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61126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05: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61126
黑白丁蕊

 B市“红十字会爱心医院”是“LD集团”经营的一家大型私营医院,就其规模来讲在本市是数一数二的。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丁蕊身着一袭白衣,气质如兰,安静文雅的跟好友王思雨一起坐在医院“候诊室”的长椅上,她在等待着自己的体检结果。

 上大学三年来,曾经晕倒了不知多少次……每次晕倒醒来后,都是去学校的“校医室”草草的诊断一下了事。

 她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院长婆婆的悉心鼓励下好不容易考进了本市一所二类大学,实在不好意思再向院长婆婆伸手要那少得可怜的资助费用。

 所以,大学三年,丁蕊都是靠自己勤工俭学得来的少得可怜的补助才勉强维持自己简朴的生活费用,说起来,自己的正常生活开销其实寥寥无几,一个月三百两百的也就够用了。可,一旦出现点意外情况,那就显得十分的捉襟见肘。

 所以,尽管自己常常晕倒,因为资金方面的问题,却一次都没有去过本市任何一家正规医院做过检查……

 这次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自己突然间又晕倒在操场上,是跟自己合班上体育课的三年级二班的男同学张睿和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把她送进了这家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全市最有名的诊断技术及医疗设备都超一流的大型私营医院。等自己醒来发现此等情况,为时已晚!

 全面体检完毕时,丁蕊就想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想要掏出自己口袋里仅有的几十块钱,却被同学们及时给拦住。汇金地所有检查费用同学们已经集资垫付。

 丁蕊只好说了声“谢谢”,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那毫无血色的樱唇一直在微微颤抖中。

 检查完毕,因还有课,张睿跟其她同学们都返回了学校,留下王思雨和丁蕊一起等待检查结果。

 在安静的大厅里等待检查结果的人很多,大家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

 丁蕊微闭眼眸,头部靠在椅背后面的白色墙壁上。墨一般的黛眉好似夏日夜晚高悬空中的一轮弯月,安静却显得有些苍凉。不着任何粉黛的娇嫩的脸庞虽已失去血色,却仍掩饰不住一种纯天然的美。来自http://www.huijindi.com/两条修长的美腿齐齐并拢,圆润的两个膝盖微微偏向一方,一看就是很有修养的坐姿。

 突然,握在手心儿里的粉色手机响了起来,丁蕊身体一震,向后靠着的身子马上挺直了起来。张开瞳眸,看了下来电显示,然后轻轻一点接听键,美眸含笑,俏嘴微张,“喂,张睿么。”

 “是我,蕊儿,结果出来了吗?”电话那头的张睿紧张的问。

 “还没呢,应该快了吧,你怎么有时间打电话,是下课了吗?”

 “恩,不放心,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谢谢你,应该没什么事的,你安心上课好了,有了结果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

 挂掉电话,丁蕊脸上依旧残留着像盛开的荷花儿一样的笑意。网站huijindi.com

 王思雨戏谑的凑近丁蕊的脸前,歪着头,从下往上看着丁蕊的笑脸,挑//逗着问,“是不是张睿呀,他可是咱们学校全体女生都在追求的白马王子哦,你可要抓紧了,否则被别的学姐学妹们抢了去,怕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去死啦,我们只是一般同学关系呢,哪有你说的那种关系呀。”丁蕊轻轻打了一下一脸yin色的王思雨,娇羞的脸庞出现了两朵红晕,给本来素颜的娇脸上平添了一抹重重的浓彩,越发显得美丽动人!

 “哦?哦?我说的哪种关系呀?我有说哪种关系么,是你自己不打自招呢。”王思雨“嘻嘻”笑着,一副“嘿嘿,你还想瞒我,不打自招了吧”的样子。

 丁蕊害羞的低下头,抬眸偷偷的扫了一眼大厅内跟自己一样等待结果的人们,见坐在自己附近的几个人正在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时,当下心里一慌,把手机往王思雨的手里一塞,羞答答的说,“我要去卫生间,你盯着点吧。”说完,不经王思雨说什么,人已经跑掉了。

 王思雨“哎哎”了两声,提高了声音朝着丁蕊跑去的方向喊道,“蕊儿,我陪你一起吧。汇金地

 “不用,快到时间了,没人盯着不行的,我一会儿就回来,你放心好了。”

 “哦,那你快点儿,否则我不放心。”王思雨补充说,其实丁蕊早已拐过转角不见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丁蕊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王思雨一直提着的心暗暗放松了下来,刚才她可一直担心着丁蕊自己去卫生间会不会再次晕倒呢……

 心刚放松下来,突然想起,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从上午到现在她们好像还没有吃过东西耶!

 于是,她站起身,说了声,“蕊儿,你安安静静的坐在这儿等结果,不要擅自离开,我去去就来。”说完,不待丁蕊张开小嘴想要说什么,就一溜小跑的跑出了医院……

 王思雨跑出去了,剩下了自己,丁蕊觉得很无聊,于是想到玩游戏来打发时间吧。刚刚打开手机,还没切换到游戏大厅呢……

 医生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名小护士手里拿着一大摞通知单朝着大厅内的顾客们喊起号来……

 “2……2号……2号,丁蕊来了没有?”小护士刚刚喊出一个“2”时,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将通知单向自己的深度眼镜片前凑了凑,似乎又仔细看了看,确定了一下以后,才接着喊道。

 这小护士一个结巴不要紧,直接把写的有些模糊的“22号”喊成了“2号”。阅读huijindi.com

 丁蕊一听,是2号,自己就是2号啊,急忙应声道,“来了——”一边应着声,一边走到小护士跟前,伸手刚想接过小护士手里的通知单,谁知,小护士却把拿着通知单的手朝上抬了抬,面无表情的说,“请进来吧。”

 “呃……”丁蕊一愣!

 返回座位上的丁蕊目光呆滞的看着手里的特级病历:PTPN2已坏死,骨髓中白细胞的形成处于停滞状态……换句话说,也就是,检查的结果是这个22号叫丁蕊的女孩得了一种叫“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可……此丁蕊并非是那个得了“白血病”的彼丁蕊啊!

 “天呐!怎么可能?”丁蕊情不自禁的,悲哀的低呼了一声,眼前一黑,又晕过去了!

 第一个害死人的“误会”就在小护士的疏忽下产生了。

 ......

黑白丁蕊(2)

 王思雨拎着一大包吃的东西赶回来时,突然觉得丁蕊哪里跟刚才比起来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了!

 可,具体要她说出来,她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感觉而已。

 王思雨放下包,然后先掏出一个阿根达斯递给丁蕊,“蕊儿,有结果了吗?”

 “呃……没……还没呢。”丁蕊的眼睛躲闪着王思雨追逐的眸光,闪烁其词的回答。

 王思雨的眉头拧了一下,蕊儿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自己这刚出去一会儿的功夫咋就有点不一样了呢。

 是不是……

 “蕊儿你没事吧?”王思雨接着试探着问,眼里满是关切之情。

 丁蕊惨兮兮的一笑,心里那份柔软突然间涌出了许多晶莹剔透的东西,就要破堤而出了……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更何况,思雨又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本来苏醒过来的丁蕊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

 这种病自己绝对是没有能力医治了!

 或许自己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或许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多余的!

 既然如此,又何必让姐妹们知道,再给她们的心理上徒增无辜的负担呢……

 姐妹们也都不容易,每个月那点微薄的生活费都是靠家里供给的,刚才已经给自己垫付上了N多的检查费用,怎么可以再让她们……

 再说,那个天文数字的治疗费用哪是她们这些平头百姓所能负担得起的呀!

 怪就怪自己命苦,自己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在院长婆婆的悉心关怀下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还没有机会回报院长婆婆的大恩大德呢,自己又得了这种不治之症!

 为什么悲催的命运总是无时无刻的不在缠绕着自己呢?

 丁蕊痛苦的想罢,决定既然是自己命中注定,那就让自己继续承担下去好了,何必再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呢……

 可,一见到像亲人一样的好姐妹,心里还是忍不住又难过了起来。

 面对思雨的追问,丁蕊坚持闭口不谈检查的结果,即使是最要好的思雨也不可以知道,否则她定会跟自己一起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因为她们谁都没有这个能力来治愈自己的绝症。与其人人痛苦,不如就让自己一个人来独自承担这份痛苦好了!

 想罢,哽咽中,丁蕊一狠心,把就要涌出来的泪水硬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然后朝着王思雨勉强的笑了笑,可,挤出来的笑容是那样的干瘪,像哭!

 丁蕊说了声“谢谢”,也不谦让王思雨,接过王思雨递过来的阿根达斯,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她要把一直往上涌的泪水尽快压下去,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精神崩溃的一下子扑进思雨的怀里大哭一场。

 王思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呀。以前她俩一起出去,无论吃什么东西,丁蕊都必须得让王思雨和自己一起吃,否则她就不吃。

 今天怎么连谦让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呢,就自顾自的在那吃起来了,完全不把她王思雨放在眼里,就当她不存在一样!

 这也太反常了吧?!

 有情况,有情况,一定有情况!

 想到这里,王思雨打定主意要问个究竟。

 就在这时,那个喊号的小护士又出来了,手里依然拿着一大摞通知单……

 “18号,18号来了没有……”小护士一边喊,一边抻着脖子往大厅里看。

 “来了来了。”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男子急忙跑了过来。

 “19号卞学历在不在……”

 “在,在。”

 ……

 “2……恩?怎么又出来一个丁蕊呢?”小护士那化得跟墨漆一样的眉毛狠狠的纠结了几下,自言自语过后,扬起眉毛继续喊道,“丁蕊!”

 “到!”一个身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的二十左右岁的女子神情十分紧张的“腾”的一下从自己的座椅上站了起来,怯怯的看了一眼身边陪着自己来看病的父母。

 两个大款模样的中年男女冲着女孩子点点头,似在给女孩子加油!

 女孩子抻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同样回报给父母一个值得安慰的点头,然后鼓足勇气走向了小护士……

 见女孩子答应的声音高高的,可,动作却异常的缓慢!小护士很不悦的嘟哝道,“不就一个贫血么,值得这么生离死别的做告别状嘛。”

 黑衣女子一听,惊讶的张大美眸,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什么?护士姐姐你再说一遍。”黑衣女子即兴奋又惴惴不安的急促的催促着小护士再重新报一遍。

 小护士一听不耐烦了,把“通知单”往黑衣女子的手里一塞,没好气的说,“贫血,贫血,拿回去自己看!”

 “爸爸妈妈,我不是白血病,我得的是贫血,贫血,妈妈。”黑衣女子高兴的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了,一边喊一边高高举起“化验单”朝自己的爸爸妈妈奔过去……

 引得大厅内人们的眸光都跟着黑衣女子转动了起来……

 寂静的大厅里,一下子异常的热闹起来,窃窃私语的,祝福的,羡慕的,嫉妒的,什么样的眼神都有,什么样的神态都具备!

 丁蕊看罢,神色一暗!

 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同样叫“丁蕊”,为什么那个女孩子就那么幸运呢?

 而自己……

 善良的丁蕊哪里知道,因为小护士的一个疏忽,把本来写着“22”号通知单的丁蕊(黑衣女子)错发给了自己,又把本是自己的“2”号化验单又错发给了同样叫“丁蕊”的黑衣女子。

 这个病入膏肓的黑衣女子误以为自己以前在别家医院的诊断是错诊,现在的诊断才是正确的!

 因为这可是全市最好的一家“VIP”医院啊!

 无论是医生诊断病情的高超技术还是强大的医疗设备都堪称国内一流的!

 对于每一份诊断结果都具有绝对的权威性!

 在病人及家属心里的影响力绝对是嘎嘎的!

 而,只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才得了贫血的我们的女主人公丁蕊却被当成了“白血病”患者给判了死刑!

 由此,因为小护士的疏忽大意,把本来青春靓丽的两位女子的命运错误的,灾难性的给重新书写了一遍。

 而归杨旭统领的“LD集团”所属的这家“爱心医院”在六年后也将面临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更为悲催的是,时间从这一刻起,一次接着一次的“误会”不断的把丁蕊卷入了“灾难”的漩涡……而且越漩越深……

 “思雨,我们走吧。”丁蕊站起身,摇晃了两下才站稳了脚跟。

英雄 MB

 “思雨,我要喝酒,我想喝酒,带我去喝酒吧,求你了。”

 不管王思雨怎样追问检查结果,丁蕊就是一句话“我要喝酒……”其它的一律免谈!

 王思雨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因为平时一向洁身自爱的丁蕊是滴酒不沾,每逢周末聚会,同学们都喝得风生水起,东倒西歪,大喊大叫的,这时只有滴酒不沾,清醒的丁蕊像一个小保姆一样,给这个直喊口渴的姐妹们倒水,给那个吐得稀里哗啦的姐妹们捶背……

 然后等大家都吐够了,闹够了,睡着了以后,她又会把一片狼藉的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

 可,现在都一天没有进食的丁蕊却一反常态的叫着嚷着非要自己带她去喝酒。

 王思雨郁闷了!

 带她去吧,也许从来不喝酒的丁蕊,沾酒就醉也说不定!

 或许醉酒后的丁蕊就会把“检查结果”给自己说出来了。

 Ok,就这么办!

 主意打定,王思雨带着丁蕊走进了一家“浪漫之约,舍我其谁”酒吧……

 王思雨给自己和丁蕊各要了一杯果酒,可,丁蕊不干,非要喝烈酒!

 王思雨扭不过她,只好随她了。

 丁蕊给自己要了一杯浓烈的“天山来客”。

 不一会的功夫,调好的“天山来客”送了过来,丁蕊二话不说,端起酒杯,没有半点犹豫的一仰脖,“咕嘟”一下全喝了进去。

 “咳咳咳……”一阵急咳过后,丁蕊呛得眼泪鼻涕一起跑出来了,惨白的脸颊立刻憋得红里发紫。

 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不胜酒力的丁蕊就已经显出了醉意。她一边扑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抬手朝吧台里的调酒师继续招呼道,“再……再给我……我,来一杯……”

 “蕊儿,你干什么呀,一杯你就醉了,不要再喝了。”王思雨急忙阻拦道。

 “不行,一杯不够,我还要喝……喝……”丁蕊吼着,朝调酒师扬着的手“啪嗒”一下摔在了桌子上,迷离的眸子软塌塌的使劲儿睁着,却怎么也睁不开了。

 “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不要再喝了,快告诉我,是不是结果出来了……”王思雨一边给丁蕊擦拭着嘴角处的残汁,一边担心而急切的追问着。

 “什么结果……你……你不是都看见了,凡是叫丁蕊的女孩子都是……都是……都是,呜呜……都是贫血呀!”丁蕊脸色涨得通红,活像被燃烧的烈火烧着了的夕日晚霞。

 此时丁蕊就像一头掉进万丈深渊的受伤的小鹿,即使自己再怎样拼命的挣扎,却也看不到生的希望了……

 这时,调酒师已经调好第二杯“天山来客”,恭恭敬敬的送至丁蕊的2号桌前,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后背,向着丁蕊躬身施礼道,“小姐,您的酒。”

 “我不是小姐,不要叫我……我小姐,我只是2号丁蕊!”丁蕊胡乱的挥舞着双手,嗔斥着帅气的调酒师。斥责完,眼神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胡乱游弋着,不经意间却发现自己现在坐的位置又是TMD2号桌!她轻轻的勾了下唇角,咕哝着,“2号,TNN的2号,瘟神2号……”话还没说完,人已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圆形的舞台上,几个打扮得妖娆美艳的舞女正在媚眼如丝的跳着劲歌热舞……

 台下的男人们个个被挑//逗的热情高涨的起哄呐喊着。

 王思雨轻轻的拍着丁蕊,小小声的哄着,“蕊儿,醒醒,我们回去吧,不要睡了,我们回宿舍再睡好吗?”

 丁蕊还是继续睡,根本就没听见王思雨在说什么。

 王思雨没办法,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钱,扔给年轻的调酒师几张老头票,说,“不用找了,麻烦你帮忙看着她一下,我出去叫辆车。”

 “好的,您去。”调酒师十分礼貌的伸出修长的大手,做送客状。

 王思雨站起身,急忙跑了出去。

 谁知,王思雨刚刚跑了出去,就有客人喊调酒师调酒,调酒师乐颠颠的调酒去了……剩下丁蕊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继续呼呼大睡着。

 这时,一名长得十分妖孽的三十多岁的男子见醉的一塌糊涂的丁蕊就一个人大哧哧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就不怀好意的朝着丁蕊走了过来……当走到丁蕊的身旁时,嬉皮笑脸的站住了,然后伸手在丁蕊性//感的背部摸索起来,“小姐,侬要跟你玩亲亲要不要哇?”

 丁蕊觉得很不舒服,自己睡得正香,是谁这么不识趣的在自己的背上瞎摸索呀?于是她使劲扭动了一下腰肢,想要把自己背上的那只大螃蟹给晃下去……

 谁知……

 大螃蟹没晃下去,自己的胃却差点给晃了出来,而且还差那么一丁丁点就吐了那个男人一脸一身。

 丁蕊艰难的抬起头,使劲揉了揉眼眸,才勉勉强强的睁开一条缝隙……

 “嘿嘿,好好看的MB呀!干嘛,想跟我喝酒吗?来,我们继续喝……喝……”丁蕊眯缝着通红的眸子,冲着眼前的MB憨憨的傻笑着,伸手捏过眼前的高脚酒杯,晃晃悠悠的举到自己的眼前,“咕咚”一下又灌进去了。

 男子坐在丁蕊的身边,一边喊着“好!好好好!”一边举起双手使劲的鼓掌。

 谁知,刚灌进去的酒似乎找不到自己存留的地方了,一个翻身它又出来了……只是这出来的方式实在有点不雅观,像一个直喷式的水龙头一样,“哗——”的一下子,不偏不倚的直接喷向了男子白净的脸上。

 男人怒了,抬手就朝丁蕊甩过去一个耳刮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大手一下子钳住了半空中的那只大螃蟹。

 “哎哟哟,轻点轻点,我手腕都断了……”男子疼得呲牙咧嘴的向着半空中的那只大手求饶着……

 杨旭凛冽的眸含着冰,冷冷的看着面前欲对醉酒女孩施暴的可恶男子,低声吼道,“滚!”

 

难以克制

 B市七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跨国集团“LD公司”的年轻总裁杨旭平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健硕的身体僵硬的挺直着,俊美邪肆的脸庞盈满了丝丝血红。

 刀刻般的五官纠结得快要变了形,乌黑深邃的瞳眸闪烁着极度的渴望。凛冽而细长的眸子第一次张得像铜陵一样大,瞳膜内的欲//火几乎破口而出。

 在往下看,身体的某处还嫌他不够隐忍,正排练一字长蛇阵凑着热闹,那条名牌休闲裤下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成了一顶杂耍帐篷,不争气的“小弟弟”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的顶它几下……

 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小脑袋瓜还在憨憨的睡着,红扑扑的小脸儿煞是诱//人!杨旭几欲克制不住自己蠕动的身体,就要扑上去了……

 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这个小女孩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自己二十八岁的大男人怎么可以做出如此禽兽之事!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想把压在女孩头部之下的手臂抽出来……还是离她远点好。

 当总裁这几年,他杨旭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识过,什么样的狐媚妖精女人没玩儿过,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杨旭不想玩儿的女人,没有他杨旭玩儿不到手的女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跟那些女人在一起,他杨旭的神经从来没这样紧张过,男性的雄性激素也从来没这样亢奋的分泌过。

 今天……

 今天小女孩并没做什么,只是在他把她抱回房间的同时,不小心连同他一起砸进了大床上,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他的怀里憨憨的睡觉觉,他……他杨旭就……真他妈的邪性大发了。他还以为他永远不会对女人发情,永远不会雄鸡一唱天下白呢。

 此时,他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个涉世未深莽撞得像一头小鹿一样的女孩子,还是应该恨她才对。

 总之,他不可以做伤天害理之事!

 于是,他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抬起小女孩的头部,以便给自己腾出往外抽手的空间。谁知,刚刚被他小心翼翼抬起的小脑袋瓜扑棱一歪,又躺了回去,正好砸回了刚才的位置上,小女孩吧唧吧唧嘴,舒舒服服又睡过去了。

 杨旭惊出了一身冷汗。欠起的上半身瞬间酸软了,“扑腾”一下,自己也跟着砸了回去。他喘息了片刻,正想二次脱身,不料,自己的身体猛然间一阵颤抖,一只柔软如蛇的小手顺着自己的七分裤管就向上爬去……

 杨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被挑起的欲//火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失控了!

 他涨红着脸,低吼了一声,“该死的丫头,是你逼我的,你烧起来的火可别怪我。”一米八几的身体瞬间压在了女孩娇弱的身体上……

 ......

61126》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61126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撞上极品王妃12章

    原标题:撞上极品王妃12章小说书名:撞上极品王妃第12章萌娃收山贼本是斜靠在马车里的唐欢欢,脚下的轻纱一提,缓缓坐起,看着那满地的败将,她不由的轻声一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刚刚想怎样,我现在就想怎样,既然你打劫未遂,那么现在就换做我来打劫你,走吧,去你的贼窝看看,蚊子再小也是肉,只要是值钱的我一样都不会放过。”大胡子从未见过这般嚣张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他心有不甘,头一扭,道:“你痴心妄想,我寨中老老少少加起来共三五百人,若是真让你去将我山寨搬空,我寨中老少要如何生活?老子贱命一条,要杀要剐

  • 爱在黎明破晓前12章

    原标题:爱在黎明破晓前12章小说名:爱在黎明破晓前【第十二章栽赃陷害】梅园的卧房里,躺着两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床上的莫夕云被淮安城最有名的几个大夫团团围住,慕云景就站在宫门口,阵阵冷风如刀割般吹打在他俊朗的面颊上,冷峻的线条更加菱角分明。“侯爷,献夫人沾了太多的凉气,肚子里的胎儿怕是……”良久,其中一个毫无办法的大夫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弯着腰,对着脚尖的脸上尽是惶恐。慕云景脸色阴霾,双眸暗沉的见不得底:“本侯的孩儿若是少一根头发,你也别想着走出这平阳侯府了。”那大夫吓得差点没跪在地上,慕云景却烦

  • 与你厮守到白头12章

    原标题:与你厮守到白头12章书名:与你厮守到白头【第十二章不需要其他人可怜】素色雅致的窗帘,被换成了醒目的金黄色,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也被铺上了厚重的地毯,沙发是新的,茶几是新的,就连摆在玄关的拖鞋柜子都不再是曾经熟悉的模样……客厅里,孙小婉和林淑珍带着送货工人忙碌着,脸上的乔迁之喜是那么的明显而又刺眼。鸠占鹊巢的人,一向都是这么的恬不知耻。什么时候,她的家也变成她们的领地了?言舒雅站在楼梯口,看着孙小婉母女那乐此不疲的忙碌着,和她们脸上的红晕比起来,她的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头疼的折磨加上怀孕的疲惫

  • 刹那芳华12章

    原标题:刹那芳华12章小说名字:刹那芳华第12章今晚的他,极尽温情冷煜行逼近尹思雨的脸,“什么时候,你在我面前开始装聋作哑?”温热的酒气喷洒出来,迎面扑打着她。只是呼吸一口,尹思雨胃里翻搅起来的难受让她想吐,再呼吸,她控制不住的弯下身去干吐。冷煜行紧皱眉头,这个女人是在恶心他?那个被捉奸在床的女人不是她吗?最肮脏龌蹉的她有什么资格!“尹思雨,你很难受吗?”冷煜行掐住尹思雨的肩膀,疼得她不得不顺着他的力气仰起头来。“冷……煜行,你先放……手!”被冷煜行猛地拽过身体,她胃里更加难受。何暖情出来,“煜

  • 超级天神系统12章

    原标题:超级天神系统12章小说书名:超级天神系统第12章再接任务-虽然还是接不了C以上的任务,但新出现的D级任务栏却点开了。“海沧生,祖籍、冰城本地人,三天前被害身亡,因怨念极大,‘不可’托生,鬼魂此在冰城第三殡仪馆中,需你帮助其消除怨念,继而方可正常进入地府轮回,任务奖励,升级‘阴阳眼’一次,失败惩罚,剥夺阴阳眼,时限,五天!”又是一段简短的任务发布,只是秦杨看完之后,便是郁闷个不行。“得,打开就是接,又是别无选择。”秦杨露出一个苦笑。“爸爸,上面写了什么啊?”缘缘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你不认

  • 绝世重生腹黑嫡女12章

    原标题:绝世重生腹黑嫡女12章书名:绝世重生腹黑嫡女第12章:宴会2她听了灵儿的不知道是谁,便知道那不知道是谁的人是谁。安平陌楚推开门,落日的余晖撒在那黑衣女子身上,一双凌厉的双眼警惕的看着四周。“岑寂。”安平陌楚轻轻地说出女孩的名字,岑寂回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承认同样身为女子,她的美较之于她更加的惊心动魄。安平陌楚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女子,她的美较之于她,多了一分妩媚,多了一分冷冽的刚毅,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女子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洛倾尘派你来的?”女子点点头,并不见对她有半点尊敬

  • 我和女友去抓鬼12章

    原标题:我和女友去抓鬼12章小说:我和女友去抓鬼第十二章英雄的烦恼(一)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成了英雄之后,还没体会到做英雄的乐趣,事情就来了。更可笑的是,有的同事丢支笔都要我帮忙找,原因是想让我表演一下“元魂出窍”,好在我运气不错,那次正好赶上领导视察工作,我才得以蒙混过关了。一天晚上,我刚脱衣服上床,李大姐就给我打电话过来。电话里她紧张地说:“小秦,你快来我家一下,我小孙女怕是鬼上身了!”电话里说不清,我怕耽误事儿,挂断电话,穿上衣服跑到客厅,对正在看韩剧的美丽大声喊道:“美丽,快跟我走一趟!

  • 衰命总裁12章

    原标题:衰命总裁12章小说:衰命总裁他再也憋不住了12.他再也憋不住了席若淼刚好喝进最后一口稀贩,一听,就呛的咳了起来。“没有……咳……才……咳……咳……才没有……咳……”怎么这样问人家席若淼的脸被咳成红红的。“没有”那兔崽子能忍这么久两人天天关在同一间房,说免崽子没吃了席若淼骗谁!欧阳美杰压根儿不信,以为是席若淼存心瞒他。“真的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吧,那你肚子大了没有”或许女孩子家比较害羞,不好意思说,那他就换个方式问。虽然那免崽子口口声声说要娶席若淼进门,但是都过了这么久,还是在嘴里说说

  • 茅山鬼道12章

    原标题:茅山鬼道12章小说名称:茅山鬼道卷一棺材山尸变(九)“呃!师傅,他是谁?”男孩问道!张广南转头看了看小庞康“他是为师给你们收的小徒弟!呵呵…怎么样?满意吧?”“什么啊?你才是我的徒弟,你怎么老是否认啊?”小庞康站出来抬头盯着张广南!张广南尴尬的吞了吞口水“好康康!体谅师傅的难处,为人师傅要养我的,难道你能养我?”男孩看了眼小庞康“你是说他是你刚收的徒弟?”那眼神,仿佛有点吃惊!张广南靠近男孩小声的说“帮师傅忙!因为我今天跑去他家了,是师傅没理在先的,不管他说什么话,你都要当做没听到,为了

  •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12章

    原标题: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12章书名: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12有何目的“哈哈---”那众男人不屑大笑,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想钱想疯了!反正今天心情好,那就玩玩她!“真的要赔?”那个男人突然向唐幽幽走来,眼神中满是Y意!就像是不安好心的黄鼠狼!唐溪哲赶紧护到幽幽面前,倔强地扬起小脸,眼神中写满了你敢动幽幽妈妈,我就跟你拼命!可是,谁会买一个小P孩的帐呢?后面的那群男人也开始不断地摩拳擦掌,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不---不用赔了,我们开玩笑的!”突然唐溪哲摆出一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样子,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