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不平凡的婚姻 最新章节

2017/12/20 6:59: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不平凡的婚姻

第一章 丑女
  世界本来就是一个丑恶的世界,每个人都是有着自私的行为.
    正如男人都爱美女一般,有时候,女子的身份和地位都是由着样子决定的,长的好看的女人裙下自然有万千的男人爱戴,但是长的不好看的女人了?
    她们的命运也就只能那样了,要么,死,要么就是拼命找一个好人家,哪怕对方是一个残疾的,或者是坏人,都要嫁,毕竟对于她们来说,有人要了就是不错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就是那样,女人的命运本来就不是由她们所决定的。即使是样貌再好,也是没有话语权,毕竟,整一个世界都是那样,整一个天下都如此。
    生来便是不幸,要说样貌好也就算了,但是样貌不好的了?
    一个女子坐在树下哀叹着,若是旁人看见了,都会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女人的外貌奇丑无比,身材发肥,穿的很是臃肿,一看就知道是有夫之人。
    女子坐在大石头之上,她是迷路了,原本是上山采点药,但是没有想到走着走着遇上大雾,而且一不小心,她还掉落在悬崖之下。不过也说是运气好,最后她被树叶缠绕着,而且还遇上好心人搭救。
    女子终算是爬上来了,上来以后,她更是哭的不行了。因为她想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不平凡的婚姻 最新章节女子原名叫唐青妙,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后来因为家庭没有办法养活她,她只能不要脸身给人卖去当老婆。
    能给别人当老婆她已经很是幸运的,可惜,要她的那个人却是不那么想。
    唐青妙的老公名为谭烜,谭烜有一弟名为高篱。
    谭烜此人本就是爱美之徒,所以对于唐青妙根本就是看不起,也没有爱过她,对于她也是打打骂骂,当是奴俾一样。
    虽然说谭烜的父母都很喜欢唐青妙,但是谭烜怎么说也是她的老公,她不喜欢便是不喜欢。正因为这样唐青妙才害怕回到那一个家,但是,除了那个家她又没有什么地方好去。
    所以从悬崖爬上来以后,她一直都在哭。版权huijindi.com看着她一直哭,救她的那个男子也是一副心痛的模样。
    男子本是从山上路过,听见有人呼唤,便前去搭救,只是没有想到唐青妙的身份那么可怜,听了她的故事以后更是心痛。
    男子名为赵子轩,在京城之中也是个地主,路过此山本是游玩,看见女子虽然奇丑,但也是善良之人,便蹲下身子温柔的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了?没有了家,你还可以去哪里?”
    唐青妙伸手接了一串雨珠,雨水在手心里聚成了水洼,轻轻用手指挑着。“顺其自然喽,该到哪里就到哪里,无家可归也没那么可怕,反正早就没有家了。”
    “不如你跟我一起去京城?我可以让你衣食无忧,你可以做喜欢的事情。”赵子轩满脸热切,双眸中有一丝光亮,想着和如此这样的女子呆在一起,一定是快乐无忧的。
    唐青妙转过脸,惊诧地望着赵子轩,手里的水早就漏了一地。原文huijindi.com“你说什么?”
    赵子轩见唐青妙脸上飞过红晕,心里明白她一定是误会了,只好勾起嘴角笑了笑。“你怎么想没有关系,总之我会对你好,你希望我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就保持什么样的关系。”
    听到赵子轩这样的解释,唐青妙的心一动,或许这是今生今世自己遇到的唯一愿意纵容自己的一个男人,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
    唐青妙想到这里,心思一动,抬头看着赵子轩,见他明朗的眼睛里全是真诚和怜惜。“真的非常感谢你,但我是那种宁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性格,我想回家里向他们解释,如果事情没有转机,我会考虑的。”
    两人凝然相望,惺惺相惜的那份倾诉一目了然,赵子轩点了点头,意思是我愿意等你。
    谭府,谭烜气得砸东西,高篱在一旁脸色苍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又不敢多问,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样的难看的脸色。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正在这时,谭母一步跨了进来,制止住了谭烜的举动。“你在做什么?清儿呢?你找到她了没有?”
    谭烜眼睛通红,看到母亲才稍作了些收敛,只是还是气愤难当地说:“别给我提那个不要脸女人,还害得我们全家为她担心,她却在那山谷与人私会,两人就紧紧相依偎在一起,可是她还要狡辩。娘,你看看她有多狡猾,她一边获取你们的信任,一边却自己红杏出墙,另谋出路,那男子看起来气度不凡,说不定是什么侯门贵族,你们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听到谭烜如此说唐青妙,谭母气得两眼发昏,高篱在一旁也不敢相信,上次唐青妙在外私会男子,不过是自己一时的鬼主意,哪里有什么红杏出墙,可是今天由哥哥嘴里说出来,这难道又是谁在陷害清儿?
    “玄儿,你先冷静一些,无论怎么样,你都该把清儿接回来再说这些事情。这一年来,清儿在咱们家安份守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过偶尔上街买东西,哪里会有什么红杏出墙的机会?”谭母冷静分析,觉得唐青妙万不可能作出这样事情来,如果她真在外面有人,那谭烜如此对她,她走十次八次也不为过了。
    高篱也插嘴说:“是啊,哥,清儿那么胖又不漂亮,谁会喜欢她呀,哥哥一定会弄错了。”
    谭母听到高篱说唐青妙丑,不由瞪了她一眼,又看着谭烜。汇金地“说不定是路上遇到一起躲雨的人了,总之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的媳妇,把事情弄清楚再说这些也不迟,你去,把她给我接回来。”
    “她有腿有脚,我干嘛要接她,才不要看那对男女,恶心。”谭烜拳头擂着桌子,通红的眼睛里渐渐湿润起来,心里像被什么揪紧,快要窒息了一般。
    朝夕相对,是不是就有了感情?谭烜一次又一次这样问自己,感觉到自己最近来的内心变化,可是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了那个被自己称为猪婆的女子。
    “哥,娘说的对,你还是对把清儿接回来吧,这么大的雨,万一山洪爆发了,她会出事的。”高篱在一旁也担忧地说着,虽然不知道谭烜口中所说的男子是谁,但一想到从此以后要失去这个像姐姐一样的清儿,心里还是有些痛。
    谭烜坐在凳子上,喝了一杯茶,头上的雨水缓缓地流了下来,滴到了桌子上,像一个人的眼泪。“我不去,谁爱去谁去,总之以后我不想再看到她,你们也不必再劝,我再也不想听她的妖言祸众。”
    屋子里一时寂静,往日许多的欢乐时光都失去了踪迹,只留下清冷而略带潮湿的空气,谭烜的心里空落落地,像丢了什么,可是却不知道是丢了什么。
    谭母无奈,看了看天空,见云已经淡开,仿佛要晴了。
    摇了摇头,由小丫头撑着雨伞往自己的屋子走去,迎面遇到满面焦急的谭父踏着雨走来。
    “老爷,不必急了,清儿已经找到了,就在山谷中的一个山洞里,一会天晴了,她就会回来的。”
    “玄儿呢?他不是去找清儿吗?为什么不接她一起回来?”谭父看着谭母眼中有一丝伤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清儿已经找到了,不是应该高兴吗?
    谭母摇了摇头,抹去眼角的一滴泪珠。“玄儿他说,清儿跟一个男子在一起,也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一气之下就跑回来了,老爷……我们高家,什么时候能安安静静过几天日子啊。”
    谭父见憔悴不堪的谭母身心疲惫,伸胳膊搂着谭母的肩膀。“夫人,也不要太难过,人生一世都难免风风雨雨,好在我们都还健在,玄儿和篱儿也还健康,清儿也懂事体贴,有什么事情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一定会熬过去的,你不要太担心。”
    一丝阳光穿破了厚厚的乌云射到了地面,谭母勉强地动了动嘴角,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谭府的建筑,都是雨洗过后的明丽,红瓦蓝墙,清新自然,虽然稍有些陈旧,但还显得殷实和谐,没有半点杂乱与颓唐。
    赵子轩站在谭府大门前,见虚掩着的大门处并没有人守着,知道一定是为了唐青妙留的门,看起来,她在谭府的地位还是不轻的,否则那样大的雨,不会有人出去寻她。
    看到她一脸的紧张,似乎在担心什么,赵子轩安慰地看了她一眼。“别担心,我就在这里等你,如果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我可以帮你,你放心。”
    唐青妙点了点头,望着似乎是从天而降的赵子轩,心里微微的温暖,也许人都在寻一个依靠,有一个人愿意这样不顾风雨作你的依靠,这也许就是人生最为幸福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迈进了门槛,迎面却与刚刚要出门的曹管家遇到了一起。
    “少夫人,你回来啦……老爷夫人,少夫人回来了。”曹管家看到安然无恙的唐青妙,口中念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昨天小云描述的惊险场面仍然历历在目,今日看到活生生的唐青妙,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唐青妙点头笑了笑,看着面容和善的曹管家,从鬼门关走过的唐青妙心里突然生出许多的不舍来,看到曹管家喜极而泣的样子,唐青妙差点就要感动的哭了。
    这时候,曹管家才注意到唐青妙的身后有一个男子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唐青妙,神色清朗,容貌俊逸,别有一凡风流姿态。
    “少夫人,那位公子是?”曹管家指着赵子轩疑惑地问道。
    唐青妙正要解释,赵子轩款款上前一步,谦逊有礼地说:“大伯好,我叫赵子轩,是从京城来的,昨天在山谷无意之中救了你家少夫人,今天将少夫人完璧归赵。”
    曹管家疑惑的脸上突然绽出欣喜,将门拉开,迎了出来,双手握着赵子轩的手热情地让着。“原来是恩人呀,快请进,快请进,老爷夫人知道是您救了少夫人,说不定要赏您多少东西呢,你知道我家老夫人一向信佛,你这样救人一命,她不定要念多少次经感谢佛祖呢。”
    曹管家的热情招待,让唐青妙和赵子轩都有些受宠若惊,本以为回来遇到的一定是冷言冷语的讥诮才对,却没有料到曹管家会这样热情相待。
    
    
    
    
第二章 救人
  赵子轩目光征询地望了唐青妙一眼,见唐青妙微微点头,便也含笑踏上阶梯,听唐青妙说了一夜,也想见见高家的老爷夫人,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和善慈祥。
    三人一同迈步,往门内走去,刚刚要进门,突然一脸怒气冲冲的脸堵在门缝,并厉声道:“谁说要让他们进来?这里还是高家,我说了不让他们进来,爱去哪里去哪里,这里不欢迎他们。”
    谭烜本来心情郁闷,见雨停了,正要出去找杜清芸诉说心中的苦闷,看到曹管家带着眉目传情的唐青妙和那个青衣男子正要往进走,于是气愤难当地堵在门口怒声说。
    唐青妙顿足,看到谭烜眼底那抹阴冷,知道一定还是为昨天山洞里看到的一幕生气,只好陪笑。“谭烜,真的是他从悬崖下救了我,若不是他接着我,我现在早就粉身碎骨了。”
    谭烜冷哼。“这么说,不仅拥在了一起,抱了抱了,是不是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谭烜,你……”唐青妙听到谭烜说的这样难听,看到赵子轩有一丝尴尬,进退两难。
    “谭烜,你不要无理取闹,你与杜清芸在一起,我曾说过什么吗?更何况我与这位公子本就是清白,不过是偶尔相识,你责骂我误会我可以,但你不要随意地侮辱别人,他必竟救了我。”
    “啧啧,开始维护他了?开始翻旧账了?是不是我与杜清芸同床共枕,你也得用同样的方法才能让你的心里舒服,报复的感觉是不是无比畅快?”谭烜满眼嘲讽,眉毛掀的老高,不想听唐青妙涨红脸解释,什么时候,她变得对自己这样厉声厉语?
    曹管家看着三人,不知道该劝还是该默然,只好垂手立在那里,本来少夫人回来是极好的事情,大家都该欢喜才对,怎么会突然蹦出什么救命恩人来?
    赵子轩看到唐青妙眼睛里含着泪水,并努力咬着唇忍耐着,就上前一步正色道:“这位兄台,你我素不相识,我也不知道你们家里的事情,按理说我不该这样插手你们夫妻的事情。可是,唐青妙她是一个好女人,你不可以这么对她,如果你不珍惜,那请你不要继续糟践她,我愿意带她走。”
    “不要……”唐青妙本来是想求得谭父谭母的原谅,可刚刚看到谭父谭母满脸欣喜走到门口,却全然听到赵子轩这番愿意救自己水火的话,虽然这是好话,可是在高家人听来,这无疑是在责骂他们。
    谭烜听到身后的脚步,转脸看到面色沉重的爹娘,满面委屈地痛诉。“爹,娘,你们可听见了,也枉你们对她唐青妙这样知冷知热地好,如今她有了靠了,对我们高家就弃若敝屣不放在眼里了。你们听听,听听那男子下的妄言,可见唐青妙对他作了什么允诺,初初相识,就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指责别人的好坏了,还说我们糟践了她唐青妙,哪里糟践她了,叫她说出来。”
    看到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赵子轩心里自知是害了唐青妙,一时无言,真真是进退维谷的为难。
    唐青妙看着一脸沉痛的谭父谭母,他们的面容仍然向以往一样慈祥和善,可是分明看到了那丝被伤害的痛楚藏在眼底,他们默然地站在那里,只静静看着门外的唐青妙与赵子轩,一言不发。
    谭烜又喊:“曹管家,你回来,什么时候就这么热情了?”
    曹管家听到谭烜的命令,看了一眼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唐青妙,只好慌忙抬脚走进了门里。
    谭烜将门缓缓关上,眼神之中有一丝痛快,一丝嘲讽,你不是要跟别的男人吗?那就由你去好了,现在爹娘也不再维护你了,我看你还怎么办?
    脑间的愤怒像是一条巨大的虫子,将所有的理智在那一瞬间都吞噬了,这是吃醋吗?
    唐青妙看着那扇门缓缓关上,她不看谭烜眼中的得意,却一直一直看着谭父谭母的眼睛,希望他们可以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哪怕就一次也好,只要自己说了,原谅不原谅都不重要了,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她不愿意辜负谭父谭母对自己的关爱,可是,却看到他们默然站在那里,眼睛中全是凝重,像是一种失望,又像是一种茫然。
    门就要关上了,最后一丝希望也要破灭了,谭父谭母仍然站在那里,像尊雕塑一样。
    “爹,娘,你们真的不要清儿了吗?真的就这样让清儿走吗?”唐青妙声音凄厉的呼号一声,声音划破了寂静的空气,雨后潮湿的空气让人感觉快要窒息,这一声像是刺破了那层雾气,让人瞬间清醒。
    “玄儿,你让清儿进来说话。”谭父的声音沉着冷静,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下的决定。
    谭烜愣了一下,又不解地看着爹娘。“爹,还需要解释什么呀,刚才那男子的话你们都该听到了吧,他们自己都认了,还需要解释什么?”
    谭母望了一眼唐青妙,又看看唐青妙身后,那个面色坦然地赵子轩,缓缓说:“让清儿进来,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说开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清儿在高家都是最好的儿媳妇,我们尊重她的选择。”
    唐青妙听到这里,眼中的泪突然奔涌而出,身上的力气像是被什么给抽去了,突然软的要跌倒。
    赵子轩看着唐青妙喜极而泣的样子,既为她高兴,又略带失望,她,终究要回到她原来的地方了,也许,这本就是上天偶尔开的一次玩笑,这偶尔的交集,只不过是让自己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奇特的女子罢了。
    这时候,谭父又说:“请那位公子也进来喝杯茶暖暖身子。”
    谭烜听到此话,气不打一处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会这样偏袒唐青妙,却宁愿伤害自己这个儿子,一气之下,摔门而去。
    唐青妙看到谭烜愤然而去,长长嘘了一口气,自己的尴尬被赵子轩全然看进了眼里,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自己?
    回到堂屋,谭父谭母叫人斟了茶,简单的客套过后,谭母就拉着唐青妙上看下看,看到唐青妙胳膊上的伤时,心疼的摸了摸。“疼吗?一会叫大夫来看看吧。”
    唐青妙笑了笑,握着谭母有些冰冷的手说:“娘,你忘记了,我就是半个大夫呢,一会上些药就没有事情了,对了,小云怎么样,我先去看看她吧,那天她一定是吓坏了。”
    谭母拉住了正要走的唐青妙,摇了摇头。“客人还在这里,你走了不合适,你还没有介绍那位公子叫什么呢?”
    唐青妙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赵子轩,见他正环视着堂屋里的一切,就说:“娘,他叫赵子轩,是京都候府的二公子,这次来到容城大青山也是来采药的,那天他正好在峭壁上搜寻药材,看到我从崖上掉落就接住了我,后来遇到大雨,我们只好进入山洞避雨,直到谭烜来找我们。”
    谭母听了,点了点头。“那应该感谢这位公子,刚才谭烜的情绪有些激动,还希望赵公子不要介怀才好。”
    赵子轩听到谭母这样有礼,也点头微微一笑。“老夫人不必客气,也是正好遇到这样的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算是机缘巧合,听青妙说老夫人信仰佛教,对人和善,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谭母含笑点头,正要说什么,谭父咳嗽一声问:“请问赵子公以后有何打算,是要回京?还是留在容城?”
    赵子轩看到谭父脸上的打探,知道是在试探自己与唐青妙之间的关系。“回高老爷的话,这次前来容城,也不过是为了避暑,高老爷也知道京城的夏季可是酷热难奈,等过了酷暑我就回京了,京中的事务繁杂,老爷一人忙不过来,还全靠小侄打点,所以在容城不能久呆。”
    “生意,侯府也做生意?”谭父诧异,本以为做生意只是生意人的事情,没有料到有侯爵之位的人也做生意。
    赵子轩看到谭父一脸惊诧,微微点头。“也不过是做些药材生意,有些贵重药材人们常常怕买到假货,所以托着侯爵的名位,人们到是信得过,所以这次前来容城也是想采买一些贵重的药材回去,一来避暑,二来也是为了生意,若不然哪能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唐青妙,还正好救了她。”
    听到二人解释的一致,而且并没有半点掩饰,谭父谭母互望了一眼,都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谭烜的脾气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只要上了性子谁劝也不管用,还需要等一段时间冷静下来再说。
    谭母看着唐青妙,见她越来越清瘦的脸颊,心疼地说:“以后就不要再去山上采花了,你一个女人家万一在林子中遇到野兽可怎么办?再说像今天这样危险,以后哪里还能恰好遇到采药的人相救?”
    
    
    
    
第三章 对不起
  听了这话,唐青妙不由望向赵子轩,见他也怔怔望向这边,是啊,世界上的事情哪里就会有那么巧,一切都是缘分,唐青妙看到赵子轩眼中的那丝恳切关怀,心里一动,慌忙转开了头。
    谭父见事情明朗,并不像谭烜所说的那样不堪,就朗声一笑。“既然赵公子救了清儿,那今天我们本该赏谢才对,别的东西侯爷一定也看不上眼,那就吃吃容城的家常小菜,也算是留个纪念,以后再来容城欢迎来谭府坐客。”
    见高老爷这样爽快,赵子轩心里奇怪这个家里的人,明明是谭烜的妻子,他却是那样的冷言冷语,让人觉得唐青妙过的不幸福;可是这公婆通情达理,又让人觉得唐青妙过的还算是幸福;在一个外人眼里,她好像处在水深火热,进退两难的地步,怪不得她非要回到这里解释清楚。
    “好,小侄在这里先谢过高老爷的好意,恭敬不如从命,今天我就留下来用一顿饭,正好我也饿了。”赵子轩也十分豪爽地答应了。
    唐青妙看到事情解释轻松,心里如释重负,不管怎么样,又能安然地呆在谭父谭母身边享受这种亲情,就算谭烜从此以后不理自己,这样的生活也还不算太糟糕。
    “爹娘,我这就去告诉厨房做些好吃的,另外,我想去看看小云。”唐青妙看了一眼赵子轩,又请求谭父谭母同意自己离开。
    “好,你去吧,小云这会子应该也醒了,这丫头都哭了两天了,你快去看看她去,一会叫厨房给她炖粥喝。”谭母悉心嘱咐着,看着唐青妙满脸含笑的离开。
    唐青妙先去厨房告知今天家里留有客人,随即转身去了小云的西厢房,刚进屋子里就闻到浓浓的药味,唐青妙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小云,你醒着吗?”唐青妙小心翼翼地往进走,低声问。
    小云先是躺在那里没有动,听到小姐的声音,生怕自己一动这个声音就会消失,后来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小云才霍地坐了起来,涕泪交夹地说:“小姐,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我以为又是梦,又是一个梦。”
    看到无助而悲伤的小云,唐青妙快步走了过去,将小云搂在了怀里,这个小丫头跟着自己吃了太多的苦,如今又让她跟着担惊受怕,实在是难为她了。
    “小姐,我以为你这次不要我了,就留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世上,我好害怕,每天睡着都做一个恶梦,梦到自己死了,灵魂却四处漂荡,连地狱也不收留我,呜呜。”小云悲伤地哭了起来,红肿的眼睛里又一次溢出了泪水。
    唐青妙看着小云难过,心里也万分难过,万一昨天自己真的死了,那小云会怎么样呢?真是不敢设想啊。
    “别哭了,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你快点养好身子还得陪我出去采药呢。”唐青妙拍着小云的肩膀,拈起一缕凌乱而贴在脸上的发丝为小云整理好,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知道她对自己的情义真是的十分的真诚。
    小云睁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唐青妙。“小姐,你是说还要去那山谷?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去了,我们就在家里,哪也不去。”
    小云惊恐万状的样子逗的唐青妙笑了,拍了拍她的小脸。“傻瓜,难道因为地上有坑怕掉进去,我们从此就不出门了吗?那不过是一次意外,以后我们小心就是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上悬崖采药了,我们只去山上看有没有好的药材。”
    小云听了,神色缓和了许多,突然又一拍脑袋。“小姐,你看我都糊涂了,那天明明看到你掉下了悬崖,到底是怎么上来的?是不是遇到神仙了,也是,像小姐这样善良可亲的人,一定会遇到神仙相救。”
    听到小云的话,唐青妙扑哧笑了,用食指点了点小云的额头。“是遇着神仙了,还是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神仙,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认识?”
    小云的脸绯红了一片,打开了唐青妙的手指,嗔怒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人家问你正经话呢。”
    “真的是一位公子救了我,现在就在爹娘的屋子里坐着呢,午饭会在我们家里吃,你要不要去看看他?”看着小云因为生病而烧红的脸此时变得更加透红,让她变得十分可爱单纯,唐青妙微微感叹,若是在现代,这个一个女孩子不定要有多少男子心疼呢,可是在古代偏偏得一世追随主子,没有自由,更不能喜欢自己想喜欢的人。
    “那我一会一定要亲自去谢谢他,谢谢他救了小姐。”小云说着,就撩开了被子要下地,身子不稳颤了一下。“真是的,不过是淋了些雨就病成这样,太较弱了。”小云自言自语的责备着,让唐青妙不由都笑了。
    主仆二人在房间里说笑着,时间一晃而过,唐青妙的内心深处,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妹妹,她听话懂事,从不任性,而且什么时候都会为自己着想,真是十分感动。
    却说在堂屋里,谭父和谭母与赵子轩缓缓交谈着,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清儿,清儿回来了吗?”
    赵子轩正诧异,却突然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跑了进来,青丝柔顺,双眼明亮,虽然与唐青妙相比,她少了一丝睿智,但仍然让人觉得她是一个聪明活泼的小女孩子。
    “没规矩,总是这么疯疯颠颠的,不是说过了让你叫清儿叫嫂嫂吗?怎么还改不了口,是不是得让你爹抽你一鞭子才记得住?”谭母似笑非似的地责怪着,口气里却带着一种母亲对女儿的骄纵。
    高篱听说唐青妙回来了,急匆匆往屋子里赶,却没有料到屋子里有客人在,还是一位相貌堂堂,英俊非凡的公子,不由停了脚步,站在那里低着头摆弄着衣襟。
    “好啦,别站在那里装着了,谁不知道你是什么性格。这位公子是救了青儿的大恩人赵公子,你还不快快谢过。”谭父似怒非怒的责备一声,然后向高篱使了一个眼色。
    高篱听了爹娘的话,又抬起眼睛来看了一眼赵子轩,没想到清儿总是这样有桃花运。哥哥已经是容城第一美男了,可是这位公子在风度上又胜哥哥一筹,简直是神仙下凡。
    “篱儿谢谢赵公子救了清儿,哦不,嫂嫂的命。”高篱轻轻施礼,语调轻快,性格活泼的她让人感觉一种份外的轻松。
    赵子轩本来端坐在那里,谭父谭母一顿盘问,让他觉得压抑极了,左等右等不见唐青妙过来,心里正是没有头绪,却听到这个小丫头慌慌乱乱的道谢声,脸上不由浮出一丝好看的笑容。
    一时间,高篱都看呆了,眼睛直直盯着赵子轩的脸不愿意挪开。
    谭父谭母发现了异样,看到赵子轩有些不自在,慌忙咳嗽一声阻止。“篱儿,你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有,都快午时了,也该是用膳的时候了。”
    高篱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问:“那嫂嫂哪去了,我还没有看见她呢?看到她安然无恙我才放心。”
    谭母抿嘴笑着说:“你看你这丫头,以前不是十分地不喜欢清儿吗?如今却粘着要见人家,上辈子真不知道人家欠你什么了,清儿在小芸的房间呢,一会你顺路去那里叫她过这边来吧,赵公子还在,别冷落了这位恩人。”
    高篱听了,欢快地点着头,想见唐青妙的心情更加急切,于是像一个鸟儿一样飞奔了出去。
    谭母摇了摇头。“还请赵公子不要见怪,小女向来就是这样疯癫,脾性顽皮。”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到是显得另令十分的可爱,比那些死气沉沉,只知道女红的女子不知道要好多少。”赵子轩语露赞赏之意,却没有想到谭父谭母会把这话想到别处。
    谭父谭母听了赵子轩的话,互相望了一眼,一时之间眼神中交流着一种信息,或许让赵公子和篱儿结成良缘,也不枉此相识的缘分。
    
    
    
    
第四章 身上
  谭父谭母有了此心愿,便一心只想了解赵子轩的家世,各种问题扑面而来,让赵子轩有些尴尬,有些无奈。
    唐青妙拉着高篱的手进门的时候,已经发现了气氛有些尴尬,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爹,娘,可以开饭了。”唐青妙轻声说着,看到赵子轩一脸的纳闷,又环视一眼谭父谭母。
    谭父谭母见高篱的眼睛仍然看着赵子轩,就冲着唐青妙招了招手。“清儿,你过来,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
    唐青妙心下纳闷,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样神神秘秘的,于是走了过去。“爹娘,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这样神秘?”
    “也不是别的事情,只是篱儿眼见到了出阁的年纪,虽然有许多的媒人上来说媒,可是篱儿任性的很,说是谁也不嫁,你也知道女大当嫁,我们怎么能留她在高家一辈子?”谭父谭母低声说着,不时地看看对面坐着的赵子轩和高篱,一个风流倜傥,一个美丽可爱,也算是一对壁人。
    唐青妙会意,又转眼看看二人,其实也算般配,可是不知道怎么自己的心里却有一种失落,勉强笑笑。“爹娘,赵公子人是不错,家世显赫,要是篱儿嫁了她一定不会吃亏的,不过这种事情还得问问赵公子的意思。”看了一眼双颊绯红的高篱,唐青妙笑了笑。“对着篱儿说这件事情,她怎么也是个姑娘家,会不好意思的,爹娘还是让我私下问问赵公子,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谭父谭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一来,不正是说话了唐青妙与赵子轩这间根本没有什么,二来又成全了高篱有一个好的归宿,谭父谭母都觉得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午饭吃的相当丰盛,尽管高家的经济状况已经出现了一些周转困难,给花工发了工钱后,家里的账上几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银两了,为了今年的生意,谭父与谭母商量地将原本给谭烜置办的一处房产变卖了。
    一家人呆在一起和睦就是幸福,又何处分开居住呢?再说等高篱一嫁,这里就变得空旷起来,到时候谭烜与唐青妙如果现出去住,就更加显得清冷了。
    卖了那处房产,一时之间还有些富余,谭父与谭母虽然日夜担忧,也希望自己的生意有所好转,但知道眼下凭着这样的花脂根本不可能在市场上卖出好价钱来。
    如果高篱有一个好的归宿,也算是了了谭父谭母心中的一桩忧虑,否则到时候家产一旦陷空,高篱再想嫁一个好人家,那就难上加难了。
    众人谈话家,厨房的饭菜早摆了上来,推杯换盏,每个人都是十分的高兴。
    曹管家派人出去找谭烜不得,只好悄悄回明了谭父。
    “别管他,让他就在外面吃好了,今后厨房也不准备他的饭,他如果有钱到饭馆里吃,就让他去好了,我看他能吃那些饭菜多久?”谭父生气地摔了筷子子。
    一旁的唐青妙见了,安慰:“爹,您就别生气了,谭烜的性子太急,过些日子就会好的,再说就是谁看到那个场面也会误会的,等他慢慢想明白了就好了。”
    谭母点了点头,同意唐青妙的说法,知儿莫如母,谭烜的脾气她是再清楚不过了,其实看得出来,他对唐青妙还是相当在意的,若不然那日根本不可能冒雨去大青山寻找她,要知道他一直讨厌进山,也十分不喜欢森林里没有方向的感觉。
    “老爷,赵公子在呢,我们还是先吃饭,过些日子我会劝劝谭烜,让他回来跟清儿道歉的。”谭母也附合。
    一旁的赵子轩一直低头吃着菜,味道还是相当的不错,可是怎么吃也不同于山洞中那些菜的清香,默默看了一眼唐青妙的侧脸,发现她眼中有一丝重负,好像有什么心事。
    见谭父谭母对唐青妙这样好,丈夫却性格古怪,不由暗暗为唐青妙担忧,这样的生活真的能给她幸福吗?
    高篱坐在赵子轩的对面,眼睛也不眨地望着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心里想如果自己能嫁给他就好了,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一定特别会关心人吧。
    “高老爷,高夫人,我吃好了,那就先告辞了。”一顿饭毕,赵子轩心满意足地感谢过谭父谭母的招待,站起身来要走,看看唐青妙欲言未止,又说:“青妙是一个不错的女子,本来这些话不应该是我多说,可是令公子对青妙的态度确实有些让人担忧,我虽然与青妙一面之缘,但希望她过的幸福。”
    这些话,赵子轩十分自然地说了出来,可是听的人心里都有些打鼓,这样的一个男子关心唐青妙,而且还是担忧她的婚姻,是不是显得有些太过亲密了,难道唐青妙把什么也对这个男人说了?
    谭父谭母脸色有些不悦,只回应说:“犬子脾气不好,对清儿是有些不好,但是他会慢慢明白并改过来的,不劳赵公子费心了。”
    唐青妙见气氛有些尴尬,慌忙立起身。“爹娘,那我送赵公子出去。”
    高篱看到赵子轩要走,站起身来,娇羞地说:“赵公子慢走,以后如果有时间常来家里玩吧。”
    赵子轩见这个高篱对自己总是十分的热情,这才猜到了什么,只慌忙客套回应。“过几日就要回京,时间恐怕不多,不过如果有时间一定还会来府上拜访。”
    高篱点了点头,然后垂着好看的眼睛,听着赵子轩与唐青妙缓缓走出了房间。
    夏季的中午十分炎热,雨后的天空洗得蔚蓝,没有一丝云彩。
    赵子轩与唐青妙并肩缓缓行走在路上,初识的他们却如同多年的知已一样亲密。
    “这个高家还真是奇怪,高老爷和夫人对你这样好,可是谭烜却对你冷冰冰的,到底是因为什么?”赵子轩心里想了半天不明白,如果唐青妙不好,那就不会得到高老爷和高夫人的认可,如果她好,也应该得到谭烜的爱护才对,可是为什么这一家人对唐青妙的态度却是一个是水一个是火,那样的极端呢?
    唐青妙听了问话,想起过往种种尴尬,为难地笑了笑。“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一时半会怕是说不清楚,总之我也是为谭父谭母的爱护才愿意留在这里的,我与谭烜不过是表面上的夫妻罢了,他有喜欢的人。”
    淡淡的凄凉笼罩着唐青妙的脸色,赵子轩见了,有些微的心疼。“你不考虑跟我回京吗?”
    “只因为一顿山洞的饭,你就要带我回去,这不是太轻率了吗?我们必竟并不了解,以后说不定你会讨厌我。”唐青妙抬起清澈的眼睛看着热烈的目光,心里想着,男子都是薄情寡性之人,现代的时候,那个男友不也因为另一个女人比自己有钱漂亮,就转身离去了?山盟海誓都靠不住的。
    赵子轩无奈地摇头,眼中划过一丝受伤害的表情。“你就这样不相信我?你觉得我会是一个侯府的纨绔子弟,四处寻花问柳,见个女人就会带回去?”
    唐青妙看到赵子轩的表情,咬着唇。“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留恋这里的亲情的感觉,我觉得只有这种感觉才能给人一世的踏实,至于别的,我现在还不想考虑。”
    赵子轩看着眼前这个与众不同,性格坚毅的女子,却并不明白她为何对男子有着这样的排斥感觉。自己在京都,虽然也去过烟花柳巷,可是没有哪个女子能让自己这么心间一动,或许仅仅是因为她的举动与眼神太像自己的娘亲,看起来坚强,实则是脆弱,需要一个人呵护。
    两人在骄阳下静静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人正站在一个客栈的角落里死死地盯着二人的脚步,仿佛要把这一切都刻在心上眼中一般,那神情是一种痛恨。
    “高公子,你在看什么呢?回去喝一杯茶再走吧。”一个小二轻声打断了谭烜的出神。
    谭烜皱眉,看着多事的小二。“谁说要喝你家的茶,我走了。”
    看着莫名其妙的谭烜,小二甩了甩肩上的毛巾嘟哝。“又是谁惹了这位爷了,把气撒在我身上?”
    
    
    
    
第五章 无力
  唐青妙陪着赵子轩,直送到他入住的客栈门口,心里盘旋的那些话却总说不出口来。
    “赵公子,我。”唐青妙又叫他赵公子,看着青衣飘飘,俊逸非凡的男子,唐青妙不由想着高篱与他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幸福的样子,不由咬了一下唇,对着愣在那里的赵子轩说:“我有些话还想跟你说……”
    赵子轩看到骄阳下的唐青妙有些脸红,以为她改变了主意,自然十分急切地等着她的话,可是越着急,她却越是吞吞吐吐,有这么难开口吗?
    看了一眼天上的大太阳,让人头晕眼花,再站一会两人非得中暑不可。“不如我们进去坐一会,喝杯茶可好?站在这里怕是会晒的人晕过去。”
    唐青妙勉强笑了笑,可是为人作媒还是头一回,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况且明白,赵子轩对自己是有一份超乎常人的情愫,自己这样,未免有些过份?
    “好的,我们进去坐一会吧。”唐青妙答应着,与赵子轩并肩走进客栈。
    谭烜原本一直尾随其后,从家里出来就百无聊赖,中午胡乱的往肚子里塞了些食物,吃得七萦八素的,看到唐青妙与赵子轩在一起,心里更是被油浇了一样不舒服。
    看到二人并肩走到了客栈,久久都没有出来,谭烜的手指紧紧地掐在一个红木柱子上,仿佛要把柱子撕碎了一般。
    “好啊,这下总算让我捉到把柄,我看你回去怎么跟我狡辩。”谭烜自言自语,然后愤然转身离去,刺痛他眼睛和心的,却是那家悦来客栈明明是自己与杜清芸常常相会的地方,难道她是故意的?
    还是上天故意惩罚自己,所以才用这样的巧合来刺痛自己的心。
    进了客栈,唐青妙四处打量一眼,客栈里的布置十分简单,但却是十分的华贵,让人感觉一种典雅大气。红木的桌椅上长年累月的油将面子打磨的十分明亮,像刻意地上了一些油一样。
    赵子轩轻声道:“我每次来京城都住在这里,环境还不错,饭菜也可以,不过比了你做的自然是差很多了。”说着,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却又回想到山洞那一幕。
    其实那天,唐青妙睡着后,赵子轩原本在另一个地方倚着才对,但是看到唐青妙孤零零的样子,又觉得山洞里寒风阵阵,所以才决定与她依偎在一起,却没有料到被前来救唐青妙的谭烜正好看到,才造成了误会。
    一想到这里,赵子轩心里就有些歉疚。“青妙,坐吧。”
    一边又喊了小二哥。“上壶茶,你们这里最好的茶。”
    跑堂的小二听了,脆脆地应了一声,然后迅速跑去泡茶了。
    唐青妙打量完四周,又转过脸来,看到赵子轩正专注地看着自己,眼底的神情复杂,又低了头,自己也纳闷,这是怎么了,自己不是现代的女子吗?更何况那时候每天要面对那么多的客人,什么时候就开扭扭捏捏起来了?
    “有什么想要说的,现在可以说了,你不必想的太多,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认真对待的。”赵子轩看着犹豫不绝的唐青妙,不明白她到底是在犹豫不决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她想离开高家,跟自己回京城,那自己想也不想就会答应的。
    唐青妙眼神躲闪,不愿意让赵子轩误会,可是看到他热切期待的眼神,只好低声说:“你见过高篱了是吧,就是我的小姑,那个年轻漂亮的小姐。”
    “见过了,怎么了?你难道还舍不得她?”赵子轩一心想着自己那个想要的问题,所以竟然什么话都往那边靠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唐青妙脸上越来越多的尴尬。
    “你觉得她怎么样?”唐青妙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是从地下发出来的。
    赵子轩身子往后一仰,笑意连连地看着唐青妙,真搞不清楚她,这与那个高篱有什么关系呢?“挺不错的,活泼开朗,看起来并不像别的小姐那样迂腐,只知道相夫教子。”
    唐青妙吁了一口气,郑重地望着赵子轩说:“看起来她十分的喜欢你,而且明年她就十八岁了,是嫁人的年龄,如果你对她有好感,不如娶了她!”
    唐青妙的话音一完,原本一脸喜色的赵子轩渐渐变得沉郁,眼睛中划过一抹掩饰不住的失望,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无力感。“是这样,这是你的意思?”
    “是谁的意思并不重要,我只是想问你喜欢她吗?要知道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虽然有时候有些任性,但她心地善良,与人相处也十分的友好,你若娶了她,一定会幸福的。”唐青妙神往地想着,仿佛在塑造别人的幸福生活,而自己就是那个创造者一样。
    赵子轩看到神色向往的唐青妙,苦笑了一下,然后淡淡说:“如果是你的主意,我可以考虑,因为家里人也正在四处帮我打问合适的女子成亲,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如果是他们的主意,我不会这么着急想娶,她的好与坏,都是将来关乎她夫君的事情,现在我没有必要多想。”
    听完这话,让唐青妙出乎意料,本以为他会喜欢高篱的活泼灿烂,而且她长的也十分漂亮,至少对于自己来说,一个是天上的神仙,一个是地上的凡人。
    “我以为,你会喜欢她,而且高家虽然不算是官宦人家,但长年生意,家庭也算殷实。”唐青妙没有说到高家眼下的窘迫,因为她始终相信这个困难一定会解决的。
    两人静静对坐在那里,各怀心事,小二将茶放在了桌上,那绿茶香气袅袅浮动,让人感觉一种清新自然的味道,可是两人似乎都无心喝。
    “客观,您的茶,这茶叫碧水乌龙,一会泡好的时候,茶叶会像一条龙一样浮在茶杯之中。”小二不识趣的介绍着,却无视两人静默的脸。
    “好了,我们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去。”赵子轩终于打断了小二的喋喋不休,看着小二有些狼狈的离开,赵子轩端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唐青妙知道这次自己一定会失败而归,可是还是有些不甘心,眼前的男子无论家世还是人品,都是极好的,对于高篱来说,这已经算是乘龙快婿了。
    “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我想篱儿她也喜欢你的,我爹娘人又极好,到时候你来到容城,不就可以在高家休息,而高家在京都又有生意,到时候这不是两下都好的事情吗?”唐青妙没有发现赵子轩越来越阴沉的脸,只是凭着自己的想像继续说着。
    赵子轩看到唐青妙这样愿意成全自己与别人,一气之下,将茶杯重重放到桌上。声音惊动了四座,众多的眼睛望向这边。
    唐青妙吃了一惊,不安地看着赵子轩,不知道是什么惹怒了他?
    “你这么喜欢安排别人的人生,为什么不替你安排一下,你说过了谭烜心里有别人,那你就打算一辈子与他这样毫无相关,却应着夫妻之名过下去?你就不希望自己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姻缘,有一个疼爱你的男人?”赵子轩再也不顾什么大声嚷着,让身边众人都把这话听了一个一清二楚。
    “原来是高家的少奶奶,现在好像瘦了许多。”
    “嗯,人也漂亮了呢,若不然怎么会出来客栈里与别的男子喝茶,相必是红杏出墙了吧。”
    “这也公平,高少爷不也在外面养着一个,这未免对这个女子太不公平了,为什么男人行,女人就不行?”
    “你这话可是大逆不道,咱们还是别谈论人家的事情了。”
    唐青妙就端坐在那里,静静听着这些流言绯语,喉部却像被什么堵了一样,难以呼吸说话。
    “你别再说了,无论如何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也不喜欢在这样的场合里讨论我的婚姻,如果你不喜欢篱儿,我这就跟爹娘说明,高篱那么优秀,不愁找不到一个可以嫁的人家。”唐青妙声音有些凄凉,他字字句句戳到自己的痛处,让自己无处可躲,心里另一个自己似乎鲜血淋漓地瞪着自己,向自己所要一份完整的爱情,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平凡的婚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不平凡的婚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目录预览: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第4章:辱妻之恨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第5章:沉默自保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第3章:高富帅的阴谋“妈,不是这样,我真不认识他……是他设计害我,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闯进我家里的……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要报仇……”。“你还要狡辩?你这样弱智的谎言能骗得了谁?视频我们大家都看过了,难道是假的吗?你这个狐狸精,平常装得斯文乖巧,原来如此丑恶下作,完全是贪图我们江家的钱财,幸好现在已经揭穿了你

  • 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目录预览:第3章祸不单行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第4章你合适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第5章天煞孤星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第3章祸不单行“去哪里?”苏乐遥一脸戒备。“你现在已经是少爷合法的妻子,自然是跟少爷回家。”从流白严肃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玩笑的痕迹,苏乐遥就是觉得荒谬。“我要先回家一趟。”她刚刚是被迫签字的好不好?“少夫人,请别为难我。”态度恭敬,语气却是不容苏乐遥拒绝。半个小时后,苏乐遥已经身处于巍峨壮观,美轮美奂

  • 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目录预览:第3章以后姐罩着你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4章男人早上的通病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5章你吃醋了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3章以后姐罩着你张小玉略显无奈,右手推着他的后背往前走,说:“老实说吧,你所说的张书记是我家老头,至于我嘛……现任三北刚铁集团双林分公司总经理。”张鹏飞猛烈地擦汗……早知道她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级别如此高。见到张鹏飞发愣,张小玉又推了她一把,“怎么啦,不会是被吓到了吧?”张鹏飞摇了摇头,说:“人生何处不相

  • 王牌特卫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王牌特卫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王牌特卫目录预览:第三章加入特卫团王牌特卫第四章长腿大眼的美女王牌特卫第五章是男人,都想战胜对手王牌特卫第三章加入特卫团1腾腾腾,两人各自后退了数步。身着上尉军装的东方云梅看着眼前和特训教官欧阳剑战个平手的李建,漂亮的丹凤眼一亮,一步跨到李建面前,对李建道:“李建,接我一招试试。”说话间,东方云梅右手一晃,一个圆形的拳影劲气,直轰李建的面门,几乎同时,左手奇幻一般地猛然一翻,如同电芒一般,一掌打在李建的肩头。这双手两式的攻击,让李建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神奇的拳

  • 我和绝品女上司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和绝品女上司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和绝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3章你能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吗我和绝品女上司第4章你不会不答应的吧我和绝品女上司第5章你是又皮痒了吧我和绝品女上司第3章你能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吗“唔,睡得好舒服。”第二天早上,杨鹏飞这才醒转,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满脸的惬意,这可能是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杨鹏飞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他昨天受了重伤,此刻还躺在地上呢,而且身上全是血迹,但却一点伤口都没有。他着急检查自己的身体,赶紧冲进卫生间,打开浴头,温水哗啦啦的流出

  • 分我一半眼泪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分我一半眼泪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分我一半眼泪目录预览:05.不知道为何哭06.关于秦江灏的童年07.他第一次叫我老婆08.秦江灝不老实09.他丢下了我10.伤害只是因为习惯05.不知道为何哭他却只是越过我,转身上楼而已。我站在原地,内心异常不平静,我特么真是嘴欠抽,这样一来,不就间接告诉了他,我知道他和齐婧有一腿?我站原地愣了会儿,也跟着上了楼,洗了澡,坐房间里一边擦头发,一边听着楼下的动静。本以为我不给他做饭,他自己会知道动手,哪想,听了半天楼下也没点动静。头发擦得半干后,终是没忍住,

  • 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目录预览:第三章好一辆玛莎拉蒂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第四章酒吧里的黑丝女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第五章爷让你们见见红我的23岁合租美女主播第三章好一辆玛莎拉蒂所有人望过去,只见郝建从桌下爬了起来,红着眼睛像一只饿狼。其他人没有郝建这么夸张,但也好不了多少,一个个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儿。唯有陈潇一脸茫然,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好像就他一个人不知道林潇潇是谁,不由低声冲郝建问了句:“用得着这么激动吗,那林潇潇是谁啊?”“能不激动吗,那

  • 你在风中悄然笑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你在风中悄然笑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你在风中悄然笑目录预览:第5章我就点这个美男!第6章一夜刚好值250?!第7章宴会,再见第8章一次工作却丢了身第9章萱萱,叫出来!第10章抱着她,就觉得圆满第5章我就点这个美男!陆靳北赶过去的时候,乔初念喝得已经完全懵了。她坐在吧台上,面前有七八个空瓶子,手里,还拿着一个高脚杯。杯壁上夹着一片薄柠檬,褐色,是长岛之恋。她扬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看着周围光怪陆离的世界,低低地笑了。她自由了。再也不用被父母当成是傀儡,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去讨好一个原本希望并肩的人

  • 超级农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超级农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超级农户目录预览:第三章五行石超级农户第四章承包公用地超级农户第五章送上门的美女超级农户第三章五行石“卧槽尼玛。”陈凡怒了,被七八人压着,但他发起狠来,竟然硬是挣脱了出来,逮住其中一人的衣领,狠狠的摔在地上,猛踹了两脚,然后就向其他人出手。不过这些流氓原本只是想要教训陈凡,此刻看到陈凡起来,顿时四散逃开,唐六在这些人出手的时候,早就逃之夭夭了。这些人逃了,可就苦了剩下的李狗蛋,陈凡这会正在气头上呢,来到李狗蛋身边,拳打脚踢,把全部的火气都撒在了他身上。“哥,别

  • 小村官秘史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村官秘史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小村官秘史目录预览:3小香河女人(3)小村官秘史4小香河女人(4)小村官秘史5小香河女人(5)小村官秘史3小香河女人(3)有了村官这个生力军的加入,娘子军干活别提有多高兴,一鼓作气连操了八九个来回,总算大功告成。然后,大家烧了一大堆稻草,火烧得半天云高。据说,烘烤了稻草火才能驱尽身上的寒气,不会落什么病根,直烤得大家汗流浃背了方才罢休。然后各自归家洗热水澡。村官还是由支书老爸领回家,冲热水澡,他家条件好,村子里的首富,盖了两层的楼,虽说是木阁楼,也算阔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