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8 17:59: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第1章 魂穿
崔扇希看着眼前的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感到一阵好笑,她甚至都笑出了眼泪,“你,大爷,你说的这些话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
  老头一脸正色的说道,“姑娘,看你的模样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崔扇希忍住笑意说道,“大爷,不是我不想相信你,实在是你说的太无法让我相信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你知不知道,我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怎么会有三个男人同时发疯般的爱上我呢?”
  其实,说到恋爱,这一直都是崔扇希心里的一个痛。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却没有一个男孩子喜欢过自己。
  要是说起长相的话,自己自认为应该算得上是颇有几分姿色。但是性格却是形同男孩一般,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没有男孩子敢于接近自己。
  “姑娘,我说的话在不久之后便会应验,你切记,第一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死,第二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疯,而第三个喜欢你的男人则会为你。”
  崔扇希忽然一阵晕眩,接下来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后来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山羊胡老头的踪迹。
  此时的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崔扇希感到此情此景有些怪异,自己只不过是上云台山来游玩而已,但是竟然让自己遇到这么一个怪老头,还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就在崔扇希企图站起身来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姑娘,我们能够相见便是缘分,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找我的时候冲着东南方向叫我的名字。胡得仙。”
  崔扇希不禁愕然,这怎么搞得像是千里传音啊?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崔扇希急忙站起身来,四处打量着,可是依旧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她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算了,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对,幻觉,也许只是幻觉而已。
  不过,接下来,崔扇希觉得自己没有了游玩下去的兴致。《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得了,还是先下山再说吧!本来自己是跟闺蜜吴晓晓一起来的,但是她却不愿意跟自己一起上山,现在想必她在山下已经等的着急了吧?
  想到这些,崔扇希不禁加快了下山的脚步,终于在极短的时间内到了山下。可是到了山下自己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
  远远的就看到闺蜜吴晓晓正在嚎啕大哭,可谓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而且,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她的身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她一下子就懵了,这是闹得哪一出?
  直到走到近前,她看清楚躺在地上那个人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那个人。那个人。怎么会是自己?
  “晓晓,晓晓,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崔扇希有些着急,她推了晓晓一把,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害怕,而且无论自己怎么说话,晓晓都是置若不闻。推荐http://www.huijindi.com/这也太诡异了吧?好像是她根本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般。
  “扇希,我说不让你上山你不听,现在出事了吧?你要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呢?呜呜呜,呜呜呜。”晓晓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上去伤心欲绝。
  出事了?无法交代?听过这些话,扇希慢慢的有些想明白了,也许自己死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晓晓的举动便不难以理解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死了呢?自己怎么一点都不清楚呢?刚才,就刚才,自己还在山上跟那个老头说话的呢?怎么一眨眼之间就死了?
  “姑娘,时间到了,你该走了,去你应该去的地方,这里不是你该留下的。”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扇希听得出是那个山羊胡老头的。
  “不,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扇希竭嘶底里的叫着,似乎这样才能减轻自己心底的恐惧感。
  “就是你的倔强你的性格才致使你有如此下场,哎。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时间到了,姑娘,走吧。”说着,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直到最后,扇希感到眼皮发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个女人嘴巴还挺倔的,无论怎么用刑她都不招。”一个面露狰狞之色的男人恭敬的对一个高贵的美妇人说道。
  美妇人眼睛里露出仇恨的光芒,她的声音冷若千年寒冰,像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推荐huijindi.com
  
第2章 地牢
“伍德,你想升官吗?想的话,就想办法让她招了,我会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叫做伍德的男人听到这话,眼里立刻露出贪婪的光芒,他脸上竟是讨好的神色,“是,多谢太子妃提拔,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该死的女人交代。您尽管放心。”
  “恩,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太子妃把头转向一边,声音里听不到一丝的感情。
  直到太子妃消失在了血腥味十足的地牢里,伍德脸上卑躬屈膝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气急败坏的扬起手中的皮鞭恶狠狠的朝着女人甩了过去。
  这力道十足的皮鞭甩在女人的身上她却是毫无反应。伍德气急败坏的继续甩着,一下,两下,三下。最后到底甩了多少鞭子连他也数不清了。
  伍德命人往女人的身上泼了几盆冷水,企图让她清醒过来,可是,这次却是未能如愿。
  “老大,她好像是没有反应啊,是不是死了?”狱卒有些害怕,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上边查起来可是无法交代的。
  伍德上前试了一下女人的鼻息,随即一愣,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经打?就这样甩了几鞭子就一命呜呼了?
  伍德也有些害怕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被太子妃知道自己没有从她的口中问出什么便把她打死了,那就麻烦大了,想到这里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太子妃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一想到这里就会浑身噤若寒蝉。
  “大哥,这,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办?不能在这样待下去啊,要是太子一会儿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件事情的。”
  听到太子二字,伍德打了一个寒颤,他不能再等下去,“快,把她拖到乱葬岗去。记住路上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狱卒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抬起头正巧撞上伍德那凶狠的目光,刚想拒绝的话只是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是,大哥,我马上就去办。”可是话虽然这样说着,他的手在碰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抖。
  他终于咬着牙忍受着恐惧的感觉把她弄到了城外的乱葬岗,然后。像是鬼追着他一般的逃之夭夭。
  崔扇希想要动一下,可是却发觉浑身酸软无力,像是散了架一般,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周围黑漆漆的,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嘴中自言自语的说着,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边好像躺着好多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尸体!
  她有些诧异,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摇了摇头昏脑涨的脑袋,这才记起,自己不是在云台山游玩的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怪异的地方?
  使劲的回忆着当时情景,崔扇希才记起,自己好像是看到闺蜜吴晓晓在哭,而且自己好像是死了,然后,就听到那个山羊胡老头说是让自己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再然后,就到了这个地方。
  崔扇希有些绝望,这里应该是在阴曹地府吧?要不然周围怎么都是尸体呢?
  天呢!老天爷你也太坑人了吧?竟然这么残忍,让她来到这里?可怜我才活了二十五年的光景。
  崔扇希悲从心来,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这样的哭声在这样的地方,如果碰巧被人听到的话,那么估计应该会吓得魂飞魄散吧?还真别说,这个世界上还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
  “太子,这三更半夜的你说我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小路子声音颤抖的说着,紧紧的跟在太子的身后。
  太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害怕就给我回去,不要罗里啰嗦的,你烦不烦?”
  小路子急忙闭嘴不敢再说下去,可是,他确实是害怕吗?自己生就胆小,更别说是在这乱葬岗这样的地方了。
  寂静的夜里却忽然传来一阵阵的哭声,这个声音吓得小路子差点尿到了裤子里,“太子,你听是什么声音?”
  太子眉头一皱,刚想要发火,可是却被一阵哭声给逼了回去。
  他不在言语,只是朝着传来哭声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近前,两人发现,是一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人在那里哭泣。
  “你是何人?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哭泣?”太子说不害怕是假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乱葬岗啊,这三更半夜的就算不是鬼,人吓人也会吓死人的。
  
第3章 乱葬岗
崔扇希绝望之际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这声音足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在阴曹地府了,那就是自己还活着?
  崔扇希马上就停止了哭泣,她猛地抬起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声音,太子顿时愣住了。
  太子直勾勾的盯着崔扇希,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惊喜的抓住崔扇希的手欣喜若狂的说道,“扇希,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老天爷真的是待我不薄,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看着眼前兴奋的男人,崔扇希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自己并不认识他啊。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你是谁?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崔扇希抽回被他紧紧抓着的手问道。
  太子一愣,“扇希,你怎么了?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我是安凌映啊,你好好看看我。”
  安凌映,崔扇希茫然的摇了摇头,在自己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太子急了,“不,扇希,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吧?我,我是太子啊,安凌映,你好好想想。”
  太子?崔扇希被这两个字给弄懵了,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太子?那我还是太子妃呢。
  “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可是有心脏病,经不起这样的玩笑。”崔扇希自始至终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小路子这时候说道,“侧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连太子都不认识了?你知不知道太子为了你的事情费了多少的心,为了找你都快跑断了腿了。”
  小路子的声音让崔扇希心里咯噔一下,他的声音很是又尖又细,像是女人的声音,在自己的了解中,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是个太监。
  这个念头一出,崔扇希更加的恐慌了,他还称自己为侧妃,称他为太子,那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这是在古代了,看来这已经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了。
  “侧妃?你说我是侧妃?”
  “是啊,扇希,你是我的侧妃,是我最宠爱的侧妃。我听说你畏罪自杀着急的不得了,就到处找你,结果还真的是在这个找到了你。而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没死。”太子急切的说着。
  呃!畏罪自杀?这又是整的哪一出?崔扇希的脑子有些乱,等等,还是好好的理一下头绪。
  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却突然醒来出现在这个时代,而太子口中的侧妃也是自杀,那么看来自己应该是魂魄到了他口中所谓的侧妃的身上,而这也许就是现下正流行的穿越吧?而且自己还更时髦的来了一个魂穿?
  崔扇希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能了,竟然能在此情此景之下这么快就想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己还真是厉害。
  看到目瞪口呆的崔扇希,安凌映误以为她是身体受到的创伤所引起的,他爱怜的看着扇希说道,“扇希,走吧,跟我回去,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欺负你,就是明月也不能伤害你。”
  崔扇希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只能跟着他回去再做打算。
  当柳明月看到崔扇希的时候,犹如见鬼一般,她的眼里涌上一丝的恐惧,但是随即马上消失了。
  “殿下,妹妹你们回来了,都担心死我了。还好看到你们没事。”明月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
  “恩,我这次把扇希找回来了,希望以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都不要提了好吗?”这话听上去好像是在跟明月商量,但是实则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明月又怎么会听不出呢?
  柳明月急忙说道,“是,殿下,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已经在心里后悔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不是我遇事鲁莽,妹妹也不会受如此大罪,请妹妹原谅我。”
  柳明月心里真的是嫉妒的发狂,她看到安凌映那看向崔扇希的温柔眼神,心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烧的她难受极了。
  她知道,安凌映只有在看崔扇希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眼神,而他的目光在离开她之后,便是冷若千年冰霜一般,无论那种目光落在谁的身上都会让人极其的不舒服。
  安凌映似乎是很疲倦的样子,他看着柳明月说道,“你先回去吧。扇希这边我会守着。”只是,柳明月觉得太子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奇怪。但是也只能是把这个疑问放在心里,是断然不敢问出口的。
  
第4章 我是侧妃
直到房间里静下来了,安凌映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扇希,你还在怪我吗?是我不好,是我让你被明月冤枉的,可是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做出如此之事,你能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吗?”
  崔扇希有些傻傻的,她一句话都听不明白这个所谓的太子所说的话,她只是在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回到自己的时代去呢?
  看到崔扇希的样子,安凌映却误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他再次说道,“扇希,我会弥补你,他日事成之后我会让你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也预示着你以后便是一国之母。”
  一国之母?崔扇希觉得好笑,自己才不稀罕做什么一国之母呢!她心里想,我又不是没看过这类的电视剧,一国之母是那么好当的吗?还不是都没有好下场,自己才不要,也不稀罕!
  “你不要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不好?你可知道你这些话要是让你的太子妃知道了,会害死我的。”
  安凌映愣了一下,扇希怎么变了?说话的语调怎么变得这般的强势?以前她可是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尤其是关系到太子妃的话,可是如今却。
  “扇希,我知道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的跟我怄气,我知道我利用你是我的不对,但是。”
  “好了。”崔扇希不耐烦的打断安凌映的话,“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利用我,也不管是不是你不对,总之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崔扇希说着,大大咧咧的躺到了床上,这个举动更是彻底的让太子雷了一下。事关生死的重大关头,她竟然这么看得开?这可真是没有了以往的胆小怕事的样子。
  “你说什么?你在给我说一遍?”柳明月柳眉微挑,神色可怕的说道。
  “回太子妃,奴婢真的是亲耳听到太子殿下许了侧妃太子妃之位的。”地上跪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宫女,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太子竟然敢这样对我?”柳明月露出狰狞的神色,她的心里可谓是惊天骇浪一般。这个安凌映,竟然敢过河拆桥。他把我柳明月当成什么人了,这不明摆着是过河拆桥吗?
  柳明月眉头紧紧的皱着,但是片刻之后,却舒展开来,她对还跪在地上的小宫女怜儿说道,“好了,怜儿,你起来吧,这次你做得很好,相信以后你会知道该怎么做是吗?”
  “是,太子妃,奴婢知道。”怜儿恭敬的说道。
  “那好,你下去吧,记住不要让她对你起了疑心。”柳明月眯着双眼道。
  “是,怜儿一定铭记于心。”说完,怜儿行了一个礼退下了。
  含希阁里,崔扇希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躺在传说中的软榻上,正研究着软榻睡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她左右的翻滚着,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反而还硬的和她小时候睡的木板床有的一拼。
  回头看了一眼叫安凌映的男子,崔扇希皱眉道,“你们这里的床怎么睡起来跟木板一样,就没有软一点的嘛。”
  安凌映微微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里是扇希一直以来住的地方,怎么会睡的不舒服。许是这些日子受了些苦,才会如此敏感吧。
  “来人啊,给侧妃加几条被褥。”安凌映对着门外候着的婢女吩咐道。
  很快的,就有四五个婢女抱着成新的被褥走了进来。
  崔扇希让到一边去,看着她们把床铺好。她的嘴角跳了跳,原来软一点的床只是多垫几条被子,她不禁仰天长嚎,看来以后不能睡席梦思了。
  “你们都退下吧,让厨房准备些营养膳食送进来。”想起扇希可能还没有用过膳,安凌映又道。
  “是,太子殿下。”为首的婢女立即回道。
  看着她们退下后,安凌映走到崔扇希的身旁。一脸柔情的望着她,“扇希,关于烟儿的事情我已经派人送了厚礼到她家里,也厚葬了,希望你也放下这件事情。”
  “烟儿,厚葬?烟儿是谁?”崔扇希莫名其妙的望着安凌映,不明所以然。
  安凌映微震,自从今天把扇希带回来后,他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似乎是不记得所有人了。
  “没关系,不记得不要紧,我再给你派一个贴身婢女。”安凌映转念一想,不管她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这些令她伤心的事情还是抛之脑后的好。
  “你这人怎么吊人胃口。”崔扇希皱眉。
  “来人,把怜儿叫进来。”安凌映没有多说,乘着扇希思路不清晰打算把烟儿这个人抹掉。
  
第5章 给太子妃请茶
不等崔扇希继续问下去,那个叫怜儿的婢女便走了进来。
  怜儿见到太子和侧妃后,眼神微微躲闪了一分,随即扬起笑脸跪在地上请安。
  “奴婢怜儿见过太子殿下,侧妃娘娘。”
  崔扇希眉头紧蹙,她知道古代的规矩是如此,可真正到了她的面前,有人给她跪下,她反倒有些反感。
  “这怜儿你可还满意,若是不喜我立刻换人。”安凌映看着崔扇希的神色,以为她不喜欢这丫头,“求侧妃娘娘千万不要赶怜儿走啊,怜儿若是哪里不好,侧妃娘娘告诉怜儿,怜儿立刻改掉。”怜儿见太子殿下如此说,吓的魂儿都快丢了,若是让太子妃知道她事情没有办好,那她哪里还有活路。
  看着连滚带爬到她面前的怜儿,崔扇希的心随之一颤,她什么话都没说,却害的这怜儿这么害怕,真是罪过啊。
  “你快起来,我又没有说你哪里不好,你这么说,我倒觉得是我的不是了。”崔扇希快速把怜儿扶了起来。
  “谢谢侧妃娘娘收了怜儿。”怜儿听罢感激不尽的看着侧妃。
  崔扇希微微一笑,这样的生活需要慢慢适应,但是在适应的前提下,她一定会慢慢让他们适应她的想过的生活。
  转过身看向那个她所谓的夫君,她的脸有一丝动容,“额,至于,太子殿下,你看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你是不是该请回了。”
  崔扇希模仿着电视剧里的娘娘们说话,下着逐客令,想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她后面的路该如何走。
  安凌映的心颤动着,扇希这一点还真是没有变,她总是以黑夜为由,将他驱逐出屋外。回味着他们好不容易才靠拢的心,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会尽快把这段时间丢失掉的爱再填补回来的。
  “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安凌映抬手想抚上崔扇希的脸,却见她退后一步,无奈便放弃了,“怜儿,好生照顾侧妃,若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是,殿下。”
  看着安凌映出去了,崔扇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很没有形象的跳到榻上,总算有点轻松的时间了,这些古代人可真不好对付,看来她需要从长计议啊。
  怜儿诧异的看着侧妃娘娘,怎么和太子妃说的不太一样,侧妃娘娘哪里像是一个安安静静任人摆布的人,这行为简直太没规矩了。
  过了一会儿,安凌映交代的营养膳食陆陆续续的就送了进来。怜儿娴熟的引着端菜的婢女,待全部菜肴都摆好后,她才让他们退下。
  “侧妃娘娘,奴婢伺候您用膳。”
  崔扇希眼睛放光的看着桌上的美食,这简直就是宫廷宴啊,搓搓手,能在受了这么不可思议后,还美餐一顿,着实不错。
  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十来道菜肴后,崔扇希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爬到床上睡觉去了。当然,在睡觉之前她没有忘记打发怜儿下去睡觉,她可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人看着。
  “奴婢告退,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叫怜儿。”
  而怜儿一出去,见四下没人,便悄然走向含希阁的围墙处,将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塞在石墙的缝隙里。
  清晨的眼光很耀眼,崔扇希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想摸摸闹钟看看是不是到了上班的时间,却怎么也摸不着。等她睁开眼睛看到怜儿的时候,她叹息着,还是接受现实吧。
  “娘娘快些洗漱,一会儿还要去太子妃哪里请茶。”怜儿端着水盆提醒道。
  崔扇希接过脸帕快速的洗着脸,还不时含糊的问着,“给太子妃请茶?为什么。”
  “娘娘,以往每天辰时您都会给太子妃娘娘请茶的,您不记得了吗?”
  “哪有,我记得可清楚了,一会儿你带我去吧。”崔扇希的嘴角一个抽搐,差点儿露馅,这个侧妃可真不好扮演。
  发鬓轻轻被挽起,正中央别着的流苏玉坠在叮咚作响,一袭紫罗玉衫下,荷花香囊别于腰间,崔扇希转了一圈,看着古铜金里的自己,有些发怔。
  或许胡得仙说的对,她很适合来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因为她这样的装扮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古人嘛。只是到底是什么任务,她非常好奇,很想知道。
  正殿里,崔扇希和怜儿候于正门外,等着太子妃婢女的通传。
  “娘娘请侧妃娘娘进去。”此时婢女走了出来。
  听罢,怜儿立即扶着侧妃娘娘进入正殿。
  虽然昨天只是匆匆见了太子妃一面,可她也没放在心上,因此就没有太多过观察。
  
第6章 府上的规矩
崔扇希转动着眼珠,这个太子妃会不会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一般来说侧室可都是没那么好混的。况且昨天太子妃还主动承认是她害了自己。
  在看到太子妃的时候,崔扇希有些发愣,觉得自己有些乌鸦嘴。她知道,她看人的时候可是很准的,有些人,看上去很温和,就一定会很温柔,但是有些人看着很温柔,可骨子里却是装着很多坏心眼。她敢说,太子妃就属于后者。
  “见过太子妃。”崔扇希不知道正礼是怎么行的,只能依葫芦画瓢做做样子。
  柳明月桃唇淡笑,伸手去扶崔扇希,“妹妹不要这么见外,快快起来。”“太子妃严重了,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的。”崔扇希轻声的说着,从容一笑。
  “我和妹妹亲如姐妹,还需要什么礼数,妹妹若是见外,莫不是还在气姐姐的不是?”太子妃佯装生气,而生气之余还多了一丝焦急。
  崔扇希摇摇头,会不会是她多心了,这么和善的笑容肯定不会是蛇蝎之人。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太子妃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一直道歉,或许根本就是一件小事情。
  “既然太子妃娘娘不跟扇希计较了,那扇希可就放开礼数了。”崔扇希顿时有些放开了,看来古代人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快,喜儿你去沏壶御赐的龙艳茶,在准备些点心端上来,我要和扇希好好聊聊。”柳明月抓住崔扇希的手,亲昵的如同姐妹一般,把她拉到一旁的座椅上,“妹妹快和姐姐说说,你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于这忽然的亲近,崔扇希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哪里知道这侧妃前段时间经历过什么,于是只能随便糊弄一下,“也没什么,就是受了些苦吧,我们还是聊聊太子府吧,我都不记得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呢?”
  对于太子府的好奇心,崔扇希还是有的,况且这么说,还能让太子妃不怀疑她不是真正的侧妃。
  柳明月柳眉微蹙,本想从她身上套出点她是怎么逃出来的话,不想这贱蹄子口风这么紧,真是小看她了。
  说话间,茶水和点心都已经端上来了。
  柳明月抿了一口茶,软唇轻轻一勾,“妹妹在府上也是有个年头了,怎么会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呵呵,可能是被掳这段时间撞到了脑子,有些失忆。”崔扇希眼睛眨的飞快,干笑着说着。
  “失忆?我看妹妹也挺像是失忆的。”柳明月冷笑,笑声极小,以至于崔扇希没有注意到。
  “我的确是不记得了。”崔扇希连连点头,看来现在只能装傻了,否则还怎么安心的呆在这里。
  真是的,想起那个该死的胡得仙,她就是气,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还说是过来遇见爱情的,她连个爱情的毛毛到没看到好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和妹妹讲讲这府上的规矩吧。”柳明月放下茶杯,茶杯和桌子碰撞,点滴茶水便溅在桌上。
  “好啊,我一定认真听。”知道太子府不容易生存,崔扇希已经做好了悉心学习的准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好物 | 一套木头铅笔敢卖6000元?还让客人等两年?

    就是这套铅笔。它有整整500种颜色!不止如此,当你买了这套铅笔,你得等上25个月,每个月只能收到一盒(20支)铅笔,经过将近800天,你才算完整地得到了它。为什么要这么久?因为一次性收到500个颜色的铅笔,你只会期待一阵子,兴奋一下子。但是一个月、一个月地收到,期许和惊喜就能延续25个月。每个月收到的20支铅笔,还都有个主题,比如“FUN”(乐趣)或者“SPRING”(春天),颜色都是与主题相关的。做出这套铅笔的是个日本公司,叫“芬理希梦”。他们的社长——矢崎和彦,是个十足的文具控。他从哥哥的手

  • YT日报丨“倾听”《艺术家的声音》

    1《艺术家的声音》今日开展4月15日侨福当代美术馆·北京带来新展《艺术家的声音》。展览将围绕当代艺术的叙事展开对话,并就其叙事才能与潜力引发疑问,以探讨那些令人着迷而又不安的当下社会的复杂性。此次展览由国际著名艺术史家罗兰·艾格(LórándHegyi)担任策展人,展出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Abramović)、刘小东、丹尼斯·奥本海姆(DennisOppenheim)、邱黯雄、阿努尔夫·莱纳(ArnulfRainer)、比尔·维奥拉(BillViola)、王鲁炎等来自17个国家

  • YT创想丨当感性的艺术遭遇电商,抓住痛点

    彭永坚PeterPeng唯品生活首席创意指导留学日本学习视觉美学,回国后在现代传播工作15年,担任过《周末画报》全国城市版总监及lifestyle创意总监。2009年,他发起成立广州书墟,成为国内二手书店运动的重要活动。现负责唯品会生活频道运营。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写的一篇小说《树上的男爵》,描写了一位意大利贵族少年在树上生活了50多年的故事,他的树栖生活丰富多彩,打猎、读书,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往……书里的树栖式生活,看起来那么奇特有趣,如梦境般美好。而现在,住在树上,拥有一间树屋,过一种树栖式生活

  • YT现场丨WeWork创造者大赛中国赛区决赛点燃上海西岸

    四月的上海凉意未尽,丝丝小雨更增添了春天的气氛,民国老建筑、干净别致的梧桐街道,表面上很难使人联想到一个超级现代化的摩登大都市。而就在这样的街区里,隐匿着全球最具创新思维的人群和工作方式。走进威海路696号,犹如TraceyEmin霓虹灯作品一般的LED标牌——“CreatorsWelcome”映入眼帘。这里是WeWork在中国开设的第二个办公地点,一座百年前的名流赛马场和鸦片囤积仓库如今摇身一变成为创意精英之所。正如标语所示,“欢迎创造者们”,美国出品的WeWork在中国的联合办公大计近年来稳

  • 贵阳人记忆里的老香烟,90后大多没见过!

    小时候,老者搓麻将搓到兴起了总会把娃娃喊来递张花花绿绿的票子“去小卖部买包烟剩下的钱自己买零食吃”一晃十几年,当年那些老香烟很多都绝版了很多的年纪都比我们还大了而你,还记得哪几种?那些老辈子的香烟▼大娄山▼梵净山有好多种包装▼绝版珍藏的阳宝山▼十几年前该品牌并入贵烟集团后,云雾山就不再生产了▼这么一条对老烟民而言可真了不得了▼翠屏山▼这种黄果树已经不太容易买到了▼花溪可不仅仅是个风景区▼没有改版降焦之前的“蓝色的爱”,不算很老,见过吗?▼老古董神品,有多神?拿给外公看看~▼什么?草海也有烟?那当

  • 离开就是约定好的后会无期

    以前看到一个发了五个姑娘背影的微博并且同时标注天南地北,自己是本地大学毕业把她们一个一个送走,其实自己也知道可能再也不会相逢了把,分开以后也就是道一句天南地北从此大家各自珍重。知乎上有个问离开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其中赞最高的回答是明明把所有东西都收拾齐了,可总觉得自己什么也带不走。看到这个答案莫名心痛,才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什么都带不走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可最痛心的是没能好好告别。是啊,连一别两安各自珍重都没能说出口,过了许久才发现,自己和对方已经分开了很久,

  • 江才普俊新书《红尘易醒》首发仪式在京举行

    据悉4月15日,在北京健壹公馆举办的,由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江才普俊最新创作的慧悟随笔集《红尘易醒》首发仪式。此次新作首发由北京慈渡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君风传媒协办,著名节目主持人、制片人、演员崔永元先生,中国财富出版社主任刘晗女士,著名演员马景涛先生,以及300多名社会各界嘉宾及媒体、读者代表莅临了新书首发式及签售活动。据了解,《红尘易醒》是江才普俊继《红尘一念》后再度推出的最新随笔集,皆在为世人打造心灵盛宴,开启心灵探索之旅,解读生命本源。追溯及解读著作灵感来源,作者江才普俊用了非常感

  • 昨天,人民大会堂开了一个座谈会,和山西运城的一件事儿有关

    昨天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典型案例研讨会上,众多专家学者对运城市盐湖区促进党内政治文化与优秀传统文化融通融合的实践进行了探讨。研讨会上,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汉斌、来自中央党校、北京大学等单位的40多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为主题对盐湖区实践进行了研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进入新时代以后,我们改革开放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新的阶段,踏上了新的征程。我们面对新的任务,就是党内政治文化建设至关重要,但是党内政治文化

  • 山东书法家徐洪仁获书法职称一级美术师

    书画中国讯(记者郝玲)徐洪仁,男,山东省莱阳市人,1951年生,中共党员。现为中国民间书画研究会理事、中国画家协会会员。山东书法家徐洪仁获书法职称一级美术师徐洪仁,1965年入伍,任班长,给养员。1976年毕业于莱阳师范美术专业,分配到石油大学附中(华东)任美术教师,1979年调胜利油田13中任职美术教师,1984年在东营市河口区任职,历任机要科长,档案局长、档案馆馆长、44中学教导员(书记)、副校长。在2018年度中国书画家职称评审中心职称评审活动中被评为书法一级美术师。2002年中国画《鱼》

  • 以诗为念“纪念洛夫:唐诗能解构吗?”专题研讨会

    2018年4月14日,“纪念洛夫:唐诗能解构吗?”专题研讨会议,在大学路248号第二场诗歌社成功举办。此次会议由上海城市诗人社、上海海派诗人社、第二场诗歌社、饴香诗社、上海惠风文学社等联合主办,由白领诗社、宝钢文学社、白鹿文学社、亲近自然诗社、长衫诗社等协办,并由沙柳先生担纲主持人。此次会议与会人员包括诗人、企业家、媒体人、金融人士,共计23人。此次会议得到了第二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饴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栖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鼎力支持。此次会议由铁舞先生创意,沙柳先生与易人先生具体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