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至尊狂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55:35 来源:网络 []
小说:至尊狂妃
第一章 纳兰千月

兰千月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什么人死之后会有魂魄,或者是西方天堂东方的地府,这些在她看来都是扯淡。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也难怪她不信,要是华夏国叱咤佣兵界“紫衫龙王”,信奉神明?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素有龙王称号的特种兵王,兰千月,大概,貌似,被阴了!

周围是无边黑暗,死一样的沉寂,黑暗的空间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凭感觉,她是躺在一张床上,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外力的束缚,但是就是浑身无法动弹。意识清醒,可无论兰千月怎么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丁点声音。

该死的,别让她知道对她下黑手的人是谁,否则,定叫那人后悔活在这世上!

就在兰千月实在支撑不住,就要沉沉睡去的时候,四周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塌声,身下的石床如同失去支点一般突然下坠!而床上的兰千月依然动弹不得,只感觉到身体四周呼啸而过的风,将裸露在外的皮肤刮得生痛。

她不知道究竟下坠了多久,按照这种速度的坠落,到达底部绝对是粉身碎骨,尤其是她根本无法动弹的情况下!

那么,要死了吗?她兰千月,佣兵界的紫衫龙王,就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吗?

不,她不甘心!她不会死!她一定不会死!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实在,未免,太小看她了!

闭上眼睛,使出浑身的力量,试图让身体用劲,只要她能动,她就有办法让自己活着!

可,她的身体就像被固定在石床上一般,不管怎么用劲,不管使出多大的力气,依然纹丝不动,而她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到此刻,已经感觉到明显的疲劳和脱力。

不管了,一定,一定要再试一次,一定要起来!深深呼吸一口,脑海里一直默念,慢慢聚集全身所有的力气,这一次,一定可以!

“哎,我们这样做不好吧。无删节至尊狂妃免费阅读全文

“那有什么不好的,郡王不在,此事你知我知,再说,谁会注意到这个丑女?”

“也是,不过这丑女的身材……看着挺标志的,尤其是那腰。”

“嗯嗯,对!等会啊,我们就把她脸给蒙上,然后就……”

“嗯!门都锁好了吧?”

“放心!我做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今天晚上,除了我们,不会有别人进来!”

郡王?丑女?隐约间,这些字眼传入兰千月的耳朵,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全身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痛得她不禁一个哆嗦,而下一秒,疼痛消失,却感觉自己胸前一片凉意,睁开眼,对上两张陌生却极其猥琐的脸。

两个男人,一个精瘦猥琐的男子手里拿着一块方巾,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伸手在她的胸前,解开她衣襟处的扣子。

二人明显一愣,没想到兰千月会突然醒来,尤其是眼睛刚睁开那双冰寒的眸子,差点让其中一人的手帕从手中抖落。

兰千月冷哼一声,感觉到自己身上那股莫名的压力已经消失,正欲动手,却发现自己四肢都绳子被紧紧绑祝

本来被兰千月眼神吓着的一人,发现了这个情况,长舒一口气后,继续将方巾盖在兰千月的脸上。随后朝另肥胖男子开口道:“怕什么,我早料到她会醒,还好我有准备,这绳子一般人是弄不开的!”

肥胖男人一听,胆子也大了起来,手里的速度也加快了些。

由于方巾遮住了兰千月的脸,所以,没有人看到她冰冷的带着一丝杀气的笑容,一般人?她紫衫龙王岂是一般人?很好,这种程度的耻辱,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既然如此,那就好好享受享受紫衫龙王的味道如何吧!

就在兰千月衣服的最后一粒扣子要被解开时,绑在兰千月手上的绳子被她瞬间挣脱。阅读http://www.huijindi.com/绳子的确不是普通的绳子,她虽然无法挣断,但解开绳结还是小菜一碟。

下一秒,猥琐的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床上的人已经迅速起身,根本看不清兰千月的动作,原本绑在兰千月身上的绳子变成绑在他们身上!

“说,你们是谁的人?”

兰千月侧坐在床前,冷冷的看着不停挣扎的二人,缓缓开口。

“哼!我们是什么人?我劝你赶紧放了我们,否则,有你好看!”精瘦男子对兰千月叫嚣道。

肥胖男子连声附和:“没错,贱人,能嫁进郡王府是你的福气!也不照照镜子,你这样的丑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我们郡王见了都难以下咽!”

第二章 羞辱

“跟她这样的丑女人说那么多作甚,像她这样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照过镜子吧!我要是她,这辈子就躲在房里,免得出来吓人!”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都毫不掩饰的对兰千月的侮辱以及不屑。虽然这些语言在兰千月看来实在无关痛痒,但这二人着实聒噪,若不是为了这二人幕后之人,光是让二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就有好几十种。

说她是丑女?哼,放眼整个佣兵界,谁不知道她兰千月的美貌?这样想着,微微抬眸,兰千月这才看清,她所在房间的构造。

红色的龙凤喜烛,红色的纱缦,整个房间的古香古色处处透露着喜庆,尤其是处处可见的红色囍字,仿佛在告诉兰千月,这是传说中的新房。说明huijindi.com

有人结婚?新郎是谁?新娘又是谁?

“纳兰千月!赶紧把我们放了!不然,等会有你好受的!”精瘦男子继续叫道,一副你不放过我你就完蛋了的表情,兰千月实在好奇,他哪里来的勇气?

“对!像你这种又丑又不能修炼的废物,要想在郡王府好好过日子,就赶紧把我们放了!”肥胖男子高声喊道,由于语气激动,脸上的肥肉微微抖了好几下。

“什么郡王府?”兰千月立马抓住了二人话里的重点,幽幽开口。

二人听兰千月这么说,以为兰千月怕了,底气愈发厚足,“怕了吧!不管你是纳兰家的嫡小姐,嫁进郡王府就是我们郡王的人,只是这么丑,也难怪我们郡王在新婚之夜去飘香楼!哈哈!”

“据说那飘香楼的香雪姑娘,可是有名的美人!你纳兰千月,连香雪姑娘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飘香楼?兰千月双眸微沉,“比不比得上,可不是你说了算!”

“怎么,我们说的是事实,整个洛国,谁不知道你纳兰千月又丑又废又花痴……碍…!”说到一半,精瘦男子被兰千月随手一就是巴掌,耳光响亮,只见从精瘦男子嘴里飞出一颗带血的牙。微胖男子见状,大气不敢出,抖着身子看也不敢看兰千月。

“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兰千月起身,冷冷的看着二人,要不是这两人对她来说还有点用处,就凭刚才那二人对她的动作,就足以将这二人的脖子拧断!

见二人安分,兰千月才开口问二人自己想要知道的讯息。

一个时辰过后,兰千月的眼眸一直冰冷,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华夏国,而是一个类似古华夏的洛国。而她,虽然她是兰千月,可这个陌生的身体,却是纳兰家族的嫡女,名叫纳兰千月。无删节至尊狂妃免费阅读全文听起来这名头不错,嫡女,还是一个家族,但,这纳兰千月却是整个洛国闻名的丑女!不仅如此,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她纳兰千月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最让兰千月不能忍受的是,这等奇葩女人,居然还是个花痴!无比痴迷郡王柳文旭,而小郡王柳文旭迫于纳兰家族压力,便答应娶了纳兰千月!

好,很好!兰千月双眼微眯,不要让她知道是谁将她弄到这样一个极品身体里,否则!

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她也只有作为纳兰千月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既然她现在已经是纳兰千月,那么,过去那些她异常嫌弃的人生她没有办法改变重来,但她将来要走的每一步,都不在和以前的纳兰千月有任何关系。

“爷,你该回去了。”女人媚眼如丝,将脸轻靠在男人半露的胸膛上。

男人轻笑着伸手挑起女人的下巴,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女人雪白的娇躯上游走,“你舍得?”

大概是碰到了女人身体的敏感处,女人娇柔的一声轻吟,惹得男人眼底欲火更甚。晨起之初,正是男人需求旺盛之时。一个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不顾女人的半推半就,直接吻上那柔嫩红唇……

郡王府。

已是日上三竿,整个郡王府仍不见郡王回来,这叫府里上下无一不议论纷纷,说郡王妃新婚之夜独守空房,有奚落的,有嘲讽的。原文http://www.huijindi.com/不过这些,都影响不了纳兰千月。

房间里,纳兰千月依旧一身艳红色嫁衣,饿了就命府里下人好吃好喝招待着,累了就歇歇。不过洗漱时,纳兰千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还真不愧对于丑女这个称号,大脸小眼香肠唇!纳兰千月不由抽了抽嘴唇,虽然她更看中实力为尊,但,只要是女子,都会在意自己容貌。

第三章 惩治渣男

思索片刻,她想到,这个世界有一些特殊的功法,修炼精深后可以到达易经洗髓的效果。不过说到功法么,也是她在这个世界立足的必须品,等解决了眼下的事,她得要回纳兰家一趟了。

“小姐,郡王回来了!”纳兰千月的贴身丫鬟铃铛,急忙跑到纳兰千月面前说道。

这铃铛是纳兰家作为陪嫁丫鬟跟在纳兰千月身边,昨日新婚之夜,这铃铛却不知所踪,想来,昨夜之事脱不了干系。

纳兰千月瞥了一眼铃铛,“回来就回来,与你与我何干?”

铃铛一愣,小姐这是糊涂了吗?郡王回来,小姐不仅没有高兴得发疯,还这么淡定?难道小姐是埋怨郡王新婚之夜未归?想到这里,铃铛开口:“小姐,不管怎样,郡王现在是你的夫君了,小姐都应该高兴才是。”

纳兰千月身子一顿,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缓缓抬头,冷冷的看着铃铛,这个丫头,样貌清秀,相比纳兰千月,那就不仅是清秀了。是纳兰千月的贴身丫鬟,是纳兰家的人,只是不知道,是谁在她身边放了这样一个人。

就在看得铃铛心里发虚时,纳兰千月开口了,“你说的对,郡王回来,我自当高兴,所以,作为纳兰千月,更要好好去迎接才是。”

说完,直径起身,示意铃铛带路。看着铃铛有些发愣的脸,千月勾唇轻笑。铃铛看到这抹笑容,有些恍惚,她怎么觉得,纳兰千月这样笑,竟让人感觉,有一丝惊艳呢?不,一定是她看错了,纳兰千月,就是一个花痴丑女而已!

再说柳文旭回到郡王府,他虽是个郡王,但比起纳兰家族,一个小小的郡王根本没法比。想到那个奇丑无比的花痴女,柳文旭心里不由一阵反胃。

“郡王,王妃来了。”

听到门口的下人禀报的声音,柳文旭第一反应就是转头就走。但毕竟别人纳兰家嫡女的身份摆在那里,强忍着胃里不适,想着待会怎么打发这个女人。

在没见到柳文旭之前,她还以为是何等优秀的美男子,能让之前的纳兰千月一片痴心。在见到之后,那双原本充满对柳文旭爱慕的眼,充满着不屑。

模样生的稍稍俊逸,身材瘦弱,双眼无神。不等柳文旭开口,纳兰千月已经对眼下的现状失去了耐心,她可没时间跟这些人玩什么痴情戏。

“昨夜,王爷可还舒服?”纳兰千月有任何感情的的声音在郡王府大厅响起。

柳文旭一愣,他原以为这纳兰千月一见他又会扑上来,他都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出。还有,这个女人眼里的不屑是怎么回事?

“王爷不回答,那就是默认了,别紧张,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还请王爷收回你准备攻击的爪子。”

“你!”柳文旭听完,立即恼怒起来,什么叫做爪子,她这是在侮辱他吗?好,很好,不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地方!想着,给身边一个下人使个眼色,他不能真的对纳兰千月动手,并不代表他不能让别人动手。

可,接下来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个花痴,那个不能习武的废柴纳兰千月,竟然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抓住了那个下人攻击过来的手腕!要知道,那个下人可是一个二阶武者!虽然是初级,但对于什么都不是的纳兰千月来说,是绰绰有余了。

“王爷,”纳兰千月冷冷开口,抓住那下人手腕的右手也逐渐用力,“这郡王府的下人还真是欠调教,虽然我是不能修炼的废材,但,要毁了一个人,这个手段,我还是有的。”

话落,众人清楚听见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随着响彻大厅的一阵惨叫,众人再看纳兰千月,眼里纷纷多了惊惧!这,真的是那个纳兰千月?轻轻松松毁掉一个二阶武者的手?

除了大厅里的众人,没有人知道,隐藏在暗处的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也冷冷注视着这一切。

纳兰千月?不能修炼的废材?传说对郡王柳文旭无比痴迷?还有那张丑颜……再仔细看纳兰千月的那张脸,冰冷的双眼里突然出现一丝愕然,有趣……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纳兰千月!”柳文旭怒喝道,“你别太过分!”

“过分?郡王你管教不好下人,作为王妃,自然要替你管教,”纳兰千月顿了顿,直直看着柳文旭的眼睛,“免得,这府里的下人,不把我放在眼里!”

第四章 纳兰家族

“哼!”柳文旭冷笑,“纳兰千月,你还不配。”

“不配?的确,你小小郡王,的确配不上身为纳兰家嫡小姐的纳兰千月。”

“你……!”

柳文旭还想说点什么,却被纳兰千月不耐烦打断。

“好了,废话到此为止,”纳兰千月边说边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朝柳文旭扔去,“柳文旭,我也不喜欢你,从前纳兰千月对你如痴如迷,这是事实,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

柳文旭一把接过那张纸,打开一看,最先入目的,就是大大的休书二字,上书,因柳文旭不守夫道,故此休之,自此,柳文旭同纳兰千月无半点关系。

看到柳文旭不停 变幻的脸,纳兰千月悠悠开口,“看完了?至于你如何昭告天下人,那是你的事情。”

说完,不等柳文旭反应,转身,只留给给郡王府所有人一个艳红的背影。若忘记纳兰千月的脸,那背影,也足以风华绝代。

纳兰千月离开后,铃铛并没有跟着一同出去,而是走到柳文旭身后,看到那纸上写的内容,满脸愕然。

不应该啊,明明纳兰千月那么喜欢柳文旭,怎么会给柳文旭休书?而现在纳兰千月离开郡王府,那么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不行,她必须赶紧回去纳兰家,把消息告诉那人……

离开郡王府后,千月想了很多。周围陌生的环境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不适。前世她可是佣兵女王,相比一次任务她一个人横穿大半亚马逊森林来说,眼前根本不算什么。

来往的街上,除商人小贩之外,还有一些手持各色武器的人。虽然这和古华夏有些相像,还是有很多不同,那些除普通人之外的人,有的身着铠甲,有的则是类似西方法师模样的袍子。

可,不管是身处在怎么样的世界,实力都是首要的。而千月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实力。

前世身为佣兵,学的多是肉体的搏斗以及暗杀之术,但这具身体实在太弱。即使她记得每一招式,能真正发挥出的力量也仅仅是三分之一而已。

现在她不知道纳兰家对她到底是抱有什么样的态度,但先前旁人的对话中得知,她是纳兰家的嫡女,在不能修炼又是一副丑颜又做出如此花痴行为的情况下,纳兰家竟然还保持她嫡女的身份,可见,在这个家族里,自然有人在护着她,并且那人,地位不低。

想清楚这些,千月便不再犹豫,问了路人纳兰家的方位后,便毫不犹豫朝那个方向走去。

“这位姑娘,请留步。”

身后传来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男声,千月本不想停下,但发现这四周就只有她一位女子,不得不停下来转过头去。

一看,是一个身着黑衣戴着羽毛面具的男子。听声音,年纪不大,看身形,比一般男子都要高上一些,身材偏瘦,刚刚好的那种。只是,这种怪异打扮,丝毫没有引起旁人注意,并且,这四周,除了千月一人之外,仿佛其他人都看不到这人一般。

双眼微眯,不让男子看到她眼中的戒备。

“何事?”千月淡淡开口。

只见男子瞬间出现在千月面前,伸手就抚上千月的脸。千月双眸骤然变冷,正要躲开,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这种无力的任人宰割感觉,让千月立马变得愤怒,就要发作之时,男子的手已经离开了千月的脸庞。刚刚那种被压制的无力感也尽数消失。

一获得自由,千月立即朝男子动手,她虽无实力,但精通暗杀之术的她对人体构造的无比了解,能迅速找到对方致命处,只要被她攻击到,就算死不了,总归能伤了对方!

男子对千月突然的攻击有些惊讶,要不是千月实力不够,的确能够伤到他。只是现在的千月,还远远不够。

“纳兰千月,实力不够的情况下,不会隐忍,会死的。”

男子缓缓开口,对于千月的攻击直接无视掉了。

见对方能叫出她的名字,千月一击不成,便收手,“阁下有话直说便是。”

察觉到千月语气里的不快,男子深邃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一年,本尊给你一年时间,一年后,本尊会来找你。”

千月眉头微皱,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男子没有回答,而是伸出右手,在手心凝聚一滴殷红的血液,不等千月反应,直直飞向千月眉心处,缓缓没入,在千月光洁的眉心上,留下一个不易察觉的朱色小点。

至尊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至尊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美女老总爱上我 19章(第018章 女人酒)

    原标题:美女老总爱上我19章(第018章女人酒)小说:美女老总爱上我第018章女人酒韩远跟着阿蓝穿过花圃小径,走过回廊曲道,拾级而上,来到了一个山顶上。没想到这山顶上也建了房子,沿着这个山头建成了一个圆形,中间是一个大泳池。“呵呵,这里也有天池?”韩远问道。“是,这就是绿野山庄的天池——”阿蓝笑道,“帅哥要不要下去沾沾水?”韩远还真想下去扑腾几下,不过在阿蓝面前,他还是不敢太随意。“你也会游泳?”韩远问道。“我是旱鸭子,最怕下水。”阿蓝说道,“这个泳池当年花了巨资兴建,据说为的是讨某位领导欢心,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 19章(第19章 睡他的床)

    原标题: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19章(第19章睡他的床)书名: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第19章睡他的床柯晓晓从来都是浅睡的,有丁点的声音都能惊醒她,但是现在,浴缸里的水温刚刚好,就那么泡着睡着,太舒服了,她一点也不知道夏轩哲此刻在门外已经急坏了。眼看着里面没反应,夏轩哲急忙的去拧门把手,没用,她在里面反锁了。柯晓晓自杀了,一定是自杀了,他连喊了好几声她也没反应,这公寓的装修是顶好的,他这个人,住的空间可以小,反正就他一个人,但是,从来都是要住舒服的,但是现在,装修太好了的麻烦就是他打不开这道门了。蓦的

  • 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 19章(第十八章:拍卖竟争)

    原标题: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19章(第十八章:拍卖竟争)书名: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第十八章:拍卖竟争心底仅有的一点儿希望,在看到那缓缓升起的舞台时,瞬间跌落到谷底。“陆莫枫,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冷秋妍一双似一弯醉人的春水轻轻荡漾的美瞳,弥漫着不安和绝望。陆莫枫微微一笑,虽然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不过陆莫枫却充满了优雅和高贵,让那高贵邪魅的姿态更是展露无遗。“冷秋妍,认命吧,今天枫带你过来,就是要上演这出精彩的大戏,所以你注定今天晚上,要成为大家心中的玩具。”依偎在陆莫枫怀

  • 拐个总裁当爹地 19章(第19章 悲情路线)

    原标题:拐个总裁当爹地19章(第19章悲情路线)小说名称:拐个总裁当爹地第19章悲情路线来到公司的时候,楚莹莹就告诉安晓沫,唐总找她。一大早就找她?估计没好事。果然,一进去就感觉到办公室里面凝聚的冷气,这个有点炎热的季节,纵然不开空调,也可以把人给冷冻了吧?“唐总,你找我什么事情?”安晓沫问道。唐昊站在窗口边,朝阳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斜斜的倒影在地上,俊挺的后背,突然给人一种淡淡的悲伤,又搀和着邪肆。丫的,他什么时候突然该悲情路线了?安晓沫不由得汗颜了一把。“安小姐,你把我晚上的行程都提前到下午

  • 今夜为你痴狂 19章(第18章 欲擒故纵)

    原标题:今夜为你痴狂19章(第18章欲擒故纵)小说:今夜为你痴狂第18章欲擒故纵三天之后,我的脚基本消肿,走路也没那么痛了,可以出门了。我换上一件白T恤和一条牛仔短裙,扎着马尾辫,素面朝天走出聚贤山庄,在附近的一家干洗店取了霍靖南的西装,前往霍氏集团总公司。霍氏总公司在海城最繁华的商贸中心,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公司的楼下,提着装西装的纸袋走进大厦,向前台说明了我的来意。前台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听我说了来意,她立刻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的脸看了十几秒,才接过纸袋看了看,疑惑地问道:“请问您是哪位,霍总的

  • 老公,不约 19章(第十九章 想算计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原标题:老公,不约19章(第十九章想算计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小说名称:老公,不约第十九章想算计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果酒的味道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喝的。沈乐颜不知不觉就喝完了,她放下空杯,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她在心中微微疑惑了一下,她的酒量怎么这么差了,一杯果酒就让她醉了?睡意来袭,这疑惑也就一闪而过,她仅剩的理智告诉她,现在应该找个房间休息一下,不然一会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态,那就真的丢人了。想到这里,她摇摇晃晃地起身,准备去酒店楼上客房。这时,刚才端酒过来的服务生很体贴地过来询问:“

  • 神秘前妻:难驯服 19章(第十九章:唯钱是命)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19章(第十九章:唯钱是命)小说名:神秘前妻:难驯服第十九章:唯钱是命宋若初停止呕吐的动作,喘口气休息一下。“没想到沈落居然真的这么小心眼,居然还真的敢在水里下东西。”今天晚上看着沈落给刺激的近乎癫狂的样子,宋若初就知道他早晚有一天会找补回来的,只是从来没想到那么快。尤其当身体热浪袭来的时候,宋若初还是忍不住在心底里骂人,这沈落报复什么不好,居然在她的水杯里下这种药。听到宋若初提到的名字,薄盛衍不禁蹙眉。“沈落,那是谁?”“公司里的同事,说起来若不是因为我们两个同时竞争你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19章(第十九章:小浪蹄子)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19章(第十九章:小浪蹄子)小说书名: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十九章:小浪蹄子她不知道这花凉城本身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轻功,那么多人追她依然让她逃脱了。当然,如果是风兰卿亲自动手,她必被捉!当然,尊贵如他,怕是不会亲自捉人的。隔天。半天都还未见到小竹,她有些生疑。在响午过后依旧不见小竹的身影,她便觉得事情不妙。“小姐,您不能去见老爷,您不能——”花俯后院管家陈婆子拦着她。“我为什么不能见?”花凉城与她多说无意,直直闯进了百花俯的大堂。这个地方,花凉城15年未曾涉足。上次不

  • 绝品逍遥邪神 19章(第19章 教室风波)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19章(第19章教室风波)小说名:绝品逍遥邪神第19章教室风波这时周边的学生都惊呆了,不认识他的人心里都佩服他的身手,但是王帅知道,他可是自己一手欺负大的杨新吗?呆滞了片刻才想起自己的车,快速走了下去,一看,车盖已经凹了下去,还印有两个网鞋印。“杨新!上去再收拾你!”王帅气冲冲的吼了一句,走进了车,踏油门把车一甩开进了车棚。这时门口了停一辆奔驰商务车,里面走下两个女孩,一个是沈娇娇另一个则是赵丽丽,他们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吸引眼球的,当然他们都是只敢看不敢动的,一个傲气冲天,另一

  • 阴暗大师 19章(第十九章 爆炸(第一更))

    原标题:阴暗大师19章(第十九章爆炸(第一更))小说书名:阴暗大师第十九章爆炸(第一更)9K酒吧外面,不少的行人正在酒吧前面走过,没有一个行人能够想象的到,就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几天前被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成了黑炭的废墟里面,发生了一场自己根本不可能会相信的战斗。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不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玩着手机,或者走的匆匆忙忙的,要么就是站在酒吧的旁边对着这个被烧毁的酒吧品头论足着。“轰”的一声,一个突如其来的爆炸声从酒吧里面响了起来,把周围的行人都吓了一跳。同时,爆炸震出来的大小不一的石块以极快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