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何言相濡以沫 大结局

2017/12/20 5:54:44 来源:网络 []

小说:何言相濡以沫

第一章 七年之痒 1
  难得到了周末,董默苏本想好好睡个懒觉,结果一大清早,就被她的帅哥上司电话轰炸了一番,说他改不到提早回G市的机票,所以中午去机场接客户的任务只能派她去了。汇金地   她一向讨厌这样的差事,从工作到现在,每次轮到她接客户的机,对方的航班总有误点的理由。   这次,默苏赶到机场的时候,如意料中的听见广播里传来她要等的这趟航班因为大雾飞机延迟而晚点。匆匆赶来,背还很酸痛,有那么一会儿,她就那样站在大厅中央,动都动不了,于是,便和他有了第一次的相遇。   那个男人真是好看,那是她不经意一眸的第一印象。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带着茶色的墨镜,一手接着电话,一手拿笔在身边人递过来的文件上签字,每走两步都有人频频回头看。黑色V领的上衣,牛仔裤蓝的很漂亮。他手腕上戴着一款Santosde-Cartier,很眼熟的款式,曾经她也在柜台上流连过的一款,最后花了几个月的薪水咬牙买下。汇金地   默苏下意识的从包里拿出手机,从他背后拍了两张。   她看着手机上的背影,和相册里的另一张照片对比,发觉原来世界上的优秀男人其实还是挺多的。   电话就在此时响了起来,她瞄一眼屏幕,又是好友李瑶打来的电话。抚额,她有些疼痛的接起,想起昨天晚上刚撑着眼皮接了她七个小时的电话煲粥,现在又打过来向她哭诉,无非就是说她真没出息,爱上不能娶她的男人,这么多年都栽在同一个男人的手上,被他虐的体无完肤,却依旧放不下。   默苏听她的感情史没有一亿次也有九千多万次了,她受不了的在电话这边对她说,“你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我比你好不了多少,两个不幸福的人相互诉苦只能让彼此对这个世界更失望!”她听见那边没吭声,轻叹一声,“你看人家小落的儿子都三岁了,活泼又健康!马上就要生小女儿了!还有!人家的的老公多金又帅,对她千依百顺,一家人有车有房,我们应该多跟她交流。”   李瑶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在电话那头频频点头同意,速战速决的挂了电脑骚扰另一个可怜人去了。   飞机场旁边有个很有情调的餐厅,橘黄色的装潢,田园风格的布景,在机场边的大型超市旁边显得非常的显眼。汇金地每次飞机延迟的时候,默苏都会在这里坐坐。她很喜欢这家店的给人的温馨感觉,以至于她常常想,等她到了一定的年纪时就要辞了工作,开一家像这样子的店,有香浓的咖啡和美味的蛋糕,每天接待不一样的客人,听他们讲诉关于他们旅途中的人生,或喜或悲。   就在她在点了一杯咖啡的时候,门外的铃铛响起,表示有人进来。默苏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耀眼的男人,就算是间小小的餐厅都掩盖不了他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气质。   他的手臂被一个娇小的女人挽着,眼睛上的墨镜一看就知道是刚下飞机的。   她有一头他喜欢的天然直发,灵动的大眼睛,清纯至极。默苏转头看着落地窗子反照出自己的影子,利落的短发,略带桃花的单眼皮,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如果她是男人也会选择那样娇小玲珑的美女的,难怪袁慕西会屈尊降贵的亲自来机场接人。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第二章 七年之痒 2
  就在她对着落地窗发呆的时候,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   以为是客户终于抵达,接起,一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扯动了她的心,“默苏,你怎么会在这里?”   巨大的落地窗,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男人拿着电话,眼神却是在看着菜单,表情淡漠的像是在谈一件并不是很重要的公事似的。   “我在喝咖啡看天气,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那边明显沉吟了一下,道:“默默,别这样好吗?”   默苏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针线反复的穿插似的疼,她深呼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带感情的问:“袁慕西,你以为我想怎样?”   “他居然会以为我去机场是跟踪他,简直自恋的不可理喻!”   中午回家默苏一边剥着刚买来的白菜叶,边对着一旁趴在阳光底下晒太阳的大型古牧愤愤不平的说话。   袁慕西,再次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还会有些爱恋和心疼。那个她曾以为自己真能够陪他很久很久,久到两人都白发苍苍,携手到老的男子。   从大学到工作,不过三年的时间,当生活过的太过于安逸的时候,彼此间性格的差异渐渐凸显。他向往的是富足的生活,名车豪宅,别人羡慕的聚焦点;她甘于平淡的生活,生一双儿女,与爱人相守到老。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所以那一天终究会来临——   “我叫于若瑾,慕西喜欢我,年轻就是我的筹码,我能给他充满激情的生活!你能吗?”小三当面向她宣誓主权,将她击败的溃不成军。   强装的镇定在一个人的时候塌落了下来,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泪噼里啪啦就掉了下来。以前她都以为背叛这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别人的生活中,可当这一天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么那么的不真实。   痛哭之后,那天晚上,她平静的跟他摊牌,平静的脸自己都难以置信。   他终于默认了,他说他们只是因为一个案子才渐渐熟悉起来的,他说他们只是很聊得来的朋友。他静静的保证他们之间没有做出任何出轨的事情,他说他没有背叛他曾经许诺过的誓言。他说:“默默,很抱歉,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才能让你相信我,我只能说,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你不只是我的小爱人,更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推荐huijindi.com我承诺过要你当我的妻子,我永远都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   她问他:“你爱她吗?”   他沉吟,他说他不知道那可不可以叫做.爱,他说:“我只是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但是那种感觉和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一样。如果你问我爱不爱你,我会毫不犹豫的点头,毕竟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我相信我是爱你的。”   她看着他的眼,他的眉。他有非常干净的一张面孔,和一般的世家子弟一样,不算漂亮,但是干净。他是轻度的近视眼,可是又不愿意戴眼镜,所以在看近处物体的时候,他总是需要眯起双眼。而这种神态,叫她好着迷。   或许,这勾人的神态吸引的不仅仅是她。   “默苏……”他轻轻的唤着她,眼里有不舍。   他总是这样,温柔的可耻。   她是相信他是不舍得伤害她的,也相信他可以为了誓言一辈子跟她在一起。
第三章 七年之痒 3
  只是,他的心已不在她的身上了。   曾经说过会一辈子的爱,也终是抵不过七年之痒,只剩下所谓的责任。所以——   “慕西,我们分手吧。”   ……   第二天,她就用龙卷风的速度离开他的公寓。那时的她比想象中更伤心更绝望,她想逃离一切。可事实上,她能做的,只能是乖乖的呆在办公室里上班,看案子。   默苏在位于国贸的一家律师楼上班,当初选择这门专业也是因为袁慕西的缘故,本来还想着就算步入社会工作,也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后来,他们的运气好的让人嫉妒,不仅跟大学同学合开了这家律师事务所,并且口碑也很好。却没想到,公司是有了,两人却面临分手。   她本是打算辞职的,偏是手上还接了个大案子,一下子不能那么不负责任的甩头走人,再加上手头上的事太多,借由忙碌也可以让她暂时忘记失恋的伤痛。   也许就因为她的不坚决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让他自作多情的以为自己跟踪他。   电话响起的时候,她将最后一片叶子丢到菜篮里,湿着手接了起来。   “默苏,是我。”低沉的声音,不如昨天那般冷淡,中间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道不清的温柔。   “什么事?”   “我在你家楼下。”   “先生,你跟你新欢刚回来还不到一小时吧?现在就在我楼下了?”“今天晚上开发区开业有大型焰火,晚上我们一起去看?”   “我们?你,我,还有你女朋友么?”   “只有我和你,好不好?”   “不好!”   “我想见你。”   “我不想见你!袁——慕——西!”说完最后一个字,直接按断了电话。   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默苏闭眼,睁开,握着手机浑身发抖。一旁的古牧受到惊吓,蹭的一声从地上站起来,跑到她身边,看了她一眼,又趴回了地上继续假寐。   黙苏瞪着趴在一边睡的理所当然的大狗,郁闷自己明明那么讨厌姓袁的那个家伙,为什么还要替他继续养这只狗。   她忽而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往下张望。二十三楼的高度,望下去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小而遥远,她没有带眼睛,一片模糊,但袁慕西那辆拉风的银色大奔还是晶光耀眼,一眼就能看的清楚分明。   车旁倚着个人影,模糊的看去只能看见他穿了一套浅色衣裤,和刚才在机场看见的不同。黙苏即使看不清也知道那是什么牌子的衣服,那是她花了三个月的工资帮他买的一套。袁慕西向来注重仪表,一天换两套衣服是很平常的事情,   她的心又疼了,不懂为什么明明是他先背叛的,还要装作一副分手后痴情的模样,搞得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默苏收回手,将窗帘关的紧紧的,有点鸵鸟心态的将自己摔到房间的大床上。眼睛下意识的望向床柜上的一个药瓶,犹豫了一下,伸手取了一颗药片含在醉里硬吞了下去。   那是安眠药,自从分手之后,每天她都要吃这个才能保证睡眠。明明知道对自己的身体不好,却好像是要惩罚什么一般的自虐,也不知道是想唤起谁的心疼。   也不知道是不是安眠药太有疗效,很快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睡的极其凌乱,梦中喧嚣万分,偶尔还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她在梦中与醒着的边缘,怎么也睁不开眼。

何言相濡以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何言相濡以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 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房间里果真有女人!“旭,你果真把她的孩子做了?”。女人兴奋的声音与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声是一个人。这声音我觉得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是,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何旭的语气很温柔,很讨好,同先前拿掉我孩子时与我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又蠢又失败,明明在书房里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可我又实在觉得荒唐,到底是她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 一个人等死【8】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一个人等死【8】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8章一个人等死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血已经干了,血痂糊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挠了挠,碰触到额头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差点再度晕过去。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拿了十万支票的张兰此刻早已不知所踪。我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把衣柜和桌上的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我看着这一切,不由冷笑出声。十万块,张兰就连夜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死。看着这一幕,我突然很想哭,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 你没得选【8】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你没得选【8】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八章你没得选萧楠夜脸色铁青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用自己来交/换,我看你这交易做的挺熟练的吗!”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厌恶,他打心底里瞧不起她,他,不愿意出手救她。苏沫害怕极了,见他要起身,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唇印上他的,含泪的眼一刻不敢松懈的看着他。求你,救救我!被吻住的那一瞬,萧楠夜并非没有反应,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烦躁。感受到那具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手按在他肩上,却始终没办法将她推开。身体失重,苏沫吓得尖叫一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第二更了哦,求红票票,求评论求收藏!)听到‘欧以轩’三个字,夏凝傻了眼!易大军长想干什么?!“欧主编,我是易云睿,给电话你是帮小凝请几天假……”易云睿顿了顿:“小凝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多谢关心。”易云睿话毕,未等那头说话,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凝目瞪口呆,易大军长亲自帮她请假?!慢着,易云睿说的是请几天假……那么这几天……夏凝脸上一红!回到雅思山庄,易云睿换下一身正规军服,穿上了军绿色的休闲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  小心凌菲儿!【8】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小心凌菲儿!【8】小说名:前妻不要逃第八章小心凌菲儿!“那个,我有话要说。”冷清溪径直走到慕寻城面前,男人皱了皱眉头。冷清溪知道他们是两看相厌,所以也就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上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有出过慕家的院子,但是你总不能软禁我一辈子吧,现在我要去找工作了。”“找工作?怎么你嫌慕家给你的零用钱太少?”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沉,才过门没几天就想着用这种方法提高自己的零用钱。冷清溪这才想起,她过门的时候,慕家的管家确实给了她一张卡,并说是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小说书名: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 玉佩【8】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玉佩【8】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 买醉【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买醉【8】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 一起搬过来【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一起搬过来【8】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