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婚宠契约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18:5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婚宠契约妻

第1章 卖身

  “病人的病情已经很难控制,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拖得越长,病人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越大,手术成功率越小。汇金地

  “手术费大致需要八十万,加上后面药物和复检大致总共需要一百万左右。”

  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梵小桡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双目空洞,机械的向病房走去。

  回到病房的时候,外婆身上的麻药劲还没过去,整个人还属于沉睡状态,她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外婆床边,双手拉着外婆的手,趴在床边就开始低声啜泣。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她一个人一时之间要去哪里才能筹到这么多钱,她才十八岁,刚考上大学,没有经济能力,也没有人际关系,一百万对她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可是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因为心脏病离她而去。

  ……

  晚上九点,帝豪门前,人来人往,豪车聚集。

  梵小桡身穿纯白色短袖、七分牛仔裤和白色板鞋,站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分外扎眼,酒吧中央那些男人的视线毫不遮掩的投在她身上,眸中带着赤裸裸的欲望。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梵小桡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早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现在,不过是被眼神强.奸而已,她有什么不能接受。

  十一点,她被套上一套黑色蕾丝包臀裙带上十八楼。

  裙子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了大半个浑圆,下面很短,只堪堪包住了臀部,她要是向下拉,上面就会露光,而她要是向上拉,下面就会露光。

  一路走来,那些男人投在她身上的视线甚至要比她刚进来的时候还多。

  十八楼,1808房间内。

  “给。”带她上来的胖矮男人递给她一片药。说明huijindi.com

  梵小桡接过药,也不用水,直接就那么咽了下去。

  看见她这么乖顺,那胖矮男人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伺候好了这位客人,明天来我这里拿钱。”

  梵小桡点了点头,早在她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是的,为了钱,她将自己卖了,卖给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

  而那本来留给她心爱之人的第一次在今晚就要给一个陌生男人了,她有些难过,但却不后悔,用自己第一次换来外婆手术的机会,她觉得很值。

  胖矮男人叮嘱完梵小桡之后便出了房间,出去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门。

  只留下梵小桡一个人待在装修豪华的房间内。无删节婚宠契约妻免费阅读全文

  那胖矮男人走了之后,她就坐在了大床上,没一会儿突然感觉全身燥热起来,将空调温度调到了十九摄氏度,依旧热的难受。

  到最后,她已经连意识都开始迷糊,双手无意识的拉扯着身上那件薄的透明的衣服,白瓷般的肌肤开始泛起淡淡粉色。

  穆泽城刚进房间就用手使劲扯了扯衬衣领口,今晚是小四的回国欢迎宴,中途的时候他感觉全身燥热,打了声招呼,便直接上了楼。

  帝豪是郝煜安的产业,他也有入股,十八楼的房间更是他们几个独属。

  所以穆泽城根本没想到房间内会人,进了房间,他直接向浴室走去,速度极快的冲了个凉水澡,感觉到身上的那股子燥热已经平复了许多,他才在腰间系着一条浴巾走出浴室。

  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脑子有些昏沉,直到走到床边,才发现床上竟然躺了一个半身裸露的女人。

  本来迷蒙的双眼陡然恢复清明,“你是谁?”

  要知道这间房平常都是由专人打扫,旁人根本无法进来。原文huijindi.com

  “唔~”回答他的是一声无意识的呻吟,并且她的双手还在衣服上扯来扯去,而那裸露在外的肌肤更是泛着不正常的粉色。

  这时候,即便穆泽城再蠢,也知道床上的女人是被下了药。

  “shit.”他轻咒一句,身体却已经有了反应,一股股难以抑制的燥火开始在体内四处流窜。

  他尽力去克制,可是那股子燥火却横冲直撞,即便是自制力强大如穆泽城,也未能幸免。

  床上的人儿仿佛诱人的妖精一般,小嘴无意识的呻吟,整个人在床上蹭来蹭去,使得原本堪堪包住臀部的蕾丝短裙被卷到了腰间,露出了粉色棉布内内。

  穆泽城的喉咙无意识的滚动,他本就燥热的难受,梵小桡这副样子更像是一个催化剂,顾不得太多,速度极快的脱了自己的衣服,而后整个人覆在了她身上。

  感觉到身上传来的凉意,梵小桡整个人向上弓起,使得自己更加贴近穆泽城。原文huijindi.com

  穆泽城再也忍不住,单手支着身体,微微起身准备替她脱了那碍事的衣服。

  这时候躺在身下的梵小桡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半带撒娇的开口,“不要……”

  她的意识还处于迷糊状态,现在完全是自然反应,但是对于穆泽城来说,她这样子无异于火上浇油。

  本来还想温柔点替她脱下身上的衣服,这下子他直接用了蛮力,转眼间,那本来就堪堪遮在她身上的镂空蕾丝裙已经变成了几片破布。

  事情进展到这里,别说梵小桡,就连穆泽城的意识都有些迷糊,突然,寂静的夜中传来梵小桡的一声痛呼。

  “唔~痛!”她的眉毛骤然皱在一起。

  与此同时,她绵软无力的双手开始推搡着穆泽城赤裸的胸膛,“好痛,你起开。”

  因为药物的缘故,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猫儿在叫一样,直挠的穆泽城心痒痒。

  她说她疼,殊不知,他也疼。

  谁说只有女人的第一次才疼的,男人也很疼,被绞的发疼。

  不知是谁开始了下一步,只知道到最后房间中只有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在久久回荡。

  梵小桡醒来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即便是中了药,她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而两腿间的酸痛更是提醒着她昨晚的激烈,忍着身上的痛,她速度极轻的支起胳膊准备起身,这时候身后突然环过一条强有力的胳膊,“既然醒了,不如再来一次。”

第2章 婚前协议

  说话间,也不顾梵小桡同意与否,穆泽城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作为一个憋了二十八年的老男人,一旦开荤,这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

  梵小桡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忍着身上的酸痛下床,她的衣服已经成了几块碎布,只好套上旁边属于男人的军绿色衬衣。

  衬衣很大,足足到了她的大腿,顾不得身上的酸痛向外走去,胖矮男人让她今天去取钱,那是她的救命钱,现在天已经黑了,她得快点,外婆还等着这笔钱做手术。

  梵小桡本以为昨晚那人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出了房间后还会遇到他。

  他面容俊美,五官如刀刻般棱角分明,鹰眸冰冷锋利,散发着摄人的光芒,鼻梁高挺,完完全全东方人的特色。

  上身穿着白色衬衣,下身一条黑色西装裤,衬衣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严谨却不失慵懒,整个人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手里还拿着几张纸,看见她出来,没有丝毫惊讶。

  “坐。”他慢条斯理的开口,只是简单的话语,就散发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随着他的话音,梵小桡只觉得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会是要找她算账吧!从胖矮男人的话语中不难猜出,昨晚上让她来这个房间的人并不是眼前的男人。

  不过即便内心再忐忑,梵小桡还是迈着小步子上前,有些拘谨的坐在了他的对面,她可没忘了那胖矮男人在说到他时脸上的敬佩。

  看见她坐下,对方递给她一份合约,婚前协议四个大字赫然在其上。

  “这是什么?”梵小桡不解。

  “昨晚的事情被人捅给了媒体,如果你还想救你外婆的话就签了它。”他的声音很冷,说的话也很简洁,但是梵小桡却从中听出了威胁。

  早在之前穆泽城就见过梵小桡。

  那天从部队回家的途中,一个男人抢了一个女孩的包,那女孩急得在人群中打转,小李刚准备下车,就见梵小桡突然从人群中冲出,向那个抢包的男人追去。

  他对小李摆了摆手,示意先不要管。

  那会道路还算畅通,他让小李开着车一直跟着,亲眼看见她追上那男人抢回了包,还看见她和那男人打斗的过程中故意泄恨似的在他身上踢了好多脚。

  所以昨晚他就认出了梵小桡,因为她嘟着小嘴踢人的那一幕实在是让他记忆深刻。

  再加上他身上难以抑制的燥热和她泛着粉色的肌肤,他最终还是没有委屈自己。

  在梵小桡醒来之前他就已经打电话给小李,让他查了梵小桡的背景,也知道了这几天发生在她身上事,更知道了她和王志的交易。

  王志就是之前带她上来的胖矮男子,他是这里的总经理,所以穆泽城对他很是熟悉。

  “对不起,我不能签。”她虽然缺钱,但是她不会出卖自己的婚姻。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她不愿意将就,更不愿意跟一个只见过一次面,上过一次床的男人将就。

  虽然这男人长的很帅。

  梵小桡的回答早在穆泽城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觉得意外,只是身体向后仰,直接靠在沙发上,懒散的开口,“你可以不签,但是不签的话我不保证你可以拿到钱。”

  “你卑鄙。”梵小桡怒声开口。

  “……”对于她的愤怒,穆泽城视若无睹。

  他笃定她会屈服,虽然威胁人的这个方法听起来很卑鄙,但是不得不说它是达成目的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被穆泽城无视后梵小桡紧抿着唇,双手无意识的绞在一起,耳边又响起医生的话,“病人的状态很不稳定,三天内必须手术。”

  看出了梵小桡的动摇,穆泽城继续开口,“这是契约婚姻,婚姻有效期间,我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并且我会支付你外婆所有的医药费和你的学费生活费,三年后,和平离婚,所以你尽可放心。”

  昨晚的事的确被人捅给了媒体,但是他手底下的人早已压了下来。

  而现在他之所以要和梵小桡签订契约婚姻,不过是为了堵住家里人的口。

  关于他的婚事,穆家人争论不休,弄的他每次回去都是烦不胜烦,现在正好有个看起来顺眼的,不如带回家一劳永逸。

  她是他的挡箭牌,而他,是她的救世主。

  好半天,梵小桡才终于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我签。”

  为了外婆,她连卖自己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更何况是卖自己的婚姻。

  “现在回去取你的户口本。”

  “可是我还没到法定年龄。”她才十八,按理并不能领取结婚证。

  “我会处理,只要领了结婚证,明天早晨你外婆的手术就可以顺利进行。”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强迫她,只是他的话里话外却无时不在提醒着她,他知道外婆于她而言的重要性,所以他如此笃定。

  他的行动力极强,不过半个小时,大红色的本子已经拿到了手,看着手里印着结婚证三个大字的本子,梵小桡只觉得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明明前几天她还想着自己上大学后要怎样怎样,但是这一刻,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已婚女人。

  见梵小桡一脸呆呆的看着结婚证的样子,穆泽城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去洗澡,然后换衣服,先去看外婆。”

  他一开口,梵小桡才反应过来,她的衣服全部都被他撕破了,所以她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衣。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放着一套衣服。

  她也不矫情,直接进了房间,速度极快的冲了个澡,然后拿起那套衣服,在看到里面粉色蕾丝边罩罩的时候,脸不由自主的红了。

  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站在试衣镜前面。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她长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大大的眼睛像是一弯小泉,清澈见底,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巴,长发披散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却又自带着清纯的气质。

第3章 契约婚姻

  但是只有梵小桡自己知道,她已经脏了……为了钱将自己卖了的女人,还奢望自己有多干净?

  出去的时候穆泽城依旧坐在之前的黑色真皮沙发上,不过他旁边多了一个穿黑色短袖的男子。

  梵小桡不由自主的多看了那人一眼,他明明穿着一套极休闲的衣服,但是整个人却站的笔直,仿佛……一个军人一般。

  “走吧!”三人直接乘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车库很大,里面停满了各种类型的豪车,这些车中最次的也要上百万。

  梵小桡跟着穆泽城一直走到一辆悍马车面前,那黑衣男人赶在穆泽城面前替他拉开了车门。

  穆泽城并没有自己先上车,而是一手扶着车门,视线投向梵小桡。

  直到梵小桡已经坐好,他才转身从另一边的车门上车。

  见两人都坐好,小李才转身向驾驶位置上走去。

  ……

  医院门口,车子停下,穆泽城刚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梵小桡突然伸手拉住他的衣袖。

  “怎么了?”穆泽城转头开口,明明是有些疑惑的话,配着他的声音和语气,却像是在审问犯人一般。

  梵小桡倒也不介意,虽然两人说过的话还屈指可数,但是她可以感觉到,穆泽城这样子说话只是习惯了这种简洁明了的表达方式,而不是真的将她当做犯人一样在审问。

  “你也要上去吗?”梵小桡尽量问的委婉。

  穆泽城先是撇了她一眼,直看得她心慌慌才不急不慢的开口,“虽然我们是契约婚姻,但是总要见家长的,更何况外婆的手术是我找医生来做,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看一下吧。”

  梵小桡并不知道这是他难得的解释,但是不管怎样他说的话很在理,只是在乘电梯上去的时候她还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略带哀求的看着穆泽城,小声开口请求,“等会上去后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我外婆我们已经领了证的事情?”

  外婆年龄大了,更何况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她怕外婆要是知道她为了钱将自己嫁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会气的心脏病加重。

  穆泽城自然是知道梵小桡的顾虑的,没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她。

  “谢谢你!”

  梵小桡是跟穆泽城一起进去的,小李在房间门口守着。

  “外婆,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两人进去的时候外婆已经醒来,梵小桡赶紧上前坐在病床边,伸手拉过外婆的手。

  外婆点了点头,笑着开口,“我没事。”说着她将头转向穆泽城,“他是?”

  穆泽城刚一进来外婆就注意到了,不光因为他的长相,更因为他全身散发出的那股子尊贵的气息。

  “他是……”梵小桡眼珠子一转,急中生智,“他是爸爸的朋友,听说你病了,所以来看看。”

  听了梵小桡的话,外婆一点也没怀疑,“坐啊!”

  说着她伸手拍了拍梵小桡的手,“快去搬个椅子让客人坐。”

  “哦!”

  将旁边的椅子搬到穆泽城面前放下,梵小桡有些拘谨的开口,“您先坐。”那样子仿若他真是她爸爸的朋友。

  虽说两人经过昨晚的事已经很亲密,而且今天两人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但是他对她而言,毕竟只是一个刚认识、还把握着外婆性命的法律上的丈夫。

  从她向外婆介绍他开始,他就一直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却无故让梵小桡觉得心慌。

  因为梵盛国和董悦的事情,外婆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再加上她的病情的缘故,整个人一直昏昏沉沉的,见此状况,穆泽城也没多待,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告辞。

  穆泽城走的时候是梵小桡送他出去的,电梯门打开,穆泽城进去之前突然看着梵小桡开口,“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嗯?”

  “……”那不是为了骗外婆吗?

  “明天早晨外婆做手术的时候我会过来,你不用担心,照顾好外婆就行。”

  梵小桡刚想开口拒绝,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看着电梯门上映出来的影子,梵小桡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虽然很讨厌他的独裁,但是他来也好,不然她一个人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白天睡了太多的缘故,晚上外婆已经睡熟了,梵小桡还没有一点睡意,替外婆捏了捏被角,她起身向外走去。

  医院过道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影,要是平常,梵小桡肯定会害怕,但是现在她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过道里,心里却没有一丝恐惧的情绪。

  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过道的椅子上,窗外的月光透过楼道窗户洒落进来,在地上印出了白花花的一片,明明是六月,梵小桡却觉得冷。

  这一刻,世界寂静的有些可怕。

  她想爸爸,她想妈妈,她甚至在想,如果当时自己再倔强些,那件事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一切会不会还是当初的样子,爸爸妈妈还活着,外婆也还在家里跟她打着电话。

  她依旧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的事情。

  那天她接到警察的电话,但是赶到医院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死亡。

  警察说他们是在路上发生了车祸,还递给了她一张据说是董悦一直紧紧握在手中的红色小本子。

  她颤抖着手从警察手中接过那个红色小本子,离婚证三个字赫然列于其上。

  梵小桡只觉得无比的讽刺。

  他们到底是有多想离婚,即便是到了最后一刻手里也紧紧的捏着离婚证。

  第二天,天刚亮就有护士来替外婆进行例行检查,梵小桡本以为穆泽城不过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手术前他真的来了。

  虽说他于她而言还很陌生,但是在这一刻,他的存在已经给了她极大的力量。

  在手术室外等待的这些时间梵小桡觉得是最难熬的时间,一扇门,隔着两个世界,她看不到外婆,也不知道外婆在里面怎么样了。

  她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身体绷的紧紧的,一双眼睛定定的盯着手术室的门,深怕错过了什么。

第4章 老色狼

  穆泽城本来只是静静的坐在梵小桡身边,但是在看到梵小桡紧绷的身体之后,他突然伸手将她捞到自己怀里。

  他突然的动作吓了梵小桡一跳,也让她整个身体绷的更紧,双手自然的支在他胸前,抗拒着他的怀抱,“你……”

  在她看来他们虽然已经是夫妻,但是毕竟不熟悉。

  要是穆泽城知道她心中的想法的话,肯定会嗤之以鼻,并且不屑的开口,“都已经睡过了还不算熟悉?”

  感觉到梵小桡的抗拒,穆泽城不以为然,只是冷声开口,“乖乖的,别动。”

  他本就性子冷,再加上常年的军营生活,不光是性子,就连身上也自带一股清冷的味道。

  果然,他话音一落,梵小桡立马就乖乖的不动了。

  感觉到梵小桡乖了下来,穆泽城才继续开口,“放心吧,邵博在里面,不会有事的。”

  邵博是他表弟,同时也是全国著名的内科医生,尤其擅长心脏手术,虽然平常有些不靠谱,但是医术是真的没话说。

  梵小桡虽然不知道邵博是谁,但是想来能够让穆泽城这么信任的人,医术定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外婆手术的这段时间里,梵小桡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虽然穆泽城让她放心,也虽然她一直表现的很淡定,但是她心里其实还是很害怕的,毕竟只要是手术,就有可能发生意外。

  煎熬了近三个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手术很顺利。”只是简单的五个大字,对于梵小桡来说却像是她阴暗世界里射入的一道光芒。

  护士们直接将外婆送到了十五楼的一间贵宾病房,病房很奢华,像是五星级的大酒店一样,并且里面还有单独的卫生间和小厨房。

  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穆泽城安排的,虽然他威胁了她,但是他起码没有委屈外婆。

  “谢谢你!”安排好外婆后,梵小桡转头对着沐泽琛开口道谢。

  “不用,你先去洗把脸,然后我们回去给外婆拿些换洗的衣服。”她的眼睛因为之前哭过的原因红红的,像是兔子一样。

  从医院出来之后,穆泽城直接带着梵小桡去了她家,到了房间门口,梵小桡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前天晚上抱着我说的,还说让我送你回家。”说这话的时候穆泽城脸不红心不跳,反倒是梵小桡羞的脸红红的。

  虽然前天晚上她被下了药,但是身体上的感觉却全部都在,她当时是真的胆大,竟然双腿盘在他腰间,求着他要。

  半天没听到梵小桡的话,穆泽城转过头便看见梵小桡的小脸通红,他眼底的神色深邃起来。

  穆泽城伸手准备从梵小桡手中取出钥匙开门,感觉到他的动作,梵小桡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一退便是一个踉跄,直直向后倒去,眼看就要摔倒,穆泽城及时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小心点。”

  四目相对的这一刻,梵小桡只觉得自己紧张的全身都蹦的紧紧的,一双眼睛更是睁的圆圆,眨也不眨的盯着穆泽城的俊脸。

  这时穆泽城突然低头,随着他的动作,梵小桡的心突然开始扑通扑通跳起来,那声音大的她自己都可以听到。

  突然,穆泽城伸手在她嘴角拂过,而后直起身子,“你嘴角有东西。”

  “呃……”神经病。

  身子直起来之后梵小桡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好丢人,她才不会承认她刚才是被美色所迷惑了。

  “还不开门?”突然,穆泽城开口,只是在梵小桡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指蜷缩了下,刚才的触感还不错。

  房子并不大,但是收拾的很温馨,梵小桡很快便收拾好了外婆换洗的衣服。

  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在客厅里见到穆泽城,顺着被打开的房门进去便看到了坐在她粉色床单上的穆泽城,她的房间收拾的很小公主范,他呆在里面显得很是突兀。

  “都收拾好了?”感觉到门口的动静,他转头。

  梵小桡点了点头。

  “过来。”穆泽城对着她招了招手。

  梵小桡很是嫌弃这个动作,觉得像是招小狗小猫一样,不过她还是挪动着步子走了过去,谁让他是她的金主呢。

  刚过去就被穆泽城一把抓到了怀里,她不喜欢这个姿势,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极不舒服的动来动去,微颦着眉开口,“怎么了?”

  穆泽城不语,也不制止她的动作,只是一手钳制着她不让她下去。

  突然梵小桡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抬头看向穆泽城,小嘴微张,怒目圆睁,一副不可置信被吓坏了的模样。

  她感觉自己快要欲哭无泪了,那根棍子现在就顶在她股缝之间。

  这是夏天,穿的衣服本来就少,那根棍子就隔着几层薄薄的布料顶着她,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根棍子还貌似调皮的自己动了动。

  “老色狼。”

  “还可以更色。”

  她不知道她这副样子有多诱人,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嗫喏着粉唇再配着她那张精致的脸,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穆泽城再也忍不住,转身一把将梵小桡扔到了床上,动作虽然粗鲁,但是却用了巧劲,并不会摔痛她。

  即便是大热的天,他也穿了一件衬衣,他站在床边,慢条斯理但是却又极其迅速的开始解自己的扣子。

  很快,衬衣被他扔在了地上,露出了他结实的腹肌以及向下蔓延的完美的人鱼线。

  感觉到她的意图,梵小桡想从床上爬起来跑出去,这个过程穆泽城一直看着她并没有动作,直到她快要出门的时候才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再次一把拉到了怀里。

  “外婆还在医院等我。”梵小桡焦急开口。

  “有护工在。”

  “可是外婆醒来看不到我会着急。”

  “医生说外婆今晚不会醒过来。”穆泽城一边说一把抱起梵小桡放到床上,而他整个人也随之压在了她身上。

  因为天热,她只穿了一条吊带和热裤,而现在,她的吊带早在刚才两人拉扯的过程中就被卷到了腰间以上,露出了平坦的小腹。

婚宠契约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宠契约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目录预览:第3章总有贱人来挑事第4章公主不是你想当第5章什么最宝贵第3章总有贱人来挑事顾洛凝循声望去,果然见一群人正朝这边走过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穿大红色衣裙的宫装丽人,头饰繁复,裙子在地上拖了老长,后面还跟着十几个宫女和宦官。那男子“啧”了一声,皱眉道:“糟糕,她怎的来了?”“她是谁?”顾洛凝眨着眼睛问。男子愕然道:“八妹,你这连番劫难当真如此厉害,竟连自家人也不认得了?”顾洛凝暗说,我知道那才叫有鬼呢,于是索性装出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目录预览:第一卷第3章去镇上第一卷第4章谈生意第一卷第5章纳兰出口第一卷第3章去镇上月白色的,质地上好,凌月轻轻摩挲着,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难道要去找那个人吗?凌月有些好笑,纳兰王府,那人又叫纳兰,一听就是王爷,别说她不知道在哪,就算知道,到时候对方还能记得她吗?也许还会惹来一大顿麻烦。算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将布片收起来。关于跟凌梅花不对盘的记忆,其实挺奇葩的,原因就是凌月肚子上有块红色花式胎记,

  • 溺宠一等狂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溺宠一等狂妃目录预览:第3章痴傻四小姐第4章不许动她第5章预期的效果第3章痴傻四小姐还有一直站在叶婉蓉身旁的另外一个相府三小姐叶婉卿,表情一直淡淡的,眼神一直紧随今晚的宴请的太子身影不离,将手中的丝绢一直紧紧地攥在手心,殊不知内里却是满满的冷汗。倒是她身边的三姨娘,本是叶兴在风花雪夜之所游玩所得,不想却让这女人怀里身孕,身为凌国相国,自是不能被人抓去把柄,大夫人便只能忍气吞声,命一个婆子给她盖上盖头领进府里,这女人毕竟出生风月之地,甚会讨取叶相欢心,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目录预览:第一卷韬光养晦第3章嬷嬷发怒第一卷韬光养晦第4章找谁报仇第一卷韬光养晦第5章心狠手辣第一卷韬光养晦第3章嬷嬷发怒“早已安排好了,只等夫人一声吩咐!”碧桂低垂着眼眸,嘴角扬着一丝微笑。夫人说了,只要这事一办妥,就将卖身契还给她,并许诺给十两银子,放她出府。“很好,现在去安排吧。早点了事,我这心也早点踏实。”后面的这句话,杜凌氏是含在嘴里说的。刘嬷嬷一身破旧衣裳,紧皱着眉头,一脸忧愁。想到自家的小姐,心里就疼得难以呼吸。

  • 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目录预览:第3章腰不够细第4章我喜欢蕾丝的款式第5章一群小流氓第3章腰不够细“进。”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位佣人抬着一个堵着嘴、五花大绑的女孩子走进来。“西少爷,洛小姐到了。”“出去。”慕泽西淡淡地吩咐了一声。两个佣人手一松,被绑着的洛依然“啪”一声摔到地上,俩佣人也不扶她,直接后退着出去了……洛依然是迎面摔下去的,鼻血都快撞出来了,气得直蹬腿,“唔唔唔……”“青姨。”青色职业套装的妇人听着他的吩咐,上前将洛依然扶起来

  • 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目录预览:第一卷楚京措第3章短暂的一生第一卷楚京措第4章不简单第一卷楚京措第5章如此父女第一卷楚京措第3章短暂的一生来的是个将近四十的中年人,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下人,由此可见在这府中的地位。他穿了一身华贵的墨绿色长衫,头发束起并用羊脂白玉做的簪子固定,一双凌厉的桃花眼眼角含煞,看向自己的表情好似恨不得要吃了自己。而被阮漓踩在脚下的少女在这人进来的前一刻就已经大喊出声:“父亲快救我!”阮漓心下一动,二话不说就又给那少女一

  • 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目录预览:第3章血色棺材第4章回到教室第5章棺材里的男人第3章血色棺材我和我爷出来的时候,大约是两点钟,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沟沟,现在天儿也已经开始黄了,因为农村通常都是天黑的比较早,所以现在天边隐隐约约有些擦黑的模样。我不能在外面留的久了,这野外的脏东西大多数都是一些怨气重的,要是被碰见了,准完蛋!可是我还没有找到我爷,担心我爷会出什么事情,心里一时间万分着急。我试着像外面走了去,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我一脚踩了空,恐惧

  • 农家世子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农家世子妃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农家世子妃目录预览:第3章姐妹情深第4章婆婆架子第5章说个价格第3章姐妹情深“给我老实点,今日要是不能让我如愿,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凌萱强忍着痛意,看着姜紫鸢面带笑容,眼里带着阴毒警告之意,冷冷一笑:“有本事,你最好让我现在就死,否则今日之痛,我将千百倍的还你!”姜紫鸢听到这话,莫名得打了个寒颤,紧接着一股冷意,从心底向全身扩散开。原本拧着凌萱腰际的手,也好像被什么蛰了似的,直接松开,狂甩!两人这厢得举动,姜郭氏和张何氏自然是不知道,她们还在为那价格的几

  • 我的神器是辣条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我的神器是辣条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我的神器是辣条目录预览:第3章征服葵花莽第4章苦逼废柴梗第5章丫鬟翠花第3章征服葵花莽相比与场外的各种猜测,场内的气氛就显得很紧张。赵彤彤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手中的辣条已经消失不见,在看那怪物口中正在咀嚼的东西,便已经了然。她轻咳一声,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看着它,露出讨好的笑容:“那个,你看,大哥,辣条我也已经请你吃了,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呗。”赵彤彤不知道她说的它是不是会听得懂,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解决她现在的困境,毕竟她现在不仅受伤,还

  • 溺宠绝品医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溺宠绝品医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溺宠绝品医妃目录预览:第3章再惨死一次第4章脸皮还能再厚么第5章送你去见上帝第3章再惨死一次对于苏染蓁突然转变的态度,萧聿好像丝毫都不意外,只是嘴角再次蔓延出一抹诡谲的笑意,在夜色下显得十分的渗人,一双寒眸带着某种要杀人般的冷意,令苏染蓁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拔凉了不少。这感觉,简直就像是置身在冰窖里!看着苏染蓁那苍白的脸色和萎下去的气势,萧聿眼底的玩味却越发的重了重,嘴角弧度意味深长。他是挺好的,就是某人恐怕要不好了……而就在苏染蓁望着萧聿那张表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