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暖玥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27:10 来源:网络 []

小说:暖玥

第一章 初遇
一望无际的原野,黑夜中仿佛有妖魔鬼怪在窃窃私语,银铃声仿佛笑声阵阵入耳。阅读huijindi.com
   黑暗中,一道身影悄然而至,看不太清楚他的相貌和衣着,唯独体形悦目。一头黑色的长发竟然比黑夜更黑,黑出了黑曜石般的光泽。
   他缓步走在黑暗森夜里,这里仿佛就是他的王国,伴随着他走来,周围的一切窃窃私语都消失了,连空气都敬畏着他。
   这里又像是一座牢笼,把他困在里面,才会令他散发一身的清冷孤傲的气息,高高在上难以亲近。
   前面有光,好像是到了这座森野的尽头,却是一座高耸的悬崖。
   男子一跃而起,就落在了最接近出口的一棵树上,轻松地背靠树干坐着。离得近了,只见一阵狂风吹来,树叶飒飒的声音回想耳际,风吹过他的长发,刹那间撞入眼球的是一张将清贵和妖冶完美结合的绝色脸庞。无删节暖玥免费阅读全文他保持着清高孤绝的姿态,一双血眸如红宝石般遥望远方,冷色的嘴唇轻轻的挪动,仿佛细说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2016年,冬天的午后,校园
   向暖是一名学生,自小父母离异后独自生活,在学校里是一个并不显眼的女生,虽说长得活泼靓丽,但存在感极低,身边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和身边人的接触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和任何人过分亲近。同学们也仿佛察觉不到她的异样,明明会叫她的名字知道她的存在,却从来没有仔细注意过她。这是一种奇异的存在感,就像空气一样。
   上课。老师在讲台上奋笔疾书,下边有人在认真听课,也有坏学生偷偷聊天说笑,还有人恶作剧的剪前座女生的头发,惹来女生不高兴的呵斥,老师听到了,大声训斥作恶的男生,男生撇撇嘴巴一副不爽的样子,又瞪了瞪眼前的女生。阳光从窗子里洒进来,一切都美得如同一幅画卷,岁月安好。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叮铃铃~”当放学铃声响起,一伙男生先提起书包结伙地跑出教室,女生们互相笑着聊八卦,留下几人值日打扫卫生。
   “向暖,我今天有点事要先走,你帮我把我的那一份也做了行吗?拜托你,下次换我帮你!”那女生可怜兮兮地说。
   拿着扫把的向暖闻言,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可以,你去吧。”
   “哇!真是太谢谢你了!”女生惊喜地欢呼,拿起书包就像是只雀跃的小鸟离开,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对向暖眨眨眼睛,“对了,最近听说很流行神隐,你也要记得早点回家哦!”
   向暖讶异地看她,却发现女生的身影已经不见。其余的几个人陆续离开,空荡荡的教室很快安静,一个纤细的身影独自忙碌,井井有条地做每一件事。
   这本来应该是很孤独的一幕,然而少女漂亮的小脸上带着不经意的柔和笑容,夕阳打在她的身上,竟奇异地让人有一种温馨轻松的感觉,让人不禁产生一丝明悟:她并不害怕孤独,她享受着独自一人的轻松时间。
   太阳落山了,向暖拉窗帘的时候突然停下,双手扒在窗沿,面带笑容地盯着夕阳。无删节暖玥免费阅读全文
   金红的晚霞投射过来,为她白嫩的脸颊镀上了一层铂金一样的光彩。最动人的是她的眼睛,明亮清澈充满生机,让人感到无限美好。
   凌晨一点,月亮被染红,正在睡梦中的向暖突然被心脏剧烈的疼痛惊醒,血红的血红月华照耀到她所在的住宅。向暖在床上挣扎,手指紧紧抓着自己心脏处的衣服,额头上的青筋凸显,眼睛里泛出泪水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有什么东西仿佛从她身体里钻出来,疼得几乎晕倒。终于无法忍受,她昂起脖子,发出惨叫:“啊——!”然后她看到了玥,一位冷得像冰,长得像妖,冷厉暴虐的男子。
   两人的初见并不和谐,气氛诡异,让人手心冒汗。无删节暖玥免费阅读全文
   玥的脸色冰冷得没有人气,血红的眼睛起先没有迷茫,没有任何的焦虑。伴随着眼皮一点点复活,视线定格在地上的向暖身上,透出野生兽性的谨慎冷锐,最后化为一抹不屑。
   ——好美好美的哥哥啊!
   这是一种触动到心灵的美丽,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
   仿佛有记忆的片段在向暖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猛地紧抓着心口,好像还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望着玥的眼神却惊艳而震撼,神色迷茫中透出一丝渴望亲近又害怕什么的复杂,低低地问:“你......是谁?”向暖神情呆愣,眼神里闪烁着纯粹的惊艳以及一丝惊慌。
   玥的高傲岂会理一个弱小人类的询问,他冷酷地离开。下一刻他血蔷薇色的眼睛睁大,浮现了狂怒不明以及杀意,嘴唇却不受控制般张合,“吾名玥。阅读huijindi.com
   “玥?”向暖喃喃。紧接着瞳仁收缩,惊怒的看着一张昳丽完美的脸庞靠近自己,一双眼睛被冰冷的怒火和杀意染成猩红。
   他......想杀了我!向暖本能带动身体迅速后退,却快不过玥的手,在这一瞬间,玥的曲弓的手指已经接近了她的脖子。那么近的距离,仿佛汗毛已经触碰,若即若离间的触感还没有细致去体会已经失去。
   玥的手猛地收回,瞬间离开向暖的脖子,身体也重重的后退一步。他紧皱眉头,眼里的杀意已经盈满了眼眶,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迷茫,冰冷刺骨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我不是东西。”向暖被吓得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说完这句话后的一秒才反应过来,又急急地说:“我叫向暖,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
   两人一坐一站,气氛越来越凝重。在这个时候,向暖动了,她迟疑地站起来,朝着玥伸出手,“你没事吧,我记得家里有烫伤药,你手是烫伤吧?”
   啪——
   “别碰我!”冰冷刺骨充满厌恶排斥的语气,无论嗓音多么诱人心神,依旧让被排斥的人受伤。
   向暖呆愣地看着他,手背被拍红,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黯淡,没有责怪愤怒,只有黯然伤神的低落。
   少女默默站立的身影,无声地勾起人的恻隐之心。
   至于玥,他拍打对方的那只手垂在一旁,轻微地颤抖着。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他的表情桀骜不驯。此时此刻,只有对自己无缘无故被一个弱小的人类束缚控制,无缘无故不能伤害她,无缘无故的能感受到她的伤心难过情绪而愤怒、迷茫、厌恨。
   时间在静静地流淌着,无声的沉默中,没有人有勇气去面对浑身充斥着狰狞危险气息的玥。少女默默站立,黯然神伤。但是她再次迟疑地抬起头,脸上明明还残留着害怕的神色却还是直视了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害你受了伤,对不起。”
   玥依旧对少女冷漠以待,当玥和向暖冷漠对峙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破窗而入,手握一把弯月刀,袭击沉思着的向暖。
   冷兵器的寒芒即将和向暖白皙娇弱的颈项接触,向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愕,玥的脸上还有一丝戏谑——他很乐意看到向暖被杀死。
   娇嫩的如同鲜花一样的少女要就此败落了吗?
   “该死!”伴随着一声恼羞成怒的冷喝,突然,一道黑色的人影已经来到了两人之间。白皙妖态的手及时抓住了长刀,猩红的血顺着手掌流向皓白如玉的手腕。
   玥紧皱着眉头,眼睛已经完全变成嗜血的猩红,接触到他眼神的刺杀者身体一僵。
   “我为什么要保护你!”玥咬牙切齿的冷喝,不受控制的身体,让他的怒火涨到了极致。一抹笑容浮现在他冷色的唇畔,这笑浓艳得犹如妖魔,妖气至眼底蔓延,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是愤怒极了才有这笑,这奢华美艳的笑容代表了无尽的危险,却依旧引诱了所有人的视线。
   下一刻,他的手松开了刀,抬起手腕,怒极反笑地垂眸把手腕上一滴慢慢下滑的血珠舔舐入唇,冷色的嘴唇染上了血的猩红,连说出口的话也似乎带上了血腥,“现在,我真的很想杀人啊......”
   对面的袭击者惊恐地后退,“您....您是.....为什么您在?”
   玥的身影向前,沾染着血红的手指从冰冷的剑锋滑过去,接触到刀柄,轻轻一震,袭击者握刀柄的手松开,刀已经被玥反夺。
   他的动作迅猛而优雅,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美感。紧接着,夺过刀的玥没有丝毫的停顿,手掌翻转,寒光一闪,长刀刺入了袭击者。
   噗——
   鲜血喷洒出来,溅到他墨色的衣服上和向暖的身上,向暖一瞬间僵直了身子。
   袭击者面前出现了一张妖冷绝艳的俊脸,嘴角的笑弧拉长,眼神仿佛看死人一样,刺激着他的双腿都跟着发软。
   反抗!反抗!反抗!
   快跑!快跑!快跑!
   一瞬间只有这两个念头在脑子里疯狂地挣扎,但唯独能做的就是坐以待毙。
   这时,向暖已经从惊愣中惊醒,“快住手!”女性的尖叫突然响起。
   玥尖锐的指尖就停在男人心脏前不到一毫米的地方,仿佛只要向暖稍微喊慢一点,现在他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死里逃生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拖着受伤的身体转身就跑,速度反应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从之前跳进来的窗子跳出去逃离。
   玥和向暖在房间里对峙,妖狐玥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会被一个弱小的人类控制,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更恨的是他竟然无法伤害这个人类。
   对向暖来说,今晚的经历也让她淡如白开水般的人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复杂又迷茫的。
   纤细的少女小心翼翼的不时望着面前修长的神秘身影,这无声的一分钟里,向暖无数次地抿唇想要说些什么,却都没有说出口,而冷艳如妖般的冷厉男子,完全无视少女的欲言又止,依旧用那平静淡漠又泛着冷意的眸子注释着窗外。
   最终少女无声地轻泄了口气,转身下床去客厅。站在窗边的男子不动声色地抖了抖眉毛,然后耳朵也抖了抖,眼睛却高傲的往门口瞄。
   当向暖拿着小药箱走进来,玥早就察觉,但在她察觉到之前把视线重新转到了窗外。
   向暖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小心翼翼地把医药箱放到了她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又看看他,嘴唇轻挪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又去了客厅。
   过了好几秒钟,玥才看向医药箱,然后....砰——一脚把医药箱踢飞。
   月的眼神是桀骜不驯的冷漠,然后他靠着窗户蹲坐下来,一脚曲弓一脚伸直的姿态孤傲优雅。他将手放到自己的唇边,轻轻地舔舐。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中,神秘的轮廓,猩红的舌尖与妖异尖锐的指尖,无瑕白玉一样的手腕。
   玥是一只高傲的妖精,我们怎么能要求他有人的感情?如果他轻易便被驯服,那他还是他吗?宁可孤独的独自舔舐伤口,也不接受陌生人的善意。冷酷得让人心寒,又谨慎得让人心疼,偏偏又美丽得让人恨不得去征服、去供奉。
   想念进入卧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玥,让本来生气的向暖瞬间就消散了所有的怒气,只剩下对他的心疼。向暖并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只是遇到了玥,他的一切都让向暖心疼,让她忍不住关爱他。最终向暖只是叹了口气,捡起了地上的小药箱,来到玥的身旁,想要为他包扎伤口,玥却视而不见,依旧用他淡漠的眼睛注视着窗外。向暖没法,只好强行执起他的手为他消毒、包扎。
   玥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却又被向暖拿了起来,“别动,听话,消完毒就不疼了,现在先忍一忍。”玥只觉得可笑,从来没有一个弱小的人类敢这样同他说话,刚想发怒,却又奇迹般的听话乖乖的任由向暖为他包扎——那种可笑的禁锢感又来了。
   玥皱了皱眉头,压下心中莫名的烦躁感,这个人类总是带给他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情绪,这并不是应该属于妖狐玥的情绪。
第二章 梦境
玥皱了皱眉头,压下心中莫名的烦躁感,这个人类总是带给他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情绪,这并不是应该属于妖狐玥的情绪。
   一夜很快的过去,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床上向暖的脸上时。向暖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抖,随即睁开了那双黑水晶一般的眼眸。在向暖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她就立即朝着窗户看去,空无一人!难道昨晚只是一场荒唐的梦吗?向暖的手抚上心脏,仿佛昨晚那种强烈的心悸还存留着,地上的点点血迹也昭示着那并不是一场梦,她真的遇到了那个冷漠又妖异的男子,玥。可是他去了哪里呢?他又能去哪里呢?
   今天的课程向暖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她一直在担心着玥。玥离开了会去哪里?这里有他的家吗?一整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到了放学,向暖走在平时回家的路上,觉得不太对劲,人都往那个方向走了,难道那里有什么?向暖走上前去,看到玥在路边逗弄一只黑白相间的流浪猫,在夕阳的映照下,有着精致容貌的少年和一只憨态可掬的猫咪组成了一副美好的画面,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让人不忍得去破坏。
   “玥?”向暖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快要造成交通堵塞了,不得已只好唤醒了那个没有一点成为人群焦点意识的玥。
   玥抬头看了一眼向暖,又低下了头,继续逗弄着猫咪。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周围的惊叹声清晰地传入了向暖的耳朵中。甚至向暖还看到有人在不停地拍着照片。向暖见他无动于衷,本想一走了之,但是却又不忍心。只好走到他跟前,强行拉着他的胳膊,准备把他拉走。却又被他挣开了。然后迅速的在车顶几个跳跃,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路人和一塌糊涂的交通,消失了。
   “小姑娘,你们是在玩CS吗?还是在拍电视剧?一定是在拍电视剧吧!这个小伙子长得这么妖孽,他扮演的狐狸真的太可爱了,告诉大妈你们是在拍摄哪个电视剧,到时候大妈我一定叫上很多人去看......”周围的一个大妈从惊呆中醒来,就是一连串的话语,也唤醒了其他的路人。
   向暖没有回答,而是快速的往家里赶,“这个傻子都不会把耳朵给隐藏下去吗?而且就这样就走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不是人啊!真是没有办法了,竟然在这担心起这个傻子的安危,向暖,你是不是傻啊!”
   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中,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看到玥的身影。向暖累得躺到床上,再睁开眼时发现玥依旧坐在那个窗户上,就像是他从未离开一样。
   “玥,你是从哪里来的啊?这里是不是没有你的家?那我以后就是你的家人了,好吗?”玥并没有理会她的问话,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双眼注视窗外。向暖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这个少年她就想要去安慰他,心疼他,明知道不会有任何回应,还是忍不住想要做他的陪伴。
   “玥,你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玥抖了抖耳朵,听见了向暖的问话。对啊,他为什么要回来呢?如果不是因为这可笑的禁锢感,他应该是不会回来的吧,毕竟这种受人控制的感觉并不是他喜欢的,甚至是他最厌恶的。
   玥没有回答,向暖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无言。等到向暖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玥说话,“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你控制,和为什么会有人来杀你。
   “不知道。”向暖有一瞬间的惊醒,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应当是自己听错了吧,就又陷入了梦乡。
   妖怪,她是妖怪,要不然为什么她能在山上好好地生存下去,村子里这些天少了那么多的人,一定是她干的,她和山上的那群妖怪一起干的!
   不!不!不!我不是妖怪,他也不是妖怪,我们没有伤害村民,请大家相信我们!
   烧死她!烧死她!她是妖怪,是祸害乡里的妖怪!大家不要听她的话!妖怪的话有迷惑人心的作用。
   是谁?是谁在说话?心好痛,到底怎么了?我是谁?向暖在一片火海中奔跑,找不到火海的尽头。玥,玥在哪?当向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是谁?
   “啊,不要!”向暖从梦中惊醒,然后转头向窗子上看去,玥不在了。从小到大,已经做了无数次这个梦了,但这是最清晰的一次,这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它有什么含义?
第三章 离开
“啊,不要!”向暖从梦中惊醒,然后扭头向窗子上看去,玥不在了。从小到大,已经做了无数次这个梦了,但这是最清晰的一次,这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它有什么含义?为什么在梦境中她会呼喊玥的名字?这些都让向暖头痛欲裂。
   再次扭头,玥已经回来了。玥看到向暖还醒着,明显的有一丝惊讶一闪而过,向暖还在失神,没有看到。
   “何事。”玥实在被她一直盯着的目光感到不太舒服,刚才他只是出去查了一下昨晚的事,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向暖没有回答玥的话,顿了一下,玥又说,“以后吾会同你在一起。”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这是一种恩赐的错觉。“什么?”这句话成功让向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并且感到不可思议。然而玥并没有重复一次的打算,向暖愣愣的反应了好长时间才发现她并没有听错,想要问问原因,却又知道自己一定不可能得到任何回应,“哦。”然后就又装作淡定的躺下睡觉。
   向暖睡着后,玥盯着她看了好长时间,脑子中又浮现出今天得到的消息,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但是现在看来,她是人类不错,但并不弱小。
   后半夜向暖睡得特别踏实,没有再做梦,以至于第二天,向暖从早上就精神抖擞。向暖走到客厅,竟意外地发现玥坐在沙发上。“早上好啊,玥。”向暖开心的打了招呼,就去洗漱,然后做早餐。早餐是一个水煮蛋加鸡蛋羹,两个人都有份。向暖吃的样子并不优雅,但是却让人觉得胃口大开,最起码玥本来是不准备吃的,因为像他这种程度的已经不需要吃饭了,但是看向暖吃饭就觉得胃口大开,让人忍不住想要尝尝。
   玥的吃相很优雅、很赏心悦目,他的表情给人一种,仿佛他正在吃的不是一碗鸡蛋羹,而是山珍海味的错觉。看着他吃饭,会让人想起古代的贵族用膳,连这小小的出租屋都因此有了一种宫殿的感觉。看着玥,向暖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很优雅,一举一动都有着致命的美感和吸引力。
   “今天周末,我去图书馆看书,你呢?”向暖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复习一下功课,昨天因为担心玥在课上没有认真听课,所以要趁着周末温习一下。
   玥只是用他那双平静淡漠的眸子看了一眼向暖,就没有再说话。
   向暖没在意,背上书包自顾自的说:“那好吧,我走了,桌上有牛奶,饿了就吃点吧,我会尽量早的回来的,你自己在家.....额....你这是要跟我去吗?”玥依旧是没有回答,只是越过向暖出了门。向暖摸了摸鼻子,锁了门。
   向暖放下笔,实在是写不下去了,这已经是第二十个“路过”的美女了,再这样下去,别说写作业温习功课了,能不能活着走出来都是个问题。向暖看看周围的那一群虎视眈眈的女人们,又看看自己旁边淡然睡觉的玥,那群女人们看玥的眼神都是恨不得把他领回家,看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杀了,取而代之。真是没办法了,只有收拾东西回家了,以后还是轻易不要出来了,和玥一起出来根本没办法安安静静的。
   这一天还算平静的过去了,夜幕降临。
   “喵~”从黑夜中出现一只猫,从那只猫出现玥的眼睛就变成了紫色。
   “好可怜啊,这是从哪里来的小猫咪啊,这么晚了,还在街上游荡......”向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玥提起猫颈子上的皮毛,把它给用力地扔了出去,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向暖留。
   “喵呜——”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将向暖从呆愣中惊醒。“住手!”向暖用力地推了玥一把,推得玥一个踉跄,“那只是一只猫咪啊!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到楼下,想要找到那只猫。
   而此刻屋子里的玥把自己的表情隐藏在阴影里,看不到此刻他的表情,但是从他周身散发出的寒冷刺骨又冷虐暴厉的气息中,可以体会到他的暴怒。然后,他毫不犹豫的转身从窗户跳出来。
   跑!跑!跑!离开这里。玥不管怎么跑,都会有那股禁锢地力量禁锢着他。一直到玥没有了一点力量,趴在了地上,天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
   茫茫的雨夜,只有玥一个人。
第四章 遇险
跑!跑!跑!离开这里。玥不管怎么跑,都会有那股禁锢地力量禁锢着他。一直到玥没有了一点力量,趴在了地上,天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
   茫茫的雨夜,只有玥一个人。
   “喵~”雨幕中一只小猫咪迈着踉跄的步伐向着玥走来,一路上在水坑里跌倒了数次,终于走到了玥的身边。它伸出娇嫩的小舌头在玥的眼睑上轻舔。那是玥在那天救下的那只黑白相间的小流浪猫。
   玥已经度过了那么多年的光阴,却从来没有像今晚一样狼狈过;那么多年都只是他一个人度过,从来都没有觉得孤独寂寞。但今晚他却觉得这夜漫长孤寂的令人难过。一个从来没有体会过别人关心的妖狐,今晚却在一只猫咪的陪伴下度过了这漫长的黑夜。
   当东方出现第一缕阳光时,玥终于觉得浑身的力量回来了,那股令人恼恨的禁锢感也终于消失。玥从泥泞的土地上站起来,即使是满身泥渍也没有让人觉得狼狈,他依旧从容。祛除了一身污渍,他又是那个冷傲不驯的妖狐玥。
   玥低头看了看在泥坑边蜷缩着的小猫,没有表情,但是从他周身散发出的温和的气息可以让人感受到他的心情。此刻的玥可以说是愉悦的,因为他的眼神不再让人感到盛满了暴虐冷厉。
   玥动作轻柔的抱起猫咪,突然,猫在他的怀里动了一下。玥的动作僵了一瞬间,随即发现它只是换了个姿势又睡得香甜。玥抱着猫,在空中几个跳跃,长发划出一道弧度,然后消失在这个雨后初霁的早晨。
   向暖自从推了玥一下,就直接跑下去找那只黄猫了,结果是她并没有找到。回到屋子里的向暖筋疲力尽,心中还蔓延着一股不知名的失落。向暖没有理会心中莫名的情绪,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玥!”向暖再一次从睡梦中惊醒,她梦见玥看着她的眼神那么陌生冰冷,就如同初次遇见他那般,双眼充斥着猩红的杀意。
   “喵呜~”向暖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是那只黄猫。
   “小猫咪,快过来。”向暖朝着黄猫走去,想要看一下它今天有没有受伤。黄猫随着向暖的前进后退,“小猫咪,快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伤害你的坏人已经走了.......小猫咪,快过来,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黄猫将信将疑的靠近向暖,发现向暖真的没有威胁之后才放心的让自己窝在向暖怀里。
   接下来的几天跟以前一样,又有不同。一样的是依旧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不同的是有了一只黄猫的陪伴,心中也被玥激起了涟漪,久久未散。
   “嗳!小暖,谢谢你上周帮我打扫卫生,前几天看你有些不对劲,就没有跟你说。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说说你怎么了,也许我还能帮你的忙呢!”乔欣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过来慰问一下向暖。
   向暖对着她笑笑,“谢谢你啊乔欣,我前几天不太舒服,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哦,好吧。不过......”乔欣又神秘兮兮的凑到向暖耳朵旁边说,“小暖,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变得漂亮了。哎呀,也不是.....就是......以前像一颗蒙尘的珍珠,现在的你就像是没了那层尘,变得更加耀眼了。对!就是这样!”乔欣说着,还自我肯定了一番。
   向暖依旧笑得温柔,没有说话。
   在黄猫和向暖和谐相处的两周后,晚上。这个夜晚的天空尤其漆黑,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向暖正趴在台灯下温习功课,黄猫跃到向暖的书本上。“小黄,别闹!等我看完了就睡觉好不好?”向暖以为这次与往常一样,是猫咪想要睡觉了,这才这样说。可是下一秒,向暖就倒在了书桌上。
   黄猫跃到地上,变成了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中年人的眼睛散发着绿幽幽的光芒,一头黄色杂乱的长发,穿着类似古装的长服。很显然,这个中年人与玥一样都是妖怪,只不过玥长得比猫妖要漂亮精致的多。
   中年人眯着他的小眼睛笑了笑,扛起向暖,在房顶几个跳跃,消失在夜幕中。

暖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暖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桃花夭娆12章

    原标题:桃花夭娆12章小说名:桃花夭娆第十二章:取金银,偷用品街上人来人往,百姓们却听见某个女子的有点带着痛苦的叫声,此时,憼苍晟煊却听到声音急忙赶过去,这夭桃在干些什么?憼苍晟煊心理想到。“啊!“疼死我了,又不小心被针扎到了。夭桃一副痛苦的表情,眼睛里的泪水马上就要留下来了,头上都有汗留了下来,这一幕,恰好被憼苍晟煊看到了眼里,他心里暗想着:很好,这跟针,以后死定了!曾经的将军,如今,便得这么小孩子,果真,是爱情改变了人,改变一个人的心,能轻易显露出他最脆弱的地方。憼苍晟煊的确也是对夭桃无语了

  • 特等兵王12章

    原标题:特等兵王12章小说书名:特等兵王第十二章从天而降“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机会啊!秦大小姐,老子来你秦家本身就想要只混一个温饱就行了。不过你给了哥俩这个机会,不弄点钱走,怎么行!”三儿旁边的男人在说话的时候,也把自己的上衣给脱掉,露出了一身强健的肌肉。“好久都没有碰过女人了!看秦大小姐的样子,应该还是个处吧!老子这辈子还没有尝过处女的滋味呢!秦大小姐,你就好好伺候老子吧,说不定老子心情好了,拿到钱了,还能饶了你一命呢!”男人说着,一下子就朝着秦小遥扑了过去。秦小遥大哭大喊,这

  • 破天12章

    原标题:破天12章书名:破天第十二章打开古戒【求推荐收藏】当丹轩从老爷子那里出来之后,就径直去了藏书阁。在丹青老爷子那里,丹轩发现丹老爷子所种的每一株药材,丹轩都认识,但是一看药材标签,名字却与自己前世耳熟能详的叫法迥然而异。这让丹轩意识到,自己有必要去藏书阁恶补一下药材的知识了。要是让丹轩以前的好友知道丹轩还需要恶补药材知识,恐怕会惊的下巴都会掉下来。药族的藏书阁是一个巨大的气势恢宏大气的木质阁楼,一共分为五层。第一层的藏书量最大,包括文学札记,地理百科,琴棋书画、奇闻异事等诸如此类的书籍。藏

  • 魂天剑12章

    原标题:魂天剑12章小说名:魂天剑12.重剑无锋重剑无锋当飘雪宗各座山峰上,亮起了雪白的冰灯之时,唐枫出来了。他是爬着出来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鲜血淋淋如同刚被千刀万剐一般惨状!唯一能证明他就是唐枫的,便是他手中那柄快变了形的大黑剑。大黑剑终究只是凡铁精炼而成。当看到高峰与玄冰向这边急速飞来的身影时,唐枫轻骂了句:“你们大爷的。”随后便直接趴着晕了过去,不再动了。这时高峰的抱怨声传来,当然唐枫是听不到了。“老家伙,就你不让我进去救他出来,现在你看要出人命了!”玄冰同样不示弱,怒道:“高小

  • 吐槽之神12章

    原标题:吐槽之神12章小说:吐槽之神第0012章吐槽宫王瑜兰在外面喊道:“死叶天一,给老娘滚出来,别以为躲在里面就安全,我就不信你不出来!”。“哎哟喂,兰兰啊,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做女人就有点女人的样子好么?怕了你了,我投降!”说完,叶天一就准备将门打开,并不是叶天一妥协了,而是叶天一肚子饿了,刚才参悟叶氏霸拳时就已经将身体的能量给消耗差不多了,现在倒是觉得有些饿了。叶天一将门轻轻的打开,刚刚打开一条缝隙,叶天一就看见了王瑜兰那一副要吃人的目光,叶天一猛的再次将门给关上,迅速反锁。叶天一直拍胸口:

  • 圣临传说12章

    原标题:圣临传说12章小说名:圣临传说第十二章神秘白衣人狂人锋利的爪牙散发着暗红色的妖芒,嗜血的味道已经临近白雨泽的鼻孔,瞬间脸色刷白刷白的。浑身颤抖已经咩有半点逃离的力气,“不。”白雨泽小嘴仅仅是发出零丁碎词。众人的神经已经绷紧,神色关注的看着那一切,仿佛时间都禁止于那一刻,狂人疯狂的扑向一个身着白色童衣的男孩,右手的食指利爪刺向男孩的头颅,满嘴的口水混合着殷红的鲜血从牙齿上流淌下来。而小童的脸色惨白,目光呆滞,跌倒在地,仰着头恐惧的望着一具庞然大物袭击自己,呆滞的眼神中似乎隐藏着什么,没有人

  • 阴阳猎心诀12章

    原标题:阴阳猎心诀12章小说书名:阴阳猎心诀0012给我两张灵符研究下“你们都退后,我来解决他!”邪傲天挥手让其他人推开!“小天,你下手轻点,别把我儿子打死了!”蔡琴哭着喊道,她看到这邪傲天比刚才的无上道人下手还狠,立马对自己儿子担忧了起来。“放心,他现在这个状态几乎刀枪不入,死不了的!”邪傲天不在意的说道,随后一跺脚直接向后跳去!“吼吼吼!”周晓山爬了起来,看着周围的咆哮着。“喂喂,我在这里,有本事过来啊!”邪傲天潇洒的站在院子中,淡淡的说道。“吼!”周晓山张开大嘴,咆哮着就冲向了邪傲天。“来

  • 斩鬼少年12章

    原标题:斩鬼少年12章小说:斩鬼少年12深渊福地一顿饭的功夫,两父女已经骑着快马找到了两个二等家臣。这两人可不是秦桧能比的,都是被派来保护公子的,别说珍图镇,就是一等城邦里,能打过他们的人也多不到哪去。这两人一听公子死了,急得像坐了火箭一样一跳老高。身后马挂銮铃,身前骄阳似火,大下午,林带伤跑出城外。越跑越远。但他的伤太重了,耳听着马越追越近,他眯眼坐了下来。心道:可惜我受女色所诱啊,师父,我步了你的后尘了。女人果然狠毒无比,我神功未成,大仇未报,就要死在这里了么?再睁眼,马已近前,却是四个同生

  • 武极战魂12章

    原标题:武极战魂12章小说名称:武极战魂第十二章血遁之术矛尖在杜云飞的眼里快速放大,就在他以为对方就要洞穿自己的喉咙时候时,突然压力一轻。赵志圣竟然临时撤掉了长矛,变刺为抓:“我要把你带到我儿子的陵前活祭!”然而他这声音才刚刚落下,手掌还没有触到杜云飞的衣服,就听噗地一声。一把冰寒长剑,从他的胸前冒了出来。他低头看着那长长的剑刃,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望向一直在观战的王玄凌,伸出血手指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呵呵,当然是为了紫色仙魂!”王玄凌冷冷一笑,走上前一步,“看来你的演技也不错,开

  • 阴阳雇佣兵12章

    原标题:阴阳雇佣兵12章小说书名:阴阳雇佣兵第十二章暴君一组!没有什么是无缘无故的!正如佛家所说的‘因果’…回忆曾经的那一天,似乎当时唯一能拿出的食物就是那一小块‘牛奶布丁’?然后?然后心疼的望着那个几口就吞下去的她……那令人心悸的样子,至今他都难忘。想来,静儿同样也是对那一刻刻骨铭心?用一种小孩子的心理告诉自己,这辈子除了哥哥之外,只能喜欢‘布丁’吧?果不其然,小萝莉什么也没说,哥哥却知道她的心意。甜甜的笑着,缓缓的在郎君的怀里眯起了眼睛,不多时,她安逸的睡着了……“坦克?”“……”“别给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