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凤唳天下:倾世帝王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03:08 来源:网络 []

书名:凤唳天下:倾世帝王宠

第一章 病殁 1
  宫里最得宠的辰妃死了,病殁。汇金地   消息传开,欷歔一片。   凡死了人,忌讳死因,或是获罪赐死的宫嫔,对外都称是病殁。   一时间,谣言四起。有人冷眼观望,有人私下议论,却独独不敢说出那最至命的两个字。   饶是不说,还是疯传开。   辰妃赎乱宫闱,与枫将军一起生下孽种……   滔天谎言瞒了近六年,皇上得知后龙颜大怒,当场刺杀了二人,雨后清风涤尽杀戮后的血腥余味,桐莘宫从一度的辉煌荣耀到今日冷清萧条,再无人踏进。   那位出生时曾经名动一时的倾城公主也渐渐被皇上遗忘在脑后,再不提起。版权huijindi.com   他似乎有意遗忘她,也有意忘了她死去的母亲,偌大宫中,偶有人提起,也只是叹气,可惜那孩子倾城之貌,奈何只是孽种。   孽种,这两个字如同针扎一般,深深刺透了我的心。   辰妃逝去至今,两年的时光悄然而过,皇上上朝下朝,宠姬纳嫔,一切似乎都没什么改变,然而,他却再不曾有过微笑。   笑,悲伤,欢乐……   看似平常的一切,已经都与他无缘。   年近四十的年纪,正当壮年,头发却已花白,御岸后的那人显出龙钟老态,他仰头喝尽金樽里的酒,肆意微笑,对着底下的舞姬大声喊赏,没错,他在笑着,狂妄而放làng。   他笑,可是我却看不到他脸上的笑意。相反的,我看到了他内心的煎熬,痛苦……   而大殿上,这些个被他宠过的女子,将来也都会成为后宫的历史,莺艳成群,再没有比她们妖艳,能够蛊惑人心。来自huijindi.com   她们有名分,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到八十一御女这些名正言顺的,再到那些散号,才人,采女,左右娥英等。   然而,远远不止,单单王的嫔妃们,就占据了大半个后宫,剩下的,是他源源不断诞生的子嗣,公主,皇子,个个有名分,个个有封号,   宫宴之上,随在母妃身侧,衣着光鲜,唯有我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带着静,被庞大的家族挤到最边缘的位置,隔着遥遥的距离看向我的父皇奢糜无度的齐王。   他原本平静,随着我视线的越来越执着,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般,突然转头看向我,   我的心焉得抽紧,生出狂喜,立刻坐正身子,低头整了整身上那件朴素至极的衣服,因为太过朴素,因为别的公主都穿着绫罗,于是我显得格外寒酸,可我的坐姿是正确的,身为公主该有的端正,优雅……   我都做到了。   这些礼仪,我曾让静无数次的教给我,只为了在有一天的宫宴上,可以让父皇看到。   现在,他终于看到了。   “静,父皇看我了,他注意到我了。”我低着头,用欣喜的口气对我的宫女说。版权huijindi.com   薇静美丽的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轻轻为我理了理鬓边散落的碎发,“是啊公主,皇上还是惦念着公主的。”   两年来,她一直这样说着,我也一直相信。   相信她说的,两年前的一切都只是谣传,母妃没有通奸,父皇也没有痛下杀手,母妃是病死的,静的话,我一直深信不疑!不疑?   我抬起头,勇敢得看向父皇,然而,他酒后迷茫的的眸光只是一掠而过,落到了我身边的十七公主身上。   “云湖最近长高了不少,朕听太傅说你近来的功课很好。”   一句话,让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我转身看向穿着华服的十七公主,被父皇当众夸奖,她好不得意,微笑着站起来,对皇上行了个礼,“谢父皇夸奖,一切都是老师教的好。”   “懂得谦卑,好孩子。”父皇再次夸赞,随手将桌子上一盘小点心赐给她吃。凤唳天下:倾世帝王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都学了些什么,说给父皇听听。”他的口吻是那么和谒,看她的目光是那么温和,让我嫉妒,我紧紧握着双手,劣质的布料因抓揉而变皱。
第二章 病殁 2
  静的双手无声得放到我小小的肩膀,“公主……”   我一声不哼,紧紧握着双手,用凄怨的目光看着父皇。   是从何时起,我那和谒慈祥的父皇已经渐渐远离,我闭着眼睛回忆,努力翻找那些带血的回忆,然后发现,他早就在两年前跟着我可怜的母亲一起死了。   “儿臣学了《烈女传》,《女诫》。”云湖公主笑着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端庄。   “哦是吗,学了《女诫》,那就背一段来听听。汇金地”   “是父皇。”十七公主俯了俯身,随即流利的背起来,“《女诫》里教导女子要三从四德,三从是指,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是指,妇德,妇容,妇言,妇工……”   或许是我看他的目光太强烈,亦或许是我看得太久,他竟然转头看了我。   只一眼,就能让我心绪澎湃。   我紧张的回视他,尽管害怕也逼自己迎头上去。   静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无声的给我力量。   “那么你学过《女诫》吗?”他开口问话,罔顾一旁尴尬被打断的十七公主。   委屈的十七公主看看父皇,再看看我,扭头偎进母妃的怀里小声哭泣。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我,窃窃私语,大家都在等着看,皇上突然提起这个失宠已久的倾城公主,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公主太多,皇子也太多,皇家的纷争永远没有停息,有上位的,就有下去的。   我明白她们的目光,一个个,无非觉得诧异,担心,诧异父皇怎么突然想起我,担心父皇对母妃的感情死灰复燃,转加到我身上。   我在众的的目光下,缓缓站起身,“读过。”   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   他轻笑,却不再说话,我知道他在笑什么,宫里的太傅,从来不教获罪宫嫔的孩子,而我所学,都是由薇静亲自教的。   他是在嘲笑我,笑我不甘岑寂。   他一手撑着额角,靠在那里思考着什么,隔了许久才道:“知道七出吗?”   “知道。”我不卑不亢的道,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说来听听。”他平稳的男性嗓音低沉着,缓缓传过来。   “不顺父母,无子,妒,淫,有恶疾,口多言,盗窃。”我平静得说完,目光紧盯他的表情,我希望可以从上面找到欣赏,欣慰,就算这一切都没有,哪怕只是平淡也好。   可是他却怒了,没来由得沉下了目光,与刚才看十七公主时的目光完全不一样。   “既然背得出来,那你懂得其中的意思吗?”他问,用前所未有冰冷的声音。   “懂,静教过我。”我直言不讳,转身对薇静微笑。   她担忧得看着我,因为我只有在伤心时才会微笑,越笑得魇,就越伤心,她轻轻摇着头,欲言又止。   那时,我还太小,还不懂得薇静的意思,后来我懂了,可也晚了。   此刻,遥遥忆起,在母妃死后的某天下午,阳光和暖,桐莘宫绿荫盈盈,我六岁,偎在静怀里听她念书。   当她念到七出,告诉我女子的七出之条,我懵懂得接近无知,却从中听出片片面面,于是好奇的支起小脑袋,“静,为什么不能无子,不能妒,不能多言,盗窃与淫,那如果我想孝顺父母,却没有人愿意接受我呢?”   静无言,将我抱得更紧,“公主,因为自古以来,女子的守则就是这样。”   “可是,我想……我大概不是个好女人,因为我犯了七出之条。”   我认真的道,小小的眉头皱起。   薇静原本忧郁,听了我的话噗哧笑出声来,强装正经问我,“公主,你犯了哪一条?”   “我妒忌。”我小声的道,平静得不像一个六岁的孩子。   “静,我嫉妒他们的幸福,他们能得到父皇和母妃的爱……”
第三章 病殁 3
  静脸上笑容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疼惜,还有惊吓,“公主……”   她怯懦的唤我,像是突然不认识了,“公主,你还小,这些事情都不该由你来承担的。”   她紧紧的抱着我,用她的体温温暖我。   那一年,我六岁,听我说这翻话的人是静,我的帖身宫女,也是母妃的帖身丫鬟,而今,我七岁,听我说这话人换成了北齐帝国的国王,还有他的诸多嫔妃与孩子。   “七出”之条是男子休妻之时所要具备的七个条件,当妻子犯了其中一条时,丈夫就可以把她赶出家门。”我恭声回答。   父皇脸上露出微笑,略带凉意,“很好,七出之条,是你该牢牢记住的。”   “父皇认为我大有可能会犯下吗?”我本能的反问,问题甚至没有经过大脑。   他有些诧异于我的反映,毕竟,这些不是该属于一个七岁女童该有的思维,这些敏锐与聪慧……像是与生俱来的屏障,将我与正常人区分开来。   大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他怔愣着,没有说话,我却笑了,双鸾髻上垂下的丝带飘荡在颊边。   我接着道:“知女莫若父,没错,如果将来,我的夫君也是位君王的话,也有这么多妻妾的话,我可能做不到三从四德,恪守不了本份。”   我的母妃死了,而他不断纳嫔,我不禁悲哀得想,眼前这个男人,他真得是我的父皇吗?真得是那个疼爱我,怜惜我,在我出生之日高兴得龙颜大悦,当即赐下倾城为名的父皇吗?   一时间,乐声停了,殿里静了好多,窗外的雨声也变得十分刺耳,飒飒,沥沥……   不知过了多久,清晰的碎瓷声打破了这份接近死亡的平静,他愤怒得站起身来,将一个银盘砸向我,鲜红的苹果滚落一地。   我额角流下血来,同它们的色泽一样。   “公主,你没事罢?”静担忧得察看着我的伤口,将我护到身后。   我平静得低着头,没有眼泪,也没有哭。   “孽种,你果然遗传了你母亲的血统,你骨子里跟她一样,一样的淫。”他如一只发了疯的狮子,一遍遍的指责我。   从这一刻起,我便知道,静骗了我,母妃是被父皇杀死的。   也是从这一刻,他再也不是我父皇,他只是冰冷,淫糜,残暴的齐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任何……   发了疯的父皇冲下来,一把将静挥开,他用双臂能够得着的一切东西砸向我,尊夫人们带着宫女纷纷避让开来。   我无力的躺在地上,任凭父皇怎么折磨都不开口求饶,也不说一句话,不落泪。   我蜷曲着身子,像受伤的小兽,将自己保护起来。   因为我知道,现在,没人能保护我,只有我自己。   父皇叫骂着,跳跃着,完全失了帝王风度,看着他如此发疯发颠,我竟然笑了。   是的,我该笑不是吗?时隔这么久,他却仍然激动,因为我一句话,让他想起了不忠的母妃,他或许恨,可是他却永远忘不掉她。   砸向我的东西如纷落的雨点,我从缝隙中睁开眼,看向遥远的天空,娘,如果你在天有灵,请别看到这一幕,女儿不疼,一点都不疼。   过了许久,他终于打累了,将手里最后一个碗盖扔到我身上,然后拂袖离去。   “公主。”静心疼得扑过来,抱着我,“公主,你千万不能有事,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天上的小姐交待,公主……”   我奄奄一息偎在她怀里,艰难得发出声音“静……我不会死。”   我没死,尽管那个人吩咐不让太医来为我诊治,我仍然活下来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静问我,为什么要在殿上那样说。   我苦笑着,因为我从他眸子里看到了不屑,看到了轻藐。
第四章 病殁 4
  不是,静痛苦的摇头,她太了解我了,因为你不相信奴婢的话,你一直想弄清楚事实真相,所以你故意激怒皇上。   我无声的微笑,不承认,也不否定。   静哭得更大声,伏到我的床边,“公主,你不该这么傻的,小姐在天上看着会伤心的,你是皇上的女儿。”   她告诉我,我是那个暴君的女儿,只是我不再相信。   而那天,我无意间说的话,也恰恰改变了我的一生,机缘,就是那么巧合。   到秋天,我伤已全好,只是在额角留下一个不起眼的疤痕,我坐在镜前,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静跪在身后为我梳头,“公主不必担心,这块疤用   水粉盖一下就看不出来了,一点都不影响公主的美。”   她以为我在看那块疤,而我只是在看自己的脸。   “静,你骗了我。”我平静得道,从镜子里看向她。   她在我的目光下瑟缩了下肩,低着头道:“公主……”   我抽回目光轻笑,打断她,“虽然你骗我,可是我不恨你,两年的时间,   更能让我成熟,也更能让我成长,亲耳听到那个人说出事实真相,会让我记得更清楚。”   “公主。”静怯懦得看着我。   “静,什么时候我才能长大?”我问,目光中流露出渴望,“长大了,就能离开这里。”   我没有说明,静却懂得我的话。   从古至今,皇帝的公主能永永远远的离开皇宫,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嫁人。   我愿意嫁人,哪怕让我守着三从四德也好,只是别让我待在这里,杀死我父母的仇人就在这宫里。   我怕自己会失控,将所有的恨都发泄出来。   “公主,其实……皇上今天下旨,让公主迁到南宫偏院。”她小声说,怯懦得低下头。   我脸上渐渐露出微笑,转身看向她,“看来,他也不愿意看到我。”   静抬起头看我,凝视了很久,“公主,您长得越来越像小姐了。”   我冷笑,“因为我长得像母妃,所以那人不喜欢我,也因为我长得像母妃,所以那天,他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我“何为七出?”他分明就是把我当成了母亲。“所以才要把我远远的打发开,不是吗?”   我脸上的笑越来越深邃,完全不像是个七岁的孩子。   “公主……”静怯懦得看着我。   “您是皇上孩子,是真的。”她拉着我的胳膊说。   “静,我宁愿你不要告诉我这些。”我用力甩开她的手,起身向寝宫走去。   他杀死了娘,却留下我,还让我继续在桐莘宫住了这么久,直到现在才驱逐我离开他的视线,想想这些,我应该感谢他了不是吗?必竟他没有抛弃我,把我扔到万恶的世俗民间。   可我宁愿到民间去。   我冷冷的离去,留下静寂寞的身影。   我知道她在看我,用疼痛的目光,可是我如此绝然。   南宫偏院远远要比我想像中破旧,荒乱的杂草蔓延丛生,房屋年久失修,每逢下雨就会渗露,静用一支支破罐子接水,长的,圆的,扁的,琳琳琅琅……   她左右避让,走路时格外小心。   昏黄的油灯下,我围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静匆匆碌碌身影,有些心疼。   那人已经收回了我所有的宫女,连最初两个管打扫煮饭的都不留,在这里,只有我跟静,当我吃着清粥小菜,听静叫我公主时,那种讽刺的感觉就会愈来愈强烈。   公主这个身份,是他留给我的唯一法码。   “公主,都好了,我们可以睡了。“静笑着走过来,脸上的微笑依旧温暖。   她似乎看得很开,无论怎么艰辛都能想办法让自己平静面对。   “静,如果要一辈子住在这里,那怎么办?”   “不会的公主,等你长大了,皇上就会下旨指婚,到时,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她小心安慰我,目光却流露出忧郁。

凤唳天下:倾世帝王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唳天下 或 倾世帝王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0章 揭开面具【10】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0章揭开面具【10】小说名称:悬崖上的爱情第10章揭开面具“雪涵怀了我们夏家的孩子,为了孙子,你必须马上离婚。”刘兰芝直接开门见山。乔雪涵怀了孩子,这么快?“你嫁到夏家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要你有什么用。”刘兰芝没有给我任何的好脸色。乔雪涵假意来劝和,却在我耳边低低的说。“其实我跟洛宸早就勾搭上了,他觉得你生不出孩子你没用,乔慕璃,不管你全职太太做的再好,不管你打扮的再漂亮,洛宸都不会爱你,他爱我,因为我能给他生孩子,你只是他的玩具。”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

  • 小说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一章象征着银票的男人闪烁不停的霓虹灯照亮了舞池中跳的正尽兴的各色美女,不断的扭动着如蛇般的腰肢,缠绕在麦色男性的肌肤上,只为了今晚能找到一个把钱塞进她们小裤子里的金主,好一解她们难以控制的手握金钱的欲望。这里是莱城最有名的夜总会,来到这里寻欢作乐的人,随手一掷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天价,而这里的姑娘们,可称得上是莱城里身材最热辣的,绝对配得上这支票上查不清有几个零的数字。这一副灯红酒绿的骄奢淫逸,丝毫没有影响到舞池台下一

  • 小说迷情娇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迷情娇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迷情娇妻第一章疑似出轨妻子出轨了!看着朋友老李在微信上发过来的艳照,王强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在此之前,王强一直对很满意自己的生活,他是市里的大学老师,受人尊重,妻子是市医院的护士,工作体面。他们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乖巧可爱。王强一个农村小伙奋斗到今天的大学老师,还在城里安了家,娶了漂亮媳妇,生了听话的孩子,简直不能再幸福!然而今天一切平静生活都被打破了。老李发过来的是一张十分淫靡的照片,图片上一个女子正在含男人喷薄的欲望,照片不是十分清楚,人脸也有些模糊

  • 小说小小时光再莫问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小时光再莫问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小小时光再莫问第一章交易,一夜纠缠林小小站在门前,全身上下仅仅围着一条单薄的浴巾。她刚刚洗过澡,吹风机吹过的头发有些湿润,随意的披在肩头,一张素净的小脸很是干净漂亮,清秀中又带着些许稚嫩。浴巾是短款,紧紧包裹住胸前和翘臀,她只有紧紧地抓着浴巾,才能避免它不掉落。通风窗传来的风,带着些许寒意,让林小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一双修长笔直白皙的大腿,就这么矗立在寒风中。林小小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做了很大的决定,终于抬起素手敲了敲面前的门。“别敲了,我没关门,

  • 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的极品娇妻第一章跟踪妻子我站在街角一块广告牌后方,目不转睛望着街角对面的咖啡店,临近冬至天气寒冷,此刻我却没有一丝寒意,全身上下燃烧着无名之火,我的妻子沈雪此刻正坐在温暖的咖啡店里喝着热腾腾的咖啡与一名年轻男子眉飞眼笑。我不是一个多疑的人,更不会成天胡思乱想,对于认识七年结婚六年的妻子也绝对信任,可是就在前天晚上准备与小别几日的妻子激情缠绵时无意中看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我劈入地狱深渊。前天沈雪正在洗澡,而我则满怀欣喜躺在床上等待

  • 小说夜空下的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空下的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夜空下的星1.我需要你和我结婚第1章我需要你和我结婚“将芯片安全带出,千万别落到其他人手中,必要的时候,启动自爆装置。”准确的命令已下达,此刻的我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话,身为2027年最高级的高仿人类,代号1885,我的生命里一片黑暗。我的身子在往下沉,体内的装置被海水侵蚀,周围一片漆黑,死寂沉沉。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脑海里只有博士临死前的嘱咐。“必要的时候,启动自爆装置。”博士的话还在耳边回响,我的身子很僵硬,所有系统都出现了问题,双手双脚无法动弹。

  • 小说奈何已忘言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奈何已忘言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奈何已忘言第一章带着你的贱人,滚出我的世界9月15号凌晨一点十三分,我在心里发誓,我和袁玉珊从今往后再也不是朋友。包厢里的灯闪的我眼花缭乱,袁玉珊捋了捋垂落下来的刘海,压低了声音对我说:“你凭什么说我抢了你男朋友,你怎么不说你们之间本来就存在很多问题!就算没有我,你们也一样会分手!”我冷笑一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我身后的汪晓丹气不过,上前猛地推了一把袁玉珊的肩膀,“你他妈还有脸说这种话,沈言和刘楠皓之间不管有什么问题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儿,轮

  • 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入骨相思知不知第1章蛇蝎心肠已是深冬,茗心殿内没有置办烤火炉。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宫人们纷纷去了前殿候着。应雪桃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母后,父皇他……是不是不在了?”王皇后披散着长发,面容无比憔悴。前殿的礼乐声结束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先皇了。只是她还放心不下,怀中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儿。寝宫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寒风涌了进来。阎清鸣身着一袭尊贵的明黄色龙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利刃般的眸光令人胆寒。“皇后娘娘,好久不见。”

  • 小说半醉半醒半浮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半醉半醒半浮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半醉半醒半浮生所思在远道夜色勾勒出红廊朱瓦,宫墙深深,盖不住凤鸣阁内撩人情色之声。帷幕晃动,献帝身下的女子咬牙隐忍,身体却在熟悉的快乐中沉沦,献帝大掌攥住她的长发,骑马一般奋力撞击,女子被颠得欲呕,胃里极其难受,耳边却听到赵献压低声询问。“你就这般看不得朕宠爱旁人?”他施虐一般掐住女子下颚,将她被毁的半边脸扭过来,“朕的丑妃,还真是善妒。”火热抵进身体最深处,似乎有意折磨她,赵献不肯动作,嘴唇贴着她汗湿的脖颈,逼问道,“为何要把珍妃推下荷花池?

  • 小说花间俏医女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花间俏医女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声哭声更大了。有男人的,有女人的,还有小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