爱不散TXT书名:时光荏苒,爱不散第1章我很贵的会所包间。“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男人将手里的烟狠狠捻灭,抓起桌上的一沓人民币,甩到女人身上,“今晚,干定你!”简汐从未想到,会在会所遇到两年未见的慕南风。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点她出台!红色钞票哗啦啦落在身上,简汐缓过神来,避开男人那怒潮暗涌的眸子,给了他一个很风尘的艳笑,“对不起慕总,会所规定,我不能出台。”她是这会所妈咪,不用出台。话音刚落,手腕上一紧,男人直接将她甩进洗手间,“嘭”得关上了门。“慕南风!你混蛋!你放开我

  • 听说余生不寂寞TXT

    原标题:听说余生不寂寞TXT小说名:听说余生不寂寞第1章还好他不爱凌晨两点,终于听到门扉拧动的声音。虞苼静静躺在床上,黑暗中大睁着双眼又等了许久,才感到一侧的床垫微微下沉。手握紧又松开,她鼓足了勇气开口:“寂深,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唔!”话说到一半就被男人翻身压下,双腕被对方单手制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顺着丝绸睡袍的领口滑了进去。虞苼一下绷紧了脊背,在他身下不自觉的战栗。总是这样,他随便的一个抚触就能让她溃不成军。而相比她的沉沦不自知,他从始至终游刃有余,即使在最情浓的时候,狭长双眸也清明的厉害。

  • 我能不能不爱你TXT

    原标题:我能不能不爱你TXT小说名称:我能不能不爱你第1章把衣服脱了林倩倩被带到成毅面前时,浑身都在颤抖,这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但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感觉到无边的恐惧。“把衣服脱了。”成毅目光深邃地盯着林倩倩,手中的红酒杯摇曳出曼妙的弧度。林倩倩攥了攥粉拳,几次抬起手,却都又放弃了,这对她来说实在太艰难了:“成……成先生,我……”“脱了。”成毅却根本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声音冷峻地让人无法拒绝。林倩倩目光含泪地咬着下唇,终于在几秒种后慢慢把手移向了自己上衣的纽扣,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从前

  • 听说余生不寂寞TXT

    原标题:听说余生不寂寞TXT小说:听说余生不寂寞第1章还好他不爱凌晨两点,终于听到门扉拧动的声音。虞苼静静躺在床上,黑暗中大睁着双眼又等了许久,才感到一侧的床垫微微下沉。手握紧又松开,她鼓足了勇气开口:“寂深,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唔!”话说到一半就被男人翻身压下,双腕被对方单手制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顺着丝绸睡袍的领口滑了进去。虞苼一下绷紧了脊背,在他身下不自觉的战栗。总是这样,他随便的一个抚触就能让她溃不成军。而相比她的沉沦不自知,他从始至终游刃有余,即使在最情浓的时候,狭长双眸也清明的厉害。他

  • 中央邮局和国家剧院,墨西哥-1936年3D版《环球旅行》

    一张老照片一个刹那的瞬间承载着一段永恒的历史让照片时光机带我们穿越100年时光去环游世界!请把手机转过来看,会更加震撼哦请把手机转回照片背后的原版文字介绍(译文):中央邮局和国家剧院,墨西哥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华雷兹大道,从这里向右方、在中央邮局或卡萨德科雷罗斯的西边,我们看到的是共和国最漂亮的建筑之一,它建成于1907年,花费了约2900000美元。它采用银匠式风格建造,外表装饰丰富华丽。内部自由地运用了墨西哥美丽的缟玛瑙装饰,耀眼夺目。青铜格栅是由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家铸造厂制造,尺寸十分精确。这是

  • 周口诗人端午诗会淮阳莲舍雅集之项城篇(二十七首)

    周口诗人端午诗会淮阳莲舍雅集(项城篇)二十七首端午诗会莲舍雅集序王东天朝六十九年,岁在戊戌,夏至之初。陈楚诸贤,毕集于莲舍,赏龙湖,沐荷风,歌清音以抒怀,吟长诗以咏志。寄哀思于屈子,倾慈悲于山果。是日也,采竹叶,蒸糯米,夫子手拙,操持于炉火,美人心细,巧工于案桌。其乐也融融,其情也恰恰。天高远而水辽阔,竹林翠而荷叶碧。当此美景,思绪波涌。屈子忠烈,不负于家国,故千秋所以仰视者,非唯其才华,乃赤子之情怀,君子之气节。其谋众人之利,不顾一己之私,佛家曰舍得,儒家曰仁义,今人曰博爱。呜呼,人生若白驹过

  • 插画师-爱画可爱萌物的加拿大艺术家:birduyen,贴纸也是好帮手。

    欢迎关注并分享:我爱简笔画!以下部分节选自19楼达人课堂:云朵小生活Instagram网红博主@birduyen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艺术家她擅长绘制各种可爱的小女孩插画其实,小编去年也介绍过这位插画师的。不过,今天是有另外她的画作介绍,所以大家还是继续学习下吧。:)(传送门:胶带妙用|纸胶带也能画插画?)但和普通的插画师不同birduyen的这些画底色都是用胶带纸贴出来的!birduyen将绘画和胶带相结合把纸胶带剪裁成插画人物的衣服甚至是美人鱼的尾巴别有一番特色这是她的绘画过程↓先画好草稿再把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