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生死簿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13: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生死簿

第1章 序章

很久很久之前,那个时候,天地一片黑暗。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有生命‘古’,手持大斧,将天地一分为二,有清新气体,悬浮而上,化而为天。有浊气下沉,化而为地。古为人形,用头顶天,脚踩地,无数岁月,将天地越分越开。于是,有了世界。

古想用自己的身体创造出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于是他微笑着倒了下去,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大地。

在他倒下去的刹那间,他的左眼飞上天空变成了太阳,给大地带来光明和希望;他的右眼飞上天空变成了月亮,两眼中的液体撒向天空,变成夜里的万点繁星。他的汗珠变成了地面的湖泊,他的血液变成了奔腾的江河,他的毛发变成了草原和森林。版权huijindi.com他呼出的气体变成了清风和云雾……

又过去无数载岁月,世界有了生灵。

这些生灵,有飞禽,有走兽,吸收这天地间的灵气,得以修炼。于是这世间,有了妖…

猿妖本是妖中一脉,不过凭借得天独厚的聪颖,在千万妖族中得以脱颖而出,又经过无数载进化,形态大变。于是,独树一帜,自号:人类!

人类与妖死后,有些灵魂不毁,得以修炼,故而有了‘鬼魅’。且说那鬼魅,有人类鬼魅和兽鬼魅之分,有些更是受上天垂怜,拥有与天俱来的天赋,诸如隐身鬼魅具有隐身天赋,水鬼具有运用水之天赋,不一而论…

除却妖、人类、鬼魅之外,这世界,还有一群种族,名叫暗夜游侠。那是一群生活在黑暗之中的生物,如同游侠一般诡谲。而它们的王者,叫做“尸’。无删节生死簿免费阅读全文

‘尸’的由来,不一而论,有的说尸的祖先,由天地诞生,和‘古’是一般的存在。也有的说,‘尸’是人类、妖死后,躯体吸收天地灵气,所化而来。然而,这两种说法,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所以,尸之由来,到如今还是一个谜…

世间,有妖、有人类、有鬼魅,有暗夜游侠,甚至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族群,他们共同生活在这片由‘古’开辟而出的世界。大地纷争,不知征战了多少年…

无数载岁月,流下一段段妖魔乱舞的历史。

一个个天地英豪,一个个可歌可泣的英魂,在这片大地来了又走…

时光,永远不会停歇,英雄的旋哥,也永远不会有停息的一刻…传奇,一直在上演,所不同的,只是参演的人物不同。

这个故事,就从妖魔世界,一个小小的‘油菜村’开始…

第2章 血誓少年

天,有些阴沉。墨色的云层,压在油菜村上空。无删节生死簿免费阅读全文

叶无忧走在油菜村小道上,两旁是开得正欢的油菜花。他此刻低着头,如同失了魂一般的木偶,被线牵着,慢慢的朝前移动。

“叶无忧,不合格!”

这六个字,如同被刻在了叶无忧的脑海中,怎么都散不去。它们化作了无数柄刀,一刀一刀切割着他的心。

整整割了三天!

“第三次了,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考核失败了。难道,我天生就注定成不了降魔士…”紧握双拳,叶无忧抬头,看向了天,“摇光降魔学院规定,年满十六岁,将不能再参加‘降魔士考核’,今年,我已经十五岁了。我连一次机会…也没有了!”

“妖魔世界,如果成为不了降魔士,那么活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呵…”一丝苦笑,浮现叶无忧脸庞。版权huijindi.com

路边,不断有村民,和叶无忧擦肩而过。这些村民,曾经每一个待他,都是笑脸相迎。不过,那是在曾经,那是在父亲还没有‘病’的时候,那是在自己,表现出有希望成为降魔士的时候。

现在…呵呵,现在的他们,每一个看向叶无忧,都如同看陌生人一样。

曾经的笑脸没有了,曾经的恭维没有了。有的,只是在背后嚼舌头…

“以前还以为他很了不起,会像他爹叶夫一样,成为降魔士。嘿…没想到啊,三次都失败了。汇金地

“是啊,都说龙生龙,凤生凤,看来,也不一定吗。要不然,叶夫怎么会有他这样没用的儿子…”

声音很小,叶无忧却清晰听到。

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这两年,已经习惯了。

慢慢的朝着村口走去,那里,有一件用木屋搭成的房子。房子有些破旧,加上天空墨色云层压着,在风云欲来之时,那孤单的房子,显得是那般摇摇欲坠。便是一阵微风拂过,也不免让人担忧,怕它被风刮走。

那里,便是叶无忧的家。

走到家的门口,似乎有陌生的声音从中传出。他推门走入,看到父亲和一个冷峻的中年男子面对面坐着。看来刚才,二人正在谈话。

“爹。”叶无忧恭恭敬敬朝着叶夫唤道。

叶夫微微一笑,朝着他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无忧,昨日~你打的野鸡,小愁已经把它熬了,你打一碗,送你二叔家去。”

叶无忧点了点头,知道父亲和这面前的客人有话要说,这是在变相的叫他回避。

到了厨房,打了碗野鸡汤,用篮子提着,叶无忧便朝着二叔家去。

二叔家住在村中央,以前叶无忧的家就在他旁边,那个时候,叶无忧常常跑到二叔家玩。二叔家有个女儿,叫叶颖,比叶无忧小五岁。叶无忧经常带着她到处疯。

给二叔家送鸡汤,这习惯已经有很多年了。反正只要叶无忧打到野鸡,叶无忧都会送一碗过去。

墨色的云层越压越低,没有多久,叶无忧来到了二叔家门口。摇了摇头,试图把脸上这几天积郁的沮丧摇掉。微微一笑,便要进入二叔家…

可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小颖,记住,以后别总跟着叶无忧到处乱疯。”那是他二婶的声音。

“为什么啊,娘?我喜欢跟无忧哥哥在一起玩。”

“哼,娘的话,你也不听。你大伯还有爹爹他们,为了他考核降魔士,付出了多少财力。要不是如此,咱们家会这么穷?可他呢,考核了三次,都通过不了。真是太没用了,简直就是咱们的拖累。像他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跟着他一起,只不过丢你自己的脸。”

“娘,你怎么能那样说无忧哥哥…”

“……”

“嗡~~~”脑海当中,仿若有奔雷响彻,叶无忧之前努力做出的微笑,凝固了。他就像一个木桩,再也抬不起前进的脚步。

“啪~”提着一碗鸡汤的篮子,从他的手里滑落,掉在了泥土上,鸡汤撒了一地。

他如同失了魂的木偶,僵硬的转身。而后,重重的咬牙,朝着那远方奔去…

“连二审,都认为我没用?认为我是拖累?”

“我活着,还不如死了?”

紧握着双拳,想到曾经每次提着鸡汤,二婶对自己的一脸微笑。难道…难道那笑容,是假的?还有,还有自己考核失败后,她对自己的亲切安慰,那也是假的?

今天的话,才是她真正的心里话?

叶无忧可以不在意村民任何尖酸刻薄,嘲讽话语。因为他觉得,只要世上有那么几个人还对自己好,还信任自己。那么也就足够了。至于其他人,怎么说,怎么看他,他都不在意。

可是现在,曾经自己以为那么信任自己的二审,居然心里是那样看待自己。

“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叶无忧脸上挂满苦涩,“在二婶的心里,我就是一个累赘,一个没有用的人。”

仰着头,眼圈已经发红。叶无忧看着那墨色的云层,双拳,握得更紧了…

……

油菜村,被油菜花包绕的木屋中!

“叶夫啊,你的要求,可是很难办啊。要知道,复试的名额,不比正常的考核。可不是每个人只要交了考核金币,就能够有的。”

“是,是。正是因为难办,这才找苑哥你帮忙。你也知道,无忧那孩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他明年可再不能参加降魔士考核了。所以,三天后的复试,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呵呵…叶夫啊,这可不像十年钱的你啊。十年前,怎么说你也是摇光降魔学院风流人物。那个时候,我就算给你提鞋也不配…”

“苑哥,那已经是过去的事…”说着,叶夫从怀中,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林苑,“这是五个金币,还希望您笑纳。”

林苑脸色一变,这一幕,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而后,愤怒拂袖,将那装有五个金币的袋子,摔在了地上。五个金币,散落出来。

林苑桀桀一笑:“叶夫,你莫非忘了,当年你还是‘刑长老’学生之时,年纪轻轻,就已经掌管摇光大部分刑法之事。那个时候,我弟弟犯了点错误,我也是这般求你。你呢…铁面无私啊,也是这般,把我送去的东西,拂袖一甩。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洗刷当日的耻辱。”

“哈哈…”

“叶夫,你不是要我给你儿子复试的名额吗?可以啊…只要你叶夫,提着我的鞋子,在这房间走一圈,我就答应你!”

一阵寂静。

良久…

一个萧瑟的声音响起:“好,我提…”

……

木屋之外,一个少年背靠墙壁,透过木屋缝隙,看到一个萧瑟男子,提着一双臭鞋,跟在一个冷峻中年人身后。

少年的双眼,无声的淌下两行清泪。

“哗哗~~”远处,两道闪电,划过长空,仿佛将天,都撕出两条裂缝。

“轰!轰!”两道雷鸣,随之响起。

大雨,顷刻间便降落下来,油菜花的海洋,在这大雨之中,如同翻滚的浪花,奔腾摇荡。

那个少年,眼中混着清泪,奔入那大雨之中,他紧握着双拳,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心脏,剧烈的喘息。大雨,如同石块,击打在脸上。全身都湿透了,溅起的泥水,把衣服弄脏了,可是他不管,不顾。他只是不断的往前跑。

跑到一处没有人地方。

跑到那油菜花包裹的大雨之中。

“砰!”

他重重的跪了下去。

跪在那暴风雨中。

跪在那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油菜花田里。

他仰头,有闪电从他头顶划过,划出一片光亮,似乎想把那天地,都撕碎一般。

清泪从双眼滑下,混着雨,滑入他的口里,那味道,很苦,很苦…

他右手拿出一把小刀,仰着头,看着天,顶着那暴风雨,在那油菜花不堪风雨击打摇摆之下,重重的划过了左手的掌心。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整个左掌…鲜血滴下,混入大雨之中。仿佛要把整个大地,都染红一般!

“啊~~~~~~~~~~~~~~~~~~~~~~”一声咆哮。

“我以我血发血誓!”

“这世间,谁若待我一家人好,我将千倍百倍回报他。”

“而谁若负我一家人,那么,我将千倍万倍让他偿还!”

“此誓,以我掌心之血为鉴,以我性命为鉴!!!”

第3章 黑甲书

墨色的云层,在暴风雨过后,终于散去了。

夜里,居然还升起了一轮明月,漫天繁星。此景,很难让人相信,不久前还下过一场迅猛的暴风雨。

叶无忧回到家里的时候,林苑已经走了,父亲见他此刻满身是泥,开口道:“小愁已经把饭做好,你先去洗个澡,等下我有事和你说。”

“嗯。”

洗完澡后,木桌旁边,端坐着三人。除了叶无忧,叶夫外,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这女孩,衣着虽然朴素,但是看起来干干净净,一张脸庞,如娃娃般粉拙可爱。特别是一双眼睛,灵动无比。

这是叶无忧的妹妹,叶无愁。

“无忧,我给你报了摇光降魔士复试考核,三天之后,你带这木牌前去。”叶夫拿出一块木牌,一脸微笑的递给叶无忧。

叶无忧木桌之下的双手紧握,看着父亲,眼圈莫名的就有些红。

“怎么了?无忧。”叶夫还不知道,他受辱的一幕,已然被儿子看到。

叶无忧当时从二叔家回来,刚要推门,却从木门之中,透过缝隙,看到父亲答应提鞋的一幕。他本想破门阻止,可是,生生忍住了。

不是为了那参加复试的名额,而是不想撞破父亲受辱的一幕。如果叶无忧那个时候,破门而入,那么对于父亲的伤害,将会更大。

没有哪个父亲,愿意让自己受辱的一幕,给儿子看到!

摇了摇头,叶无忧装作一脸欣喜道:“爹,我高兴,得到参加复试的资格。我太高兴了…”

“哥哥,太好了。”一旁的叶无愁,小脸满是笑容,拍着双手,高兴无比。

“呵呵…你这孩子,高兴得连眼圈都红了。”

“也就是一个复试名额而已,你爹当年在摇光学院,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那样一个名额,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今天和我一起那个叔叔你看到了吧?他以前受过我恩惠,知道你,这次主动找我,非要把那名额给我。”

父亲每说一个字,就像是有一柄刀割在叶无忧心上。如果今天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会天真的相信父亲的话。

明明心已经在流血,可是叶无忧,还得装着一脸欣喜。

“爹爹真是厉害,儿子为你骄傲。”

“哈哈…儿子,加油,爹相信你三天后的复试,一定能通过。”重重的拍了拍叶无忧的肩膀,叶夫大声笑道。

以前,每一次叶无忧参加考核时,他都是这样鼓励他。可是,每一次,叶无忧都辜负了他。

这一次呢?

叶无忧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他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为了自己,更为了父亲!

“对了,无忧。明日,便是祭祖的日子。记得早点醒来,和爹爹一起去打扫下祖庙。”

“嗯,爹。”

……

夜里,叶无忧躺在床上,在他的对面。还有一张小床,小床之上,从一双布满补丁的被子中,折射出一道动人的光眸。

忽然,被子被掀开。

一个娇嫩可爱的女孩,从那床上走下。走到了叶无忧床边,然后迅速掀开叶无忧的被子,爬上了叶无忧的床。

“哥哥,我怕~~”

“小愁,你怕什么?”

“今天打雷了,小愁怕。”

叶无忧叹了一口气,妹妹从小就怕打雷,小时候,一直跟着自己睡。这几年,稍微长大了,叶无忧给她用木头,做了一张小床。兄妹二人,才分开睡。不过每次遇到打雷下雨的天,她还是要爬到自己的床上来。

刮了刮妹妹的鼻子,叶无忧笑道:“羞羞,这么大了,还怕打雷。”

叶无愁有些委屈,钻进哥哥怀里,抱得更紧了些。右手,突然触摸到叶无忧的左手掌心,那里,包扎了一块小纱布。小无愁一惊,急促问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了?怎么右手包扎了纱布?”

叶无忧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哥哥白天滑了一跤,摔破了手。”

“疼吗?”小无愁瞪着一双灵动的双眼,紧张的看着他。

“不疼。”

小无愁拿起了他的左手掌心,放在嘴边,然后轻轻的给他吹气。

“小时候,我的手被刀割破了。哥哥总是这样给我吹气,那样我就不疼了。”

现在,她也这般,给她的哥哥吹气…

哥哥的手,似乎真的不疼了。

可是他的眼圈,却红了。

……

次日一早,叶无忧跟着父亲叶夫,前往祖庙祭祖。

祖庙在距离‘油菜村’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中,二人行走了两个小时,抵达祖庙。

这祖庙,存在很久。里面供奉着他们叶家各位祖先的排位。每年的今天,叶无忧都要跟着父亲,来这里祭拜祖先,顺便打扫修补一下祖庙。

以前的时候,除了他们父子二人,二叔也会和他们一同前来。只不过,现在二叔在摇光城里做生意,可能是太忙的缘故,连祭祖这样的大事,也都没时间回来。

父子二人,和往年一样,焚香,端上水果、贡菜,祭拜祖先。然后,二人开始打扫祖庙。

这祖庙,存在时间久远。一年来一次,每一次,父子二人都需花上整整半天时间打扫。叶无忧的主要任务,是把祖庙中,沾染的一些灰尘,蜘蛛网给打扫干净。

这样的活,他每年都干。倒也轻车熟路。

祖庙之下,摆着一张桌子。这桌子很长,也不知道什么材料打造。有铁的厚重感,可是却比铁,更加漆黑。看一眼,甚至会产生一种眩晕的感觉。

这张桌子上,中间的部位,连着一块凸起的长方形。就像黏了一本铁书在上面。

叶无忧像往常一样,用带来的抹布,擦着上面的灰尘。

“额……”

不小心,叶无忧在擦那凸起物时,触碰了昨日掌心的伤口。一丝淡淡的鲜血,流了出来。

恰巧,有几滴,滴在了那凸起物上。

诡异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了那凸起物中。而当叶无忧,再次触摸到那凸起物上时,他的脑中,一股巨大的眩晕感传来。

紧接着,他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他眼前,是一片血红的空间。

那血红空间,有一棵耸入云端的血树。而在那血树,挂着无数的尸体。那些尸体,有些是人形,沾满了鲜血。有些,没有头颅,周身悬浮着黑雾。

轰!

画面一转。

血色空间的血树消失。

紧接着,出现数万个巨大生物。那些生物,个个都高达万丈。一道血红光芒,如同一层波浪,从那些万丈生物的脖颈而过。接着,数万巨大生物,脑袋全部消失…

轰!

画面再次改变。

一个巨人,端坐于高空之上的黄金宝座之上。他头顶冲入云霄,看不清面目。身上穿着一件黄金龙袍,龙袍之上,沾满鲜血…看那模样,似乎已然死去。

画面再转…

一群身上长着漆黑翅膀的人形生物,它们没有了头颅,在血色高空中,飞来飞去…

一幅幅如同修罗血海般的场景,出现在叶无忧的眼前。而他,脑袋似乎都炸裂了一般,身躯,不停颤抖。

每看一幅画面,身体,就莫名的沸腾一分。

他不想看,不想看这可怕、神秘、诡异的画面,可是,却由不得他不看。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冷汗,不断冒出。

他想叫,可是,发不出声音。

想走,双腿却动不了。

这个身体,仿佛在此刻,已经不是他的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幅那修罗血海一般的画面。叶无忧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

“无忧…无忧,你怎么了?”

睁开眼,叶无忧看到了父亲叶夫。

“无忧,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怎么打扫祖庙,居然睡着了?”

睡着了?

叶无忧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那神秘桌子上。他赶忙爬了起来,而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然被汗水给浸湿了。

刚才的一幕幕,就像是做梦一样。可是,叶无忧发誓,做梦,绝对没有刚才那般真实。做梦,你能够想起的,只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而刚才看到的每一副修罗血海般画面,却都清晰的刻入他脑海。每一幅,他都记忆深刻。

这般奇怪的事情,叶无忧没有跟父亲说。估计说了,他也只会认为自己做了个梦而已。

“没事,爹。可能过两天就要复试,所以压力有些大。刚才不小心就睡着了。”

叶夫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叶无忧的头,安慰道:“无忧,即便成不了降魔士,也没什么。你天生神力,加上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算成不了降魔士,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也不会比别人差。”

叶无忧握了握拳头,双眼之中,爆发出一股坚持,一股炙热。

他知道,父亲话虽这么说。但是,他比自己还更希望他成为一名降魔士。

在妖魔世界,成不了降魔士。那么活着,就像蝼蚁一样。

“父亲,我不知道这一次,我能不能成为一名降魔士。但是,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叶无忧在心里暗道。

就像过去那样练体一般,每日太阳还没起床,他便已经起来。而月亮都出来散步的时候,他方才停息。

“走吧。天色也不早了。祖庙也基本打扫完毕了。咱们回家吧。”

“嗯。”

父子二人,朝着祖庙的大门走去。

不知为何,在离去的时候,叶无忧转头看了一眼那祭桌的凸起物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他发现,那凸起物,已经和祭桌分割开来了。

它…似乎是一本黑甲书。

如铁一般厚重,但是,比之铁,更漆黑。

他总觉得,刚才他打扫那里,之后无故睡着,如做梦一般,看到一幅幅修罗血海的场景,跟那本黑甲书,有关系。

这种感觉,没有任何理由。来自灵魂深处…

第4章 降魔士

夜里,叶无忧做了一个梦。

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他梦见自己走在一个血色空间中,眼前,不断浮现出一幅幅修罗血海般的场景。

一棵血树,高耸入云,上面挂着无数的尸体,没有头颅,周身悬浮黑雾…

数万的不知名巨人生物,高达万丈,在血色大地上奔跑。一道血光横贯它们脖颈,它们的头颅尽数被斩断。倒下之前,它们还保持奔跑的姿势…

巨大黄金宝座之上,一个巨人端坐,他头顶云霄,被黑雾萦绕。黄金衣袍之上,沾满了鲜血…

长着黑色羽翼的人形生物,没有头颅,漫天飞舞…

血色大地中,不断爬出枯骨,足有数百万,个个高达数十米…

这个梦,叶无忧不知道做了多长时间,和他白天在祖庙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呼呼~~”

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叶无忧被这恶梦惊醒。坐在床头,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不知为何,他此刻有一股浓烈的欲望,那就是前往祖庙。

深夜,前往祖庙。这是一件恐惧无比的事情。

平日里,叶无忧无论如何,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今天,像着魔了一般,心里不断有声音呼唤,仿佛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如木偶般,被线牵着,朝着祖庙而去。

悄无声息,连和他同一个房间的妹妹,都没有一丝察觉……

夜更深了。

星空之上,没有明月,只是稀疏的点缀几颗星辰。

“嘎吱~~”

叶无忧如木偶般,打开了祖庙的大门,朝着祭桌而去。

走到了祭桌旁,中间,一本黑甲书,静静的放着。

那黑甲书,此刻并没有像白天那样,和祭桌黏连在一起。而是,分割开来了。正如叶无忧白天离开之时,所看到的那样。

叶无忧如木偶般,呆滞的伸出了左掌,打开了纱布,而后,鬼使神差般,用右手重重的捏那左掌伤口。

鲜血,顿时如雨滴般降落。落在了黑甲书上。

黑甲书,从祭桌之上…凭空悬浮。周身,有黑雾萦绕。

也不知滴了多少鲜血在那‘黑甲书’上,终于有一刻,黑甲书化作了一道黑光,没入了叶无忧胸口处。

紧接着,叶无忧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不过奇怪的是,叶无忧表情呆滞,并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而后,在他的胸口,出现了一副图案。

那图案,正是那黑甲书图案。

图案很淡,如铁一般厚重,但是,比铁,更黑一分。仔细看去,上面还有黑色的光华流转,就像在动一样。

夜更深了,叶无忧的脸上,似乎更惨白了些。在那黑暗当中,祖庙之内,叶无忧面朝祭牌,突兀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笑容,在黑夜的修饰之下,如同暗夜中的魔鬼,散发着恐惧的魔力…

“生死书,掌轮回,掌修罗,掌生死…”

飘渺的声音,从呆滞的叶无忧口里发出,显得太不真实,如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

次日一早,叶无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夜里前往祖庙,把伤口上的血,滴在祭桌上的黑甲书上,而后,黑甲书没入他胸口,化作了他胸口上的一幅图案。

这个梦,好真实。所以,叶无忧醒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自己的衣服,看向胸口。

这一看,顿时呆了。

那里,和梦中一样。居然真有一幅‘黑甲书’图案。

墨色的黑甲书图案,有一层黑光流转,如同流动的水流。

难道,昨日的一切,都不是梦?

叶无忧怔怔发呆,这黑甲书,到底是什么?为何化作了图案,融入了我的胸口?

我所看到的那些修罗血海般的场景,和这书,是否也有关联?

它…会不会危害我?

一系列的问题,浮现在叶无忧脑海。可是这些问题,他一个都想不通。

叶无忧闪过一丝担忧,他总觉的这古怪黑甲书不简单。而化作图案,融入他胸口,会不会对他伤害,这是他最关心的一点。

他用手去擦,想要把那图案擦掉。

可是,哪里有那么简单。那黑甲书图案,就像成为了他皮肉的一部分,彻底融合在胸口。根本擦不掉。

好在叶无忧是一个乐观之人。以前,练体的时候,即便和老虎搏斗,被抓出一条深痕,他也能大声的笑出来。如今,胸口多出了一幅怪异图案,初始的时候,虽有担忧。但是一段时间过去,叶无忧也就释然了。

“管他呢,这黑甲书图案,我既然弄不掉,那么即便我担忧,也没有用。倒不如放宽心,随它去。”

叶无忧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小床上,小无愁还带着笑容,沉醉在梦乡之中。他微微一笑,轻轻的爬下床,走了出去。

叶无忧每日凌晨五点起床,先去油菜村外的山里面,打一些野兽。然后回家弄饭,弄完饭之后,就开始练体。父亲叶夫,因为十年前生了一场‘病’,并不能干重活。不过他有一门手艺,雕刻。用木头雕刻出各种动物、植物和人的形态,以此来换取金币。

家里的所有开销,主要就是靠父亲的雕刻,还有叶无忧打的一些野兽来维持。因为叶无忧之前参加降魔士考核,需要交大量金币,所以一家人,过得有些拮据。

小无愁很懂事,小小年纪,就懂得给家里分忧。这几年来,衣服、做饭等家里的一些杂活,她都会抢着干。

打了一只野兔回来,小无愁已经做好了饭,摆在了桌子上。

“哥,爹,开饭了~~”小无愁如小麻雀一般,欢快叫道。她总是这样,小小年纪,时常带笑。并没有因为生活的艰辛,而失去乐观和天真。

一家人各自入座,小无愁先打了碗野鸡汤,放在叶夫面前。又打了一碗,带着大部分的野鸡肉,递给叶无忧:“哥哥,明天你就要参加降魔士复试考核,多吃点肉…”

叶无忧接过碗,却把碗中最大的一块肉,夹给小无愁:“小无愁,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更应该多吃肉。”

“哥哥~我不吃,给你吃…”

说着,又要把肉夹还给叶无忧。叶无忧刮了刮她的鼻子,温和道:“小无愁,连哥哥的话,都不听吗?快吃,要不然哥哥不高兴了…”

“哦。”小无愁这才把野鸡肉,放入嘴里。

“哥哥,小无愁熬的野鸡汤,好喝吗?”

“好喝,天底下最好喝的鸡汤。”

“哥哥骗人,哥哥熬的鸡汤,才是天底下最好喝的,我还差远了呢。”

叶夫看着懂事的兄妹二人,抿了口鸡汤,心里有一丝欣慰。随即,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嘘了一口气,暗叹道:“霓裳,如果你能看到这一幕,那该多好啊。就算咱们不再做那降魔士,当一个普通人,有你,有我,有他们兄妹,一家人,平平淡淡,我也心满意足了。”

……

深夜,漫天繁星。

叶无忧从床上爬起,推开木窗户。如霜一般的月光,洒在油菜花田里,花影斑驳。斜月,透过窗户,钻进一缕光华,披在了叶无忧身上。

叶无忧透过窗户,看向天穹。

妖魔世界,自‘古’开辟以来,历经无数载岁月。曾经隶属猿妖的人类,如今,已经繁衍成妖魔世界最为强大的一个种族。无数岁月的沉淀,人类也找到一种最为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

这种方法,便是通过开辟道海,吸收天地灵气,来壮大自己。

而他们,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降魔士。

妖魔世界,东边为东土大地,人类降魔士十之八九,都生活在这片东土大地之上。西边为西荒大地,那里,有两条横贯大半个世界的巨大山脉———万妖山脉和万鬼山脉。基本上的妖和鬼魅,都生存在那里。

南边,是一片无穷的海洋,有数以百万计的岛屿,林立其中,为‘无尽海’。

至于北边,是一片冰川和雪域。那里,常年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

浩瀚的世界,无数的种族,油菜村,只是东土边境,隶属摇光城的一个小小村落。

叶无忧五岁那年,见过降魔士后背用透明的灵气,凝聚出一副水晶般璀璨美丽的翅膀,他们恣意翱翔在天空之中,比起老鹰,都还要自在,从那一天起,叶无忧就发誓,他要成为一名降魔士。

他发了誓,并且,为此付出了努力。

他从父亲的口中,知道要成为一名降魔士,需要一副好的身体。所以,他每日去山里面练体。每天早上,负重跑几十公里。

白日里打桩,那是他长干的事情。年纪稍大,他站在瀑布之下,承受瀑布的一泻千里。在瀑布中,练习基础拳法,基础掌法,剑法。

上天还是有些眷恋他,居然让他天生神力,他很小的时候,双手手臂上,就有数百斤力量。到十三岁那年,他双臂之力,更是练到了一千斤。那一年,他打死了第一只老虎。那个时候,他风光无比,承受着村民们的赞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能够成为一名伟大的降魔士。能为村子争光。

然而,也是那一年,他参加降魔士考核,第一次失败。

从此,村民待他,不再像以往那般称赞。每次看他,都透露出一丝古怪。

又一年,他再次参加降魔士考核,这一次,他又失败。

曾经的风光不在了。

曾经的赞美,没有了。有的,只是别人古怪的眼神,和背后的一些流言蜚语。

世界就是如此,当你风光时,别人都围在你身边,赞美你,夸奖你。而当你落魄时,那些曾经围着你赞美的人,却都在背后嘲笑你。

这个世界,如果成不了降魔士。那么,只能是蝼蚁。

世界有妖,有鬼魅,有暗夜游侠,有降魔士。有无数种群。如果成不了一名降魔士,随时都可能被那些强大的存在,如同踩蝼蚁一般,踩死。

而这世界,没有法律,踩死了,便踩死了。没有人,会为你做主。在这个世界生存,能靠的,只有自己。

叶无忧想起过去的一幕幕,想起父亲,想起小无愁,想起姐姐,想起流年大哥,想起过去的一切一切,想起那些所承受的委屈。他眼圈,红了。

坚强的人,往往在黑夜里流泪,他们不敢在在意的人面前露出软弱。

叶无忧,也只能在黑夜里,披着银霜般的月光,独自哭泣。

握紧了拳头,他仰头,看向的是天穹。

“降魔士,我要成为降魔士。我要…一定要!!!”

心中的信念,仿佛化作一股带有邪念的欲望。是那般的强烈。仿佛感应到那股欲望,叶无忧胸口处,那黑甲书图案,突兀的,闪烁出一道黑色光芒。

光华流转,如同流星般璀璨,又如流星般短暂,转瞬即逝…

生死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生死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目录预览:第11章你以为你能跑得掉第12章这个男人真是变态第13章如果她再敢逃跑的话第14章难道你就这样希望我死吗第15章你应该对我负责第16章陆家可不能白养你第17章你既然是我养大的,你就得回报我第18章验货第11章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传闻中帝国出身于神秘高贵的家族,凭借着狠辣手段,让帝东集团成为不可撼动的实力财团。听说,要是谁敢得罪了帝少的话,那么绝对逃不过惩罚。倾家荡产,或者是突然失踪……她也曾经从逸东的谈话里无

  • 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目录预览:第11章怕我偷听第12章竟敢骗他第13章卸去伪装第14章没钱也没色第15章马上给我滚蛋第16章属狗,咬着不放第17章他要做什么?!第18章自作多情!第11章怕我偷听“我想吐……”男人脸一黑。沁善解释,“可能是喝多了,胃里难受……唔!请问厕所在哪里?”说着,配合做出一个呕吐的动作。傅晏川立马黑着脸松开了她,“那边!”看着冲进卫生间里的女人,男人眼中郁闷得不行。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传来女人夸张的呕吐声。足

  • 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目录预览:第11章我很可怕?第12章你对我负责第13章敢动就办了你第14章什么都给你第15章食髓知味第16章共处一室第17章难不成想谈心?第18章情场老手第11章我很可怕?车里,莫小满浑身僵硬的坐在霍苍怀里,一动不敢动。唐夜目不斜视专心开车,其实一直在暗暗打量着这个叫莫小满的女人,不知道这女人有什么魔力,居然让大老板如此在意,在得到关于她的调查结果后,便抛下一群集团高层,匆匆赶过来。毫不违心的说,这女人长得还是不错

  • 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目录预览:第11章晴天霹雳第12章为她出演男一号第13章墨大BOSS腹黑学第14章心一横第15章给她难堪第16章老板召见第17章触犯他大忌第18章撞破好事第11章晴天霹雳没一会儿,墨子乔又突然推开了房门,看都没看Kyle一眼。气场强大的走到他书桌边,捡起地上的手机,关机,然后丢去了他的书房。他的书房是指纹门锁,没人进得去,小家伙不可能在拿到他的手机。他离开家返回了乔纳,会议室里还有一群管理层在等着他。另一边,楚

  • 总裁掠爱很强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掠爱很强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掠爱很强势目录预览:第11章让他等!第12章不再爱了第13章如果我爱他第14章又结婚了第15章乐意施罚第16章换掉!第17章怎样都可爱第18章这是我的利息第11章让他等!疲惫,不等同于能够安然入睡。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天的苏辞,刚刚也担心自己今晚会失眠。现在周嫂送来羹汤,便再好不过了,她爽利地接过来,道:“喝银耳莲子粥,谢谢周嫂。”一夜安眠,这个晚上,苏辞很意外地睡得很好。早上起床刚准备去洗漱,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苏洛洛。苏辞的眼眸眯起来,沉默

  • 贱妾贵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贱妾贵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贱妾贵妻目录预览:第11章捡人第12章救人第13章家里多了个男人第14章结拜兄弟第15章擦身而过第16章关于未来的讨论第17章打虎少年第18章心如撞鹿第11章捡人初秋的长白山非常漂亮,一座座山峰五色斑斓,这里有一树待红的枫树,那里有早染风霜的爬山虎,这里有一丛榛子树,那里有一排耸入云霄的美人松。不时地,有桦鼠拖着毛茸茸的尾巴从前面略过,惊得枝叶乱摇……杜小娟可无心欣赏这秀丽的景致,她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了采榛子上。面对那一簇簇荆棘,她觉得让娘留在家里晾晒前

  • 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目录预览:第11章人不可貌相第12章纳兰词第13章高冷男人心疼了第14章你在这儿不方便第15章沉默也是一种回答第16章惊闻婆婆来相看第17章真心话大冒险第18章喝醉第11章人不可貌相“冰水谢谢。”乔灵君大方的落座,冰水便递到手上,乔灵君说:“是这样,我的小妹自幼身体不大好,如今又受伤,我很担心,不知道她这一段时间要注意些什么,还有饮食方面,希望季先生给详尽的说一下。”“好的,这是我的职责。”季青也坐下来开始详细

  • 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目录预览:第11章叶天才来找第12章我要改名字第13章跟校长谈判第14章咱们报社被包围了第15章你听清楚了吗第16章想吃顿拍黄瓜容易么第17章玄气入门第18章可不是好惹的第11章叶天才来找他可是在学校中,第一个因为成绩优秀而有能力碰到机甲的人,而且就在使用机甲三个月之后,他便能够熟练操作机甲,做出不少可爱的动作。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就是在现在机甲学院的论坛上,也都还是有着属于他的一些简介,也还保留着他控制机甲的视

  • 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目录预览:第11章小心野兽出没第12章脸这么红想什么呢第13章这该死的感觉第14章我是你的女人第15章那边的慕小姐第16章再没人敢羞辱你第17章给你最好的第18章心脏要裂开了第11章小心野兽出没俞桑婉处在懵的状态里,主管却满脸堆笑,一个劲的夸着她。“好好,俞桑婉,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博纳’的尾款就交给你去催了!”俞桑婉这才从旁边同事的议论中、断断续续的了解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博纳’拖欠了网站的广告尾款,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目录预览:第11章惊艳全场第12章叶婉芙被罚第13章为叶慕兮做嫁衣第14章梅花令,换弟弟一命第15章他终于来了第16章你藏起来,我来应付第17章有没有藏男人看过才知道第18章请公子帮一个忙第11章惊艳全场“慕兮,这没什么不妥。”赵梦兰想起对面还有两个客人,连忙收了收自己的狰狞面孔,望着叶慕兮笑的一脸慈祥,“仅凭芙儿一句话,确实不能证明就不是你绣的。现在有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赶紧绣吧,来人,给四小姐准备针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