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囚情虐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42:04 来源:网络 []

小说:囚情虐恋

第001章 婚礼惊变

相偎相依的百合花紧紧簇拥,不计其数地装点着教堂,每隔三米不到的地方,都有玫瑰花掺杂其中做点缀。无删节囚情虐恋免费阅读全文

  这是苏姿姿的婚礼的现场,长长的红地毯那头,自己穿着从巴黎订制回来的婚纱,自己终于嫁人了,面前的男人今后就要与自己生活在一起,自己开心吗?

  “自己一定要幸福”苏姿姿不停地给自己暗示,嘴角的弧度弯得更高。笑吟吟地望着面前这个,笔挺西装一脸笑容的中年男人。

  他叫江柏雄,今年四十八岁,在登海市大名鼎鼎,是商界的金融大鳄,白手起家创立了登豪集团,旗下有四个子公司,分别是登豪地产、登豪药业、登豪家电和登豪科技。市值估价有二百亿。

  而自己今年才二十三岁,相差二十五岁的年龄,让这场婚礼显得有些氛围不对。

  现场来宾基本上都是江柏雄的商界朋友和苏姿姿的同学,两个人的家人都缺了席。

  自己的父母没有到现场,他们无法接受女儿嫁给一个比她父亲还要大两岁的男人,自己的任性,实在是伤了父母的心。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想到这里,苏姿姿的心中泛起一阵歉意。

  江柏雄的父母早以过了世,他最亲的人,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江萌,今年二十四了,比自己还要大一岁。

  想到江萌,苏姿姿不由得眉头一皱。可以说从江柏雄追求自己的那天起,江萌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还几次给自己难堪。自己本来就是个逆反心理特强的人,你越反对,我就越要做。

  可以说,如果不是江萌的强烈反对,自己不会与这个年长自己二十五岁的男人结婚的,一想到自己成了江萌的后妈,江萌看到自己一副懊恼的嘴脸,自己心里不由地一阵痛快。苏姿姿心中暗想,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恶毒的女人?

  当神父带着威严而虔诚的声音,主持婚礼,宣读婚礼誓词的时候,苏姿姿笑了,她确实是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爱情有那么一点儿,但绝对不是江柏雄女儿说的那般,是为了钱。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苏姿姿一向将钱都看得很轻,如果非要说为什么偏偏要嫁给江柏雄的话,她想那一定是刺激。

  一场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婚姻,本来就蕴藏着强大的魅力,所以在神父问苏姿姿:“你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为妻子,一生相守,始终不离吗?”的时候,苏姿姿眼睛都没有眨就答应了。

  当神父转头问江柏雄的时候,江柏雄更是容光焕发,答应得非常坚定和干脆,果然是个责任心极强的男人,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背后响起了窃窃私语。苏姿姿知道,在场的众人都不看好这场婚姻,觉得自己与柏雄的婚姻是金钱维持的,但看着自己两人互相交换婚戒,互相对视而笑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至少他们现在这一刻,是相爱的。

  婚礼似乎很顺利,苏姿姿暗自吐了一口气,但又有点失落。阅读huijindi.com会想到江萌那天的眼神,和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肯定要破坏这个婚礼的,但是现在都没有来,想来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就在两人刚要交换戒指的这一刻。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教堂的上空回荡“我反对”

  众人不约而同向后面回头望去。刺眼的阳光从门口穿了进来,影影绰绰看到了两个人影手挽着手迈了进来。

  苏姿姿心里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该来的终于来了。虽然人影逆光看不清,可以肯定,江萌到了。

  一身黑衣的江萌挎着一个白色西服的俊男走到近前。无删节囚情虐恋免费阅读全文人群顿时议论纷纷。

  那人就是江萌,江柏雄的女儿,骄傲得象一个任性的公主。

  苏姿姿微笑的迎着被江萌仇视的目光,这种突发状况不会让自己心焦,应该是你爸爸头痛了。

  但是当苏姿姿的眼光扫向旁边的男子,苏姿姿就像掉入了冰窟一般,全身一僵。怎么是他。

  那人叫林文彦,是自己刻苦铭心的初恋情人。自己大学里的学长。说明http://www.huijindi.com/她记得有很多个日日夜夜她都无法安眠,自己用了多久才从失恋的痛苦里解脱出来,到今天自己都无法释怀。

  那些青涩年华在最美的时间里流淌而过,难道大学的恋爱注定成为一场空,林文彦一毕业就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今天,江萌手挽着林文彦的手出现在这里,肯定是针对自己的。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伤害到自己?或者,他有着其它的念头。

  苏姿姿只能够再她的日记本上,在她未寄出去的情书上,在她写满想念和爱恋的文字里搜寻林文彦的身影。

  时间悄悄淡去,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林文彦了,可是她又见到了,真的见到了。

  以为那些青涩年华的情愫会随着时间而淡去,但是苏姿姿发现她对林文彦的感觉其实一直都存在的,因为没有见,所以只是暂时放下了。

  而这一刻,当林文彦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当她能够清晰地看着他的脸的时候,苏姿姿就知道,这个男人她一如当年,是那么地喜欢。

  苏姿姿恍惚着,江萌走到她面前她都没有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林文彦,看到了林文彦也在向自己的方向移动,一步又一步,近了又近了。

  最后林文彦站在了苏姿姿伸手可及的地方,她真的想要伸出手碰触林文彦的脸,碰触她的梦里时常出现的脸。

  可是手还没来得及伸出,一个巴掌突如其来,剧烈的响声在耳边旋转,苏姿姿感觉头嗡嗡作响,脸颊跟着疼痛起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知道看上我爸爸的钱?”江萌的声音在耳边难听地萦绕着。

  “江萌,今天是爸爸的大日子,你别捣乱。”江柏雄扶住苏姿姿,气极了的江柏雄反手抽了宝贝女儿一记耳光,一边冲江萌吼了起来。

  “捣乱?”江萌重复了一句江柏雄的话,摸着自己红肿的脸然后愤怒地道:“爸爸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捣乱的,我不仅让你这场婚礼办不成,我还要将这个女人彻底赶出你的世界。”

第002章 孤身一人

苏姿姿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林文彦,虽然她听到了江萌针对她的言语,但是这个时候,她一点也不想反驳,她想要好好看看林文彦,好好看看。

  江萌看苏姿姿的目光一直盯着林文彦,她本来就愤怒的心情就更加地愤怒起来了。

  “你这个女人,勾搭了我爸还不收手,又盯着我男人看什么看?”江萌一把抱住林文彦,对苏姿姿责骂着。

  苏姿姿的目光从林文彦的脸上移动到了他们紧紧握着的手上,看着她觉得难受,为什么,林文彦一定又要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为什么他出现的身份是江萌的男朋友。

  “江萌,如果你对我个人有意见,可以回家再讲,你不要在这个场合让家长难堪”苏姿姿收回痴迷的目光,转头对着江萌细声劝道。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让苏姿姿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你不配做我的家长。”江萌放开林文彦,伸出手准备再给苏姿姿一个巴掌的时候,被林文彦抓住了手。

  苏姿姿的心咯噔一下,她不知道林文彦为什么会为她拦着江萌的巴掌,但是她的心止不住地狂乱跳动,止不住地想象,难道他还在顾忌那些年对自己的感情,所以才会拦住江萌。

  “江萌不要闹了,爸爸的婚礼马上就结束了,结束了我们全家好好聚一聚。”说这话的时候江柏雄冲林文彦笑了笑。

  江萌并没有搭理江柏雄,而是将愤怒地盯着林文彦,冲他吼了起来:“你怎么要帮这个女人,别忘了你是谁的男人。”

  林文彦并没有像江萌那般气急败坏,他嘴角上扬,温柔地道:“萌萌,你不要忘记,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话音落完,江萌就很听话地收起了她手,然后将目光转移到江柏雄那里叫了一声:“爸爸。”

  听着江萌叫他爸爸,江柏雄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自从他追苏姿姿的那一天起,江萌就没有叫过他爸爸。

  所以江柏雄激动地将女儿抱入怀里,开心地答:“女儿,你原谅爸爸了?”

  在场的宾客看着事态转向温和,心里捏着的那把汗,悄悄地释放开了,但是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江萌的声音有响亮地落了下来。

  “我没有原谅你,只要你娶这个女人,我就一辈子不会原谅你。”江萌离开她父亲的怀抱,咬着字,狠绝地道。

  江柏雄有些愣神,他不知道江萌到底要怎么样,在商场上威严的他,此时在女儿面前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却不知所措。

  “爸,不要娶这个女人了好吗?”江萌的声音难得地温柔下来。

  一直在呆愣状态的苏姿姿有些缓不过神来,她的大脑一直被林文彦呼唤江萌为萌萌而占据,他对她那么亲昵地称呼,她听着,心不由自主地就痛了起来。

  缓过神来的时候,江萌正在温柔地同江柏雄撒娇,本来声音温和地让人听着舒服,可是说话的内容完全是针对苏姿姿的。

  “柏雄,如果你真的为难,这个婚礼就取消吧”苏姿姿声音虽低,却透着坚定和寒冷。

  江柏雄夹在两个人中间,眉头紧缩,嘴唇紧闭。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江柏雄要做出重大决定时的表情。

  看到江柏雄犹豫不决,苏姿姿知道现在是重要时刻,她要替江柏雄做对自己有利的决定。

  所以苏姿姿用力地抱住江柏雄的胳膊,将江柏雄拉到了身边。

  江萌也不肯服输,在江柏雄还没有站定的时候,她也拉着江柏雄的胳膊把江柏雄往她的那个方向拽。

  苏姿姿本来是可以如江萌的愿的,在看到林文彦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让这场婚姻进行,她可以直接和林文彦结婚。

  可是现在,林文彦的身份是江萌的男朋友,这样的身份注定苏姿姿不能够恢复成为灰姑娘,那样的话会离林文彦很远很远,别说和他结婚了,就连靠近他将他抢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只有这场婚姻进行下去,以后她才有足够的机会见到林文彦,才会有足够的机会和他接近,才会更有把握将他给夺回来。

  “爸,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江萌再一次温和地同江柏雄撒着娇:“如果你跟我走,让我把心里的结解开,我就让你和这个女人结婚。”

  苏姿姿放开江柏雄的胳膊,眼睛里透露着怜悯地看着江萌,她的婚姻不需要别人来指点。

  “江萌,无论你如何不尊重我,都是让你父亲难堪,不管你心里有多么排斥我,我都是江柏雄名正言顺的妻子。”苏姿姿耐心地劝道,这是当着柏雄的面,自己要表现出一个做继母的度量,否则就让柏雄轻视了。要是按照自己现在的心意,一脚踹倒江萌的心都有。这个任性的江萌,好像整个世界都是应该围绕着她运行的。

  江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瞬间煞白的样子让站在一旁观望的林文彦有些着急。

  “叔叔,你就听萌萌的吧,她今天真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对你说。”林文彦搀扶住被气得脸色发白的江萌,恳切地对江柏雄道。

  苏姿姿的得意僵在脸上,听着林文彦苦口婆心地帮江萌说话,她就特难受,心痛的感觉,慢慢地弥漫开来。

  “姿姿,委屈你了。”江柏雄向苏姿姿轻声地道歉。

  “没事,使我们没有照顾到江萌的感受。”苏姿姿强装着笑容道,江柏雄终于舒了口气,转头向着司仪使个眼色。

  司仪如梦方醒,赶忙举起话筒,兴高采烈地吼道:“我宣布,今天这婚礼,礼成。”

  婚礼草率地收场,苏姿姿不知道怎样回到酒店的。伴娘小敏是自己大学的好友,十分担心姿姿的情绪。但是苏姿姿十分坚定地要一个人休息,把她打发走之后。

  姿姿脱下婚纱,换上便服,结婚果然不是个好差事,太伤神了。

  “呵呵,玩儿刺激,原来是要付出代价的。”苏姿姿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江柏雄走了,江萌走了,林文彦也走了,满座的宾客也都走了。

  本来是很热腾的场景,一下子就只剩她苏姿姿一个人了。

第003章 还有爱吗

苏姿姿看着中指上的结婚戒指,心凉凉的,本来结婚是一件该高兴的事情,可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苏姿姿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嘴唇干涩,自己需要一杯咖啡。

  偷偷地坐电梯下到酒店二楼的咖啡厅,苏姿姿找到一个角落,要平复自己的情绪,今天林文彦的出现,一下子搅乱了自己这颗平静的心。

  想起当年自己的痛楚,分手后自己一个人就像被撕裂了一般,每日里都是地狱,自己当时是那样地恨着这个男人,本来自己以为早就忘记了他,没想到一看见他,自己这个平静的心掀起了滔天巨浪,往日的恨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姿姿望着面前热气妖娆的咖啡,心中暗道“林文彦,你知道,那些年我爱你吗?你知不知道,我爱得有多深,爱的有多痛,我都快要忘记,我是那么撕心裂肺地爱过你了,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让我想起那些年呢?”

  “你怎么还在这里?”让苏姿姿魂牵梦绕了很多年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耳边。

  苏姿姿欣喜地抬起头,便看到了林文彦的身影,林文彦在对面坐了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一直倔强着不掉眼泪的苏姿姿,在看到林文彦蹲到她面前的时候,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

  “你怎么哭了?”林文彦被苏姿姿的眼泪吓得有些心神恍惚,苏姿姿的脸他很熟悉,熟悉入骨,记忆里这张脸会温和地对自己笑,笑到嘴咧开都不肯合上的地步。

  “我不知道。”苏姿姿像个小孩儿,完全不顾形象,任由眼泪落满脸颊,她伸手抹了把眼泪,样子显得凄楚可怜。

  “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林文彦在见到苏姿姿后就特想问的问题,但是碍于那时有那么多的人,所以没有问。

  林文彦知道江萌的父亲要娶一个比他小二十五岁的女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文彦没有任何讶异,崇尚爱情的他觉得,这样的事情很平常。

  当时听着江萌愤怒地对他叙述她是多么地不想她父亲这么做的时候,林文彦还在竭力地劝解江萌,试图要让江萌接受这样的现实。

  可是当今天,当那么多人注视的婚礼现场,当林文彦看到了他生命中熟悉的面孔时,他的心咯噔到发痛,活生生地看着二十三岁的苏姿姿和四十八岁的江柏雄站在一起,虽然江柏雄不怎么显老,和苏姿姿看起来还是蛮般配的,但是林文彦知道他也没有办法接受他们走在一起。

  “这话该我问你吧,你为什么在这里?”苏姿姿的眼泪停了下来,她盯着林文彦,充满讶异地问。

  “是我先问你问题的,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会成为江柏雄的新娘,你怎么舍得将你美好的年华就这么给扼杀掉。”林文彦很生气,他不知道他为何这么生气,反正他的生气让他不由自主地冲苏姿姿吼了起来。

  “你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会成为江萌的男朋友?为什么?”苏姿姿没有回答林文彦的话,而是学着他的样子冲他吼了起来。

  两人的高声吸引了周围异样的眼神。

  “好了,苏姿姿,我们冷静一下,我们平心静气地谈谈好吗?”林文彦屈服着道。

  “好,谈谈。”苏姿姿慢慢平静下来,接受了林文彦的话。

  两个人用手中的勺子搅动着咖啡,一股醇香的味道在两个人之间弥漫。这个情形,几度出现在在苏姿姿的梦中。如果能够选择,苏姿姿希望时间就此凝固。一股异样的温情在两个久违重逢的情人心中浮起。

  林文彦叹了口气问苏姿姿:“有什么打算?”

  苏姿姿侧过头看了眼,眼睛里仿佛见到了教堂里鲜红地直通向门口的大红地毯,她轻叹了一口气说:“有什么打算呢?既然嫁人了就好好过日子好了。”

  说话的口气很是无奈,林文彦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燃起愤怒,他愤怒地冲苏姿姿吼着:“你干嘛一定要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耗在那个老男人身旁呢?”

  苏姿姿没有为林文彦的话而生气,相反地她笑了,满眼满脸落满幸福地笑了。

  “林文彦,你当年真的有喜欢过我吗?”

  “你觉得呢?”林文彦问苏姿姿,苏姿姿的心跟着他的反问紧张起来,一如那些年的紧张心动,让苏姿姿多想时光回到那些年。

  那些年,他们是情侣,牵手走在大学校园里的林荫道上,林文彦会冲她微笑,为她理额前的刘海,会亲吻她的额头,会落满温柔地冲她道晚安,会为她买早晨,给她占位置,替她赶作业。

  那么温柔,那么温暖,那么体贴,可唯独有一件事儿,苏姿姿无法理解。

  就是在众多人眼里,他们是恋人,而且林文彦正式地让苏姿姿说过做他的女朋友,但是他却从不对苏姿姿说爱。

  没有说爱的恋爱,算什么爱情?苏姿姿想不明白,很多次,满脸愤怒地要求林文彦说,可每一次都以失败结束。

  所以直到此时,直到林文彦平白无故消失,然后又再一次出现在苏姿姿面前,苏姿姿都未曾听到林文彦对她说:“我爱你。”

  那些年好美,美得让现在羡慕,如果能回去多好,如果能回去一定要改变些什么。

  如果能够回去,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懦弱无能,一定要让林文彦成为自己的俘虏,让他在爱情中尝试自己曾经受过的痛。

  可现实是,林文彦见苏姿姿久久不说话,所以他没再让苏姿姿猜测些什么,很真诚地对苏姿姿坦言:“苏姿姿,那些年已经过了,重要的是现在。”

  林文彦的话就像一把刺刀活生生地扎向了苏姿姿一样,苏姿姿睁着惶恐的眼望着他道:“重要的是现在?你是说,重要的是你现在有了江萌了吗?”

  这本不是林文彦的意思,林文彦其实是想告诉苏姿姿,如果她肯离开江柏雄,或许他们会有可能继续。

  可是苏姿姿完全误会了林文彦,林文彦本来想苦口婆心地对苏姿姿说心里的想法。

  可是,已经被刺刀刺中的苏姿姿,痛的没有心思听林文彦要说什么,她冲林文彦怒道:“既然这样,那你还回来做什么?”

第004章 新婚戒指

林文彦瞪着眼睛,将他的苦口婆心都咽回了肚子里,还有什么说的必要吗?即使说了,也只会是伤痛,因为林文彦此时的身份是江萌的男人。

  “我回来是给江萌找耳坠的,她的耳坠掉了一只,那是她妈妈留下的,她很珍惜的。但是刚才看见你进来,所以先来看看你”林文彦平复了下心情,强制着自己平静地说话。

  一句话让苏姿姿无言以对,她很生气很愤怒,可是已经没有力气再嘶吼些什么,面前的男人不属于她,这是很多年前就注定了的。

  而这次的相逢,虽然最初的时候,苏姿姿还有些侥幸,但是在林文彦如此无情的话说出口后,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她。

  苏姿姿回想起江柏雄甩手给江萌的一记耳光,便轻声道“我猜想是掉在一个地方了,还是我与你一起去找吧”苏姿姿低垂着眼睛,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地道。

  林文彦还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来,面对如此哀伤的苏姿姿,他想确实得让苏姿姿好好想想。

  经过几番周折,教堂的工作人员终于让他们两个进入教堂。

  林文彦急不可耐地在偌大的教堂找起了耳坠来。

  重新站在这个地方,苏姿姿一想到江柏雄离他而去,新婚之日让自己一个人。不由地充满愤怒,一冲动就抽出戒指,朝着林文彦狠狠地扔了过去。

  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找到耳坠,在地上拾起了一枚戒指,林文彦侧过头看了一眼苏姿姿,望到了苏姿姿的中指没有戒指。

  所以他想他拾到的戒指一定是苏姿姿的结婚戒指,连结婚戒指都扔掉了,为何还一定要和江柏雄在一起呢?林文彦想不通。

  “你为什么和江柏雄在一起?”寂静的教堂突然传来林文彦的声音,苏姿姿抬头对上了他好看却落满严肃的眼睛。

  “你觉得呢?”苏姿姿反问。

  “因为爱情。”林文彦本来说的是肯定句,但他回神一想加了一个:“吗?”是疑问句。

  “不对,因为钱。”苏姿姿想既然她喜欢的人不属于她,为何不破罐子破摔呢?

  “哦。”林文彦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他并不觉得苏姿姿抱着这样的目的和江柏雄在一起有错,只是觉得可惜,可惜苏姿姿为何会如此这般地让自己的美好年华给葬送掉。

  “你和江萌在一起,也是为了钱?”苏姿姿的话,让林文彦愣了一下,他竭力地否认着。

  “不,我和萌萌在一起,是为了爱情。”林文彦的话,让苏姿姿本来是阴雨的心情瞬间倾覆,天崩地裂,痛楚遍布。

  爱情?这个苏姿姿很多年没有遇见过的事情,竟然从林文彦的口中说出来。

  可是话却不是对自己说的,所以苏姿姿只有疼痛,她望着林文彦,不敢相信地问:“你对她的爱有多深?”

  林文彦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眼睛亮了亮,他的脸上落满欢喜地道:“我对萌萌,刻骨铭心,非要爱到天长地久不罢休。”

  如此嘹亮的山盟海誓,让苏姿姿本来就遍布痛楚的心情更加地难受起来。

  她捂着耳朵惊恐地望着林文彦,当曾刻骨铭心爱过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表达他对别的女人的天长地久誓言时,苏姿姿想她的爱情真的死掉了。

  “为爱情而活,真羡慕你。”苏姿姿强掩痛楚地道。

  “其实你也可以的,如果不爱江柏雄就重新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你得相信爱情,才能得到爱情。”林文彦将从地上拾起的结婚戒指递到苏姿姿的面前。

  那戒指上的钻石扎得眼睛生疼,苏姿姿把戒指接过来,安静地望着,小小的戒指,让她觉得沉甸甸地。

  “相信爱情?得到爱情?”低垂着眼,盯着戒指,重复着林文彦的话。

  “对,相信爱情,得到爱情。”林文彦给苏姿姿打着气。

  苏姿姿似乎真的受到了鼓励般,原本还乌起抹黑的心情,在念叨了几次林文彦说过的话后,突然觉得心情大好。

  “林文彦,能帮我个忙吗?”苏姿姿原本还挂着泪痕的脸上,露出笑容,像是下雨天里坚强开放的玫瑰,娇羞美丽惹人疼爱。

  “什么,你说?我一定帮。”林文彦爽快地答应着。

  在听到林文彦答应的话后,苏姿姿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她的眼睛从长长地红地毯上望过去,一直望到了教堂门口。

  最后定格在教堂的门上,对林文彦说:“林文彦,我爱过你这样多年,刻骨铭心充满疼痛却深入骨髓。”

  “这些,我知道。”林文彦的大脑浮现着,那些年这张脸会温和地对自己笑,笑到嘴咧开都不肯合上的地步,那些年很温暖,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呵呵……”苏姿姿轻笑着:“原来你知道,我不管你那时有没有爱过我,我也不管你现在是不是真的很爱江萌。”苏姿姿的目光滑落到百合里的玫瑰。

  她笑着,看起来很幸福的笑容在她的脸颊上流露着,她说:“林文彦,那些年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有朝一日,我苏姿姿要做林文彦的新娘,我要挽着你的胳膊,手捧漂亮鲜艳的玫瑰,和你一起走过长长的红地毯,我要听神父念誓词,我要很开心地对你说,林文彦我愿意嫁给你,要和你一生一世,一辈子不分开。”

  “苏姿姿……”林文彦看着苏姿姿陷得不可自拔的神情,他试图将苏姿姿给叫醒,可苏姿姿确实陷得太深了,他没有办法让她从她做了很多年的梦里醒来。

  “所以,林文彦,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吧。”苏姿姿边说话边从地上站起来,由于坐的太久,她踉跄着,差一点摔倒在地。

  “苏姿姿,谢谢你。”林文彦扶起苏姿姿,对她的爱说着谢谢。

  苏姿姿知道,谢谢之后会加上一个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有喜欢过你,这是一个相当残忍的句子,她苏姿姿不想听见,这个时刻,她只要林文彦帮她实现那么多年的梦。

  将林文彦的手推开,苏姿姿站起身径直走到了装饰教堂的花丛面前,她伸手,从大片的百合里拾捡着玫瑰。

囚情虐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囚情虐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6章滚,给我远远地滚咔嚓咔嚓!白珊珊银牙紧咬,捏着拳头,骨节发出一阵脆响。她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却有着暴力倾向,并且性格刚强,比男人还要男人,十分争强好胜,尤其是在打架这一方面。之前,她乃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结果因为将一贩毒头目打成重伤而被降职,到了现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员。她来到这里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止是所有犯人都心惊胆战,就连许多干警都十分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刚才,她听说眼前这小子居然能一个打七个,这一下激起了她的胜负欲。掏出钥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六章被叫傻子了眼下,马上到月底了,又该到交两个儿子的束脩费用了。云氏正琢磨着跟大女儿多绣几幅绣品,日夜不停地赶工,想必应该可以补贴上的。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给乔儿养伤。她这后脑勺伤到了,当初苏大夫都说这个孩子凶多吉少了。而如今虽说清醒过来了,可是却又出现新的问题了。这孩子自从醒来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看人也是双目无神,老是发呆。村里的孩子们都叫开了,都叫这个乔儿的孩子傻子了。这么下去,乔儿将来可怎么办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护花小村医第6章治疗钱老板陈波吩咐好后,吴老板就去寻找鲈鱼去了。不一会儿,吴老板就提着一个小袋子再度走了进来,袋子里面装着鲈鱼的腮。陈波看了看拿起两片鱼鳃,贴到吴老板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揉着。片刻后,那令人恶心的黄水就开始渗出来,陈波示意他自己来按揉,再过些许,当肚脐眼就已经不在渗出黄水了。吴老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朝着陈波鞠躬,笑着开口道:“大师,这次救我性命多谢您,改天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还有雪梅啊,你们那个投资,我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人生最糗事“好。”霍庭深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起身去一旁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安笒已经疼的浑身无力,只能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察觉到手里多了一杯温热的东西。“姜糖茶。”霍庭深开口道,又指了指旁边的盒子,“衣服在这里。”安笒赶紧的喝了一口姜茶,一股暖流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小腹的绞痛慢慢缓解下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她痛不欲生,她喝了整整一杯姜茶,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一脸尴尬道:“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下马威“娘……”顾长歌怔愣地站在门口,她难受极了,高烧让她面色泛红,本就柔弱的身量在病容的衬托下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可是下一个瞬间,顾长歌的双眼都泛起了微微的腥红,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兽,眸中满是狩猎前的杀气腾腾。那两个赌棍没注意到顾长歌出来了,还在对妇人踢打,嘴中骂骂咧咧。顾长歌死死咬着牙急促喘息着,她红着眼睛往前跨了一步,四处张望,忽然看到墙根堆着几块补墙剩下的土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一块黄砖冲上去照着一个赌

  • 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霸道总裁吃软饭第6章我就想好好守着你乔海星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竟然因为秦墨恩的一句话就冲上去将价值几十万的镯子给摔了。她还没来得及看尤海澜错愕的表情,就被保安给带走了。好吧,现在她要赔偿几十万,而始作俑者秦墨恩却一脸无辜地看着对方,“我女朋友没钱,我更加没钱,要不打个欠条?”乔海星生气地瞪了秦墨恩一眼,然后很没骨气地问道:“如果我们两个人继续刷盘子,大概多久能还清?”“不久,大概十年而已。”乔海星看着秦墨恩充满了怨念,然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围着

  • 小说双面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双面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双面第6章与魔鬼的面对面谈话这个案子完成的相当顺利,顺利到夏若都不敢相信这起恶性案件居然会是她侦破的。抓捕李儒年的过程并不复杂,他可算不上什么高智商罪犯,只是更换了一张身份证,警方很容易就在天津的火车上拘捕了他。可怕的是,哪怕他已经被捕了,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样波澜不惊,不苟言笑的模样。在李儒年被带回来的时候,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丝毫没有任何狡辩或者抵赖的样子,苏落衡在完成了对他的笔录后,出来对夏若长出了一口气:“结束了。”夏若点了点头,可她的心下

  • 小说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寂寞的房间寂寞的人第五章.成熟女人的魅力吴凡越发的激动,勉强保持着镇定,追问道:“胡校长,你行行好,不要吊胃口,你见过的那个人是谁?”胡灿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一个成熟威严男人的容颜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同时,胡灿不知想到了什么,妩媚的脸上崩射出激动的神采。听到吴凡的问话,胡灿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无比的计划,深吸一口气,故意平静的道:“对不起,我也忘记了你到底是跟哪个人很像,一时也回忆不起来,你别着急,我慢慢想,以后想到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