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书名:娇妻如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4:40:5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娇妻如云
第一章:史上最强艺术大盗
 “现在插播一条最新新闻。版权http://www.huijindi.com/”电视中,面带微笑的主播的声音很圆润,随即电视显示屏画面一转,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出现在观众们的眼帘。

    “著名的艺术大盗沈傲今日在逃避国际刑警组织过程中坠崖身亡,有关部门就事地点组织搜寻,已找到相关遗物,暂时还没有寻找到尸体。”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沈傲的犯罪过程。2oo1年,沈傲伪造明清时期传世作品《五彩竹林七贤图瓷器》获利七千万元人民币。此后该嫌犯疯狂作案,在荷兰博物馆盗窃价值七百万美元画作《西班牙古堡》。

    2oo3年,嫌犯伪造了梵高最有价值之一的作品《向日葵》并顺利兜售,一名国际收藏家以一亿四千万美元收购。2oo6年,嫌犯伪造《清明上河图》试图出售被国际组织破获,但嫌犯一直在逃。网站huijindi.com

    逃亡过程中多次伪造名画、古董兜售,行为恶劣,并且屡屡以诈骗、偷窃手段作案,以非法手段得到各时期名画、古董数十件。

    国际刑警组织将通缉级别上调至红色通报,悬赏百万美元寻觅该嫌犯踪迹。直到五年后的今天,嫌犯终于绳之以法。”

    电视的画面切换到了一处悬崖边,各色警服的警察、西装笔挺的干探以及军警已经布置好了警戒线,直升机在半空盘旋,有人放下缆绳开始试图进入悬底搜索。

    “本案的后续内容,我们仍将关注。接下来为您放送的是关于肯尼亚的最新消息……”

    ……………………………………………………

    春水、桃花、游船。交错在若水湖畔的春天里,湖面微波粼粼的,静若处子。网站http://www.huijindi.com/迎着湖岸的阳光,停驻在河面的画舫弥漫着桃花的芬芳。

    画舫上,几个公子风华正茂,笑声不绝。

    “本公子诗兴大,少不得要吟上一来助兴了。”

    一个爽朗大笑,个子矮胖的公子一张麻子脸熠熠生辉起来,叉着手道:“河边一群鸭,呱呱呱呱呱,我往河边站,群鸭呱呱散。”

    “好诗!”同桌的两公子拍案而起,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个子高瘦的公子就差点儿五体膜拜,个矮的那个双眼冒光,纷纷道:“周公子画作的好,诗才更是无双,这样的好诗,天下间再难寻了。”

    “听说清河郡主最爱才子,周公子拿这诗赠予清河郡主,还怕俘获不到清河郡主的芳心?”

    “哈哈哈……”矮胖的周公子开怀大笑,得意中带着谦虚,谦虚中隐含着卓傲,卓傲中兼带着矜持,坐下道:“兄台们过奖了,本公子的诗嘛,比起李杜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来自huijindi.com

    在岸上的杨柳树下,几个小厮家仆们静候着,一个俊秀的家丁吐出一口吐沫:“我呸!”

    狗屁打油诗也就罢了,偏偏还还要伺候着一群相互吹捧不知廉耻的‘公子’。沈傲有撞墙的冲动。

    沈傲没有死,当日被刑警追捕,悬崖下是汪洋大海,而沈傲早在海中布置了救生装置。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制造一个假死来使国际刑警组织相信他已经死了,然后再改头换面,重新开始自己的大盗生涯。

    那一跳却出了差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重新换了一个身份,成了北宋宣和四年汴京城祈国公周府的杂役。

    穿越了,而且穿的似乎有点儿让沈傲失望,一个没有地位的杂役。

    卖身契还捏在周府,也就就意味着他没有人身自由。汇金地一旦擅离周府,官府就可以将他抓捕起来,在额头上印上刺青,配卫戍边关去。

    身为大盗,沈傲自然有许多种办法开始新的生活。只不过他对这里并不熟悉,而且单纯为了逃脱周府就受到官府的通缉确实有点划不来。所以,这个杂役他还得做下去。

    最好的出路就是想办法弄些钱赎身。

    今天的沈傲算是死过一回的人,早就厌倦了逃亡的生活,要重新开始,不到迫不得已时他不会用激烈的手段。

    而且,杂役的生活似乎还不错,虽然辛苦一些,但是周府里小姐、丫鬟成群,俱都是中上的姿色,倒是挺对沈傲的胃口。汇金地

    只不过周公子与几个狐朋狗友的互相吹捧,让身在远处的沈傲忍不住有逃亡的冲动,他一辈子浸淫各种艺术,从诗画到瓷器、雕刻,造诣非凡。遇到这群附庸风雅的家伙,沈傲无语问青天。

    伫立在杨柳树下,与其他的仆役、家丁们比起来,沈傲显得有点卓傲不群。几个家丁有点儿看沈傲不太顺眼,凑在一堆闲扯,将沈傲排斥在外。

    沈傲笑了笑,眼睛落在其中一个家丁抱着的酒坛子上,他鼻子微微一动,浓郁的酒香弥漫在鼻尖盘绕不散。

    “好酒!”沈傲凑过去:“我猜的没有错,这应当是储藏了十年的竹叶青。只这一闻,就知它是酒中圣品了。”

    抱着酒坛的家丁叫张绍,是张公子的跟班,冷眼瞥了瞥沈傲:“我家公子带来的自然是好酒。只不过这酒又不是咱们下人喝的,你又开心什么?”

    几个家丁俱都笑了,有人道:“或许人家也想尝尝也不一定,只可惜爹妈不是王侯,只有干看的份。”

    沈傲微微一笑,道:“这么说你们是咬定我喝不上这酒了?”

    “是又如何?”张绍将酒坛子抱得紧了些,眼眸中满是蔑视。

    沈傲叹了口气:“本小厮很佩服你们的勇气,我们来赌一把。若是我没有喝上这竹叶青,便每人赔你们一贯钱。可要是喝上了呢?”

    张绍与几个家丁面面相觑,不知这沈傲是不是疯了。一贯对于仆役来说是一个月的工钱,连同张绍这里一共有四个家丁,如果沈傲赌输了,可能要赔上半年的用度出来。

    张绍眼珠子转了转:“你要赌也无妨,你能喝上这竹叶青,我们出四贯钱你。只不过事先说好,你须当着几位公子的面喝。”

    张绍怕沈傲使诈,这家伙偷偷的沾了一点去吃,岂不是中了他的诡计?

    沈傲立即露出为难的样子:“这样啊……好吧,我试试。”

    四个家丁笑作一团,张绍更是心里乐开了花。这酒是张公子的珍藏,最是宝贝不过。这个没有眼色的东西竟敢在公子们面前喝他们的珍藏,公子们起怒来,非活活打死他不可。

    三个公子里头一个姓周,名恒,是祈国公的嫡子,也是沈傲伺候的正主。另两个一个姓张,一个姓王,张公子是枢密副使家的公子,姓王的家世也不简单,乃是汴京最大的巨富之一。

    三人在汴京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打死个人还不是玩儿似的。这姓沈的当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这个时候,张公子的声音从画舫里传出来:“张绍,还不拿本公子的酒来?”

    沈傲对张绍道:“我送过去。”

    张绍将酒坛子交给沈傲,诚心要看沈傲的热闹,张绍早就看这个新来的家伙不顺眼。此时整整他,还能赚一贯钱,实在是好得很。

    沈傲抱着酒坛子沿着河堤上了画舫,那张公子显得有点儿不满:“怎么张绍那狗才不端酒过来?”

    沈傲笑道:“他胳膊有点儿酸麻,生怕搅了几位公子的雅兴,是以让我来代劳。”

    他启开了泥封,为几位公子倒了酒,口里说:“张公子的酒当真好的很,只闻这酒味我就已醉了三分。”

    张公子高瘦的个子显得更加挺拔了,敷了粉的脸上也透出一点儿鲜红:“这是当然,这样的好酒我平日都舍不得喝的,只有遇到至交好友才肯拿出来。”

    周恒刚才吟诗吟的口开舌燥,此刻也满是期待,端起杯子浅尝了一口,连忙说:“好酒,好酒,张公子的诗好,酒也好的很。”

    张公子连忙谦虚的说:“祈国公府有的是好酒,在下是献丑了。”

    几个人互相吹捧,沈傲已经听不下去了,笑呵呵的道:“其实说起这酒,我倒有个绝活,只怕要让几位公子见笑。”

    周恒脸拉下来,呵斥道:“狗才,这般的没有规矩,我与两位仁兄喝酒,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沈傲连忙告罪,边上的张公子道:“周兄别急,先听听他怎么说?咱们吟了诗又赏了景,正愁找不到乐子。”

    沈傲装作小心翼翼的样子道:“我这人天生有个毛病,但凡是喝了劣酒脸上就会长出黑斑,可喝的若是好酒,就没有任何妨碍了。要知这酒是不是上品,只要我品尝一下就可以。”

    周恒有点儿恼了:“狗才,你这话莫不是说张公子的酒是劣酒?”

    沈傲摇头:“不是这个意思,酒自然是好酒,只不过到底有多好就不得而知了。”

    他这话算是忤逆之极,周恒是什么人?立即就要作。恰恰这个时候,张公子却来了兴致,连忙说:“这样只能分辨好酒坏酒,至于好酒好到什么地步又如何估量?”

    沈傲道:“酒中的瑕疵越多,脸上黑斑就越多,这酒越是极品,脸上便没有异常了。”

    “妙极!”张公子神采飞扬起来,他这十年竹叶青珍藏已久,若不是要巴结这位周少爷,他也舍不得拿出来。可是酒这东西却有一个坏处,好酒坏酒虽有区分,可是好酒之间又难有分别,能让沈傲证明这酒乃是佳品中的佳品,他在周恒面前岂不是更有脸面?须知周恒乃是公爵世子,家中珍藏无数,所饮的哪一样不是珍品?若是尝不出这十年竹叶青的妙处,岂不可惜?

    “那么你就自斟一杯,给我们开开眼界。”

    边上的王公子也起了兴趣,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沈傲。周恒也就不好火了,笑嘻嘻的袖手旁观。

    沈傲拿来一个空杯,满上之后喝了一口,这酒香醇的很,入口带来一股竹叶的芳香,回味无穷。

    “好酒!”沈傲咂了咂嘴,回味着这股醇香的气味,放下酒杯便向张公子道:“公子看我脸上生出了黑斑吗?”

    张公子认真端详,摇头:“没有。”

    沈傲又给周恒、王公子看,两个人也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片刻,俱都是摇头。

    沈傲衷心称赞道:“这酒已是佳酿中的极品了,在酒市上只怕百贯也买不来,张公子真是豪爽,这样的好酒也舍得拿出来与人分享。”

    张公子已是乐开了花,哪里还管这沈傲是不是故弄玄虚,他要的就是这一句评价,对周恒道:“周家果然非同凡响,就连一个家奴也这样的有眼色、会说话。”

    沈傲捧了张公子的酒,张公子又回过头来捧周家的家风,周公子那麻子脸上立刻光彩照人,看沈傲时觉得顺眼多了,哈哈大笑着谦虚起来:“不敢当,不敢当。”

    沈傲又给几个少爷们斟了酒,便退出画舫,回到那杨柳树下,只见张绍几个家丁脸色苍白,奇怪的望着沈傲完好无损的带着酒气回来。刚才他们是亲眼看见沈傲满了一杯竹叶青一口饮尽的,想辩也无处辩了。

    “拿钱来!”沈傲微微一笑,伸出手,朝着四个目瞪口呆的家丁努了努嘴。
第二章:书童万岁
  片刻功夫就诈了四贯钱,相当于沈傲四个月的工钱。沈傲拿着价值四贯的银子在手里头颠了颠,感觉很爽很痛快。

    话说古人真是单纯啊,这种小把戏就能引人上当,看来穿越倒不是坏事。

    张绍已是气的嘴唇白,很是不服气的瞪了沈傲一眼。

    沈傲笑吟吟的道:“你不服吗?”

    张绍脱口道:“自然不服。”

    “小爷就再给你一个机会,再赌一局你敢不敢?”

    张绍心里犹豫,但见沈傲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顿时怒不可遏:“怎么个赌法?”

    沈傲嘿嘿一笑,将那四贯钱的碎银摸出来放在地上:“你再拿出四贯钱来。”

    张绍想了想,又是一阵犹豫。银子他是有,每次少爷出门都是他跟班的。平时买些小物事也都是他去结账,一来二去私下里便藏了十几两银子,这些银子为了以防不时之需也都带在身上。只是这个沈傲神秘兮兮的,让他不得不多留意一个心眼。

    “这小子欺人太甚,无论如何,总要和他赌一赌。”张绍咬了咬牙,摸出价值四贯钱的碎银放置地上。

    “你看,地上有八贯钱了。你我相互竞价,谁竞价越高,这八贯钱就归谁所有,谁就赢了。如何?”沈傲气定神闲的将碎银拢成一堆,其他两个家丁也聚拢过来。

    张绍点点头,心里说:“谁竞价高就谁能得八贯钱,嘿嘿,这还不容易,这一次绝不会输给你。”

    沈傲先开口道:“现在开始,我竞价四贯钱。”

    张绍连忙道:“我竞价五贯。”

    沈傲笑了笑:“那我出六贯。”

    张绍冷哼一声:“我出七贯。”他心里想:“出了七贯能换回八贯钱总算还赚了些小利回来,更何况还能赢这家伙一次。下一次他要竞价八贯,就没有赢利了。哈哈,这一次我绝不会输。”

    沈傲满是懊恼的摇摇头:“我能出七贯五百钱吗?”

    张绍冷笑道:“没有这个规矩,必须一贯一贯的叠加。”

    沈傲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输了,好吧,你拿出七贯钱给我,这八贯钱就是你的了。”

    张绍哈哈大笑:“看你还敢嚣张!”说完从八贯钱的碎银中拿出一小块来在手里颠了颠:“这差不多是一贯钱了,剩余的七贯你拿走。”

    沈傲微微一笑,将七贯钱的碎银收起来,说:“这一次你赢了,今日我们扯平,下次再赌。”

    “随时奉陪!”张绍得意洋洋的收起一贯钱,脸色却突然变了。

    方才他拿出四贯钱来,与沈傲一齐凑了八贯钱。现在自己赢了八贯,可是其中有四贯是他自己的钱。自己却又出了七贯,算来算去,他竟是亏了三贯。

    “又上了这厮的当!”张绍再也笑不下去了,哭笑不得。

    而沈傲则笑嘻嘻的走到另一棵杨柳树下晒着太阳,心里惬意的调侃:“分分钟七贯钱入账,看来要赎身似乎并不太难。”

    眼看那张绍可怖的样子,沈傲便忍不住想笑出来。

    “等我赚了钱赎了身也要做一个公子,买下一条画舫在汴河喝酒赏景,这日子似乎并不坏。”

    天已经黑了,画舫上烛影闪现,五色的灯笼悬挂在船舷船尾,煞是好看。

    周恒醉醺醺的被人扶下船,沈傲提着灯笼去接了,寻到不远处歇息的车夫,一齐将周恒架上车厢,沈傲斜坐在车辕上打道回府。

    祈国公府邸占地数百亩,雄伟气派,门前的石狮狰狞凶恶,又增添了一分肃穆森然。

    招呼内府的丫头扶周恒回寝室歇息,沈傲今日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他住的地方是沈府东北的一处角落,与它处的金碧辉煌显得寒酸的多,一个灰旧的小楼,家丁们两人一间卧房,和沈傲住在一起的叫吴三儿,见到沈傲回来,愁眉苦脸的道:“沈大哥,你总算回来了,咦,你怎么带了酒气?”

    沈傲拿着铜盆倒了些水净了净手,一边说:“没什么,瞧你这样子莫非又是偷偷溜出府去和人赌钱了?”

    吴三儿气呼呼的道:“又撞见了那胡六手,一个月的月钱全输给了他,这个月只怕不能给乡下的老娘寄钱了。”他掴了自己一巴掌:“都怪自己不争气,明知十赌九输,却偏偏忍不住,总想着把以往输得钱赢回来,哎……”

    沈傲笑了笑,摸出一贯钱给他:“拿去寄给你娘吧。”

    吴三儿一下子愣住了:“沈大哥,你……你也没有富余,我怎好要你的钱?再说,你这个月的月钱还没,这钱是哪里来的?”

    吴三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好赌,每次都输得精精光光才肯罢休。

    吴三儿与沈傲相处了一个多月,沈傲刚刚穿越的时候身体虚弱,还亏得他前后照料着,这一份恩情沈傲一直记在心里。

    沈傲将钱塞在他的手里:“你拿着就是,我这里还有。”

    吴三儿接了钱,连忙称谢,口里兴奋的道:“明日我就把这钱托人送回乡下去,再也不赌了。”

    他这句话沈傲倒是听得多了,晒然一笑,坐在床沿脱下靴子,又将裹脚的白布取下来,跟着那周少爷在外头疯了一天,倦意已经袭上来。

    吴三儿道:“今日听外府的主事说过几日少爷要去太学读书,依着夫人的意思,是要从府中选拔出一个书童来,年纪最好与少爷相仿,能识文断字更好。”

    沈傲道:“书童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下人?”

    吴三儿道:“这可不同,书童能进内府陪少爷读书,而且不必做杂活,就是月钱也是普通杂役的三倍。”

    “有这样的好事?”沈傲一骨碌从榻上翻起来,睡意一下子没了:“这样看来,书童倒是很有前途的职业。”

    吴三儿道:“我劝沈大哥还是不要打这个心思,府里头已经有传言了,内府、外府的主事都盯着这个肥差呢,他们在乡下都有亲戚,正好举荐自己的亲戚来,我们这种人哪里会有门路?”

    沈傲道:“这也不一定,事在人为,轻轻松松拿三倍的月钱,还能进入内府……啧啧……让我想一想。”

    吴三儿惊讶的道:“内府?沈大哥,你不会是为了那几个夫人跟前的丫鬟吧?”

    沈傲笑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可真是聪明伶俐,未卜先知啊。”

    说到女人,吴三儿顿时精神奕奕起来:“要我说,夫人跟前的几个丫头就春儿最水灵,哈哈,你这样一说,我也想去做书童了,至少隔三岔五的总能见她一面,啧啧……”

    “不过小香也不错,虽然比不过春儿,可是那身材,那胸……喂,沈大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沈傲半梦半醒,脑海中浮出一个人来,隐隐约约听到吴三儿在呼唤他,却不愿回应。

    脑中浮出很多念头“同样是一个爹妈生的,为什么周小姐天生丽质,那周恒却是个标准的猪八戒模样。很费解啊,莫非……”

    “一个是富家小姐,一个是杂役,不知有没有机会。不对,我沈傲是谁?堂堂的艺术大盗,怎么就配不上她?好,我要去做书童,先进了内府再说。”
第三章:小丫头有意思
   过两日就是中秋节,祈国公府的各色人等已是忙的脚不沾地了。挂灯笼,准备节庆的糕点,清扫院堂,擦洗家具,总会有不少事情要做。

    沈傲和吴三儿分配去擦洗家具,今日周大少一大早出门去了,二人提着木桶进入周大少的寝室,一个擦拭地板,一个擦拭桌椅,一边东拉西扯。

    吴三儿在府里头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将府里头的趣闻说给沈傲听。沈傲心里惦记着书童的事,问:“书童的人选已经出来了吗?”

    吴三儿道:“差不齐了,内府主事推荐了他的远房侄子,夫人那边说是叫来看看,只怕这一两日就有结果。我劝沈大哥还是踏实一些,咱们在府里头只是小厮,比不得人家。”

    沈傲心里却在打着算盘,这个书童他一定要争取。

    沈傲就是要这样,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最好。打定了主意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

    “三儿,你一定是怕我进了内府以后没人和你作伴了。”沈傲天性是个乐观的人,虽然知道要竞争这个职位千难万难却一点也不担心。

    吴三儿道:“谁说的,你走了我一人住一个屋子不知多惬意。”

    “是吗?”沈傲笑了笑,攥着抹布有意无意的擦拭着凳腿:“一人独守空房,这种守活寡的滋味可不好受。”

    吴三儿也笑了起来。

    恰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踱步进来,虎着脸问:“谁守活寡?”

    这丫头瓜子脸蛋,肌肤微微有些丰满,鼻腻鹅脂,黛眉大眼,观之可亲。正是昨天夜里吴三儿说的春儿。

    吴三儿见到春儿,吓得不敢再说话,攥着抹布的手使劲揉搓着地板。倒是沈傲一点畏惧的心思都没有,笑着道:“当然不是春儿姑娘。”

    春儿愠怒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完了,穿帮了。”沈傲瞥了吴三儿一眼,心里正在考虑是不是把这家伙招供出来,上一次春儿从外府路过,就是这个家伙指点给自己看的。否则一个丫头一个小厮,一个在内府一个在外院,怎么可能知道人家的芳名?

    “看来不得不出卖你了。”沈傲不怀好意的看着吴三儿,心里偷笑,正要‘招供’。

    春儿却没有了穷究的心思,深望了沈傲一眼:“你,随我到外院去搬夫人的盆栽。”

    沈傲摇头:“主事说了,今日我和他只负责擦洗,春儿姑娘还是找别人吧。”

    “就是叫你去!”春儿跺了跺脚,府里头还没有哪个小厮敢这样和她说话。

    “春儿姑娘为什么一定叫我去?不得了,莫非是看上本公……小厮了?”沈傲眯着眼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春儿。

    沈傲这种盯人法在后世叫电眼,在这个年代勉强可以叫眉目传情。春儿被沈傲肆无忌惮的打量,顿时没有了底气,毕竟是女儿家,再凶也凶不起来了。

    “咳咳……春儿姑娘,我们是不可能的。”沈傲放下抹布,直挺挺的站起来,很有几分翩翩公子的风采。双目凝视着春儿,一边说一步步靠近她。

    “什么,什么不可能?”春儿清亮的眼眸中划过一丝迷茫?

    “那个……就是那个……你懂得?”

    “哪个?我才不懂。”春儿突然现,对面的小厮竟是这样的大胆,在夫人的贴身丫头面前,竟一下子贴过来,她几乎可以闻到对方的呼吸了。

    “那个是什么?你懂的又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府里头进来了一个登徒子了。我是不是该喊救命啊?好像不太好,这个家伙模样倒是长的挺讨人喜欢,怎么就这样的浪荡?”

    春儿现自己的脸竟烫得厉害,心里头转了无数个念头。

    “喂,你再过来我就喊了。”

    沈傲又走了一步,靴子已经碰到了春儿的绣花鞋:“春儿姑娘还不懂吗?”

    “不懂!”春儿的声音微若蚊吟。

    沈傲晒然一笑:“就是我和他……”他的手指指了指目瞪口呆的吴三儿:“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和春儿姑娘去搬什么盆栽,春儿姑娘现在懂了吧?”

    对付这种小丫头,沈傲还不是手到擒来,一下子就把春儿弄了个措手不及。

    “原来是这样……”春儿吁了口气,随即感觉到自己被沈傲戏弄,愠怒的瞪了沈傲一眼:“你好大的口气,我的话也敢不听,我去告诉夫人。”

    “喂喂……”沈傲拉住她:“你不会这样小气吧,只是玩笑而已。”

    “谁和你开玩笑?”春儿脱口而出,又现自己的手竟被沈傲拉住。触电似的要甩开,可是挣不脱,她突然眼眶一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你欺负我,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夫人……”

    “还真是个小孩子心性,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告状。”

    沈傲放开她,道:“好了,好了,我随你去搬就是。”

    春儿咬着唇,瞪着他:“你不是好人。”

    沈傲耸耸肩:“你看,你一进来就大呼小叫,指指点点。到底谁不是好人?我们做小厮的也有自尊的好不好。”

    “自尊?这句话倒是从来没有听哪个小厮说过。”春儿心里想着,其实她这种小女孩心性的人也坏不到哪里去,只不过夫人疼爱、下头的人又敬重,总是养成了一些骄横。此时心肠也软了下来,语气柔和的道:“那么能请你去为夫人搬盆栽好吗?”

    沈傲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了片刻,道:“好吧,那么本……小厮就勉为其难吧。”

    春儿破涕为笑:“你这人真有意思。”

    沈傲刚刚放下抹布,一个没头没脑的人口里出呜哇的叫声,疯疯癫癫的冲进来。

    “春儿也在?哈哈,来的正好,快,把这画给本公子装裱起来……”周恒拿着一副画卷,兴冲冲的朝春儿道。

    眼睛落在沈傲处:“你,立即拿我的名帖,去请人,明日上午叫他们来府上喝酒,京城里头的几个公子都要请上,一个都不许拉下。”

    周恒精神抖擞的叉着腰:“我要让全京城的人知道,要让所有人都来赏光,让他们瞧瞧清河郡主赠送给我的名画。哈哈,我周恒风流倜傥,文采斐然,得到清河郡主的青睐也是迟早的事。”

    沈傲顿时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传说清河郡主非但貌美如花,更是对诗画有很高的造诣,这样的大美人会看上周恒?还送一幅名画?

    沈傲去接周恒的画,一边道:“公子,装裱画卷我最在行了,让我来替公子装裱吧。”

    一边说,一边在八仙桌上展开画卷,一幅画面展现在周恒眼帘,此画为《竹林七贤图》,图中只剩四贤,四贤的面容、体态、表情各不相同,并以侍童、器皿作补充,丰富其个性特征。

    “竹林七贤图?”沈傲眼都绿了,直愣愣的盯着画中山石用细紧柔劲的线条勾出轮廓,完密地皴擦出山石的质感。还有那贤者或坐或卧所表现出来的不拘。这幅唐朝孙位的作品几乎将七贤的神态举止刻画的栩栩如生。

    七贤图只剩下了残卷,余下四贤,可是在后世,这幅作品有价无市。

    “无价之宝啊。”沈傲心里感叹。

    周恒在一旁得意的道:“正是竹林七贤图,郡主将她赠予我,想必是慧眼识炬,将我看做是贤者了。哈哈……”

    “Tmd,什么东西。”沈傲心里骂了一句,逡巡七贤图的目光突然一顿,随即笑了起来。

    “公子,这图是伪作。”

    “伪作?”周恒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随即骂道:“你个下人懂什么?这是郡主的心意,岂会作假……”他口里虽这样说,但心里头还是有点不自信,伸着脖子去看。

    沈傲指着图中的侍者:“公子你看,这图伪造的极为巧妙。只是这侍者的笔线却有点生硬,还有这里……”沈傲在画上一按,手指处立即显现出一丝墨迹:“墨迹未干,显然是新作。再看这题跋,这人虽善于伪造名画,可是伪造别人的字迹显然有些生疏,此画的作者孙位为人不拘,题跋应当是一气呵成,可是这里明显有临摹的痕迹。”

    沈傲深吸了口气:“再者说,这幅画据传是宫中之物,被今上收藏,就算赐给了清河郡主,清河郡主又怎么会轻易赠人?”

    周恒脸都绿了,沈傲的话他不敢信,又不得不信,这家伙说的头头是道,又表现出这般的笃定,周恒想不信都难。

    “你也懂画?”

    沈傲微微笑道:“略知一二。”口里谦虚,心里却比周恒更横,恨不得对周恒说:“老子伪造的名画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有后世的显微镜才能看出破绽,鉴定名画还不是玩一样?”

    周恒皱着眉:“既然是伪作,为什么清河郡主不和本公子说呢?这又是什么意味?莫非是要考校本公子?”

    沈傲道:“只怕清河郡主要给公子难堪。”

    “公子你想,以公子的为人,得了这一幅画会不会请人来看?”

    周恒点点头:“本公子交游广阔,自然会有不少好友一齐来鉴赏的。”

    “这就是了,看的人多了,大家都知道郡主赠了公子一幅名画。可是总有一日,会有人看出破绽是不是?”

    周恒想了想,道:“没有错。”

    沈傲继续道:“这件事本是人尽皆知,可是一旦现这是假画,旁人又会怎么说?”

    周恒脸都青了:“定会有很多人看我笑话。说本公子没有眼力,竟连假画都分不清。”

    沈傲微微一笑:“只怕不止这些,人言可畏,说不定会有人说公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谁敢说?”周恒咬牙切齿的道:“快,把这画收起来,这件事也不要让人提起。”

    方才还是兴冲冲的样子,现在的周恒却如斗败的公鸡。心里又暗自庆幸,还好,还好,这假画现的还算及时,否则真要请人来看,只怕不出几日整个汴京城就要笑话本公子了。

    “郡主送本公子假画,难道真的是羞辱于我?哇……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你叫什么名字?”周恒这一次认真打量起沈傲了,只觉得这个小厮有些眼熟,可是在他看来,下人们大多都是一个模样。

    “我叫沈傲。”

    周恒攥着拳头道:“沈傲?跟我走,去找郡主,我要去质问她,她到底是什么居心?”

    沈傲连忙阻拦道:“公子不能去。”

    “为什么?”周恒飞扬跋扈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个气,肚子里的无名火就要作了。

    沈傲道:“公子就算去了也是于事无补,我倒有个主意。”

    “公子你想,那郡主以为公子是个草……包,故意拿幅假画来羞辱公子,不如我们也伪造一幅七贤图赠还给她,一来告诉她她的诡计已经被我们揭破,二来嘛,也让她见见我们的手段。”

    “伪作七贤图?”周恒惊讶的大叫:“本公子虽然有些才情,可是只会临摹鸭子、小鸡什么的,七贤图不擅长啊。”

    “nm个草包。”沈傲忍住一脚踹死他的冲动。

    “我对作古画倒是有一点儿心得。”沈傲心怀鬼胎的转了转眼珠子,毛遂自荐。

    “哦?你会?”周恒狐疑的望了沈傲一眼。

    沈傲道:“不是我吹牛,临摹的水平至少比这幅画要高。”

    “这就好了,真是天助我也。沈傲是吧,现在你不必做杂活了,给我立即临摹七贤图,事成之后本公子重重有赏,哈哈……”周恒转怒为喜,从腰间抽出一张纸扇,很潇洒的样子摇啊摇。

    “敢小看本公子,嘿嘿,到时候让你们大开眼界。”周恒想到回赠一幅七贤图给清河郡主的模样,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沈傲抿抿嘴:“要作画,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就比如这七贤图,乃是唐朝孙位所作,这七贤图用的是唐时的蜀纸,用徽墨画成,只是这两样东西都价格不菲……”

    周恒摇着纸扇打断沈傲道:“不成问题,不成问题,本公子去买。”

    沈傲又道:“而且要作出一幅假画,所耗的时间不少,还需要几个人手,不如就请香儿姑娘和吴三儿做我的助手吧。”

    周恒道:“不成问题,不成问题,香儿的事我去和娘说。”

    沈傲图穷匕见,微微一笑:“听说公子需要一个书童?公子认为我怎么样?”

    周恒气呼呼的道:“你是个下人,本公子瞧得起你,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沈傲哈哈笑道:“公子,选一个好的书童可并不简单呢。比如说书童可以为公子画些画,抄写些书法什么的。公子不是只想要一个小跟班吧?”

    周恒的纸扇顿了顿,歪着头想了想:“好,只要画临摹出来,我就去和我娘说,就让你做我的书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沈傲伸出手掌。

    “你这是做什么?”周恒愕然。

    “击掌为誓。”

    “哈哈,有意思!不成问题,不成问题,我这就与你击掌。”周恒大笑也伸出手掌。

书名:娇妻如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娇妻如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小说《幻念一场相思梦》之第十章 她竟有个孩子【10】

    原标题:小说《幻念一场相思梦》之第十章她竟有个孩子【10】小说名字:幻念一场相思梦第十章她竟有个孩子“总裁,我派人在白天跟踪温暖小姐,不过对方警觉性很高,每一次都甩掉了我派出去的人。而且,从她出狱以后的信息,能查到的很少。”“你说她行踪鬼祟?”“她很神秘,而且很警惕。”办公室里,助理离开后,宋祁渊沉默了……他不会承认,他渐渐地对她在意了,期限即将到,他心中那种不安愈来愈深!特别是今天,心神不宁了一整个上午,心底堵着那股子憋闷的气,就连签合约时,都能犯将自己名字写成‘温暖’这种低级的错误!脑海中,

  • 小说《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之第10章:东方烈的温柔【10】

    原标题:小说《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之第10章:东方烈的温柔【10】小说名字: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第10章:东方烈的温柔“哈?死守清白?”东方烈一怔,随后嗤笑,明显不相信唐小可会那样做,不屑的说道:“你撞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够演戏到何时?”唐小可咬着唇,死死地瞪了东方烈一眼,随后猛地转过身去,朝着那根柱子就直接狠狠地撞了过去!“咚——”一声闷响,东方烈就看到面前的唐小可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而那柱子上面,是盛开了的血红的颜色。“啊!!!”“死人啦!!!救命啊!!!”女佣们已经吓得尖叫了起来,而站

  • 小说《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之第10章 一起吃饭【10】

    原标题:小说《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之第10章一起吃饭【10】小说名字: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第10章一起吃饭顾兮兮尽管不喜欢这个男人,可是仍旧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不管吃什么都是很好看的。旁边的人也给顾兮兮送来了毛巾,顾兮兮伸手接了过来,擦了擦手还给对方,对方也按照尹司宸的习惯,接连擦了三块毛巾之后才给顾兮兮拉开了椅子。顾兮兮只能坐在了尹司宸的对面,踌躇半晌说道:“其实你可以不必来的。”尹司宸优雅的擦擦嘴角,回答说道:“在我做好决定跟你结婚的那一刻,这就已经是我的义务了,当然,也只是义务。

  • 小说《小宝贝,来爹地怀里!》之第10章 意外的惊喜【10】

    原标题:小说《小宝贝,来爹地怀里!》之第10章意外的惊喜【10】小说书名:小宝贝,来爹地怀里!第10章意外的惊喜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简直跟做梦一样。苏北揉了揉头发,将自己蜷缩在沙发上,思绪有点混乱。收拾了一间客房作为自己以后的房间,苏北赶往对面的公寓去看苏寒。苏北刚打开家门,就看到苏寒两眼含泪,可怜巴巴地说:“妈咪你两天都不回家,我差点找苏凛报警了!”苏北尴尬地摸摸鼻子,疑惑道:“报警?”“是啊,妈咪这么迷糊,很容易就会被坏人拐走!”苏北无奈的摇摇头,她是有多傻,竟然让儿子这么担心,她叹了口气

  • 小说《爱你我错了吗》之第10章你该死【10】

    原标题:小说《爱你我错了吗》之第10章你该死【10】小说名:爱你我错了吗第10章你该死对不起,本章节为付费章节!《爱你我错了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爱你我错了吗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7;varwodeName=爱你我错了吗;varwodeKey=;

  • 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0章 随便挑,随便上!【10】

    原标题: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0章随便挑,随便上!【10】小说名字:想你一整晚第10章随便挑,随便上!宋小甜,名字甜,可是用她的话来说,她就是一十足十的骚货。而且,她曾经信誓旦旦的对我说,骚货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无限美好的褒义词。你想啊,要是你没身材没美貌,谁还会用嫉妒的语气骂你骚货?宋小甜,就是这样一个泼辣女人,而且,她身边总是不缺男人。她听了我的事之后,气的居然想要去找陆霆深拼命。宋小甜是我这辈子的好姐妹,她的举动让我眼睛湿了。可是陆霆深是谁,宋小甜去,绝对会死的很惨。“没什么大不了

  • 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0章 你该死【10】

    原标题: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0章你该死【10】小说名:爱你我心永恒第10章你该死可她只是求助季唯风帮她安排离开这里,其它的什么也没说也没做。“唐菲,到现在你还不说实话吗?”季唯皓冷冷一笑,揪起了唐菲就丢在了床上,然后,狠狠的覆了上去。没有任何的前戏。季唯皓直接的进入了唐菲的身体。那种凶猛的撞击和疼痛让唐菲全身都是冷汗,小手一直推拒着季唯皓,“唯皓,你放过我,我不要,我真的不要,我求你……”她怀孕了,还怀着他的孩子,他一直这样凶猛,只怕才怀孕没多久的她根本受不了他这样的剧烈冲撞,孩子会没了的

  • 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0章 有完没完啊?【10】

    原标题: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0章有完没完啊?【10】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第10章有完没完啊?唐雅仿佛被囚禁在了档案室里,每天都是不停地拆旧档案袋,换新档案袋,脚下一叠叠新档案袋如大海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为不停的搓纸翻页,几根手指全肿了,甚至连吃饭的时候,一碰到筷子就会发出锥心的疼痛。工作了五六天了,陈天翊一直没有出现在唐雅的视野里,去洗手间听到职员间议论才知道,那可恶的家伙出差了。这一天临近下班的时候,曲娜把所有职员聚集在大厅里,眼中挂着笑意说:“实在抱歉各位,大客户来催企划书了,今晚

  • 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章:劫财,劫色?【10】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章:劫财,劫色?【10】小说名称:总裁的可爱妻第十章:劫财,劫色?傍晚,夏浅浅和林璇约在一家看起来环境不错的高级餐厅里吃饭。为了庆祝夏浅浅成功通过面试,成为君澜的员工,夏浅浅也是狠下了心请林璇吃大餐。“棒棒哒,浅浅,我就说,那些小企业看不上你是他们的损失,我们家浅浅可是君澜未来的栋梁呢,哈哈……”林璇似乎比夏浅浅还高兴,一边笑一边端起酒杯,“来,祝你今后工作顺利,干杯。”“谢谢……”夏浅浅也端起酒杯,两人一边喝一边聊,饭菜很快上齐,美味佳肴伴着小酒,气氛是好极了

  • 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0章 用你的口水帮我止血【10】

    原标题: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0章用你的口水帮我止血【10】小说名字:囚爱,夜夜贪欢第10章用你的口水帮我止血还没等沐小七反应过来,夜景阑的食指就戳进了她的嘴唇。顶在牙齿上……沐小七愣愣地松开牙齿,软糯温暖的感觉瞬间包围了夜景阑的手指,让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眸底染上一丝滟红,眯起了眼睛。他的嗓音中低哑而暗沉:“吸好。”洗好?还是吸好?沐小七没有听清楚,她的嘴巴又不是洗衣机,怎么洗好?但说是这样说,刚刚犯错了的她可不敢再惹麻烦。她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轻轻含着。月光透过舷窗细碎地洒落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