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赵老九快到碗里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9:02:25 来源:网络 []

书名:赵老九快到碗里来
第1章 白花花的大腿
代州府靠近边关,隔着沙漠与乌托国相望。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夏雨正跟发小——虎子瞧着对岸的军营,据闻京城来了大官捉了乌托国的奸细,如今就驻扎在城外。 要问夏雨是谁?出身青楼,街头打架,赌坊老千,什么事都喜欢参一脚,对只闻没见过的,金发碧眼,膀大腰圆的乌托国人很感兴趣。   入秋的水很凉,二人凫水过去,悄悄趴在岸边,远远盯着军营里的一举一动。 “你去那边看看,我上这头瞧瞧。”夏雨朝虎子努了努嘴,沿着岸边慢慢的游。 蓦地顿住,前头水里好像有人。听这声音,好似在洗澡?神经病,入了秋还敢下水,八成脑壳烧坏了,却忘了自己还在凫水这回事,其实也病的不清。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夏雨憋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水下清澈,恍惚间,她看见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心里突然生了一股子邪念,竟神使鬼差的朝着对方游去。   夏雨憋气的功夫很是了得,又潜的深,顺手就摸了一把那白花花的大腿,就跟在青楼里摸美哒哒的姑娘一样,手感不错。   仿佛觉察不对劲,那大腿瞬时调转了方向。   夏雨快速的游到了岸边的芦苇荡里,悄悄喘一口气。她这才看清楚,是个赤着身子的男子,麦色的肌肤倒映着潋滟的水光,衬得刚毅的五官格外的冷冽俊俏。汇金地   这冷冽与俊俏,本是极不相干的两个词,可放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违和。   他双目微合,锐利如鹰眸,视线快速的划过芦苇荡,仿佛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刃,不管什么东西,都能顷刻间被刺穿。   便是这一眼,夏雨竟心虚得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还是赶紧走,免得教人逮到,真要闯出乱子。   “王爷,怎么了?”岸上的随侍李焕,抱着衣服谨慎的问了一句。   “水下有东西。”男子开口,示意李焕绕到前头去瞧瞧,自己依旧凫在水里。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他不信,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   李焕颔首,小心翼翼的往前头走去。   夏雨在水底乍见有人在岸边往前走,当下明白对方是要截自己。该死!不能往前,那只能往后,她对自己的水性有把握,想擦边从白花花大腿旁游过去!   这一带她常来游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路。思及此处,夏雨转身往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游去。   哪知刚刚游到男子的大腿边,忽然有张脸在水下放大,惊得夏雨一下子灌了一口冷水。她脑子反应快,突然抱紧那人的脖颈,直接把对方往水底下拽。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对方大抵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一下子被夏雨拽到水底。   夏雨一脚踹在对方身上,快速踩着对方的脊背就往水面凫去。  该死该死,赶紧跑。   可——水面上就她一人,方才那人怎么没凫上来?   难道是个旱鸭子,不会被自己弄死了吧?她脑子嗡的一声炸开,坑蒙拐骗偷,她都在行,但这杀人绝不可能! 夏雨急喘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回水里。 水很深,越往下光线越不好,夏雨隐约看见了一个影子,忙伸手去摸,摸到了一条滑溜溜的小腿。沿着腿根往上摸,一路摸到了那人的脖颈。   脖颈上的主动脉还在跳动,夏雨急忙拽着那人的脚踝往岸上拖。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搭救落水之人,也是一门学问。   落水位置靠岸,托着人家的屁股把人往上送。如果在水下,就不能去拽手,否则落水者会把救人的人,活活拖下水一道淹死。所以人在水下溺水,应该抓腿抓脚。   可是对方的重量远远超过了夏雨,再加上夏雨在水里泡了太久,有些精疲力竭,压根凫不上去。   更要命的是—— 他忽然睁开眼睛,直接吻上了她的唇,贪婪的汲取她嘴里的空气。四目相对,气泡“咕咚咕咚”的直往上冒。
第2章 爷不喜欢女人,懂?
夏雨想摆脱他,可模糊的视线里,只有他眼底的邪魅狂狷。嘴里的空气被他剥夺殆尽,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他却死死的抱着她,愣是不撒手。   冰冷的水不断的灌入口鼻,夏雨慌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王爷!”李焕在岸边疾呼。   只听得“哗啦”一声,水面上翻开巨大的水花。夏雨是被他抱出水面的,意识全无,陷入昏迷状态。   “这是——”李焕瞪大了眸子。   他轻描淡写,唇角勾勒出邪肆轻笑,“捡的。”   后来的后来,夏雨是在军营里醒转的,被绑成粽子,束在一根柱子上,她还没缓过神来,身后便有阴测测的声音传出,“醒了?”   眉头一皱,夏雨闭上眼睛继续装死。   “再不醒就大刑伺候。” 羽睫骇然扬起,夏雨借着摇曳的烛光环顾四周,这应该是营帐? 视线直勾勾落在正前方的床褥上,这床褥是千金一匹的流光缎子。她在八娘的绸缎庄子里见过,也就那么一匹。这人竟然拿来做褥子,想必非富即贵。 非富即贵,那么——自己这次是死定了?   也不问对方是谁,夏雨突然扯了嗓门,跟死了娘一样,猛地狼嚎一声,“娘啊——我的命好——” 杯子突然被生生捏碎,磁音带着几分低柔的蛊惑,“闭嘴!”   李焕走进来,“王爷,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回京。” 夏雨蹙眉,王爷是什么东西?有知府那么大?有个王,是不是跟皇帝扯点关系?难不成是皇亲贵族? 她见过的最大的官便是知府大人,旁的还真不知道。 夏雨只听见二人离开的脚步声。心里暗道,幸好幸好! 她用脚往前探了探,将一片石子片勾过来,眼珠子一转,没人! 两脚并拢夹起石子片,一个高空抛物,稳稳落在身后捏在掌心。这种技巧,她八岁就熟练至极。被抓的次数多了,自然逃生的本事也花样百出。   石子片来回割着绳索,手腕磨破了皮。虽然很疼,但夏雨咬着牙,终是将绳索割断。   腕上出血但伤口不深,有点刺辣辣的疼。   “不能走正门。”夏雨掀开窗帐一个跟头栽出去。   摇曳的火光中,一双金丝滚边的黑靴落在她跟前,顶上传来凉飕飕的声音,“这么晚还要去哪?”   夏雨的脸皮一紧,狼狈的抬头,“尿急,解手。”   黑夜里,那张极为好看的脸慢慢的凑近了她,墨瞳里流淌着跳跃的火光,仿佛猎豹带着嗜血的兴致打量着猎物,他的声音低哑而迷人,“天黑难行,要不要我给你带路?” 夏雨脊背发凉,对上他似笑非笑的容色,咽了咽口水。 她活了十六年,从未见过像他这般好看的男人,唯独一股邪气,让她有些心底发毛。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路过。哎哎,轻点、轻点——” 夏雨被他拎住后颈给拎起来,就像捉小猫小狗一般。他动作很快,看似漫不经心,却根本容不得她反抗。   “疼!”她龇牙咧嘴。   他二话不说,直接拎着她往营帐走去。   也不知虎子在哪,可莫要跟她一般倒霉才好! 营帐门口,他一松手,夏雨突然来个扫堂腿,一个纵身想要越过他,逃出去。一般情况下,大街上的混混们,都会挡不住她这突来袭击。 今天不巧,老天爷没长眼睛。 夏雨骇然瞪大眸子,腰间颓然一紧,整个人被他带着飞旋进帐,下一刻,已然被压在桌案上。 明灭不定的蜡烛在眼前燃烧,邪魅的男子一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两手手腕高举过头顶,“如果不是看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回来救人,我一定宰了你。” 夏雨脑子转得飞快,难道他只是玩玩不想杀她? 夏雨一身男儿装,吃定美男不会把她怎样,旋即眼巴巴的凑上去,“大爷,大爷行行好,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山水有相逢,下次我带你去花满楼,里头的姑娘水灵的很,我买单,你随便玩。”   “爷不喜欢女人,懂?”他笑得凉凉的。 蓦地,他的眼神陡然一滞,突然冷冽的掰看她的手。 方才看见她手背上有伤,明明流血了,可是伤口呢?从外头到帐内,才那么点时间,她的伤口竟然不药而愈? “这是怎么回事?”他直接将她从桌面上拽了起来,“为何会这样?”
第3章 是公是母?她是母的
夏雨瞪大眸子,想要抽回手,“我天生比别人伤势好得快,不行吗?”   这倒不是胡咧咧,从小她就知道自己天赋异禀,天生的伤口愈合能力超过常人。换句话说,别人需要好几日才能愈合的伤口,她有时候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完好如初。 更重要的是,她决不能碰“黑寡妇”!   他的指尖拂过她的伤处,拭去上头的血渍,只剩一道浅浅的嫣红印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皱眉喊了一声,“李焕。”   李焕疾步进了帐子,“王爷?”   “这人留下了,去造册入军簿。”突如其来的决定,连夏雨都愣在当场。   “不不不,我不当兵。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兄弟姐妹,我还——”夏雨跟死了娘一样干嚎,叫得那个凄厉。   外头可都写着呢,女子不得擅入军营。要是让人知道,她一介女流混迹军营,是要杀头的。   有关于这点,她那个娘娘腔的哥哥,没少耳提面命。   “少废话,以后待在本王的帐子里,本王在哪你就在哪。”他脸色很难看,命令式的口吻根本不容置喙。   李焕显然一怔,“是。”   他点了头往外走。   “凭什么?我一不是乌托国奸细,二没犯王法,三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留下我?”夏雨急的直跺脚,快步跟上他。   脚步顿住,烛光摇曳,他冷了眉心转头看她,语调平缓,唇角却勾勒出一丝似笑非笑。他那极为好看的手,轻轻的搭在她将头,“就凭本王是当朝九皇叔——睿王赵朔!”   音落,夏雨身后的桌椅瞬时被强劲震碎,而他已拂袖离开。 身子一颤,夏雨愣在当场。   赵朔?!   夏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心里直窝火。这叫什么事?被匪头抓着,好歹还算个压寨夫人,可她现在一身男儿装束还被人强留。这王爷难道是个王八,好男风不成?   暗自骂了一番,夏雨直接扯下褥子铺地上,挺尸般躺在上头,十足天塌当被盖的女痞子模样。   “王爷?”李焕跟在赵朔身后。   赵朔顿住脚步,背对着李焕,无人能看清他此刻的表情。阴郁的黑暗里,透着一丝隐隐的寒气,“想知道为何平白无故留下他?”   “此人男不男女不女,还阴阳怪气。王爷不解气,大刑伺候一番就是。若看不顺,杀了也好,只是这般倒似豢养,好像有些不妥。”李焕跟着赵朔长大,是最亲厚之人。   赵朔捋了捋衣袖,“若这天下的好事都让他一个人占尽,真当无趣。总归要有那么一两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才算对得起他的寻寻觅觅。”   李焕眉头一皱,“王爷的意思是?”   “那道皇榜——”赵朔漫不经心的开口,“没想到,世间还真有这样的人,天赋异禀。”   眼眸骇然瞪大,李焕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王爷是说朝上那位?可眼下这人看上去,男不男女不女的,如果跟在王爷身边,只怕惹人非议。”   “白日里丢火头营去,找人盯着,这小子滑得很,别弄丢了。”赵朔显然心情大好,眼角眉梢微抬,“捏了她在手心,兴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找人的事,必须加快。”   李焕颔首,“卑职明白。但是京城来信,说是皇上和太后要赐婚,您这久久不归该如何说辞?”   “病了、瞎了、瘸了随便挑,我暂时不回去。”赵朔拂袖而归。   李焕头疼的揉着太阳穴,王爷长相好才智好,唯独一样不好:这都离京一年多了,还不愿回去。   头疼,头疼啊!   赵朔进去的时候,冷眼看着自己的被褥,被夏雨拖拽在地上。而夏雨呢?横仰八叉的躺在上头呼呼大睡!   他站在她跟前,俯身去看睡梦中还吧唧嘴的人儿。   看上去,年纪不大。 前一秒他那么对她,后一秒她还能睡得这样没心没肺? 旁人得罪他,哪个不是三跪九叩的求饶,她倒好——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 蹲下身子,赵朔伸手抚过她的咽喉。指尖一顿!没有喉结?是个丫头!

赵老九快到碗里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赵老九快到碗里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 暗中的窥视)

    原标题: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暗中的窥视)书名: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第11章暗中的窥视医院。秦深深提着保温桶踏入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替外婆做着检查。她放下保温桶,向医生问道:“叶医师,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了?”“恢复非常好,相信再过半个月大概就能出院了,以后多注意些饮食跟日常护理,康复并不难……”听着医生的话,秦深深情绪一阵激动:“太好了,叶医师,谢谢您!”医生跟秦深深客套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秦深深动作轻柔地将外婆扶起,在她的背上垫了两个柔软的枕头。打开食盒,细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 男神,回家虐渣渣)

    原标题: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小说书名: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一夜的折腾,顾甜心早就饿了。没有冷绍辰想的坐立不安,迷糊的顾甜心一顿早餐吃的美滋滋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至于结婚什么的,反正她这只孙猴子,翻不出冷绍辰的五指山,还是吃完了再想办法吧。可她才吃完饭,就被冷绍辰拉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去哪?”顾甜心瞪着大眼睛,心里不由打鼓。总不会拉着她去民政局吧?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去领小红本本。太惊悚了。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冷绍辰

  • 帝少老公难伺候11章(第一卷 缘起第11章 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

    原标题:帝少老公难伺候11章(第一卷缘起第11章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小说名称:帝少老公难伺候第一卷缘起第11章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北冥承枭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他又问:“我感觉,你似乎对我很有敌意。”真是好笑,任凭她怎么解释都不听,就是要将她抓来。现在有莫名其妙的夺走她的吻,这样的流氓,她心是要多大才对他没有敌意呀。不过,担心将这个男人给惹怒了,乔芷菲并没有将心中的想法给说出来。“现在呢,现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吗?”乔芷菲挣扎着就要起身。结果两只手被北冥承枭反扣在了身后:“不能。”“凭什么?”乔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1章(第11章 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

    原标题: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1章(第11章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小说名: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第11章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二十三了……傅先生,我真的是混进来的,所以没有被调教过。”苏蜜有些急迫的说道,虽然名牌上的姜盈盈是二十二,但她已经二十三。被男人再度压在身下,又是床这样敏感的地方,她的呼吸都不畅了起来。她敏锐的发现傅奕臣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忙再度强调。女人水眸清透,满满都是真诚。看来当真是混进来的,更有趣了。“哦?你是想告诉我,为了爬上我的床,你有多么的煞费苦心吗?”傅奕臣的唇贴着她的

  • 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1章(第11章 如风出手,轻易解毒)

    原标题: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1章(第11章如风出手,轻易解毒)小说名字: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第11章如风出手,轻易解毒“放肆,不得伤害公主殿下。”青衣男子瞳孔收缩,睚眦尽裂。“闭嘴!”慕如风低喝,无形中的气势令对方一怔,乖乖安静了下来。慕如风拿起手中的蝶香草,在划破的手腕处轻轻扫动。却见女娃眉心处的黑气消散,一条软软的虫子自划开的手腕钻了出来,直奔蝶香草。嘶,血尸虫!一旁围观的两人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青衣男子,在见到那条血尸虫时,整张脸都惨白了起来。毫无疑问,刚刚若不是慕如风出手

  • 隐婚总裁太粘人11章(第11章 幸好跑得快)

    原标题:隐婚总裁太粘人11章(第11章幸好跑得快)书名:隐婚总裁太粘人第11章幸好跑得快男人随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慕筱夏跳下车,将人高马大的欧聿夜拖入灌木丛之后,半跪在他面前,“对不起,你不要怪我,你是欧聿夜的弟弟,你现在帮我出去,你哥欧聿夜肯定会知道,你不知道他有多么残暴,简直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暴君……”想着想着,慕筱夏自己就打了个寒颤。“现在你被我给打晕了,我逃出去就跟你没关系,他们讲点道理不会波及到你。”慕筱夏向前跑了几步,又重新折返回来,拥抱了一下男人,“谢谢你,欧轻泽,你是个好人。”阳光

  • 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1章(第11章 戏份演的真好)

    原标题: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1章(第11章戏份演的真好)小说: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第11章戏份演的真好车子里,外公常维华坐在副驾,穆衡揽着梁缘坐在后排。外公透过后视镜,看着穆衡正贴心地将梁缘散乱在脸颊的头发拨到耳后,欣慰地舒了舒眉。可仍旧有些郁闷,刚才他可是眼瞅着自家孙儿媳被欺负。虽说刚才外孙的做法让他很满意,但是小梁受欺负的那一幕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咳了一声,委婉说道:“小梁啊,演员这工作又苦又累,咱们家小穆不是养不起你,你何必还这么要强。”虽说,当初他也正是看上了梁缘独立

  • 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1章(第11章 不一样的鬼泣山庄)

    原标题: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1章(第11章不一样的鬼泣山庄)小说名: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第11章不一样的鬼泣山庄“备马!快!”夜倾城一夹马腹,一声痛苦的嘶鸣之后,洁白的骏马在府内飞驰成一道残影!“王妃,你去哪?等等奴婢啊!”绿翠眼看着自家主子就这么抛下自己跑了,一时急的不断跳脚,等她追出王府的时候,大街上早已没了夜倾城的身影。一匹白马,一道倩影,夜倾城一路往城外追去,刚下过雨的山路有些湿滑,夜倾城身上还有着未痊愈的内伤,一路的颠簸,胸口有些微微的发疼。终于远远的,鬼泣山庄朦朦胧胧的出现

  • 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1章(第11章 别闹了,老婆)

    原标题: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1章(第11章别闹了,老婆)小说书名: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第11章别闹了,老婆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到声音来源处,一张刀雕般的面部轮廓,每一笔一画都像是鬼斧神工,五官完美的无懈可击,他身形高大,带着磅礴的霸气,冷冽,狂傲,不可一世,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势,犹如万人之上的王者,又如杀人与无形的撒旦,整个人仿佛正义与邪恶的结合体,只消一眼便令人不寒而栗。男人的身后也带着几个黑衣人,浩浩荡荡的向一个宴会大厅而来,顿时,这个令人仰望的男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恶魔般的嗓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1章(第11章 慈善拍卖会)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1章(第11章慈善拍卖会)小说名字: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第11章慈善拍卖会从起拍的五百万,不过一会功夫,竟然就到了五千万。“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二次……”就在拍卖师举起锤子时。“六千万。”醇厚的声音里是一种不容抗拒的霸气。康雨霏有一瞬的呆滞,视线很自然的转了过去,不经意间撞进了那孤傲的眼神中。康雨霏心‘怦’地一跳,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再看那张脸,她在心里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他那淡淡带着疏离的浅笑,她一定会以为他是哪位人气明星,只可惜,她并没有见过,这样出色的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