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惹火娇妻:沈少轻点爱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08: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惹火娇妻:沈少轻点爱

第1章 裸贷

我叫林念儿,今天二十岁,帝都医科大学的大二学生。汇金地

我的父亲早逝,家里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我原本以为读完大学参加工作后,就可以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了。可是噩耗却先一步传来:我妈生了急病,大笔的医药费压在了我的头上。

向所有能借钱的人都求遍了,却根本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李琴给我介绍了一个门路:裸贷。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而拍摄裸照的要求更让我觉得匪夷所思。

“可是拍裸照太危险了吧,万一…….”

我犹豫着,却被李琴直接打断:““嗨,那不是怕我们借钱后赖了不还吗?就跟抵押物一样,很多人都这么干的,没事儿。”

“可是万一……。说明http://www.huijindi.com/”我依旧犹豫着。

“万一什么呀,你想想网上裸图多了去了,谁会没事发你落照,把钱还上肯定没事的。”

“我给你说,我以前借过,我给你介绍个安全的。”

最后医院的催款单和李琴殷殷的保证终于击溃了我的犹豫,我拍了自己赤裸上身的照片,成功地贷款一万块,给我的母亲汇了过去。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拼命地打工赚钱,却还是没能在限期内还上钱。

而我的噩梦,也从此开始了。

宿舍里。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丁零零——”系统自带的铃声响了起来,我的手一颤,杯子里的水立刻淌在了手上。

“念儿,你的手机响了。”舍友叫到。

“喔……”我不得不放下杯子,走到床边,可是现在电话在我的眼里就像个定时炸弹一般。

“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啊?”舍友奇怪地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勉强地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林念儿是吧,老子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还敢不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恶狠狠的男声,让我浑身发抖,“你活腻歪了吧,是不是想让老子把你的照片贴到学校去,让你的老师同学看看你淫荡的样子。

我当即吓得差点哭出声:“你别别…我求你,我会还你钱的,求你给我点时间,,求你了。”

“没钱说个屁,老子这又不是做慈善的。”

“废话少说,今天我们这儿有个大人物,就需要你这种清纯的妞儿过来陪酒。你要敢不来,就等着你光着身子的照片明天贴满全校吧!”

那边一口气说完,阴测测的笑起来:“对了,你妈不是在住院,可以顺便给你妈寄一份,让她看看她伟大的女儿从哪弄的救命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我一整天心神不宁,想起之前的威胁更是坐立不安。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下课的时候,我的同学,也就是介绍我参与裸贷的李琴走了过来,“念儿,你还没考虑好呢?”

“我……”我痛苦地捂着额头:“早知道他们会要挟我去陪酒,我死也不会参加裸贷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没有那一万块,你妈能治病吗?”李琴慢条斯理地安慰着我,她虽然跟我一样大,可是为人处事要比我老练多了:“不过是陪酒而已,又没有要你做别的。再说了,我们两个一起去呢,相互也有个照应。”

“你怎么知道?”我听了这话,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着李琴:“你以前也被他们叫去过吗?”

“嗯。”李琴点点头,十分不以为意:“就是陪着那些有钱人喝喝酒,哄得他们开心了就行,陪得好还有小费拿哦。”

“可我……”我还是犹豫着,这种事听起来实在是不妥。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难道你想让他们把照片发到网上去?”李琴看着我的脸色,准确地戳中了我最担心的地方:“他们可知道你的家庭住址学校还有电话号码啊。我听说有人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就把照片寄到她的学校和家里了。”

“只要听他们的话,去陪一次酒就没事了。”李琴掰着手指给我算着:“按照你现在打工的勤奋程度,账没多久就能抹平了,不会有事的。”

“……”听了李琴的话,我心里的天平终于渐渐倾斜了。

不就是陪酒吗?我给自己打着气。再说了,还有李琴跟我一起去,不会出什么事的。

我下定了决心。

晚上,我给裸贷的那群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决定。

电话那头的人得意地哼笑了几声:“早这么乖巧不就好了?听着,明天晚上七点,荣祥大酒店门口。注意把自己打扮得好看点,免得让大客户失望。”

听着电话那头嚣张的声音,我只能把满肚子的厌恶都吞了下去。

第2章 酒店

第二天的晚上,我跟李琴一起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荣祥大酒店,我仰头看着这家酒店的门脸,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豪华许多,在过去,我根本不可能来这种地方消费。

李琴兴奋地扯了扯我的袖子:“这可是五星级酒店,我以前还从没来过呢。”

我的心里却是一阵担忧。

来这种地方的人,为什么要找我们几个学生妹来陪酒?

“你们来找谁的?”门口的保安看着我们,也许是我们两个一脸的学生气,看起来根本消费不起这里吧。

“我们来找人的……”我怯怯地道。

“这边!”忽然,酒店大堂里几个男人对我们招着手。

那几个男人都穿着西装,但是一脸横肉,看上去流里流气的,一看就让人觉得不是什么好人。

我立刻退缩了,可是李琴却一把拉着我,向那几个人招了招手,“来了!”

“我们别进去了吧……”我呐呐地对李琴说着,她却根本不给我反悔的机会,紧紧地拉着我直接朝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那几个男人似乎跟李琴挺熟了,眼睛全盯着我看,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长得是挺纯的,比照片上还漂亮啊!”他们几个人互相挤眉弄眼着,我立刻就想到了他们嘴里所谓的“照片”是什么,当即脸颊通红。

当初裸贷拍照的时候,他们承诺说会注意保护我们的隐私,照片绝不外传。现在想来,他们根本早就传看过了,而且没少评头论足。

我的心里再一次为自己的愚蠢而深深痛悔着。

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打量着我,伸手扯了扯我的裙子:“怎么包得这么紧啊?不是交代过要你打扮得漂亮点吗?”

他的口气我立刻就听出来了,是那个每天打电话要挟我的人。

我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一个男的道:“学生妹嘛,清纯点也不错。快走吧,别让沈少等急了。”

“我们走吧,没事的。”李琴拉着我,跟那群男人一起走进了一个包厢里。

里面的情况倒是比我想的要好许多,这是一个十分豪华的包厢,好几个人坐在桌子上说说笑笑的,不过我一眼就看见了被他们围着视作中心的人。

那是一个很英俊很有气势的男人,穿着简单的衬衫,黑色的短发有几分凌乱,一张脸却能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所谓的鹤立鸡群,不过如此。

旁边的人陪着笑脸不断地跟他说着什么,他也只是懒洋洋地撑着下巴,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偶尔轻轻地翘一翘嘴角,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嘲讽。

没想到这个包厢里,居然又会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我几乎看得有些呆住了。

那个男人忽然向我看了过来,隔着一包厢的人,他的眼神亮得像是璀璨的星星,让我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我连忙移开了视线。

这时,包厢里的人终于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老李,这就是你说的新鲜货色?”

看来,黄毛这群人常常为他们提供陪酒的女生了。

我心里胡乱地想着,却发现那群人的眼神瞬间都落在了我的身上,那露骨的眼神让我浑身都发了毛。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原本还在心里设想过,到时候是不是要装得老练一点。可是一走进这间包厢里,我的脑子里就乱成了一团。

黄毛催促着我:“还不上去跟人打招呼?”

我还是呆站在原地。

背后一个人忽然推了我一把,笑道:“沈少,这个学生妹是第一次出来的,不错吧?”

“你干什么?!”我踉跄了一下,怒骂道,可是还没站稳,就被另一个男人拉了一把,我脚下一滑,直接向前扑去。

我的额头直接磕上了一堵肉墙——一个肌肉颇为结实的胸膛,带着清爽的味道和淡淡的烟味。

我下意识地扶着那个人的胸口撑起身体,慢慢抬起头来,心里顿时一颤。

他们直接把我推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刚才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人,正垂眼看着我,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的脸更是英俊得惊心动魄。

他白色衬衫的领口一丝褶皱也无,此刻却被我揉成了一团糟。

他静静地看着我,幽深的眼底闪烁着让人看不清的意味。我被他这样看着,整个人都僵硬了,半点也不敢动弹。

“哟,你看这个妹妹多主动啊?都扑进沈少的怀里了!”

“哈哈哈哈,沈少长得好就是比咱们占便宜啊!”

那群男人大笑着起着哄,我满脸通红,不自在地要做起来,那个男人却伸手搂在我的腰上,直接把我拉进了怀里,语气轻佻地道。

第3章 放开我!

“我就喜欢这么热情的,今晚你就跟着我吧。”

“你放开我!”他的胳膊十分有力,勒得我动弹不得。

我被他压得紧贴在他胸口,奋力地挣扎着,那群人却看着我哄然大笑,淫词秽语说个不停。

我求助地看向我唯一认识的李琴,她却早就坐在了一个男人的身边,跟他贴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任凭那个男人的咸猪手在她胸口乱摸,脸上也没有一丝愠色。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只是陪着喝喝酒吃顿饭吗?我的心里骤然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沈少,以前给你介绍了那么多你都看不上,原来你好这一口啊?”一个男人笑道。

“还是沈少有眼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哪儿配得上沈少?”带着我来的那个金毛笑道,谄媚地看着那个沈少:“这个学生妹可是个雏儿,沈少您可得悠着点儿啊。”

那群男人顿时又爆发出一阵猥琐的笑。

那个沈少闻言,似乎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低头看着我,张嘴想要说什么。

我的脑子里最后的一根理智之弦顿时崩断,猛然一抬手。

“啪!”一声脆响,原本闹哄哄的包厢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我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慢慢地才反应过来,呆看着自己的手,视线再慢慢转向那个沈少。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英俊白皙的脸颊上慢慢浮起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我……刚才打了他?

“妈的,你这带来的是什么臭丫头?!居然敢对沈少动手?!”

“就是!”几个男人拍着桌子站起身来,对着金毛怒吼道。

带着我来的金毛几人满头冷汗,惊慌失措地求饶辩解着:“沈少,这……冤枉啊。”

“我一定好好教训这死丫头,沈少您千万别生气。”

“还不跟沈少道歉?!”金毛冲过来,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咬着下唇,心里害怕得直打鼓,却一声不吭。

他们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大不了鱼死网破。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金毛的脸色扭曲得吓人,抬起手就要来扯我。

“行了。”一个懒洋洋的嗓音响起,一直没吭声的沈少忽然开口,金毛立刻不敢动了。

沈少扭头看着我,忽然饶有兴致地笑了:“原来是个小辣椒啊。”

“是啊是啊,这种雏儿就是有点小脾气才好玩儿嘛。”

“沈少大人有大量,别跟这种小丫头一般见识,我待会儿一定好好教教她。”

旁人纷纷附和着,金毛也不断地跟沈少陪着笑脸。

“念儿,你忍一忍,别惹沈少不开心。”李琴也跟我使着眼色。

“你叫什么名字?”沈少挨了一巴掌,也没有什么愠色,反而第一次正眼看了我,似乎他们这种有钱人真的贱得慌,就喜欢这种调调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大着胆子反问道。

沈少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冷峻的轮廓瞬间柔和了不少,看起来越发勾人:“要知道我的名字,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准备好了吗?”

“……我不想知道了。”我忽然哆嗦了一下,立刻改口。

他低低地笑了几声,没有再跟我说话,反而扭头跟身边的男人说着什么。

一顿酒喝下来,这个男人都没有再对我动手动脚,黄毛却好像对我很满意似的。

“林念儿,沈少这么看得上你,还不给沈少敬杯酒?”他大声地道。

“原来你叫林念儿?”沈少看了我一眼,饶有兴致地重复着:“林念儿。”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念出我的名字时,带着情人般的缠绵。

我的心里一跳,连忙把那些不合时宜的奇怪念头给压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陪着这个沈少总比陪那些啤酒肚的男人好得多了。李琴一直靠在那些男人的身上,也不知道被揩了多少油。

而沈少除了一开始,就再也没有碰过我。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安定了不少,主动地端起酒杯对沈少道:“沈少,我敬你一杯。”

他端起酒杯,眼底带了点笑意,仰头喝下。

开了个头,那群人立刻纷纷跟我敬酒。

我的酒量还可以,这葡萄酒一看就是贵货,入口绵软,我也没有多紧张,跟他们喝了几杯。

但是,不一会儿,我的视线就开始模糊了。

第4章 你还好吗?

“不对……”我努力地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

身边的沈少站起身来,似乎说了什么,一群人围着他走了出去。

结束了吗?我努力深呼吸着,脑袋晕乎乎的,所有的声音都搅合在一起,根本听不清楚。

“念儿,念儿……”似乎是李琴的声音,她的脸在我的眼前似乎变成了好几张,看得我眼花缭乱。

不管怎么说,听见了熟人的声音,我终于放松了下来,浑身一软,差点滑倒在地上。

“念儿,你还好吧?我带你回去休息。”李琴跟一个男人扶起了我,不断地跟我说着话。

我的意识是清醒着的,可是手脚却绵软无力,也根本说不出话来。

李琴扶着我走进了电梯里,升上了楼,又扶着我走进了一个宾馆房间。

这房间又豪华又大,根本就不是我能消费得起的。我想让李琴送我回学校,可是她却把我安顿在了床上:“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李琴……”我努力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可是李琴直接关上门,转身走了。

我看着这间陌生的房间,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恐慌。

李琴这是什么意思?她把我丢在这里干什么?

门咔哒一声,被推开了。

我听见一阵男人的脚步声向床边靠近,心脏顿时高高地提起。

“是你?”头顶上传来一个磁性而有些熟悉的嗓音,我抬眼看去,视线里出现了一张冷峻而俊美的脸。

是那个沈少?!

他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酒气,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一小片结实的胸肌,看上去就像个行走的荷尔蒙发射器。

“……”我愣愣地看着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装得像个贞洁烈女似的,原来还是个卖的。”他似乎觉得很热,脱掉了衬衫丢在地毯上,顺手抽出了皮带,裸露的上身肌肉线条完美,宽肩窄腰,露出腹部隐隐的肌肉线条。

“你……”我努力地憋了半天,才挤出一个字,却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能用眼睛拼命地向他传达着求助的欲望。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等不及了?”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出了我的“等不及”,嘲讽地挑了挑眉,当着我的面脱掉了长裤,直接翻身上了床。

他修长的手指沿着我的脖颈慢慢往下,解开了我的扣子。

我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胸前一排的扣子,他解了几颗便不耐烦了,手指一扯,扣子顿时四分五裂。

我只觉得胸前一凉,肌肤毫无遮蔽地暴露在了他眼前。

他的视线骤然变得火热起来,滚烫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胸前,带着淡淡的酒香。

“沈浩宇。记住我的名字。”他贴在我的耳边,张口轻轻咬在我的耳垂上。

一阵陌生的感觉瞬间让我浑身酥麻,我紧张地蜷紧了手指,浑身的力气却都被抽空了似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脱掉我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覆了上来。

……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停了。我委顿地趴在被子里,听着脚步声靠近,一阵带着沐浴露香气的清爽味道充斥着我的鼻尖。

我赶紧闭上眼睛,努力地一动不动,装作自己已经熟睡。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刚才在我耳边不断喘息的性感嗓音,此刻已经恢复了那令人厌恶的高高在上:“味道不错。居然还是第一次?”

随着这句让我感到无比屈辱的话,一张轻飘飘的纸条落在了我的脸上。

关门声响起,那个恶魔似的男人终于离开了。

沈浩宇。这个男人夺走了我的第一次,留下了什么?

我睁开眼,摸下脸上的纸条。

居然是支票,上头的数字……

足以让我还清裸贷的本钱和利息了。

我紧紧地攥着那张支票,想到沈浩宇刚才对我的种种羞辱,恨不得将它撕得粉碎。

可是……在沉甸甸的现实面前,我根本就没有天真热血的资格。

我只知道,这笔钱足以让我还清裸贷的债务,还可以给我的母亲解决一段时间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我已经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凭什么还要推开这张支票?

我认清了事实,却仍然哭成了一个傻逼。

惹火娇妻:沈少轻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惹火娇妻 或 沈少轻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宁夏,可不可以不忧伤10章

    原标题:宁夏,可不可以不忧伤10章书名:宁夏,可不可以不忧伤第10章老娘睡够你了她眯起眸子,下一秒阳光被挡住了,她收回手指,就看到那张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脸。白钧浩?她没有想到白钧浩这么大胆,自从那次同床后,他每次来夏家都借口天晚路远,留宿夏家,每次都准确无误的钻进宁夏的房间里。宁夏把屋子反锁,也不能阻止他。他就会发短信威胁宁夏,不开门,就让夏家一家子都知道她曾经是他的情人。宁夏气的咬牙切齿,却没有办法。“白钧浩,你这样很不值钱,你知道吗?”宁夏咬了碎牙,白眼白钧浩。白钧浩双手插在白色裤子的裤兜里,

  • 从此不说我爱你10章

    原标题:从此不说我爱你10章小说名字:从此不说我爱你第10章折磨她的新方式他原本想着,就算宁染爱耍手段,也不至于参与把付思思绑架,没想到,他还是把她想的太善良了。宁染被打的眼冒金花,付思思却赶忙扑了过来,声泪俱下对柳承嗣说:“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干嘛打她!她喜欢你有什么错!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办法让柳董事长认可我,你别怪染染。”付思思轻描淡写几句话,就挑起了柳承嗣心底更深层的愤怒。柳承嗣修长的大手毫不迟疑地捏住宁染的脖子,看着她的脸,冷冷地说:“我现在就掐死你,给我的孩子报仇!我倒要看看,我父亲会不

  • 言景辰,放过我10章

    原标题:言景辰,放过我10章小说名字:言景辰,放过我第11章你可真狠她多看了面前的男人两眼,身材挺拔修长,温暖又充满活力,优雅又高贵的像是一个王子,却让她更加自卑垂眸。他长的真是好看,不过好看的东西,自己碰不得的。“洛洛。”他还是没有忍住,小声叫出来,心中压制着抽离的痛,迈着修长的腿,大步流星前去。没有她的日子,每一秒都暗无天日,那种思念的痛苦,已经从一颗种子,疯狂的长成了参天大树。他半蹲下身子,双手很轻很轻,带着温柔,捧着那一张毫无生机的脸颊。“洛洛,是我。”他习惯性的笑着,此刻却莫名的有些想

  • 爱你依旧10章

    原标题:爱你依旧10章小说:爱你依旧第10章争吵小波拉着小雪坐在沙发上,很认真的看着小雪说:“小雪,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你别乱想了。”“真的没有吗?”小雪还是有点怀疑的看着小波问道。“当然没有,小雪,我在跟你讲韩孝的事情呢,不要转移话题。”小波这才叫做转移话题吧。“我跟他又没有什么,而且,韩孝也不是那种人。”小雪淡淡的说道。小波一听,心里有些着急了,用力的拉着小雪说:“小雪,你认识韩孝才多少时间啊,你很了解他吗?怎么说他不是那种人呢?”“那你跟他认识了又很长时间吗?干嘛说他不是好人?小波,你

  • 合租情人10章

    原标题:合租情人10章小说名:合租情人第10章抄学生手册等小晴洗好澡后,已经十二点多了。一阵阵的困意爬满了小晴的全身。可是,小晴还想着,要抄学生手册,要抄学生手册……于是,从包里拿出学生手册,拿出笔,本子抄起来了。一笔一画的写着,一字一字的抄着。抄了好久好久,才抄一页多。“好困啊。”小晴伸伸懒腰说道。于是,继续抄,眼看,一个小时都过去了,可是,一遍都没有抄完。小晴心里想着,怎么办,怎么办啊。这可把小晴给急坏了。如果,韩孝他们在的话多好,让他们帮着抄。有些事情只能想想的。可是,有些事情,越想就越伤

  • 总裁有特殊嗜好:宠妻上瘾10章

    原标题:总裁有特殊嗜好:宠妻上瘾10章小说书名:总裁有特殊嗜好:宠妻上瘾第10章孩子送给她亲子鉴定书有两份,一份是孩子和傅司墨的,另一份是她和孩子的。结果很清楚,孩子和她系亲生母子关系,和傅司墨非亲生。文雅生怕自己看错了,将眼睛揉了又揉,可是白纸黑字的结果根本不会改变。“怎么会……除了司墨,我根本没有碰过任何男人!”文雅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样的结果,她不接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宋子义抬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血型和亲子鉴定都做了,傅司墨那里也做过……所以,他才会那么肯定地说孩

  • 丫头,我看上你了10章

    原标题:丫头,我看上你了10章小说名:丫头,我看上你了第10章自作多情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在心里纠结了很久很久,最终下了一个决定,还是去他家看看吧,不知道他病得严重不严重。于是,我站起来,抓着刘锡的衣服说:“跟我一起去找他好不好?”“还啊。”没想到刘锡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也许他是想认识这风云人物吧。于是我们说干就干,我换了衣服跟着老弟出了房间,客厅里老妈刚好在。“你们去哪呢?”老妈边忙着手里的活边问着。“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妈,要不要带些东西回来给你啊。”我忙扯着谎说道。“不用了,早去早回。”就这

  • 妃常穿越之帝姬传10章

    原标题:妃常穿越之帝姬传10章小说:妃常穿越之帝姬传第10章弦歌雅意古筝的声音清脆卓越,时疾时徐。疾时如林间骤雨,狂风大作,四面埋伏,令人心头一震;徐时又如晓风拂面,风和日丽,莺啼燕舞。殿中所有人无不闻声动色,深深地沉浸到琴声之中。和柔帝姬低头弹琴,欣长白皙的脖颈低垂着,更显得诱人无限。她穿着一袭白袍,衬得她的容颜越发清丽唯美,宛若画中仙子。赵芊芊忍不住啧啧赞叹出声,眼睛一扫,瞄到了一旁的闻人非靖,正跟着琴声摇头晃脑,含笑看着和柔帝姬,眼里的柔情就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嗯哼……这不是很好吗,事情按

  • 冥中注定之青泓祭10章

    原标题:冥中注定之青泓祭10章小说名字:冥中注定之青泓祭第10章向四公主求亲朵朵原本听了公主的话胆怯不已,此刻听见是让自己刺绣,不由憨憨一笑,从宫女手中拿过针线,熟练的穿针引线,用工具固定红布开始刺绣了。祁泓睿瞟了一眼飞针走线的朵朵,便淡淡的走到逍遥王面前,淡淡的拱手,面无表情的对众人道:“王爷,诸位,我输了。”这么轻易就认输,而且认输都这么冷冰冰的毫无表情,这男人是千年石头吗?林青青很沮丧的发现,自己想看他其他的表情还真难。大殿之中,一些大臣此时才恍然回神过来,满殿俱静。四公主这是以巧夺胜了,

  • 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10章

    原标题: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10章小说名字: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第10章出宫狩猎她一转身,恰好对上了身后李嬷嬷那失魂落魄的神情。这位娘娘真美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那是一种摄人心脾的美,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睛。李嬷嬷怀疑自己眼前的是天仙。白灵不悦皱眉,撅嘴道:“李嬷嬷,我不是吩咐过,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入寝宫么?”李嬷嬷回过神来,急忙低头,恭敬地说:“娘娘,奴婢在殿外等了一会儿,见您还没有出去,怕皇上怪罪下来……”“算了,下次不可以再这样!皇上的寝殿在哪里,你带我去吧!”白灵打断她的话,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