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46:07 来源:网络 []

书名:重生之庶女翻身记

第1章 此生将心错付

  “啊——啊——”女人痛苦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再加把劲,再加把劲!!马上就出来了!”

  “痛……痛……”辛晓寒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被子,枕头早已被汗水给沾的湿透。

  “我要死了——啊!!”她的声音沙哑,此刻一张娇俏的小脸因为过度的疼痛而皱成了一团,比纸还要苍白几分。

  今天,是她为那个强要了她身子,害她沦为嫡姐陪嫁滕妾的男人,分娩产子的日子。不知道,这个孩子的诞生,能都改变她在这个家里,备受折磨的生活。

  这样的疼痛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时辰了,稳婆都急的是满头大汗,这脚下都有些发虚了。

  伴随着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辛晓寒整个人脱力的瘫在了床上。

  她气若游丝,睁着眼睛,虚弱的对稳婆说:“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啪——”

  门猛地被撞开,只见门口快步走进来一男一女。原文huijindi.com皆是一副焦灼期待的模样。

  看到来人,辛晓寒的脸上泛起一层苦笑,轻声唤了一声:“大姐,相公。”

  来人正是辛晓寒的夫君陆子安和嫡姐辛文萱。他们穿着锦绣华服,与这破败清寒的屋子格格不入。

  两年前,辛晓寒作为陪嫁,跟嫡长姐辛文萱一起嫁进了这宰相府。

  辛晓寒原以为离开辛府,就算是脱离了过去的一切。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宰相府的日子又是另外一个炼狱。无删节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免费阅读全文

  她躺在床上,有些微微出神。耳边是孩子一声一声的啼哭——

  “是个男娃还是女娃?”辛文萱皱着眉头,看着浑身满是血污的孩子,一脸嫌弃。她的手紧紧的挽着一旁陆子安的手,出声问着稳婆。

  “恭喜大人和夫人,是位小姐。”稳婆一脸喜悦的说:“模样生的可俊俏呢。”

  “呸,又是一个赔钱货!”辛文萱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再不去看那个孩子一眼,仿佛多瞧一眼,就会染得一身污秽似的。

  她冷冷的瞥了辛晓寒一眼,啐了一口:“辛晓寒,你这个贱人,果然跟你那个下贱的娘亲一样,只知道生些狐媚男人的下贱坯子!”

  “大姐……我……”辛晓寒的脸色越发苍白,面对辛文萱的辱骂,也只能默默地流下两行清泪来。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辛晓寒望着稳婆,挣扎着伸出一只消瘦的手来,呢喃着:“稳婆,把孩子给我看看。”

  稳婆正要朝她走过去,却被辛文萱给阻止了。

  辛文萱那张如花的脸庞上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来:“还看什么看,你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有什么好看的。”

  说罢,她侧眸冷冷的瞥了一眼稳婆:“去,找个地方,把这孩子给我处理掉。”

  处理掉?!!

  辛晓寒瞪大了眼睛,心猛地揪紧,不可思议的望着辛文萱:“大姐,你要做什么?!”

  辛文萱脸上的笑意更深:“做什么?当然是把这小煞星给弄死咯。”她那轻松从容的语气,仿佛是在说丢弃一件破旧的衣裙一般。

  疯了!她肯定是疯了!这么小的孩子!

  辛晓寒拼命摇头,刚生产完身子虚弱的很。无删节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免费阅读全文这一挣扎,整个人就从床上摔了下来,狼狈不堪。此刻,她也不顾不上那么多。如同一只卑微的牲畜一般,缓缓地朝着辛文萱爬过去。

  “大姐,我求求你,你要是恨我,就打我骂我吧。请你放过我的孩子,她是无辜的啊。”辛晓寒的眼泪夺眶而出,一张娇俏美艳的小脸蛋,纵使是苍白憔悴,却平添了一番梨花楚楚的美感。

  瞧见辛晓寒这哭的肝肠寸断的模样,一旁的陆子安忍不住出声道:“文萱,这孩子……”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辛文萱毫不留情的打断。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若不是当年你被这狐媚子迷了心窍,今天哪有这档子事情?你此刻还是住嘴的好。我之前问过虚岳道长了,他说我跟辛晓寒这个贱人八字不合。我这些年怀不上孩子,都是被她这个煞星给害的。她若是生下个儿子倒还好,如今又生了个小煞星,我如何能容忍?她们母女要是还呆在宰相府,就会克我一辈子!”

  这是什么邪门歪道?

  “大姐,那个虚岳道长不过是个江湖骗子,你怎么能听信他的妖言呢?”辛晓寒摇头,痛苦的说道。

  “你懂个什么。”辛文萱见此刻辛晓寒还敢跟自己顶嘴,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我看着你这张脸就来气,现在你还生了个小狐媚子,还敢说不是来气我的?”

  她趴在地上,伸手去扯辛文萱的裙角,争辩着:“大姐,不会的。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我保证,只要你放过我的孩子,我会带着孩子好好地呆在清苑里面,绝不迈出一步!”

  辛文萱眉头微皱,猛地一脚踢向辛晓寒的腹部:“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痛……”辛晓寒的下体涌出一股温热来,低头一看,浅色的下裙被那艳红的血液染红了一大片,很是骇人。

  “啊……好多血!!”一旁的稳婆也不忍不住惊呼出声,却被辛文萱狠狠地瞪了一眼,连忙噤声。

  辛晓寒那光洁的额头上,汗水如豆,大滴大滴的滚落。她紧紧地捂着腹部,痛的生不如死。

  眼见辛文萱铁石心肠,辛晓寒只得将最后一丝希望放在陆子安身上。她吃力的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绝望心碎:“夫君,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她是我们的孩子啊!”

  陆子安的黑眸之中闪过一抹不忍,可仅仅是那么一瞬间。

  “本指望你给我生个儿子,没想到你这肚子这么不争气。”陆子安冰冷的声音响起。

  “相公,可她是我们的女儿啊!她还那么小!你说过,不管是男是女,你都一视同仁的。”辛晓寒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问。

  “哟呵,还一视同仁?”辛文萱嗤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着辛晓寒的天真。

  陆子安淡淡的说:“之前陈大夫说,你这胎是男胎,我才哄着你。本指望你给我们陆家添个子嗣……”

  所以说?之前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海誓山盟,统统都是谎言。

  辛晓寒面如死灰,从始至终,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而已,不,还是生男孩的工具!

  产房血腥气重,男子不可久待。

  陆子安残忍的别过头去,不再多看辛晓寒一眼。冷冷的抛下一句:“夫人,这里由你处理便可。”便大步离开了这满是血腥之气的屋子。

  望着陆子安决绝离去的背影,辛晓寒心中那最后一点希望火苗也被彻底的掐灭了。

  “稳婆,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处理一个孩子这种小事,还要我教你?”辛文萱一脸厌烦的揉了揉太阳穴,抱怨着:“这小煞星的哭声吵得我脑袋痛。”

  “不要!不要!”

  眼见着孩子就要被抱走,辛晓寒的眼睛都红了,硬是忍着身上的疼痛,就要去抢夺孩子。

  “啪——”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辛晓寒的脸上,她的脸都肿了一大半。

  辛文萱瞪着辛晓寒:“你这疯女人,还闹什么闹?”

  辛晓寒整个人都被这个巴掌给打蒙了,耳边传来一阵阵嘶鸣的声音,口中满是鲜血的甜腻味道。

  趁着这个时候,稳婆抱着孩子着急忙慌就要出门。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听到孩子略微沙哑的哭声,辛晓寒不顾一切,再次扑了上去。

第2章 再世为人

  就在辛晓寒的手快要接触到襁褓的时候,辛文萱抢前一步,双手抓住了孩子。

  “咚——”

  一声重重的闷响声,婴孩的哭声戛然而止!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辛晓寒瞪着那双呆滞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地上那一团血污。

  襁褓里的婴孩,小小的身子弱弱的抽搐了两下,很快就没了动静,一脸血污,分不清面目。

  辛晓寒苍白的嘴唇嗫喏了两下,想要发出哭声来,却是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女儿,她的女儿……就这样被摔死了?

  她连抱都不曾抱过孩子一下,就连孩子的真面目都没仔细看一眼。一个活生生的婴孩,转瞬间,就成了一团冷冰冰的血污……

  心猛地揪痛,仿佛瞬间挨了千万刀似的。

  “辛文萱!!你这个毒妇!!我跟你拼了!!”辛晓寒挣扎着站稳着身子,眼中迸出恨意来。

  “哼——”辛文萱冷冷的勾起唇,身子轻松一躲。她伸手狠狠地推了一把辛晓寒,直接将辛晓寒孱弱的身子推倒在地……

  辛文萱的脚直直的踩在了辛晓寒的手上,还刻意的使了力气去碾压她的手指。

  十指连心,那种疼痛让辛晓寒咬碎了牙。

  “真是不自量力。”辛文萱嘲讽的说。

  “毒妇,你不得好死!!”辛晓寒怒骂道,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

  “呵呵,我倒要看看是谁不得好死。”辛文萱显然也怒了,她很是淡定的拍了拍手,从门外喊道:“大武,小武,进来。”

  门很快被打开,从屋外进来两个长相猥琐的彪形大汉,那两对小眼睛里蹦出淫秽的光芒来。

  “你们兄弟俩平日办事也倒妥帖,今儿个,本夫人就把这贱人赏给你们……”辛文萱得勾起红唇,轻声说:“喏,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教给你们了吧。”

  门重新被关上,满是血腥气味的屋子,此刻只剩下辛晓寒和这两个恶奴。

  趴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辛晓寒一脸戒备的看着那两个猥琐的恶奴。

  “嘿嘿嘿,咱们今天可真的是撞大运了。”大武一脸淫笑着,搓了搓手,眼睛自打进屋,就紧紧的黏在辛晓寒的身上。

  “寒姨娘,你这天仙般的人物,可真的是叫我们兄弟俩想死了——”

  “哈哈哈,你这天生的狐媚子,这整个院子的奴才,都对你垂涎三尺。”

  “乖乖地。待会儿,哥哥们定要你欲仙欲死。”小武已然伸手着急的扯着身上的衣服,一边朝着辛晓寒走过去。

  她的心中大骇,瘦弱的身子如筛糠一般,剧烈的颤抖着。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整个人呆若木鸡。

  “你们放肆!我是宰相大人的妾室!你们这些奴才怎敢欺辱我!”

  “哈哈哈,寒姨娘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就刚才那场景?你觉得宰相大人还会管你?”

  “救命啊——救命——”

  “哈哈哈,你倒是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反正你去了那地也是伺候男人,不如就从了我们。”那两个男人发出一串淫笑来。

  辛晓寒努力的想要逃跑,可哪里是那两个壮硕男人的对手。

  当被毫不留情的摔在床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那两个猥琐的恶奴同饿狼一般,狠狠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啧啧,还真是够劲……”

  “放开我!畜生!!你们会遭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老子管什么报应,你好好地让我哥俩爽爽先——”

  “嘶——”

  布料破碎的声音,一点点的抽光了辛晓寒的力气。

  屈辱的泪水不断的淌下,手脚被死死的按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大武伸手轻抚她的脸庞,辛晓寒只觉得胃中一阵恶心,发了狠,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她的牙齿上用了力气,不一会儿,就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疯女人!他妈的敢咬老子,是不要命了么?”大武一个巴掌甩在辛晓寒的脸上。

  他显然气急了,看着手上那血印子,更是气得不轻。伸手抓住辛晓寒的长发,就拽着她的头朝着一旁的床柱子上用力撞去。一边撞,还一边用污言秽语唾骂着。

  “贱人,你这个贱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女啊。”

  “就是,现在还不是乖乖地被我们骑着,哈哈哈哈,装什么装!”

  “我呸——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你——”

  这样的屈辱,不如让她死了罢。

  孩子也没了,母亲也在一年前莫名其妙的暴毙了,这世界上,也只剩下她辛晓寒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还活着做什么?苟且偷生?她这样活下去还有意思吗?

  老天爷,你是何其的不公!我这一生,从未有过害人心肠。别人害我,我以德报怨。我所要的,不过是一个平平淡淡的安稳生活。可最终,呵呵,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咕噜”“咕噜”,辛晓寒的喉咙里发出两声古怪的笑声,那血液的味道太过浓烈。

  那两个恶奴听到这动静,都不禁停止了动作。

  再一看,皆一脸大骇神色:“她!她……咬舌自尽了!”

  辛晓寒静静地躺在床上,衣衫凌乱,眼中满是恨意。血液从她的口中流出……

  若是有来世,她再也不会如此懦弱胆小,再不会百般容忍,再不会任人欺辱!

  若是有来世,她辛晓寒发誓,定要让所有伤她,害她之人,尝到后果,血债血偿!!

  娘亲,孩儿……我来陪你们了……

  雕花格子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下雨来。这三月呀,总是细雨绵绵,也不知是多少女儿泪……

  *

  “三十五——”

  “三十六——”

  “不好了,大小姐,六小姐好像不行了!”

  “用水把她给我浇醒,我就不信了,她这个贱骨头这么容易就会被打死?”一个娇俏却又尖利的声音响起,分外的刺耳。

  “哗啦——”一桶冷水直接泼在身上,那透彻心扉的寒意,激的人浑身发颤。

  辛晓寒睁开眼睛,浑身冷的颤抖。

  此刻,她正趴在地上,浑身湿透。而一旁,两个奴婢手中拿着长长的藤条……

  辛晓寒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奴婢她记得,是嫡姐辛文萱身边的春桃和夏兰。

  “嘁——这不是醒了么,我就说嘛,这贱骨头哪里这么容易死。”

  熟悉的声音落入辛晓寒的耳中,她猛地抬头。当看到面前辛文萱那张娇俏高傲的脸庞,心底的恨意瞬间喷涌出来。

  “辛文萱,我要杀了你!”辛晓寒从地上挣扎着,明明身上挨了那么多鞭子,却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力气。她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眼中满满都是辛文萱将自己孩子砸死的情景!

  辛文萱俨然吓了一跳,没想到平日里胆小如鼠,畏畏缩缩的辛晓寒竟然会突然攻击自己!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辛晓寒紧紧地掐住了脖子。

  “辛文萱!我要你给我的孩子陪葬!”

第3章 血泪藏于心间

  “来人呐,来人呐!救命!”辛文萱挣扎着,面色涨得通红,手挥舞着,让一旁的奴婢们帮忙。

  那些奴婢看着这个场景,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尤其是辛晓寒的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跟疯了一般,眼睛都红的吓人。

  奴婢们都面面相觑,不禁嘟嚷着:“难不成六小姐是中了邪?”

  她们个个都吓得不轻,都不敢轻易去拉架。

  “辛晓寒!放开!”辛文萱挣扎着,声音都变了,全然没了开始那股傲气。

  辛晓寒才不管那么多,她伸手扯下辛文萱那整齐的发髻,又抬手,狠狠地抽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啪”的一声,在这花团锦簇的花园之中,分外刺耳。

  “你!你竟然敢打我!”辛文萱的头发凌乱的散落着,像是个疯婆子一般,眼圈微红。她伸着手指,指着面前的辛晓寒,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好,好你个贱人!”

  “打你又怎样?我还要杀了你!”辛晓寒说着,又要冲上去,却被急急匆匆找上来的侍女给拉住了。

  “小姐!小姐,你别冲动!”那个婢女紧紧的抱住辛晓寒的腰,阻止着她的行动,带着哭腔说:“你要是打了大小姐,大夫人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看到面前紧紧抱着自己的婢女,辛晓寒彻底呆住了,理智一点点的回来了。

  “小茶,是你!是你!”辛晓寒看着面前这哭哭啼啼的小丫鬟,整个人都愣住了:“你还活着!”

  “小姐,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小茶擦了擦眼泪,看着自家小姐。

  辛晓寒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渐渐地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今天的这个场景,不正是三年前,她因为打碎了辛文萱的茶杯,惹得辛文萱不快,命人用藤条打了足足五十鞭的场景么!也是在春光最烂漫的三月,在这牡丹花开的正艳丽的辛府花园。

  而眼前的小茶,正是辛晓寒从小到大最亲近的丫鬟。辛晓寒被陆子安下药之后,辛文萱极其愤怒,却动辛晓寒不得,只能拿小茶开刀。可怜的小茶,硬是被辛文萱给活活折磨死。

  辛晓寒永远忘不掉,那个活泼可爱的小茶,最后却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那个冬天,她守着小茶的尸体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却连口棺材都买不起,只得拿着一卷席子,将小茶匆忙埋葬了。

  到如今,辛晓寒想起当时那种伤心痛苦,都喘不过气来。

  可现在,小茶好好地,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辛晓寒快要落下泪来,她竟然回到了三年前!

  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六岁的年华,回到了更悲惨的命运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辛晓寒快速的冷静下来,再世为人,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老天爷待她终究是不薄,大概是听到了她临死之前的话语,所以才给了她重来的机会!

  一切倒转到如今,依旧是这个花园,依旧是辛文萱的故意挑衅,可是现在的辛晓寒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辛晓寒了!

  想到这里,辛晓寒那张迷人的脸庞上勾起一抹浅笑来,这笑容艳丽绝色,这满园的国色牡丹都显得黯然失色。

  可这笑容却又透着一股阴冷,让一旁的辛文萱不禁打了个寒战。

  辛文萱看着面前的辛晓寒,心里思忖着:这个辛晓寒,莫不是魔怔了?行为举止如此古怪……

  看着辛文萱那犹犹豫豫的模样,辛晓寒心中不禁冷笑着,果然是“欺软怕硬”,如今动了手,她辛文萱算是知道我不好惹了!

  “小茶,我们走吧。”辛晓寒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那破旧的麻布裙子,扬起下巴,淡淡的说。

  “是,是!”小茶都有些看呆了,她头次见到自家小姐这么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有一股气从中将她整个人都支撑起来了一般。那感觉……简直是判若两人。

  望着辛晓寒主仆两人离去的背影,辛文萱一脸愤恨的跺了跺脚:“该死的!现在连这个下贱坯子都敢跟我叫板了!真的是翻了天了。”

  说完,辛文萱就愤愤的甩手,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这一园绚烂的牡丹花,依旧静静的享受着这温暖的阳光,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大好春光,莫要辜负。

  悦兰苑,简陋无比,就连门都不过小小的一扇。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辛晓寒坐在椅子上静默着。她一点点的接受着重生的事实,心底的喜悦渐渐地弥漫开来。

  她回来了,回到了这个简陋的小院子。

  娘亲,小茶,都好好地,在她的面前语笑嫣然。

  盯着窗外那一株桃花树,在这三月的春光里,粉白一片,繁密的花瓣凑在一起,格外的惹人喜欢。

  这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子,却照不亮这一屋子破败灰暗。辛晓寒想起临死之前的场景,那无法描述的屈辱,那令人窒息的心痛和绝望。鲜血,孩子痛彻心扉的哭声,轻蔑和侮辱……那一场噩梦,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怎么也磨不灭。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那样屈辱的死去。

  她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的肉里,也不觉得痛。上一世,她已经尝过这世间最极致的疼痛了,怎么还会为这样的丁点疼痛皱眉呢。

  目前是三月,辛晓寒在心里估算了一下,离陆子安上门提亲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说,一切还是有可能改变的!

  既然老天怜悯,给了她辛晓寒这一条命——今生,她要将自己的命运紧紧掌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再不让人欺侮!

  ……

  当得知辛晓寒动手殴打了辛文萱,林氏吓得不轻,一张容颜较好的脸庞上满是惊惧之色:“晓寒,你怎么如此冲动!自古长幼有别,嫡庶有别。她是嫡女,又是长女。你不过是个庶女……怎敢动手打她?”

  “她欺辱我,我只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辛晓寒淡淡的出声。她现在看着自己娘亲这幅胆小受怕的模样,心底一阵心酸难过。

  想当初的自己,也像是娘亲一样,只求苟活于世,忍了太多。可事实摆在眼前,对待恶人,你越是忍耐,越是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与其卑微的退缩忍让,不如扬起高傲的头颅,维持自己的尊严,哪怕死去,也是有尊严的死去。

  听到辛晓寒的话,林氏更是吓的瞪大了眼睛:“晓寒,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辛晓寒轻叹了一口气:“娘亲,你别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辛文萱要是找上门来,我自是有办法对付她的。”

  林氏抿着苍白的唇,明明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却老态毕露,鬓角都生出了不少白发。

  这成日战战兢兢,畏手畏脚的活着,人能不老么……

  辛晓寒看着自己的娘亲,微微的眯了眼眸。

  林氏的容貌本来也是娇美动人的,五官长得标准,算是美人坯子。可那贫瘠的生活和抹不去的侮辱,硬是将她折腾的,仿佛老了十岁的模样。

  看着林氏依旧惴惴不安的模样,辛晓寒起身,走到了林氏身边。她伸手握住林氏那粗糙的手,看着那手上厚厚的一层老茧,眼圈不禁一红。

  “娘亲,有我在呢,你别怕了啊。”辛晓寒挤出一抹微笑来:“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到欺辱的。”

  “可是……大夫人那边,我要怎么交代啊。”林氏摇了摇头,握紧了辛晓寒的手,一脸担心:“晓寒,你跟娘亲一起去给大夫人赔罪吧。咱们求一求她,也许她大人大量,就不计较了呢。”

  “哼。”辛晓寒发出一声冷笑啦,那个王氏,仗着自己是正室,这些年做的龌蹉事情少了?表面一副大度沉稳的模样,可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污秽。要自己低下头再去求王氏,怎么可能?

  辛晓寒拍了拍林氏的肩膀,沉声道:“娘亲,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这日头也下山了,我估摸着今日大夫人母女是不会上门来闹了。你且回房休息去吧。”

  “这……”林氏有些犹豫,还想再说什么。可见辛晓寒那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叹息着摇头回房了。

  月凉如水,红烛摇曳,不时传来几声虫鸣声,格外寂寥。

  辛晓寒懒洋洋的靠在床上,手中捧着一个小小的檀木小盒子,里面散着几件简单的银质首饰,还有两个质地一般的碧玉镯。三锭元宝和一些零散的碎银子,便是林氏这一房全部的家当了。

  呵呵,在偌大的尚书府中呆了这么多年,只单单落得这么点积蓄,可真是讽刺。

  她单手托着粉腮,微微眯着眼睛,望着那摇曳的烛火。

  就这么点钱,她就算和林氏逃了出去,也跑不远。如果到时候被抓了回来,恐怕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更何况,辛晓寒的心里有些犹豫,她要是就这样带着林氏一走了之了,岂不是便宜了辛文萱和陆子安他们那些人。

  想到前世受到的重重侮辱,她猛地将檀木盒子给盖上。在心里狠狠地警告了自己一番,辛晓寒啊辛晓寒,你之前已经吃了那么多教训了,事到如今,你竟还有逃避的念头?

  甩了甩脑袋,辛晓寒将盒子妥当的收拾好,心底的那个念头越发明了。

  不就是斗么,谁怕谁。

第4章 血口喷人谁不会

  翌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辛晓寒睡了个安稳的觉,只觉得浑身的不痛快都消失一般。

  丫鬟小茶拿着梳子仔细的帮辛晓寒整理着发髻,一边夸赞道:“小姐,你这头发可真是又长又好。”

  辛晓寒懒懒的应了一声:“那外面的桃花落了一地怪可惜的,待会儿不如打些花儿下来,做成糕点或者米酒都是好的。”

  小茶笑了笑:“小姐你太聪明了,奴婢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个作用。”

  待梳妆完毕,望着菱花铜镜之中倒映着那张如玉脸庞,唇不点而朱,眉目如画,肌肤胜雪,鬓发如云。头上单单的用两支银簪子装饰着,却丝毫隐藏不了她的美丽光华。

  这张脸呀,前世她藏着掖着,却还是给她招来那样的灾祸。

  谁说红颜祸水,不过是那些无能的男人失败了,便把罪过往女人身上推罢了。

  辛晓寒弯了弯唇角,眼底泛着寒意,这容颜利用得当,也是一把利器。

  正在她端详着镜中容颜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小茶皱了皱眉头,赶忙说道:“小姐,奴婢出去看看——”

  辛晓寒微微颔首,抬手捋了捋鬓发,听着那门外的动静,心里估摸着也猜到了几分。

  她走出卧房,正巧林氏也走出房门来,想来也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

  小茶拦也拦不住,只见一个身着粉色撒花纯面百褶裙的娇俏女子,正带着一大帮子的奴婢闯了进来。

  那气势,啧啧,可真是大。

  辛晓寒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弯了弯唇。来者正是辛府二小姐,辛月兰。

  这个辛月兰最是蜜口剑腹,两面三刀,如同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存在。她也是侍妾所生,却一向看不起自己的生母,反而一直向大夫人那边靠拢,一口一个大娘叫的亲热。

  辛晓寒本以为是辛文萱带人上门挑衅,没想到来的却是辛月兰。不过倒也正常,辛月兰一直变着法子讨好正房,怎么能放过这么个机会,好争取在正房面前立功呢。

  “哟,来的不是二姐嘛。不知道二姐来到我们这偏院,有何贵干?”辛晓寒微微的笑着,目光却是不卑不亢,直视着辛月兰。

  “这不是听说昨天六妹被大姐在花园好好地教训了一顿嘛。我是来看看六妹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辛月兰显然很是诧异,没想到平日里见了面都要绕着走的辛晓寒,今日竟然会主动开腔。

  “我倒是无妨,多谢二姐挂心了。”辛晓寒瞥了一眼那一大帮子奴婢,这阵势摆明是要来闹的。

  “辛晓寒,昨日你在花园里面可威风了,公然殴打嫡长女,这事情可是传遍了后院呢。”辛月兰嘲讽的笑,又不屑的瞥了眼一旁畏畏缩缩的林氏:“林姨娘,你可是教出个好女儿呢。”

  见辛月兰提到自己,林氏的脸色一白。怯懦的走到辛晓寒的身旁,不安的扯了扯辛晓寒的衣衫。

  “辛月兰,你倒是管的宽。这正主还没找上门,走狗倒是叫的欢畅。”

  “你!你说谁是狗!”辛月兰一时气急。

  “谁急眼,谁就是狗!”

  “好你个辛晓寒,平日里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没想到藏着这么利的一张嘴巴。”辛月兰急躁的咬了咬牙,对一旁的奴婢吩咐道:“澜儿,给我好好教训一下她。”

  “是!”那丫鬟澜儿平日里跟在辛月兰的身边,也是蛮横惯了的。

  前世辛晓寒可没少挨过耳刮子,但现如今,她怎么还会允许一个小小的奴婢欺负到自己头上?

  “我倒要看看,哪个敢动手!”辛晓寒眼眸冰冷,剜了一眼澜儿:“我再不济,也是辛府六小姐。你一个小小的奴婢,也敢出手掌掴我?岂不放肆!”

  被辛晓寒这样一瞪,澜儿也有些心虚,看了一眼辛月兰。

  “好,好,如今你这个贱胚子也在我面前摆起架子来了。”辛月兰冷哼着,上前就作势要打:“奴婢动你不得,我这个做姐姐的,就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分长幼尊卑的东西!”

  眼见着辛月兰气急败坏就要扑上来的样子,辛晓寒不动声色。

  直到辛月兰扑过来,她的身子朝一旁灵巧一躲,避过了辛月兰的攻势。

  “你还当我是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辛晓寒?”辛晓寒冷笑了一声。

  “你们这些蠢人,还愣着作甚!赶紧给我抓着她!”辛月兰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对那些奴婢怒吼着。

  那些奴婢犹豫片刻,还是碍于辛月兰的威严,上前就要去抓辛晓寒。

  “二小姐,你且住手。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晓寒这次吧。”林氏见势不妙,伸手扯着辛月兰的衣袖,赶紧求饶着。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还看在你的面子上!”辛月兰皱了皱眉,一脸嫌弃,毫不客气的猛推开林氏。

  林氏本就娇弱,哪里经得起辛月兰这用力一推。整个人朝后退了两步,腰狠狠地撞在了桌角上,她痛的倒吸一口冷气,捂着腹部紧皱眉。

  辛晓寒见自己娘亲受到这样的侮辱,眸光一冷。

  下一秒,直接从自己头上抽下一根银簪子来,趁着混乱,抓住了辛月兰。

  她将簪子抵在辛月兰的脖子上,那锋利的簪子若是一个不小心,便可随时要了辛月兰这条小命。

  “都给我住手!”辛晓寒大喊了一声,迸发出来的气势,把众人都给震慑住了。

  那些奴婢眼见自家主子都被人控制了,立刻停止了动作,不安的看着辛晓寒。

  “辛晓寒,你疯了!”辛月兰万万没有想到,辛晓寒竟然敢这样对自己!难道真的如那些奴婢私下里传的那样,辛晓寒着了魔了?

  “二姐,我劝你嘴巴还是放干净一点。不然指不定我的手一抖,你就要见血了。”辛晓寒轻笑了一声,这种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可真是不错。

  “你你你……你要是敢伤我半分,大娘定不会饶过你的。”辛月兰一脸惊恐,却强装着镇定。

  呵,都这个时候了,她还狐假虎威,用王氏来吓唬自己。可真的是愚蠢!

  “好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更不可能放过你了,一命抵一命,算起来,我还是赚了呢。”辛晓寒的笑意更深,可那冰冷淡然的话语,倒真的把辛月兰给吓得不轻。

  “辛晓寒……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怎么样?唔……让我想想。”辛晓寒挑眉,真做出一副思虑的模样来。她瞥了一眼面前的那些个奴婢,前世,自己可被这些恶奴欺负的不轻。

  “咱们来玩个游戏吧,二姐?”辛晓寒淡淡的说:“你让你这些恶奴,自己抽自己一百下。若一百下之后,她们的脸都肿了,我就放了你。若是有一个人脸没肿,我就在你脸上划一道?”

  “辛晓寒,你不要太过分!”辛月兰厉声呵斥道。

  “我过分?”辛晓寒的手上用了力,那簪子在辛月兰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一小道划痕,很快便沁出鲜血来。

  那股刺痛,让辛月兰的脸色发白。她万万没想到,辛晓寒竟然来真的。

  “你们!快点自己掌嘴!狠狠的打!”辛月兰的声音颤抖着,吩咐着面前的奴婢们。

  那些奴婢哪里敢违背主子的意思,若是今天不抽肿自己的脸,恐怕回去之后,会被二小姐整治的更惨。

  “啪”“啪”“啪”……

  一个个巴掌声响起,倒像是乱弹奏的乐曲一般。

  辛晓寒看着面前那些自讨苦吃的恶奴,眸光深沉,笑意越发张扬。

  等到一百个巴掌打完,果然一张张脸都肿的跟猪头似的。

  辛晓寒冷冷的将辛月兰推开,不带一丝感情:“带上你的人,滚出我的院子!辛月兰,你听好了,若是日后你再敢欺负我们这房,我定不会让你好过!”

  “辛晓寒,我不会放过你的。”辛月兰惨白着俏脸,狼狈不堪,带着她的那些奴婢,一边朝着门外跑着,一边喊道:“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屋子又重新恢复寂静,庭院前阳光正好,桃花依旧鲜艳粉红。

  辛晓寒将手中的簪子擦了擦,重新插到了发髻之上,表情淡然,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小茶在一旁都惊呆了,托着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刚才实在是太威风了!”

  林氏却是忧心忡忡,细眉紧蹙,对辛晓寒说:“晓寒,这个辛月兰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事情闹成这样,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娘,我以后不会让她们再欺负你了。”辛晓寒担忧的看着林氏的腰部,恐怕那里都撞的淤青一片了。

  “我没事的。”林氏见女儿这么体贴,心底一暖。

  “别担心,我做事自有分寸。”辛晓寒微微颔首,又对小茶说:“你先扶着夫人回房歇息。”

  “是。”小茶扶着林氏,回了房间。

  辛晓寒走到院子里,看着那落了一地的粉红花瓣。红颜易老,鲜花易凋,这世界上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呢?只有把握当下,才是王道。

  按照辛月兰那个脾性,估计此刻已经在王氏面前闹了起来吧。

  辛晓寒的内心格外的平静,毫无波动。

  果然,还没过一炷香的功夫,王氏那边便派人将辛晓寒给请了过去。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王牌少年厨神 19章(第十九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原标题:王牌少年厨神19章(第十九章赔了夫人又折兵)小说书名:王牌少年厨神第十九章赔了夫人又折兵她继续道:“小贾,说句实话,我其实能设计的更好,让你一身麻烦,我自己一个人得利,但我没有那样做,我是生意人,不是坏人,知道吧?”她说的是事实,她真要阴我不难,比如我下泻药这事,虽然是她指使,但好像我没有证据,我应该留下录音,经一事长一智啊!我道:“你省点吧,最肮脏、最坏的就是生意人,无所不用其极剥削员工,这不是你们干的事?员工给你们赚了钱,还成了你们的麻烦……”“这个……”老板娘愣了两秒,然后才道,“

  • 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 19章(第十九章 成家 立业)

    原标题: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19章(第十九章成家立业)书名: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第十九章成家立业静和公主当然要在言语上压压他顾安钧的锐气。顾安钧也是不敢得罪国公府的,于是应静和公主的要求把自己的庶女嫁过去为妾。静和公主万万没想到,这嫁过来为妾的顾惜月竟然会在新婚之夜给自己的儿子戴了顶绿帽子,给了国公府莫大的耻辱。整个国公府都成了京城的一个偌大的笑话!想到这里静和公主就恨不得将那顾惜月碎尸万段。可是眼前能做的,就是替自己儿子选一个更好的妻子,绝不比那顾溶月差。可是偏偏自己儿子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只要

  •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19章(第19章 为你撑腰)

    原标题: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19章(第19章为你撑腰)书名: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第19章为你撑腰“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肖楠迅速的走到小雨身边,用手肘撞了撞小雨的臂膀,疑惑的问道。小雨摇了摇头,嘴巴还是惊愕的张着,好久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奚尘没有跟我说她是庄总的女朋友啊!”奚尘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去看李经理那狐疑的眼光,听着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直跳着。庄莆阳看着李经理递给他的资料,时不时的问出问题,虽然只是几个问题,但是个个都问在了点子上,让李经理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奚尘吐了吐舌头,慢

  • 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 19章(第019章 倒霉的丞相府6)

    原标题: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19章(第019章倒霉的丞相府6)小说名字: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第019章倒霉的丞相府6“娘,大不了我们去给皇贵妃请罪不就完了,那个废物用得着这些东西吗!”叶思诚依旧不甘愿。刘氏回过头去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这白公公为什么来,还不是皇贵妃娘娘派来的,你不要一心的扑在修炼上,适当的也要去交结一下朋友,多跟太子亲近亲近,要不然以后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娘,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叶思诚的脸色有些黑,他娘哪里都好,就是经常的拿他当小孩子训。“罢了罢了,这今天我们是

  • 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 19章(第19章 风雪将来)

    原标题: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19章(第19章风雪将来)小说: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第19章风雪将来伊人回到房间的时候,十一正衣裳不整地倒在地板上,捂着脸呜呜咽咽地哭泣着。伊人看到此景,已经猜到了七八成,却并不点破,只是上前扶起十一,安慰道:“十一辛苦了。”“为小姐做事,不辛苦。”十一泪眼朦胧地回答道。伊人笑眯眯地看着她,又说:“恩恩,十一这次忍辱负重,真的好厉害……我说,十一啊,差不多快到吃饭的时候了吧……”忙了一天,还没吃晚饭呢。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不是么?十一于是一哧溜爬起来,很大义凛然的

  • 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 19章(第十九章:悸动(2))

    原标题: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19章(第十九章:悸动(2))小说名字: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第十九章:悸动(2)“你与那么多男子周旋过,难道就没有谁让你动过心生过情?”云出听问,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憾然道,“我又不想吃亏,干嘛要动心动情?”在云出的观察里,所有动过心的女子,最后都或多或少地吃过男人的亏。譬如说——莺莺或者母亲。而她云出,断然不会做吃亏的事情。唐三哈哈大笑,以对待小妹妹的语气交代她,“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让女人吃亏的。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你听过千年前的灭神之役没有?那一役后,夜氏

  •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 19章(第十八章 街头2)

    原标题: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19章(第十八章街头2)小说: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第十八章街头2她停下脚步,想找一个暂时能躲雨的地方,可是目光逡巡了一圈,只看到几间零星的汽修店,还都关着门。这真的是一条太过偏僻的路段。苏致函正犹豫着,雨已经稀稀落落地下了起来,很稀疏很大的雨滴,仿佛噼里啪啦倒下的豆子。见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废弃的保安亭,她下意识地朝前跑了几步,刚到街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刺啦”,一辆黑色的、没有任何标志的轿车陡然冲了过来,车速奇快,苏致函根本来不及避开,她堪堪转过身

  • 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 19章(第十九章对弈)

    原标题: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19章(第十九章对弈)小说名: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第十九章对弈“蕙,蕙如姐……”明玉张着嘴,结结巴巴地唤了一声。她前面,正是笑意温暖的温蕙如。南竹庭的屋檐下,两盏明亮的宫灯,淡墨的水彩画的是喜雀登枝,光线投射在温蕙如的身上,她那张脸有些僵硬。明玉吸了一口凉气,脚下似被铁链锁住一般,再也不能上前半步。明明,就在刚才,那漆黑肮脏的墙角,她亲眼印证了温蕙如的死亡,她看到了脑浆和漆黑的血垢流淌在砖缝之间。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无论从外形五官,还是笑容都跟死去的那个人,

  • 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 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

    原标题: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小说名: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第十九章:为我出头这一语即出,我就连心跳也觉得停了下来。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温和的安淮王说出来的,不仅我不相信,就连臻王爷也不相信。他利眼看着安淮王,冷声道:“你知晓自个说的是什么吗?”安淮王清清喉喉:“王兄,我很清楚自已说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你这般对米若,你想杀了她,不如你便放了她。”臻王冷冷一笑:“本王放了她,本王可不想多惹是非,是她缠着本王不肯放的,她与本王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轮得到你管吗?”

  • 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 19章(第十九章 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

    原标题: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19章(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小说名字: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谁啊,这个时候来敲门,真是扫兴。”白婷看了一眼沙发上无动于衷的白夜止,一扭一扭的去开门。“哟,白小姐啊。”站在门外的慕冰看着面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感觉很恶心。“慕冰?你来干什么?”“我?我当然是来看看这个负心汉了。”慕冰也不管白婷什么表情,就那么径自进了门。“呀,在这里呢。”慕冰冷笑,“这是在给未婚妻选婚纱呢?我们白小姐那么好的身材穿这么臃肿的衣服真是浪费了。”慕冰拿起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