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旧爱难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1:40: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旧爱难寻

第0001章 陆家唯一的血脉

“姐,我怀孕了!”

“怀孕?”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来自huijindi.com

“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

南千寻的心中一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南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拦在南千寻和南初夏的中间,把南初夏护在身后。

“妈……”

“你个恶毒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初夏怀孕了吗?这可是我们陆家唯一的血脉!”陆母上前伸手点在南千寻的脸上。

轰!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南千寻的脑海中,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陆家唯一的血脉!

南初夏怀了陆家唯一的血脉!

“姐,你千万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还跪在她的面前哭,陆母上前来把她拉起来,说:

“初夏,你怀了宝宝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跪在她面前?她要是有能耐给我们陆家添上个一男半女,何苦让你背负这种骂名?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旧谦对你负责!”

“可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对不起姐姐……”南初夏伸手抹着眼泪,余光不时的看向南千寻。

南千寻僵硬在原处,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陆旧谦花了两年的时间,打开了她封闭的心门,终于如愿以偿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谁知结婚两年,没有怀上孩子。网站huijindi.com

南千寻落了一个不能生育的名声,陆母对她更加的不满。

“初夏,你放心,我们陆家的男人都是有担当的,我既然敢让你怀上陆家的孩子,一定会为你和孩子正名!”陆母郑重的对南初夏说。

南千寻站在那里,浑身冰冷冰冷的,这个是她的妹妹,她的亲妹妹,竟然怀上了她老公的孩子。

她慌不择路的往外逃,经过南初夏的时候,南初夏突然朝后倒了去,撞在身后的鞋柜上,捂着肚子惊叫一声

“啊……”

陆母见状一把推开南千寻,南千寻一头撞在玄关处,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陆旧谦刚好开门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伸手扶住南初夏,冷眼看向南千寻问:“你们在作什么?”

“我、我、孩子、孩子……”南初夏的下身有血流出来,陆母大叫:

“快送她去医院!”

陆旧谦连忙弯腰将南初夏抱了起来,冷漠的看了南千寻一眼,快速朝外跑了去,南千寻的心里仿佛一个玻璃杯,瞬间被打落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她躺在地上久久没有动,一直到半夜里。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无删节旧爱难寻免费阅读全文

外面突然有车灯闪了闪,她端着水走到落地窗后,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

陆旧谦像是知道她的位子一样,站在楼下朝上面投过来一道冷清的目光,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

“南千寻,孩子没了,你开心了?你个恶毒的妇人,你害死了我陆家的孙子,你赔我孙子,你赔我孙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母哭哭滴滴的往南千寻的卧室奔了来。

孩子?掉了?

南千寻听到了陆母的话,心里有一阵的惊愕。

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碰到她,就算是摔了一跤孩子也不会这么容易掉啊!

“我一定会让旧谦跟你离婚,你给我等着!”陆母伸手指着南千寻,“你这个女人连个蛋都不会下,现在连个屁都不会放了是不是?”

南千寻还浸沉在刚刚南初夏流产的震惊中,脑子已经转不动了。

“妈,你又在闹什么?”陆旧谦上楼听到陆母哭天喊地的,有些头疼。

“旧谦,这个女人弄掉了初夏的孩子,我们陆家容不下这么恶毒的女人,你马上跟她离婚!”陆母对陆旧谦说道。阅读huijindi.com

“妈,你在说什么?”

“你到底是要媳妇还是要妈?你要是不跟南千寻离婚,我马上离家出走!”

“妈!别闹好不好?”陆旧谦揉了揉脑袋。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妈,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行不?”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个女人两年了,连一个蛋都不会下,难道你要妈看着我们陆家断子绝孙吗?我怎么有脸去见陆家的列祖列宗啊,我滴个娘哇……”陆母说着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握着脚踝子骨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陆旧谦伸手抚在额头上,每天工作压力那么大,回到家里还是这样吵吵闹闹,他也疲惫了。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和陆母在那里拉拉扯扯,她一手扶着衣柜一手抚着肚子,一句话都不说。

陆母哭着哭着,抹了一把鼻涕,说:“旧谦,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巴不得我去死,她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陆旧谦也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她果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说:“千寻,你不会哄哄咱妈?”

南千寻愣了一下,慢慢的走到陆母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说:“妈,都怪我,您别生气了!”

“都怪你都怪你,你每次都说都怪你,这一次我绝对不容你!”陆母伸手把她推开,南千寻冷不防的被她推倒在地,跌坐在地上,她的手摁在了地上的玻璃渣上,一阵钻心的痛传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手心破了。

“旧谦,你看到了吧?她就喜欢这样装无辜,我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就顺势跌坐在地上,干什么?还想讹诈我是不是?想在旧谦面前装可怜是不是?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南千寻一声不吭,她知道陆旧谦为了跟她在一起牺牲了多少,放弃了认祖归宗,放弃了出国深造,甚至当年也是绝食几天几夜才勉强让陆母松口,答应两人结婚。阅读huijindi.com

旧谦为自己付出的太多,现在她多忍耐一些,他就可以少为难一些。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陆旧谦揉了揉脑袋,痛苦的坐在一旁。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看着陆旧谦,屏住呼吸,生怕错过陆旧谦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句话。

陆旧谦揉了脑袋许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有迅速的把头转到一边,说:“千寻,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南千寻的脑袋里再一次轰了一下,另一只手不由的抓紧了那张孕检单,整个人都处于懵的状态。

她今天刚刚查出来怀孕了,本来是想回来跟他一起分享这个迟来的喜悦,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联手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她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松了松又紧了紧。无删节旧爱难寻免费阅读全文

“你想说什么?”南千寻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我们,离婚吧!”陆旧谦说完了这句话,迅速开门消失在了夜色中,陆母像是不敢相信一样,旧谦这是?答应了?

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南千寻的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回荡着那一句“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确实,媳妇可以再找,但是旧人难寻!

她默默的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段婚姻她也疲惫不堪了,她的名义上是陆旧谦的老婆,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陆旧谦的出生并不光彩,是他父亲酒后乱性生下来的孩子,他的妈妈一直想借着他正位,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却一直拒绝,他妈妈为了养他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妈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婚后的生活可想而知,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婆婆,但是婆婆却对她百般的不满意,因为陆旧谦为了南千寻放弃了出国深造的好机会,放弃了回陆家,最大的原因是她跟陆旧谦结婚两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他们尝试过各种姿势,各种方法,一直没有成功过,后来去医院检查说南千寻宫寒,不易怀孕,陆母对她的更加的不满意了。

陆旧谦说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是南千寻却背着他吃了很多的中药,终于怀上了孩子,可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南千寻看着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嫁给陆旧谦两年,她几乎没怎么添过衣服。每天都像是菜市场大妈一样,不惜因为青菜便宜几分钱就多跑五里路去买菜,尽管这样陆母还是各种挑剔,各种嫌弃。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南千寻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她转头的时候看到了梳妆台上的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旧谦回来了?

她站起来走到门前,从猫眼看到门外却是陆旧谦的御用律师郭子衿,她的手心一阵湿汗,默默的开了门。

郭子衿的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忍,还是移步走到了茶几旁,南千寻习惯性的去给客人倒水。

“陆太太,你好!我是陆旧谦的律师,这份是陆旧谦先生托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

第0002章 陆家的东西都不能带走么?

郭子衿把离婚协议书放在茶几上,转过身来却发现南千寻已经到了厨房那里倒水了。

正在倒水的南千寻听到郭子衿的话,水从杯子里漫出来了烫到了手,她猛然把手缩了回来,杯子掉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她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忘记了把净水器上的水龙头关掉。

郭子衿快速过来,帮她把水龙头关掉,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谢谢!”她的嗓子有些沙哑,声音有些死气沉沉的。

“我不渴,你过来看看离婚协议书吧!”郭子衿说道。

南千寻点了点头,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她的眼眶有些热。

“没有问题的话,签字就可以了!”郭子衿说道,南千寻已经盯着某一处看了将近五分钟,眼睛没怎么眨,视线也没有怎么移动。

“哦!”南千寻拿起了笔来准备签字,但是看到协议上陆旧谦签的龙飞凤舞的名字,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了上去,像是抚摸着心爱之人的脸一样,爱不释手。

她的左右一直抚摸着他的名字,眼睛毫无焦距,郭子衿微微有些担心,说:“陆太太,名字签在这里就可以了!”

南千寻听到郭子衿说话,转眼看向他又看了看他伸手指着的空白的地方,一言不发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上了之后有些自卑,自己的字还是没有陆旧谦的潇洒,为人更是没有他洒脱。

五年的感情说舍弃就舍弃,他可以说背叛就背叛,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他一样洒脱一点?

想到她在妹妹来的时候,把妹妹南初夏当成大小姐一样伺候着,她就觉得很讽刺,都怪自己太蠢太相信他们了吧?

“姐,姐夫好帅啊!”

“姐,姐夫对你真好!”

“姐,你好幸福,以后初夏也要找一个像姐夫一样的男人!”

……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南千寻的心里乱哄哄的,怎么理都理不清。

“南小姐,陆先生希望你天亮之前能搬离别墅!”郭子衿把离婚协议收了起来,另外一份给了南千寻。

“哦!”

“还有,明天陆夫人会来监督你离开,所有属于陆家的东西你都不能带走!”

“嗯!”

郭子衿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南千寻明显的注意力不能集中,也就没说了,摇着头离开了别墅。

南千寻看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拿了起来看了又看,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陆家的东西都不能带走么?

天色微微亮,陆母急吼吼的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开锁匠,开锁匠的手里拿着一些新锁。

南千寻坐在沙发上,听到了开门声,连忙站了起来。

陆母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说:“我们旧谦说了,让我来监督你收拾东西,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旧谦的钱买的,你没有权利带走!”

南千寻垂着头站在那里,低声的说:“我没有拿走他的东西!”

“我看看!”陆母不相信的去翻她收拾好的箱子。

她的箱子简单的有些可怜,甚至陆母都有些不相信她只有这么一点点东西,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已经送出去一批东西了?”

“我没有!”

“我量你也不敢!”陆母尖酸刻薄的说道,昨晚她有安排人在这里看守着,她确实没有拿东西出去。

“包包给我看看,值钱的东西是不占地方的!”

南千寻把自己的双肩膀放了下来,陆母在双肩膀里翻了半天,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翻到,甚至连一瓶化妆水都没有拿走,才冷哼了一声把包包给她丢在沙发上。

南千寻看着自己整理好的箱子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陆母看到了一张合影,伸手把照片拿了出来说:

“照片你不能拿走,上面有我们旧谦,我不希望以后你逢人就鼓吹自己曾经风光的嫁过我们旧谦,我们旧谦要不是因为你,早就回陆氏继承产业了!”

“还给我!”南千寻根本没有听陆母说什么,只是在照片被抢走的第一时间,伸手去抢。

这张合影是陆旧谦背着南千寻照的,照片特别的文艺也特别的温馨,是他们上大学的时候照的,充满了他们学生时代纯洁爱情的气息,这是她对爱情美好的回忆,绝对不能被抢走。

南千寻连忙去抢照片,陆母见南千寻过来抢照片死死的抓住照片,两人各持一边互不相让,最后不知道是怎么了照片嘶啦一下变成两半,凑巧的是刚好把两个人的头像给撕开了,但是身体的部分还连在一起。

南千寻怔怔的看着手里自己的那半张照片,难道真的一点的留恋都不给自己了吗?

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成了一瓣一瓣的,掉落在地上,被人任意践踏,随意对待。

她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了下来,把手里剩下的那半张照片随手丢到了地上,把衣服往箱子里随意塞了塞,拉上拉链慌不择路的往外跑。

“电话卡留下!”陆母想起了南初夏的话,在南千寻出门的时候喊了一声。

南千寻的脊背僵了僵,站在玄关处看着开锁的师傅换锁,回头将包包里的手机掏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陆母看着南千寻净身出户,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个媳妇就是一个傻缺,离婚的时候婚后的所有财产是可以分割一半的,她竟然傻乎乎的什么都不要,真是好笑,看她离开了陆家又能过的多好?

南千寻逃也似的拖着箱子回南家,打车到了南家的别墅外,恰巧遇见妈妈佘水星提着一个保温盒出来,她抬头看到了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回来了?”

“嗯!”

“正好,去医院看看初夏!”佘水星一边说一边擦着南千寻的肩膀往外走。

南千寻被她撞了一下,身体晃了晃,连忙稳住身形勉强没有摔倒,她转过头去看着她的背影说:“我不去!”

佘水星转过身来说:“千寻,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你也应该为你爸爸着想是不是?南家那么大的家业,没有陆家帮忙,能发展下去吗?你嫁给陆旧谦三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生下来,陆家早就对你有意见了,现在初夏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你竟然……竟然……”

佘水星说的痛心疾首,像是南千寻斩断了南家的希望一样。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妈妈,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她妈妈的口里说出来的。

妈妈对她一向要求严格,但是妈妈好歹也是一个女强人,可以在爸爸去世后支撑起南家一片天下,她以为妈妈坚强明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感情不能当饭吃!现在留住南家在陆家的地位最重要,就算妈不把初夏送过去,陆母也会找别人代替你!妹妹过去你们相互有个照应……”

轰!

妈妈的这一番话,对她的打击比她知道了南初夏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只大不小,南初夏竟然是妈妈送到陆旧谦床上的?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她的妈妈,一个口口声声说做什么都是为她好的妈妈,竟然把妹妹送到了丈夫的床上,还是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

一股熊熊烈火在她胸口燃烧,一股控制不住的血气一直往上涌,直冲她的大脑,她上前两步打掉佘水星手里的保温盒,嘶吼道:

“够了!”

“啪!”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你的教养哪里去了?你读了十几年的书,就是要跟长辈大吼小叫的吗?”

“你不配当我的长辈!”南千寻大吼了一声拖着箱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南家的大门口。

“行,你翅膀硬了不是?有本事你永远都不要回来!”佘水星对着南千寻的背影说道。

南千寻胸口憋着一口气,急速的拖着箱子慌不择路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永安墓地。

她愣了愣,走到爸爸的坟墓旁,嚎啕大哭。

管墓园的老夫妻,远远的听到有人哭的撕心裂肺,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老头说:“老伴儿,你去劝劝那姑娘,别哭坏了身子!”

“哎!”老太太来到了南千寻的身旁,说:“丫头,别哭了!”

南千寻似乎并没有听到老太太的话一样,继续不断的哭。老太太坐了下来,伸手拍着她的后背,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会给你开一扇门,你放心!他不会让人过不去的,你想想,未来的日子还有什么会比现在更加艰难吗?再苦再难也不过是现在了,下一刻都会比这一刻强!”

南千寻听到老太太的话,转过头来,动了动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孩子,乖,别哭了,回家去吧!”老太太慈祥的摸了摸南千寻的头,满面的笑容。

南千寻愣了愣,这种语气好像爸爸,她的眼泪再一次的涌了出来。

老太太看了看墓碑,发现是南建华的墓,脸色僵硬了一下,说:“孩子,天都黑了,回家去吧,苦难都会过去的!”

南千寻站起来,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没有忘记给老太太鞠了个躬,恋恋不舍的摸了摸爸爸的照片,转身下山去了。

回家,哪里还有家?

南千寻毫无目的的走着,像一缕游魂一样。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是谁说的,当你失去了一切之后,也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了。

“嘟嘟嘟”几声车喇叭响,南千寻下意识的站住了叫,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她只感觉到眼前一道强光,然后她失去了意识。

第0003章 一个狠心的女人

“白、白少,我们、我们好像、好像撞到人了!”路由的脸色都变了。

“下去看看!”白韶白晚上喝的有些高,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可是他想拆散的人却没有来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

路由连忙下车,看到南千寻躺在地上,吓的两腿直打哆嗦,又跑回来说:“白少,是、是撞到人了!”

“打救护啊!”白韶白气的差点没有一巴掌拍飞他,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个路由可不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路由听罢,连忙拿出手机来拨打急救电话。

白韶白坐在车里头痛的很,他揉了揉脑袋,下车透气。

南川市的空气清新果然是个好地方,也许大概是因为这里姓南,所以爱屋及乌吧。

他转到车头前,一眼扫过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大脑顿时清醒了不少,三步并作两步过去蹲下来仔细一看,真的是她!

“快开车去医院!”白韶白连忙将她抱起来,大惊失色的对着路由叫喊。

路由还正在焦急的等待救护车,听到白韶白的叫声,应了一声连忙开了车门,白韶白抱着南千寻进去的时候,路由不忘将她的行礼搬到了副驾上。

“快,快去附近的医院!”

“可、可是我不知道附近的医院在哪里啊!”

“往前直走,右转,再直行,再右转就到了!”白韶白看了看周围,迅速的指挥着。

这么多年,他把南川市的大街小巷都给摸遍了,只是为了熟悉她的生长环境。

路由连忙照着他指示的地方开了过去。

陆旧谦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路上,他浑身都是冷意,那个女人一言不发的就签字,她不应该闹一闹,死活不愿意签吗?

他想到凌晨的那一幕,气的浑身都发抖。

郭子衿从楼上下来,开了车门坐进来,说:“陆总,南小姐已经签字了!”

陆旧谦听到她说南小姐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所谓的南小姐就是陆太太,呵呵冠上自己的姓氏久了,他几乎忘记了她还有一个身份,叫做南小姐。

可是,南小姐这个称呼真别扭。

“她没提什么异议?”陆旧谦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没有!”郭子衿想到了南千寻当时的精神状况,心里微微有些担忧,说:“陆总,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只要撕毁离婚协议书就好了!”

陆旧谦心里一动,手里捏着离婚协议,撕毁离婚协议吗?

郭子衿走了之后,陆旧谦在车里坐了一夜,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了,他连忙上楼,却发现自己开不了门了,于是伸手敲了敲门,陆母上前来开门。

“谦呀,你怎么来这么早?”

“她人呢?”

“她?南千寻已经走了啊!”

“走了?”陆旧谦的手微微发抖,站在原地挪不动脚步。

“走了,还把你们的合影都撕了,我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个好的,你偏不信……”陆母说着把早上撕坏的照片拿了出来。

陆旧谦浑身像是在筛糠一样,这张照片,她居然撕了,还那么绝情的把两个人分开。

他的呼吸一滞迈开长腿往楼上去,开了卧室的门,发现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一些只剩下一半的物品放置在床上,看起来极其的刺眼,像是在讽刺他现在只是半个人一般。

室内的温度降了好几度,他看着那面她很喜欢的镜子,镜子只剩下了一半!那半面镜子中照射出来的是他憔悴的面孔,还有一些别人不曾见过的狼狈!

痛!

一阵钻心的痛迅速布满了他的周身,他觉得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他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忍住痛苦,深深吸了一口气,连忙看了看她的首饰盒,只要她带走一件,他就有理由把她给抓回来。

只是他失望了,所有婚前买的首饰都还好好的放在哪里,但是婚后的那些都只剩下了一半,带着钻石的,所有的钻石都给他留了下来。

“我为你买的婚戒,请丢在大海里!”

抽屉里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娟秀的字体是她的!

陆旧谦捏了捏手上的婚戒,这是她给买的,当初她说这个圈圈要圈住他的人,圈住他的心,一辈子不放手,可是现在看来真是一个笑话!

纸条下面的的婚戒,是他亲自跑到意大利跟着大师做的,可是婚戒的主人已经不在了。他一拳捶在墙上,几秒钟之后墙上有血流下来,他收回自己的手转身迅速的离去。

“谦,你要去哪里?旧谦,今天还要去看初夏,旧谦……”陆母见陆旧谦一言不发的离开,连忙追了出来,只是陆旧谦并没有回头。

“石岩,她去了哪里?”

“太太今天一大早去了南家!”石岩听到陆旧谦问她去了哪里,知道他问的是南千寻,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旧谦听到石岩说南千寻去了南家,呆愣了一下调转车头往公司去了。

可是,到了晚上他才得到了消息,南家并没有让她进门,他急急忙忙的让人出来找她,可是所有的大小旅店都没有她的入住信息,她好像是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一样。

他也急急忙忙的开着车子出来找她,她的电话关机,让技术人员调查电话的所在地,才发现她把电话藏在了他们的家里,这个女人果然是很狠心,走的时候斩钉截铁,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那离婚协议书要怎么变态就怎么变态,净身出户,一个无过错方净身出户!她又不傻,为什么不跟他讨价还价?

这样他可以有理由不签字,这样他们离婚的进程至少可以拖半年以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烦躁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将车子停在路边,胳膊支在方向盘上,双手捧住了脑袋。

这个该死的石墨为什么不一直跟着她,自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到底去哪里可以找到她?

他将头埋在方向盘上的时候,白韶白的车子从对面急匆匆的开了过来,两辆车子擦肩而过。

白韶白焦急的看着前方,自然也看到了陆旧谦的车子,他的嘴角微微一笑,对路由说:“快点!”

路由点了点头,经过陆旧谦的车子的时候,没有减速,直接穿了过去。

陆旧谦的心脏噗通噗通跳了两下,正准备抬头,突然电话响了,他看了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伸手划开了接听键。

“喂……”

“旧谦啊,现在都十点了,你还在应酬吗?你抽个时间来医院陪陪初夏吧,初夏现在还在住院,需要人关心……”

“知道了!”陆旧谦揉了揉脑袋,南初夏要不是因为南千寻也不会流产住院,他想了想调了车头往医院去了。

南初夏躺在床上,兴奋的有些难以按捺,旧谦哥哥终于恢复了单身,她成功了!

“旧谦,你来啦?”陆母看到陆旧谦进来,连忙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陆旧谦看着母亲喜笑颜开的样子,愣了一愣,他从什么时候就看不到母亲露出笑颜的样子了?

“旧谦哥哥……”南初夏面色微红,躺在床上轱辘着大眼睛看着他。

陆旧谦从母亲的身上把眼神挪开,挪到了南初夏的脸上,她面色红润,一点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没事了早点休息!”陆旧谦把目光从南初夏的身上挪走,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的灯光,心里烦乱不已。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那种毫无感情的话,浑身都僵硬了。

“旧谦,你好好陪陪初夏,我先回去了!”陆母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站了起来。

陆旧谦回头看了看陆母,说:“你留下来陪她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

他说着头也不回的从她身边挤了出去,陆母呆愣了一下,以前他从来都没有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过话,这是怎么了?

南千寻这边到急诊室检查了一番,医生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白韶白连忙说道。

“病人没有受伤,只是血糖太低,所以才会晕倒!还有,她已经怀孕两周,好好照顾!”

白韶白呆愣了一下,她怀孕了?

护士很快将南千寻推了出来,她的手上还挂着葡萄糖,白韶白连忙帮忙推着车子到了病房里,她的病房跟南初夏的病房在隔壁。

陆旧谦刚出来,南千寻刚被推进去,白韶白忙着开门,两人没有撞上。

******

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唤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南千寻,她缓缓睁开眼来,大脑像是断片了一样,有些衔接不上。

“千寻,你醒了?”白韶白听到床上有动静,连忙丢下手里的栀子花跑了过来。

南千寻看到了白韶白,呆愣了数秒,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醒了就好,饿不饿?我给你弄吃的?”白韶白看着呆愣的南千寻,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韶白?”南千寻又惊又喜,眼泪哗一下就流了出来,说:“你没有死?”

第0004章 我们不要过去,只要未来

白韶白浑身一僵,连忙伸手抓住南千寻问:“谁告诉你我死了?”

她是因为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才嫁给陆旧谦的吗?

南千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愣愣的看着白韶白,告诉她白韶白死的消息是她最好的闺蜜,并且她还亲自到海边看着白家的人进行水葬,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真的假的又能怎么样?就算韶白没有死,他们现在也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白韶白叹了一口气,她还是像从前那样不爱说,一点都没有变,造谣他死的事他一定会查清楚。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彼此都知道,有些事就算是圆圆圈圈,再一次走到原点,都已经回不去了。

“这些年,你还好吗?”白韶白伸手抽出了一支烟,本来想点上,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还好!”南千寻重新靠在了床上,韶白还没有死,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白韶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温和的面庞上带着一些愠怒,深夜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像孤魂野鬼一样走在大街上,连车辆都不知道避让,还敢说自己过的还好?

“他对你好吗?”白韶白连陆旧谦的名字都懒得提,这个男人趁他不在国内,抢了她的女人。

“还好!”南千寻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是心脏却是一抽一抽的痛。

“还好就是把你折磨成这样了?”白韶白的语气温和,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讽刺。

她原本的婴儿肥不见了,现在变成了尖下巴,整个人瘦的我见犹怜,怕是刮台风的日子她都不敢出来吧?就这样还说他对她还好?那么不好会是什么样子?

南千寻沉默了,白韶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什么事都不会为自己争!”

“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南千寻的声音轻柔,像一只羽毛轻轻的飘落,生怕惊到了谁。

她对白韶白心里还是有些怨恨的,当年他一言不发的走了,她满世界的寻找他。

白家的老太太劝她对他死心,还说白韶白是绝对不会跟她结婚的,毕竟他要背负的是整个白氏的未来,她一个新兴的小贵根本没有办法在事业上给他带来什么好处,白家需要的是能强强联手的婚姻,并不在意什么爱情。韶白既然一声不吭的走了,证明他想了结这段感情。

她当时在白老太太跟前立下誓言,这一辈子她都会等着韶白,就算是分手也要韶白当面跟她说。

可是,后来得到他出意外身亡的消息,她一病不起,要不是陆旧谦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熬过那种绝望暗无天日的日子。

白韶白听到南千寻的问好,浑身一僵,谁能理解他这些年都过了些什么日子?往日的回忆渐渐的回忆渐渐的占据了他的心头。

“韶白,只要你肯答应去国外研修,回来接手白氏,你和南小姐的事,我们可以不干预!”奶奶胡云英端坐在椅子上,对白韶白说道。

“真的?”

“当然,但是你要保证研修期间不能回国,为期四年,回来之后刚好南千寻大学毕业。”胡云英说道。

“不行,四年时间太久!”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胡云英说道“暂时的分离为了以后永久的相聚!”

“不行,我不愿意!”

“这样拖着对你们谁都不好!再说了,只是你不能回来,不代表你们不能用其他的方式联系,这也是家族的意思,想要培养你以后更好的掌管白氏!”

对,研修期间只是他不能回来,不代表他们不能联系,不代表南千寻不能过去找他,再不济他们可以通过手机电脑联系,慰藉相思苦,南千寻一定能理解自己!

“行,说话算数!”白韶白一咬牙,为了他和南千寻的未来,他就算是知道前面有一个火坑,也要闭着眼睛往里面跳,因为想要光明正大的娶南千寻,他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当然,白纸黑字!”胡云英拿出了一份协议书,白韶白看了看字里行间确实没有什么陷阱,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胡云英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用她食指上的戒指盖上了印戳。

“半个小时后的飞机,你的行礼已经帮你收拾好了!”胡云英收好了协议,和蔼可亲的说道。

“你说什么?半个小时?我还没有去跟千寻道别!”白韶白纵使有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火了,她至少给自己一个跟南千寻道别的机会!

“到了地方,你可以联系她,解释一下,坏人我当,全部推在我的身上!”胡云英面不改色的说。

“奶奶,你最好说话算数!等到我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娶千寻过门!”

“世界上最难掌握的就是人心,假如四年后,南千寻还一如既往的爱你,我当然没有意见。假如南千寻变心背情,我想你自己也不愿意勉强自己!”胡云英笑的有些诡诈。

白韶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

他到了国外第一时间联系南千寻,却意外的发现南千寻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上她了!他情急之下联系她的闺蜜李璞玉,无奈李璞玉已经不在南川市,并且也联系不上南千寻了。

他联系胡云英,胡云英告诉他南千寻没有人身安全问题!

他度过漫长的四年归来,果然发现南千寻变心背情,可笑的是他回国找她要娶她,却发现她已经穿上了别人给准备的婚纱,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他站在人群之外,看着她跟陆旧谦站在一起,笑容甜美,更加觉得自己这度日如年的四年,都是一场笑话,当天他乘飞机飞回了国外。

抑郁消沉了两年之后,他终于想起来要回来跟她要一个解释,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相遇。

现在听到她问他过的还好吗?突然又觉得自己后来的抑郁消沉又变成了一场笑话,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误会!

一场误会让两个人失之交臂!

白韶白浑身的气息都变冷了,南千见他半响没有开口说话,再一次沉默了。

“千寻,你是以为我死了,所以才接受陆旧谦的吗?”白韶白有些紧张的问,南千寻并没有发现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在发抖,也不知道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心在出汗。

“我亲眼看到白家的人把你水葬!”南千寻抬起头来,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在水葬的时候,白韶白又活了过来?

白韶白转身一拳打在墙上,果然是白家的人搞的鬼!

“千寻,他们想要拆散我们,所以用了各种办法,现在既然所有的误会全部都解开了,我们重新开始!”白韶白的头靠在墙上半响,回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南千寻。

南千寻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倒流了一般,重新开始?

“很多事都变了!”南千寻淡淡的说道。

“我们不要从前,只要未来!”白韶白激动的伸手拉住南千寻的手,南千寻看着他手背上的伤,说:

“你受伤了!”

“我受伤了,你会心疼吗?”白韶白看着她的表情,自从她的爸爸去世,她的脸上很少出现笑容。

“会!”

“可是我心里的伤更重,六年了,一直没有痊愈过!”

南千寻心里一咯噔,看着他手的视线移到他的脸上,她何尝没有受伤?

她得知他出了意外身亡的消息,几乎夜不能寐,身体暴瘦到无法下床走路,后来晕厥送到医院,被检查出来是厌食症,那时候她抗拒食物,抗拒治疗,想着跟白韶白一起去了算了。

现在就算是厌食症治好了,自己也一直消瘦,不管怎么吃,都胖不起来了。

南千寻和白韶白在医院里为着当年的错过一直纠结于心,陆旧谦这边呆愣愣的站在他跟南千寻的婚房里,心如刀割。

看着眼前这些只剩下一半的衣服,镜子,他恨不得把这个狠心的女人拎回来胖揍一顿,她走的这么决绝,没有一丝的留恋,难道她的心里一直对姓白的念念不忘?

“石墨,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没有!”石墨听到陆旧谦清冷的声音,有些愧疚。

但是南川市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找一个人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一样。

“不找了!”陆旧谦烦躁的说道,他看着自己手上的钻戒,挂了电话,伸手抚摸了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微微亮了,陆旧谦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拿着衣服去了浴室,在莲蓬头下冲着冷水,心里有一团火却怎么也冲不下去。

他看着镜子中自己憔悴的模样,烦躁的一拳把镜子给打砸了。

冲完了冷水回来后,他看着只有一半的床单,淡定的掀开躺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一半的床单,他也能闻到属于她的味道。

三天前,他还在这张床上跟她一起不可描述,她抱着自己的头爱不释手,就算是睡觉她也不安稳,每天醒来都会伸手摸他的眉毛,鼻子,嘴巴,有时候他会捉住她不安分的手欺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在进行一场激烈的造人运动,如果撇去她跟母亲一起的摩擦,他们的生活还算是幸福。

“啊!!!”一阵惊呼声,把胡思乱想着渐渐的睡了去的陆旧谦给惊醒了。

陆旧谦的大脑里一阵激灵,南千寻她回来了?

旧爱难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旧爱难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十六章:流氓咸猪手“妈妈,有人按门铃,我去开门!”小楚澄从椅子上下来,噔噔的跑向门口。“咦,阿姨你找谁?”小楚澄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阿姨,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等章小雅开口说话,马上恍然道:“阿姨,是你呀!”章小雅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精致的小男孩,心里一阵的疑惑,自己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呀,同时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颓然,没想到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小楚澄继续仰着脑袋道:“阿姨,前两天晚上我见过你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兵王卸甲第16章你真不要脸“你抢了劫还想走?”中年人双手拽着秦渊,一副咬牙痛恨的样子。秦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好心帮他夺回钱包怎么就变成抢劫犯了?“你脑子有病吧,谁抢你钱包还看不清楚?”秦渊脸色微冷说道。其实中年人还真没看清楚是谁抢他的钱包,因为黑影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早就跑出十几米外。“钱包在你手上,不是你抢的还有谁?”中年男人恶狠狠说道,抓住秦渊的手始终不肯放。“无聊,钱包是我帮你拿回来的,爱信不信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6章车祸秦若欢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她真的会变的一无所有。从前,她是秦家二小姐秦家的继承人哪怕是入狱的时候她也是带着江黎川的爱。而此刻,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虽然她拽着一张不知数额的卡却依旧觉得一无所有。就连身上的衣服和包里的卡,也是之前江黎川给她的,用来补偿她的。她很想有骨气的拒绝,可如果拒绝她甚至连从医院出来的能力都没有,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她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孩子,终于换来了如今的一无所有。可既然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6章她不爱他了,就换他来爱她“都是因为我!”下一秒,叶苏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不肯马上跟他回去,如果不是我非要去找你和林琳做个了结,哥就不会伤的这么重!都是我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会对我好的人了,我竟然该死的害了他!”两个“唯一”被叶苏说出来,格外的心酸。贺景行沉默了片刻,在叶苏的身边蹲下来,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苏苏,你……别这样,车祸,只是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愿此生不相逢第16章好,我回来滴滴!一声清脆的响声打破了整个秘书室的宁静。杨子晨环顾四周,不知道有哪位同道中人跟她一样在上班摸鱼,然后惊讶发现平素工作以认真负责出名的陆清言居然也开始偷偷的玩起来了微信。陆清言看着属于夕荷张扬的笑脸嘴角微微翘起:言言,来我家吃饭,张助理做了好多好吃的。一向对外以亲和优雅的人设示人的夕荷,是个不折不扣的喜好美食的家伙,上帝都好像格外的偏爱她,给了她一个怎么都吃不胖的好身材,所以在她身边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6章你一定要惹我生气吗不管这别墅还能不能住人,萧墨想让她住进来,她就必须住进来,对此,沈夕莞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她脱掉自己的外套,铺在了地上,然后,躺了上去,淡淡的看着他。萧墨却对沈夕莞的动作有些诧异,她这是做什么?从沈夕莞的角度看萧墨,只觉得他很高,是她难以企及的高,她忽然凉凉的笑了:“怎么?不要吗?”萧墨这才反应过来沈夕莞是什么意思,他的脸,瞬间变得黑沉沉的。她以为,他想上她?在她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深情予你不负卿第十六章好好地活下去“嘶”衣料破碎声,再次响起,他们的魔掌将许安然的胸前的衣服撕破。“滚……”许安然撕心裂肺的嘶吼着,嗓子早已破了,有些沙哑起来。而另一边,顾城站在别墅的一间房内,眸光幽深的看着窗外的一切。夜,静得让人可怕。看着满天的繁星,他好像听到了,有个小女孩笑吟吟的呼唤,顾城,以后我和顾爷爷一样叫你阿城可好……安然……那是安然在叫他。可是为什么,安然你不能向以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变成如今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星河机甲大时代第16章小二黑“逃!”小个子仰头看着夏星辰,只说了一个字。“逃?我也想逃,可是怎么逃?”夏星辰笑了,摇着头:“这个海盗据点里的矿民,没有一个不想逃的,可是,逃得掉吗?“他们不行。但是,我们可以。”小个子自信满满的说。“我们?”夏星辰挑了挑眉毛:“我跟你可不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二黑。”小个子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二黑……”夏星辰一头的黑线,眼前的这个小子,明显说的是假名字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丹修传奇第16章焠体境七重归一堂,后院。一间卧房中。林城盘腿坐在床上,天衍玄功流畅运转,他紧闭着双眼,感受着外界的元气随着天衍玄功的运转,汹涌的朝着他的身体涌来。如果说这天地间的元气就像是大海中的海水,那么,此刻林城的身体就如同是大海中的一个惊天漩涡,不管是滔天巨浪,还是涓涓细流,全都逃不过惊天漩涡那巨大的吸力,疯狂的涌入其中。天衍玄功的运转,让林城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吸收着外界的元气。与此同时,林城用意念引导着进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医惊天录第16章怪病桃花痨陆明仔细打量起眼前的柳小茹,一头长长的头发乌黑发亮,扎了一个大马尾在后面,一张精致的脸全部展现在世人面前,清秀的眉毛,水灵灵的眼睛,小巧可爱的鼻子和樱桃小嘴,胸虽然没有唐然和秦杉来的那般丰满,去也长得惹人喜爱,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青阳市的美女还真多!”陆明心中感叹,感谢老爷子让自己来了这么个好地方。“算了,真没啥!”陆明摇摇头,对周围喊道,“大伙散了吧,我送他去医院!”众人见事情解决了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