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悲风秋画扇》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13: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悲风秋画扇

第1章 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她

“莫兰!你给我滚出去!”

祁安修暴躁地掀开被子,手指着门口,对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怒吼。推荐huijindi.com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了,上次是偷溜进浴室,上上次是躲在车后座,这次居然直接脱光了躺床上来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床上的莫兰眼神一暗,丝毫不介意自己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双腿交叠着,动作妖娆地伸出一只脚去钩站在床边的祁安修的睡袍。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露出来的健硕的胸膛。

“我好看么?”

放眼整个A市,谁敢说莫兰不好看?

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段,目含情,声带娇,三围傲人,性格火辣直爽,端似一朵娇艳妩媚的玫瑰花。

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玫瑰女神,每天都在上演勾引姐夫的背德戏码。

祁安修厌恶地把被子又重覆到了莫兰身上,他实在想不通,像莫莉那么温文尔雅的美好姑娘,怎么会有莫兰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妹妹。

想到莫莉,他的心一痛,眼神里酝酿的黑气越来越重。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我叫你滚出去你听到没!要不是看在莫莉的份上,你连跟我说话都不配!”

已经习惯祁安修的毒舌和抗拒,莫兰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看着面前俊朗非凡的男人,她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在床上弓起,借着柔软的腰部身子立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背后的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拂过光洁的背,落在不盈一握的腰间。身前的风光自然被被子挡住了。

看着身体前倾慢慢向他靠近的莫兰,祁安修喉头一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女人贴面的问候。

没能如愿挨到他,莫兰微微嘟起嘴。

“祁安修,我叫你姐夫难道不是更刺激么,呵呵,你在避讳些什么呢,我姐都死了三年……”

讥笑的话语因为一个狠历的巴掌戛然而止。莫兰倒在床上手捂着脸沉默地看着怒不可遏的祁安修,撑着身体的手臂因为疼痛颤抖不已。

祁安修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得知他刚刚那一巴掌有多用力。说明huijindi.com低头看着阵阵发麻的掌心,祁安修心里生出深深的厌倦感。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这是他第一次打莫兰。

这个女人总是乐此不疲想方设法的揭开他心里的伤疤,也不知道到底是讽刺了别人还是侮辱了自己。

莫兰受了一巴掌,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慢条斯理的下床捡起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优雅地穿上,光脚背对着祁安修站着,长时间的赤身裸体让她感觉森冷。

房间里一时无声,莫兰走到门口,突地发出轻哼的笑声。正准备彻底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房间,祁安修凛然的声音直直刺向她的心门。汇金地

“莫兰,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莫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门口迤逦的身影一顿,装作没听见一般消失在了祁安修的视线中。

没有人看见,莫兰美艳无双的脸庞此刻尽是肝肠寸断的泪水。

第2章 悲剧

莫兰慵懒地伏在吧台上,空酒杯在手里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

“莫兰你丫的又翘班。”

严卿卿站在吧台里面数落她,手轻巧的一抬又往莫兰的杯子里加满了柠檬水。

莫兰好笑地看着自己的闺蜜,舔了舔嘴唇,把杯子送到嘴边仰头就是一大口。来自huijindi.com却在下一刻表情扭曲地蜷缩起身子,仿佛喝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你TM柠檬水根本没放水吧!”

牙根和脸颊被酸涩地不停抽搐,莫兰此刻只想把杯子砸到严卿卿头上。

“你丫喝柠檬水的姿势就跟喝二锅头一样豪迈,怎么着要上山打虎啊?”

严卿卿手撑在吧台上说风凉话,嘴里边发出啧啧的嘲笑声,每回这样整莫兰都屡试不爽,偏偏莫兰还是个不会往外吐只会往肚子里咽的,瞧她眼角泪水白花花的样子严卿卿就兴灾乐祸。

终于把口腔里那股强酸感缓和过去,莫兰苦大仇深地复又趴到了吧台上。

“我要不是酒精严重过敏,你这酒吧三天之内就得关门。”

“得了吧,莫美女您可真能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客人,还没到群魔乱舞的高峰期。汇金地

莫兰坐在高脚凳上的屁股配合着腰扭了扭,活动了下酸胀的身子。一番姿势性感妖娆,长腿一抬,牛仔热裤里的蕾丝边隐约可见。

祁安修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惹眼的画面,眉头一皱。

背对着他的莫兰当然不知道前天才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就在身后,严卿卿却是一眼就看见了。

她眼里闪过一抹晦暗的神色,若无其事的提醒莫兰。

“美女,你要打的虎来了。”

莫兰拿着杯子的手一僵,立马就听懂了严卿卿的暗示,灵活地转过身子,脸上装作惊喜的样子,和祁安修打招呼。

“姐夫,晚上好啊。”

祁安修垂下眼睑,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径直绕过了吧台向里面走去,把避如蛇蝎的举动表现地淋漓尽致。

莫兰左边的脸颊仿佛在隐隐作痛。

外人都道曾经的祁家大少祁安修和莫家千金莫莉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要不是新婚那晚一场意外悲剧,恐怕两人孩子都能打王者了。

令人啧啧喟叹的,是痴情绝对的祁安修,不顾祁家长辈的反对,硬是给自己坐实了一个祁莫氏未亡人的名头,今年都28了,坚决不再另娶。

莫兰这小妮子比莫莉小两岁,第一眼见到祁安修的时候才两岁半。和小男生打架哭鼻子跑去找姐姐求安慰,就看到了偷偷给姐姐递巧克力的同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祁安修。

小时候的莫家两姐妹就出落得水灵灵了,一个乖巧文静,一个活泼任性。相对莫兰来说,莫莉的甜美可爱更得同龄孩子的喜爱追逐。

整天和男孩子闹得灰头土脸,踩着别人肚子让人叫“老大”的莫兰,不知怎么就独独对斯文整洁安静高冷的祁安修有着充分的好感。

年幼的时光总是过得没那么多深沉的心思的,直到有一天莫兰发现,乖巧柔弱的姐姐已经不需要她这个小两岁的妹妹来保护了,她的身边有一个俊朗意气安全感十足的少年。

再后来,他们就订婚了。

莫兰继续做她的小太妹,只是这个小太妹的心里,却有了姐姐身边的小少年。

第3章 一个巴掌一杯酒

莫兰又重新无精打采地坐回来。

看着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固执。

就是一个画地为牢的傻子。

察觉到闺蜜的关心,莫兰心里一暖,脸上又扬起娇媚的笑。

“听说今天祁安修的小舅舅刚从国外回来,想必他今天就是来这里聚会的。”

莫兰眼里散发出狡黠的光,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又要惹事了。

“讲道理我也要叫一声小舅的,怎么能不去欢迎他呢?”

莫兰钻进严卿卿的办公室不知道从哪搜出一件兔女郎的制服,大大喇喇就换上了,紧身的粉红色连体背心将她火爆的身材紧紧包裹住,长腿配黑丝堪堪到大腿的位置,整个腿根都是露出来的,屁股中间一个拳头大的兔尾巴毛球,头上粉色的宽大兔耳映地莫兰脸色红润。她翘起臀、部,背对着严卿卿晃了晃尾巴。

作为女人,严卿卿都觉得眼前的画面不忍直视。

祁安修自进酒吧看到莫兰,就一直有股不安感,他甩了甩头,拿起酒杯和身旁的人聊天。

包厢门突然被敲响了,祁安修想是他叫的酒到了。待门打开,却是一个打扮性感暴露的兔女郎。

莫兰端着托盘,一扭一扭地就走到了祁安修面前,弯腰凑近,只要祁安修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对呼之欲出的双峰。

祁安修的头一看到莫兰就隐隐作痛,太阳穴的青筋暴起,憋着一股怒气正要发作,莫兰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舅你好啊,初次见面,我是莫兰。”

本来饶有兴趣看戏的小舅微微诧异,莫兰对着他打招呼,眼神却是直勾勾看着祁安修的。

“莫兰你又搞什么鬼!”

“姐夫刚刚就在外面看到我了,也不叫我进来和小舅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

莫兰跪坐在茶几前,边是向祁安修抱怨,边把酒杯逐个斟满,言行举止间尽是媚意。

祁安修知道莫兰从小就喜欢他,但就算没有她姐姐,他也不可能会喜欢莫兰这样孟浪性感肆无忌惮的女人。以为她这次又是处心积虑地想勾引他,却在下一刻看到莫兰端着酒杯坐到了小舅旁边。

“小舅我敬你一杯,以后在A市多多关照了。”

嘴上说着敬酒,莫兰手上却只拿着一杯酒往他跟前凑,“一个不小心”酒杯没拿稳,液体全洒在了他胸口。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莫兰就双手贴上了男人被酒水浸透变得透明的衬衫,胡乱在胸膛上揉搓,尽情揩油。

看到这一幕的祁安修胸口一阵郁闷之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莫兰你够了!”

一杯冰凉带着刺鼻发酵味道的液体兜头就淋了下来。

说不清的一种酸涩感在祁安修心里发酵,看到莫兰对着别的男人“惺惺作态”,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莫兰抬手擦了擦脸,眼睛有些刺痛,酒精的激烈味道熏得她想掉眼泪。

两个人静静对峙着,多余的小舅早已借着清理的名头去了洗手间。

“一个巴掌一杯酒,祁安修你不怕以后要还的么?”

祁安修嗤笑,他还真不知道莫兰哪来的自信。

“莫兰,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是自找侮辱。”

“能不能少在我面前晃,我祁安修,看着你莫兰,倒!胃!”

第4章 试你,我嫌恶心

莫兰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手放在两边用力簒成拳,关节都微微发白。祁安修一字一顿的话像锋利的刀尖又给她心口添上血淋淋的伤痕。

“你就非我姐不可?情愿为她鳏居一辈子?”

祁安修淡淡的回答“是”,眼里沉淀着化不开的伤痛。

三年前祁安修和莫莉还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未婚夫妻的时候,祁安修对莫兰还是挺友好的,后来一切就变了,莫兰满心以为姐姐死了,她可以连带着姐姐的份一起爱祁安修。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的感情掺不得一点杂质。

偏偏莫兰是个不服输的,从一开始的礼貌拒绝到如今的恶语相向。她敢说是祁安修不识好歹对她不公平么?

她本来就不是公平竞争者,更何况是和一个死人争。

莫兰站在原地低头一言不发,祁安修起身就要绕过她出去。却被一双柔嫩纤细的手臂拦腰抱住了。

背后的女人顶起脚,在他耳边呵气,低低的说话。

“姐夫你试试呗,也许你就发现我比我姐更合适你了。”

热气熏得祁安修耳根处发烫,他转过身,一手捞过莫兰的腰,一手轻捏她的下巴,脸慢慢凑近。

莫兰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不明白祁安修突然扭转的态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嘴唇快要挨上的时候,莫兰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祁安修嘲讽的笑意。

“试你,我嫌恶心。”

随即莫兰的身子被推开,狼狈的摔在茶几上,酒杯酒瓶在大力的冲撞下,滚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玻璃破碎声。

莫兰手肘磕在烟灰缸上,片刻就泛出黑紫的淤青。她颜色惨白,的看着再次对他粗鲁相待的祁安修,密密麻麻的难受情绪将她淹没。

我嫌恶心

短短的几个字莫兰听在心里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看着祁安修走出包厢的背影,她咬牙切齿地冲他喊。

“恶心是么?祁安修,总有一天我要你吐出来的都吃进去!”

祁安修的脚步一顿,觉得有些可笑,他从来不吃不新鲜的东西。不再看狼狈的莫兰一眼,消失在了包厢门口。

严卿卿走进包厢的时候,正看到莫兰捧着自己的脸表情痛苦。刚刚情绪激动她没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挠感,这会满脸的红色小疙瘩已经全部冒出来了。

好不容易清理了身上的脏污换了衣服,莫兰坐在吧台任由严卿卿给她的脸上药。

“啧啧,从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严卿卿一句话骂了两个人,语带嫌弃,莫兰听着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酒吧里放着抒情温柔的音乐,细腻的女声和伤感的歌词环绕在莫兰耳边。仰着头闭着眼睛的她,感受着脸上药膏冰凉凉的触感,突然鼻头一酸,白花花的泪就从眼角汩汩的留下来,止也止不住。

怪不得人说年少不听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夜已深,

还有什么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莫兰一生的勇气,都用来爱祁安修了,无止境的追逐和骚扰都已成了习惯,大概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悲风秋画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悲风秋画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TXT

    原标题: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TXT小说名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第1章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乔宝儿也觉得自己的婚姻有问题,她想不明白,当年丈夫热情真诚地追求自己,甚至在她21岁刚完成学业时,迫不及待地将她娶回家。可之后,竟是一场相敬如冰的婚姻。他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他却从不碰她。不过今晚很意外,乔宝儿非常紧张,因为丈夫突然带她到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开房她侧躺在洁白的大床上,浑身酸软,翻了一下身子,被毯半掩着她身躯,胸口处白嫩肌肤印出细碎吻痕。秀眉微蹙着,依旧身子有些不适

  • 都市极品警王TXT

    原标题:都市极品警王TXT小说名:都市极品警王第一章兵王抢劫盛夏七月的中午,骄阳似火,天气异常炎热。东江市中心街,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由于天气太热的缘故,行人寥寥无几。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顶着炎炎烈日,停在中心街王氏珠宝店的斜对面。车里面坐着一瘦一胖,两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罗瀚,你怕不怕?”问话的是偏瘦的青年男子,叫做赵三甲,坐在副驾驶座上。他长相看起来略显清秀,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目光如炬,偶尔的一个眼神,透露着无尽的狠戾,以及一丝莫名的沧桑。一个星期以前,他还是某特种部队名副其实的兵王,立功

  • 绝地求生在异界TXT

    原标题:绝地求生在异界TXT书名:绝地求生在异界第一章绝地求生“生了,生了!老爷,是位小公子,咱们刑家有望啊!”邢山朦胧中就听到这么一声呼喊,随后感觉自己被人了抱起来,身上也被卷了一条毯子。长期养成的习惯让其第一时间想要睁开眼看周围的环境。一张大床,其上躺着一位精疲力竭的妇人,在她身边还围绕着周围为数不少的妇女,像是在——生孩子?至于孩子在哪,邢山还没木楞到如此程度,回想自己之前的伤势,存活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于是乎,自己这是重生了么?随着邢山认清了自己所处的形式,方才听见里面老妈子呼唤声人推门

  • 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TXT

    原标题: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TXT小说: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第一章帅哥是个暴露狂连心死了,被海誓山盟的未婚夫,以及比她小两岁的继母注射了新型毒品后活埋,在厚土层底下压得五脏具碎,窒息而亡。可是她又活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变成了一个名叫玉连心的女人。此时她就坐在医院床上,通过电视观摩自己的葬礼,“锦城第一天才少女,连山珠宝集团女太子连心于昨日身亡,经权威机构通报,是吸毒致幻后自杀。”连心感觉胸口被狠狠刺了一刀,她在锦城苦心经营多年的人脉网,到最后竟成了那两个人的帮凶,连她的死,也要被按上永远

  • 逆天废柴TXT

    原标题:逆天废柴TXT小说名字:逆天废柴第1章仙尊重生“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林君河,枉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畜生!”“林君河,我真是看错你了!”几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有男有女,都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在里边。此时,林君河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一样,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无比。“好痛……”林君河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双手本能的朝前胡乱抓去。入手,一阵柔软,紧跟着的是一股十分浓郁刺鼻的香气,这股刺激,让林君河猛的睁开了双眼。“我这是

  • 野玫瑰TXT

    原标题:野玫瑰TXT小说:野玫瑰小姨我上小学那会,我妈嫌我爸穷,离开我爸了,我们班同学都知道这事情了,就开始嘲笑我没妈妈,是野孩子,最后我被说烦了,就揍他们,他们敢报告老师,我就放学堵门口揍他们,最后家长闹到学校,老师没办法让我爸给我转学。后来我转学到镇上,我爸没法照顾我,就找了一个远方亲戚来照顾我,那个女孩年龄也就十六七岁,扎个马尾辫,长得倒是挺水灵的。我爸让我喊他小姨,不过我那会因为我妈的事情,感觉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很排斥她,不愿意叫。小姨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哪怕我耍小孩子脾气,她都

  • 造化之城TXT

    原标题:造化之城TXT小说名字:造化之城第一章星空长河落日城陆家。陆天羽猛地惊醒,喃喃道:“我乃天羽道尊,一生征战无数,却在天凤陨地夺宝时被兄弟出卖,自毁道法而亡,我……怎么还活着?”陡然一阵剧痛袭来,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陆天羽脑海。良久后陆天羽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死,一股神魂残留下来,占据了现在的这具身体。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陆天羽,是陆家公子,神魂不知为何被人磨灭,才让自己有了机会。“陆天羽,你个混账东西,发什么愣?”正当这时,一声怒喝传来。说话的是一个青袍灰发老者,按照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

  • 云深不知情归处TXT

    原标题:云深不知情归处TXT小说:云深不知情归处第01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浇到尾,凉到了心坎里去。“

  • 不配TXT

    原标题:不配TXT小说:不配01谁准你结的婚?晚上七点,欧景名城。一层不染的白地毯上,白色身躯,红色血迹,交织在一起格外刺眼。男人冷眼看着身上不着一物的女人,唇边尽是嘲讽,“容姝,都结婚这么久了还是处,我哥还没上你?”容姝颤抖着拖过毛毯盖住自己,美目里全是恨意,“靳言霆,你这个禽兽……”啪,狠狠一耳光。白嫩的脸颊迅速红肿起来,头被打偏,一丝血迹沿着嘴角流下来,血腥味斥满口腔。“贱人,谁准你结的婚?”容姝紧咬下唇不说话,右手被他抓住,他大手扣在她手腕间,“不说话右手也想废掉?”下意识一颤,曾经被他

  • 云深不知情归处TXT

    原标题:云深不知情归处TXT小说名称:云深不知情归处第01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浇到尾,凉到了心坎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