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全集]《摄政王的毒妃》全文免费阅读佚名

2017/12/17 0:09: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摄政王的毒妃

作者:佚名

第七章 风流成性的大哥

她就不信了,真的挡不住宓晨那浪子闯进阁中来!轻哼一声,转身去寻找地方,开始布置毒草毒药,经过上几次教训,这次,她要布置的更细才好。[全集]《摄政王的毒妃》全文免费阅读佚名

下晌,问询赶来的慕容玉海刚进揽月阁没多久,扑通一声,昏迷在院子里,闻声赶来的怜月一瞅,捂住嘴巴,坏了,竟然把大公子给毒倒了!

手忙脚乱的把人弄醒,趁着大公子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她撒腿就跑,若是让他知道是自己毒晕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从地上起身的慕容玉海,晃晃晕沉沉的脑子,转头看向四周,竟然发现,这院中的花丛里布满了药草,平时倒没什么,但是,只要遇见墙根下种植的花儿,就能产生眩晕的感觉,若此时加上花园中的郁金香,就是一头大象也能晕倒好几天,更何况是他!

“怜月,你给我出来!”

用脚趾想想就知道这些药草是谁种的,为了防止那浪子进府,这一定是那丫头弄的,只是宓晨那混蛋没来,倒是把他给迷晕了。

屋子里,怜月听到外面怒吼声,身子一哆嗦,又往小姐身后挪了挪,她也很委屈,一般的药材药性,小姐可都是和大公子说过的,这外面那么明显的药草他都看不见,被迷晕,他能怪谁?

不过,倒是给怜月增加了不少的信心,大公子都没看见这种招数,想来,宓晨那浪荡子一定也不会看见!

一想到能让宓晨迷晕,她心里就高兴万分,谁叫他一来,那双眼就直勾勾的盯着小姐看,分明就是想借着师兄妹的关系来勾引她家小姐。

大哥的怒嚎声犹在,慕容瑾玥侧身的看向她:“怎么,你把大哥迷晕了?”

“小姐,这可怨不得我,是大公子不......不小心而已。”

“死丫头,看大公子一会儿怎么拾掇你!”及不可查的摇头。

唉......她身边的丫鬟怎么都这么奇葩。

怜月喜欢练毒,而锦绣却喜欢解毒,两人性子也相差万里,一个活泼好动,一个沉稳的好似没有这个人一般,令人发寒。

“倒茶!”

“是!”

茶水刚刚倒好,大公子也随之踏进了屋子,看到小妹端坐在凳子上,悠闲喝茶,恬静的如一股幽兰般,静静的散发着香气。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暗自长叹,这样美好的美人,就是喝茶也是如此的美丽,韵味十足,清净的性子总是能让他的火气不自觉的衰落下去,若不是自家妹子,他指定要娶回来疼爱一番。

“大哥是来罚站的?还是小妹这里没有凳子供给大哥做!”

放下水杯,调侃自己的大哥,那狼狈的样子,让她微微的诧异,看样子,好像是从那个文温柔乡里爬出来的,急匆匆的奔着她这院子而来,却无时间整理妆容!

唉......风流成性!也不怕提前衰老!

被自家妹子调侃,似乎他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很是洒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挨着慕容瑾玥而坐:“听说,你这里住进了男人,怎的,可是我那未来的妹夫?”

刷的下,怜月的脸青黑,咬牙切齿的瞪着大公子。

“大公子慎言,小姐乃是大公子的亲妹妹,可不要往小姐身上泼脏水,若引起来流言蜚语,这岂不是让小姐难堪?”

喝茶的慕容玉海斜瞪了眼怜月,侧脸瞄向无所谓的妹子,蹙眉:“瞧瞧,你瞧瞧你侍女都为你着急,你竟然还把男子带到你院子来,这成何体统。”

怜月语噎,悄悄的看向小姐,她竟然再一次的上了大公子的当,狠狠的朝着他猛番白眼。

好在小姐不是耳根子软的人,不曾听信旁人的话,对她们侍女还是一如往常一般。

第八章 相中了一个人

“说说吧,你院中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才不信妹妹会好心的把一个大男人放进自家的院子里养病,妹妹什么性子,没有人比他更加的了解。

慕容瑾玥抬眸扫了眼他,想把这人的身份告诉他,却欲言又止。原文http://www.huijindi.com/罢了,还是少一个人知道,对他的安全性更大,即便这个人是她信任的哥哥,也还是不说的好,对他们都有好处!

转眼扫向桌子上的茶杯,浅笑:“还能是怎么回事,自然是我心仪之人罢了,怎么,这个你也要管?”

心仪之人?

闻言,慕容玉海紧忙抬头看向妹妹,见她眼里的虐笑,顷刻间垂眸,摇晃头,这个心意之人,必定就是妹妹最近在研究的死士。这个死士和平常那种‘死士’不同,她所研究的死士,是心死了,身体却还能灵活运动,思想上只听从下达命令之人,而这个人,就是他的妹妹慕容瑾玥。

研究过的人,他也有看过,那些人,一个个枯燥无比,瘦弱干柴,眼神空洞,毫无生气可言,浑身散发一股子死亡得气息,但对于妹妹简单的指令还是能做到,但是......这也仅限于那几个死士,而且还是武功高强之人。

所以,在妹妹的眼中,心仪之人绝对不是什么平常女儿家对男孩的那种爱慕之心的人,而且......即将要死的人,能被她放在自家的院子里,怕是,这个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一定神情绝美,能入的了妹妹的眼。

“既然是妹妹的心仪之人,大哥我怎么会多管闲事?妹妹尽情的发挥,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大哥做的,尽管的开口,哥哥一定会极尽所能的满足你!”

瑾玥笑了,脸颊上挂起淡淡的酒窝,漏出两颗小虎牙,眼睛眯成弯月形,看向隐在窗外大树之上的人,微微的挑眉,空谷幽兰的语气轻飘飘的道:“好呀,妹妹我这里正有一事要同哥哥讲!”

躲在暗处的暗卫见到二小姐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自己,他浑身感觉发麻,脊背生风,慢慢的把自己身子隐藏起来,躲到二小姐看不见的地方去!

“哦?什么事情,你说!”

诧异,可他还是揣着好奇的心询问!

“喏,就他,我可是相中很长时间了。身材魁梧健壮,无病无灾,轻功了得,而且还是百毒不侵的身子,正是我想要的对象!”转眸看向大哥那姹紫嫣红的脸,好不开心:“怎么样,大哥可否满足小妹这件事情?”

慕容玉海嘴角狂抽,他早就应该想到小妹还在记恨自己的暗卫吃了她一颗药丸而挂怀。

外面的暗卫,吓的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二小姐睚眦必报的性格当真不是他们这些暗卫能比的,对她说的话,他们是深信不疑。汇金地

果然,刚刚看他那一眼,准是没好事,只是期盼,大少爷可千万别把他贡献出去,不然,就是不死,也会掉一层皮。

“紫宸,没看见二小姐生气了,以后你但凡再踏进这院子一步,我直接把你交给二小姐处置,还不滚!”

他的话刚刚喊完,躲在大树上的紫宸立马闪人,速度堪比闪电般的快,从此心中暗自下了决定,以后,凡事二小姐出没的地方,他指定不会去。

知道外面的人跑了,他嬉笑的回头,那样子和丞相慕容轩简直一模一样,就连讨好的样子也分好不差!

“嘿嘿......小妹,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他在到你这院子来,省的你看见他上火!”

“哼!”

明知道她说的不是这茬儿,竟然还给她打哈哈,简直想气死她。

“那啥......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若是你院子里那男的想对你......”说道一般,被妹妹的恐吓的眼神制止,讪讪的一笑:“估计也不会得逞。”话落,掉头就走。

他怎的就忘记了,慕容瑾玥那一手毒了呢?抓抓蓬松的墨发,懊恼的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刚刚进院,就被爹派来的管家给叫了去。

下晌,丹药炼制好,她亲自给后院的陆长兮送去,顺便再看他咳不咳血。推荐huijindi.com

第九章 防不胜防

一路风尘仆仆,虽然硬挺,却还是坚持住,这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想想,而更让她惊讶的是,他武功并非是以前她知道的那样平平,而是已经达到登峰造极,倘若不然,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干尸。

体内,盅虫散发出来的毒素,已经被他以内力压制,虽然咳血不是很厉害,却守不住每日咳上一口。

何子烨在后院瞧见一绝色女子缓步而来,面带和善,眼中充满笑意,却不达眼底,虚伪的表情可是不令人讨厌,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雅致,一眼望去,给人舒服之感,一瞬间便能沉淀下狂躁的心情一般。

“你是......”

他并不傻,能随便出入在相府二小姐的院子里,并非是一般人,而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论是从容貌,气质,以及穿着上来说,都属于上上乘。

“你家主子今儿可有咳血的症状?”

闻言,何子烨立刻领会到眼前的这女子怕就是二小姐本人,精神抖擞,立马回复:“回禀二小姐,主子前几日每到傍晚时分才会咳血,而今日却还不曾!”

傍晚?

抬眸望向天际,这个时辰里傍晚可还有一个多时辰,自是没有咳血,垂眸,迎上何子烨那一双紧张又充满了期望的双眸,这让她淡淡的一笑。

“何子烨,你把这药丸交给你主子,让他服下,调理下气息,晚上便不会再咳血,心中也不会烦闷,今夜定能睡个好觉,从明日起,他要开始泡药浴,你回去告诉他一声即可!”

瞬间,何子烨身子僵硬在原地,陡然睁大了眼睛盯着慕容瑾玥的背影,一眼不错过,嘴巴微张,对她充满了戒备。

“二小姐,你是怎么知道在下的名字!”

走出几步的人,听到这句问话,不曾回身,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子烨,你主子今儿可是这样叫过你,而放眼天下,叫子烨的人不多,可陆长兮摄政王的贴身侍卫叫子烨的人只有一个。”

话落,漫步青莲的朝着院外走去,慢慢悠悠,一点紧张都不曾有,更不害怕背后之人对她用暗器。

“放心,若我想杀了他,根本就不会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

然而早在第一时刻,就会让他的奢血盅爆发,让他死的更快,更痛苦!

屋子里,躺在贵妃榻上的陆长兮双眸幽幽的望着窗外,自是把院中的对话都听了进去,也才知道,为何,二小姐把他们安置在了她的院中,看来,这个慕容瑾玥不但心细如尘,还是个聪慧伶俐之人,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只是,他不明白,既然识破了他的身份,为何不禀告给她丞相的爹,这样,派人来抓他们,这可是头功一件,莫不是她有什么别的目的?

“进屋吧,她不会害我!”

对,眼下他十分的肯定,慕容瑾玥是不会陷害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并非外界所说的那般,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她还在掩藏自己的性格和聪明!

看着主子把那褐色的药丸吞咽下,何子烨更是紧张,生怕主子在出现个什么意外。

“主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药一下肚,身上就舒服的很,胸口的闷疼的感觉立刻不见,神清气爽。

听见侍卫的问话,他轻轻的点了点下颚:“很舒服,这个二小姐的医术比宫中的那些御医都要高超,不枉费世人给她的评价!”

“可是......她在医术再高超,也是云澜国的人,对她,咱们不得不防!”

“防?”他挑眉,起身,走向窗户,看着窗外那些苍天大树,枝繁叶茂,是一个暗卫隐藏的好地方,却并未见到一人!

嗤笑:“你可发现这院子里可有一个暗卫?”

何子烨早就观察过这院子,空冷,寂寞,院中的侍女,嬷嬷等人也是少的可怜,而自打他们住进到这后院中,除了刚刚来的二小姐一位,竟是无一人再来,院子和屋子却出奇的干净利落。

“没有,兴许是......这二小姐性格独特,随意才不需要布置暗卫吧!”

他想不出来,却揣测起来慕容瑾玥的行事作风!

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可依照丞相都能让她在府中的偏院给百姓以及那些富贵人家的夫人少爷看病,想来也是对其宠爱有加才对,不然怎能让自家女儿这样的千金贵体给人看病?

可却偏偏的,这院子里竟是毫无一个暗卫,这却是说不通彻。

“根本不用防,她并没有要谋害我的意思。”

“可......”

“没有可是,若想谋害我,根本就不会让我住进这丞相府,倘若我死在这里,轻而易举的引起两国的战事!”

她还不至于傻到这种地步,想要杀他,完全在他看病的那一刻起,就能对他下毒,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岂不是能跟她脱离了关系!

看的出来,主子已经对这个二小姐相信无疑,他也只能默默的观察和保护主子,让外面的那些侍卫和暗卫全部撤到城外,进一步的等待。

第十章 调查

夜晚,星星璀璨,月亮皎洁。

暖暖的月光撒在空寂的院落中,显得分外的明朗孤寂,这让欣赏的月光人的内心更加荒凉。

少卿,院子划过一抹黑影,快速的朝着前院而去,片刻,拐个弯朝着自己而来,寒光乍现,一柄锋利的宝剑杀气腾腾的冲着自己门面而来,快如闪电。

原地翻转,躲过致命的一击,于此同时,抽出腰间的软剑,迎面而上,剑与剑的碰撞在空中飞花闪闪,招招至对方的死穴。

屋子里,闻声赶来的何子烨看着空中两人飞快的过招,他无从插手,干着急的提着剑在盯着半空中。

两人打的如火如荼,却突然遭到别人袭击,他的无声出现,让两人汗毛竖立,双双落地,两人盯着出现的人!

而他们两个还要彼此盯着对方,形成三角架势!

然而,宓晨和陆长兮两人都感觉的出来对方身上没有活人的气息,这让两人心中警铃大震。

“你若是闲着没事做,就滚出院子。”

话落,人没!

而这句话对想宓晨来说实在太过熟悉,看着离去的黑衣人,他才意识到,师妹竟然真的研究出了活死人这种死士。

摸摸鼻子,看向处在一脸懵懂却对他防备状态中的陆长兮,收起宝剑,瞬间插回到剑鞘种,剑鞘纹丝不动!

“哼,算你好运!”

留下一句话,闪身飞走,却让地上的陆长兮和何子烨大感疑惑。

“主子,要不要我去查一查这个人!”

不声不响的出现在院子中,又不声不响的离开,走时,却说了这么一句,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对方的身份,陆长兮隐隐的有所察觉,微微的摇头:“不,他的武功在你之上,很容易就能把你甩掉。”

而他身上也有着淡淡的药香,对刚才那个黑衣人说的话十分的听信,这让他连想到这个男人是认识丞相府的二小姐,刚才那话,分明是冲着他去的,他却也听之任之,转身离去,不做多留,这也让他好奇,二小姐和此人是什么关系!

“是,主子!”

夜,无声无息而过,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和慕容瑾玥无关,而相府中也没有发生任何斗殴事件,好似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一般。

清晨。

早饭桌上多出一男子,一袭红衣,绣着朵朵粉桃的男子,俊美无邪的脸上,冰冷如冬日的寒冰一样,坐在凳子上,悠闲的吃着早饭。

他旁边的慕容瑾玥斜视了两眼他,翻翻白眼。

“昨晚你倒是很威风,竟然朝着我的病人下手。”

“病人?哼,我怎么瞧着一点毛病没有,武功高强,竟是连我都探测不出到了什么境地。”

顿时间内还能和他对打上百招而不落下风,这让宓晨心中有些愤怒,也有些担心!他可是使出了八成的功力去对付后院的人,然而,对方竟然稳稳的招架住,这让他不得不担心师妹的安全!

“技不如人不知道该,竟然还大脸不惭的怀疑人家是不是病人,难道连你都要怀疑我的医术不行吗?”

阴森森的问话,让宓晨浑身一颤,冰霜的脸上竟然升起云霞,羞愧的很。

“笑话,放眼江湖,不敢说我武功数一数二,但前十名还是能数得着,而那个人,我却不认识,用的招式更不曾见过,都是让人起疑呀!你......还是注意点的好!”

这话是在提点师妹,并非是玩笑,她自是听的也清楚,也明白师兄的意思,放下碗筷,朝着身后摆手,怜月和锦绣俯身,双双的退出,顺势的把屋门合住,守在外面。

“怎么了?”

师妹的神情严肃,这和她平日那幽静的样子完全的不相符,这种神情他曾在丞相夫人离世的时候见过,不由的,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第十一章 疗伤

迎上宓晨担忧的眼神,暗叹,大师兄什么都好,唯独武痴,但凡让他碰见高手,那必须一较高下,可那人,他是动不得:“后院的那个人,你不可动分毫,不但不能动,而且你必须配合我给他疗伤!”

“什么?你让我给他疗伤?”

闹了半天,师妹的阴沉下来的脸竟是让他去......顿时,冰冷如霜的脸上阴沉下来,摇头:“不去。”果断的拒绝!

慕容瑾玥看看他,细长的柳叶眉挑了挑,轻叹:“既然如此,我另寻他人便是,这好不容易碰上难得一见的奢血盅,只能让那些个没见过世面的师弟来帮我了。”

轻描淡写的话从她那张微薄的嘴唇说出,好似有他没他都是一个样,而却抛出了诱饵,却还是让他上了心!这分明就是吃死他,知道他一定会答应,才露出了这幅神态和语气!

“你有种。”放下筷子,起身快速离去。

瞧着他那急匆匆的离去的背影,她扶额,剩下的话她还没说,这人竟然急躁躁的离开,真不知道师傅当初是怎么收留这人当徒弟的。

火急火燎的出去的宓晨,脚步一转,又兴冲冲的回来,推开门,问道:“他是谁?”

奢血盅,这样的盅虫很难培养,一万盅虫里能成活下来实乃幸运,可以说,万金难求,而能种这样的盅毒,怕是身份不简单!

而小妹那张沉稳的容颜依稀记载脑海,她想说的并非是这盅毒而是这人的身份。

“北幽国摄政王,也是......我的好友知己,所以,此人的重要性想必我不说你也清楚。”

听后,宓晨的脸上也生起了凝重之色,缓缓的点头,转身离去,直接奔向后院。

而门口守着的两个侍女听到这人的身份的时候,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紧抿着唇。

“你们两个既然已经知道,那日后后院的生活起居如同我一般,好生对待,不得出现任何差错。”

“奴婢明白。”

两人俯身,暗自小心行事,绝对不会讲此事说出,即便刚才小姐没有吩咐,她们两也懂得这里的严重性。

......

刚一到后院,进屋,就被何子烨拿着龙泉宝剑指着他:“今儿有我在,休想伤我家主子一根汗毛!”

宓晨扫了他一眼,藐视眼前的宝剑,宽袖一挥,宝剑偏离方向,而他也定定的站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瞪着他,身子完全的不受他控制,只能傻傻的看着他走进屋子,张嘴却说不出来话!焦急的额头上满满的都是汗水!

斜躺在贵妃榻上的陆长兮,余光瞧见进来的人,微叹,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来人:“侍卫多有冒犯,还请阁下海涵。”

背手进屋的人扫了扫屏风后的人,嘴角撤出一抹冷笑。

“一刻钟就能动了。”

而他在这一刻钟内,完全的可以查探他身上的盅毒。在此期间,他并不想让人任何人打扰,这才对屏风外的人下药,并非他心胸狭窄。

听到这话,聪慧的陆长兮颔首:“多谢!”

“你是得谢谢我,若不是师妹,对你,我才不感兴趣。”

话落,手已经搭在了他的手腕之上,平淡的面容上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而他的眉却越来越紧。

师妹?

看来昨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师承何人?

瞄了眼他的表情,和昨日慕容瑾玥的表情几乎一致,看来,自己这盅毒怕是难以治疗,刚刚升起的一线希望瞬间毁灭!

一刻钟悄然而过,屏风外的人能动身子的瞬间立刻进屋,却瞧见两人的姿势,他默默地把剑收了起来,得到主子的暗示,走出了寝室,守在屏风外,静静等候。

良久,缓缓的松开了他的手,看向他,眼中不由的敬佩!

“虽然离死不远,可若我师妹出手,就算是你到了阎王那里报道,照样能给你救回来。”

“当真?”

“哼,我宓晨说话何时骗过人?准备一下,准备沐浴!”语必,头也不回的离开。

药房里,早已经准备好的药浴,被侍卫的抬到了后院,又恭敬的走出来,中间也不曾多看多问,完全就把后院的一个个人都当成了空气一般。

何子烨看着那褐色的水,里面散发浓重的药味儿,眉头紧锁,却还是服侍主子沐浴。

浴桶里,陆长兮闭着眼睛坐着,一盏茶的时间刚过,他额头上出现细密的汗水,点点成珠,散落在浴桶中,面色泛着红,白皙,单薄的嘴唇溢出丝丝的黑血,痛苦的他咬紧了后牙槽,浴桶中的拳头紧紧的攥着,青筋紧绷延至到胳膊,痛苦及了!

此时,漫步而来的宓晨看着浴桶中的人,即便是痛苦也不曾听见他的轻哼吱声,这样的毅力,想来他是做不到的!

第十二章 除非,找到他的命脉

“胸口沉闷,口腔中若是有腥甜之感,就把血吐出来,那并非是好血,而是毒血。”

热气升腾中的药桶里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口血喷出,全都都是黑色,触目惊心。

“嗯,吐出来的还不少。”扫了眼地上的血渍,轻语。

他回头看向何子烨:“你出去守着。”

“可......”他不放心主子,眼神扫了过来,在看到主子轻轻的颔首,他朝着宓晨拱手,转身离去。

走到陆长兮的后面,双手扶在他的后背,冷冷的道:“不要抗拒我输送的内力,不然,轻则你走火入魔,重则当场死亡!”

“好!”

擦去嘴角的血痕,淡淡的道,声音里出奇的平静,好似生死对他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闭上眼,感受到他内力在自己腹腔游走,所到之处,无不被焚烧一样,火辣辣的疼,整个肚子以及胸腔竟是没有一块不疼的地方,痛苦难忍,而胸前的一处鼓起的点,却游走在他的胸前,越来越快,窜梭在皮肤下,红彤彤的,最后落入到了胳膊之上,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看到胳膊上凸起的那一点红物,缓缓的,宓晨收起了内力,此时,他背后的长袍已经被汗水浸湿,略显狼狈!

“起身吧。”

说完,疲惫的离去,心中苦笑,自己这内力怕是又要闭关修炼才能回来,哎......这次要是不找师妹要点报酬,他岂不是很吃亏?

回到前院,只见师妹坐在院中的琼花树下喝茶,悠哉妙哉,好不惬意,而他却傻呵呵的在那边拼死拼活!

走过去,坐在石桌的对面,为自己斟茶,一口饮尽,茶香顿时在口中飘香四溢!一下子纾解了他苦闷的烦恼。

“嗯,好茶!”

“自是当然,这可是我亲手为你煮的。”

呦呵......这可真是难得,不过这样的待遇也不能够抵消他失去的那些内力。

“茶是不错,可我的内力更是不错,纯阳的内力至今这世上怕是找不出来其他的人了!”

闻言,她慢慢的看了过去,轻笑:“有话直说。”

“痛快!”等的就是这句话,放下杯子,一脸贼兮兮,和平日的里人一点都不符:“我要昨晚那黑衣人。”

怜月听后,虎躯一震,默默地垂头,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两步,感觉有了安全距离,才淡淡的站住。

“黑衣人呀!好呀,你看看他跟你走不?”娇笑的面容煞是可爱,朝着空气摆摆手:“阿一。”

顷刻间,一蒙面的黑衣男子出现在慕容瑾玥的面前,毕恭毕敬的站着,双眸空洞无神,目光呆泄,傻傻的盯着自己的脚看!

“师兄,若你能赢得了他,以后便是你的。”

想要从她这里要人,哪里会是那么容易的,而这个人还是她研究出来的活死人,呵呵......活死人,不论你怎么伤他都死不了,除非......找到他的命脉!

瞧着师妹那眼神,在看看眼前这个毫无生气的人,想到活死人的事情,冷芒乍现,飞快如闪电的冲了上去,顷刻间,两人过招不下百,却和宓晨持平。

无聊的扫了大师兄一眼,微微的摇头,起身,交代黑衣人:“啊一,让着点他,不然他会哭鼻子的。”话落,转身去了后院。

得到命令,活死人果真放缓了速度,也让宓晨狠狠的刺伤了他几处,却不见流血,对方毫无反应,这让宓晨有些抓狂。

果真如书上记载一样,他的思想已经被师妹支配,若找不出命脉,此人怕是一直要打下去,不死不休。

刚刚输送完内力,好不容易把陆长兮身上的盅控制在了胳膊上,失去了许多的内力,而此时却还在这和这个不死人打斗,他真是筋疲力尽,停手!

“你赢了,我不要你了,你走吧!”

对他说的话,他似乎没有听见,双眼依然空洞,在他要走的时候,突然飞扑过去,继续和他纠缠在一起,既不伤害他,也不让他走!

摄政王的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摄政王的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惹上花心前夫12章

    原标题:惹上花心前夫12章书名:惹上花心前夫第12章她的撒旦“一会儿就到了。”说着话,车居然减慢了速度。这么快就到了?茵茵有些奇怪。稳稳的停在那用白线画好的如鸟笼子样的停车位上。茵茵四下瞄了一眼,哪里有公园的影子?就连树也只有道路两旁才有而已。晕呼呼。正奇怪中,他忽然倾身过来,古龙水混合着烟草的味道充斥在她的周遭,不自觉的蜷缩着,他要做什么?“来,我帮你把安全带系好。”茵茵啼笑皆非,就为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情居然就停了车,他是够细心还是喜欢麻烦。她有手有脚的,提醒一下就好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连

  • 穿越之尘缘劫12章

    原标题:穿越之尘缘劫12章小说名称:穿越之尘缘劫第12章放手一搏他是玄拓,他更是文澈。想游走的时候却独不舍她年少时的笑颜,那笑颜是他的蛊惑,他命定的桃花劫,便为了这一劫笑看江山怒,忍听将士歌。是佛语在施予暗渡,那红衣僧人在脑中乍现。“玄拓,你生在帝王家,就要为这江山社稷去奋力一搏,只为那高高在上的是你的父亲,你的轮回是你的宿命,你要完谢他对你的生。”急急的脚步声止在殿外,红衣的僧人在迷幻间刹那抽离,仿似佛堂前的南柯一梦,却真实的令人无法亵渎一丝一毫。“爷。”清福低唤。退出肃穆的大殿,玄拓知道此刻

  • 穿越之庶女王妃12章

    原标题:穿越之庶女王妃12章书名:穿越之庶女王妃第12章服侍“西门瑞雪,你……你快帮我除下它们。”之若的小脸花容失色,已经有些惨白了。“才不呢,你打扰了我和之蓝,真是败兴。”西门瑞门抱着膀子看着之若,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原点,就好象他刚刚的表演都没有进行过似的。“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之若哭丧着脸,这会儿他说什么她都会应了。“我想喝绿豆汤。”西门瑞雪舔舔唇无限渴望的说道。“好,我做给你喝。”“我想吃南瓜饼。”“我做给你吃。”“我想……嗯,让我想想……”“别想了,我答应你,你帮我先除了蚯蚓,到时候等

  • 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12章

    原标题: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12章小说名: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第12章不理会他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急忙的整理着桌上的物品,还有风鸣鹤明天和后天的行程,她喜欢提前两天把事情安排妥当,这样,即使是遇到什么急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收拾好了一切,下班的时间刚刚好,拿着明后天的行程表例行公事的敲了敲风鸣鹤办公室的门。“进来。”他现在的态度已经好些了,至少不再是把她当成敌人般的语气。“总裁,这是明天和后天的行程表,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我想下班了。”风鸣鹤舒服的往大班椅上靠了靠,然后举眸看了她一眼,

  • 穿越之宫主威武12章

    原标题:穿越之宫主威武12章小说名字:穿越之宫主威武第12章穿越了吗?睡吧,安然的睡去,没有噩梦的夜的黯黑让她好眠………………轻柔,带着些许的怜惜,那温暖如丝缎般流泻的抚触让花雨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好困,好累。眼前的泡沫去了,浪花也去了。漩涡散尽,她看到了烛光,而后是如玉石雕砌的一个仿如洞穴的地方。这是哪里?这是天堂吗?可是,这里虽美,却与她想象了千万次的天堂差了十万八千里。冷清,除了玉石就是烛光。蓦的,花雨晴眼神犀利的望见了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那身材还有那落在她身上的手告诉她

  • 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12章

    原标题: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12章小说名字: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第12章进来一下“怎么?有问题吗?”她手掩着唇,立刻噤声,协议里说了,这两个月她要全力的配合他的要求,否则,扣钱,“没……没问题。”签都签了,装就装吧,反正跟他一起可以不被方亚琴派人追杀,她会很安全的,还有就是两百万,有了人身安全,又有了钱,她觉得那天中午被他利用了就是上了贼船,现在想下也下不去了,叹息了一声,“好吧。”“还有,以后你不能叫我夏总。”“那要叫什么?”她嘟着嘴,很不习惯呀。“阿哲。”她闪闪眼睛,有没有搞错呀

  • 恶魔王爷快走开12章

    原标题:恶魔王爷快走开12章小说名称:恶魔王爷快走开第12章照顾自己“哦。”她突然明白了,不过龙子尘管得可真宽,连个称呼也管,“那就叫我小云吧。”至少比云姑娘好听,也不犯忌讳。“是。”莫青应声,人已侧到一旁,请她进去。阿若一边走一边问道:“你的手臂怎么样了?”“明天接上了骨就好了。”“那现在就接呀。”她随口说出,莫青的脸色一暖,“谢谢你,我这胳膊只能明天才能接上,这是无尘堡的规矩,是要罚我痛上一整天的。”天咧,这是哪门子的规矩,“你接上了也没人知道。”“主子会知道的,对了,米与菜我已经去厨房为你

  • 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12章

    原标题: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12章小说书名: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第12章采杨梅杜姨再没来过公寓,偶尔打个电话问侯我几句,都推说别墅里事多,忙不开,所以来不了。我亦不想被人打扰,乐得清闲自在,只请了个钟点女工,每日里帮忙收拾下房间而已,下厨房已经成了我的嗜好,也做得了几样拿手小菜。身体已无大碍,却不想上班,我不提天易也不催我。整日里除去煮饭就是在书里混,四月还有两门功课要考,如果过得了关,待十月的时候我就可以拿到英语本科证了。转眼四月的考试结束了,我又开始了工作,再回到“欧利”我换了部门,

  • 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12章

    原标题: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12章小说名称: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第12章一日的幸运芸若摇摇头,她的画只给明夕画馆,因为是明书也是明夕画馆让着她的画远近闻名的,那是一种承诺与回报,所以即使别人出了再高的价钱她也不会卖与他人,所以她的画皆是由着水离亲自送来明夕画馆的,甚至也不假手红姨,这是当初便说好了的,否则以红姨那爱财如命的脾性,她的画不知要转了几番了。“姑娘,你再考虑一下吧。”书生有些急了,生怕她不卖给他。“公子且在这里买便是了。”她嫣然一笑,甚至来不及向明书告辞,那边水离已拉了她的衣袖就要离开了。

  • 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12章

    原标题: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12章小说名字: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第12章不甘心啊他擒住她的下巴,那一片猩红依旧醒目,证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忽然低头吻上她,将那红殷殷的已经干涸的血迹重新湿润,辗转全数由他舌尖落入腹中。她任由他的肆虐,目光涣散,瞬间空洞无比,仿佛。。。。身体里什么东西正在渐渐死去。。。皇上在瑶园宠幸了魏国公主凤紫若的传闻不胫而走,皇宫中传的沸沸扬扬,众人猜测着皇上不久便会册封凤紫若为妃,这位魏国公主与天朝皇帝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往,令人遐想,或许皇帝爱她多余恨,九年未见,如今踏遍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