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开创汉末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26:14 来源:网络 []

书名:开创汉末

第一卷 我本善良(一)

一片茂密的热带雨林,烈日下显得那么的宁静,然而,宁静的后面,却处处隐藏着浓浓的杀机!

徐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终于,他爬上了那座山峰,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只觉得眼前一黑,脚一软,人一头就栽倒在地上。无删节开创汉末免费阅读全文

就在十天前,徐健和两个战友奉命执行猎杀一恐怖组织的一二号人物,等潜到目的地,才发现情报失误,二百多恐怖分子没错,但多出了六十多人的雇佣兵!虽然成功的完成了任务,但他们面临的是这三百多人无休止的追杀。两个战友却永远的留在了这个异地他乡。徐健在向上级汇报完情况后毅然毁去所有通讯器材,利用这森林的各种地形同敌人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十天,整整十天时间,徐健不知道他到底杀了多少人,不知道浑身上下到底有多少伤,他只知道那他没有力气在走出这片丛林,于是,他想爬上山峰,希望可以看到那山、那水,还有那袅袅升起的炊烟那里有他太多的眷恋

热带雨林的天说变就变,一道亮光之后,紧接着一声霹雳,下起了大雨,徐健被雨水淋醒过来,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翻过身。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军人!”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就是用脚趾头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徐健根本就没理会,也没力气理会,“也是我雷豹最佩服的敌人!你应该骄傲!因为你有这个资格!”

终于,徐健靠到了傍边的那棵大树,他舒服的出来口气,这才打量面前的情形,三个装备精良的雇佣兵!只能用强悍来形容!他笑了笑:“下辈子,我不会在选择当兵,来吧!给个痛快!”

“强者是值得尊敬的!”领头的看着平静的徐健,“敬礼!”

随着他的吼声,三个雇佣兵同时抬起右手,向他们的敌人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礼毕!”整整过来两三分钟,领头的才吼道。

“如果你不是杀了我二十多弟兄,我真想交你这个朋友!”领头的看看徐健,然后转身对一人说:“别让他受罪!”

一个壮汉应声放下手中的狙击枪,抽出军刺,向徐健走了过去。

(纯属虚构,不要模仿)

雷声更大,雨点也更密了,就在壮汉刚走出一步的时候,忽然一道强烈的光球击中徐健,随后一声巨响,丛林深处燃起大火。无删节开创汉末免费阅读全文(纯属虚构,不要模仿)

第一卷 我本善良(二)

二(故事纯属虚构)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住着十几户人家,男人上山打猎,女人在家种地,虽然每年的苛捐杂税多,但还是那么和和美美。然而近年来,灾害不断,特别是今年的旱灾,庄家颗粒无收不说,就连附近的猎物也是少的可怜,但官府不但没有赈灾,反而隔三差五的派人收税,让众人更加苦不堪言。男人只好去往山的更深处,女人孩子每天找水,伺候那地里的种子,然而,在这样的灾害之下,所有人的收获甚微,眼看生活每况日下,众人还是无计可施。

徐德,村里打猎的能手,平时也多有接济众乡亲,备受乡亲们的敬重,然而这几天却天天呆坐在自家的家门口,连心爱的弓箭也没心情保养。原来,十天前,他和儿子徐健上山打猎,一不小心,徐健跌入山谷,乡亲们帮忙抬回来后徐健一直昏迷不醒,到现在还在屋里躺着。

“他爹,健儿醒过来了!”一个充满惊喜的妇人的声音打断了徐德的沉思,徐德回头愣愣的看着正靠在门边整整十天没出过房间的妻子。

“快啊!你还发什么呆啊?!”

徐德这才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的冲了进去。无删节开创汉末免费阅读全文

徐健醒来时觉得头痛的厉害,浑身有些无力,他努力的抬起右手拍了拍头,慢慢睁开了双眼,对自己还活着诧异不已,但当他环视四周的时候却楞了,阳光从破壁的缝隙泄露进来到让屋子显得亮堂,竹木做的墙壁上挂着一把弓箭,说是古董一点不为过,就是古装戏里德道具都比这华美,屋里除了他躺的旁边有一个破旧小箱子外再没有任何家具“这是哪里?”

“健儿你醒了?”就在徐健诧异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伴着一声关切的话语传来进来,紧接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冲了进来。很快就出现在徐健眼前。

“你们”徐健话没说完就愣在那里,原因是这两人的装束!虽然有些破旧,但明显古代人打扮。“拍戏?你们领导呢?”

“啊?”徐健的话明显吓住二人,“什么拍戏?什么领导?健儿,你怎么了?”中年男子急急的问道,先前的惊喜凝固脸上。

“健儿,你怎么了?我是你娘啊!”妇人上前一把抱住徐健,"你别吓唬娘啊!”

“娘?”徐健呆呆的看着妇人,他清楚的记得,在他十岁那年母亲就过时了,父亲,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十八岁当兵,十年时间才见过父亲两次,父亲过世时他还在外执行任务,等回来的时候,父亲的坟头已经长满青草。

正在徐健惊异的时候,屋外又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出现的人也是同样装束,让徐健彻底无语了。

“徐大哥,听说小健醒了,我们大家过来看看。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一乡民说。

“醒来了,”徐德喃喃的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就见到徐德的模样,众乡亲诧异不已。

“健哥,你醒了,太好了!我们又可以一起打猎了!”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分开人群,挤到床前,对对床上的徐健说。

“你是?”徐健看看少年,刚说了一句,猛的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对,好像是一个和面前一般大小的少年的声音。

“大牛啊!健哥,你不会不认得吧?”大牛倒是没什么反映。可大家听到耳朵里就不一样了,这大牛和徐健是最好的朋友,怎么突然不认识了呢?

“狗剩,石头,二柱,他们在后面,呵呵,我跑的够快吧?”大牛还在得意的说。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怎么回事?”徐健暗暗在想,忽然脑海里猛的跳出一个词汇----“穿越!”,在训练之余,徐健和战友们闲聊的时候就听说过电脑上的重生、穿越小说,当时他一笑了之,当做笑话,而眼前的一切,似乎只有有它解释才合理!

徐健在郁闷。众乡亲可看出问题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而妇人(徐母)却低低的哭泣着,傻傻的看着徐健。

“贤侄啊,看来健娃是摔坏头,的了失心疯,你和你媳妇多陪陪他,和他多说说以前的事情,会好的,你们不用太难过。”一个老人上前安慰徐德(徐父)。众人一听也纷纷这么说。

见到徐家这个情况,众人自觉无趣,于是纷纷告辞而去。无删节开创汉末免费阅读全文而大牛则上前摸了摸徐健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这才满脸狐疑的走了出去,但很快就和三个差不多大的少年进来,和四人和徐健说起往日的趣事,过来半响,见徐健没什么反映,四人这才悻悻的走了。

听到大牛他们几个说的事,徐健基本肯定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心不甘但也没法子,“既来之则安之!活着就好!”徐健想,等慢慢的接受了穿越的现实,他才重新打量现在的自己的父母,但看到徐母眼中的绝望和哀伤,他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那久违的母爱让他一阵温暖!“娘!”徐健忍不住叫了一声。

“孩子!”徐母本来绝望的心一下看到了光明,轻呼一声,泪如雨下,紧紧抱着徐健,颤抖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徐健的脸,这是什么样的手啊,粗糙的就像棕树皮,一道道裂痕无声的诉说着生活的艰辛。

“爹!”徐健看到面前高兴的直搓双手的徐父,也低低的叫了一声。

“诶!孩子,醒了!醒了好!”徐父兴奋的差点挑起。那模样让徐母破涕为笑。

“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去,给健儿做点吃的!”

“诶诶诶”徐父一边向外跑一边答应。不一会儿。半只野鸡就端上来了。

“爹,娘,你们也吃吧!”看看面前一脸菜色的父母,徐健有点哽咽。

“还有,多着呢!”徐母用手撕下鸡肉,一小块一下快的喂徐健。

从父母的穿作、家里的布局,徐健不难看出这个家的境况,他含着泪,默默的吃着,默默的承受着这如山的父爱、母爱!

十几天后,徐健渐渐的回复了,这十几天,徐健从父母,大牛,二柱,石头等人的口中,慢慢的知道了现在是汉朝中平元年,现在是五月,这里是青州地界的泰山边上,现在听说外面很乱,到处在打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对于年代各方面的徐健倒是没怎么在意,他想知道的是在什么地方,对历史的走向他不清楚,也不想去了解,他现在只想做一个平凡的百姓,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前世的那他失去的,今生他要好好感受,好好报答!

第一卷 我本善良(三)

历史的车轮并没因为徐健不知道它的走向而停止转动,就在徐健醒来的三个月前,爆发了历史上有名的黄巾起义。

张角,巨鹿人氏,太平道的创始人,自称“大贤良师”,带着他的两个弟弟----张梁和张宝,借治病为名,进而开始传教活动。到汉灵帝熹平年间,张角在大量招收学生、培养弟子、吸收徒众的基础上,创立了太平道。不久之后,太平道信徒发展到了几十万人,张角把他们编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张角号召农民起来推翻东汉政权,喊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将起义日期确定为汉灵帝中平初年(也就是今年),并积极谋划起义,在叛徒反叛后,张角提前发动起义。自称“天公将军”,其弟张宝为“地公将军”,张梁为“人公将军”。他们率领起义军攻打州郡,焚烧官府,没收豪族财物,许多地方官吏闻风逃窜。不到十天时间,全国各地纷纷响应,京师也为之震动。

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徐健几天之后就可以下床了,刚开始由于脚麻木而有些站立不稳,吓得徐母说什么也不让他下来了,更别说是走出房间了。他知道自己是父母的希望,这从父母平时的笑容就可以看出,怕他们担心,徐健就偷偷的为自己拟定了康复训练计划,进行恢复训练。

然而,当徐健第一次一个人走出房间,现实就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这天,母亲给徐健端来一碗鱼汤后就出去了,徐健也没见怪,多次让父母陪自己一起吃,父母都说厨房还有,有时还笑眯眯的看着他把东西吃完,今天也不列外,这是徐父进山打猎就母亲在家。

徐健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感觉身体好多了,试着下床行走,刚开始还需要扶着墙壁,走了几步就可以正常行走了,他高兴的向外屋走去,想给母亲一个惊喜。

外屋和里屋的唯一区别是外屋有张很旧的条案,里屋则是一张床。母亲正跪坐在条案后面,背对徐健吃东西,一个粗糙的碗里要不是飘着几片野菜野,徐健敢肯定的说那是一碗清水!心里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他跪了下去,颤抖的双手从后面紧紧抱着母亲:“娘!”泣不成声。

原来,本来吃食就成问题,加上徐父这段时间有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没有去打猎,徐健这些天吃的全是乡民们送的。

“健儿,你怎么起来了?没事吧,都休息休息,你可是昏迷了那么就啊。”徐母转过身,慈祥的看看面前的儿子。

“娘,我好了!没事的,我帮您做点事情吧!”

“孩子,你刚好,别出去,在家休息,听话!”

这次轮到徐健固执了,说什么也要帮母亲做点事情。干旱年间,主要的事情和任务就是水的问题。在徐健的坚持下,徐母妥协了,母子俩拿着简陋的盛水工具就出去了。

第一次走出这个家门的徐健刚出村就看见田地一片干涸,咧着一道道大口子,远处的树叶泛着耀眼的白光。如此状况让徐健大大的吃了一惊。村民的用水是从七八里地外的地方担回来的,哪里有一股山泉,要不是它,村里吃水都成问题。

一路上,徐健就见到同村的人,一个个汗流浃背,担水回去,只为那些可怜兮兮的庄稼苗,大牛、二柱也在其列。二人见到徐健,放下竹筒,上前问这问那,徐健有些心不在焉的一一回答后问道:“你们一天可以担水多少?”

“没多少,就两大缸。”二人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

徐健没有说话,他在默默的回忆一路的地形,他想到了利用管道输送。爬上山坡,在母亲和大牛、二柱疑惑的眼神中,他眺望自己的村庄。

“娘,附近竹子多吗?”走下山坡后徐健问母亲。都

“多,但都很小,今年干旱,什么东西长势都不好。”

“有就可以。”徐健看到母亲疑惑的眼神,笑了笑,又对大牛二柱说:“你们先回去把水倒进水缸吧,然后和我一起砍些竹子,我有用。”说完也没回答二人的疑问。

三人很快砍了些竹子回到山泉处,大牛二人平时都听徐健的,所以虽然困惑,但也很配合.

二人在徐健的带领下,很快就铺了两三里地,看到一股泉水慢慢的流过身边,路过看到的村民们沸腾了,都纷纷放下手里的家什,加入进来,于是,一条简陋的输水管道在徐健的指导下,慢慢向村口蔓延,傍晚时分,管道终于出现在村口,徐健在上游接通之后,一股小小的泉水急不可待的从中流过,带着众人期待的眼光,出现在村口,流进这十几户人的心里!

“健哥,你太厉害了!”二柱首先叫了起来。而这时,刚刚打猎回村的徐德和其他的猎手,更是惊异的看着这些竹筒架设的管道,要是以前,这些人想都不敢想象,但就让徐健给做出来了,所以众人呆了片刻,突然一声兴奋的大呼,这些猎手把徐健父子高高举起,抛在空中。

看到自己为乡亲们做了件有意义的事,特别是看到这些淳朴善良的人们眼里的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徐健感到很满足,他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吃水、用水都得到了有效地解决,让乡民们看徐家的眼神变得更加尊敬起来,而徐健在输水管道完成的第二天就让乡亲们和他一起找地方挖水井,并做出吊桶打水的工具,等这些井打好,取水浇地。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徐健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和满足,对自己很满意。在这一个月的恢复训练后,徐健也慢慢习惯了自己现在的身体,感觉出来力气小了一点外其他的都没什么影响,他也不在意,又不去打仗拼命,管那么多干吗?

乡亲们?乡亲们早就麻木了!输水、打井取水,这一系列工作完成后,他们不知道是不是生活在梦里,他眼前绿油油的庄稼地又真切的告诉他妈他们,:这是事实!每天干活都更加的充满信心,只知道跟着徐健做就可以,徐健说这么做就怎么做,绝对没错!

至于徐父,作为徐健的父亲,他有着太多的疑问,儿子以前虽然说毕其他的孩子懂事些,也聪明一些,但要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恐怕不容易,但事实却告诉他,这些都是徐健---他的儿子做的!直到后来,被逼没法的徐健告诉他,是一个不让他说出姓名的师傅教的,每天都是夜深人静时才来教他,徐父这才释然,虽然地处偏僻,但他也听说有些高人、隐士有着这样的癖好。倒是徐母,她可没想那么多,儿子能干,自己一家人也愈来愈受大家的看重,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想这想哪的?只是愈来愈爱儿子。

徐健在做完这两件事后,看到的还是生活窘迫的人们,他知道眼前的乡民们急需的是--吃食!

“爹,这样的年景朝廷不管?”这是徐健第一次和父亲谈这么敏感的事。

“唉!”徐父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管?管我们要粮还可以!从来就没见他们来过问这些,倒是来逼粮来的很勤!”

其实,徐父也少有出去,外面的具体情况他也不了解。在这时的朝廷,士大夫与宦官矛盾重重,争权夺利,而豪强土地兼并严重,百姓流离失所,所以才爆发了黄巾起义,但他不知道,只能告诉徐健他所知道的。

“你在他们来收粮时告诉过他们情况吗?”

“告诉了,现在我们这里是县令大人的封地,每次都是五个差人下来收,唉,说是收,比强抢还厉害!”

“啊?”徐健吃了一惊,“县令大人不管?”

“管?哈哈哈哈”徐父一阵大笑:“健儿,难道你忘了你爹身上的伤,你余大叔的死?”

徐健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

徐健在一次给村里的那位孤寡老人李爷爷送野兔的时候,李爷爷就给他讲过本来是他知道的但现在不知道的事情—余大叔是大牛的父亲,上次官差逼粮被吊在树上活活的打死了,而徐父是打猎回来看到这个境况,和差人讲理,被抓到县衙打了几十大板,大腿上还挨了一刀,现在就是遇到阴雨天气,伤口还隐隐发疼。

第一卷 我本善良(四)

父子俩自从那次谈话后再也没有就这事聊过什么,不过让他们诧异的是本来四五天就回来一次的官差这有近两个月了都没来过,徐健认为是县令大人对灾情有所察觉,正想法解决;而徐父则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让县令大人顾不上。只是两人都没说出来。

事实其实正如徐父所料,县城被黄巾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县令大人派人出来,就是他老人家的性命随时都会不保,再说,排出的人还得有那个本事杀出来,所以小村一时倒是安宁---徐父每天带村里的六个猎手进山打猎,留在村里的男女老少则伺候庄稼。每天的辛勤劳动换来是长势好、一片绿油油的庄稼地和每天或多或少的野味,日子虽然还是那么艰苦,但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眼神里满是一种幸福和满足!

徐母是坚决不让徐健进山打猎的。徐健试着提出来,几次都是被徐母的眼泪劝回来的,只好闷在心里。本来身体复员后他只是出于习惯,现在只好加大训练程度来发泄过剩的精力。家里的所有活他全包了,总是想法让母亲吃上好的,多多休息,时时逗母亲开心,让徐母的嘴出来没合拢过,乡亲们都说徐母越来越年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八月末了,地理的庄稼也快收获了,看到长满果实的庄稼,大伙的干劲愈来愈大了。

这天黄昏,徐健按照惯例负重越野长跑后又在村后打了一套太极拳。正要准备回家,心底突觉一股凉意,就像被人用枪瞄准了一样。这种自来到这里后从没出现过的感觉让他觉得将会发生什么事,而随后村口传来的叫骂声、打斗声证实他的感觉。“不好!”徐健暗叫一声,人如猎豹,冲了出去

刚冲进村口,徐健就见到五个头裹黄巾的大汉,身上穿的连村里人也会说寒碜,破烂的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蓬头垢面,看不出本来面目,但其具有的其实明显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才有的。这五人正和村里人打在一起,地上早已躺着两个乡民。好在几个大汉没有用兵器,村里人也和他们拼了个不相上下。徐健顾不上问话,大叫一声“住手!”就冲进人群把两边人马分开。

“王婶,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徐健分开众人后问身边的一个妇女。

“他们抢东西,还打人!”王婶是二柱的母亲,她一边说一边去搀扶倒在地上的二柱。

徐健皱皱眉,但很快压住心里的怒气。“你们是什么人?”。

五个大汉有些发愣,刚才只觉眼前一花,拳头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紧接一股力量涌来,让他们不由自主的退了好几步,听到徐健的问话,一个领头的上前一拱手:“这位公子,我是张龙,是天公将军手下,这次路过贵地,想讨些吃食而已。”

“呵呵,我还真没见过这种讨要食物的!”徐健语气一冷:“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的天公将军是谁,都得给我们道歉!”

“哼!”一个大汉冷哼一声,唰的一声抽出身上的钢刀,上前一步瞪着徐健:“天公将军领导我们这些贫苦人在前面和狗官们拼命,为的就是让你们这些人过上好的日子,吃你们点东西是看得起你们!信不信老子灭了你们!”

众乡民吓得纷纷回退,张龙却感到一道危险的光芒直射过来,连忙拉住大汉,“张虎!你难道忘了你是谁吗?”又转身对浑身杀气的徐健说:“公子,我兄弟是个粗人,请多见谅!”连连拱手。

徐健从中也看出这个张虎是个头脑简单的鲁莽之人,见张龙这么说你散去杀意,令张龙感到一阵轻松,暗自庆幸:“好强的气势!好浓的杀意!”龙有逆鳞,触之即死!自从徐健来到这世上,打算做一个平凡人,和自己的父母过平静的生活,他就对这有着无限的眷恋,任何想要打扰他的人,他只有一个想法---杀!

这时李爷爷颤巍巍的走过来,把刚才的事给徐健说了一遍,原来是哪个张虎要吃的时候看人慢了就骂了一句,张龙也没能拦住,于是众人就打起来了.““我们不知道天公将军是什么样的人,也不想知道!”虽然没有了杀意,但语气也令张龙感到很冷。看你们都是贫苦百姓,身上有伤,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吧?”

原来,自从起义爆发后,全国各地也纷纷响应,青州也不列外,但由于起义准备不足,不但武器缺少,就连粮草也出现短缺,而灵帝下令州郡修理兵器,加固城防,何进率左右羽灵和五校尉营镇守洛阳,在洛阳附近增置八关都尉。又派遣皇普嵩、卢植等调集各地精兵,进剿黄巾军。并解除党锢,赦免党人,缓和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各地豪强地主也纷纷起兵,配合官军镇压起义,其中的曹操、袁绍、袁术、刘备、孙坚等最为有名。起义军各自为战,未能协调配合;人数虽多,却缺乏战斗经验,以致使东汉王朝能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在冀州的张角也感到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加上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感叹回天乏术之时令其侍卫张龙张虎两兄弟带领一百精兵保护自己女儿回转乡下,以避战火。当他们来到泰山附近,遭到几千官兵的追杀,众人浴血奋战,拼死抵抗,但寡不敌众,张角之女张倩也深受重伤,幸得张龙等人拼死相救才逃到这里,等伤痕累累的几个人摆脱追兵,早已是精疲力竭,看到徐健他们的小村庄,忙上前找些吃的。但鲁莽的张虎见张倩几天没吃东西,见乡民有些慢,故而恶语相加,这才导致事情的发生。

张龙见徐健等人没有恶意,慢慢的道来,但由于出于谨慎的原因,他最终没说出张倩,只是说他们战败逃到这里。但这些事也让乡民们唏嘘不已。而听到刘备这个曾经熟悉的名字,徐健终于明白自己是到了什么年代,一时有关刘备、曹操、孙权等人的故事一一出现在脑海.搞清楚了历史年代,他也了解了这次起义,也知道是个必败的结果,他看向几人的目光有些变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都是贫苦老百姓,就去我家休息休息吧,处理一下你们的伤。”

“谢谢公子的大恩大德!”众人一听面露喜色。很快,几个人洗漱一遍,显出本来面目,一个个虽然有些疲惫,但精神为之一爽,人就显示出生气。而徐健一看张龙,不过是一个十八九的少年,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张虎则和自己差不多,其余几人也都在二十上下,徐健笑了下,先前可能是看不清他们本来的面貌吧,心里释然了一下。

对于伤口的处理,张龙他们没有经验,也就是把带血的布巾揭开,换上一块稍稍干净一点的就算是处理了。

“你们这样是不行的,伤口容易感染。”进门的徐健见怪不怪,要知道乡民们现在处理这些都是他教的。“来,我给你们处理一个,做做示范,你们看后在自行处理。”说实在的,要不是看在都是贫苦百姓的份上,徐健是难得理他们,有着军人情节的他是看不起逃兵的。

烧开水、蒸煮布巾消毒,在几人好奇的眼光中,徐健熟练的处理完张龙的伤口,看了看几人:“自己照着做。”说完了留下几个有些发愣、有些奇怪的人就出去了。

看到徐健出去了,几人相互看着对方,渐渐的问询,肯定,坚决!最后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张龙笑了,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开创汉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开创汉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我曾爱你如命17章(第17章 你好,霍先生)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命17章(第17章你好,霍先生)小说名字:我曾爱你如命第17章你好,霍先生她想起了自己和霍成彦,正是因为她长得像他曾经的未婚妻,她的母亲,所以他才会这么对自己。“我们先生是一个性情寡淡的人,他无亲无故,自从夫人去世之后,一直一个人过着狐独的生活。”“自从遇到你之后,他想跟你结婚,生个孩子,过着简单的生活,这是他的梦想。”她的心里又是一沉,她不想嫁人,也不想生孩子。“你不是一直想报达先生的救命之恩吗?你就帮先生实现这个愿望吧。”她的心情无比沉重,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们救了她,一直帮

  • 三界第一妃17章(第十七章 帅哥都很傲娇)

    原标题:三界第一妃17章(第十七章帅哥都很傲娇)小说名:三界第一妃第十七章帅哥都很傲娇一梦一听,这鱼是给溟寂吃的,她当即跨步上前,一把拎起小白的脖颈,皱眉道,“赶紧吐出去!”小白见一梦不开心,它嘴巴一松,偌大的红鱼就这样重新掉进了缸中。好几个人冲上前来,围在大缸周围,看着缸中两条红色锦鲤全都活着,这才松了口气。一梦将小白装回到腰间的大口袋中,然后抬头看着众人道,“真是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其中一个男人出声道,“一梦姑娘,如果这是普通的鱼,让你的灵兽吃了也就吃了,可这鱼不是普通的鱼,它是沧海

  • 妃凰纪:锦绣嫡女17章(第17章 公子别怕)

    原标题:妃凰纪:锦绣嫡女17章(第17章公子别怕)小说名字:妃凰纪:锦绣嫡女第17章公子别怕庄秦看着归来的母女,皱了皱眉,不是去拜访亲人吗?怎么感觉她们像是去打了一丈。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晚膳,云锦绣陪着母亲用完晚膳,金妈先送金氏到屋中。金氏身子弱,一天下来,也够累了,丫鬟们侍候着,她抄完了几页经,也就睡着了。偏房里,初雪跟小丫环们绘声绘色说着今天在金府的事情,“咱们大眼上小姐可厉害了,直接骂了金府那咄咄逼人的老奴才……”如意提了灯过来,“大晚上的还不睡觉,私下议论主子的事情,被发现了,可是要被卖

  • 余生皆赠你17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

    原标题:余生皆赠你17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小说:余生皆赠你第十七章。我真的没事她讨厌这种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握之中的感觉。她想当那个掌握着主动权的人,现在在戚泽瑞的面前,她太被动了啊。她根本不知道,戚泽瑞,到底想做什么。戚泽瑞现在对她表现出来的,是兴趣还是其他什么?要说戚泽瑞是发现了什么,她是不信的。重生这种事情,她自己都用了好一会才接受,戚泽瑞一个以前跟她没有交际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现。断然不可能。戚泽瑞没有错过傅伊松一口气的样子。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傅伊,你逃不掉的。你只能是我的。傅伊跟戚泽瑞

  • 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17章(第17章 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

    原标题: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17章(第17章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小说名字:误惹首席:云少宠妻如蜜第17章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这个时侯思思在我身后悄悄的告诉我:“李姐,她是故意的,我特意询问过她,她自己表示不要叫冰糖,也不要加蜂蜜。”我对思思表示我已经知道了,她不说我也知道,因为小敏根本就是来闹事的。我微微笑了笑,对小敏说:“这爱情自然是甜的,只是这偷情,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苦的还是酸的,要不你告诉我?”小敏气的脸上跟调色板一样,却又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反驳我,因为眼下,她根本就是充当的

  • 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章((17)谋杀?!)

    原标题: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章((17)谋杀?!)书名:隐婚厚爱:前妻别想逃(17)谋杀?!厉皓承和嫩模莉娜的绯闻越发闹得厉害,白晓像个没事人一样,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你怎么在这里?你家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厉太太的位置?”范之晨来画室看看,谁知道看见她正在画画。白晓一边画画,一边慢慢的说:“担心?!我担心有用吗?应该着急的人应该是白梓娜,只有她才会怕吧。”翌日。白晓在家里休息,白梓娜打电话约她去见面。咖啡厅里,白梓娜坐在最里面的包间,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所有的人。白

  • 权门毒妻17章(第17章 深入骨髓的绝望)

    原标题:权门毒妻17章(第17章深入骨髓的绝望)小说名称:权门毒妻第17章深入骨髓的绝望电话那头一直沉默着,没有回应。劫匪老大提高声音道:“这位沈小姐说,她是你最讨厌的女人,我想确认下,如果是的话,正好可以让兄弟们乐乐。”电话那头,顾奕的脸瞬间阴沉起来。沈念深屏着呼吸,紧张地竖起耳朵,只要顾奕说一句,他不讨厌自己,就算今天死在这里,她也无怨无悔。劫匪头子开了免提,半晌,手机那头说道:“那就请几位好好享受了,毕竟过了今晚,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沈念深慢慢闭上眼睛,一滴清泪从眼角滴落,心痛得无法吸

  • 每个妈宝男背后都有个“神经病”

    ✦三日打鱼晒网解忧✦文:鱼娘配图:网络一直觉得“妈宝男”离生活很远,但是最近,知乎热门、微博热搜,炮轰声络绎不绝,矛头都直指朱雨辰妈妈。那个《奋斗》里真诚义气的华子,汤唯的前男友,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妈宝男”。猛然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妈宝男真是不少。这个39岁的男人,想当导演想谈恋爱,但无奈彻底输给了妈妈,妈妈:每天凌晨4点起来帮儿子熬梨汁,坚持了十多年;儿子在北京工作,她一个人搬到北京陪着;每天都把食物塞满了儿子的冰箱,拍戏的日子都全程跟着......儿子发微博,她每条都抄在本子上;儿子想动手做饭

  • 恐怖故事:夜班诡谈

    我叫李浩,在某大学里当一名保安,这个月该我值夜班。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叫张健,小伙长得挺帅,工作很认真,今年才21岁,我们两个住在一个宿舍。这两天家里有事没能来上班,今天也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今晚张健又要一个人值夜班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忙完家里的活,我连夜往学校赶,因为离学校比较远,赶到学校的时候都凌晨1点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了宿舍的门,开了灯,对面的床空着,那是张健的床,他在值夜班,我太累了,没有心情想别的,一头扎在床上就这样睡了。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给摇晃醒了,我打开灯一看,是张健

  • 钻牛角尖:一个人活着,要活有态度

    今天跟我们院长聊天,院长话中有这么一句“你爱钻牛角尖,适合往中医方面发展”,也许说者无意,然而“听者有心”,其实并不是我爱钻牛角尖,而是应该钻的时候就得钻,况且平心而论谁人不曾钻过牛角尖?因为一个人活着,总要活有态度,不能像软柿子一样谁想捏都可以捏一把!比如,之前单位开客户会议,我去会场帮忙放PPT,所以当天不能在单位按时打卡,次月结算工资的时候,财务说我没有打卡,要按忘打卡或未打罚款,我就去跟领导说这个事,领导说:没有打卡就该扣!因此,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任何情况我都会打卡。就像前天仍然是开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