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霸道总裁独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07: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霸道总裁独宠妻

第1章捉奸在床
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宁浅语揉着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区的楼底下,仰头望着楼上那个有一点点昏暗灯光的窗户,脸上满是甜蜜。汇金地

原本一个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约定今天去渤海湾看婚纱的,却因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个重要的手术,她只好打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取消今日的行程,当时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

却没有想,昨晚医院把那台手术给提前做了。通宵手术的宁浅语,顾不得回去休息,便直接搭乘计程车,来到未婚夫在豪苑小区的公寓,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心中带着满满的喜悦,宁浅语上了楼。

但打开房门后,宁浅语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

因为她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很奇特的声音,从没有关紧门的卧室中,不断地传出来,钻进她耳朵里。

“啊,你轻点!”

“你要快点,又要轻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你真坏!”

宁浅语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样的对话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顿时,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由一个趔趄。

“不……不可能!”

宁浅语不敢相信,应该说她不愿意相信刚才听到的声音。

她强撑着,一步一步靠近卧室,心里拼命地找着借口安慰着自己:“房间里的一定不是锦博,肯定是锦博把房子暂时借给朋友。对,是别人!”

然而,无情的现实的击碎了宁浅语最后一丝幻想。

透过半开的门,可以看到床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未婚夫慕锦博,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戚雨薇。

宁浅语没有想到,她通宵加班做完手术来给未婚夫一个惊喜,却撞上她的未婚夫和她的闺蜜上床。她和慕锦博恋爱整整三年,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连订婚的日期都已经定下了,他说过要跟她过一辈子,说会永远爱她,这就是慕锦博的一辈子和爱?

宁浅语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贵的地扳上。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锦博,浅语在那里。”戚雨薇的眼神中闪过一道阴谋得逞的光芒,然后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慕锦博推开。

慕锦博一转身,就看到原本应该在医院做手术的宁浅语竟然站在门边,“浅语……你不是在做手术?怎么来了?”

“是啊,我应该在做手术的,怎么就来了呢?”宁浅语真的觉得好笑,因为她要做手术,他就跟她最要好的闺蜜上床?她的眼神落在戚雨薇的身上,“雨薇,我宁浅语是有多对不住你?让你要来上我的未婚夫的床?”

接触到宁浅语燃烧着愤怒的目光,戚雨薇抱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浅语,我和锦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都是我都错,我……”

戚雨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浅语就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啪!”

顿时那一张精致的粉脸上,就多了一个猩红的巴掌印。

“够了!宁浅语!”慕锦博一把推开宁浅语,把戚雨薇拉到身后,他铁青着脸,瞪着宁浅语道:“你人古板传统,一点也不解风情,我们在一起三年,你除了亲脸颊和牵手,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我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这,就是你背着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宁浅语低声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突然抬起手,给了慕锦博一巴掌。

“啪!”

慕锦博是含着金勺长大少爷,谁敢打他?被宁浅语甩一巴掌,一张俊脸立即狰狞了起来,一手抓住宁浅语的手腕,“宁浅语,你不要太过份了!”

“呵呵,慕锦博,我过份?这一巴掌是你背叛爱情的代价!”宁浅语一把甩开慕锦博,转身从房间里跑了出去。无删节霸道总裁独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宁浅语从小区跑出去后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从小区外的拐脚处开出来。

后车厢内坐着个男人,俊美至极的脸庞,笼罩在宛若实质的阴冷戾气之中,令人望而生畏。虽然他是坐着,但依旧是能看出他很高大,至少是在190公分以上,背挺的很直,健硕的身材包裹在纯黑色的范哲思定制西装里,完美的衣线把他的身材勾勒的完美无缺,一头宗色的头发带着点自然卷,整个人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男人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小区的那娇小的身影上,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见底。

他很早就找人调查过慕锦博和戚雨薇之间的暧昧,而让宁浅语发现真相,促使她和慕锦博之间的感情破裂,一直都是他打击慕锦博计划的一部分。今天这出戏,也是他亲自导演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预期的那么高兴,反而有种奇怪的压抑……

叶昔看一眼后视镜中的男人,低声问,“辰少,宁小姐已经从二少爷的公寓出来,从她的反应来看,一切都按照原计划在进行,现在我们回去吗?”

车厢中是一片静谧,男人并没有回答。叶昔静静地等待着辰少的命令。网站huijindi.com

良久之后,男人沙哑着声音回答,“跟上!”

“是!”

黑色的奥迪像一只神秘的幽灵隐藏在黑暗之中……

第2章出车祸
出了小区,宁浅语那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顺着脸庞滑了下来。

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儿,跟母亲相依为命,从医学院毕业后,她就认识了慕锦博,起初母亲死活不同意,说他们之间背景差距太大,将来两人会产生矛盾。宁浅语不听,她不惜跟母亲决裂,也要跟慕锦博在一起,这三年来,她都很少回母亲那里。

他们连订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着年底两个人休假订婚。结果,却发现慕锦博背着她和闺蜜搞上了,而她的闺蜜戚雨薇,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说,跟母亲闹掰后,她几乎把戚雨薇当成亲妹妹,戚雨薇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她厚着脸皮第一次求慕锦博帮忙,却没有想到戚雨薇会和慕锦博搞在一起,还是她亲手把他们给送到一起的。

“你把爱视为生命的唯一,结果人家当成草芥。

“你把闺蜜当成宝,结果闺蜜把你当根草。汇金地

“未婚夫和闺蜜同时背叛你,宁浅语你的人生整个就是一场悲剧!”

宁浅语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流满面,笑到后来,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宁浅语,你就这点出息?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为了一个人渣慕锦博,用得着吗?像戚雨薇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你当她是什么朋友?不过是婊砸罢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宁浅语心底的伤,被两个最爱的人同时背叛的那种心伤。

突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宁浅语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一辆车,朝着她撞过来。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像是浑身被抽干了力气,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浅语!”

隐隐地,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谁?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她的右手臂传过来,然后进陷入了昏迷之中。

宁浅语只感觉到浑身都痛,却敌不过右手的剧痛,她想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惊喜地脸就凑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来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这里是病房,而跟她说话的是护士小姐。

她记得她从豪苑小区跑出来后,没注意,撞上了一辆车,是谁送她来医院的?她被车撞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她,是慕锦博吗?宁浅语激动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只感觉到右手一阵剧痛,“啊!”

“小姐,你别乱动,你右手断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小姐惊地跑过来制止宁浅语。

右手断了?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是有多么的重要。瞪着右手上的绷带,宁浅语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

见到宁浅语不说话,护士小姐在确定宁浅语的手没事后,便离开了病房。

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宁浅语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是医院的电话。

“宁浅语,因为你手术中出现错误,导致你的病人开刀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的情况,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医院决定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并辞退你,请你尽快过来办辞职手续,并给予病人家属赔偿。”

宁浅语越听越心惊,听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她前天晚上做的那台手术的患者,在昨天中午突然出现了并发症,没有了呼吸。

术后并发症之类有很多,这样因为并发症出现死亡的情况虽说少见,却不是没有。但一般情况下向家属好好的解释不会有问题,或者医院会为这事负责。而现在,医院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让她负全部责任?还让她赔偿?

宁浅语犹如掉入了冰窟,连电话都忘记是怎么挂断的。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捉奸在床,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

第3章噩耗传来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第4章拒绝他的提议
A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外,宁浅语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病房里面医生正在对病床上的人进行抢救。她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

“浅语啊,医生还在为你妈妈抢救,你先别着急。”旁边一个大妈安慰着宁浅语,后者却一动都不动。

突然间病房开了,宁浅语立即爬起来,抓住医生的衣服激动地问。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注意到宁浅语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医生也不敢拉开她,只得道:“你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长时间的忧思过虑,这次受了刺激,才会导致心脏出现骤停,还好送过来及时,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不过……”

“不过怎么样?”宁浅语激动地问。

“她心脏部位功能受损严重,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麻烦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宁浅语的语气满是焦灼。

“先办住院手续,待情况稳定,便会安排专家会诊。”

“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宁浅语就被护士带着去缴费去了。

“麻烦你,心内科,宁淑君女士缴费。”宁浅语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来。

“宁淑君女士两万八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额不足。”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其他的明天再来交?”

对方朝着她看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清算。

缴费后,宁浅语垂头丧气地坐在病床边,望着眼睛紧闭的母亲。

听医生说,母亲一直有心脏病,身为她的女儿,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还真的不合格。而她现在竟然连母亲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原本宁浅语身为外科医生的工资算已经不算低了,只是这三年来,她和慕锦博谈恋爱,因为慕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占慕锦博半点的便宜,两个人吃饭、买东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有时候她给慕锦博买的衣服,几乎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宁浅语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医院VIP病房的费用和母亲的住院费后,她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来,“妈,您醒了?”

宁淑君眼神在爱女的脸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右手上,“浅语,你手怎么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脸,露出勉强的笑,“妈,我手不小心脱臼了。”她不敢跟妈妈说她的手断了,怕妈妈担心。

“浅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神经外科医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宁淑君嘴上责怪着女儿,眼神中却是带着宠爱。女儿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阂,她们母女俩,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坐着了?

“妈,我知道,没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母亲,“妈,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医生叫过来。”说着宁浅语就要起身,却被宁淑君给拉住了,“语儿,我没事,来让妈看看你……”

“妈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宁浅语坐在床边,低声认错。

“浅语,是妈不对,是妈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欢他,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同意你和他的事。”宁淑君说着哭了起来。

“妈,我知道。”宁浅语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跟母亲差点断绝关系……不过,以后就好了。等妈妈的手术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顾着她,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跟母亲聊了很久,一直到母亲疲倦地睡着了,宁浅语才轻手轻脚地从病房中走出来。

宁浅语咬紧下嘴唇,静静地在长廊上坐下来。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抬起头,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对面。

“慕大少!”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宁浅语偏头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赶紧起身脱下来。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发现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尘。她的脸上有些尴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还给你。”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和恢复,并让你的手恢复如初。”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刺进宁浅语的心里。

很显然,他已经把她给调查得彻底。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被人洞悉的狼狈,她深吸一口气道:“慕大少说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宁浅语自然不会傻到以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保的慈善家。而她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联系叶昔。”慕圣辰的声音淡淡的,旁边的叶昔立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浅语,然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全身虚软地滑坐在地,幽暗的灯光,把她孤独的剪影拖得很长很长。

霸道总裁独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总裁独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此文在无数同学聚会上被朗读!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送给老同学老同学如一杯香茗,相伴儿时的芳香;老同学如一壁暖炉,温暖孤寂的心菲;老同学如一块方糖,丰富平淡的生活。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憧憬,早已随岁月淡忘。但是当年的同窗友情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一份永恒的回忆,也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多少年过去,物是人非,容颜变老,我们能还在一起,保持着切不断的联系,一起保存最珍贵的回忆。只要想起,就温暖心底。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你却总在节日给我送来祝福,总在寒冷的早晨跟我说早安

  • 这篇文章整整影响了中国三四百年!

    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朱子治家格言》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自问世以来流传甚广,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南怀瑾:我八岁起就会背这一篇,对我的影响之大,很多已经变成了习惯……我们那时的

  • 人生八度,你有几度?

    说话要适度“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了解别人,你是智慧;了解自己,这是高明。当你渐渐克制,朴素,不怨不问不记,就能体会生命盛大。做事有气度处事,一张一弛,轻重缓急分寸要拿捏的合适。太过用心,不仅自己劳心费力,别人也会怨声载道。家庭有温度家不是房屋,不是彩电,不是冰箱,不是物质堆砌起来的冰冷空间。物质的丰富固然可以给我们一点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试想,在那个空间中,如果充满暴力和冷战,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家”将不成为其家。交往有弧度不要过份介入朋友的私生活,远则疏淡,亲则

  • 放下昨天 ,珍惜今天!

    :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于人生中,不管多少辉煌,多少精彩,多少波折,多少失败,都不会尽善尽美。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在生命中,许多事情在于自己,很多感受在于个人,心大路则宽,心小事则难。做人需要下心,做事需要埋头。心胸需要拓宽,心态需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人生本来就不易,生

  • 博医立春送健康 欢欢喜喜迎狗年

    博医堂2月份大型买赠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即春天的开始。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为了让博医有缘人过一个“健康、祥和、快乐”的春节,博医堂特举办“博医立春送健康欢欢喜喜迎狗年”大型买赠活动,具体内容如下:活动时间:2月3-5日为期3天活动一:全系口服产品买四送一3000档:买四送一产品满3000元可赠送以下产品之一1.维生素硒2瓶2.牛肉粉2桶3.人参山葡萄酒2提(4瓶)5000档:买四送

  • 蒋勋: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作者:蒋勋历史上有两位很让我佩服的老师。第一位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耶稣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他带着十二个门徒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就说,你们知道吗,即使在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我觉得这是《圣经》里了不起的一句话。不知道那十二个门徒领悟了多少,可是这句话留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对善与美最高的解读。他的意思是,生命的生长高于帝王的权力和财富。这也是儒家讲的仁的原点。第二位是在印度菩提树下讲课的佛陀,也就是释迦牟尼。他每次讲课,学

  • 村田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二)

    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佚名故宫博物院藏踏歌图局部(国画)宋马远故宫博物院藏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刘履中款故宫博物院藏倘若不限定在夏季,那么对于农村休闲生活的描绘早在宋代就已经是个重要的艺术主题了。存世宋画中,有一类表现的是乡村的生活景象,如《田畯醉归图》(故宫博物院)、《春社醉归图》(波士顿美术馆)、《花坞醉归图》(上海博物馆)等,都描绘了醉醺醺的簪花老叟骑在牛背或驴背上,被人护送回村的景象。此外,《踏歌图》(故宫博物院)中也有醉酒簪花、踏歌而行的老少妇孺。画中的时间都是新年伊始的春天,放在

  • 赏读:燃亮心灯,温润自己

    文肖洁·主播阿郎·摄影菲菲·编辑一白回望往昔,时过境迁,物换星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擦肩的多少,相伴的多少,你可曾忆起?经历的事一茬又一茬,成功的多少,失败的多少,你可曾细数?脚下的路一道又一道,平坦的多少,坎坷的多少,你可清楚?人生短短数十载,寒来暑往弹指间。身边的人,经历的事,脚下的路,犹如一个个细小的点,汇聚成人生的景,是苦是甜都得尝,是喜是悲都得过,承受是人生的必修课。脚下的路,走走停停,停留的多少?路过的多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相识的多少?擦肩的多少?向往的事,追逐的梦,成功的

  • 早读:舍得是快乐,放下是幸福

    文麦香田野·主播念念不忘·摄影水天镜界·编辑一白岁月带走了纯真,时光苍老了容颜。人生短暂,有得有失,生活艰辛,有苦有乐。快乐是心的愉悦,幸福是心的满足。一个人快乐与否,取决于计较多少,幸福与否,取决于付出多少。山一程水一程的奔赴,坚定中洋溢着笑容,的中走向成熟,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不为外物所扰,不为牵挂所动,方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人生只有拼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的辉煌。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善行天下,快乐无边。幸福是一种心境,不在于拥有多少,而在于放下多少。命由已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 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看见即改变(深度好文)

    来源洞见(ID:DJ00123987)·编辑一白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而后就是现在:20182018年的曙光早已照亮了你崭新的一年,别总说年龄渐长,一切太晚。对于一个真正有所追求的人来说,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应该是年轻的。就像下文的这三位奶奶一样:人生从来没有太晚的开始。摩西奶奶:76岁学画,80岁成名,享年101岁,一生留下1600多副画。经典语录:人到底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并没有谁明确规定。如果我们想做,就从现在开始,哪怕你现在已经80岁了。人生启示:想明白了一万遍,也不如动手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