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8 17:59: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第1章 魂穿
崔扇希看着眼前的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感到一阵好笑,她甚至都笑出了眼泪,“你,大爷,你说的这些话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
  老头一脸正色的说道,“姑娘,看你的模样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崔扇希忍住笑意说道,“大爷,不是我不想相信你,实在是你说的太无法让我相信了。推荐huijindi.com你知不知道,我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怎么会有三个男人同时发疯般的爱上我呢?”
  其实,说到恋爱,这一直都是崔扇希心里的一个痛。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却没有一个男孩子喜欢过自己。
  要是说起长相的话,自己自认为应该算得上是颇有几分姿色。但是性格却是形同男孩一般,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没有男孩子敢于接近自己。
  “姑娘,我说的话在不久之后便会应验,你切记,第一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死,第二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疯,而第三个喜欢你的男人则会为你。”
  崔扇希忽然一阵晕眩,接下来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后来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山羊胡老头的踪迹。
  此时的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汇金地
  崔扇希感到此情此景有些怪异,自己只不过是上云台山来游玩而已,但是竟然让自己遇到这么一个怪老头,还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就在崔扇希企图站起身来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姑娘,我们能够相见便是缘分,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找我的时候冲着东南方向叫我的名字。胡得仙。”
  崔扇希不禁愕然,这怎么搞得像是千里传音啊?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崔扇希急忙站起身来,四处打量着,可是依旧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她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算了,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对,幻觉,也许只是幻觉而已。
  不过,接下来,崔扇希觉得自己没有了游玩下去的兴致。汇金地得了,还是先下山再说吧!本来自己是跟闺蜜吴晓晓一起来的,但是她却不愿意跟自己一起上山,现在想必她在山下已经等的着急了吧?
  想到这些,崔扇希不禁加快了下山的脚步,终于在极短的时间内到了山下。可是到了山下自己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
  远远的就看到闺蜜吴晓晓正在嚎啕大哭,可谓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而且,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她的身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她一下子就懵了,这是闹得哪一出?
  直到走到近前,她看清楚躺在地上那个人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那个人。那个人。怎么会是自己?
  “晓晓,晓晓,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崔扇希有些着急,她推了晓晓一把,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害怕,而且无论自己怎么说话,晓晓都是置若不闻。《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这也太诡异了吧?好像是她根本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般。
  “扇希,我说不让你上山你不听,现在出事了吧?你要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呢?呜呜呜,呜呜呜。”晓晓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上去伤心欲绝。
  出事了?无法交代?听过这些话,扇希慢慢的有些想明白了,也许自己死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晓晓的举动便不难以理解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死了呢?自己怎么一点都不清楚呢?刚才,就刚才,自己还在山上跟那个老头说话的呢?怎么一眨眼之间就死了?
  “姑娘,时间到了,你该走了,去你应该去的地方,这里不是你该留下的。”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扇希听得出是那个山羊胡老头的。
  “不,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汇金地”扇希竭嘶底里的叫着,似乎这样才能减轻自己心底的恐惧感。
  “就是你的倔强你的性格才致使你有如此下场,哎。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时间到了,姑娘,走吧。”说着,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直到最后,扇希感到眼皮发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个女人嘴巴还挺倔的,无论怎么用刑她都不招。”一个面露狰狞之色的男人恭敬的对一个高贵的美妇人说道。
  美妇人眼睛里露出仇恨的光芒,她的声音冷若千年寒冰,像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第2章 地牢
“伍德,你想升官吗?想的话,就想办法让她招了,我会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叫做伍德的男人听到这话,眼里立刻露出贪婪的光芒,他脸上竟是讨好的神色,“是,多谢太子妃提拔,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该死的女人交代。您尽管放心。”
  “恩,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太子妃把头转向一边,声音里听不到一丝的感情。
  直到太子妃消失在了血腥味十足的地牢里,伍德脸上卑躬屈膝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气急败坏的扬起手中的皮鞭恶狠狠的朝着女人甩了过去。
  这力道十足的皮鞭甩在女人的身上她却是毫无反应。伍德气急败坏的继续甩着,一下,两下,三下。最后到底甩了多少鞭子连他也数不清了。
  伍德命人往女人的身上泼了几盆冷水,企图让她清醒过来,可是,这次却是未能如愿。
  “老大,她好像是没有反应啊,是不是死了?”狱卒有些害怕,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上边查起来可是无法交代的。
  伍德上前试了一下女人的鼻息,随即一愣,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经打?就这样甩了几鞭子就一命呜呼了?
  伍德也有些害怕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被太子妃知道自己没有从她的口中问出什么便把她打死了,那就麻烦大了,想到这里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太子妃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一想到这里就会浑身噤若寒蝉。
  “大哥,这,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办?不能在这样待下去啊,要是太子一会儿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件事情的。”
  听到太子二字,伍德打了一个寒颤,他不能再等下去,“快,把她拖到乱葬岗去。记住路上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狱卒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抬起头正巧撞上伍德那凶狠的目光,刚想拒绝的话只是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是,大哥,我马上就去办。”可是话虽然这样说着,他的手在碰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抖。
  他终于咬着牙忍受着恐惧的感觉把她弄到了城外的乱葬岗,然后。像是鬼追着他一般的逃之夭夭。
  崔扇希想要动一下,可是却发觉浑身酸软无力,像是散了架一般,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周围黑漆漆的,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嘴中自言自语的说着,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边好像躺着好多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尸体!
  她有些诧异,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摇了摇头昏脑涨的脑袋,这才记起,自己不是在云台山游玩的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怪异的地方?
  使劲的回忆着当时情景,崔扇希才记起,自己好像是看到闺蜜吴晓晓在哭,而且自己好像是死了,然后,就听到那个山羊胡老头说是让自己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再然后,就到了这个地方。
  崔扇希有些绝望,这里应该是在阴曹地府吧?要不然周围怎么都是尸体呢?
  天呢!老天爷你也太坑人了吧?竟然这么残忍,让她来到这里?可怜我才活了二十五年的光景。
  崔扇希悲从心来,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这样的哭声在这样的地方,如果碰巧被人听到的话,那么估计应该会吓得魂飞魄散吧?还真别说,这个世界上还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
  “太子,这三更半夜的你说我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小路子声音颤抖的说着,紧紧的跟在太子的身后。
  太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害怕就给我回去,不要罗里啰嗦的,你烦不烦?”
  小路子急忙闭嘴不敢再说下去,可是,他确实是害怕吗?自己生就胆小,更别说是在这乱葬岗这样的地方了。
  寂静的夜里却忽然传来一阵阵的哭声,这个声音吓得小路子差点尿到了裤子里,“太子,你听是什么声音?”
  太子眉头一皱,刚想要发火,可是却被一阵哭声给逼了回去。
  他不在言语,只是朝着传来哭声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近前,两人发现,是一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人在那里哭泣。
  “你是何人?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哭泣?”太子说不害怕是假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乱葬岗啊,这三更半夜的就算不是鬼,人吓人也会吓死人的。
  
第3章 乱葬岗
崔扇希绝望之际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这声音足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在阴曹地府了,那就是自己还活着?
  崔扇希马上就停止了哭泣,她猛地抬起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声音,太子顿时愣住了。
  太子直勾勾的盯着崔扇希,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惊喜的抓住崔扇希的手欣喜若狂的说道,“扇希,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老天爷真的是待我不薄,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看着眼前兴奋的男人,崔扇希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自己并不认识他啊。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你是谁?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崔扇希抽回被他紧紧抓着的手问道。
  太子一愣,“扇希,你怎么了?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我是安凌映啊,你好好看看我。”
  安凌映,崔扇希茫然的摇了摇头,在自己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太子急了,“不,扇希,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吧?我,我是太子啊,安凌映,你好好想想。”
  太子?崔扇希被这两个字给弄懵了,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太子?那我还是太子妃呢。
  “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可是有心脏病,经不起这样的玩笑。”崔扇希自始至终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小路子这时候说道,“侧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连太子都不认识了?你知不知道太子为了你的事情费了多少的心,为了找你都快跑断了腿了。”
  小路子的声音让崔扇希心里咯噔一下,他的声音很是又尖又细,像是女人的声音,在自己的了解中,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是个太监。
  这个念头一出,崔扇希更加的恐慌了,他还称自己为侧妃,称他为太子,那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这是在古代了,看来这已经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了。
  “侧妃?你说我是侧妃?”
  “是啊,扇希,你是我的侧妃,是我最宠爱的侧妃。我听说你畏罪自杀着急的不得了,就到处找你,结果还真的是在这个找到了你。而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没死。”太子急切的说着。
  呃!畏罪自杀?这又是整的哪一出?崔扇希的脑子有些乱,等等,还是好好的理一下头绪。
  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却突然醒来出现在这个时代,而太子口中的侧妃也是自杀,那么看来自己应该是魂魄到了他口中所谓的侧妃的身上,而这也许就是现下正流行的穿越吧?而且自己还更时髦的来了一个魂穿?
  崔扇希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能了,竟然能在此情此景之下这么快就想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己还真是厉害。
  看到目瞪口呆的崔扇希,安凌映误以为她是身体受到的创伤所引起的,他爱怜的看着扇希说道,“扇希,走吧,跟我回去,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欺负你,就是明月也不能伤害你。”
  崔扇希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只能跟着他回去再做打算。
  当柳明月看到崔扇希的时候,犹如见鬼一般,她的眼里涌上一丝的恐惧,但是随即马上消失了。
  “殿下,妹妹你们回来了,都担心死我了。还好看到你们没事。”明月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
  “恩,我这次把扇希找回来了,希望以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都不要提了好吗?”这话听上去好像是在跟明月商量,但是实则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明月又怎么会听不出呢?
  柳明月急忙说道,“是,殿下,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已经在心里后悔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不是我遇事鲁莽,妹妹也不会受如此大罪,请妹妹原谅我。”
  柳明月心里真的是嫉妒的发狂,她看到安凌映那看向崔扇希的温柔眼神,心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烧的她难受极了。
  她知道,安凌映只有在看崔扇希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眼神,而他的目光在离开她之后,便是冷若千年冰霜一般,无论那种目光落在谁的身上都会让人极其的不舒服。
  安凌映似乎是很疲倦的样子,他看着柳明月说道,“你先回去吧。扇希这边我会守着。”只是,柳明月觉得太子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奇怪。但是也只能是把这个疑问放在心里,是断然不敢问出口的。
  
第4章 我是侧妃
直到房间里静下来了,安凌映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扇希,你还在怪我吗?是我不好,是我让你被明月冤枉的,可是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做出如此之事,你能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吗?”
  崔扇希有些傻傻的,她一句话都听不明白这个所谓的太子所说的话,她只是在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回到自己的时代去呢?
  看到崔扇希的样子,安凌映却误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他再次说道,“扇希,我会弥补你,他日事成之后我会让你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也预示着你以后便是一国之母。”
  一国之母?崔扇希觉得好笑,自己才不稀罕做什么一国之母呢!她心里想,我又不是没看过这类的电视剧,一国之母是那么好当的吗?还不是都没有好下场,自己才不要,也不稀罕!
  “你不要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不好?你可知道你这些话要是让你的太子妃知道了,会害死我的。”
  安凌映愣了一下,扇希怎么变了?说话的语调怎么变得这般的强势?以前她可是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尤其是关系到太子妃的话,可是如今却。
  “扇希,我知道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的跟我怄气,我知道我利用你是我的不对,但是。”
  “好了。”崔扇希不耐烦的打断安凌映的话,“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利用我,也不管是不是你不对,总之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崔扇希说着,大大咧咧的躺到了床上,这个举动更是彻底的让太子雷了一下。事关生死的重大关头,她竟然这么看得开?这可真是没有了以往的胆小怕事的样子。
  “你说什么?你在给我说一遍?”柳明月柳眉微挑,神色可怕的说道。
  “回太子妃,奴婢真的是亲耳听到太子殿下许了侧妃太子妃之位的。”地上跪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宫女,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太子竟然敢这样对我?”柳明月露出狰狞的神色,她的心里可谓是惊天骇浪一般。这个安凌映,竟然敢过河拆桥。他把我柳明月当成什么人了,这不明摆着是过河拆桥吗?
  柳明月眉头紧紧的皱着,但是片刻之后,却舒展开来,她对还跪在地上的小宫女怜儿说道,“好了,怜儿,你起来吧,这次你做得很好,相信以后你会知道该怎么做是吗?”
  “是,太子妃,奴婢知道。”怜儿恭敬的说道。
  “那好,你下去吧,记住不要让她对你起了疑心。”柳明月眯着双眼道。
  “是,怜儿一定铭记于心。”说完,怜儿行了一个礼退下了。
  含希阁里,崔扇希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躺在传说中的软榻上,正研究着软榻睡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她左右的翻滚着,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反而还硬的和她小时候睡的木板床有的一拼。
  回头看了一眼叫安凌映的男子,崔扇希皱眉道,“你们这里的床怎么睡起来跟木板一样,就没有软一点的嘛。”
  安凌映微微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里是扇希一直以来住的地方,怎么会睡的不舒服。许是这些日子受了些苦,才会如此敏感吧。
  “来人啊,给侧妃加几条被褥。”安凌映对着门外候着的婢女吩咐道。
  很快的,就有四五个婢女抱着成新的被褥走了进来。
  崔扇希让到一边去,看着她们把床铺好。她的嘴角跳了跳,原来软一点的床只是多垫几条被子,她不禁仰天长嚎,看来以后不能睡席梦思了。
  “你们都退下吧,让厨房准备些营养膳食送进来。”想起扇希可能还没有用过膳,安凌映又道。
  “是,太子殿下。”为首的婢女立即回道。
  看着她们退下后,安凌映走到崔扇希的身旁。一脸柔情的望着她,“扇希,关于烟儿的事情我已经派人送了厚礼到她家里,也厚葬了,希望你也放下这件事情。”
  “烟儿,厚葬?烟儿是谁?”崔扇希莫名其妙的望着安凌映,不明所以然。
  安凌映微震,自从今天把扇希带回来后,他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似乎是不记得所有人了。
  “没关系,不记得不要紧,我再给你派一个贴身婢女。”安凌映转念一想,不管她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这些令她伤心的事情还是抛之脑后的好。
  “你这人怎么吊人胃口。”崔扇希皱眉。
  “来人,把怜儿叫进来。”安凌映没有多说,乘着扇希思路不清晰打算把烟儿这个人抹掉。
  
第5章 给太子妃请茶
不等崔扇希继续问下去,那个叫怜儿的婢女便走了进来。
  怜儿见到太子和侧妃后,眼神微微躲闪了一分,随即扬起笑脸跪在地上请安。
  “奴婢怜儿见过太子殿下,侧妃娘娘。”
  崔扇希眉头紧蹙,她知道古代的规矩是如此,可真正到了她的面前,有人给她跪下,她反倒有些反感。
  “这怜儿你可还满意,若是不喜我立刻换人。”安凌映看着崔扇希的神色,以为她不喜欢这丫头,“求侧妃娘娘千万不要赶怜儿走啊,怜儿若是哪里不好,侧妃娘娘告诉怜儿,怜儿立刻改掉。”怜儿见太子殿下如此说,吓的魂儿都快丢了,若是让太子妃知道她事情没有办好,那她哪里还有活路。
  看着连滚带爬到她面前的怜儿,崔扇希的心随之一颤,她什么话都没说,却害的这怜儿这么害怕,真是罪过啊。
  “你快起来,我又没有说你哪里不好,你这么说,我倒觉得是我的不是了。”崔扇希快速把怜儿扶了起来。
  “谢谢侧妃娘娘收了怜儿。”怜儿听罢感激不尽的看着侧妃。
  崔扇希微微一笑,这样的生活需要慢慢适应,但是在适应的前提下,她一定会慢慢让他们适应她的想过的生活。
  转过身看向那个她所谓的夫君,她的脸有一丝动容,“额,至于,太子殿下,你看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你是不是该请回了。”
  崔扇希模仿着电视剧里的娘娘们说话,下着逐客令,想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她后面的路该如何走。
  安凌映的心颤动着,扇希这一点还真是没有变,她总是以黑夜为由,将他驱逐出屋外。回味着他们好不容易才靠拢的心,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会尽快把这段时间丢失掉的爱再填补回来的。
  “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安凌映抬手想抚上崔扇希的脸,却见她退后一步,无奈便放弃了,“怜儿,好生照顾侧妃,若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是,殿下。”
  看着安凌映出去了,崔扇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很没有形象的跳到榻上,总算有点轻松的时间了,这些古代人可真不好对付,看来她需要从长计议啊。
  怜儿诧异的看着侧妃娘娘,怎么和太子妃说的不太一样,侧妃娘娘哪里像是一个安安静静任人摆布的人,这行为简直太没规矩了。
  过了一会儿,安凌映交代的营养膳食陆陆续续的就送了进来。怜儿娴熟的引着端菜的婢女,待全部菜肴都摆好后,她才让他们退下。
  “侧妃娘娘,奴婢伺候您用膳。”
  崔扇希眼睛放光的看着桌上的美食,这简直就是宫廷宴啊,搓搓手,能在受了这么不可思议后,还美餐一顿,着实不错。
  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十来道菜肴后,崔扇希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爬到床上睡觉去了。当然,在睡觉之前她没有忘记打发怜儿下去睡觉,她可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人看着。
  “奴婢告退,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叫怜儿。”
  而怜儿一出去,见四下没人,便悄然走向含希阁的围墙处,将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塞在石墙的缝隙里。
  清晨的眼光很耀眼,崔扇希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想摸摸闹钟看看是不是到了上班的时间,却怎么也摸不着。等她睁开眼睛看到怜儿的时候,她叹息着,还是接受现实吧。
  “娘娘快些洗漱,一会儿还要去太子妃哪里请茶。”怜儿端着水盆提醒道。
  崔扇希接过脸帕快速的洗着脸,还不时含糊的问着,“给太子妃请茶?为什么。”
  “娘娘,以往每天辰时您都会给太子妃娘娘请茶的,您不记得了吗?”
  “哪有,我记得可清楚了,一会儿你带我去吧。”崔扇希的嘴角一个抽搐,差点儿露馅,这个侧妃可真不好扮演。
  发鬓轻轻被挽起,正中央别着的流苏玉坠在叮咚作响,一袭紫罗玉衫下,荷花香囊别于腰间,崔扇希转了一圈,看着古铜金里的自己,有些发怔。
  或许胡得仙说的对,她很适合来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因为她这样的装扮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古人嘛。只是到底是什么任务,她非常好奇,很想知道。
  正殿里,崔扇希和怜儿候于正门外,等着太子妃婢女的通传。
  “娘娘请侧妃娘娘进去。”此时婢女走了出来。
  听罢,怜儿立即扶着侧妃娘娘进入正殿。
  虽然昨天只是匆匆见了太子妃一面,可她也没放在心上,因此就没有太多过观察。
  
第6章 府上的规矩
崔扇希转动着眼珠,这个太子妃会不会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一般来说侧室可都是没那么好混的。况且昨天太子妃还主动承认是她害了自己。
  在看到太子妃的时候,崔扇希有些发愣,觉得自己有些乌鸦嘴。她知道,她看人的时候可是很准的,有些人,看上去很温和,就一定会很温柔,但是有些人看着很温柔,可骨子里却是装着很多坏心眼。她敢说,太子妃就属于后者。
  “见过太子妃。”崔扇希不知道正礼是怎么行的,只能依葫芦画瓢做做样子。
  柳明月桃唇淡笑,伸手去扶崔扇希,“妹妹不要这么见外,快快起来。”“太子妃严重了,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的。”崔扇希轻声的说着,从容一笑。
  “我和妹妹亲如姐妹,还需要什么礼数,妹妹若是见外,莫不是还在气姐姐的不是?”太子妃佯装生气,而生气之余还多了一丝焦急。
  崔扇希摇摇头,会不会是她多心了,这么和善的笑容肯定不会是蛇蝎之人。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太子妃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一直道歉,或许根本就是一件小事情。
  “既然太子妃娘娘不跟扇希计较了,那扇希可就放开礼数了。”崔扇希顿时有些放开了,看来古代人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快,喜儿你去沏壶御赐的龙艳茶,在准备些点心端上来,我要和扇希好好聊聊。”柳明月抓住崔扇希的手,亲昵的如同姐妹一般,把她拉到一旁的座椅上,“妹妹快和姐姐说说,你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于这忽然的亲近,崔扇希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哪里知道这侧妃前段时间经历过什么,于是只能随便糊弄一下,“也没什么,就是受了些苦吧,我们还是聊聊太子府吧,我都不记得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呢?”
  对于太子府的好奇心,崔扇希还是有的,况且这么说,还能让太子妃不怀疑她不是真正的侧妃。
  柳明月柳眉微蹙,本想从她身上套出点她是怎么逃出来的话,不想这贱蹄子口风这么紧,真是小看她了。
  说话间,茶水和点心都已经端上来了。
  柳明月抿了一口茶,软唇轻轻一勾,“妹妹在府上也是有个年头了,怎么会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呵呵,可能是被掳这段时间撞到了脑子,有些失忆。”崔扇希眼睛眨的飞快,干笑着说着。
  “失忆?我看妹妹也挺像是失忆的。”柳明月冷笑,笑声极小,以至于崔扇希没有注意到。
  “我的确是不记得了。”崔扇希连连点头,看来现在只能装傻了,否则还怎么安心的呆在这里。
  真是的,想起那个该死的胡得仙,她就是气,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还说是过来遇见爱情的,她连个爱情的毛毛到没看到好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和妹妹讲讲这府上的规矩吧。”柳明月放下茶杯,茶杯和桌子碰撞,点滴茶水便溅在桌上。
  “好啊,我一定认真听。”知道太子府不容易生存,崔扇希已经做好了悉心学习的准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此无心仍知痛13章(第13章 狡辩)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3章(第13章狡辩)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3章狡辩盛南天……是你吗?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等到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盛南天暴怒中的脸。展颜头部受伤,像炸裂一般疼。她撑着脑袋从坐起来,盛南天一双幽深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展颜也就这么看着他。两人大约沉默了几秒,她终于想起来摔倒之前谷盈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是她,陷害自己的人是她!“盛南天,我知道给我们下药的人是谁了!”她激动的说。盛南天却似乎并不感兴趣,他稍微离病床近了些,冷冷道:“你就想说这个?”“还有,我没有怀孕,这一

  • 款款深情成眷恋13章(第13章 调查)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3章(第13章调查)小说名字: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3章调查顾清风笑容不变,还是那么随意的说,却瞬间令唐辰就变得谨慎起来,仿佛内心的所惧被窥探了一般。唐辰警惕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知道叶清在哪?”顾清风没有直接回答他,还是保持着那副唇角微勾深不可测得模样,唐辰寻找叶清心切,强压着心底的不悦,淡淡吐出了两个字“唐辰。”顾清风听到自己想知道的,点点头,转头就走,他要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名字,然后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他都会查得一清二楚。只要是碰过叶清的男人,他绝对不会放过。“站

  • 炊烟起,我等你!13章(第13章 谁在耍手段)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3章(第13章谁在耍手段)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3章谁在耍手段就她现在这个鬼样子,还能出院?莫夕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深深吸了口气,三年来第一次鼓足勇气违抗盛淮安的命令。“淮安,我今天的确和薇薇有点事情,不能回去,你别找我了,早点休息吧。还有,我手机快没电了,在外面不好充电,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说罢,莫夕立马挂断了电话,顺便将手机的电池抠了下来,确保不会再有任何人的电话能够打进来。果然,盛淮安再打,电话那头传来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3章(第13章 跟你没完)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3章(第13章跟你没完)小说名字: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3章跟你没完杨笙也坐到了一边,沉默地拿起了筷子,本来应该和谐轻松地相聚,现在却变得尴尬沉重。饭后,杨笙借公司还有事情就准备离开,偷偷看了一眼父亲,固执的老头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上楼。杨母送他到了门边,故作轻松地说话,眼神里却难掩空巢的落寞。“笙儿,你要体谅爸爸,歌儿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我们两个老人在家也整天无所事事。难受得紧。”“你要是真的心疼我们的话,快点结婚生子吧。你都二十七了,再没有个归宿,我和老头不放

  • 让爱化作雨纷飞13章(第13章 装什么贞洁烈女)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3章(第13章装什么贞洁烈女)小说名字: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3章装什么贞洁烈女顾玥闭着眼睛,嘴里却不断的呻吟着,像是极度的渴望着他。陆与江本应该推开她,却在看到她眼角那一滴晶莹的泪光后,动摇了。他鬼使神差般的俯身,低头吻在了她的唇角。唇瓣相对时,顾玥忽然便睁开了双眼。“你……你要干什么?”她本能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胸前,不断的往后退着,仿佛眼前的人是洪水猛兽一般。她的动作落在陆与江的眼里,像是针尖,狠狠的刺伤了他的自尊。陆与江眸子像是淬了火光,他盯着顾玥,熊熊燃烧的怒火,几乎

  • 陪你路过全世界13章(第13章 二选一)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3章(第13章二选一)小说名称: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3章二选一许烟看到他,眼泪水马上流了出来,“慕衍哥哥!救命!”顾慕衍看了一眼沈知微,然后对许烟道:“别怕。”许烟用力的点头。沈知微眼里蕴满了水雾,满脑子都是顾慕衍的那句“别怕。”她爱了他十年,哪怕得他这样一句关怀备至,她都死而无憾。谢河哈哈大笑:“顾大少啊,虽然我知道你喜欢的一直都是许小姐,但沈大小姐还在呢,她好歹是你的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对她就真一点情谊都没有?”“本想着两个都当着你的面弄死,可刚刚,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 以余生换相思13章(第13章 凭什么)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13章(第13章凭什么)小说书名:以余生换相思第13章凭什么“不要!求求你……”宋颂撕心裂肺地喊道,冷少易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快意。他的女儿现在也不知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的儿子却在这里锦衣玉食地活着,还没大没小,按他冷少易的性子,必须狠绝处置。“爸爸,容璟害怕。”冷容璟看着冷少易没有丝毫怜惜地举起了枪,两股战战,几欲瘫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爸爸虽然也严厉,可是最多打一打他教训一下就过去了,现在他只不过像从前一样玩了会弹弓打了个仆人而已,他怎么就要杀了自己啊!而那个女人……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3章(第013章 你偏心)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3章(第013章你偏心)小说书名: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13章你偏心华雪萋用嘲讽地语气道:“哟,看看这是谁回来了呢?冉太太啊,有失远迎啊!”慕心爱扶着栏杆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穿着一身白色蕾丝蓬蓬裙,高贵得像个公主。“哟,姐姐回来了呀。”慕贞贞看向华雪萋和慕心爱,只礼貌地回了一句:“阿姨,心爱,我先上楼去了。”对于她们的冷嘲热讽,慕贞贞向来是抱着只要不理会的态度就行了,她不想与她们争吵,那样父亲会更加为难。慕贞贞上了楼梯,与慕心爱擦肩而过的时候,慕心爱拉住了她的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13章(第十三章 帮她买生理用品)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13章(第十三章帮她买生理用品)书名: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十三章帮她买生理用品楚小小淋了许久,原本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肤色,渐渐地红润了回来,腹部的疼痛也渐渐的缓解了许多。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楚小小在卧室里深情的环视了一周,没想到再次进他们的婚房,是这般情形,若不是她差点淹死,可能这辈子她都没有机会再进来了吧!鼻头一阵酸涩袭来,双眸不知不觉的已经蒙上了一层雾。忽然,感觉身体很不自在,是那个……流出来了。楚小小想着处理来着,可却没有生理用品,就在她正愁着不知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13章(第13章 娶不娶我说了算!)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13章(第13章娶不娶我说了算!)小说名: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13章娶不娶我说了算!冷婉言今天的表现上官子轩看在眼里,悦在心上。此时的冷婉言侧对着自己,虽然有些孱弱却透着坚强的后背,就这样温文尔雅的对着一屋子的人,而且是一屋子都可能对她排斥的人。“我说嫂子,你这未来的儿媳妇可是第一次到我们家里做客,你这样的话语会吓坏人家孩子的。这如果传出去我们欺负一个弱小的女子,那我们在座的岂不是要冤死了。”上官一平终于抬起了头,停下了一直玩弄尾戒的动作。董颖脸上的表情略僵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