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在线阅读

2017/12/16 20:05:04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继承人轻点宠

第三章 只不过是地摊货
此时此刻,他的酒醉彻底醒了,立刻穿好睡衣,跳下床,走到她身边,却不知该说什么。小说: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在线阅读

     这时,阿姨拿了衣服过来,让方晓悠去换,方晓悠便跟着出去了。

     趁着方晓悠离开,他把手机翻腾出来,拨打出去。

     “廖飞,你说的那个人,来了吗?”他问。

     对方大笑道:“你什么时候醒了?竟然想起来问这个?不是你自己说不让那个人过去找你的吗?怎么又变卦了?”

     “你确定我说了?”他又问了一遍。

     “废话,是你自己说不要的——”廖飞话还没说完,夏雨辰就挂断了电话。

     “该死,我都在做什么?”他骂道。

     想起方晓悠的模样,夏雨辰赶紧冲出自己的房间。小说: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在线阅读

     “雨辰,你看看你,你都干了些什么?要是让夏部长知道——”阿姨说道。

     夏雨辰现在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赶紧向方晓悠道歉,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

     “这是夏部长请来的客人方晓悠小姐,中午一起吃饭。”阿姨看了夏雨辰一眼,使了个眼色,夏雨辰点点头,立刻对方晓悠说:“方小姐,对不起,我,我刚才,刚才冒犯了,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好吗?你要什么赔偿,随便说,我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方晓悠已经不再落泪了,可是刚才的惊魂一刻依旧让她心神难定,又愤怒又害怕地望了他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的事,请你别说出去,千万别让我爸妈知道。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可以吗,方小姐?”

     方晓悠深呼吸一下,擦干眼角的泪迹,哽咽道:“刚才的事就算了,我不会跟夏叔叔说的!”

     她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夏家的阿姨告诉她,他是夏叔叔的独子,昨晚和几个好朋友出去喝酒,一直到天亮才醉醺醺地被人送回来。夏叔叔是她的恩人,刚才也是虚惊一场,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件,那就算了吧。说明huijindi.com要是让夏叔叔知道自己的儿子会在家里做这种事,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夏雨辰很是感激,道谢之时,方晓悠却是对他不理不睬。于是,他跑回房间,等他返回之时,给方晓悠的怀里塞了一摞钞票。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抬头问道。

     “刚才的事,是我一时糊涂,冒犯了你。还请你收下这些,算是我的补偿,可以吗?”他说道。

     方晓悠盯着那一摞红色的钞票,沉思片刻,又扔回他的手中,站起身道:“我不需要你的钱!”

     夏雨辰很意外,莫名其妙地望着眼前的女孩。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突然,她好像又想了些什么,从他的手里抽出两张,然后盯着他说:“你弄坏了我的衣服,理应赔偿。”

     “哦,那是,那是。”他赶紧应道,却又多抽出几张给她,却被她退了回去,“两张怕是不够吧!对不起!”

     “我穿的是地摊货,用不了那么多钱!”她倔强地答道。

     夏雨辰心中生出几分好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洗漱吧!等会夏部长他们回来,要是看着你还没起来,肯定又会说你的!”夏家阿姨对夏雨辰道。

     “我爸妈去哪儿了?客人都来了,他们不在?”他问。
第四章 女大十八变
“好像是你妈妈的一个同学住院了,早上打来的电话,他们就赶过去看了。小说: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在线阅读说让你起床后,陪陪客人说话。”阿姨说道。

     “什么客人?要搞得这么隆重?”夏雨辰问道。

     阿姨一边帮他整理屋子,一边答道:“好像是你爸爸一个老战友的女儿,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你赶紧洗漱完了去和她聊聊,你刚才对人家做了那样的事,好好去安抚一下,别让她在你爸面前说什么。”

     “我知道!”夏雨辰说完,就赶紧去洗漱了。

     方晓悠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想起刚才的一幕,难免惊魂未定。小说: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在线阅读

     看看时间,快要十一点了,怎么夏叔叔还不回来呢?

     就在这时,夏雨辰下楼来了,听到脚步声,方晓悠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坐在她对面招待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就是沉默着。

     客厅里很安静,夏雨辰感觉很压抑,这种气氛太令人尴尬。

     幸好,他父母回来了,方晓悠也赶紧起身走到门口。

     

     突然,他拉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轻声说“那件事对不起,请一定保密!”

     她没有看他,只是点点头。

      “小悠啊,几天没见又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记得不久之前还是小丫头呢!”夏雨辰的母亲一看到方晓悠便这么说,方晓悠赶紧问好。

     “你说的那都多少年的事了。小悠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当然是落落大方的女孩子了!”夏叔叔说道。

     夫妻二人进了屋,夏叔叔对方晓悠说:“小悠,真是对不起,第一次叫你到家里来玩,我们就不在。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有没有好好招呼你!”夏叔叔看了儿子一眼。

     夏雨辰有些心虚地看了方晓悠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才安下心来,便对父亲说:“我什么时候慢待过客人?就是起来的晚了些!”

     说到这里,夫妻二人便问儿子几时起来的,他说“刚刚不久”,说完,他又看着方晓悠,她便说“我也刚到一会儿!”

     “老夏,你先陪着小悠聊会儿,我去厨房帮忙。”夏雨辰母亲说道。

     “不用麻烦了,谭阿姨!”方晓悠赶紧拉住他母亲。

     “没关系,就是一些家常菜,你第一次来,就好好坐着尝尝我的手艺。你夏叔叔老是说你妈妈做菜好吃呢!”谭阿姨笑着说。

     一番人都笑了,夏叔叔便叫儿子招呼方晓悠坐下,父子二人和方晓悠聊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饭菜便上桌了,主人招呼着方晓悠。

     在方晓悠的想象中,谭阿姨是个不容易相处的人,原来一切都是她自己想的太多了。

     夏叔叔一如既往地热情,老是给方晓悠夹菜。

     这一家子,好像只有夏雨辰不太让她讨喜,或许是因为之前他对她的冒犯的缘故。

     谭阿姨问起方晓悠母亲的身体之类的问题,方晓悠都认真地回答了。

     “你夏叔叔说你马上要毕业了,工作找的怎么样?”谭阿姨问方晓悠。

     “找了好多单位,就是还没有消息。再慢慢找找看!”方晓悠答道。
第五章 不是第一次做吧
“现在真是工作不好找啊!”谭阿姨道,“大学扩招,每年那么多学生毕业,都堆在那里找不见工作。”

     “现在国内还没有到那种人满为患的地步,只是人力资源分配的问题。好多岗位空着,也没人愿意去。”夏叔叔道。

     方晓悠根本插不上话,便安静地吃饭听着。

     “孩子们读个大学多不容易,当然是学有所用最好了。而且,现在供养一个大学生都要好多钱,当然要考虑到工资问题。第三,现在生活费用比过去高了许多——”谭阿姨说道。

     “你说的这些都是现实,可是要解决也需要时间啊!”夏叔叔说。

     见父母又开始争执起来,夏雨辰赶紧问方晓悠:“你怎么现在才开始找工作?我听说很多人从年初就开始了。”

     “之前一直在申请英国的奖学金,结果错过了找工作时间。四月底的时候,对方学校给我来信拒绝了申请!所以就这样了!”方晓悠答道。

     “英国的奖学金很难申请的,你要想出国的话,美国不是更好吗?”夏雨辰道。

     “我比较喜欢历史悠久的国家,一时之间就固执了。”方晓悠不好意思地笑了。

     “人嘛,总是会有所坚持的,也没什么不对!”他说。

     “嗯,辰儿说的是。”谭阿姨道,“小悠,你想去什么样的单位,让你夏叔叔帮你看看。”

     “啊?不了,我还是自己找吧!”方晓悠赶忙说。

     “现在找工作,都得拖关系。小悠,你也别太担心了。把你的想法跟我们说说,让你夏叔叔去想办法!”谭阿姨道。

     方晓悠觉得很不自在,夏雨辰看着她不说话,夏叔叔道:“说吧,我帮你找找看。”

     可是,方晓悠最终还是拒绝了夏家的好意。

     午饭后,为了不打扰夏叔叔和谭阿姨休息,方晓悠礼貌地告辞离开,夏叔叔让儿子把方晓悠送出去。

     从夏家出来,方晓悠一言不发,夏雨辰也无声地跟在她旁边。

     “嗳,你还在生气吗?”他问。

     “没有。”

     “哦,谢谢你保守秘密!”他说。

     “那种事,你不是第一次干吧?”她的语气中带着鄙夷。

     “从你的反应来看,你是第一次和异性那么近距离地接触吧!”他的语气似乎也不友好。

     “那又怎么了?”她停下脚步,愤愤地盯着他。

     “没什么。只是,”他的脸庞靠近她,微眯着双眼,说道,“对你很好奇而已。”

     “有什么好奇的?”

     “我在想,你会不会还是处|女?”他不怀好意地笑问。

     她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远离了他。

     “果然!”他背着手慢悠悠地往前方走,她跟了上去。

     “多管闲事!”她说道。

     “我才没那个闲心,而且,我对处|女没兴趣,特别是你这种年纪的老处|女!”他说。

     被他这样的侮辱,方晓悠怒不可遏。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她加快脚步,往大门口走去。

     “怎么?说到伤心处了?”他跟上去,问道。

     她停下脚步,盯着他答道:“你这个人,不光内心肮脏,外表也是惹人厌恶。你以为别人会对你感兴趣吗?你这个寄生虫!”
第六章 你就是禽兽
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狠狠地盯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见吗?”她冷眼盯着他,说道,“竖起耳朵听好了,夏雨辰,你就是个寄生虫、人渣、流氓、禽兽!”

     他盯着她,将近两分钟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她也毫不示弱。

     “好,你有种!”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便甩开她。

     她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回到宿舍,原本很好的心情,全部因为夏雨辰的缘故而消失的无影无踪。方晓悠躺在自己的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房顶。

     “吓死我了!你现在怎么没声音啊?”方晓悠突然被一个冒出来的头吓了一跳,原来是舍友韩晓。

     韩晓踩着方晓悠那张床的梯子,笑着说:“还怪我没声音?你想什么想的入神啊?”

     方晓悠坐起身,盘着腿坐在床上,把今天的遭遇跟韩晓说了一遍,除了她和夏雨辰的那段。

     “嗳,你傻啊!既然他们主动提出帮你忙,你干嘛拒绝?”韩晓道,“以你夏叔叔的地位,还怕给你找不到好工作?”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老是麻烦夏叔叔!”方晓悠道。

     “你啊!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算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吧,我去实验室了!”韩晓说完,便跳到地上,背上包包走出了宿舍。

     方晓悠闭上眼,倒在床上。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孟曜师兄?

     他说有篇文章想让她看看,问她下午是否有空去他那里一趟。

     “要不你先发到我信箱,我看了再去找你?”她说。

     “有几个问她,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还是你过来吧!”他说。

     反正下午也没事,她便答应了,起床换了自己的衣服去了教师公寓。

     从本科三年级开始,她就跟着孟曜做实验了,一直到硕士毕业。从去年开始,孟曜就是老师了,年初他联系了美国的博士后职位,准备出去,现在还有些手续没有办完。

     他的窗帘是淡蓝色底子,上面有着小白花的,据说是他妻子选的。他的床单和被套也都是很清雅的花色,也是他妻子的选择。

     这间不到十二平米的小房子,只有一张长桌子、一张双人床,墙角有一个折叠桌,以及几把凳子,以前方晓悠和实验室的同学老被邀请来涮火锅。宿舍还有卫生间,厨房在阳台上。

     这边是阴面,因此也不热。

     方晓悠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在他的电脑里看着那篇新写的文章,而他则在厨房里给她洗水果。

      “怎么了?你这么久一个字都没看啊?”他进来发现她把页面停在第一张,便问道。

     “师兄,你说的要商量的事就是这个吗?”她把作者那里自己的名字上拉成了黄颜色,问道。

     他背靠着桌子,环抱着双臂,点点头。

     “这个文章,我只做了一点点,让我做第一作者,不好吧!”她抬起头望着他,说道。

     “你不是想出国吗?多一篇文章会好些。”他说。

     “可是——”

     “方晓悠,其实,今天,我还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他弯下腰,手搭在她坐的那把椅子背上。

     距离好近,好像他的呼吸都能听得见,让她的手心开始出汗了。
第七章 跟我一起走
“什么事?”她问。

     他的身上,是淡淡的柠檬水的味道,如果不是靠的这样近,是闻不到的。

     她的心开始狂乱地跳了起来,脸也感觉到一些滚烫,似乎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样。

     “什么事,你说!”她把身体往他相反的方向稍微挪动了一下。

     可是,因为椅子不大,她根本没有移动多少的距离。

     他好像是咽了下唾沫,双眼却是一直盯着她。她虽然没有直视他,却也从余光中感觉到了。

     “跟我一起走,晓悠!”他说。

     “啊?”她惊讶地抬起头,眼中是熟悉的孟曜,同样也是陌生的。

     “我们一起去美国。我先过去,然后,我帮你联系实验室,争取早点让你过去,好吗?”他越来越近,她想要躲开,却无处可躲。

     “师兄,谢谢你!可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还是说他有别的意图,眼下这情形,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你的成绩很好,也有了文章,可以找到很好的实验室的。”他说。

     “我想,这件事,这件事,我还是跟我妈妈商量一下吧!”她说完,一把推开他,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跑出那幢教师公寓的,直到跑到花园里,她才喘着气坐在一张长椅上。

     今天是怎么了?老天爷怎么老是让她遇上这种事?是她喝了迷药了还是别人喝了?早上是夏雨辰那个神经病,下午,那么稳重可靠的孟曜师兄竟然也——

     算了,夏雨辰那件事就不说了,孟曜师兄,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一起去?他不是应该带着老婆孩子走吗?还是说她方晓悠误会了人家的意思,人家也许是说帮她联系到同一个导师手下读书。可是,这能怪她想错吗?他毕竟不合常理地做出那种让人误会的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误会了他,那可怎么办?即便是今后不见了,毕竟他也是对她帮助很大的人,而她刚刚那样鲁莽——

     烦死了!

     自从送走了方晓悠,夏雨辰的脑海中始终回闪着她那句话,即便是躺在床上也始终睡不着。

     真是的,自己凭什么被那个莫名其妙的人说成那样啊?先前做错事的,早就跟她赔礼道歉了,她干嘛还要骂我?

     死丫头,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唉,算了,跟那样的一个人生什么气?值得吗?反正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经过反复的自我劝服,他还是决定不理会方晓悠,全当今天的事从来没发生过。

     就是嘛,自己一个堂堂大男人,跟一个黄毛丫头置什么气?

     

     然而,命运的轨迹,往往不会因为个人的意愿而改变方向。

     去过夏家后的第二周,方晓悠继续到处找工作,倒是有几家公司要她去面试,也有两三家问她要不要签约。可是,因为工资待遇的问题,她都说考虑考虑,却没有答应下来。

     夏叔叔说的对,不是说找不到工作,是很多工作没人愿意去做。而她毕竟是想找个固定些的工作,最好还是能够继续进行研究。唉,再慢慢找吧!

     至于孟曜那边,她也觉得不好意思,主动跟人家联系了,他却有事回了老家。她在电话里跟他道歉,他却只是说“没关系。文章我发给你,你抽空看看。看完后告诉我一声,我这几天就投出去。”

     她本来是不想接受他的好意的,可是,没有办法,她说不出那个拒绝的字,便只好答应了。

书名:继承人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继承人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罗新︱卡里斯玛可以休矣

    《强人领袖的神话:现代时期的政治领导》[英]阿奇·布朗著BasicBooks2014年4月出版480页文︱罗新卡里斯玛(charisma)并不是马克斯·韦伯(MaxWeber)发明的,但被他用作宗教社会学和政治社会学的概念工具之后,成为学者和大众媒体都广泛使用的词汇。首先是1920年代在德国被用来分析崛起于意大利的法西斯领导人墨索里尼,其次是1930年代在欧洲(包括纳粹德国)和美国被用来描述希特勒,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演化,终于在1960年代成为美国社会学和政治学的热点概念,影响旁及人类学和历

  • 加强作风建设重在抓常抓细(文/张广良)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干部平时的言行举止就能够反映出干部素质的高低和作风的好坏,这不仅直接关系到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威信,更关乎着党和政府的事业成败和兴衰。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指出:“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因此,从严管理干部,要从加强作风建设入手,着力规范干部日常行为,努力打造出一支“为民务实、清正廉洁”的干部队伍。规范干部日常行为,重在教育引导。从严治吏,首要是管好干部的思想,解决干部思想上的问题。要深

  • 河南太康:农民变身“模特” 舞台上展示农民新气象 孟庄村民模特大赛

    2018年6月22日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在孟庄民俗文化生态园正式启动。河南电视台城乡时讯栏目执行制片人孟森先生,太康县文联主席高雷先生,第54、55届国际小姐模特大赛河南赛区组委会总导演,2016、2017太康县孟庄村晚组委会总导演,全国连锁鑫舞国际舞蹈培训总部艺术总监,2018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席李云女士,太康县老冢镇孟庄行政村党支书于凯田先生,2018太康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任孟权先生以及中外名模出席本次活动。大赛主席李云、孟庄行政村村支部书记于凯田发表致辞、孟庄村民杜玉梅

  • 购买南红请注意!这个责任可不怪商家哦!

    现在大家都喜欢网购,在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看到一个自己喜欢价格合适的南红作品,很多人都怕自己会错过,所以匆忙就下单了,但是等待实物到手后一看,颜色可以、款式也不错,就是大小和自己想得不一样,甚至根本不适合自己佩戴,回头看看网上的页面,文字图片都有说明尺寸,这就不能怪商家,只能说自己粗心大意了。对于购买者而言,即便是你看到了尺寸,也往往想不出来它到底有多大,因为自己对于尺寸缺少概念。商家标明的尺寸一般都会是最大值,而南红本身大部分体量都比较小,只是在拍摄的时候为了效果和突出细节,才让人看起来很大,

  • 恐怖故事:琴房倩影

    这个夏日的夜晚闷热难当,画了近三个多小时的静物,我的双眼有些酸痛了,这时同学小焦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嗨!该走了,快晚上十点了”我伸了伸懒腰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好!走,今天我请你吃西瓜”。我俩走出画室,最近上超写实静物素描课,课时三周,我画了一双草鞋,为了赶进度所以牺牲了很多课余时间,当然了为了专业上能够取得好的成绩,这点付出也是值得的,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天道酬勤吗,我相信老天会看在眼里的。我俩走到校外的超市,我挑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付了账。“走,去哪儿吃?”我问道;“嘿嘿...千万别回

  • 陕西安康作家李永明新作:烤烟情(小小说)

    烤烟情(小小说)安康李永明炎炎烈日之下,一位老人正奋力的挖着烟苗地里的杂草。一场小雨过后,绿油油的烟苗间隙下疯长着野草,老人不紧不慢把地里的野草连根挖断,野草在地皮上一下子卷着叶子蔫了,烟苗下面一下子通风豁亮起来。这位劳碌的老者不是农民,而是一位五保老人。老人名叫惠全社,今年62岁,是一名分散供养的五保老人,他属于脱贫攻坚兜底户,国家给予生活补贴,不缺吃少穿,可老人不安现状,肯吃苦爱钻研,慢慢掌握了烤烟种植技术,成为一名“烟把式”。一天晚上,惠老汉摸黑找到村主任家里,屁股没暖热,就断断续续说明来

  • 恐怖故事:和蔼的老太太

    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红红又搬家了。她经常跟着父母搬家,每次到一个地方,住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又要搬家。红红觉得很孤单,她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刚刚和周围的人熟悉以后,她就要搬家了,所以,她根本就交不到交心的朋友。她时常会觉得孤单寂寞,也很羡慕那些玩的很好的闺蜜。她知道,这些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是自己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也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变得淡然。在离别的时候,还会让人觉得特别的哀伤痛苦。到后来,她索性把自己包裹起来,不再去结交朋友。她天真的以为,自己这样就能够减少伤心难过。可是,人始终是群居动物

  • 客厅山水装饰画案例分享,送给爱好山水画的你

    磅礴大气,寓意深远的山水画,历来是家居风水选择装饰和客厅沙发后墙挂画的首要之选。山水画“可观、可望、可游、可居”,一个人的文化底蕴和品行德性都完全表露在了青山绿水之间。山清水秀的自在舒适,带来的不仅仅是沉浸在山水画中自然风光的美景,扫去一天劳累和疲惫的心理,寄情山水感悟”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有着山水画为客厅风水招财增运,添喜召福的,相铺相成的功效。那么你知道客厅山水装饰画怎么布置更好呢?小编为大家奉上客厅山水画如何布置法则,打算在客厅挂画,又不知如何布置的你千万别错过哦~(一)、客厅山水装饰画·

  • 自编自唱又自拍, 太有才了

    自编自唱又自拍,太有才了

  • 千亿99版人民币回收销毁,退市已经进入倒计时?

    新版人民币中,自99版人民币发行以来,版别和设计上有许多失误,央行近年来一直着力于99版人民币的回收工作。近年来大量99版纸币通过各种途径被集中回收起来,图为一些回收的散币。很多问题纸币被重新整理,工作人员把这些市场流通过的问题纸币进行统计。这都是一些比较繁重的统计工作,统计完的纸币进入传送带准备进行绞碎处理。百元大钞就这样被处理成圆柱形的“纸砖”,一块大约相当于人民币17000多元。直接焚烧容易造成污染,决定把这些碎纸用来做成纸浆或者作为发电厂燃料。千亿元的百元大钞就这么成了废纸,让人看着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