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术演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8:33: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术演天下
第1章 少年意气
渐入黄昏,落日的余辉照耀在一座举世瞩目的山峰上。来自huijindi.com
  这座山峰,其内中断,一面直插天池山腰,另一面则横断其上,势如苍龙昂首,气势非凡。
  有其名曰:断崖,后世又有人称作:千崖山。
  天色灰蒙,就如同这尘世间的诸多之事,总是千般变化,神鬼莫测,刚才还是霞光点点,转眼间乌云密布,在那天空之上,黑气盘旋而来。
  那黑气席卷在山峰之巅,抬头望去,仿若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只是这黑暗的空洞,意在汲取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第一道气劲!”
  山峰上,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似乎少了些几许阳刚之气。
  “啪啪……”
  在那少年高度呼出之后,紧接着又是传来两声细微的声音,那是人体筋骨发生淬炼的声响。
  少年约莫十二岁左右,一身麻布粗衣,头发有些蓬松杂乱,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双破烂不堪的草鞋……在少年的侧边,放置的是一个用竹条编制的篓筐,其内有众多草药,并且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药香味。
  天空比之前变得更加朦胧,那些黑气,变化成一只形如五指的幻象,好像在瞬息间,可以把少年略显单薄的身子给彻底吞没。阅读huijindi.com
  但那少年并未察觉到今天的天色有些异常,如同这世界已经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没有一丝眷念。
  他知道,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可以目若无事,他在这一刻,要做的就是修炼!修炼,才是王道!
  “第三道气劲!”
  少年原本松散的手掌在此刻突然紧握了起来,面色有些沉重,他知道,提炼第三道的气劲,要有些过渡阶段,至少要打通身体三分之一的经脉。
  毋庸置疑,伴随着响亮的声音再度激起,又是听到几声骨骼淬炼的声响,虽然说少年有些沉重,但还没到咬紧牙关的程度。这前面三道的气劲,估计少年已经是达到了随心所欲,得心应手的地步。
  “第五道气劲!”
  少年眉头紧锁,手掌因为大力,以至于原本有些尖锐的指甲深深地扎进了手心里,对于十二岁的少年来说,那是一种钻心的疼痛,同时在这个时候,少年全身的肉体都紧绷了起来,皮肤彷如枯木般坚硬不催,因为他知道,这一道气劲极为关键,如果不好好把握,很可能前面的几道气劲都会同时作废。
  如果自己幸苦提炼出来的气劲毁于一旦,就代表着修炼宣告失败,要从头开始,已经是微乎其微,原因很简单,提炼气劲需要损耗大多的内力,尤其是最后三道气劲,需要耗用体内全部的内力和精元,如果内力损耗过度,没有一段时间的调养,是很难重新提炼气劲。
  天空上,乌云翻滚而来,如海浪般涌动,全部聚集到了那黑洞的边缘,是漩涡,黑气所形成的漩涡……“第七道气劲!”
  “呼……”在此刻,少年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体内的气息流转的过快,导致不得已之下深深地呼出一口冰冷的气息,气劲七道,已经足以施展虚术!
  接下来的一次,少年终究是咬紧了牙关,两道尖尖的细眉下沉,虽然半边脸都被凌乱的发丝所遮掩,但还是可以看见少年外表透着一股刚猛的毅力。网站huijindi.com
  “气劲!第九道!”
  少年猛然挺起胸膛,紧握的拳头,附上了一丝丝纯白的能量劲气,那一刻,他,姓陆,字小离,几乎耗尽了自身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
  全力施展!
  “虚之咒!”
  几乎是同一瞬间,少年身体以外的地方都形成了一道道能量劲气,这些劲气如同护体一样把陆离的身体都实实地包裹了起来,望见眼前的这一幕画面,陆离渐渐露出了喜庆的神色。
  他的心中,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多少年,那孤单的身影,终于不再颓然落寞。那少年,是他自己。
  “咻咻……”
  可就在大量的劲气附身在陆离的身体周边之时,那些劲气像是鬼魅般一样窜进了体内,只是转眼间的功夫,原本几近波折才提炼出来的气劲顿时就烟消云散,说不见就不见了,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着这些劲气,陆离肯定是浑然不觉,因为当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劲气被自己吸收进体内后,而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连气息都是处于平和状态。
  最让人感到愤恨的是,想要再一次提炼气劲,可是内力已经损耗完,也就是说,就算那些被自己吸收进去的能量劲气,到头来,都归为零……“怎么可能!我提炼到了第九道气劲,可是,可是……”陆离没想到一切都是乐极生悲,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可现在却变成了绝望,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费尽最后一丝心力,把气劲提炼到了第九道,也就是巅峰的气劲,可终究还是无法施展虚之咒,那些原本属于自己苦练出来的能量劲气,最后都被无情地扼杀。
  “失败,第九百九十九次……”默默地低下了头,陆离心里有万分难过,却也无处诉说,是的,这是他第九百九十九次宣告失败。
  他感到无比沮丧,痛苦:“难道我真的是废材吗?或许,是宿命……”纵使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言说陆离此刻的心情,他仰天长啸,恼羞成怒,一手指天骂道:
  “既然你给了我巅峰的气劲,又何必这样玩弄于我!你这个老不死的,以为这样很好玩吗!我嚓你奶奶的!别以为可以操纵我的命运,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像神一样的存在!”
  但这一切真的有可能吗?也许,真到了那一天,我早已不知道转世了第几回……陆离自嘲地笑了笑,自从那一声仰天大骂后,他感觉自己的心里顿时舒畅了些,至少,气是顺了,有人说,指天骂天,是会遭到天谴的,其实陆离也不愿骂天,他知道自己的失败肯定跟自己有关,但是,但是!
  如果不是老天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把他穿越到这个莫名的大陆来,他也不会经历这种痛苦,那种被人嘲笑和讥讽的痛苦。【术演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前世,他是活在一个蔚蓝的星球,有块叫作中国的大陆,而且还是一个文艺青年。那时正值18岁的青春年华,偶尔可以喝喝小酒,谈谈感情……可是,很不幸,他穿越了,真的穿越了。
  等到他昏沉沉苏醒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返老还童回到了六岁,准确的说,应该是自己前世的灵魂附在了那个少年身上,杯具的是,那少年的名字竟然跟自己前世一模一样,连姓氏也是雷同,也许纯属巧合吧,姓陆,名唤离。
  可最重要的是,这一世,他竟然留存了前世的记忆……
  “奇怪!今天这天象……”
  这个时候,陆离才意识到天空有一团黑气在盘旋不止,而且,此时的天色变得比之前越加昏暗了些,掐指算算,现在只是傍晚时间,但是眼前的天空却如同黑夜一般。
  “看来是要下一场倾盆大雨了,我得赶快多采几株药材,不然回去又要被爹爹责骂。”陆离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天空乌云越来越密集,就猜到这里很快就要下一场爆雨。
  说着,陆离转过显得有些瘦弱的身子,然后侧身去捡起原先放在地上的编篓,而后将其绳索套在双肩,背着编篓就要向另一座山坡走去,但就在其脚步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三步的时候,背后一阵猛烈的狂风刮过来,陆离身子单薄,当下被那狂风推着后背,险些就要摔倒在地,不过幸好感受到风力的劲道,陆离提前站稳了双脚,要不然刚才内力损耗完,指不定得被狂风卷走。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小白,你怎么会在这里?都三天没见到你了呢。”
  回转过身,陆离发现在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小白蛇。
  
第2章 小妹蓉儿
那小白蛇在地面上成“S”型缓慢蠕动,全身都是呈现白色,没有任何的斑点,最突出的还是那头上有一个类似于“火”字的纹理,暗红色,偶尔还会有耀眼的亮光。
  “小白,你每次出现总是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知道不?昨天我可找了你好些时间,你不来见我,我都以为你出事了呢,乖,听话,下次可不许这样了。”陆离蹲下身子,把小白蛇抓在手上,那小白蛇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在陆离的手臂上缠绕了起来,而后吐出舌头,好像要去舔陆离稚嫩的小脸。
  “唉……今天我又修炼失败了,小白,你说说,难道我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天生就是一块废物吗?”陆离像是对小白蛇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或许这个时候,他的苦恼,只能对一条小白蛇诉说。
  “究竟为什么,这次我明明提炼到了第九道的气劲,可还是跟之前一样,窜进了自己的体内……”想到自己方才修炼的过程,陆离始终不相信,自己提炼到巅峰的气劲,却连一个虚之咒也无法施展出来。【术演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小白蛇沉默不语,依旧露出长长的舌头,在肆意地乱舔着,看上去这一蛇一人,显得极为的亲切。
  陆离和小白最初的相识,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陆离在山谷中救了小白一命,那时小白满身都是伤痕,陆离又恰好懂得医术,因此找了些止血的药材仔细磨碎了,然后替小白包扎了伤口,就这样,二者成了陌名的好朋友。
  正当陆离沉思之际,小白蛇又从其身上蠕动了下来,而后在地面上蜷缩成一团,三角头部升到了和陆离一样的高度。
  “咦?这是什么?”陆离注意到小白蛇怪异的动作,这时才去看向小白,发现在小白的口中,细小的獠牙处,叼着一个类似于黑色的小珠子。
  小白又向上挺直了身子,做出一系列不寻常的动作,时不时把头部探向陆离的手中。
  陆离虽反应迟钝,但也不是傻子,当下就明白了些,微微道:“小白,你要把这东西……送给我?”
  那小白蛇也好像听懂了人话,当下做出点头的姿势,陆离虽是疑惑,但也很想看看小白叼着的究竟为何物,于是伸出手掌探在小白蛇头部的下方。
  “啪嗒!”
  伴随着小白头部神速的缩动,那颗黑色的小珠子很快就吐在了陆离的手掌上,可能是叼在小白口中太长的时间,小珠子的表面上明显有许许多多的粘液,不过令陆离感到奇怪的是,这黑色珠子一落到自己的手心上,就是过度的炽热,不对!那更像是一颗珠子在释放着一种奇异的热量。
  要不是有所察觉,陆离真的很难想象,一条小白蛇竟然会叼着这么一颗会散发出热量的黑色珠子,难道这珠子含在小白的口中,就没有一丝的灼烧之痛?但为什么到了自己的手中,却能感受到极为的烫手。
  “小白,这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陆离打量着手心上的黑色珠子,除了感到有一股很强大的热量产生,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能让小白长时间叼在口中,一定是非比寻常的东西,况且,这是小白第一次亲自送给自己的东西,陆离要是不要的话,从朋友的字面上来讲,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见到小白没什么反应,而是专注地看着自己,陆离心中已猜到八九分,道:
  “好了,好了,你送给我的东西,我一定会好好收藏的,以后我会随时放在身上,你要是信不过我的话,到时就叫我拿出来见证一下咯!嘿嘿。”
  听到这句话,小白终于放心了些,缓缓地缩起脖子,继续在地面蜷缩成一圈又一圈。这一人一蛇,看上去倒有些趣味。
  此时,天空上几乎连成一片黑云,黑暗笼罩着下方,那股汲取的力量,似乎更加强烈了些。很快,这里就会下一场大爆雨。
  “哥,哥……你在哪里?”
  突然,在陆离身后的山崖下方,传来了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叫声,显然,小女孩呼唤的就是陆离自己。
  “蓉儿,你上来,我在这里!”陆离知道是自己的妹妹来了,于是双手附在嘴巴旁边,这样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大些。
  “哥,你在上面等我!我很快就上来了!”山崖下的女孩显然是听到了哥哥的回应,于是同样支出一声。
  小女孩和陆离一样姓陆,单字蓉,是陆离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妹妹,陆离常唤她为“蓉儿”。
  这时,陆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赶忙俯下身子对小白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白,蓉儿来了,我看你还是赶快走吧,明天上午,我们在这里,不见不散哦。”
  那小白蛇彷若早已通了灵性,陆离话一出,小白就一不留神消失在了草丛中,不见一点踪影,连地面蠕动的痕迹都没有。
  陆离摸了摸两下后脑勺,甚是不解这小白蛇闪躲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心里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满是质疑。
  “哥,你一个人在发什么呆呢?”
  这个时候,小女孩陆蓉早已从崖下走到了崖上,看见自己的哥哥一味地在那愣神,以为又是在发呆,在她的心中,哥哥陆离一直是很爱发呆的样子,可爱的同时又带点帅气。
  听到女孩娇嫩的声音,陆离立马回过神来,赶忙把手中的黑色珠子藏进了怀中,随后转过身,嬉笑道:“哦,没呢!都多少年了,你总爱说我发呆,我发愣的时候就不能是在沉思吗?哈哈……”
  就在陆离把黑色珠子藏进怀中的那一刹那,他没有看到,黑色珠子竟然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什么嘛!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发呆,呃……还沉思。”说着,陆蓉对着哥哥做了一个有趣的鬼脸。
  “哼,就是在沉思,你爱信不信。”陆离同样也是对妹妹做了一个另类的鬼脸,而后言归正传道:“好了,我不与你开玩笑了,蓉儿,你快过来看看,我今天采了好多的草药呢!有凝仙草,素骨花,青叶根,千心藤,还有就是……”
  “哥!你快与我下山回去!”还没等陆离兴致说完,就被陆蓉打断了话,听陆蓉的话音,似乎有些急促。
  陆离满脸疑惑,不知道妹妹今天为何这般急着回去,忙问道:“那么急做什么?我告诉你,今天我的收获可大着呢!”
  “哥,我们家出大事了!”陆蓉凝视着对面的哥哥,声音提高到了八度。
  “什么!你说什么!是不是娘,娘她的病情又加重了?”陆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咬破了牙唇,任由那苦涩般的感觉蔓延到了心里,同时双手紧紧地抓住陆蓉的肩膀,拼命地摇晃,那一刻,他的确有些太慌张了。
  娘,就是从父亲的那一天起,变得体弱多病,每日每夜都在不停地咳嗽。那一天!说什么陆离也不会忘记!总有一天,我要讨回属于自己的尊严和荣耀!属于我陆家的脸面!
  “哥,不是!是好事!好事!”
  陆蓉被哥哥摇晃的有些头晕,说到好事的时候,特意重复了一句,并把声音加重了些。
  
第3章 男儿当自强!
陆离被陆蓉的这一句话搞的有些理不清头绪,仍旧是愣在那里,脸颊流了诸多的冷汗,被风慢慢地吹落到地面上。
  陆蓉看着自己的哥哥又是在愣神,如木桩一样一动也不动,紧张道:“哥,爹娘都挺好的,而且要比以前更好,你先放开你的双手,都把我抓疼了。”
  陆离这才意识到自己双手抓得太紧了,有些尴尬道:“哦,你,不是,我,我刚才以为……”
  “哎!你说话怎么怯声怯气的,好吧,看着我们是友好兄妹的关系上,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原谅你。”陆蓉羞涩道。
  “蓉儿,你快别取笑我了,你倒说说,我们家究竟发生什么大好事了?”陆离也没多余的心思和妹妹开玩笑,刚才着实把自己吓坏了,这会实在弄不明白,陆蓉所说的大好事究竟会是什么。
  不过,不管是什么大好事,多半是跟自己搭不上边的,通常跟自己有关的好事,一般只有那些不会说话的草药,还有就是小白……“哥,别急嘛,这次绝对是好事,要不,你先猜猜?”陆蓉丝毫不理会哥哥急性的样子。
  “蓉儿,你要是再这样,我索性就不理你了,我去采药材!”陆离话末,就要转身离开。
  “哥,好嘛,好嘛,我说就是。”陆蓉看见哥哥果真要离开去采药,心里当真是着急了,不过心里还是犯嘀咕:都多少年了,你还死性不改,冷不伶仃的样子,哼。
  “那你快说。”陆离都嚷道,翘起小嘴巴,一脸孩童的模样。
  他知道,这个好妹妹,平时就喜欢拿自己来开玩笑,喜欢看自己着急的模样,觉得很是有趣,不过对于此,陆离早就摸索出一套应付的方法,那就是,假装真生气了,看你还敢不敢,嘻嘻。
  “哥,我说了哦,你一会可别像刚才那样太激动了。”陆蓉翻了翻白眼,斜视向陆离,但陆离却是镇定自若,不予理会,陆蓉无奈,觉得再玩下去也没意思,只得乖乖道:“一年之后,雷州城举办少武录,我们都可以去参加了!”
  陆离一听这话顿时大吃一惊,眼睛都发亮起来,心情有万分激动,跑到陆蓉的那一边,难以置信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少武录!我们也可以去参加?”
  “嗯,这种大事我能开玩笑嘛!啧啧,你不能激动,否则一会又抓得我肩膀疼。”陆蓉看着哥哥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是有道不尽的欢喜。
  少武录,十年才举办一次!而且到时候雷州城所有的少年都会来参加,那种热闹非凡的场面,自然是不在话下了,如果参加会武的人能进入前三名,别提有多风光,到时候所有的荣耀,都是想甩都甩不掉的。
  这次少武录,如果能够名列前茅,我一定可以争回属于自己的尊严,还能为爹娘讨回一些颜面……“哥,听说这次少武录如果能名列前十,就有机会进入天玄宗潜心修炼!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陆蓉面露喜色,似乎看到了心中一直期许的那份理想。
  “天玄宗?”
  陆离又是一阵惊讶,他几乎忘了,天玄宗是一个修真的大门派,每十年,都会来雷州城进行选拔,只有在少武录名列前茅的人才会被挑选进入天玄宗里深造修炼,“呵呵……”
  惊讶过后,陆离只是自嘲地轻笑了笑,他知道,一般的好事与自己不搭边,像这等大好事,就跟自己更没有关系了,想到自己今天的修炼,唉,遥遥无期,况且要达到少武录前几名,简直是望尘莫及。
  再说了,陆离现在已经没有资本去丢那个脸了,这个脸,他真的丢不起!甚至,他都不敢提到天玄宗这三个字。
  “哥,你怎么了?只要我们好好努力,一定会有希望的!你要相信你自己!”
  陆蓉似乎看出了陆离的心思,用鼓励来安慰道。
  希望,真可笑!他现在都已经彻底绝望了,好不容提炼出来的九道气劲,结果都被莫名地吸进自己的体内,想到这里,陆离的心有如针扎一样难受,不过他的悲伤,只想让自己去隐忍,虽然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参加少武录,但至少眼前这个妹妹是有很大机会的,现在陆蓉,几乎成了自家所有的希望,爹和娘一定会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至于陆离自己,那就算了吧,没资格。
  “蓉儿,你以后要好好听爹娘的话,好好修炼,这次参加少武录,你一定要为我们家争回所有的颜面!”陆离压制住自己正处于低落的心情,不想让陆蓉看穿,于是,只得强加欢笑了起来。
  “哥,我一定会努力的!”面对陆离的细心鼓励,陆蓉底气十足地应了一声。
  那一声,代表着希望,是这对兄妹的希望,也是自家的希望,更是陆家的希望!不知道这希望,沉甸甸的,一个十岁的女孩是否经得起这种负担。
  听到妹妹有力的回答,陆离总算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在这个时候,天空的乌云好像散开了些,可是有渐渐雨点落下,那雨滴冰凉地落在陆离的额头上。
  “蓉儿,要下大雨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兄妹两人同时看向天空,意识到即将要下一场爆雨,陆离拿起放在地上的编篓,而后背起来牵着陆蓉的小手准备向山崖下走去。
  “哥,今天你累了一天了,还是我来背吧?”
  “不用,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加倍修炼了,爹娘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这些脏兮兮的东西还是我来背吧,以后你修炼,我会多上山采些药材给你补身体,只有身体强壮了,才能更好地修炼,我是你哥哥,一定要为妹妹好!”
  “哥,我……”
  “听话,妹妹万岁!”
  小女孩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在她那漆黑的眸子里,有一滴泪水,悄然落下,今生今世,永不相忘。
  这个世界,一切都变得昏暗了起来,天空渐渐拉入了黑幕,淋淋沥沥的雨滴倾洒而下,随着一阵爆雨的来临,原本天空之上那密集的黑云,也随之逐渐淡化,而那山峰之巅黑暗的空洞,同时也舒展开来,化成了朵朵白云。
  断崖山上,孤峰兀立,翠竹成荫,又有云遮雾绕,置身其中,让人觉得虚无缥缈,仿若人间仙境。
  雷州城,东南街巷,最贫穷的一个角落。
  这是一座用茅草盖建的房屋,只用四根圆木做为支撑的梁柱,而后用些草木封顶,显得极其简陋,外面有块小小的庭院,种些花果蔬菜。
  在房屋的内部,也是同样的简陋,没有多少的设施,一张四方的饭桌,黑漆漆的炉灶,再就是三两张用木头搭建的睡床,这木床有些破旧不堪,兴许一躺下就能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虽然说这是一间茅草屋,但也能遮风挡雨,还不至于会让外面的雨滴穿透下来。
  唉……多少年前,那富丽堂皇的府邸,庭院,房宅,应有尽有,无论哪一样都不缺,那是何等富贵的象征,竟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到如今,却变成这般贫穷落魄,难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吗,还是,就连老天,也在妒忌!!
  “咳咳……”房屋内,传来了中年女子紧张的咳嗽声。
  “娘,你好些了吗?”见到娘咳嗽不止,女儿陆蓉赶忙来到娘的床前,把原本躺在床上的娘扶了起来。
  这位有病在身的女子,是陆离和陆蓉的娘亲,姓程,名若兰,年仅30岁左右,得咳嗽病三年。
  面对女儿的关心,程若兰只是微微点点头,示意不要紧,但是从其脸色来看,是那么苍白无力,无比憔悴。
  “娘,你要是有哪地方不舒服,你就跟我说,对了,今天我采了好些的药材,我现在就去帮你煎药去。”说话的是陆离,见到娘一直咳嗽不止,陆离心里也跟着难受,想到今天采到了一些能治咳嗽的草药,于是就要前去炉灶熬药。
  陆离正要回头去拿编篓,却被娘拉住了小手,声音有些低沉道:“小离,算了,娘的病估计是好不了了,这些年真是苦了你,要你小小年纪就天天帮我煎药,娘这几年也没少吃多少的药,估计这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今天是我们家的大好事,等你父亲一会回来了,我们得好好庆祝。”
  程若兰有气无力地说着,同时又咳嗽了两声。
  “娘,不,你的病一定会好的,我以后每天都要采更多的药,为娘治病!”陆离紧紧拉住娘亲有些冰冷的双手,这个时候,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哭出来,男儿当自强!
  其实,程若兰的病情并不是无药可治,雷州城素来有位医师,名闻天下,只不过要花高价钱,才能得到名医的拜访,只是自从那年家道中落,哪还有什么钱来看重病,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能解决温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正因为这样,陆离才从九岁起就独自上山采药,发誓要成为一名凡医,治好娘的病,复而悬壶济世,医治活人!
  

术演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术演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12章 她走了,连尸体都没留下【12】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12章她走了,连尸体都没留下【12】小说名:满心欢喜盼君来第12章她走了,连尸体都没留下明黄色的灯光照在沉重的眼皮上,顾以勋终于有了一点意识,还是昏昏沉沉的,头痛欲裂,他缓缓睁开眼睛,柔和的灯光下,站着一个人,长发披肩,是纪晚?他心里一阵激动,无法形容的喜悦,挣扎着站起来,从后面一把抱住她,酒精的作用让他整个人都是迟钝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忍不住紧紧抱住她,开始吻她。黄诗蔓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转瞬就镇定下来,在心里窃喜,看来顾以勋是酒喝多了,那正好方便她“做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2章 最好给我乖一点【12】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2章最好给我乖一点【12】小说名称:情深不及白首第12章最好给我乖一点她这样消极抵抗让慕战北又气又恨,晚上的时候他又狠狠的折腾了叶清歌一次,叶清歌被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得死去活来。后来慕战北的电话响了,他放开叶清歌去接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满脸喜色,看起来高兴得不得了。挂了电话他又伸手来搂叶清歌,叶清歌觉得慕战北是有病。从前她那么喜欢他,那么对他温声细语委曲成全他对她没有一丝的好脸色。现在她不想和他过下去了,只想离他远一点他却非要来折腾她。她打开慕战北的手拖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一章 孩子不能要【12】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一章孩子不能要【12】小说书名: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十一章孩子不能要我捏着手上的B超单,心情复杂。“你怀孕了,八周。有流产倾向,自己注意保胎。你子宫壁薄,要是流产了,今后可不一定能怀。”反胃的感觉一阵阵袭来,我忍不住去洗手间吐了一番。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却听到隔壁传来窃窃私语。“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纰漏。”我一惊。这声音,是柳美琴!我妈的妹妹,我小姨。“我知道,我会尽快处理。”这是江绵绵。处理?孩子?我下意识地摸上小腹。难道?江绵绵知道我怀孕?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2章 出轨俱乐部解围【12】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2章出轨俱乐部解围【12】小说:悬崖上的爱情第12章出轨俱乐部解围事先签合同的时候有这一项,他们出轨俱乐部一定会帮我处理好的。果然,Alice很快就到了,她装作从外面回来的样子,提了两份外卖,走到门口,疑惑的看着我们。“咦,我出去买个外卖的时间,你就找个男人陪呀,不够意思啊。”我像是见了救星,却不敢张扬,只是躲在Alice旁边。“你是谁?“夏洛宸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Alice头一扬。“我是阿璃的好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夏洛宸追问。“我还不知道你呢,我们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一章 欺人太甚【11】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一章欺人太甚【11】小说书名:花间俏医女第十一章欺人太甚在原身的记忆中,林小寒在没事的时候,常偷偷跑去学堂,回家就拿着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的。不管林小寒之后能不能考上什么秀才什么,就算是认识几个字,以后也方便,不至于让人坑蒙拐骗了去。“娘,”林谷雨缓缓的开口,“小寒既然喜欢念书,就让他念吧,万一考上什么秀才,那咱们林家就出息了!”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的眉头拧得更紧,似乎一拧就能滴出水来,这秀才万里挑一,哪那么好考,“这......”赵氏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现

  • 商代玉器的色泽和质地

    商代玉器的色泽和质地色泽绚丽多彩,多数含有与主色相异的玉斑,纯色的较少。有些因受沁原因,色略发白或黄。其表面颜色,以深浅不同的绿色最多,计有墨绿、淡绿、茶绿等;其次为黄褐和棕褐;灰色、白色(包括乳白色)、黄色的较少;黑色、蓝色、银灰色、橘红色的更少。玉料之所以呈现不同的颜色,矿物质学家认为,主要原因在于矿物本身所含的不同化学成分造成的。另一种意见认为:“矿物或矿石有各种各样的颜色,这是由于它们对自然光中不同波长的光波吸收程度不同的结果。”也有矿物质学家将矿物的色源归因于某些物理原因。总之,矿物的

  • 木雕大师刘建明“沉下心灵,寻找另一个禅意的空间”

    艺术修行,是心灵的修行作为木雕大师,刘见明多才多艺,修禅彻底,皈依自心,超然尘外。建明大师的雕刻由在俗时的绚烂到脱俗后的平淡,是修心的结果,是大师心灵境界的升华,在其人生中,都将艺术、禅修,有机自然地统一起来。艺术美感,来自文化底蕴在当代的中青年雕刻家中,能臻于禅境者,见明先生位其前列。他将儒家的修身养性、道家的清净自在、佛家的净意修德融于作品之中。见明先生的作品弥漫着禅意的氛围,有诗的韵律和节奏,有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我想这应源于见明先生深厚文学素养。见明先生绝对不会盲目追风、以狠剜猛敲为能事

  • 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天网友又要吵起来了,原来……

    今天是农历腊月初八,也就是中国传统的“腊八节”。作为舌尖上的中国,腊八节的起源你也许会忘记,但是你绝不会忘记它的美食——腊八粥小小的一碗腊八粥,跟每年的粽子,月饼一样,一到节日总会被拎出来讨论一番,争论一顿,看来今年网友又要“争吵”了,无论是口味,抑或是原料,各地网友七嘴八舌,各有所爱。下面大宝罗列了今天大家会发生分歧的争论点。网友争论点一:起源为什么今天要喝腊八粥呢?说法挺多,学界都存在争议。有说是纪念释迦牟尼的。腊八这天是释迦牟尼在佛陀伽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日子,为纪念这个日子,寺庙多在

  • 从零开始说摇滚(三十四):华丽金属1987

    题记:1987年,华丽金属乐队继续高歌猛进,迎来了辉煌的最高峰。由BonJovi的《SlipperyWhenWet》引领的华丽金属王朝将一直燃烧到九十年代,而这张专辑也成为1987年的冠军专辑。在这场热潮中,更多的乐队前仆后继地发表了自己的著名作品,基本上借着热度,都卖出了非常好的销量。——————1987年4月,Whitesnake发行乐队第七张专辑《Whitesnake》。这个英国乐队是DavidCoverdale离开DeepPurple之后于1977年成立的,多年来一直不断转变风格,坚持发

  • 读 书 的 四 种 境 界

    读书确实没有止境,然而读书却有境界!我想起了近代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的三句话,他阐述了古今成就大事业、大学问者的三种境界。此所谓境界,便当是指修养造诣之各种不同的阶段而言者。读书作为生命的需求,作为一种修身养性,陶冶品行情操的方式,作为一项净化、丰富、扩展人生的崇高事业,读书当然有境界,而且有四种境界。“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此乃第一境也。读书,要静心而读,守住心灵深处的宁静和纯真,耐住寂寞,甘于孤独,要潜心铸剑,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心无旁鹜。柳宗元诗云:“真源了无取,妄迹世所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