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我的夫君是仙肉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13: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的夫君是仙肉

第1章 望仙的小哥哥

  我叫灵若,十八岁。推荐huijindi.com二零一三年来到东城,在镇上的古玩市场里头开了一家养仙铺,初春炸醒那天,有个客人掀开了我的珠玉帘子。

  是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小鲜肉,穿着一身名牌,手腕上头的手表是一个国际大牌,市场估价40多万,几乎和一套房子差不多,十分奢侈。他的脸很俊美,和电视上的明星差不多,有那种让人想要忍不住崇拜的帅气,开口让我帮他相一个佛牌。

  看佛牌里养的小鬼的品质档次,或者鉴定佛牌的真伪,叫做望仙。

  经营养仙铺,有个不成文的行规,那就是不能随便议论同行卖出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里头养的小鬼都十分有灵性,如果你背后说了他们,那肯定是要遭倒霉的,坏运缠身三五年都是常事。所以我很少给人望仙,我对他笑笑,说抱歉帅哥,我火候不够,不会望仙。

  小帅哥没多说话,低头开始看我店里的仙牌,看了一会儿,他的口袋里头突然掉下来了一张银行卡,他离我很近,银行卡掉在我的脚边,我反射性的弯下腰去帮他捡。版权huijindi.com谁知道刚刚抬起头,他就猛地伸手捉住了我的手腕。

  古有言,养仙者,不得近男色。我从来都没有和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心头空了一拍,有些不知所措。我定定神,问他想要干嘛?

  就在我还懵逼的时候,对方突然捉住了我的双手,将我壁咚到了墙壁上头,紧紧的用他的身子抵着我的身子。他身上传来淡淡的兰花香气,眉头微微扬起,坏笑着看着我,一只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很快解开了我的牛仔裤扣子,大手不安分的朝着里头探去……

  我吓了一跳,已经感觉到内裤被人拉扯了!我说大哥你这是在做犯法的事情你知道吗!性。侵女性可是要坐牢的!这可是强奸!

  小帅哥板着俏脸,对我的话不为所动,一字一句威胁我说,坐牢?呵呵,这事情可是你情我愿的,你故意勾引我的……

  话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擦,我中了他的圈套了!我店里没有监控,就算他对我做了什么,我报警的话,也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任何证据。他条件这么好,长得英俊迷人,从他的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家庭背景也一定不差,到时候出了事,大家只会以为我这个小姑娘虚荣心强想掉富二代罢了,谁还会替我伸冤?……

  这个小帅哥为了让我给他望仙,也真是够不要脸的。说明huijindi.com我恼恨的瞪了他一眼,无奈开口道道:“小哥哥,算我怕了你了,你先把手伸出来,男女授受不亲!把你的宝贝儿拿出来吧,我给你瞅瞅。”

  小帅哥挑了挑眉,冲我微微一笑,这才把手从我裤子里头伸出去。又从脖子上头摘下来一个镶着钻的佛牌递给我,乍一看这佛牌颜色鲜明,外头的牌边都是镀金的,佛牌里头的阴灵妖娆的坐在一朵兰花之上,我仔细的看了之后,发现这个佛牌不是泰国的,而是西藏特有的一种佛塔牌,并且,它的来历也不正宗。

  这佛牌做的倒是极其精致,镶嵌工艺也是废了功夫的,用了香灰蜂蜜和食峰油烧热里头,浇灌在了阴灵的身上,又将法体盐磨成了粉充当舍利子,就成了这样的假佛牌,只是这佛牌的灵性……实在是太低端了!

  这是制作佛牌的手段,行话叫做请灵,就是将小鬼封在佛牌里头为己所用。不同的小鬼作用也都不一样,有的招财,有的招桃花,也有的,可以杀人!不过这个佛牌做的能有这么逼真,加持上也下了一定的功夫。得,还算是一个有点效果的货色,比那些泰国代购要真的多。

  我告诉小帅哥他中枪了,买了赝品的行话叫做中枪。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小帅哥将信将疑,我又低头闻了闻佛牌,笑着对他说:“里头有一股子骚气,如果没错的话,这阴灵你就算是养了也是白养,因为它是一只狗的灵。耗费这些精力你还不如养只泰迪。”

  小帅哥仔细闻了闻,这次彻底信了。二话不说丢下一沓子钱冷着脸走了,应该是找卖佛牌的人算账去了。

  小帅哥手上的这个佛牌,估计买的时候没少花钱,四五十万是有的。这可是一笔昂贵的交易,我给卖家点破了,说白了就是插足了人家的生意,估计麻烦是少不了了。

  这一行,一旦有了仇恨,就很难混了。网站huijindi.com自从这事儿以后,我就每天变得提心吊胆起来,开门关门的时候也尽量不一个人走,多数都找人同行。过了三个月后发现没什么异常了,我就开始逐渐给放松了下来了。寻思着也许时间长了,对方把佛牌这事给忘了呢?

  那天晚上我刚刚烧完香,关上店门准备去西家坡那头去撸串,刚拐进一个深巷子里头,突然一辆白色面包车迎面停在了我跟前,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给人用刀子顶着脖子上头!我一时不敢妄动,生怕那刀子不长眼,咽了咽口水开口道“:大......大哥,有话好说,我兜里只有那么多钱,你……”话音还没落地,就被人狠推一把,掳进了车里。

  一个面向阴冷的男人看着我说:“妹妹,我们做这行的你也知道,难得碰见一个小油子,下锅还没煮多长时间,就被你给搅和了。”

  一句话醍醐灌顶!我突然就想起来自己得罪人的事情了。他说的小油子应该就是那个被坑的小帅哥了。油子是养仙的行话,就是外行的意思。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人在江湖票,哪能不挨刀?这事情我也知道我自己逃不掉的,对方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我马上说:“哥哥,有话好好说。妹妹也不是故意的,你看这样,那块佛牌值多少,我就是砸锅卖铁,也都给你补全了,行吗?”

  话音一落,没人和我说话。我寻思着气氛不太对啊,不就是为了钱么?谁给不都还一样么?在一行里头,只要捞回损失,很多人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难道嫌我给的太少了么……

第2章 极品仙牌

  大概两个多小时以后车停了,我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压着走了很久的山路。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头顶套着的纸袋子才被人拿掉。

  映入眼前的是一片慌坟,几乎全部都是没有墓碑的土疙瘩,这地方不是正规墓园,就和一块野地一样,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些荒草野草,看起来非常荒凉。

  我对面站着一个穿唐装的老大爷,手里头把玩着两个核桃。他身边站着两个魁梧的非洲鬼,两个非洲鬼手里一人拿着一个军用的铲子。我心头一惊,尼玛……这不会是直接要把老娘给‘咔嚓’了吧?!我心头突然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老大爷虽说上了年纪,可一双眼睛却灼灼生辉,一身短袍配合他干瘦的身体,显得格外精明。总算是见到了领头人了,我咽了咽口水,讨好着说:“大爷,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个狗灵的佛牌的事情,既然是我给您把事坏了,那我就努力把事弄好。你损失的我都给你赔了,闹出人命可就不好收场了呀。您说呢?”

  老大爷对我拱了拱手,虽然面上客客气气的,但是气场却很强势:“小姑娘,在下沧水,今天请你来这里,佛牌的事情一笔勾销,有个小事还请你帮上一帮。”

  沧水?!我愣住。这个名字我听说过,他可是西藏德遂镇里头的名家,是个老前辈。传闻他性格内敛,六十大寿以后就退出江湖了,在我们这一行里头很少露面。怪不得那个小帅哥拿来的佛牌还有点灵气,火候也不差,原来是他手下的人做的,完了,看来我这次得罪的人是个老道,他说的小事如果自己能做好,那还要我作甚?

  果然,沧水说完就把一个万古钱穿成的剑拿在了手里,两个非洲鬼一前一后,夹着我往里头走。我很快走到西南角边上,停下后,我发现这边的地方鼓起了很多不起眼的土包,大大小小竟然有几百个之多。

  我们伟方不比南方,自古以来,这里的老坟就很多,帝王朝都也大都建立在这边。年代久远了,地形虽然有所变化,可是地上埋了死人的地方都会多多少少鼓起一个土包出来。这里既然有几百个土包,那就证明这里死的人最少也有好几百了,想到这里,我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沧水一指,两个非洲鬼开始挥舞起手里的铲子冲着一个土包开始挖,自己站在一旁定定的看着。脱离束缚的我四下一张望,黑灯瞎火,来的方向都辨不清了,便按下了逃跑的心思。想着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得悻悻的看着两个非洲鬼正干的热火朝天。

  我往坟地里头瞅了一眼,没有看见棺材,反而看见了四只驴蹄子,驴蹄子没有腐烂,上头也没有生蛆,土是生土,应该就是这两天才埋进去的。

  沧水对我说:“小姑娘,你的身份不俗。从小就学了养仙的本事,也得到了家族的真传。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将军冢,等会儿你帮我请一下仙,咱们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他怎么知道我从小得到家里真传?我微微一惊,很快平静下来,看来这个老大爷背后没少花费功夫调查我。

  沧水说的请仙是这样的,那些死了年代久远的人,在地上埋得久了,就会沾上一些很厉害的阴气尸气,一般人遇见这种老鬼了,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缠上,下场很惨。但若把这些老鬼用在正道上头,不仅不会惨,反而还有意想不到的大收益。

  墓里的东西,怨气大,毒邪之气也不小。养仙的人难免要沾惹这些东西,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冒险去养仙。闹饥荒的时候,我太奶奶因为蒙受冤屈,不得已走上了养仙的道路。

  我爸生前和我说过,我太奶奶五行属火,命硬。后来机缘巧合下乡的时候学了点本身,利用养仙沉冤得雪,一下子成了十里八成的名人。后来家里条件逐渐好了,我家就很少养仙了。

  我告诉沧水,养仙这种事情,我一直都当做童话故事听。我父母去世的早,我从小学开始就学习和养仙有关的事情,但是我却很少做这些事情,佛牌这件事情,我也是无意撞破,没什么恶意,这事我一个小姑娘恐怕做不来。

  沧水不为所动,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强扭着我跳下了坟冢里头。命令我道:“去烧三根香,我来处理一下这四个黑驴蹄子。”

  黑驴蹄被土埋着,半虚半掩,这种玩意儿自古以来就是辟邪用的,除非墓里有粽子才可以发挥极大的效果,若是遇见有道行的老仙,不一定有什么用。我听着沧水的话,开始转过身去烧香,顺便用眼睛瞅着周围,寻思着找个地方不动声色的跑掉。

  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没等我行动,沧水头也不抬一下的说:“这烟火碰见黑驴蹄子,就会释放出一种阴气,普通人是闻不见的,但是这个地方,刚死的不到一年的人就会被通阴,你要是离开有烟的地方,没有了庇佑。这死人诈尸了,第一个扑倒的就是你。”

  这是威胁我咯?我本想反驳他两句,觉得这个小老头肯定是故意吓唬我。就在我开口说话的瞬间,空气里头传来一种特殊的味道,有些似曾相识……擦!后知后觉的我心头一颤,这个臭老头居然用了招魂散!怪不得他说我跑不了!这个招魂散一出。别说是刚死一年的新鬼了,就算是死了十年八年的也会诈尸啊!这地方荒郊野外的,万一有个家伙从墓里跑出来追我咬我,我一个弱女子肯定跑不了啊!

  可怜我家里就剩下我这么一根独苗,我可不想早死在这个地方。看着眼前升起的烟火,我心头泛起一阵冷意。天色已经不知不觉暗了下来,冰冷的山林,摇晃的数目,透骨的阴风,远处还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猫头鹰的惨叫声,我的心不由得又颤抖了两下。

  沧水把黑驴蹄子拿走以后,对着他的两个手下说了一声可以了,沧水起身把我拉到一旁,对他的手下说打开吧。

  原来他的两个手下已经把这个地方挖出了一个大坑,坑内露出了一个两头齐高的白色象牙木棺材,两个人吃力的搬开棺材盖板。

  盖板被掀开以后,周围一阵阴风闪过,温度突然变冷了好几度。黑驴蹄子对准了棺材口,我能感到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朝着黑驴蹄子这边流窜过来,滋滋滋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眨眼的功夫,两个黑驴蹄子顷刻间就化成了一滩黑水,其余两个则一动不动的留在原地冒着黑烟。

  沧水两个手下退到一边,又把我拽到棺材旁,我深呼一口气,鼓起勇气瞪大眼睛看向棺材里头,里面没有什么值钱的文物,只孤零零躺着一具男尸。

  我生平见过很多种人,好看的丑的,电视上那种整过容的,天然的美的叫人移不开目目光的,帅的猥琐的,全都见过。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和这具男尸媲美的人!他的美是你只要看一眼就会被深深的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惊艳!他的风姿,是用任何语言都形容不出来的绝世之美,当之无愧的婉若游龙,翩若惊鸿!

  恍惚之中,我竟然有了种一见此人误终身的错觉,心头无故一疼……

第3章 绝美男尸

  男尸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他的身上穿着一身如血的红衣,衣服上头用金钱缝上了一个翩翩起舞的火凤凰,像是喜服。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双目紧闭,静静地躺在棺材里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祥和,长长的睫毛在眼窝下头留下了大片阴影,他死的时候应该是没有什么痛苦的,因为嘴角处微微上扬着,带着温暖的浅浅的笑意。

  棺材的两端和坑里的地面都是一样的高低,不需要做过多的移动。沧水对我开门见山的说道:“小姑娘,这具男尸的前世是个将军,他的身下压着一块仙牌,实属难得,还要麻烦你帮我取出来。”

  我被男尸的容貌吸引,要不是沧水这句话,我差点都忘记他已经死了好几千年那么久了。我屏住一口气,仔细观察了半天,发现这个男尸的小拇指上头牵引着一条细细的金线。

  金线的尽头,被压在男尸的双手下头,投过他的指缝,可以看见里头有一个碧绿的仙牌,仙牌上头隐约可以看出雕刻了一个逼真的九天玄女图。想要拿到这个仙牌,必须拿开男尸的双手,但是尸体这种东西,并不是说碰就能碰的。

  我抬头看着沧水,说道:“老大爷,我们灵氏一族有个规矩,养仙可以,但是墓里的东西打死都不能碰。不知道这具男尸什么背景,我也不敢贸然行事,你知道的话还劳烦把丑话讲在前头。”

  沧水闻言,点点头。“其实说来也巧,上个月我来这里躲清闲,路遇过此处,感觉这里地形奇异,一时技痒,便出手探测一番,就发现了这个寻龙穴。”

  沧水满面红光,看我一副静心聆听状,捋了捋下巴那几根稀疏的山羊胡,接着开口道“这男尸看服饰是秦朝的,这尸体经历千年也没有腐烂,证明他身上有不俗之物。可惜当时阴气太重,我没敢贸然行动,重新把棺材埋了起来。今天又弄了四个黑驴蹄子,两个上百年的,两个上千年的。百年的遇到这尸体的阴气瞬间就化为浓水,千年的还可以抵挡个一时半会儿。我知道你是行家,这才把你请过来。只要你可以帮我请走这个仙牌,那么从前的恩怨我们一笔勾销。”

  沧水说的虽然客客气气,但是口气却十分生冷。我知道,如果今天我不帮他把事情弄成了,很有可能明天的时候我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利弊衡量以后,我决定先礼后兵。

  我奶奶曾经给我讲过请仙的事情,但我从来都没敢做过这种事情,就问沧水,还有香火吗?

  沧水对他一个手下说,查理,给灵姑娘请香。

  查理递过来一把香,我抽出来了二十四根,用火点燃,插在了男尸头顶上方的土里。跪在棺材前,三跪九叩,默默念道:“这位小哥,贸然打扰你的清净实在是对不起啊,这次我也是受人所迫,如果可以平安度过此难,我愿以香火元宝蜡烛供奉你七七四十九天,为你念佛超度。”

  我奶奶说过,一根线是许愿的,三根香保平安,六,九,十二根香火是用来清除冤孽的,二十四根香火则是最上等的香火,虽然耗损自己,但也是最具有灵性的,想要通鬼神,烧香的话就必须是二十四根。

  仙牌这种东西,分为活的和死的两种。死仙牌就是普通石头做的,没有灵性的。但若天天佩戴,跟人的血脉肌肤息息相通,那就有了灵性,成了活仙牌。

  这个九天玄玉的牌子看起来通身翠绿,就算我这个外行业看得出来这个仙牌的水头很足,不是俗品。

  这种有了灵性的仙牌都是认主子的,这个男尸死了之后墓里头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么一块仙牌,想必仙牌对他而言一定很重要。我烧香拜佛,也是对他表示尊重。

  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香火,见没有异常,就知道可以请仙了,把手伸进口袋里头,掏出了一个小镊子出来,小心翼翼的开始顺着男尸小指上头的金线将那块仙牌往出拉。我的动作十分轻柔,就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男尸,被他狠狠咬一口,那我就小命玩完了。

  仙牌从男尸的指缝里头脱离了出来,一股清冷的气流从我指尖划过,竟然还带着一股特有的香味。

  我判断这款仙牌并不是一块普通的仙牌那么简单,它里头似乎封印着某种力量,通透寒凉,让男尸的身体经历千年而不腐,要是把这块仙牌请走,这股力量也会消失,他过不了几天就会成为一堆骨灰。

  沧水他们见我动手的时候就已经爬到了外头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墓里头站着。见我动作有些缓慢,沧水对着手下说,查理,你给小姑娘壮壮胆。

  查理闻言,立刻跳下来,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匕首抵住了我的后腰,呵斥道,快点,不然现在就让你见血!

  我看着眼前的二十四根香,烧的很快,我必须要在香火烧完之前拿走仙牌。

  我在心里头说,真是作孽啊!然后飞快的一拉,先把男尸手指上的金线绕开,又将他手里捂着的仙牌扯了出来。

  跟我想的一样,这真的是一块极其罕见的仙牌,上头雕刻的九天玄女栩栩如生,隐约可以看见里头游走着一条小蛇似的浅色光晕,背面刻了一个‘伟’字,伟字的下方却刻了一只朱雀的图案。

  从字迹以及上头朱雀的图案来看,神形兼备,饱满中见灵性,整体造型显得十分大气自然,线条也很优美,应该属于秦朝早年时代的产物。

  查理突然从我收里头把仙牌夺走,沧水想要阻止他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听他猛地惨叫了一声,扔掉仙牌,握着自己的手开始痛哭流涕!

  另外一个非洲鬼下来扶住他,冲我发火,问我是不是耍了什么手段,就连沧水也是一脸阴狠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说道,这块仙牌有结界庇佑,加上在墓里头放了上千年之久,自然就沾染上了一些阴毒之气,抓紧时间用童子童女的尿给他,嗯,最好喝上一口,保证尿到痛除。

  非洲鬼看着自己的同伙,眼睛都给红了,然后两个人一起无奈的对沧水说,师傅,我俩早就不是处男了啊……

第4章 意外之喜

说完这句话,他们又集体看向我。我微笑着看着他们,心想姑且赏他们一杯尿喝吧,也算是对他们做了这些缺德事给这墓里的小帅哥赔礼道歉了。

沧水狠狠地骂了一句两个废物,然后扯下来一个布条扔给我。我接过布条,警告他们可不许偷看,这才蹲了下身去……

当我把沾了尿的布条扔给查理的时候,他很快就不疼了,但是只要一松开布条,疼痛就会慢慢加重。最后实在是逼不得已了,心头一横,将布条狠狠地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头。我在一旁看着,乐的差点笑出声。

沧水让我去掉仙牌上头的毒气,我把已经烧完的香灰洒在了仙牌上头,后头又找了一把野生的枯紫草点燃,等上头的阴气散了一些,我这才找沧水借了一把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心,用血滴在上头,然后用自己的衣服擦干净了仙牌。

表面看我是在擦仙牌,实际上我是用自己的血喂饱了这块玉里的小仙,暂时不让里头的毒气暴露出来,一旦注入了活人的灵气,仙牌就会变得温和一些。

请来的仙和人是一样的,都是有脾气的,止住了仙的脾气,就算是暂时把他请到手了。

我擦仙牌的时候,能感到里头有一股强烈的气流在窜动,看到仙牌不伤人了,另外一个非洲佬立马从我手里把仙牌抢走,跳到了墓外头交给了沧水。

沧水拿到仙牌的那一刻,脸上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他颤抖着手来来回回的看着手里的宝贝儿,笑着说道:寻龙穴里头千年才出这么一个绝世稀品!这一趟没白来啊!

看沧老头高兴的样子,我拍了拍手说:“老大爷,你要的东西我以及帮你拿到了,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沧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毛骨悚然:“小姑娘,这墓里躺着的怎么说也是一个将军,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怎么就不懂得替人着想?我看你们夫妻相倒是很足,不如成全你们配个阴婚!”

沧水这个老头心狠手辣!玩的一手好套路!他先是利用我,后头又想灭了我!我心头猛地一惊,再也不迟疑,就算我葬身此处,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我伸手抓了一把香灰,猛地撒了出去。

刚刚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谁知道沧水那老头跳下坑来直接朝我扎了一刀,接着那两个非洲鬼不留余地的把我踹在了棺材里头。

我疼的动弹不得,试图用手捂住自己的手腕,血水顺着指缝不停的往下淌……趁我受伤的时候,棺材盖子突然就被人一下子盖上了!

隐约间,我听到沧水在外头对两个手下说:“这里马上就要出事了,很有可能会诈尸!这玩意一旦咬起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把棺材钉子给订上,把人埋了!你们都快点,不然来不及了!”

沧水用刀扎我的时候,我用手挡了一下,没想到把手腕那里直接就划了一个大口子。那两个黑鬼力气很大,一脚踹下来,我连个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个时候想要反抗,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

可是,我不甘心!我才这么年轻,怎么能说死就死?我坐起身来,试图推开头顶的棺材盖子。手触碰到男尸,感觉有些奇怪,他的身体竟然不是那么冰冷了,甚至……还有了一些温度?

我不想压在她的身上,就把他往旁边推了一把。很不巧我推的不是地方,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两腿之间有个小和尚直突突的挺立在哪里……这时,突然身边响起了长长的呼吸声,封闭的棺材里头,我心头一颤,吓得直冒冷汗。

一阵甜腻的薄荷香气传了过来,耳畔的叹息声变得越发真实。我的身体空荡荡的,流血流的整个人都晕头转向,整个人摇摇欲坠,像是将要坠落在地面的秋叶。惶恐不安的情绪围绕着我,感觉黑暗之中像是有人在我身边阴冷的窥探一般。

一阵阴冷之气爬到我的脊椎骨上,我越想越觉得这具男尸会炸!脑海中忍不住幻想了无数自己被咬的场景,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变得紧张起来,正当我害怕的浑身颤抖的时候,沧水带着两个手下开始往棺材盖子上钉钉子了。

活活闷死的人死相太多书都很惨烈,我不想死!

听着头顶上方传来哐哐当当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我拼了命的去顶头上的棺材盖!

就算我痊愈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这个棺材这么重,我都不可能推开。更何况现在我受了伤,只要微微一用力,手疼的就像是快要断掉一样,伤口处滴滴答答的往外流着血水。要是不快点包扎好,估计没几分钟我就命丧当场了。

我用牙咬住自己的秋衣撕下来一大块棉布,用力的缠在伤口上头,打了一个死结。

这时头上又传来一阵铲土的声音,砰砰砰几声,土砸到了棺材上头。看来他们的工作已经做完了,这是准备活埋我了!

就在我满心绝望的时候,隔着厚厚的棺材板子,突然就听见外头传来几声惨叫,一个人在外头神神道道的说着些什么,声音充满了怨毒和愤恨。

接着,就听见那两个非洲鬼发疯一样的惨叫声和沧水的嘶吼声,然后就响起了一阵非常嘈乱的脚步声,看来是上面出事了!

我的夫君是仙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的夫君是仙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乾坤武医王11章(第十一章 收保护费吗?)

    原标题:乾坤武医王11章(第十一章收保护费吗?)小说名:乾坤武医王第十一章收保护费吗?第二天早上,张扬为了不让蓝颖尴尬,先一步出去买了早点搁在了餐桌上,然后才背起挎包,扬着一脸如阳光男孩一般的笑容出去上班了。张扬之所以不再回去继续做他的实习生,除了因为那个富二代刘峰和贱人李倩倩在那儿,更重要的是现在的那些医师能交给他的,他张扬已经不屑去看了。与其浪费时间,张扬还不如将这些时间用来工作上,只要他的资金足够,他就可以买更多更好的药材。然后按照乾坤医典上的配制药方配出一味味他所所要的药汤来强大自己的修

  • 姻缘丝丝绕我心11章(第11章 少奶奶)

    原标题:姻缘丝丝绕我心11章(第11章少奶奶)小说名:姻缘丝丝绕我心第11章少奶奶江天恒看着沈悦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他莫名的觉得,这个女人很是可爱,一有这个想法江天恒都被吓了一跳,真是见了鬼了。夜晚...,沈悦洗好澡后缓缓走出浴室。看着卧室里的江天恒,沈悦总感觉很是变扭,以前和梁博在一起的时候顶多是牵牵手,连吻都没有接过。现在枕边突然有了个男人,还是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沈悦总感觉很是奇怪。江天恒自然是看出了沈悦的犹豫,他漫不经心的开口:“怎么,还等着我抱你过来?”沈悦脸腾

  • 恒天武娘11章(第11章 酒吧偶遇)

    原标题:恒天武娘11章(第11章酒吧偶遇)小说名字:恒天武娘第11章酒吧偶遇看到阿斌这个样子我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嘿嘿,之前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你能拿我怎么样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以后,我十分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酒吧也快开门了,换好了衣服以后我就连忙出去做准备工作了。切果盘,擦杯子,拖地,抹桌子,反正只要是能做的我都去做,期间梁姐还过来过,看到我这么能干之后梁姐还夸了我两句,听了这话,别提我这心里有多开心了。而等到酒吧开张之后,我却突然在酒吧里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人,秦思语。

  • 纠缠不断的情丝11章(第十一章 回忆)

    原标题:纠缠不断的情丝11章(第十一章回忆)小说书名:纠缠不断的情丝第十一章回忆毕竟,看小男孩的穿着,不比小颜臻差,家境应该很好。大家庭出来的孩子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防人之心以及自救的方法,可是这个男孩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被人逮着打算带走,这得多蠢啊!小颜臻认为。小男孩也很郁闷,自己经常被人夸奖。什么聪明伶俐,机智过人,天才一类的,却从没被人骂过‘蠢’,不过自己不反感罢了,小男孩看着陪在自己身旁的小女孩,笑的眼睛弯弯。好不容易三个人东躲西藏,赶到警卫处,就看到颜父颜母派人找小颜臻的人,而颜父颜母自己

  • 芳草年年与恨长11章(第十一章 别殃及池鱼)

    原标题:芳草年年与恨长11章(第十一章别殃及池鱼)小说名字:芳草年年与恨长第十一章别殃及池鱼仲少恺眯起狭长的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嘴角一勾,“你不是故意的吧?”夏冉默:“……”什么人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见识。“撞你了,嗯——?”可她一张利嘴转身回了句,声调里含着不满。下一秒她就为自己随口说的话负责任了。仲少恺颀长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倾斜过来,痞痞地一笑透着冷意,好巧不巧地夏冉默猛一仰头四唇相碰,夏冉默眼珠瞪得硕大,满是怒意。她别头想躲开,熟知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擎住,她丝毫动弹不

  • 商界神算师11章(第十一章 不是一路人)

    原标题:商界神算师11章(第十一章不是一路人)书名:商界神算师第十一章不是一路人眼见身边的人都逐渐走光,李芳几次想要借故回家,都被柯志光拦了下来,没过多久偌大的包房就只剩下四个人,除了冯莹岚变成李芳之外,其他一切都没有变。马德明坐在旁边双眼放光,他觊觎李芳这个尤物已经很久了,只是李芳每天下班都有老公来接,拒绝所有约会,一直没有时间下手,正好最近他老公出差,今天可是个绝佳的机会。柯志光以为李轩留下来也是想分一杯羹,暗想以后靠着这个家伙来钱,让他一起玩玩正好笼络人心,也就没有多说。其实李轩现在内心正

  • 孤岛情王11章(第11章 发烧与饥饿)

    原标题:孤岛情王11章(第11章发烧与饥饿)小说名:孤岛情王第11章发烧与饥饿我的好运终于到头了,杀野狗只是受了一点伤。遇到人熊全身而退。而以身犯险,引走人熊后还逃了回来。只是背上多了几道伤口。换个其他人来,可能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可是我的好运终于到头了。就在回到山洞的下午,我准备去找点吃的时候,整个人踉啮了一下,直接软倒了。不久后,我开始发烧。浑身发烫,连动的力气都没有,难受无比。要靠李夜瑶照顾。连自己动都困难。很快,我在发烧中,感受到了更多的饥饿,让我的身体更加的虚弱。我烧得不省人事。不久后

  • 世界审判者11章(第十一章 暴力 简直是暴力)

    原标题:世界审判者11章(第十一章暴力简直是暴力)小说名称:世界审判者第十一章暴力简直是暴力“暴力,这简直是暴力,哎呀,小雪,你说咱们班来了一个暴力男,以后咱们可怎么在这个班级里面混呀?”汪真真看到陆天明打曹方跟马温二人之后,眉头皱巴巴的,小脸也跟着严肃起来。“该怎么混就怎么混呀,反正这几名垃圾学生早就欠收拾了,夏老师身为咱们的班主任,对他们一直放任不管,其他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对这些人更是严厉多于畏惧,现在好不容易有人来清除班里的老鼠屎了,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夏无双都没有去看陆天明怎么去教训曹方跟

  • 霸绝九霄11章(第十一章我惹的就是三少)

    原标题:霸绝九霄11章(第十一章我惹的就是三少)书名:霸绝九霄第十一章我惹的就是三少“这丫真找死!”秦龙本想一脚将偷袭他的家伙踢出九霄云外的时候,但忽然闻到一阵香风传来,一个曼妙的身姿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握着一根银针,精准的刺到那偷袭他的男人拳头上,男人吃痛,把手缩了回去。替秦龙出手的正是蓝碧霞。偷袭秦龙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丑陋男人,用手捂着自己的右拳,嚷嚷着:“蓝姐,我可是在帮你啊。胖丫头小云说这里有一个色狼,所以我们就来了。”“侯三,这里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管。”蓝碧霞一改刚刚的温柔语气冷淡地说道。

  • 总裁的天价新娘11章(第十一章 捉奸在房)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新娘11章(第十一章捉奸在房)小说名:总裁的天价新娘第十一章捉奸在房司机小郑的药早已经买来,李雨霏也冲了个澡,洗干净了身上的酒气。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用,还是因为刚刚秦慕抉的话,此时的林雨霏只是沉默着,仿佛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秦慕抉抓过林雨霏垂在床边的手,眉头皱起,林雨霏刚刚冲澡的时候应该没有顾忌伤口,现在沾了水,伤口已经有些泛白。这个女人,似乎永远也不会考虑自己。秦慕抉拿了药,仔细往伤口处喷了些,又担心喷药时会疼,不由抬眸看了看林雨霏的神色。目光触及林雨霏的脸,秦慕抉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